老五掛了孫姐的電話,憤憤不平,「姥姥的,打了一輩子鷹,給鷹叼了眼。」

「他娘的一個新人居然刷票刷的這麼猛,不怕在圈裡混不下去嗎?」

老五已經在心中給白雲飛打上了愚蠢的標籤,刷數據在圈子裡很多,但像白雲飛這麼明目張胆的刷的,以後在圈裡肯定不長久。

這時候,老五的女兒從房間里走了出來,眼睛通紅。

老五嚇了一跳,也顧不住罵街了,連忙走過去關心問道:「丫頭,怎麼了這是?怎麼哭了?是不是誰惹你了?給你爸說,你爸收拾他。」

女兒搖了搖頭,拿著手機道:「爸,我是聽了一首歌,唱的真好聽,聽哭的。」

老五無語的看了看女兒,道:「聽歌聽哭的?女兒啊,你可真是個人才啊!」

頓了一下,老五還是關心道:「什麼歌啊這是?把我的寶貝女兒聽哭了。」

女兒道:「是今年斗音四周年慶典上的一首歌,叫《年少有為》。」

老五聽了一愣,《年少有為》?有些耳熟啊?在哪聽過來著?「你把這首歌找出來,給爸爸聽聽。」

女兒嗯了一聲,找到網友上傳的視頻,把手機遞給老五道:「爸,你聽聽,就是這首歌。」

老五拿起手機看起來,視頻中,一個相貌挺好的青年站在舞台上唱著歌。

「電視一直閃,

聯絡方式都還沒刪,

………」

一曲聽完,老五已經被這首《年少有為》俘虜了。

這是誰啊?新人嗎?怎麼沒什麼印象?唱的可真好聽啊!

視頻快要結束了,這個歌手轉身下台,台下的觀眾熱烈的呼喊著他的名字——白雲飛。

啪嗒!

手機滑落在地上,老五愣住了。

「他就是白雲飛?我特么說看著有些眼熟呢,這首歌名好像在哪裡聽過似的,原來是他啊。」

這首歌居然這麼好聽?

難怪他的投票數這麼高!

難怪能超過秦不凡!

如果是我,我也會給他投票啊!

老五心裡明白了,白雲飛沒有刷票,他是真的憑藉自己實力拿下的今晚的斗音四周年「最佳網紅」的榮譽。

……….

網上。

秦不凡的粉絲不滿了,有的在「最佳網紅」話題下面@微博官方,有的更是直接跑到了微博官方賬號下面去鬧。

「最佳網紅有黑幕!」

「白雲飛是個大刷子,他刷票了!」

「白雲飛太不要臉了,建議滾出娛樂圈。」

「最佳網紅應該是我們家不凡的,白雲飛垃圾!」

「@微博官方,請你們徹查白雲飛的投票數據,給我們一個公正。」

「必須給我們一個說法,@微博官方。」

「白雲飛不配待在娛樂圈,滾出娛樂圈。」

「我找到白雲飛的微博了,大家一起去罵他!」。 任憑老者如何撲騰,掙扎,動用全力,在嗜血到瘋狂的屍傀面前,都顯得軟弱無力。

漸漸地,血水順著呼吸,以及憋不住,張開的嘴,湧入他腹部,迅速灌滿。

體內空氣越來越少,也呼吸不到新鮮空氣,意識,視線逐漸模糊起來。

屍傀抓住這個機會,狠狠一口撕咬在老者身上,沒幾口,老者留在這世上的唯一證明,就只剩下那一點點漂浮在血水面上的碎布。

這種場面,陳偉,劍靈還好,畢竟見得多了,陳偉手上沾染的鮮血,也不少,早已適應。

一點點血腥,還不至於讓他內心產生動搖。

反觀那些死侍,意識恢復以後,以前的記憶多半都記不住,無法再保持冷血無情的模樣,看到老者被屍傀撕碎,吞噬。

這心緒,難免產生波動,恐懼感更是從心底深處,開始滋生,蔓延開。

不少人更是偷偷趁著其他人不注意,轉身,逃跑。

不願將命交代在這個地方。

比起報仇,活下去顯然更重要些。

「吼!」吞食完老者以後,屍傀表面那層灰燼色的外殼褪去,露出綠色的皮膚,頭髮也變得花白。

「成了!成了!」看到此情此景,蕭易陽絲毫不掩蓋自己的興奮之情,表情猙獰,可怕。

「想要逃跑嗎?」蕭易陽迅速動身,往陰影角落跑去。

劍靈剛要跟上,就被陳偉伸出手,阻攔道:「那裡沒有隱藏出口,先看看情況再說。」

「好。」劍靈停住腳步,沒有再向前的想法。

陳偉能夠清楚看到,蕭易陽走到祭壇桌前,從最上層的位置,拿下一個木盒。

打開木盒,裡面裝著一枚深紅,紅到發黑的丹藥。

毫不猶豫,送入口中,仰頭咽下。

陳偉猜測不錯的話,那枚丹藥應該是控制屍傀的。

吞服丹藥后,蕭易陽自身便可以與屍傀之間建立聯繫。

指望這種無腦的大傢伙能聽得懂人話?太難了。

蕭易陽的下一個動作,充分證實陳偉的想法。

他抬起右手,泡在血池當中的屍傀同樣將右手高舉起,鎖鏈抖動。

蕭易陽踢動左腳,屍傀一樣立馬照做。

這一下,動靜不小,祭壇直接裂開,血水灌入更深的地下,暴露出屍傀完整的身軀,很壯實,如山一般,即使站在坑中,不是面對面,依舊帶有不小的心靈震懾。

裂縫一直蔓延到陳偉,劍靈腳邊。

「還挺厲害的嘛。」陳偉認真評價道。

「還挺厲害的?」蕭易陽呵呵一笑,覺得陳偉死到臨頭,還不自知。

雙手抬起,操縱屍傀抓握住束縛自己的鐵鏈,生拉硬拽,從中綳斷。

雙腳也是如此。

轟!

緊接著,從坑中跳出,身軀重重落在陳偉面前,濺起不小的砂石,煙塵。

「要後悔,就後悔你們知道得太多吧!」蕭易陽喊話道。

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藉助屍傀之手,將陳偉,劍靈等人全部殺死。

然後再煉製成屍傀。

關於屍傀的煉製方法,他差不多都已經掌握,這也是為什麼,在利用老者促成屍傀加速覺醒時,蕭易陽內心,會沒有半點猶豫。

老者在蕭易陽眼中,已經沒有任何利用價值。

屍傀表面上看起來很笨重,這速度,卻是十分敏銳。

這種速度,陳偉,劍靈能夠輕易躲開,對比之下,將軍傀儡,卻沒那麼幸運。

被屍傀一把抓住,捏扁,然後投入口中,咽下。

「你這蠢貨!為什麼沒有我的命令,就擅自把他給吃了!」蕭易陽吼道。

只可惜,屍傀顯然沒有要向他解釋的意思。

繼續對陳偉,劍靈發起進攻。

至於之前那些被陳偉喚醒的死侍,見屍傀覺醒,掙脫束縛后,早已全部逃之夭夭,不見人影。

更有甚者,在最後一人逃出以後,用院中的假山巨石將出口堵住,想要防止蕭易陽,屍傀從中出來。

「等等!你這樣做是不是有點不太好,人家救了我們,我們逃走就算了,為什麼還要將生路堵死?」

「那傢伙萬一從裡面出來,你知不知道永夜城會掀起什麼樣的腥風血雨,到時候,咱們照樣得死!」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的,你要想下去和他一起陪葬的話,不介意給你開門。」

聞言,女子將到嘴邊的話,迅速咽了回去。

她自己是個什麼實力,她自己難道還不清楚嗎?

去了,和送死沒半分區別。

「走吧,這假山不一定能擋得住那個大傢伙,希望他們可以撐到天亮,到時,我們再離開永夜城,這地方,不能久留!」

所有人散開,誰也沒有選擇依靠誰。

恢復記憶以後,都是陌生人,指望再像以前那樣團隊合作,根本不可能。

大家都在警惕著對方。

目光回到屍傀上面。

陳偉站在一邊看戲,讓劍靈負責對付它。

砰!砰!砰……

一拳接著一拳,轟擊在屍傀身上,每一拳,都帶有絕對的霸道,撼山之力。

屍傀被打得連連敗退。

反觀蕭易陽,傀儡受擊,他也免不了遭到同樣的傷害。

雖不是全部,可由於劍靈一拳的威力太過恐怖,分散成百分之一,依舊恐怖。

轟!

蕭易陽的身體,深陷進牆內,而且無法動彈,還在持續被打入其中。

「可惡,怎麼,怎麼會這樣?」蕭易陽可不記得,老者有跟自己說過,控制屍傀,還得承受他受到的一部分傷害。

蕭易陽無法行動,卻並不影響屍傀和劍靈之間的爭鬥。

打得格外火熱。

論蠻力,屍傀或許更強一些。

但要論速度,劍靈能甩屍傀幾條街。

屍傀蠻力再大,打不中劍靈,也沒有任何作用。

不過,屍傀的防禦力也很強,造成了眼前這副尷尬局面,誰都無法將對方怎麼樣。

陳偉手中光芒一閃,決定打破這份尷尬。

「接住。」

「是!主人。」聽到陳偉的話,劍靈連忙伸手,抓住他丟過來的東西。

劍靈沒記錯的話,這把劍好像叫斬世,和自己差不多,都屬於神劍,名劍。

讓劍靈用劍嗎?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哪裡違和。

(本章完)

7017k 「說!你把我妹妹綁到哪裏去了?」

「還有梅姑媽,她人現在在哪兒?」

望着被五花大綁的章魚博士,彼得帕克和蘇沫冷聲質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