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無邪會答應嗎?

君凌小手攀上我的脖子,找了個舒服的位置靠我,搖頭:“爸爸不會帶他出去,旭王就像個定時炸彈,隨時都會爆炸,癲狂發作。”

採魅附和點頭,“帶他到陰間,他恐怕不喜,帶到陽間,得時刻提防他害人,此物可真是麻煩……”

採魅話音剛落,君無邪從山頂上猛地飄下來,站到車頭對鍾景說:“鍾景,過來,本尊有要事與你商量。”

鍾景孤疑的看了君無邪一眼,點頭,俐落跳下馬車。

兩人走到十米遠的大石塊旁邊,表情凝重,在談論着什麼。

綜神話龍寵 我問君凌:“寶寶,爸爸和叔叔在密謀什麼?”

君凌沒回回答,低頭一看。

他窩我懷裏,翻了一個身,眼睛閉上睡着了。

採魅給他披上一個薄毯子,蓋在身上。

我轉頭看向君無邪和鍾景。

兩人商量了十餘分鐘,最終在鍾景點頭後,君無邪離開。

他轉移到山頂上,和旭王交談片刻,不到三分鐘,旭王退兵。

大峽谷內兵士漸退,恢復平靜。

鍾景走到車前,跳上馬車,過程神情很凝重,似心不在焉。

採魅見鍾景表情不太對,走到車頭問鍾景:“大人和你說了什麼,你爲何如此表情,發生什麼事了嗎?”

鍾景點頭,拉着馬車繩索,認真的對採魅說:“是有些事情,回去再細細和你說。”

鍾景篤地把採魅摟進懷裏,緊緊擁抱着。

看見兩人這樣,我明白了君無邪和鍾景說了什麼。

君無邪飄回到了馬車上,前門和車窗簾同時落下,他對前面採魅下令,“不用回大瀝皇宮,回到旁邊的春寒別莊。”

前方採魅小聲的回話:“是,大人。”

君無邪在我身邊坐下,把我懷裏熟睡的君凌抱了過去。

“春寒別莊?這是什麼地方?”我問君無邪。

“距離我們落下最近的地方,是旭王的別莊之一。”

我看了車前一眼,透過車簾縫隙,鍾景駕車,採魅倚在他身旁。67.356

兩人相互偎依着,相處倒是和諧。

“你剛纔和鍾景說什麼,是不是因爲採魅的事,而且……”我沒把話說完整,是怕採魅聽見,然後多想。

君無邪點頭:“是,是娘子所想的那般,旭王來尋本尊,起先是讓本尊帶他出了這幻境空間。”

“你沒答應!”我肯定的說。

“是,本尊心沒這麼大,被他下了套落入古墓,不去尋他麻煩,如何還能幫他。”

誤惹霸道總裁 “他開出的條件是……採魅和彩琴。”

“是,採魅靈魂,彩琴的身體,二人身體非常契合,幾乎是完全吻合,採魅的時日不多了,如果她真的魂飛魄散,本尊想不論鍾景難過與否,你肯定是會哭的,本尊不捨得你哭……”

“所以你就答應下來?”

“不,本尊先與鍾景商量了一下。”

想都不用想,鍾景肯定:“答應了吧!”

“是,鍾景是凡人,只有匆匆數十年,如果採魅魂飛魄散,他同本尊說,即使不追隨她而去,他也會思念一輩子,孤單落寞一輩子。”

如果真是這樣,鍾景也太可憐了。

我擰眉又看車前一眼,兩人慢慢的趕着馬車,心情似很好,採魅還輕聲哼着流行歌曲。

她已適應陽間的生活,完全看不出古人的影子,也不像一隻鬼。

我靠在君無邪身邊,繼續問:“旭王的條件是什麼?只讓你帶他離開?”

“如果只是這樣,本尊倒是可以帶他離開,再送入冥界,圈禁在一定的範圍內,他倒翻不出什麼風浪,他想要回陽間,而且……”

“而且什麼?”

“他要本尊幫他尋找一具契合的身體,讓他在陽間生活下去。”

我一下從君無邪旁邊正坐,大聲道:“他提的條件,未免太苛刻了,如果他犯上作亂,傷害無辜,這可怎麼行?”

君無邪輕撫我的後背,說:“娘子,稍安勿躁,本尊將條件跟他說了,不許傷及無辜,到了陽間必須遵守陽間的法律秩序,陽間的規則,再則,他是天界追查的逃犯,不會露出馬腳,不然引起天界注意,讓天界追殺。”

我撇撇嘴道:“他去你冥界不好嗎,爲什麼要去陽間。”

“陽間和幾千年前的大有不同了,那些掉落下來的摩托車,汽車,大巴……全部被他拆了乾淨,有些人的手機,落下正播放的電影,裏面和古時完全不同的世界,這些對他來說很新奇,對於充滿未知的世界,他當然想探尋一般。”

“可是,尋一具契合的身體,這太難了。”

“這倒完全可以交給本尊,避免他濫殺無辜,本尊會從瀕臨死亡的名冊上,讓他一具具的尋找挑選,總有一具可以的,陽間的這段時間由鍾景看管。”

“鍾景看管的過來嗎?”

“沒問題的,他上了陽間,就是少一縷魂魄的鬼魂,鍾景對付鬼魂完全沒問題,本尊會在他身上打上印記,逃到天涯海角都能找的到。”

如此,旭王的問題能妥善的解決了,可是接下來就是採魅。

我對君無邪說:“要不然,我和採魅私下好好聊聊?”

君無邪點頭,把我挽入臂膀中,把我頭靠着他。

“到了目的地在說,旭王已把彩琴送到了。”

“過程難嗎?複雜嗎?失敗會如何?”

君無邪點頭:“會先將彩琴思維全部抽空,在讓採魅靈魂入駐彩琴身體,失敗的話,採魅會直接魂飛魄散,彩琴也會立即死去,化成灰燼。” 我一下從君無邪懷裏正坐,驚聲問:“那豈不是很危險,成功率多高?”

君無邪擰了擰眉,“一半,不過本尊在,定會讓她安然無恙。”

採魅和鍾景在車頭趕車,兩人相偎依,卻沒說話。

“那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旭王去陽間的話,鍾景如何看管的過來,壓得住他嗎?”

君無邪幫我和君凌攏了攏披風,在我額頭上親了一口,說:“放心吧娘子,此事無需你擔心,鍾景既是鍾家之後,對付魂魄不齊的鬼魂,沒有誰比放在他那更安全了。”

既然如此,我倒是放心。

君無邪把我挽入臂膀,“先睡一會,到了本尊自會叫你。”

我靠着他,找個舒服的位置沉沉的睡了。

…………

也不知睡了多久,耳邊採魅輕聲的喊我:“主子,起來了,春寒別莊到了。”

我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車內,身下鋪着厚重的毯。

環看周身,君無邪和君凌都不見蹤影。

採魅跪坐在毯子上,把我扶起來,幫我把君無邪的披風束好。

“君無邪和君凌呢?”我採魅。

“大人和鬼太子已進入別莊,旭王人馬過來了,好似有什麼要事商量,鍾景也跟着去了,我下車看了下,別院已經打掃好,奴僕安排妥當。”

我把車簾拉開,車下面站了兩排丫鬟媽媽之類的,看見我,全部笑着朝我作福。

我簾子放下,想起來這兒的目的,拉着採魅的手說:“採魅,鍾景有沒有告訴你,爲什麼要來別莊……”

採魅手頓時僵在半空,低下頭,僵了兩秒後,才把手收回。

許久後,她才悶悶略帶難過的開口。

“主人,你想說的我已經知道了。”

“知道了?”

“嗯,鍾景跟我說了,我沒接受,總覺得膈應的狠,畢竟面對自己一模一樣的女人,那女人還對鍾景起了不該有的心思,讓採魅共用她的身體,那種感覺……”

“是不是像吃了蒼蠅一般……”

採魅微微擡頭,看了我一眼,而後,點了點頭。

我拉着她的手,輕輕拍着說:“是啊,要是放在我身上,我也覺得難受的緊,可是採魅,咱們轉念一想,這樣未必不好,不管用什麼法子,你有和人一樣的身體,還是活的身體,有溫暖的體溫,不再是鬼,不用鍾景和家人決裂,失去鍾氏嫡傳的身份,跟你在一起。雖然他爲了你,可以不顧一切,如果鍾家選一個旁門左道的人,做嫡傳,那是陽間整個人類的損失。”

採魅看着我,眼眶溼潤微紅:“主子,你說的我都懂,我不能拉他後腿,他還年輕,日後定有番作爲,我答應大人,雖然起初心裏不舒服,現在已經好了。”

我手指擦乾她眼角餘淚,微笑的問:“君無邪說服你了?”

她搖頭:“大人說,我不能幫鍾景什麼沒關係,但不至總拖他後腿,拖他前程……我想了想,大人說的是,點頭答應了。”

如此到好,我不用再說服她,她自己能想明白。

這時,車頭的嬤嬤客氣的問:“夫人,貴客說您該下車了,廂房已經準備好了。”

採魅扶着我下了車。

下車後,才發現春寒別莊大的驚人,環落在兩個山頭之間,山巒疊翠,樹木青鬱,隱沒在山巒之間。67.356

別院有七八棟,最大的主樓有五層樓之高,在古時是相當豪華奢侈的別墅。

兩座大山上面,很多駐兵把守,森嚴的一隻蒼蠅都飛不出去。

正門,一笑的慈目的公公,手執拂塵迎了上來,“夫人,您到了,裏面有請。”

這個公公認得,是旭王管家的公公。

他把我迎了進去,笑着恭敬道:“晚膳準備妥當,小公子已在等着夫人。”

進入正廳,穿過旁廳。

裝潢奢華的旁廳,一方大圓桌上置了很多叫不出名的佳餚,君凌坐在高椅上自顧吃着,旁邊有四個麼麼伺候。

他吃的滿臉滿嘴的油膩,看見我過來,伸手就朝我跑來。

“媽媽,寶寶好餓,好好吃啊。”

我掏出溼巾擦乾淨他的手和嘴巴。

公公恭敬的對我說:“夫人,貴客說有請這位姑娘走一趟。”

我點頭,對採魅說:“去吧,我等你回來,指不定你們以後,能抱上大胖小子。”

重生之昭雪郡主 採魅皺眉許久,聽見我的話,一下疏朗笑了。

“謝謝主子。”

採魅去了後,君無邪和鍾景也沒出現,我抱着孩子一邊餵食一邊等待結果。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

等的時間很長,越長就越揪心,我已經很久沒這麼揪心過了。

君凌窩在我懷裏,說幫我去看看,被我拒絕了。

幾個小時後,他都窩在我懷裏,留着哈喇子睡着了。

我把所有下人都屏退,終到午夜十二點,大門咯吱一聲打開,我站起來朝門口一望。見到黑色龍袍背影。

是君無邪回來了。

我抱着孩子忙走過去,問:“怎麼樣了?”

君無邪轉過身,血脣抿淺笑,把我和君凌抱入懷中:“很好,身體和靈魂契合的很成功。”

“那爲什麼這麼多時間。”

“抽去彩琴精神時,廢了不少時間。”

“她應該不是自願的!”

也對,如此做法相當於讓她死了,沒有人會自願。

我問君無邪:“是如何處理,是封印還是讓她失憶,還是……”

“她自主放棄了,本尊告訴她,她的身體會和採魅契合,採魅最終和鍾景在一起。她明白,自己只是無魂走屍,死後消散,除了一堆骸骨,一縷靈魂都沒有,所以她答應了,畢竟她對鍾景有些小心思。”

“本尊將她所有思緒都抹去,記憶封印,採魅靈魂進入體內,非常契合。”

聽見君無邪的話,我徹底放下心。

現在,最關心的是:“我們什麼時候走?”

“今夜,採魅鍾景準備好了,等旭王收拾妥當立即就走。”

聽見君無邪話,我露出久違笑饜,經歷這麼久,終於可以回去了。

我的重返人生 門外一陣吵雜,君無邪微皺眉,拉着我走出門外。

鍾景和穿着宮女服侍的採魅,皆站在門外。

“發生了什麼事?”君無邪問他們。 採魅回頭看見我和君無邪,對我們作福道:“大人,主子?是皇帝找來了,不許旭王離開,兩人在院子外山腳下道別,道着爭吵起來。”

鍾景朝院外大門某處火光通明地方望:“嗯,皇帝派來的將士和旭王的官兵對峙起來,皇帝在極力說服旭王。”

君無邪鳳眸稍瞄了一眼,目光停留在二人身上一秒,風輕雲淡說:“東西都被妥當了?”

“準備好了,大人。”採魅回答道。

“好,半個小時後啓程。”

說完話,君無邪拉着我的手進了屋內,在主位上坐下。

君凌已深睡了,小臉趴在君無邪的肩膀上,微微張着嘴睡得很香。

我用披風把他包裹好。

採魅從門口進來,有些不自然的站在我身側作福:“主子!”

我看他欲言又止的模樣,站起拉着她進了內室。

我將她上下又打量了一番,笑着問:“如何,還習慣嗎?”

她廣袖中伸出白皙的手,放在燭光底下看了又看,翻了又翻。

然後摸自己的臉,眼睛,脖子,下巴,脖子,最後手放在胸前,在極力感受心跳。

老大一會,她才搖頭說:“很不適應,有心跳,有呼吸,還有脈搏,身體是暖的,不再是冰涼的,剛清醒時,我居然忘了呼吸,被憋得的……”

我噗哧一下笑出聲來:“還能忘記呼吸,不是自主的嗎?”

她搖頭,眼眸微垂:“會閉氣,我太久沒活着的感覺了,主子謝謝,要不是你和大人,恐怕鍾景會爲了半年之後我即將魂飛魄散的事情發愁。”

我微笑說:“你我之間不必言謝,如果你幸福,我會替你開心。”

“大人說會幫我改生死牌,到時候陰陽兩界我也有身份證明了。”

鍾景入內,見我和採魅相談甚歡,在門口喊:“小幽,皇帝和旭王好像談完了,我們應該可以動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