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與她相遇在不對的時間。

他有絕症,活不了多長時間,而她心裡早就有認定之人。

他只是她生命力擦肩而過之人。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沈京川默默地把棉花棒放下,虛弱地靠在椅背上,臉微微上揚。

緊閉的雙眼,把一切情緒都藏了起來。

正如他的心,都要匿藏起來。

此時,另一邊

「霍驍,你吃藥的頻率多太多了,其實這次你不必要那麼急,慢慢來不好嗎?」

賀易生看著又在吃藥的霍驍,眼底閃過濃濃的擔憂。

現在的情況,對他們很有利,其實沒有必要那麼急躁,再多等一個星期,肯定能夠把暗梟斬草除根的。

「今天,我要徹底解決。」

明天,就是她的生日。

也是他給她的最後期限。

他等待她的答案。

「霍驍,你連命都不要了是吧。」

「再這樣下去,你的身體會熬不住的。」

「為什麼一定要今天解決呢?你堅持明天會容城是為了什麼?」

倏然,賀易生像想到了什麼。 他之前好像看過慕初笛的資料,她的生日似乎就在明天。

所以說,霍驍現在不要命地消費他的身體,就是為了趕回去給慕初笛過生日?

得知這點,賀易生生氣了,那是作為醫生,對不聽話病人的怒氣。

他連忙上前,一把搶過霍驍的葯。

「只是一個生日,不值得你消費自己的身體。」

「如果她真的在意你,看到你這樣,難道慕初笛會開心?」

「霍驍,難道你就不能聽我一次?」

賀易生死死地攥著藥瓶,就是不肯給霍驍。

霍驍冷冷道,「我自有分寸。」

霍驍沒有動手去搶,可是他的神色認真,目光堅定,賀易生知道,就算他把葯帶走,霍驍都不會改變主意。

衡量片刻后,賀易生不忍心,還是把葯遞過去,「少吃點。」

然而賀易生知道這話其實並沒多大的實際作用,因為從藥效的持久性看得出來,霍驍的身體越來越差了。

就在此時,指揮室的房門被敲響。

一名軍人走了進來,他率先給霍驍他們敬禮。

「少將,你的計劃成功了,暗梟的人已經落下圈套,那我們接下來要怎樣處理?」

軍人說話也是戰戰兢兢,看著霍驍的眼神充滿了嚮往和尊敬。

聲音微微顫抖,有著一絲興奮以及激動。

霍驍接過賀易生遞過來的葯,放進口袋,壓了壓軍帽,陽光撒入,男人樣貌普通,可那雙幽深的眸子卻充滿震懾力和壓迫感。

為了減少暗梟的警惕,霍驍特意用藥水改變了容貌。

男人清澈的聲音透著一絲霸氣,「逮人。」

高聳的半山,一座看似荒廢許久的碉堡,暗梟的主要地盤。

上空盤旋許多戰鬥機,他們被圍殲了。

碉堡是用特殊的材質建成,儘管上空盤旋著戰鬥機,裡面的人並不至於過於驚慌,他們知道碉堡怎麼樣都能抵擋一段時間。

他們所在意的並不是上空的戰鬥機,而是另一個。

「這些軍人怎麼會調查到我們的地盤?他們沒有這麼聰明。」

「的確,這不是第一次交手,之前都被我們耍得團團轉,怎麼可能轉眼間就變得那麼厲害,不只調查到我們的位置,甚至讓我們全都集聚回來。」

儘管這裡是暗梟的基地,可他們裡面很多人都出任務,會一直留在基地里的人並不多。

可這次,幾乎暗梟所有出任務的人都回來了。

可想而知,軍部那邊這次出了多大的力氣。

而且,還那麼有能耐,能悄無聲息地讓他們自己回來,甚至沒讓任何一個人懷疑。

暗梟的老部下倏然想到什麼,幾年前,他們曾經也經歷過這些。

腦海里倏然浮現熊熊的烈火,源源不斷的爆炸聲,還有那雙陰鷙兇狠的眼眸。

「霍驍!」

遽然,情不自禁的吐出這個名字。

失神的老部下吐出霍驍名字后,在場的人也都震驚。

「什麼,霍驍?」

「不可能,霍驍一到我們肯定會知道的。」

由於幾年前暗梟被霍驍殲滅過一次,所以,他們費了很大的人力物力財力,從先進儀器到每一個線人,保證了只要霍驍一出現,他們會馬上知道。 可他們根本就沒有收到任何消息。

所以,他們並不相信會是霍驍。

「不過,這次的確跟霍驍的手筆很相似,要不我們還是先聯繫BOSS。」

BOSS並不在基地里。

BOSS的行蹤,從來沒人知道,他們也沒幾個曾經見過BOSS的。

寬大的會議室里,數十人面面相視。

最後,為首的點點頭,「好,我去聯繫BOSS。」

只有他,才有BOSS的聯繫方式。

他正想出去,遽然大門被打開。

那是一名小部下,他臉色驚慌,一直喘著氣。

「BOSS,來電了。」

「就在指揮室。」

BOSS的聯繫只會出現在指揮室。

原本為首的男人就是想去指揮室,現在聽到BOSS竟然主動打過來,看來這次還真是挺重要的。

不只是為首的男人,出席在會議室的那些高層全都跟了過去。

指揮室的大屏幕里,他們只能看到一個漆黑的背影。

他們之中只有寥寥數人有看到BOSS的臉,所以,他們對這個背影可是十分的熟悉。

「BOSS。」

眾人齊聲喊道。

屏幕那頭響起沙啞的聲音,聲音里透著怒氣,「落下別人的陷阱,這就是你們的水平?」

「這種陷阱幾年前出現過,現在還吸取不了教訓?」

BOSS的話音一落下,老部下馬上知道他指得是什麼。

當初霍驍殲滅暗梟的時候,他們曾經保證過,絕對不會再出同樣的錯誤。

然而這次,比以前更加的慎密,所以,他們才察覺不到。

老部下的頭壓得更低了。

他們很清楚BOSS的脾氣,做錯事必須接受懲罰,不給他們任何的借口。

只是,他們驚訝的是,霍驍是怎樣突破他們的重重勘察,悄無聲息地來了。

BOSS似乎察覺到他們心裡的想法,越發的生氣,聲音冷得像冰封的山河。

「是誰判斷一個人只是根據相貌的?」

BOSS的意思就是霍驍改變了容貌?

怪不得他們那邊沒有任何的消息,原來是這個。

心猛然一驚,特別是那些老部下,與霍驍交過手的。

當年可是讓他們記憶尤深,有了心裡陰影。

如果真的是霍驍,那就難辦了。

「那BOSS,我們怎麼辦?」

「戰鬥機已經在外面,我們不適宜硬碰硬。」

不是他們膽小怕事,而是他們從來不做有損利益的事。

屏幕的男人輕笑出聲,「斬草除根?有這麼容易?」

「想辦法把這個消息傳到霍驍耳中,你們就可以活命。」

滴滴的一聲,指揮室的主機收到一個視頻。

看著那些建築,是古曼的風格。

而視頻里的男女,英俊漂亮,很相稱。

只是,他們覺得很陌生。

不過,BOSS讓他們辦的事,他們肯定要辦成。

為首的男人應了下來。

「讓霍知道,我們這裡不是隨便說來就來。」

他們都知道,BOSS對霍驍的態度非常複雜。

若說他痛恨霍驍,可他從來沒有要求他們殺掉霍驍。

可若是不恨,他卻要他們留下霍驍的一隻眼睛。

BOSS給了應對方針,在場的人員便冷靜下來。

他們好歹也出過眾多任務,那一次沒有面對過死神。

分配好任務,戰爭正是開始。 轟隆隆,炸彈爆炸的聲音此起彼伏。

戰鬥機盤旋在碉堡的上方,不停地攻擊。

而最前方,為首的戰鬥機,是霍驍開的。

「75度攻擊。」

霍驍在機艙里直接下指揮。

自從他對暗梟出手后,霍驍就深入研究過他們的動向,他置身處地換方位去想,聯想過他們會如何絕地重生,又要如何抵抗曾經的衝擊。

所以,如今的碉堡建築,霍驍研究過。

它既堅固,同時也布滿弱點。

霍驍看出它們弱點的所在。

其他戰鬥機聽到霍驍的指令后,馬上開始調轉方向盤。

天空里,數十輛戰鬥機同時改變軌跡,向著同一個方向開去。

嘩啦,碉堡終於承受不住,崩塌了。

上方戰鬥機里的當地軍人臉上露出了愉悅的笑容,這麼多年,他們一直處於弱勢,沒想到,今天能夠把暗梟斬草除根。

這一切,美好得就像個夢。

而帶給他們這個美好的夢的男人,正是霍驍。

當地軍人並非華國人,他們並不知道霍驍曾經的傳說,可是此時此刻,他們衷心的感激和佩服霍驍。

按下通信屏幕,當地軍人想要確認他們接下來的任務,然而通信隨著碉堡的倒塌而受到了影響。

當地軍人還想再弄了一下,遽然,通信屏幕出現了一個視頻,那是一個新聞直播的視頻。

「大家好,現在是沈總和慕小姐大婚的前一天,我來進行一個新聞的直播,滿足大家的好奇心,看看古曼第一豪門的婚禮是怎樣的。」

畫面倏然發生變化,當地軍人聽不懂古曼話,他只是看到屏幕里出現的一男一女,十分的登對。

陽光灑在他們身上,男人高貴英俊,女人嬌媚漂亮,美得就像一幅畫。

只是,這樣的視頻為什麼會出現在他們的通信屏幕里?

當地軍人心裡閃過一絲狐疑。

然而此時,通信器里發出同伴的一些激動的叫喊,「霍少將,小心。」

當地軍人這才把視線從屏幕里抽離,看向前方。

前方為首的戰鬥機,正壓了下去,它已經超過霍驍給他們定下的安全距離。

霍驍是進行過嚴密的計算,劃分出碉堡附近的幾個安全區域和距離。

可此時,他卻衝破了安全距離,迎面攻擊碉堡。

即便遠遠的看著,當地軍人也能感受到霍驍的憤怒。

只是,到底是什麼,讓他如此的憤怒呢?

戰鬥機里,男人略帶猩紅的眼眸緊緊地盯著前方。

他按下戰鬥機里的按鈕,攻擊著碉堡每一個弱點。

方圓數十公里的信號都被碉堡所控制,霍驍知道,這個視頻是誰要給他看的。

視頻的真偽他一眼就看出,暗梟的目的也難逃他的眼睛。

正因如此,霍驍此時才會如此的生氣。

她答應過要給他答覆,看來這就是她的回答。

結婚嗎?

她一個已婚人士,還敢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