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著周圍那濃郁的馬糞味,陳凱猜測著讓那位軍團長如此緊張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只不過由於信息的封鎖,導致陳凱得到的消息不多無法很準確的判斷事實,因此他只能在隊伍頻道中讓許飛他們自己多加心。

盧格斯騎在威武的戰馬上但他的內心卻異常的膽怯,高大的戰馬無法讓他有任何的安全感,即使是身處上萬人的保護之下盧格斯依舊覺得周圍充滿了危險。隨著距離聖澤拉堡越來越近,盧格斯的恐懼心越來越強烈,他老是感覺有一把利刃在切割他的血rou,而且似乎他看到那幾具死去的士兵中有他的樣子。這種恐懼讓盧格斯的眼中充滿的血絲,並且開始慢慢的變得暴躁起來。只不過盧格斯自制力很強,要不然他也不會在不到五十歲的年紀里成為一名准將。

隨著整個軍團逐步的向北推進,周圍若有若無的惡魔氣息越來越濃烈,而這個時候哪怕最遲鈍的玩家也感受到了周圍那緊張的氣氛。此刻所有的軍團中軍官以外都收起了馬匹,像陳凱這樣的騎兵則把戰馬帶在身邊,這樣即節省戰馬的體力又能隨時跳上戰馬準備衝鋒。至於大地騎士和盾牌守衛,作為防禦的中堅力量他們被布置在整個軍團的正面和左右兩邊,組成一個巨大的防禦整體。

所有的軍團此刻都開始互相靠攏,近十萬人的巨大方陣在平坦的大地上緩緩展開。只是道路並不是特別寬闊使得整個隊伍有點狹長,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長方形一樣。陳凱他們所在的中央方陣就是在這個巨大的長方形的最中間,兩邊則是第三軍團以及第六軍團。倒霉的第一第五以及第七軍團是整個集團軍的第一道屏障,他們的位置最為前突作為整個行軍的最前方緩緩的朝著聖澤拉堡快步前行。

在整個軍團的最後方則是第二,第四以及第八軍團,第九軍團作為後勤部隊緊緊的更隨在中央軍團的後面,同樣處於重重的保護之下。整個行軍的方陣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烏龜一般,只不過是一隻爬行度很快的烏龜。而這隻烏龜很快就要正面撞上一塊長滿尖刺的可怕石頭,或者說是一頭攔路虎。

當陳凱抬起頭能隱約看到十幾公裡外聖澤拉堡的影子的時候,盧格斯最為害怕的事情生了。在他們的前方一公里的地方出現了大批的惡魔,雖然似乎都是一些低等的大概七八階左右的雜魔或者劣魔,但比起平均等階才4階的人類軍團來說實在高級太多了。

「……水哥我好想看到了一頭炎魔的樣子,你看那些惡魔隊伍最後那最高的那個是不是炎魔?」費雲的聲音出現在隊伍頻道中,雖然陳凱是一個玩家騎兵隊的隊長,但是他依舊還是他自己隊伍中的一員。所以費雲的話不光陳凱能夠聽到,其他隊伍中有聯繫的隊員都能夠聽到。

「什麼叫是不是啊那傢伙就是一頭炎魔好不諾斯要塞裡面不就是這個傢伙伸手把水哥捏死了嗎?」趙鐵柱咽了口口水,對於炎魔的恐怖他們可是生有體會,那恐怖的火焰以及高溫能夠瞬間把一個活人燒成焦炭。當初在諾斯山堡陳凱他們就是死在這種惡魔的手裡,而且死得非常的恐怖。

「我只是想確認一下而已嘛對了它後面的那些是什麼?鐮刀怪還是煉獄螳螂?」費雲指著趴在炎魔背後那些舉著巨大鐮刀的怪物說道,那些傢伙通體紅色彷彿燃燒的火焰一樣,手中拿著兩把巨大鐮刀亦是升騰著灼熱的火焰。只不過它們像煉獄鐮刀魔多過像煉獄螳螂,很顯然它們又是惡魔雜j物種的新成員,只不過不知道它們的父親是鐮刀魔還是它們的母親是鐮刀魔。

在陳凱他們研究惡魔成員的時候,作為軍團領的盧格斯面色森冷,原本那有些暴躁的情緒在遇到惡魔的瞬間徹底消失。此刻的盧格斯完全進入了一個軍團長的角色中,他不停的詢問著周圍的其他軍團長以及負責查探消息的斥候,至於牧師團和法師團的兩位團長則已經被他罵的狗血淋頭了。因為負責探查惡魔的他們沒有第一時間現那些惡魔,而是等到惡魔都集結在對面了,這兩位才從偵測法術中感知惡魔,但那已經徹底遲了。

「你們這兩個吃乾飯的,為什麼沒有提前現那些惡魔難道要等到它們衝到我們面前了才能現嗎?」這是盧格斯罵牧師團長和法師團長的話,雖然這句話不是特別的重,但是對於兩位一直養尊處優的施法者來說這句話簡直比殺了他們還難受。只不過這兩位也清楚是因為他們的失職導致沒有提前現惡魔的到來,不然以兩位施法者那心高氣傲的脾氣早就和盧格斯頂起來了。

「好了盧格斯,現在還是想想怎麼解決那些惡魔吧要是在拖下去估計沒等到惡魔的攻擊,我們那些jī崽就先自己崩潰了」第二軍團軍團長魯格站在盧格斯邊上說道,他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遠處的炎魔,他知道想要對付炎魔根本就不能依靠玩家只能依靠軍團中為數不多的幾個聖階強者。

「還能怎麼辦打唄不打整個澤拉要塞就落到惡魔的手裡,這個後果我們都吃罪不起。打的話雖然勝算不大但至少說明我們努力過,而且我不相信十萬多人連幾千隻惡魔都殺不死」第五軍團軍團長艾龍狠狠的說著,他臉上那條長長的刀疤散著冰冷的殺氣,配合著他本身聖階強者的實力讓這種殺氣充斥在周圍。

「要打的話早點開打,不然等我們決定了那些惡魔已經把前鋒給殺光了」第七軍團的哈密團長憂心的看著前方,在遠處那些惡魔已經開始緩緩的跑動起來,而負責守衛的玩家此刻還沒有得到命令處於慌1當中。

「該死通知前面大地騎士都給我頂上去,所有騎兵繞道外面準備衝鋒哪怕是給我用身體撞也要把惡魔的攻勢給衝散」盧格斯看著遠處的情況立刻下達的戰鬥命令,而這個命令是陳凱最不願意聽到的,因為他身為騎兵的一員是需要參加衝鋒的,而且萬惡的安多哈竟然直接把他擺到了第五軍團中,也就是整個衝鋒隊伍的最前面。在他的邊上則是同樣倒霉的蘇婉,而他們的背後則是被連累的隊員。 第296章染血的要塞(五)

又拖到好晚,實在對不起大家了。

——–感謝大家的月票和推薦——–

「該死的安多哈等回到帝都老子就讓你好看」騎在拉爾的脊背上,陳凱用憤恨的目光狠狠的盯著南方安多哈士官長所在的地方,彷彿要從眾多的人海中把對方找出來然後用目光殺死上千次一樣。只不過陳凱可不是半神,沒有那種透過虛空殺死目標的能力,因此他也就只能瞪著遠處撒撒氣而已。

「給我專心點,不想死的話握緊你們的盾牌夾緊你們的戰馬」陳凱大聲的朝著背後的那些騎士喊了一聲,巨大的聲音讓那些有點膽怯的玩家驟然一呆,隨後馬上就按照陳凱說的去做了。由於安多哈的原因,導致陳凱現在所統領的騎兵隊伍達到了一個正規中隊長的極限,也就是差不多6個xiǎo隊。原本安排的原住民中隊長則被安多哈調到了後面,對於jīng銳士兵安多哈可是有著本能的保護yù望。

畢竟相對於那些高等原住民來說,陳凱他們就屬於炮灰,而第一bō攻擊更是標準的敢死隊。因此大部分的玩家都很有怨言,安多哈的這種做法則是讓這種怨恨達到了一個很大的程度,如果陳凱他們這一次不死的話估計安多哈就會面對近一百名玩家騎士的瘋狂報復。畢竟這種戰前chōu出原住民jīng銳的做法就是在chōu出陳凱他們活命的希望,在那些原住民騎兵被調走的時候所有人都對安多哈報以極大的仇恨。

「騎兵發起衝鋒」作為軍團首領的盧格斯可不知道自己手下安多哈士官長那齷齪的手段,他把希望都寄托在玩家騎兵能打開一個缺口上,高等牧師們不斷的給玩家釋放著一個又一個祝福神術。大量金sè的光芒籠罩在玩家的身體上把他們映照的如同一尊尊黃金戰士一樣,而且所有的人屬xìng和能力都在短時間裡提升了不下百分之二十。

緊握著手中加持著神術力量的騎槍,陳凱催動著拉爾緩緩的跑動起來。作為騎兵衝鋒的前鋒,陳凱所在的位置非常靠前,加上拉爾那高出其他安第斯戰馬近一個腦袋的龐大身材使得陳凱在一瞬間成為整個前鋒線上最受矚目的角sè。但是在戰場上受矚目那就是第一個受到攻擊的目標,除非自身強大到如同妖孽不然沒有人會願意在戰場上暴lù自己。

陳凱其實不想那麼突出的,但是拉爾實在太過拉風了,加上萬惡的安多哈的安排導致他成了前鋒中前鋒。不過哪怕是突現在惡魔的面前,陳凱也不會那麼容易放棄,他一旦發起狠來可是非常可怕的。至少對於現在的陳凱來說為了保住xiǎo命金幣什麼已經不重要了,所以在衝鋒之前他非常奢侈的用一塊價值上千金幣的高等魔晶啟動了拉爾身上馬甲上的法術屏障。

同時他還連續釋放了三個等級高達5階的法術捲軸,作為陳凱收集到的為數不多的法術捲軸,他此刻使用的三個捲軸都帶有非常強大的效果。一個疾風之盾能再身體表面構築三面不斷旋轉的盾牌,而大地之甲更加簡單在身體外面附上一層土黃sè防護,最後一個輕靈之翼則是用在拉爾的身上讓它變得輕便一些增加它的速度。

當盧格斯宣布騎兵發起衝鋒的時候,近萬名騎士玩家都收到了系統發送的訊息,這個信息讓騎在戰馬上的他們全都亢奮起來。因為系統給出的獎勵實在太過豐厚了,豐厚到他們都忍不住想要快點衝出去了。

「聖澤拉堡平原遭遇戰開啟,根據准將盧格斯的要求玩家需要發動衝鋒擊垮惡魔的戰線。成功擊垮惡魔戰線全體參與衝鋒的玩家等級恢復原級並加一,並且獲得1000金幣賞金。成功拖住惡魔進攻腳步則參與衝鋒的玩家等級恢復並獲得當前經驗的30,獲得賞金500金幣。戰鬥失敗但是倖存下來的,獲得當前經驗10的增加額,並獲得賞金100.」

看著這個巨大的賞格,哪怕是陳凱也驚訝於盧格斯的大手筆,因為一旦玩家成功衝垮惡魔的陣線那麼他就需要一下子支付近一千萬枚金幣,這可不是系統支付的,而是漢斯庭的國庫里支付的。這麼一大筆錢哪怕是帝國財長也要咬牙很長時間,但是盧格斯卻輕而易舉的做出了決定。當然陳凱可不奢望衝垮那些惡魔,在他看來只要能纏住對方玩家就需要付出很大代價了。

只不過系統發布的獎勵讓所有的玩家都發出了狼嚎,因為哪怕是戰死了只要其他人達成目標那麼他們也會得到系統的賞金。但是只要了解系統的人就會發現,對於系統來說玩家現在的能力只能達成第三條,而前兩條根本就是系統忽悠玩家的,在系統看來玩家的實力根本不足以衝垮惡魔的整列。

但是很多人不會看到這個,對於他們來說一萬人的騎兵衝擊不到三千人的惡魔軍團,哪怕玩家再怎麼弱也不可能達不成第二條。所以在盧格斯下達衝鋒命令以後很多玩家就率先沖了出去,但是很快的他們又灰溜溜的回來了,因為他們擅自出擊讓騎兵的衝鋒線出現了缺口。

「一群垃圾」看著遠處的玩家騎兵那蹩腳的行為,安多哈冷冷的笑了一句,隨後他就把目光從戰場上移開了回到自己的身邊調配戰士。他可不想把自己寶貴的xiǎo命丟在這個荒郊野外,所以安多哈以自己的職權擅自chōu調了陳凱他們那些玩家騎兵團中的原住民jīng銳,把他們調動到自己身邊保護自己。只不過安多哈的這個行為不光讓玩家感到憤怒,連他的同袍也感到非常的不齒,所有被調過來的騎兵都對安多哈冷嘲熱諷顯得非常的敵對。

這種情況生在前鋒的陳凱可看不到,即使看到了他也會感到開心,只不過他現在正專註於控制拉爾的移動,不讓它太快而把陳凱暴lù在衝鋒線之前。只是拉爾實在太過高大了,哪怕最好書城wа~po陳凱有意擠在騎兵中級也要比周圍的人高出半個身體。所以哪怕陳凱再怎麼縮著身體,也不能避免他被惡魔第一個看到的事實。最糟糕的是所有跟著陳凱背後的騎兵都有意無意的把陳凱當做箭頭,追隨在他背後形成一個巨大的錐形衝鋒陣。

當陳凱催動著拉爾衝到戰場中部的時候,他悲哀的發現自己似乎徹底前突了,成為整個戰場上最沖前的一個騎兵。在他的左右那四個錐形衝鋒陣中,哪怕是速度最快的也要比他慢上近100米,原本以五個箭頭齊頭並進直chā惡魔陣地的衝鋒,在陳凱不經意的時候變成了以他這個箭頭為主其他四個衝鋒陣為輔的戰鬥情形。

陳凱可以想到軍團長盧格斯此刻暴跳如雷的情形,但是他此刻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要是他停下來那麼不光衝鋒會被破壞,整個戰鬥更是會變得異常的糟糕。所以在這個情況下陳凱只能硬著頭皮往前沖,而在他的背後整個錐形陣正變得越來越龐大,不斷啟動的騎兵開始不由自主的更隨在陳凱所在的戰線後面,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金sè箭頭。

「為了帝國的榮耀」陳凱高舉著騎槍大聲吼著,而在他的心裡則加了一句「請保佑我的xiǎo命」

「為了帝國的榮耀」在這個熱血沸騰的時候所有的玩家不由自主的更隨著陳凱大吼著,那個士氣彷彿打了jī血一樣飆升到max。所有能夠釋放鬥氣護體的玩家開始不姑息鬥氣的加持,一團團五顏六sè各種屬xìng的鬥氣不斷的浮現在玩家的身體表面,並且慢慢的沖入他們手中高舉著的騎槍中。在這一刻他們距離惡魔的陣地已經不到200米了,所有人都能清楚看到衝過來的那些惡魔臉上猙獰的表情以及它們可怕的爪牙以及武器。


「殺」在看清那些惡魔臉孔的瞬間,陳凱直接放平了手中的騎槍,在他的背後如同林海一般矗立的騎槍紛紛放平,整個騎兵衝鋒陣在這一刻徹底完成。同時在那一瞬間原本壓制速度的騎士們開始放鬆戰馬的舒服,讓戰馬跟隨著領頭的拉爾奔跑,至於拉爾此刻徹底爆發了它這頭安第斯戰馬的風采,同時也顯lù它那馬王的潛質以及能力。所有的戰馬在它的嘶鳴聲中不由自主的跟隨著,並且隨著它的腳步開始爆發出它們有生以來的最大速度。

「殺」幾乎在戰馬速度爆發的瞬間,所有隨著在陳凱背後的玩家們也發出了他們最為洪亮的吼聲,巨大的聲làng凝聚成一股可怕的氣勢讓原本感覺陳凱他們氣息比較弱xiǎo的惡魔們瞬間呆了一下。這呆立的時間很短,或許還沒有一眨眼的功夫,但是在戰場上獃滯是最要不得的東西,哪怕以惡魔這種可怕的身體一旦在戰鬥中出現獃滯也會變得很要命。

哪怕這些惡魔的只是因為眾多玩家騎士那震天一吼呆了沒多少時間,但那點時間足夠陳凱衝過短短几十米的距離了。加持了輕靈之翼以後的拉爾時速最高能達80公里每xiǎo時,因此在短短不到一秒鐘的時間,拉爾就跨過了二十多米的距離,並且以更高的速度朝著惡魔所在的陣地殺去。在那一瞬間拉爾馬甲上的法術光芒散發著更加強烈的光澤,很顯然那是陳凱為了獲得更高的防禦特意加大魔晶的消耗造成的。

包裹在濃重法術光芒下的陳凱如同一隻散發著光芒的長箭一樣脫離了大部隊,狠狠的扎進了惡魔的陣地中。拉爾那可怕的速度轉變成一股極其強大的衝擊力,同時它巨大身體演變成一輛充滿可怕力量的重裝坦克。巨大力量全部凝聚在陳凱那tǐng起的騎槍上,高速帶來的衝擊力讓陳凱刺出的槍尖彷彿要突破音障一般,爆發著一聲jī烈的呼哨聲。而擋在陳凱前方的那隻等級高達71級的雜魔則非常猙獰的揮動著手中漆黑的魔刀,想要一刀把陳凱給劈死。

只是裹挾著濃重惡魔氣息的魔刀在擊碎一面疾風之盾以後,就被拉爾馬甲上爆發出來的法術護壁給擋住了。雖然在擋住那一次攻擊以後,按在馬甲上的那顆巨大魔晶也瞬間爆成一地碎片,但是卻給陳凱創造出了一個最好的攻擊機會。

夾帶著濃郁神聖鬥氣的騎槍在惡魔猙獰的表情下狠狠的刺進了對方那張開的嘴巴里,把高達三米的這一隻青綠sè皮膚的雜魔直接穿在了槍身上,同時破損的槍尖還直接從對方的腦袋後面穿了出來。大量黑紅sè散發著濃郁惡魔氣息的血液和腦漿hún合著頭骨的碎片從對方的腦袋後面飆飛出去,同時對方那巨大的身體也一下子被更隨而來的拉爾直接撞飛了出去,拽著陳凱丟棄的騎槍倒飛進惡魔的隊伍中。

「一個」陳凱看著那個生命逐步消失的惡魔感到一陣虛脫,那一次jīng準的刺擊集中了陳凱全部的jīng神,如果讓陳凱再來一次的話他估計無法再刺出這樣的一次攻擊。不過這一次攻擊造成的效果倒是讓陳凱很意外,一擊直接擊碎惡魔的頭顱哪怕對方生命力再怎麼頑強也是死定了。只是一次攻擊消耗的體力很巨大,幾乎直接讓陳凱那充沛異常的體力值削減了近五分之一。面對著眾多不斷圍上來的惡魔,哪怕陳凱騎在速度極快的拉爾的背上也是覺得頭皮發麻。

不過陳凱可不是一個人在衝鋒,在他幹掉第一個惡魔的時候身後原本被拉開一段距離玩家騎士們已經追趕了上來,在他逐漸被惡魔圍上的時候其他人已經紛紛tǐng出了騎槍。尤其是看到陳凱竟然一擊幹掉一頭體型巨大的惡魔,所有的玩家瞬間爆發出一陣更大的力量,連刺出的騎槍上附帶的鬥氣也變得更加的凶暴。一陣陣騎槍刺入血ròu的聲音在陳凱拔出巨劍的瞬間傳達到他的耳朵里,可惜同時傳來的還有陣陣玩家死亡的慘叫聲。

如果說和惡魔同等級的原住民jīng英士兵力量值設定為一的話,那麼這些惡魔的力量值至少在3~5之間。一個雜魔可以單挑至少三個同級的jīng英士兵,而且這個數量只高不低,並且還是裝備jīng良的那種士兵。相對的那種jīng英士兵在全服武裝的情況下至少可以單挑三到五個現階段的玩家,因此一個雜魔只要不出差錯至少能單挑9個現階段的玩家,所以當玩家和惡魔撞在一起的時候很多玩家都直接做了土飛機。惡魔巨大的力量讓沒有刺中惡魔要害的玩家直接被打飛了出去,而被chā的如同刺蝟一樣的惡魔則彷彿是沒事人一樣在玩家隊伍中不斷穿梭殺戮。

一個又一個的玩家在衝鋒狀態中被硬生生的止住,身體在巨大的動能作用下被惡魔打飛,而落到地面的玩家在死亡以後又被後面衝上來的騎兵踩踏直接變成一具具血ròu組成的爛泥。但是沒有一個玩家會膽怯的停下來,或者說他們根本無法停下來,在戰馬衝刺的情況下停下來的後果只能是被後面的騎兵撞倒然後活活的踩死。所以哪怕明知道無法在短時間裡殺死惡魔,並且可能會被惡魔直接殺死,那些玩家還是如同飛蛾撲火一般狠狠的衝過來。

一根騎槍對惡魔的傷害或許很有限,但是如果是三根,五根乃至十幾二十根騎槍刺中惡魔的時候,哪怕是等級高達七十多級的雜魔,也會受到重創。最重要的是騎兵衝鋒威力不光體現在騎槍的刺殺力上面,還有戰馬可怕的衝撞力和踩踏力。那些被刺中的惡魔只要稍微被絆倒就會被洶湧而來的騎兵徹底踩死,哪怕它們生前是如何的強大,生命力是如何的頑強面對不斷踩踏下來的馬蹄這些傢伙也是難逃一死。

陳凱幾乎是成為第一個沖入惡魔陣地中路的騎兵,在他的身上沾滿了大量的污血,一個又一個的破口布滿了他的盔甲以及拉爾的馬甲。一道橫貫他脊背的巨大破口幾乎差點把他的盔甲直接剖成兩半,一件由虛空生物皮革製作的皮甲替陳凱擋住了這一記差點要了他xiǎo命的攻擊。看著周圍那更加眾多的怪物,陳凱覺得自己這一次肯定要jiāo代了,只不過陳凱沒有把九個等級丟在這裡的打算尤其是他還攜帶著一些保命東西的時候。

看著周圍越來越靠近的惡魔,陳凱想都沒想直接丟出了兩顆包裹著秘銀的巨大鐵球,鐵球的表面有兩個紫sè的秘法水晶。在丟出鐵球的時候,陳凱已經按下了那兩個水晶,隨後原本銀白sè的鐵球緩緩的散發出紫sè的秘法光澤,一絲絲淡淡的雷電逐步出現在球體的表面。隨著兩個圓球的落地,陳凱直接調轉著拉爾的馬頭朝著另一個方向衝去,而他的背後則爆發出兩團巨大的秘法閃電。一絲又一絲的閃電能量不斷的攻擊著周圍的一切,那些拿著武器的雜魔劣魔在被攻擊的瞬間遭到了整整可怕的麻痹效果。

只是惡魔的體質實在太強悍了,按照陳凱從賣給他這兩個秘法閃電爆彈的法師的說法,哪怕是一頭大象也會被麻痹至少一分鐘的時間,但是現在背後那些惡魔卻只是稍微停頓了兩秒鐘而已。不過這兩秒鐘足夠陳凱竄出一段距離了,藉助拉爾速度他快速的朝著另一個方向衝去,在哪裡幾個高等原住民騎士正在奮力的衝殺。雖然陳凱這個做法有點像逃兵,但是húnluàn的戰場上誰能注意到他這條xiǎo魚,而且他又是支援自己這方戰士的路上,因此哪怕是軍法官都無法責罰他。 第297章染血的要塞(六)

忙了一整天結果書都沒看一點,過幾天就要參加考試了希望能夠通過

————求推薦票————

「chuáng弩準備」盧格斯看著遠處正在奮力和惡魔對抗的玩家騎士,內心閃過一絲糾結,但是很快的便被一種狠辣的表情所取代。只不過當他揮手示意負責拉開chuáng弩的士兵放箭的時候,還是下意識的讓他們往惡魔陣地的後方偏一下。

這一絲帶著淡淡人情味的偏移雖然沒有讓所有的玩家騎兵得到好處,但至少讓後方的騎士們有了活下來的可能。在陳凱催動著拉爾向那幾位原住民騎兵衝鋒的時候,一陣凄厲的呼嘯聲從天空中傳來。陳凱想都沒想直接收起拉爾,隨後以極其狼狽的姿勢撲到在地並且滾動了好幾下。

一根又一根粗大的弩箭在陳凱的身邊落下,不光把那些惡魔穿成葫蘆,也把那些來不及躲閃的和惡魔打在一起的騎兵也一起穿成了葫蘆。看到這種情況哪怕心腸最硬的玩家也不由得對盧格斯增加了一個夠狠的評價,這完全是在無視敵我進行攻擊,直接拿玩家的人命當做阻擋的ròu牆。


那些高等的原住民騎士顯然對此很有準備,不像玩家那樣被攻擊以後馬上陷入了慌luàn,甚至大聲咒罵背後shè箭的人。畢竟任誰被人從背後攻擊都會覺得不爽,甚至感到非常的憤怒。但是這是戰場,為了勝利盧格斯把自己臉皮都給親手扒掉了,所以他不會讓那些chuáng弩的shè手停下攻擊的。因為盧格斯已經發現站在最後那些高等惡魔開始移動了,為了清掃戰場同時讓更多的騎士能夠脫離,他不得不捨棄那些和惡魔黏在一起的騎兵們。

「讓那些活下來的騎士們撤下來吧」盧格斯有點悲哀的看著遠處的戰鬥,此刻除了那些靠後的騎兵沒有受到chuáng弩的攻擊以外,在前面和惡魔打在一起的都已經處於chuáng弩的籠罩範圍了。一個又一個玩家騎士和負責領隊的jīng銳騎兵被自己人用chuáng弩shè死,只因為他們周圍存在著活著的惡魔。在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裡,至少有近千人的騎兵被自己人用chuáng弩shè死,而活著從戰場上撤退的玩家更是少得可憐。

「聖澤拉堡平原遭遇戰第一場結束,玩家戰鬥失敗,戰死人數3781,受傷人數87,倖存6132。倖存者每人獎勵金幣20,同時給予5的經驗獎賞,戰鬥中殺死惡魔者獲得經驗加倍並可獲取每隻20點軍功,請玩家前往各自軍團所在的軍需官處領取獎勵。」

看著緩緩退去的玩家軍團,陳凱此刻多想讓那些傢伙拉自己一把,可惜他此刻的狀態非常的差,而且還背著一個受傷昏mí的原住民騎兵。因此哪怕他已經移動到了戰場的邊緣,也是沒有辦法徹底脫離戰場。因為那些惡魔已經徹底解決了戰場中受傷的玩家,開始清掃周邊地區的人員了,而陳凱和他背著的那位很顯然處於這個被清掃的行列中。並且最慘的就是無論是陳凱還是他背著的那位穿的都非常的顯眼,一個是副中隊長,另一個則是大隊長。

一銀一金兩套盔甲在紅sè血海中顯得非常的刺眼,而長期和人類戰鬥的惡魔自然也清楚他們代表的官職,所以在發現他們兩人以後馬上就有一個雜魔沖了過來。看著不斷靠近的那頭巨大的雜魔,陳凱忽然想到了喪家之犬這個成語,當然很快他就把這個念頭從腦海中甩了出去。看著被自己背著的那個高等原住民騎兵,陳凱咬了咬牙從背包里掏出了那盒保命的yào膏以及一瓶極其珍貴的生命yào水。

這種短時間內jī發一個人生命力的yào劑雖然對對方的生命本源會產生一定的不良影響,但是配合治療yào膏就能把這種影響降到最低。在加上那個被陳凱背著的傢伙本身的實力,幾乎不會對他的身體造成什麼太嚴重的損害。同時在這種危機的時刻哪怕是對這個高等原住民騎士會有損害,陳凱也顧不得了,用了最多躺上幾個月,不用兩個人馬上全躺下。而且那個騎士此刻處於昏mí的狀態中,哪怕知道yào物會傷害到他的本源他也是無法反對的。

「是死是活就靠大叔你了」陳凱輕聲的對著昏mí中的騎士說道,隨後捏開那位騎士的嘴巴把一瓶生命yào水灌了進去,同時把yào膏塗抹到他身體的表面。為了讓yào物快速的起效陳凱還用僅存的魔力給他釋放了一個治療神術,金黃sè聖光慢慢的融入對方的身體同時也招來了那頭雜魔的惡感。對於一個能使用神術的騎士,無論是哪一種邪惡生物都不會有什麼好印象,對於它們來說神明的信徒就是僅次於神明的最大敵人。

因此在看到陳凱替那個騎士釋放了一個神術以後,這隻原本走的還有點緩慢的雜魔立馬如同打了jī血一樣開始高速賓士過來。這種移動速度讓陳凱原本就提著的心再次被拽的老高,而那位受傷的騎士雖然有點好轉,但是依舊沒有從昏mí中清醒過來。按照陳凱的估計想要生命yào水徹底發揮效果至少還需要一分鐘的時間,而這點時間足夠那個雜魔把躺著地上的騎士殺死十幾次了。所以哪怕覺得沒有什麼獲勝的希望,陳凱也得硬著頭皮拔出武器擋住那隻雜魔的進攻。

正在朝著陳凱衝來的這隻惡魔沒有翅膀,所以它不會飛,而且就血統而言這隻雜魔的血統非常的不純。陳凱可以在對方身上看到許多種惡魔的影子,比如說牛頭魔的鼻子,獨角魔的彎角,以及煉獄牛魔的火焰牛蹄。當然還有力魔那最為顯著的刀裝脊背以及發達的一塌糊塗的肌ròu,看著被對方拿在手裡拿和自己一樣高德巨大戰斧,陳凱覺得和對方硬拚絕對是一個愚蠢的做法,但是他此刻的情況又讓他不得不嘗試這樣做。因為一旦他閃開那麼背後的那位昏mí的騎士絕對會第一個被*掉,這樣的話陳凱huā在對方身上那上千金幣的yào錢就直接白費了。

但是陳凱可不是傻到用防守硬抗對方的攻擊,那種做法只能讓陳凱直接被惡魔給拍扁。在剛才的戰鬥中陳凱已經很清楚的知道了這些惡魔的可怕實力,比起力量弱xiǎo點的xiǎo惡魔,這種雜魔在力量上更加的變態,甚至部分雜魔的力量比純血的惡魔還要變態。陳凱親眼看到一個70級jīng英原住民騎士被一個惡魔連人帶馬直接砸成ròu餅,那一下巨大的力量讓周圍的戰馬都徹底受到震顫只能在原地luàn跳。

因此陳凱選擇一個更加危險的方式來阻擋對方,以進攻來代替防守,用瘋狂的攻擊來替地上那位騎士爭取時間。只不過這種方法雖然很實際,而且不用面對在防禦的時候一下子拍扁的後果,但是陳凱需要投入更多的jīng神,因為他和那隻雜魔在實力上差距實在太大了。

不過實力差距過大有時候可以用其他手段來拉平,而陳凱正好也正放著很多這種特殊的物品。只是這些特殊物品都是用來逃命用得,並不怎麼適合現在這種情況。陳凱或許可以用一個聖光爆彈來牽制住對方一下,但是聖光爆彈那耀眼的光芒同樣會給他進攻造成麻煩。因此陳凱沒有選擇使用那些工具,而是chōu出了一把不久前剛剛拿到的彎刀。

這把陳凱在不久前剛剛從安多哈手中拿到的彎刀,除了鋒利值高達6.1以外就只有堅固這麼一個屬xìng,可以說是一把標準綠sè裝備。只不過是屬於綠sè裝備中比較高等的裝備,因此陳凱才會收到自己背包中,作為補充武器使用。而現在陳凱chōu出這把武器是因為他進攻需要這把武器來施展,他所進攻的目標不是別的正是那隻惡魔的下三路,也就是對方腰部以下的位置。雖然巨劍也能使用這樣的攻擊,但是肯定沒有彎刀來的靈活,同時陳凱此刻使用的還是帶有死神之舞屬xìng的幻身步,步伐非常的詭異和急速因此可以很好的發揮彎刀高速攻擊的特xìng。


陳凱在第一刀劈砍出去的時候直接使用了他許久不曾動用的拔刀術,只不過這一次他沒有動用鬥氣純粹用自身ròu體的力量在劈出那一刀,而且這一刀異常的猥瑣直奔著惡魔kù襠中間的位置劈去。陳凱不知道惡魔的shēngzhí器在什麼地方,但是看著對方那鼓鼓囊囊的kù襠陳凱直接把那裡當做了要害選擇了攻擊。閃著綠光的彎刀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直奔惡魔的下半身,而那隻雜魔很明顯看清了陳凱攻擊的目標,它那對銅鈴一樣的眼睛閃出一絲怒火。伴隨著一聲嚎叫這個雜魔收回快要劈出去得戰斧朝著陳凱的腦袋斜向下削了過來,巨大的呼嘯聲直奔陳凱的身體並且瞬間切過了陳凱的身軀。

只是當這頭雜魔欣喜的查看斧子上的鮮血時,卻發現自己砍到的人好像是一個淡淡的虛影,這個影子是那樣的淡薄以至於幾乎看不清樣子,彷彿是一團漂浮的水汽一般。這是陳凱攜帶的一個幻影捲軸,4階水元素法術水影術,可以製造一個本體的虛影,但是存在時間卻很短。不過這個法術卻真好可以配合幻身步,彌補了陳凱幻身步熟練度不足的缺陷,幻化出一個陳凱正在攻擊的影響míhuò那個雜魔。

至於陳凱的本體則在那個惡魔揮動戰斧的時候以及竄到了對方的背後,彎刀毫不猶豫的朝著惡魔那晃動尾巴下面位置狠狠的刺了過去。按照陳凱的估計大部分惡魔器官應該和人類差不多,只不過屁股上面多了一條尾巴,而尾巴下面也應該就是一個非常脆弱的要害。因此在放棄正面攻擊以後,陳凱想都沒想直接從對方的背後發起了同樣猥瑣的攻擊。

近一米長得巨大彎刀直接撕拉一下刺破了惡魔穿在腰間皮kù,隨後以非常兇狠的姿態朝著某個重要的部位狠狠的刺了進去。在捅進去的瞬間陳凱聽到了那頭雜魔發出的巨大的慘叫聲,這個聲音是如此的大以至於正在朝著軍團陣地發起衝擊的惡魔都停下來查看情況。而陳凱本人來不及查看戰果,直接一閃身就往後退,只不過在他暴退的時候一道巨大的黑sè鬥氣斬狠狠的從惡魔的戰斧中劈了出來,直追著陳凱的身體殺了過來。

「!」陳凱此刻真想狠狠的問候這頭雜魔的全家,在他看來不就是爆了對方的菊huā嘛用不著如同生死仇人一樣使用那麼可怕的攻擊。要知道哪怕是在面對騎兵大隊的衝擊的時候,這些惡魔都沒有釋放過一次鬥氣斬,這種帶著恐怖惡魔氣息的鬥氣斬會嚴重損耗惡魔的力量,哪怕這些傢伙體壯如牛也無法釋放幾次。因此陳凱從來沒有想到自己那一刀竟然會換來那麼可怕的一次攻擊,這可是一擊能把一個8階騎士長搞殘廢的攻擊,哪怕是80級的原住民jīng英也不敢說自己能擋得下。因此陳凱毫不猶豫的連滾帶爬的跑了,當然他是在地上滾了兩圈閃出了鬥氣斬的攻擊範圍而已。

此刻陳凱全身上下沾滿了草葉,而在他的對面那頭被爆了菊huā的雜魔則是兩眼發紅的如同公牛一樣盯著陳凱。一滴滴黑紅sè的血液從它的屁股後面不斷的低落下來,同時它悠長的生命值也在以每秒五點或者3點的速度降低著,只不過這種損血量對比它那接近35萬的生命值幾乎不算什麼。

「看什麼看再看就把你得**給閹了」陳凱揮舞著彎刀耍出一個刀huā,同時以一種惡狠狠的姿態威脅著那頭雜魔。他一邊觀察著惡魔的情況,一邊掃視著周圍的查看戰場以及那個騎士的狀況。在騎士狼狽的逃竄以後,盧格斯指揮著防禦武器爆發出最大的攻擊火力,大量的岩石被投石器丟出來砸在惡魔的陣營中,但是這些岩石在落下之前就被那幾個炎魔用火焰給打滅了。只有shè出來的chuáng弩偶爾能給惡魔造成點損害,卻無法阻止對方衝到軍團的前面。

在陳凱把彎刀捅進雜魔的屁股里的時候,惡魔軍隊也直接撞進了第二軍團陣地中,在一瞬間直接把上百個大地騎士撞飛了幾十米遠死得不能再死了。不過幸好趙鐵柱不是那一百個大地騎士中的一員,他正舉著盾牌牢牢的釘在中央軍團陣地上。距離他最近的惡魔已經衝到了不到三十米的位置,前面的第二軍團的防線已經快要陷入崩潰了。

「人類你死定了」一陣古怪的聲音讓陳凱瞬間陷入驚愕中,但是他很快明白聲音的主人是誰了,就是那頭在他對面不遠處的雜魔。一般來說惡魔的語言天賦很好,畢竟比起拗口的惡魔語或者深淵語,人類的通用語要簡單的多,所以只要稍微有點智慧的惡魔都能學會通用語。只不過陳凱可不清楚這個事情,因此在聽到惡魔的話語以後他直接呆了一下。雖然他馬上就反應了過來並且瞬間做出閃躲,但是還是被抓住機會的惡魔用戰斧撩了一下。

在陳凱暴退的時候,一道狹長的破口出現了他的肩膀上,直接把他的肩甲給劈碎了。幸好陳凱反應足夠及時,不然碎掉的就不只是他的肩甲了,而是他整個肩膀了。但是即便如此陳凱的肩膀暫時也是處於酸麻的狀態中,哪怕他躲得再快面對惡魔巨大的力量也會受到一定的損傷。

「靠不是說惡魔都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嗎?竟然會說人話」陳凱捂著肩膀狠狠的捏了幾下,在捏動得時候他腳下的步伐依舊沒有放鬆不斷的圍繞著惡魔奔跑以便抓住機會發動攻擊。只是在吃了一個虧以後惡魔幾乎一刻不停的盯著陳凱,哪裡讓陳凱有機會發動攻擊,因此雙方就這樣詭異的拖延著。當然如果一直這樣拖下去的話陳凱肯定會很開心,因為時間拖得越久那個騎士就越接近蘇醒,到時候兩個人打一個雜魔怎麼想都能夠打得過。

只是陳凱這種想法雖好但是很明顯對面的惡魔不會給他機會,在觀察了一會兒以後這隻會說人話的雜魔就發現原來陳凱並沒有它想象的那樣的強大,從陳凱身上散發的氣息怎麼感覺都只是一個4階高級的騎士的樣子。感到自己被愚nòng的惡魔立刻開始發狠了,它咆哮著揮動著戰斧以一往無前的氣勢狠狠的朝著陳凱劈了下來。聽著那頭惡魔巨大的吼聲,陳凱差點沒嚇一跳,但是他馬上就一個急停非常危險的避開了擦著他身體劈落的戰斧,同時身體快速往後一跳。身體以一種詭異的方式踏著步伐朝著惡魔的背後竄去,他的目標依舊是對方那受傷的部位,只是這一次陳凱沒有如願因為發現陳凱意圖的惡魔直接揮起戰斧橫掃了一下。

巨大的戰斧以及其恐怖的氣勢撕裂的空氣,同時這隻惡魔的嘴上也lù出了一個猙獰的笑容,他非常清楚的看到了陳凱那被腰斬的身體,但是他很快就發現對方的竟然又是一團由水汽組成的虛影。隨後這頭惡魔再次感到受傷的屁股傳來一陣更加刺骨的疼痛,一把寬大的彎刀chā進了它的身體里並且還攪動了一下。這一次造成的傷害比上一次更加的高,達到了近3500點。同時惡魔發出的慘叫聲更加的凄厲,彷彿是午夜時分狼嚎一般。

不過陳凱對此可非常的不滿,因為一個水影術捲軸價值接近2000金幣,而且還是一次xìng的消耗品,如果不是為了活命陳凱絕對不會把2000塊錢彷彿丟到水裡一樣的使用掉。 第298章染血的要塞(七)

盧格斯看著遠處正在第二軍團中肆虐的惡魔,覺得腦mén上的汗珠在不斷的往下滴落,因為那些惡魔都是在把玩家當做食物一樣耍著玩。沒有一個玩家能夠獨立的擋住惡魔的一擊,哪怕是三四個盾牌守衛一起使用盾陣也會被惡魔一擊撞翻。畢竟相對於中央軍團的玩家,第二軍團的玩家整體實力都要差上那麼一點,至少玩家中四十五級以上的都集中在中央軍團。

看著一溜散發濃烈鬥氣的高等級玩家大地騎士擋在前面,盧格斯那稍微冒汗的額頭才稍微輕鬆點。只是當他看到惡魔軍團中還沒有什麼動作的炎魔以及煉獄螳螂的時候,剛剛松下的心又再次提了起來。畢竟比起那些沖在前面的雜魔,坐正後方的那幾個才是真正的硬骨頭,只是現在光是xiǎo嘍啰以及快要打垮第二軍團的防線了,要是那幾個正主動手盧格斯不知道自己的防禦陣地能不能擋得住。

「盧格斯將軍前面擋不住了,讓法師們動手吧」第二軍團長魯格看著自己軍團中的士兵被殺的七零八落一陣心焦,哪怕其中陣亡的大部分都是玩家也讓他非常的痛心。因為除了那些死去的玩家以外,還有大量的原住民士兵被殺死了,這些都是他魯格的手下而且還是第二軍團的種子。要是現在全都死光了,魯格估計會成為整個軍團中第一個光桿司令了。


「在等等」盧格斯眼神沒有離開前面的戰鬥,對於那些被不斷撞飛乃至撕裂的玩家屍體盧格斯已經徹底的麻木了,或者說自從他成為軍人以後對於這種事情就已經徹底麻木了。哪怕在慘烈的戰場盧格斯都見識過,怎麼會被現在的情況嚇到。

「還是聽魯格的吧不然那些xiǎo傢伙們肯定會撐不住的,畢竟他們不是我們的士兵,可能都沒經歷過這種慘烈的搏殺」艾發龍軍團長站在盧格斯的身後說道,在他說話的那個時候已經有幾個膽xiǎo的玩家開始向後退了,或許只要那些惡魔再加一把勁就可以直接摧毀玩家的意志造成一個可怕的大潰敗。

「嗯?」盧格斯奇怪的看著艾發龍,他知道艾發龍和魯格一直有點不合,但是沒想到今天竟然會替魯格說話。不過盧格斯聽完艾發龍的話以後馬上轉頭仔細觀察著戰場,這不看不要緊一看立馬讓盧格斯嚇得腦mén全是汗,因為他看到十幾個玩家正在準備開xiǎo差從自己崗位上逃跑了。

「該死軍法官去把那幾個hún蛋抓回來~~安多哈,你這個hún球去哪了,給老子去通知法師團告訴他們給我狠狠朝著那些狗*養的惡魔轟」盧格斯巨大的聲音一下子就把躲在後面的安多哈嚇得跳了起來,不過隨後他馬上就聽從盧格斯的話派人去通知法師團。至於那幾個玩家會被軍法官如何處置,聽著盧格斯聲音安多哈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會很慘。

如果是在平常的時候,盧格斯或許還不會用jī烈的辦法對付玩家,哪怕是開xiǎo差最多也只是抓回來教訓一頓。但是現在的情況只要有一個玩家開xiǎo差跑路,那麼就會對整個戰場造成不可挽回可怕後果,可能會立刻讓已經被惡魔手段嚇破膽的玩家徹底的崩潰。同時盧格斯也明白為什麼這些惡魔會那麼殘忍的辦法殺死那些玩家和士兵了,這完全就是在進行jīng神bī迫,讓眾多的玩家徹底崩潰。

在盧格斯命令傳達下去以後,所有原本站在後方的法師開始紛紛的走到前面,一個又一個瞬發法術從那些高階導師的手中形成朝著遠處的惡魔砸了過去。至於玩家法師由於法術shè程太近,只能幾個乃至幾十個法師站在一起依託法師團的聯合法陣聯合施法。雖然他們無法做到進入法師團已久那些玩家法師那樣把聯合法術威力放大到可怕的地步,但是至少也能做到統一釋放一個法術讓它具備極強的遠處攻擊xìng以及殺傷xìng。

在眾多的玩家法師中,許飛所在的那個奧術師團玩家數量最多,而且以他周圍的玩家奧術師最為集中。五十幾個奧術師分佈在一個巨大的法陣的各個節點上,而中間的許飛則拿著一柄足有半人高的碩大魔杖。是的,那是一柄刻滿了眾多奧術符文的巨大魔杖,魔杖的尾端還鑲著一顆拇指大的奧術寶石。隨著許飛的慢慢yín唱,巨大的魔杖不斷散發出濃烈的法術光芒,至於周圍的那些站在節點上的奧術師和許飛yín唱著同樣的咒語,只不過他們的魔力全都在法陣的運轉下朝著許飛匯聚而已。

同樣的事情在其他法陣上同時上演著,只不過沒有一個法陣上的魔力聚會有許飛這裡那麼有聲勢。畢竟許飛周圍奧術師數量最多,同時他為了提高法術的威力提前獻祭了一塊奧術寶石,使得匯聚的法術威力憑空增加了兩成。而他此刻釋放的法術則是他最為信賴的奧術炮彈,甚至為了讓自己能夠命中目標他還特地從費雲手裡nòng到了一張戰場的三維圖。那可是費雲好不容易收集回來的,上面用密密麻麻的點標註了各個惡魔所在的位置。

「渦渦~~」隨著魔力不斷的匯聚,許飛覺得手中魔杖越來越難以駕馭,至於它上面頂著的那個巨大的奧術炮彈則是讓所有參與施法的奧術師目瞪口呆,整整直徑兩米巨大奧術炮彈就那樣懸浮在空中,散發著的力量異常的恐怖幾乎讓人感到窒息。只不過這種程度的奧術炮彈根本無法對那些炎魔或者煉獄螳螂造成任何的麻煩,最多給對方撓撓痒痒而已,所以哪怕支持不下去了許飛還是在用魔力強撐著並且示意其他奧術師使用壓縮咒語壓縮奧術炮彈。

原本直徑兩米的巨大奧術炮彈在五十幾個奧術師合力下,被壓得只剩下一米多的直徑,幾乎直接被壓縮了近一倍。但是這種縮xiǎo的體積不但沒有讓法術威力下降反倒變得更加恐怖了,哪怕是前面的那些導師都忍不住感到心悸。這種力量實在是太過驚人了,而且為了壓縮這個法術周圍的那是奧術師都把腳下的奧術寶石給獻祭了,用他們不純熟的普通獻祭辦法來增強法術的威力。五十多個獻祭魔紋直接讓法術威力增強的了一倍,同時也讓許飛再也控制不住手中的法術。

在用自己jīng神確定攻擊目標以後,許飛大吼一聲把手中的魔杖直接頂向空中,巨大的奧術炮彈瞬間如同離弦之箭一般朝著惡魔的陣地撲了過去。至於他手中那桿巨大的魔杖,則如同以前那些魔杖一般直接寸寸龜裂,在一聲嘆息中直接變成了漫天飛灰。

「該死你們這幫臭xiǎo子怎麼往那裡丟法術」法師團團長洪森正在準備一個爆炎火球,但是他竟然發現許飛他們放出的法術竟然是直奔著惡魔陣營中那個領頭的炎魔去得。這種情況差點沒把他嚇死,作為一個高等導師級的法師,洪森距離**師就差了那麼一步自然知道炎魔是多麼可怕的生物。而只要觸怒那隻炎魔,他們就會遭到對方的殘酷打擊,因此作為法師團團長的洪森自然是嚇得腦mén是汗。

只是哪怕洪森再怎麼擔心也無法改變那個法術的軌跡,畢竟shè出去的奧術炮彈飛行速度極其可怕,幾乎接近了音速。巨大的呼嘯聲一下子吸引了它飛行軌跡下方的所有人以及惡魔,只是沒有一個惡魔來得及擋住那個法術,所以這個碩大的奧術炮彈毫無意外的落在了惡魔陣地後面,並且狠狠的砸中了一個正在啃食一個玩家屍體的炎魔的身體。巨大的爆炸聲瞬間響徹整個戰場,轟然的巨響以及爆shè出的煙塵讓洪森懷疑這個法術的威力是不是達到8階法術的地步了。

同時這個法術的巨大威力也讓洪森瞬間獃滯,因為它竟然一下子把那頭炎魔給砸死了。是的砸死了,巨大的彈坑下一頭炎魔殘破的屍體正在那裡冒煙,而被爆炸聲bō及的陳凱則差點沒被嚇得被那頭雜魔給一斧子砍死。而站在後面的盧格斯則是面如土sè,或者說是氣的面如土sè,因為他看清了那頭炎魔的本質或者說對方根本就不是炎魔。

「tmd!變形妖,我們他**的竟然被一頭變形妖給嚇住了」盧格斯此刻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如果他們中有那怕一個掌握真實之眼法術的**師根本就不會出現如此烏龍的事情。因為害怕那頭變形妖變化的炎魔,結果十幾個聖階騎士和劍聖愣是沒人敢動手衝上去。

「恥辱啊簡直就是恥辱啊」第二軍團軍團長魯格此刻幾乎羞憤的想要自殺,如果不是許飛那一記炮彈他們怎麼也不會知道看似威猛的炎魔竟然只是一個四階的變形妖。

「他**的老子滅了它們」艾發龍脾氣的更加火爆,他直接拔出了腰間的長劍一閃身身影已經在幾十米外了,而整個人更是爆發著濃烈的金sè鬥氣朝著惡魔陣地殺去。能夠成為軍團長得哪個不是等階在聖階的角sè,能力差點的根本就壓服不了手下的驕兵悍將,所以盧格斯他們幾乎都是低階聖域的強者,但是現在他們卻偏偏被一頭四階的變形妖擺了一道,而且似乎那還不止一隻所有的炎魔和煉獄螳螂都是變形妖變化的一樣。

因此在那一瞬間所有呆在軍團中作為最後抵抗力量的軍團長副軍團長這一級的聖階強者幾乎全都沖了出來,這些人雙眼中散發著憤怒的火光,那是被愚nòng以後惱羞成怒的可怕努力,至於引起這種怒火的自然就是那幾頭變化成炎魔和煉獄螳螂的變形妖。在這些軍團長加入的一瞬間,整個戰場的情況一下子顛倒了過來,對於玩家和那些士兵來說高達七階的雜魔是可怕的,但是低於這些低階聖域的軍團長來說這些惡魔就是砍瓜菜,他們幾乎是一路屠殺著衝到了炎魔的邊上直接對著那幾頭陷入獃滯的煉獄螳螂群起攻之。

那幾隻原本威猛無比的煉獄螳螂在這一刻變得如同痴獃一般,只是稍微抵抗了一下就被徹底砍死,而且屍體碎成了無數塊。那落在地上的屍體在力量徹底消失以後便逐漸的消失,變成一截截如同阿米巴原蟲一樣的東西。這也就是變形妖的原型,這種在生活在煉獄中魔鬼生物最擅長變化成其他生物的樣子,並且模仿的惟妙惟肖連力量氣勢都能模仿出來,只是力量低的可以。因此這些變形妖才能把實力在高階聖域的煉獄螳螂以及炎魔模仿的那麼像,以至於沒有擁有真實之眼的**師的盧格斯他們嚇得不敢進攻。

「殺給我殺一個不留」盧格斯如同一頭憤怒的雄師一樣在那裡咆哮著,這對於他二十多年的軍旅生涯來說絕對是一個不可磨滅的污點。他竟然被幾頭不成氣候的變形妖給騙了,而且騙得直接損失了近萬人。因此盧格斯覺得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威望在這一刻頃刻間破滅的一塌糊塗,他幾乎有一種解甲歸田的衝動。

只不過盧格斯很快就想到另外一件事情,一件讓他等不及打掃戰場就催促玩家上面狂奔的事情。而其他軍團長也顧不得統計自己的損失,在留下幾千人照顧傷員以後馬上快馬加鞭的趨勢剛剛喘口氣的玩家上路。

「快一定要快澤多要塞肯定還沒有陷落,不然那些惡魔不會派出這種變形妖的,而是派出真正的炎魔一定是它們無法chōu調高等惡魔所以才派出這些咋種,一定是這樣的給我快啊」盧格斯騎著戰馬在那裡狂奔著,他不顧自己軍團指揮官的身份沖在隊伍的最前面,一心只想要儘早的到達不遠處的澤多要塞。

「靠不是吧安多哈這個hún蛋老子是傷員啊」陳凱憤怒的再隊伍後面咆哮著,巨大的聲音讓周圍所有人都明白他對安多哈有多麼的怨恨。但是沒奈何陳凱是所有玩家中最先達到五階的玩家,而同時陳凱也明白五階的玩家和四階的玩家差距有多大。

當陳凱好不容易乘著那頭雜魔被魯格軍團長他們爆發的鬥氣嚇住的時候跑路,卻發現原本躺在地上的那個騎士正好醒了過來。因此陳凱想都沒想直接又跑了回來,拽起那個還在mí糊的騎士就往回跑。而那隻雜魔不愧是頭腦聰穎學會通用語的傢伙,一看到炎魔被*掉了就知道軍團長發現變形妖的事情,因此它不再追逐自己痛恨的陳凱反而快速的竄入周圍的山嶺。

不過陳凱可顧不上對方,他完全沉浸在系統雷人的消息中,「玩家完成拯救大隊長凱澤拉莫,獲得對方的好感,同時獲得當前等級經驗值得5。」這段經驗直接讓陳凱原本快要升級的經驗槽徹底被填滿,要知道在戰鬥陳凱可是獲得了不下30的經驗獎勵,加上一段時間的積累讓他幾乎快要達到升級的地步,而這一個莫名其妙的任務讓陳凱省去了一段時間的痛苦直接完成的晉級。

雖然達到五十級以後,陳凱的身體幾乎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異狀,但是所有他隊伍中的成員都知道自己的老大變了。光是增加的生命值就讓他們獃滯了很長時間,晉級的瞬間直接增加了1000點生命值,同時許久不動的體力值也增加了200點,最重要的是陳凱的鬥氣值也增加了500點,這可比他苦練一個月都要來得多。

至於屬xìng的增加則更是讓陳凱感到恐懼,這一次所有的屬xìng點不再是以單體增加的方式出現陳凱的屬xìng點槽中,而是直接不經過陳凱的調動直接增加到了屬xìng上。同時增加的數字也非常的恐怖,根本不是以前一級的屬xìng點,而是整個十級的屬xìng點總和也就是50點屬xìng點。至於下一級升級的經驗則直接讓陳凱昏mí了,3000萬,這是陳凱數了半天經驗槽以後得出的數據。而且最讓陳凱鬱悶的是系統給出了他最想要的升級指南,裡面的消息讓陳凱呆住了。

按照系統給出的信息,當玩家踏入五十級以後就會進入等級增長的緩慢期,而這時候的升級經驗獲得將會更加的漫長,同時五十級到六十級只有一個經驗槽,也就是陳凱把整個經驗槽填滿以後就能升級到60級。但是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現在陳凱無法享受系統直接給予的等級加一這種類型的獎勵,同時也無法享受經驗增加百分一以上的獎勵,也就是當玩家等級到達五十級以後就會面臨一個異常漫長的練級時段。系統放出了一個可以直接從五十級變成六十級的好處,卻讓玩家經歷漫長的練級過程,其目的就是讓玩家在這個時段中更多的經歷遊戲中的一切。

在陳凱看來這個練級時間絕對要比四十級升級到五十級漫長的多,哪怕是以最正常的途徑陳凱想要升級到60級,按照他現在的速度計算最起碼也要半年也就是遊戲中一年的時間。至於四十級到五十級,只要運氣好點,搞不好兩三個月就能達到,而且還是遊戲中的兩三個月。

同時陳凱升級的喜悅立馬就被安多哈的出現所破壞了,他沒有理會陳凱那受傷的身體,直接把強迫他加入行軍的隊伍。雖然安多哈戰鬥不行,但是他的感覺很明銳,他很明顯的感覺到陳凱的氣息強大了很多,幾乎達到了中級騎士長的地步了,但是在不久之前陳凱還是一個高級騎士。所以安多哈知道陳凱肯定是在戰鬥中突破了,在原住民看來玩家升級就是突破現有的等階,只是他們不理解為什麼玩家能夠一xiǎo截一xiǎo截的突破。

這種實力平穩快速上升的突破是所有原住民最為追求的,因為那樣的話他們的基礎將會非常的牢固。所以原住民很羨慕玩家的升級,同樣的玩家也羨慕原住民那一下子竄一階乃至兩階的等階提升能力。

在陳凱努力適應自己新獲得力量,並且不停的咒罵安多哈的時候,前鋒的部隊已經逐步靠近了聖澤多要塞。一陣陣凄厲的喊殺聲從空氣中傳來,一顆又一顆巨大的熔岩流星不斷的從空中砸落,在城牆上砸出一個個凹陷的時候也把沾滿血漿的城牆熏黑了一層。哪怕是站在距離要塞三公里遠的地方,陳凱都能聞到空氣中那令人作嘔的血腥味以及焦糊味,這種味道讓陳凱明白他又一次來到了戰場。 第299章聖澤拉堡

明天要考試了,希望一次xìng通過阿mén

———-求支持———-

聖澤拉堡位於兩座不知名的山峰中間,可以說是費加洛斯平原出口處山脈的一個重要通路。同時也是漢斯庭帝國開發北方荒野的一個橋頭堡,沒有哪一個國家會覺得自己的領土太xiǎo,因為廣大的領土代表著眾多的資源。同時也代表著更多的古代遺迹被發掘的可能,畢竟在大陸上所遺存下來的東西可不只有上個紀年的遺迹,還有眾多從來沒人見到過的更久遠年代的遺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