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紅娘看清來人之後眼中便有了絲輕視,「拜見少主!」

那人黝黑的眼睛不經意的掃過紅娘,紅娘只覺一絲壓力上心頭,終究還是擺正了姿態,雖說少主年紀小,可是這般風姿倒是越來越像教主了呢!看來自己以後還是小心點為妙啊!

「嗯!」少年看到了紅娘的收斂,心下閃過滿意,隨後看到了那地上的初傲霜,「這是……」

「回稟少主,這是青殿的任務人,這次屬下經過京城……」將一系列的事情交代了清楚之後便不再說話了。

少年若有所思的低喃,「初家啊……」


隨後一個氣勁,初傲霜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看著那姣好的容貌,少年心頭微微的出現了一個想法,「好,這件事我自有打算,你下去領賞吧!」

「屬下告退!」紅娘的眼中閃過迷茫,可終究還是沒問出口,畢竟少主的冷厲可是要比教主厲害多了,她可以在教主面前沒個正經,在這少主面前卻是不敢的!

畫外音:天知道這少主是做了什麼事讓紅娘這妖嬈女人受了驚嚇啊!

內力牽行,初傲霜的身體隨之飄了起來,若是她清醒的話一定會驚訝的說這少年也是修鍊之人!

可實際情況卻是NO!內力的最高境界便是外放,初時內力只能在身體內遊走,甚至需要多年來積攢,而這少年自小便是天才,再加上功法的不凡,竟然讓他小小年紀便摸到了內力外放的境界!

這一點就算是當今教主也是比不上的,再加上此少年的手段不凡,因此教內的人才會如此的懼怕於他,得罪教主或許還可以網開一面,但是得罪了少主,那是想都不要想活了!

教內眾人的心聲:敬而遠之!敬而遠之……無限循環中……

再次出現的時候,便是一件陰暗潮濕的密室,少年一把將初傲霜的身體仍在了地上,嫌棄的甩了甩衣袖,隨後一陣暗語便出現了一個黑衣人。

將一切事宜宣布之後,眼睛一閃之後便變得獃獃的,毫無亮光,和剛剛一比嫣然就是兩個人,一個高貴神秘到極致,一個平凡無奇到極致,可是就是這兩種氣質竟然出現在了同一個人身上,當那一雙眼眸沒有了原來的芳華光亮,便成就了另外一個人。

「嗯……」頭痛欲裂的初傲霜此時終於醒了過來,她也終於梳理乾淨了這兩人的記憶。

原來這兩人是魂獄的人,而這魂獄又是神秘至極的存在,從那兩人的記憶來看,這魂獄只是一個教中的一殿。

初傲霜在想清了其中關係之後便是驚訝至極,這魂獄十分的神秘強大,若是只是一教之中的其中一個勢力,那豈不是說這神秘的教是個十分強大的勢力了?

可是就因為這樣的強大,當今武林竟然聽都沒聽說過,這豈不是奇怪至極?還是說他們有什麼陰謀之類的呢?

心思百轉之間想到了很多的事情,可是無論是哪一個,她都沒有答案,自然也不會知道因為她的消失,當今的朝廷和武林已然動蕩起來了!

舒爾感覺到有人靠近,初傲霜趕緊睜開眼睛,下一秒便看到了一雙純凈至極的眼眸,只見那眼眸的主人就這樣貼著她的鼻子看著她,初傲霜一陣的尷尬,霎時將人推倒在了地上。

「嗚哇!!!」一道極為委屈的聲音出現令初傲霜驚訝至極,再看過去便看到了少年此時狼狽的樣子,眼神就這樣控訴的看著她,彷彿她是個十惡不赦的人。

初傲霜不禁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那少年哭了很久一直不停,初傲霜由原來的尷尬也變成了不耐,「不準哭!」一道惡狠狠的聲音下去,少年便緊緊的咬住下唇哽咽著。

初傲霜看到此便是一樂,當下更加的嚴肅起來,「只要你乖乖的,我就不凶你了!」

一副像狼外婆誘拐小紅帽的表情令那少年眼底閃過的蕭溯。


初傲霜可沒想那麼多,見那少年安靜下來了便盤腿做了下來,神識漸漸遍布方圓百里,越探便越是心驚,這裡按照江山社稷圖上的地理位置已經不是大唐境內了,而是北清國的一處絕谷名為萬雪山。

有一句話如此說:北國風光,萬里雪飄!此話說的便是清國,因處於北地又稱之為北清。

而且最重要的不是這個,而是這處宮殿不僅嚴密,又隱隱的有著陣法的痕迹,這一點令初傲霜很是驚訝,對於符籙她還有些研究,可是陣法卻是兩眼一抹瞎啊!

舒爾腦海中一亮,記得自己在皇宮之中被奪舍那一次,自己的元神吃掉了那人的元神,而那元神的記憶之中彷彿就有著陣法的痕迹,看來自己得研究研究了。

這一坐便是一天一夜,期間更動都沒動,這一點令那少年皺起了眉頭,直覺告訴他,這少女沒那麼簡單,呵……看來這遊戲是越來越好玩了呢!

於是熟悉的一幕又來了,只見少年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初傲霜,臉也慢慢的靠近。

初傲霜對陌生人的氣息還是十分的敏感的,所以那少年一靠近便察覺了,猛然的睜開眼睛嚇了那少年一跳!

「你……你不餓嗎?」少年眼睛乎靈靈的看著初傲霜,令初傲霜想到了大型的犬科動物,她會說是萌萌噠白絨絨的狗狗么~

初傲霜愣了一下,她在研究腦海中的陣法的時候也在打坐吸收靈氣,因此倒是沒多餓,不過這好像有點不正常呢,因此還是點了點頭。

少年看到初傲霜點頭,笑容遍布整個臉頰,那傻樣若是讓紅娘看到了肯定以為這少主是錯亂了有木有!

少年趕緊拉著初傲霜來到了桌子前,看著那一桌子的食物,初傲霜很是無語,這……這是囚犯的飯嗎?

你見過哪個被囚禁的犯人的飯是魚蝦做底,燕窩為粥的?頓時腦補起來:尼瑪!這勢力真有錢哇!若是一般人知道的話,肯定會想要一直被他們囚禁的!

少年看到初傲霜的表情有點不確定了,心中想著:難道是這飯菜太差了?可是……可是他已經儘力讓屬下做的不好了,而且這些飯菜跟他平時吃的簡直沒法比呢!

再看向初傲霜嘴角抽搐的樣子,不禁覺得自己真相了,看來下次得找個機會跟屬下說說再做的好一點才行!然後點了點頭,心想著就這麼辦了!

躺槍的屬下們:少主哇!你是想歪了啊喂!這已經夠好了啊喂!

初傲霜邊吃邊搖頭晃腦的點頭,嗯,味道還不錯。

可是在少年眼裡就不是那麼回事了,他覺得這女孩一定是嫌棄飯菜難吃了,於是吃著吃著就停了下來。

可是他停了之後卻發現初傲霜依舊在吃著,心下不禁覺得初傲霜更加的可憐,這麼難吃的東西,她都吃的這麼香,看來是真的餓壞了呢!唉,好可憐啊!

於是再看向初傲霜的時候,眼神中便充滿了憐憫,搞得初傲霜一愣一愣的,可是現在她沒空理他,這東西還挺好吃的,在皇宮裡都沒吃過這麼好吃的呢,雖說她已經開始修仙了,不再那麼重視口欲,可是有這麼好的東西在,不吃反而是浪費!腦海中頓時響起幾個字【浪費可恥】頓時覺得超級有道理,就更加的努力吃了起來。

隨著初傲霜的動作,少年不禁腦補了,這還是戰神之後呢,連這麼難吃的東西都吃這麼香,看來初家人過的不怎麼樣啊!於是他不禁覺得自己這麼做值不值了,連溫飽問題都解決不了的初家人,真的會有什麼寶藏存在嗎?會不會真的只是個噓頭呢?

算了,不管了,反正已經無聊很久了,就跟這小丫頭玩玩順便解解悶,若是這丫頭夠識趣的話,那他就大發善心讓她每天都吃飽飽吧!

少年的百轉千回的想法,初傲霜不知道。不過她若是知道的話會有兩種結果,一是在心底跳腳猛喊:卧槽!二是直接抱大腿,每天管飽飽的老闆森馬的最有愛了有木有!

初傲霜吃飽喝足之後,再看向少年便有了些尷尬,吐了吐舌頭,自己好像吃了太多呢,這少年都沒吃多少。

可是這一幕在少年眼底可不是這樣的,吐舌頭說明終於吃飽了,可是太難吃了有木有!雖然他很喜歡折磨人,可是那些人都是十分強大的,他折磨起來十分有成就感,比如教眾的四殿殿主。

但是對於初傲霜這麼可憐的連吃飯都吃不飽的人,他有的只是驚訝,沒想到世界上還有吃不飽飯的人呢,這個世界太神奇了有木有!

四殿殿主欲哭無淚:少主啊喂!不帶這樣胳膊肘往外拐的啊喂!你這樣真的好么好么…………無限循環中…………

「你知道這是哪裡嗎?」初傲霜開始試探著,畢竟這少年跟自己關在一起,一定是個不簡單的人。

可是少年的眼睛就睜得大大的看著她,堅定的說著,「這裡是住的地方!」

初傲霜吸了口冷氣,尼瑪!口味太重了!住的地方?誰見過這麼重口味的住的地方?

於是她心裡又不禁吐槽了,你見過拿人的頭骨做桌子的么?你見過這房頂遍布鐵鏈子么?更奇葩的是,你見過誰的床是……

咳咳!這個就不說了,是在是太重口味了,她也是好一段時間才適應了的。

看來只能換一種說法了,「那你想出去嗎?」

「出去?」少年低喃著,十年來他一直是呆在教中從未出去過的,就連外面的事情也是聽屬下們說的,從小到大他見過的最多的就是雪,甚至見得比父親的面還多!

對啊!自己怎麼就沒想過出去呢?可是……抬頭看了看初傲霜,重樓宮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進的來出的去的,連他自己都沒把握,這個連飯都吃不飽的小丫頭怎麼會有辦法?

可是看著她那麼期待的眼神……自己就可憐可憐她吧!於是少年很給面子的點了點頭。

初傲霜鬆了口氣,如此也好,最起碼自己會有個夥伴一起逃走呢,自己得好好的研究一下陣法才行,可惜沒有東西實踐,也只能在腦海中多多的演算了。

「那你給我作掩護,我閉上眼睛的時候不要讓人打擾我!」初傲霜說著便閉上了眼睛,臨了還想著余嬤嬤和晶尉她們,也不知道她們逃掉了沒?若是沒的話……心中忽然一痛,若是沒的話,那自己就給她們報仇端了了處大殿,哼!就算自己沒實力,自己就用爆破符,尼瑪!打不過就炸死你們!哼!

畫外音:我們的初傲霜難得的傲嬌了有木有!

少年眼中閃爍,看著初傲霜信任的眼神,心中閃過一種奇妙的感覺,他不知道是什麼, 亡靈者維斯 ,同時又有一絲期待,直覺告訴他,以後會有很好玩的事情發生,自己要好好練功才行!

因此少年爬上那怪異的床的另一邊后就開始打坐了起來。

此時的外界已經動亂了,朝廷得到消息,搜查了三天三夜也沒找到初傲霜的身影。

同一時間,由聚賢庄組織的英雄們也俱都沒什麼消息,得到同樣結論的還有聚賢庄等人。

初傲霜彷彿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令人毫無頭緒,而沈尚書則是休書一封去了雲安城。

初君國手顫抖的看著心,眼睛都紅了起來,「霜兒……」 時間白駒過隙,轉眼半年的時間過去了,期間初傲霜出了偶爾的醒來吃飯之外,別的時間一直在研究腦海中的陣法還有修鍊,此時她的修為已經到了凡人境五層了,這一點令她很是興奮開心!

而少年也習慣了與初傲霜這種相處的模式,越相處越覺得初傲霜可憐,特別是看她吃飯的樣子,莫名的感到十分的心酸呢!

這一天,初傲霜醒來之後便趕緊掐算時間,還有十個月左右自己就十歲了,而那一場令父親受傷的戰役便是在年後眾人放鬆之際,蒙族人才攻打過來的!

越想越覺得時間刻不容緩,現下自己不能再困在這裡了,自己從這裡出去的時間姑且不算,就是自己從清國回到大唐馬不停蹄的也需要整整三個月的時間,再感到雲安城的話,怎麼找也得四個月了,也就是說自己還有半年的時間耗在這裡了。

不行,自己的儘快才行了,誰知道這其中會不會有變故?而且自己若是早點回去的話還是可以防患於未然的!

就算自己要去雲安,也可以在江山社稷圖中找一個最近的路線,看來這段時間不僅要修鍊,研究陣法,還要研究去雲安城的路線圖了!

初傲霜猛然站起身來走向那拴著鐵鏈的地方,用力的拽了拽,沒有斷。


少年一見初傲霜如此反應,嘴角不禁抽搐了起來,這可是星隕所著的鏈子,怎麼可能折的斷。


初傲霜也發現了這之中的奧秘,她覺得這鐵鏈或許可以煉器呢,運用凡力自然是折不斷這鏈子的,運起靈力狠狠的拽了一下。

啪—

一道聲音傳來,初傲霜的臉上瀰漫著笑容,少年的嘴巴都可以裝下一個白水雞蛋了。

「這……這這,竟然斷了?」少年不可置信的說著,趕緊上前捏著那鏈子,自己使勁兒的拽了拽,還是沒斷。

此時少年看著初傲霜的表情有了絲異樣,眼底深處的冷靜終究是瀰漫開來,看來自己之前看錯了,這丫頭明明是個高手呢!可是這丫頭吃飯的樣子不似作偽啊……

初傲霜:尼瑪!尼老是抓著勞紙的吃相作甚?!羨慕?嫉妒?恨?

初傲霜不好解釋,只得沖著少年傻傻的笑了笑,然後示意他低聲說話,接著便向外走去。

少年很想提醒她,這裡別看著空曠,可是暗處的人多的是,她是不可能逃的走的!

可是接下來他發現了什麼?只見這丫頭大搖大擺的走著,竟然絲毫沒人出來阻攔?尼瑪!他腫么不知道這重樓宮的防衛這麼差了?而且自己每次出屋的時候總會有一聲【少主好!】的聲音出現,猛地一這樣還真是有點不習慣呢有木有!

初傲霜可沒想到少年想了這麼多,她靠著神識這外掛,只要察覺到有人就繞個彎走,更是高濃度的計算著這陣法該如何破解。

一天一夜后,初傲霜終於看見了外面的風景,可是入眼的卻是一片的雪白,銀裝素裹說的就是現下這情況了吧!

少年雖說見過這景象,可是從來沒有一個人見過,每次出來的時候身後都跟著一大票人,此時他覺得這空氣頗為的自由啊有木有!

初傲霜走出來之後,心中有些放鬆,突然一顆小小的樹芽出現在了初傲霜的腦海之中,她激動了有木有!竟然是育靈樹啊!!!

育靈樹百年結一果,若是得到育靈果的話便可為沒有靈根的人造其靈根,只是究竟可以擁有什麼靈根卻是定不了的。

心下翻轉,一定要將這樹苗拿到手才行,盤腿坐下,初傲霜繼續閉上了眼睛,少年以為她累了,便也做了下來閉上了眼睛,不知為何,他覺得這丫頭的身邊很是舒服,總感覺像是泡在了什麼裡面一般,因此這半年來他的武功和內力皆是進步神速。

初傲霜神識打量著少年並沒有什麼動靜,於是慢慢的將神識外放化成了一直手,小心翼翼的挖著那樹苗。

可是實景情況說明她太過於毛線了,她才是凡人境五層而已,神識化形可是要至少到了脫塵境才能做到的。

不過還好的是終於將樹苗拿到了,隨手扔進空間,初傲霜便倒在了地上。

少年看著初傲霜倒在地上的身影愣了三秒,舒爾想起什麼,趕緊來到初傲霜的身邊,手指伸向初傲霜的鼻尖沒感覺到她還有呼吸便鬆了一口氣,沒辦法,他總覺得這丫頭很容易會死呢!自己還沒玩膩呢,她才不可以死!

於是運功給初傲霜梳理了一下就招收讓一個屬下出現,抱著初傲霜便回了那個房間。

那黑衣人一把將初傲霜扔到了那怪異的床上便閃身告退了,初傲霜若是清醒的話,一定會馬上飛起來的,這床實在是太膈應人了,她可沒這麼大的神經可以視為無物!


三天三夜后,初傲霜終於醒了過來,這一次她太過大意了,神識已然耗盡,可是終究因禍得福,她的識海中竟然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團團,十分的小,但是卻有著黃豆般大小,雖然不知道這個是什麼,可是這段時間她發現自己的神識竟然恢復過後還有著隱隱的增長的勢頭。

「唉……」嘆息一聲,她實在是有太多的不解了,對於修仙這條路, 絕寵逃妻:毒手俏公主 ,可是終究是冰山一角,因此她想,若是有個師傅就可以了呢!

眼神隨著心中的想法突然黯淡了起來,她沒有忘記自己從皇宮中解決掉的那個陰魂的記憶中得到的信息。

此地為封禁之地,所謂封禁便是無靈之地,據那記憶中說,這個世界原本也是有修行者的,只是在萬年前不知為何這個世界一度的有著崩塌的跡象,因此修仙界的大能們聯繫各路好手在這方世界之外開闢了一個世界,自此修仙者們便離開這裡了,而他們終究不忍這一方世界就此毀掉,因此將靈力封印,這才保住了這封禁之地,經過萬年的修養,這封禁之地竟然慢慢的養了回來,這也是一件奇事了!

初傲霜有想過打破結界去那修仙者的世界,可是……

她賭不起!萬一因為自己的原因而將這方世界毀掉,眾人因她而死,她終究不忍!

「你怎麼了?」少年好奇的看著初傲霜來回的變臉,覺得有趣極了,他從來都不知道一個人可以有這麼多表情的。

聽到外界聲音的初傲霜猛然醒來,看著那依舊乾淨的少年,將自己的情緒以及想法壓下,「無事!」

看那少年依舊不依不舍的看著自己,初傲霜霎時覺得尷尬了起來,「咳咳!那個……你叫什麼名字?」

少年眼神微暗,長長的睫毛顫動了幾下,然後傻傻的抬頭看著初傲霜,「我叫靳璃!」

「弸轅謂之靳,璃者琉玉鈺!不錯,好名字!」初傲霜點頭稱讚著。

靳璃眼神微閃,「那……那你呢?」

「初傲霜!」三個字隨口而來。

「傲雪斗霜初迎來!」幾個字從少年口中一出便令初傲霜的眼中一亮,她倒是從未想過自己的名字可如此解呢!

接下來的日子便回歸平靜,初傲霜不費分毫的研究著路線,終於找到了一條水路,若是自己急趕的話,兩月余便可到達雲安城。

如此的話便加緊時間修鍊,最好突破練氣六層,這樣的話便可御物了,雖然極為浪費靈力有些雞肋,但是還是能夠派上用場的!

而且如此的話,她就可以畫屬於二階的仙鶴符,所謂仙鶴符便是有七七四十九張空白符粘合所制的飛行符。

「時間到了!」初傲霜突如其來的話令靳璃不解。

「什麼。」 經由幾個月的修鍊,初傲霜終於突破了,並且將修為穩固在了凡人境六層,只是這仙鶴符卻一直沒有時間做,眼下距離自己規定的時間還有三個月,初傲霜想著等出去之後再說。

「我要走了!」初傲霜認真的看著靳璃少年。

靳璃被這人的一句話給驚呆了,走?能走去哪兒?這可是重樓宮,怎麼可能走的出去?表開玩笑了好嗎!!!

當下挑了挑眉,「走?去哪兒?」他看得出初傲霜很有信心,只是一為了不打擊她,二為了若是成功,所以還是沒將自己的顧慮說出來,畢竟自己能也出去轉轉也是好的!

「回家!」初傲霜說的及其認真,已經許久沒見到爹爹和弟弟了,她真的很想念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