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

張小凡輕笑一聲,沒想到欺負人的滋味這麼爽,怪不得那麼多人喜歡欺負人。

隨即爬了起來,狠狠踢了黃凱健一腳,說道:“以後給我放老實點,再讓我看見你欺負林柔,我見一次削你一次。”

“是是,爺你放心,我不欺負她了。”

“滾吧。”張小凡再踢了一腳。

黃凱健爬起來一瘸一拐直接跑了。

林柔縮在一邊,她穿着白色的裙子,通體白色,沒有任何的其它顏色,頭髮如泉一般隨意的披散,大眼睛悄悄的看了一眼張小凡,甚是可愛。

“謝謝你。”林柔怯怯的說。

張小凡升起一股豪氣,自己剛纔算是英雄救美麼?這滋味不錯。

上一次雖然救了蘇倩倩,但那是在小鬼的幫助下完成的,所以並沒有多少自豪感。

但這次不一樣啊,這次可是靠自己實力的,因此自豪感不言而喻。

這廝上前關心問:“林柔,這深更半夜的,你怎麼碰到那小子的。”

“我今天把手機落教室了,於是回來拿,下樓的時候,碰到買菸回來的黃凱健,於是我被他拉過來了,今天幸好有你,要不然我……”說着,林柔都要哭了。

張小凡嘆了一口氣,說:“這樣吧,我送你回去。”

“嗯,謝謝你,不過你剛纔真厲害,你學過功夫麼?”

被漂亮女孩子誇,讓張小凡都有些飄飄然了,他撓頭笑說:“是學過一點,我剛剛就在練功夫來着。”

“哇,你真厲害。”

“呵呵,一般一般,天下第三……”

“噗嗤,說你厲害你還開玩笑起來了……”

兩人說說笑笑走了出去,好在這個時候學校裏沒什麼人,要不然非得讓同學們驚訝死不可。

想不到門口早就有車聽着了,張小凡看着這車覺得真是不錯,雖然他型號不知道什麼型號,但牌子還是認識的,有5個圈,張小凡估摸着起碼好幾十萬這樣子。

看着車輛開走,張小凡嘆了口氣,“真有錢啊,什麼時候我也能這麼有錢就好了。”

第二天,雖然不上課,但是一個宿舍裏的同學都是早早起牀。

今天是王虎帶道士過來做法的日子,能不能解決這個冥界紅包羣,就看他了。

同學們依次來到教室,張小凡掃了一眼,大多數同學都來了,林柔走了進來,進來的時候朝張小凡笑了一下。

這讓同學們很詫異,一向高冷的林柔居然朝張小凡笑。

這狗日的張小凡什麼時候魅力這麼大了,同學們紛紛想着。

黃凱健怨恨的看了一眼張小凡,也不知道想着什麼。

周建進來和張小凡打了一聲招呼,問:“我給你的功法學的怎麼樣?” ?第二百四十四章:

蕭楠本不想參與這些事情當中,自己一個人追求那虛無縹緲的長生大道,可是事實卻很現實,不說她自己出身蘇家,父親還是蘇家家主這個事實,就是喜歡的另一半也是世家少主,就連師父這個曾經被逐出家族的人,在得到家主允許回歸家族以後,都一心一意的為家族謀劃出力,自己這樣只想著遠離,是不是太標新立異了?畢竟這裡可是一個以家族為尊的修真界,就算蕭楠在不願意,也不得不承認,父親蘇清明用了很多次家族的力量儘可能的庇佑她,就是曾經的那些一起學習的小夥伴們,也在蕭楠離開家族以後,儘可能的在她遇險的時候出自己的那一份力。

蕭楠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已經三十多年了,從原先的小心翼翼怕被識破,到現在融入其中還找到了雙修伴侶,早已經慢慢的融入其中了,尤其是前些時候,父親蘇清明用整個家族的安危和舅舅一起,在那些化神尊者手裡為蕭楠爭取時間,蕭楠就不得不做些什麼回報這個曾經一度想遠離的家族,現在既然已經決定好好的在這個世界上生活,那就讓自己不再成為無根的浮萍,真正的成為蘇家的一份子,多一個疲憊的時候能歇息的港灣。

去參加天涯英雄榜的弟子已經確定了,有蘇逸、蘇顯蘇錦等人,既然剛剛訂婚的蘇錦在,為了培養兩個新人的感情,南宮家的人也決定和蘇家在半個月後一同出發,蕭楠知道了這個消息以後,就和眾人說了一聲休整去了。

說是休整不過是個借口,實則是蕭楠準備在比賽中開始之前送他們一分見面禮,也算是自己開始進入蘇家的一份敲門磚,用此為自己在蘇家爭得應有的位置。

一家之主掌控者一個家族的所有修鍊資源,想要獲得多的修鍊資源,爭取站的更高,走的更遠,除了爭取家主一位,還有就是成為家族中的太上長老,太上長老一職只有對家族有巨大貢獻值的人才能擔當,除此之外,不但家族分於的修鍊資源豐厚,不到家族存亡之際,也不用操心家族事務,蘇家也只有大長老和三長老兩位太上長老,連青山真君和青流真君都不是。修真界的修士不但要修鍊,還要分神學一兩門技藝輔助修鍊,最缺的就是時間,修鍊有成本就不易,誰又會嫌棄自己的時間多呢。

當初在吸靈陣中,除了被葉洛辰殺死的四位化神尊者的儲物袋蕭楠沒有要,其他九位化神尊者的千年收藏都落入了蕭楠手中,除此之外,之前蕭楠把這十來位化神尊者的後輩殺死,他們的東西也成為蕭楠的囊中之物,再加上在世俗界得來的儲物戒指和蕭楠這些年來的積累,這些資源加在一起,就算是修鍊一兩千年也足夠了,除此之外還有許多修鍊功法和稀有的煉器材料,蕭楠現在的身價不可謂不厚,如今只需要拿出來十分之一,就能夠供用起蘇家整個家族五六年的修鍊,由此可見蕭楠現在的富貴程度。

蕭楠在確定周圍沒有人以後,閃身就進入了空間,把所有的東西全都拿出來攤在地上,別的先不說,光是極品靈石就是五六十萬之多,上品靈石二百七十萬,中品靈石一千九百萬,下品靈石就更多了,足足有一億兩千萬,堆積在一起想成了一座靈光閃閃的小山了,當然最重要的就是蕭楠專門找來,用來布陣困住那些化神尊者的玉石了,吸收了十多位化神尊者的靈力,現在已經蛻變成了極品玉石,有幾塊甚至已經蘊含了一絲仙氣,這在修真界可是難得一見的東西。

儲物袋裡除了堆積如山的靈石,就屬丹藥最充足了,不過因為修為的原因,除了金丹期使用的丹藥以外,就是化神期修士用的丹藥了,五花八門的丹藥應有盡有,而且品質都很高,全都屬於上品靈丹,還有幾瓶是八階的極品靈丹,有了這些東西,除了元嬰期服用的丹藥需要補充以外,就是飛升之前不用再操心了。

除了這兩樣與修行息息相關的東西以外,還有許多稀有的天材地寶以外,還有十多種稀有的靈藥種子,無數的稀有礦石等等一系列的東西,堆積起來絲毫不亞於中品靈石堆積在一起的小山小,這些東西找個時間讓南宮家的人幫幫忙,先把自己的霓裳清羽衣在淬鍊一下,達到中品靈寶的品階不是問題。

除了這些東西以外,還有的就是修鍊功法和他們使用的兵器了,因為殺的是親屬關係,因此從他們手裡的來得修鍊功法都是成套的,從練氣期修鍊到化神期都不需要替換,化神尊者手裡的東西當然不是凡品,全都屬於天級功法,這種品級的功法,就是蘇家也只有兩套而已。兵器什麼的都是屬於靈寶級別,就是那些本命法寶隨著主人的身死斷裂,蕭楠也沒有放過,熔煉之後還是能把裡面的珍貴材料提煉出一二的。

以上這些個東西雖好,這兩樣東西目前還不能拿出來使用,尤其是從那幾位化神尊者哪裡得來的東西,現在蘇家還很幼小,一旦事發的話,根本就抵抗不了那些人身後勢力的報復,再者自己誤打誤撞練出來的混沌之力霸道無比,修鍊以後根本就不能兼任其他功法,因此這些功法他一個也用不上,不過當成敲門磚送給蘇家讓下一代小豆丁修鍊的話倒是很合適,等他們修鍊有成的時候,相信那時候的蘇家又與現在的蘇家不同了。

眾多物資當中,蕭楠最滿意的就屬一件極品靈器了,這件極品靈器也不知道是哪個修士鍛造出來的東西,那是一座攻防具備的二層小樓房,蕭楠是一名劍修,法器用的習慣的還是自己的本命之劍,現在被蕭楠命名為從為太極渾圓劍,其他的法器再好,不適合用的話,留著也只是佔地方而已,可是這房子不同,外出歷練的時候,只需要拿出這房子,只要不是高她太多的修士出手,那就無後顧之憂啊!不用的時候放在空間里也不錯,比起陸詩雨的空間來,蕭楠只能說她的實在是太寒蟬了,到現在除了種些年份還低的靈藥,整個空間一目了然。

三天以後,蕭楠把自己用不上的東西全都搜羅了出來,把它們放到了一個儲物袋裡,當著蘇家家主和兩位太上長老的面送出去的,一開始蘇清明接過來的時候還有些疑惑,當神識透入儲物袋中,看到裡面的東西的時候,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拿著儲物袋的手都顫動了起來,就是當年接掌蘇家的時候,他都沒有拿過這莫多的資源。

大長老和三長老狐疑的看了兩父女一眼,大的不知道怎麽回事激動不已,另一小的倒是沉得住氣,自己在下首坐了下來,安靜的喝著茶,不過看樣子心情很愉悅。

三長老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向蘇清明,這是被嚇著了?先前蕭楠說過這個儲物袋是送給蘇家的,因此三長老毫無壓力的從蘇清明手裡把儲物袋拿了過來,不過當他看到裡面堆積在一起的各階靈器和靈寶,還有二三十本天級和地級的修鍊功法的時候,拿著儲物袋的手還是忍不住顫了一下。

「這些都是送給蘇家的?」三長老兩眼放光的看著蕭楠這個後輩,說出來的話語卻溫柔的讓在場的三人起了身雞皮疙瘩,完全不像是以前的那個大大咧咧的老者,猛一聽語氣,到像是誘拐小孩子的人口販子。

三長老看過東西后就把他給了大哥,因此說出這話的時候,這三位蘇家最高權力者,都目光湛湛的看向蕭楠。

「是啊!不知道貢獻這些東西,夠不夠成為蘇家的太上長老?」蕭楠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實則心中早就樂開了花,當年被趕出蘇家的時候,誰能想到幾十年後,自己拿出來的東西,能讓這蘇家的掌權者都不淡定了,這話面真該讓她那個爺爺也過來看看,相信他臉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蕭楠一直是個很小心眼的女子,但是卻不是個愛主動挑事的人,同時也是個重情義的人,雖說想謀個閑散的職位,但是話也說得明白:「這裡面的東西都是從哪十來位化神尊者手裡得到的,用的時候還需避著些他們身後的實力才好,畢竟他們如今也是在我們蘇家附近失蹤的。」說到失蹤二字的時候,可以加重了語氣,給了他們一個瞭然的眼神。

如果說先前三長老還能靠著閱歷壓制住看到那麼些好東西的情緒,可是聽到蕭楠這略含深意的話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這個世界太瘋狂了,還是他閉關的時間太長,有些跟不上節奏了?金丹期真人竟然能讓十來位化神修士「失蹤」?「大哥,你趕緊掐我一下,我不是在做夢吧!」

蘇家有你這樣的精英加入,相信以後會發展得更好,太上長老你當之無愧。」大長老瞪了一眼三弟承諾的道,這樣對蘇家有利的事情,他沒有往外推的道理不是嗎?

第二百四十四章:

蕭楠本不想參與這些事情當中,自己一個人追求那虛無縹緲的長生大道,可是事實卻很現實,不說她自己出身蘇家,父親還是蘇家家主這個事實,就是喜歡的另一半也是世家少主,就連師父這個曾經被逐出家族的人,在得到家主允許回歸家族以後,都一心一意的為家族謀劃出力,自己這樣只想著遠離,是不是太標新立異了?畢竟這裡可是一個以家族為尊的修真界,就算蕭楠在不願意,也不得不承認,父親蘇清明用了很多次家族的力量儘可能的庇佑她,就是曾經的那些一起學習的小夥伴們,也在蕭楠離開家族以後,儘可能的在她遇險的時候出自己的那一份力。

蕭楠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已經三十多年了,從原先的小心翼翼怕被識破,到現在融入其中還找到了雙修伴侶,早已經慢慢的融入其中了,尤其是前些時候,父親蘇清明用整個家族的安危和舅舅一起,在那些化神尊者手裡為蕭楠爭取時間,蕭楠就不得不做些什麼回報這個曾經一度想遠離的家族,現在既然已經決定好好的在這個世界上生活,那就讓自己不再成為無根的浮萍,真正的成為蘇家的一份子,多一個疲憊的時候能歇息的港灣。

去參加天涯英雄榜的弟子已經確定了,有蘇逸、蘇顯蘇錦等人,既然剛剛訂婚的蘇錦在,為了培養兩個新人的感情,南宮家的人也決定和蘇家在半個月後一同出發,蕭楠知道了這個消息以後,就和眾人說了一聲休整去了。

說是休整不過是個借口,實則是蕭楠準備在比賽中開始之前送他們一分見面禮,也算是自己開始進入蘇家的一份敲門磚,用此為自己在蘇家爭得應有的位置。

一家之主掌控者一個家族的所有修鍊資源,想要獲得多的修鍊資源,爭取站的更高,走的更遠,除了爭取家主一位,還有就是成為家族中的太上長老,太上長老一職只有對家族有巨大貢獻值的人才能擔當,除此之外,不但家族分於的修鍊資源豐厚,不到家族存亡之際,也不用操心家族事務,蘇家也只有大長老和三長老兩位太上長老,連青山真君和青流真君都不是。修真界的修士不但要修鍊,還要分神學一兩門技藝輔助修鍊,最缺的就是時間,修鍊有成本就不易,誰又會嫌棄自己的時間多呢。

當初在吸靈陣中,除了被葉洛辰殺死的四位化神尊者的儲物袋蕭楠沒有要,其他九位化神尊者的千年收藏都落入了蕭楠手中,除此之外,之前蕭楠把這十來位化神尊者的後輩殺死,他們的東西也成為蕭楠的囊中之物,再加上在世俗界得來的儲物戒指和蕭楠這些年來的積累,這些資源加在一起,就算是修鍊一兩千年也足夠了,除此之外還有許多修鍊功法和稀有的煉器材料,蕭楠現在的身價不可謂不厚,如今只需要拿出來十分之一,就能夠供用起蘇家整個家族五六年的修鍊,由此可見蕭楠現在的富貴程度。

蕭楠在確定周圍沒有人以後,閃身就進入了空間,把所有的東西全都拿出來攤在地上,別的先不說,光是極品靈石就是五六十萬之多,上品靈石二百七十萬,中品靈石一千九百萬,下品靈石就更多了,足足有一億兩千萬,堆積在一起想成了一座靈光閃閃的小山了,當然最重要的就是蕭楠專門找來,用來布陣困住那些化神尊者的玉石了,吸收了十多位化神尊者的靈力,現在已經蛻變成了極品玉石,有幾塊甚至已經蘊含了一絲仙氣,這在修真界可是難得一見的東西。

儲物袋裡除了堆積如山的靈石,就屬丹藥最充足了,不過因為修為的原因,除了金丹期使用的丹藥以外,就是化神期修士用的丹藥了,五花八門的丹藥應有盡有,而且品質都很高,全都屬於上品靈丹,還有幾瓶是八階的極品靈丹,有了這些東西,除了元嬰期服用的丹藥需要補充以外,就是飛升之前不用再操心了。

除了這兩樣與修行息息相關的東西以外,還有許多稀有的天材地寶以外,還有十多種稀有的靈藥種子,無數的稀有礦石等等一系列的東西,堆積起來絲毫不亞於中品靈石堆積在一起的小山小,這些東西找個時間讓南宮家的人幫幫忙,先把自己的霓裳清羽衣在淬鍊一下,達到中品靈寶的品階不是問題。

除了這些東西以外,還有的就是修鍊功法和他們使用的兵器了,因為殺的是親屬關係,因此從他們手裡的來得修鍊功法都是成套的,從練氣期修鍊到化神期都不需要替換,化神尊者手裡的東西當然不是凡品,全都屬於天級功法,這種品級的功法,就是蘇家也只有兩套而已。兵器什麼的都是屬於靈寶級別,就是那些本命法寶隨著主人的身死斷裂,蕭楠也沒有放過,熔煉之後還是能把裡面的珍貴材料提煉出一二的。

以上這些個東西雖好,這兩樣東西目前還不能拿出來使用,尤其是從那幾位化神尊者哪裡得來的東西,現在蘇家還很幼小,一旦事發的話,根本就抵抗不了那些人身後勢力的報復,再者自己誤打誤撞練出來的混沌之力霸道無比,修鍊以後根本就不能兼任其他功法,因此這些功法他一個也用不上,不過當成敲門磚送給蘇家讓下一代小豆丁修鍊的話倒是很合適,等他們修鍊有成的時候,相信那時候的蘇家又與現在的蘇家不同了。

眾多物資當中,蕭楠最滿意的就屬一件極品靈器了,這件極品靈器也不知道是哪個修士鍛造出來的東西,那是一座攻防具備的二層小樓房,蕭楠是一名劍修,法器用的習慣的還是自己的本命之劍,現在被蕭楠命名為從為太極渾圓劍,其他的法器再好,不適合用的話,留著也只是佔地方而已,可是這房子不同,外出歷練的時候,只需要拿出這房子,只要不是高她太多的修士出手,那就無後顧之憂啊!不用的時候放在空間里也不錯,比起陸詩雨的空間來,蕭楠只能說她的實在是太寒蟬了,到現在除了種些年份還低的靈藥,整個空間一目了然。

三天以後,蕭楠把自己用不上的東西全都搜羅了出來,把它們放到了一個儲物袋裡,當著蘇家家主和兩位太上長老的面送出去的,一開始蘇清明接過來的時候還有些疑惑,當神識透入儲物袋中,看到裡面的東西的時候,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拿著儲物袋的手都顫動了起來,就是當年接掌蘇家的時候,他都沒有拿過這莫多的資源。

大長老和三長老狐疑的看了兩父女一眼,大的不知道怎麽回事激動不已,另一小的倒是沉得住氣,自己在下首坐了下來,安靜的喝著茶,不過看樣子心情很愉悅。

三長老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向蘇清明,這是被嚇著了?先前蕭楠說過這個儲物袋是送給蘇家的,因此三長老毫無壓力的從蘇清明手裡把儲物袋拿了過來,不過當他看到裡面堆積在一起的各階靈器和靈寶,還有二三十本天級和地級的修鍊功法的時候,拿著儲物袋的手還是忍不住顫了一下。

「這些都是送給蘇家的?」三長老兩眼放光的看著蕭楠這個後輩,說出來的話語卻溫柔的讓在場的三人起了身雞皮疙瘩,完全不像是以前的那個大大咧咧的老者,猛一聽語氣,到像是誘拐小孩子的人口販子。

三長老看過東西后就把他給了大哥,因此說出這話的時候,這三位蘇家最高權力者,都目光湛湛的看向蕭楠。

「是啊!不知道貢獻這些東西,夠不夠成為蘇家的太上長老?」蕭楠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實則心中早就樂開了花,當年被趕出蘇家的時候,誰能想到幾十年後,自己拿出來的東西,能讓這蘇家的掌權者都不淡定了,這話面真該讓她那個爺爺也過來看看,相信他臉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蕭楠一直是個很小心眼的女子,但是卻不是個愛主動挑事的人,同時也是個重情義的人,雖說想謀個閑散的職位,但是話也說得明白:「這裡面的東西都是從哪十來位化神尊者手裡得到的,用的時候還需避著些他們身後的實力才好,畢竟他們如今也是在我們蘇家附近失蹤的。」說到失蹤二字的時候,可以加重了語氣,給了他們一個瞭然的眼神。

如果說先前三長老還能靠著閱歷壓制住看到那麼些好東西的情緒,可是聽到蕭楠這略含深意的話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這個世界太瘋狂了,還是他閉關的時間太長,有些跟不上節奏了?金丹期真人竟然能讓十來位化神修士「失蹤」?「大哥,你趕緊掐我一下,我不是在做夢吧!」

蘇家有你這樣的精英加入,相信以後會發展得更好,太上長老你當之無愧。」大長老瞪了一眼三弟承諾的道,這樣對蘇家有利的事情,他沒有往外推的道理不是嗎? ?第二百一十七章:

蕭楠趕到石室時,就看見原先的地方已經被陣法遮掩住,失口道:「糟了。」看了看陣法,應該是個八階**陣陣法,這個陣法最厲害的就是直指人心,勾起隱藏在心底最深處的悲傷,就是化神尊者都不敢輕易進入,以免引起心魔,蕭楠現在的修為進入,破陣又是個半瓶水,無疑是有去無回,隨即握著本命之劍運轉靈力照著陣法就是一擊,既然不能破陣,那就只好試試強力破陣了,希望混沌之氣還是如先前一般無往不利。

蕭楠拼盡全力的一招,只是讓陣法的防禦罩搖晃了一下,看到攻擊有效,心中一喜,隨即又是一招,三息的時間蕭楠就揮出了十多劍,口中呢喃著:「師叔,你可要堅持住啊!」

房華濃的元嬰進入葉洛辰的識海,就看到葉洛辰的元神在識海的一角,房華濃本以為這男子只是個普通的金丹後期頂峰的修士,可是看元神卻已經達到了元嬰初期,雖自己現在的元神比葉洛辰的元神強大,仍不敢託大,已經奪舍過了一次,這一次是最後一次了,萬不可出了變故才好。想著邁著粗壯的小腳丫向葉洛辰的元神靠近。

葉洛辰的元神已經達到了元嬰初期,可是修為卻只是金丹後期頂峰,即使只差這麽一個小階,元神始終只是一團金光,而不是化為了嬰孩狀的元嬰,看著快速移動的元嬰,葉洛辰沉著的原地不動,眼看著伸出的小胖手就要夠著葉洛辰的元神,葉洛辰往前踏了一步,看著就像是自動送上門一般,葉洛辰甚至都能看清楚那人小臉上的喜意,下一刻,整個元神就消失不見。

房華濃現在已經不是原先的城主府大小姐的樣子了。而是回復了原先的男裝樣子,只是如果細看的話,卻可以發現少了男子的陽剛之氣,有點胭脂粉味,不過卻不是很嚴重,應該是因為在房華濃的身體里待得時間太久被同化了的緣故。

雖是縮小版如同在母親子宮中剛化了形的樣子,眼神卻銳利沉穩的如同遲暮的老人,眼睛看著先前葉洛辰消失的地方,耳朵支起聽聞四周動靜,雖早有心理準備奪舍不會太容易,看到眼下的情境,還是忍不住讚歎,是個難得的好苗子,竟然能想得出來在識海裡布上陣法,而且還真的成功了,可惜另一個修士卻是個女兒身,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房華濃都想收之為徒了,看到這個樣子,行走間更是小心翼翼。

葉家是化冥界傳承了數萬年的大家族,葉洛辰更是頂級世家的下一任家主,哪裡能夠沒有一點保命手段?之前之所以沒有和蕭楠說清楚,也是怕她擔心,不同意自己冒險而已,想到蕭楠的晉級速度,葉洛辰就更加確定這次的冒險。

金光圓球一轉,就出現在房華濃的身後,上前照著她的胳膊狠狠地撕咬一口,房華濃吃痛驚呼出聲,葉洛辰卻趕緊後退一步,消化著從房華濃元嬰上撕咬下來的元神,本身又再次融入了陣法之中。

房華濃看著缺少了一塊的手臂,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元神的撕裂痛徹心魂,即使如此,也無法代替此刻房華濃心中的怒火,整日大雁竟被雁啄傷了眼睛,實在太過諷刺,要說先前因為受制於**凡胎的緣故,對兩人多有避讓也就算了,如今元神竟然也被人算計著咬上了一口,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房華濃既然能夠在這世俗界布置成不輸於修真界的靈天府地,又能在石室門口設置**陣這樣的高階陣法,本身在陣法一圖上的造詣也是很高的,先前一看到葉洛辰識海里的陣法,只覺得新穎,細看陣法雖布置得巧妙,但也只是巧妙而已,並不是什麼難以破除的陣法,仔細的觀察者陣法的走勢,看著陣法之間的節點,隨後鎖定在一個不起眼的節點上輕輕一點,整個陣法就崩潰掉了,葉洛辰的金光元神也顯露了出來,此刻正在自己的不遠處,要不是破除陣法及時,少不得會在次被他偷襲,想想先前被撕咬一口元嬰時的痛徹心魂,忍不住打了個寒蟬,因此這會看見葉洛辰,心裡的憤怒,上前撲了上去,兩手抱著葉洛辰的金光元神就是一口。

葉洛辰吃痛,整個元神都痛的顫抖起來,馬上不甘示弱的咬了回去,同時不忘默默的一心二用,身子移動的同時,陣法再次啟動,兩人就這樣你一口我一口的撕咬在了一起,很快就分不清楚兩人原先的樣子,葉洛辰的元神比一般的金丹後期要大上一圈,可是比起有手有腳化為元嬰的元神,還是輸上了一籌,沒大一會就落了下風,只好再次脫身隱匿下來。

沒錯,先前的一切都是葉洛辰故意為之,本以為他從小就鍛煉過元神,比本身的修為要勝上一籌,對上也不是沒有勝利的可能,再者,也有蕭楠的原因在裡頭,蕭楠的晉級速度太快,身後有沒有家族的幫持,師兄隨說佔了個師傅的名頭,卻一直都在閉關,沒有認真教導過,即使如此,蕭楠還是憑藉著自身年紀輕輕就達到了如此成就,離自己只有一步之遙。

葉洛辰雖說喜歡蕭楠,甚至會為了她不顧自身安危捨命相救,但是骨子裡卻有些大男子主義,雖不像父親等人一般認為女子就應該是男子的附屬,但是卻不想修為落後與喜歡的女子,護不住自己喜歡的女人,因此這才想著冒險一次,如果成功的話,突破元嬰不是問題,即使不能吞噬掉對方的元神,獲得對方的一切,也能靠著識海里的陣法把對方封印起來,慢慢的消磨掉直至消失,可是對方竟然是個陣法高手,如今再偷襲的話,對方有了防備就有些棘手了。

很快兩人又撕咬在了一塊,一個仗著多了雙手腳,一個仰仗這陣法之勢,兩人互有勝負,一時不分伯仲,就這樣膠著在了一起。

葉洛辰的想法蕭楠不清楚,不過時間越久,心裡的擔心就越深,看著**陣慢慢被混沌之氣撕開了一個小口,於是就照著那處狠狠的攻擊起來,口子越撕越大,最終被蕭楠一擊劈成了碎片,石室的洞口顯露了出來。

劈開石室的石門,蕭楠進入期內,看這端坐在一起的兩人,女子已經沒有了聲息,顯示著早已經死去,男子卻是不停地冒著冷汗,臉部時不時的露出痛苦的神情,知道房華濃已經開始了奪舍,看葉洛辰的樣子,也不知道識海中的戰況如何?

蕭楠疾步走到葉洛辰面前,焦急的道:「師叔,堅持住,你可千萬不能輸啊!」蕭楠還沒有達到元嬰期,元神還不能離開身體,不能進入葉洛辰的識海內相幫一把,也不知道能做些什麼,即使擔心的要命,也無能為力,只好在旁邊出聲,為師叔加油打氣。

可是想到師叔正在「作戰」,要是被自己分了心神,收了對方的暗算可如何是好,於是再說了一遍之後就住了嘴,這說又不能說,幫又幫不了,只能在一旁看著干坐著等結果,這樣的結果讓蕭楠險些急瘋,只好不停地來回走動發泄自己心中的怒火。同時也在心中不停的自責,要不是自己去就那些不想乾的人,也不會陷師叔於險境,要是萬一師叔出了事情的話?想到這個可能,蕭楠就有一股毀滅一切的衝動。

在兩人面前來回走動了十來圈,雙眼一直都緊緊盯著葉洛辰,就怕出現了什麼意外,待看到身旁女子手上佩戴者的一個銀色戒指時,眼睛一亮,身手就從房華濃手上取了下來,伸手在戒指上一撫,被遮掩的靈光就顯露了出來,原來是個儲物戒指。

儲物戒指是需要用元神祭煉一番才能使用的,要是遺失的話,只要主人元神不滅,別人就算是撿到了,也不能夠使用,除非強行把戒指上的元神被抹去,如果被抹去的話,不管相隔多遠,對方都會有所感應,本體有一定的損傷,蕭楠拿著銀色的戒指沉思,既然戒指出現在房華濃的身上,那就是那修士奪舍前留下來的東西了,要是此刻自己強行摸出戒指上…….

想到就去做,即使不能進入識海幫忙,但是給那人添點亂還是可以的,誰讓他不長眼的想奪舍的是師叔呢,還想著把自己當成爐鼎,此仇不報,怎麼對得起他的一番心意呢。

蕭楠神識凝成一把刀,收割者戒指上的靈魂烙印,雖說比起戒指主人的元神弱上一線,一下子抹除不掉,可是慢慢研磨的話,如鈍刀子割肉,戒指的主人也不好受,尤其是在這種特使時期,不能分神的情況之下。

葉洛辰聽見蕭男的聲音和後來的鼓勵,雖不能親眼看見,但是語氣中的顫抖卻聽得一清二楚,心疼的同時更加不敢分心,就怕一個不留神就糟了暗算,到時候不但自己沒了性命,蕭楠也會陷入危險之中,因此行動之間更加小心。

沒過多久,就看見對方露出痛苦的表情,儘管一閃而逝,掩飾的很快,還是被葉洛辰捕捉到了,隨後細心觀察,果然如此,雖不知發生了何事,但是直覺告訴他,這件事情和蕭楠脫不了關係,因此在下一次對方再次神情變動的時候,葉洛辰果斷的出手了。

葉洛辰使用的是麻雀戰,咬一口就換個地方,有了陣法的掩護,再加上蕭楠的幫助,很快葉洛辰就佔了上風,撕咬掉了對方的半個身體,身材胖了一大圈,身體卻更加敏捷,很快另一半元神也落入了葉洛辰口中。

在房華濃最後的元神被葉洛辰吞下的那一刻,蕭楠手中的儲物戒指上的烙印猛然消失無蹤,空間里的東西顯露了出來,一個化神期尊者千年的收藏果然不同凡響,險些閃瞎了蕭楠的眼,想到應該是葉洛辰取得了最後的勝利,不僅喜極而泣。

作者有話要說:第二百四十五章:

雖早就已經預料,還是心情好的勾起了嘴角,接過父親遞過來的代表著蘇家太上長老的玉牌,想了想又拿出一枚玉簡,道:「這是我修行的功法衍生出來的一種秘術,你們可以拿去參詳一下,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修行了。」

本來自己愛外邊歷練得來的東西都屬於私有財產,

蕭楠現在不但能越級挑戰,除了本身領悟的空間意境以外,身體里修鍊出來的靈力也與眾不同,竟然連霸道的能吞噬掉靈力的魔氣都能夠驅逐,可見這種靈力比之魔氣更加厲害,歸根究底不過是全賴著自己的修行功法與眾不同,他們雖然不知道蕭楠修行的功法是蕭雅從哪裡給她找來的,也知道她的功法有多霸道和珍貴。

本來修鍊到他們這個境界,如果要換修鍊成功法的話,需要散盡身上的靈力從新有築基期開始重練,但這樣一來,壽元將無法支撐身體算時間內達到全盛時期,因此處於這個階段的時候,除非自己修鍊的功法出了危及性命的岔子,否則是不會在改修其他了,可這並不妨礙他們對蕭楠修行功法的好奇,畢竟好的修行功法如果參的夠透徹的話,也能夠增加自己對靈力的操控,因此他們自從知道蘇清言身體內的魔氣是蕭楠給清除了的以後,就非常的眼饞,也只是眼饞而已,並不貪婪,卻礙於晚輩的身份,沒有對她起過爭奪之心,甚至為了不暴漏蕭楠的特別之處,還把這個消息壓了下去,目前除了蘇家的人,就是華雲尊者知道的都不清楚,現在她主動提出來送與家族,就算只是她修行功法衍生出來的東西,也讓在場的幾位心動不已。

蕭楠得修行功法是自己誤打誤撞、在太極的基礎上自己衍生出來的,在進入御劍宗以後,蕭楠不是沒有嘗試過修行其他功法,卻都與身體內的靈力走向大不相同,練習出來的招式威力,還不如在招式上覆蓋這一層混沌之氣強,並且時間不長就會被混沌之氣給吞噬掉,白白的浪費了大把的時間,蕭楠也就歇了這份心思,後來在進入金丹期以後,身體內的經脈在原先的基礎上自行衍生出三條新的靈脈,從先前的五條經脈衍生出現在的八條,讓身體可以承載更多的混沌之氣,後來蕭楠就沒有在刻意找尋過功法,不過凡是到手的各種品階的秘籍也會一一試驗一番,至今為止,無一例愛都不能修行。

蕭楠既然把這衍生出來的東西送與家族,總不能像原先那樣不在意,到如今功法連個名字都沒有,思索了幾天之後,蕭楠這才把自身修行的功法命名為頗為大氣明了的五行輪轉訣,取自於各種靈根之間的相護轉換和凝合,雖蕭楠刻在玉簡上的是她自行根據五行輪轉訣創出來的兩種靈根屬性的融合,但是單獨使用出來,卻比單一天靈根的修士使出來的殺傷力大,雖不至於像蕭楠這樣修鍊出來混沌之氣,但是卻非常適合作為多靈根修士的修鍊,而修真界最多的就是多靈根屬性的修士,只要蘇家能讓這些人都提升一下戰鬥力,將來也是不可小覷的一股力量。

蕭楠把東西交給父親以後,看著兩位長老都有些神思不屬的樣子,現在想要的東西已經到手,蕭楠也就不再停留,向幾位長輩恭敬地行禮退出。

蕭楠剛剛走出議事大廳,三長老速度奇快的把蘇清明手中的玉簡搶了過來,道:「家主啊!老夫先看看啊!待會就還給你,還有,楠兒這丫頭為家族貢獻了這些資源,想來是看不上家族中按例該得的獎賞了,這些東西可以不給,但是可以在其他地方上給補上,你自己拿主意吧。」說著選了個離兩人相對遠一些的地方坐下。

蘇清明雖是蘇家家主,按修為和輩分來算,卻低了不少,哪裡敢和脾氣耿直的三長老爭奪,即使心中頗為不滿意,那明明是自己女兒遞給自己的,卻也無可奈何的在兩位長老無視的情況下,摸了摸鼻子自行退去。

蘇清明一走,只見議事廳刮過一陣輕風,三長老原本拿在手中的玉簡消失不見了,抬眼看去,大長老還是維持著先前的樣子坐著,如果不是大長老手中多出來一物,三長老還以為當時的那股風是錯覺呢!先前他從蘇清明手中搶東西的時候毫無壓力,可是現在從他手裡搶東西的大哥,當下就焉了,不情不願的等在一旁,這就是因果輪迴嗎?可也報應的太快了吧!嗚嗚嗚……三長老蹲在牆角默默種著蘑菇。

陸家

陸詩雨這次從水藍幽海回來的路上,好運氣的又得了一些機緣,回到家族后趕緊閉關突破,這一下子就用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出關后修為又上升了一個層次,達到了金丹後期頂峰,比之夢裡那個自己提前了十多年達到如今這種修為,在如今的修真界足以自傲了。

向往日出關一般,縣市區父母居住的庭院里報備一聲,說說自己這一次的感悟和平時修行里的不解之處,一路走來,卻發現整個陸府安靜了許多,竟有一種頹廢敗落之態,以往三不五時的碰到一兩隊的家族子弟巡邏,現在大半個時辰也沒碰見一個人,平靜的有些詭異。

陸詩雨凝眉看著巡邏的護院,以前巡邏弟子的領隊都是金丹初期或者是築基後期頂峰的家族子弟,可是現在怎麼剛剛才築基初期的陸寧遠了?後邊跟著的弟子修為更是低下,一隊共有十三人,除了三位旁系的築基期弟子,其餘的竟然都是練氣期後期的毛孩子,陸家的防禦何時這般鬆懈了?如果真有人亂闖的話,這些人能做什麼?

陸詩雨攔住陸寧遠等人的去路,不耐煩的打斷了對方行禮,問道:「怎麼是你們幾個在巡邏?陸海峰他們人去哪裡?他們怎麼能令你們如此胡鬧?」這家族的每一名弟子,尤其是居住在本家的弟子,不是身後有人,就是自己有才,不管是哪一種,以往大夥聚在一起打打鬧鬧也就是了,可是這關乎陸家上下安危的事情,怎能也讓他們這些小傢伙鬧著玩?

陸寧遠眼色一暗,一起長大的同一輩弟子之中,在這次兩家對戰的時候傷亡了好幾個,在大一些的子弟傷亡的就更多了,這次的事情雖看著是陸家贏得了最後的勝利,可是卻不見長輩們高興,反而整日里唉聲嘆氣的,尤其是從那裡回來之後,家族中的弟子將近一半都被家主打發去閉關修鍊了,雖然他們沒說,可也能從他們的神色中猜出一二,這次陸家可能要不好了。

看著不解的堂姐,想是剛剛才出關,還不知道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於是陸寧遠就把盧陸兩家爭奪《藥典》的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從家族傷亡到後來與葉家少主的聯姻,還有外邊傳聞葉家少主讓師父為自己向蘇家提親的事情都一一到來。把陸詩雨炸的一個趔趄。

「姐姐,你沒事吧?」陸寧遠早有心理準備,看到陸詩雨的臉色不對,眼疾手快的虛浮了她一把,一臉擔憂的看著陸詩雨,就怕她剛出關在出了什麼事情,說來也是,任誰也不能接受與自己剛訂婚的未婚夫,訂婚宴不參加也就罷了,還迫不及待的為自己定下一門親事來膈應女方,心中凈想著另外一個女人了。正經的未婚妻的臉被打的啪啪響,這要是擱在以往,家主哪裡捨得讓姐姐受這等委屈,可是現在卻明知道前方是火坑的情況下,儘管不捨得,卻不得不在後邊推一把,好讓她落在裡面煎熬,怎能不心疼。

陸詩雨只失神了一下,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勉強漏了個難看的笑臉,把他們一群人都打發走,自己則是加快步伐向父親居住的院子走去,這件事情在沒有聽到父親親口承認以前,她是不會先自亂陣腳的,可是儘管如此,在她心裡早已經認定,陸寧遠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在那虛無縹緲的夢裡面,明明使用家族的權力和財富相葉家爭取少主夫人名號的南宮鳳華,自己則是葉洛辰領著葉家長老,親自上門向父親求娶的,可是現在事情卻像了一條詭異的路線發展了,自己頂替了夢裡面南宮鳳華的位置,那個夢裡面從來就沒有出現過的蕭楠,卻頂替了夢裡面自己的位置,成為了葉家少主爭娶得對象,難不成自己也會像夢裡面的南宮鳳華一樣,最後落得個家破人亡的結局,想了想那個後果,陸詩雨就打了個寒顫,暗自下定決心,就算是不能解除掉聯姻,也絕對不會布南宮鳳華夢裡的後塵。

想象很美好,現實卻很殘酷,在知道了如今陸家外強中乾的情況之下,看著幾個月不見,明顯蒼老了許多,看自己的眼神有愧疚和閃躲的父親,陸詩雨張口的話又咽了下去,打起精神和父親閑聊了一會才離開,身為陸家的一份子,理應在陸家艱難的日子時,出自己的一份力。而不是成為本就支撐困難的父親的最後一根稻草。

陸詩雨不像是那些個依附於男修士而存貨的女人,她有著不輸於任何人的天賦,還有讓人羨慕的家世和運氣,雖說夢境裡面的事情和現實有些出處,可是在不涉及蕭楠、南宮鳳華等幾人的情況下,在現實中發生的事情,卻與夢境裡面驚人的巧合。

陸詩雨以前最相信的就是手中的力量,可是經由此事以後,尤其是在見識到以前的單蠢的刁蠻大小姐南宮鳳華,和現在相差十萬八千里的印象,再加上她思毫不掩飾的殺機時,或許就已經猜到了什麼,只不過以前沒有望著上面想,現在回過頭來看看,好像不管哪一件事情,好似背後都有南宮家的影子。

想到這裡,陸詩雨的眼神一冷,既然夢裡面能把她打落到塵埃里,在現實世界上,自己同樣也不會輸,至於另一個變數,先前幾次都沒能把她怎麼樣,如果不是葉洛辰護著,那就是自身氣運強盛了,至於爭奪的對象葉洛辰,既然以前能讓他對自己動心,那麽有夢境的信息作弊,相信這個也不是問題。

不管是這兩種情況中的哪一種,這次參加天涯英雄榜,依照他那偏心到極致的母親的反應,總不會讓她好過的,自己只需要好好表現,在當日取得個好成績就行了,或者到時候再把那個偏執狂妄的表妹藍靈玉也叫上,相信一定會很熱鬧,這樣想著,陸詩雨勾了勾嘴角,心裡的陰霾散了不少,不由得有些期待那日的到來了。

第二百一十七章:

蕭楠趕到石室時,就看見原先的地方已經被陣法遮掩住,失口道:「糟了。」看了看陣法,應該是個八階**陣陣法,這個陣法最厲害的就是直指人心,勾起隱藏在心底最深處的悲傷,就是化神尊者都不敢輕易進入,以免引起心魔,蕭楠現在的修為進入,破陣又是個半瓶水,無疑是有去無回,隨即握著本命之劍運轉靈力照著陣法就是一擊,既然不能破陣,那就只好試試強力破陣了,希望混沌之氣還是如先前一般無往不利。

蕭楠拼盡全力的一招,只是讓陣法的防禦罩搖晃了一下,看到攻擊有效,心中一喜,隨即又是一招,三息的時間蕭楠就揮出了十多劍,口中呢喃著:「師叔,你可要堅持住啊!」

房華濃的元嬰進入葉洛辰的識海,就看到葉洛辰的元神在識海的一角,房華濃本以為這男子只是個普通的金丹後期頂峰的修士,可是看元神卻已經達到了元嬰初期,雖自己現在的元神比葉洛辰的元神強大,仍不敢託大,已經奪舍過了一次,這一次是最後一次了,萬不可出了變故才好。想著邁著粗壯的小腳丫向葉洛辰的元神靠近。

葉洛辰的元神已經達到了元嬰初期,可是修為卻只是金丹後期頂峰,即使只差這麽一個小階,元神始終只是一團金光,而不是化為了嬰孩狀的元嬰,看著快速移動的元嬰,葉洛辰沉著的原地不動,眼看著伸出的小胖手就要夠著葉洛辰的元神,葉洛辰往前踏了一步,看著就像是自動送上門一般,葉洛辰甚至都能看清楚那人小臉上的喜意,下一刻,整個元神就消失不見。

房華濃現在已經不是原先的城主府大小姐的樣子了。而是回復了原先的男裝樣子,只是如果細看的話,卻可以發現少了男子的陽剛之氣,有點胭脂粉味,不過卻不是很嚴重,應該是因為在房華濃的身體里待得時間太久被同化了的緣故。

雖是縮小版如同在母親子宮中剛化了形的樣子,眼神卻銳利沉穩的如同遲暮的老人,眼睛看著先前葉洛辰消失的地方,耳朵支起聽聞四周動靜,雖早有心理準備奪舍不會太容易,看到眼下的情境,還是忍不住讚歎,是個難得的好苗子,竟然能想得出來在識海裡布上陣法,而且還真的成功了,可惜另一個修士卻是個女兒身,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房華濃都想收之為徒了,看到這個樣子,行走間更是小心翼翼。

葉家是化冥界傳承了數萬年的大家族,葉洛辰更是頂級世家的下一任家主,哪裡能夠沒有一點保命手段?之前之所以沒有和蕭楠說清楚,也是怕她擔心,不同意自己冒險而已,想到蕭楠的晉級速度,葉洛辰就更加確定這次的冒險。

金光圓球一轉,就出現在房華濃的身後,上前照著她的胳膊狠狠地撕咬一口,房華濃吃痛驚呼出聲,葉洛辰卻趕緊後退一步,消化著從房華濃元嬰上撕咬下來的元神,本身又再次融入了陣法之中。

房華濃看著缺少了一塊的手臂,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元神的撕裂痛徹心魂,即使如此,也無法代替此刻房華濃心中的怒火,整日大雁竟被雁啄傷了眼睛,實在太過諷刺,要說先前因為受制於**凡胎的緣故,對兩人多有避讓也就算了,如今元神竟然也被人算計著咬上了一口,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房華濃既然能夠在這世俗界布置成不輸於修真界的靈天府地,又能在石室門口設置**陣這樣的高階陣法,本身在陣法一圖上的造詣也是很高的,先前一看到葉洛辰識海里的陣法,只覺得新穎,細看陣法雖布置得巧妙,但也只是巧妙而已,並不是什麼難以破除的陣法,仔細的觀察者陣法的走勢,看著陣法之間的節點,隨後鎖定在一個不起眼的節點上輕輕一點,整個陣法就崩潰掉了,葉洛辰的金光元神也顯露了出來,此刻正在自己的不遠處,要不是破除陣法及時,少不得會在次被他偷襲,想想先前被撕咬一口元嬰時的痛徹心魂,忍不住打了個寒蟬,因此這會看見葉洛辰,心裡的憤怒,上前撲了上去,兩手抱著葉洛辰的金光元神就是一口。

葉洛辰吃痛,整個元神都痛的顫抖起來,馬上不甘示弱的咬了回去,同時不忘默默的一心二用,身子移動的同時,陣法再次啟動,兩人就這樣你一口我一口的撕咬在了一起,很快就分不清楚兩人原先的樣子,葉洛辰的元神比一般的金丹後期要大上一圈,可是比起有手有腳化為元嬰的元神,還是輸上了一籌,沒大一會就落了下風,只好再次脫身隱匿下來。

沒錯,先前的一切都是葉洛辰故意為之,本以為他從小就鍛煉過元神,比本身的修為要勝上一籌,對上也不是沒有勝利的可能,再者,也有蕭楠的原因在裡頭,蕭楠的晉級速度太快,身後有沒有家族的幫持,師兄隨說佔了個師傅的名頭,卻一直都在閉關,沒有認真教導過,即使如此,蕭楠還是憑藉著自身年紀輕輕就達到了如此成就,離自己只有一步之遙。

葉洛辰雖說喜歡蕭楠,甚至會為了她不顧自身安危捨命相救,但是骨子裡卻有些大男子主義,雖不像父親等人一般認為女子就應該是男子的附屬,但是卻不想修為落後與喜歡的女子,護不住自己喜歡的女人,因此這才想著冒險一次,如果成功的話,突破元嬰不是問題,即使不能吞噬掉對方的元神,獲得對方的一切,也能靠著識海里的陣法把對方封印起來,慢慢的消磨掉直至消失,可是對方竟然是個陣法高手,如今再偷襲的話,對方有了防備就有些棘手了。

很快兩人又撕咬在了一塊,一個仗著多了雙手腳,一個仰仗這陣法之勢,兩人互有勝負,一時不分伯仲,就這樣膠著在了一起。

葉洛辰的想法蕭楠不清楚,不過時間越久,心裡的擔心就越深,看著**陣慢慢被混沌之氣撕開了一個小口,於是就照著那處狠狠的攻擊起來,口子越撕越大,最終被蕭楠一擊劈成了碎片,石室的洞口顯露了出來。

劈開石室的石門,蕭楠進入期內,看這端坐在一起的兩人,女子已經沒有了聲息,顯示著早已經死去,男子卻是不停地冒著冷汗,臉部時不時的露出痛苦的神情,知道房華濃已經開始了奪舍,看葉洛辰的樣子,也不知道識海中的戰況如何?

蕭楠疾步走到葉洛辰面前,焦急的道:「師叔,堅持住,你可千萬不能輸啊!」蕭楠還沒有達到元嬰期,元神還不能離開身體,不能進入葉洛辰的識海內相幫一把,也不知道能做些什麼,即使擔心的要命,也無能為力,只好在旁邊出聲,為師叔加油打氣。

可是想到師叔正在「作戰」,要是被自己分了心神,收了對方的暗算可如何是好,於是再說了一遍之後就住了嘴,這說又不能說,幫又幫不了,只能在一旁看著干坐著等結果,這樣的結果讓蕭楠險些急瘋,只好不停地來回走動發泄自己心中的怒火。同時也在心中不停的自責,要不是自己去就那些不想乾的人,也不會陷師叔於險境,要是萬一師叔出了事情的話?想到這個可能,蕭楠就有一股毀滅一切的衝動。

在兩人面前來回走動了十來圈,雙眼一直都緊緊盯著葉洛辰,就怕出現了什麼意外,待看到身旁女子手上佩戴者的一個銀色戒指時,眼睛一亮,身手就從房華濃手上取了下來,伸手在戒指上一撫,被遮掩的靈光就顯露了出來,原來是個儲物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