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人,你真的以為我們不敢跟下去嗎!?」

「殘殺我國如此之多的子民,你死定了!」

三尊仙神一臉的憤恨和不甘,竟然真的心一橫,不管不顧那通天路的限制,邁步進入了祭壇之中,朝著李昊追了下去。

第六道關卡,乃是一片絕世的凈土,到處都有濃郁仙氣縱橫,更有無窮量的神力瀰漫,儼然一片世外桃源。

一片瑰麗的湖泊前,李昊安靜坐落,祭出招妖幡和聚仙旗,將這片小天地給徹底遮掩了起來。

無盡的征伐下來,更是在幾尊仙神手中遊走,就連李昊都有些扛不住了,傷痕纍纍。

面前的湖泊清幽而秀麗,如同一塊藍寶石一般,鑲嵌在這片小天地之中,無比空靈祥和。他駐足這裡,努力的調養,恢復生息。

「噗嗤…」

李昊取出大量的仙根靈草,毫不猶豫的一口咬下去,頓時周遭神力澎湃,有瑞彩崩騰而出。他細心的檢查身體,快速恢復精氣神,將一身修為恢復到最巔峰狀態。

如今的他,位於洞察境六重天巔峰,只差一步便能夠邁入更高的境界了。然而,前路漫漫,無比艱難。看上去只有一小步而已的距離,卻如同天塹一般,橫亘面前。

「嗡!」

搖了搖頭,李昊手掌翻轉,頓時一枚瑰麗符文閃爍而出,懸浮在他手掌間,瀰漫而出一股本源之氣,無比誘人。

這就是那證道之基,不知道為何,突然從天而降,直接飛入了他的眉心之中。這可是逆天至寶,蘊含著天地演化的最本源神則,足以讓修者領悟到天地至理,甚至得證混元道果。

悍妃修鍊手冊 ,越發覺得其深不可測,那流轉閃爍的符文,每一枚都晦澀難懂,蘊含了無窮的大道至理,異常神妙。

「境界不夠,根本無法領悟,看來,只有到了仙神境,才能夠將其煉化了!」

李昊感受著那不斷繚繞開來的祥瑞之氣,忍不住嘆氣道。

不過,雖然無法煉化,但其散發出來的那種聖潔光芒,也具有不俗的偉力,能夠自主的滋潤體魄,帶來不可想象的好處。

清澈湖水旁,李昊端坐在一塊青石上,心神一片祥和寧靜。


在他頭頂,兩枚證道之基滴溜溜的旋轉著,不斷垂落下絲絲縷縷的仙光,洗禮他的渾身。這種一種奇妙的感覺,渾身舒暢,每一個毛孔都在舒張著,有種舉霞飛升的快感。

平靜的他,無憂無慮,陷入了一種難得清明空靈之中,笑看眼前秀麗景緻。卻不知,如今的第六道關卡,也絲毫不平靜。

那幾尊追隨而來的仙神修者,快速聯絡居住在這片小世界中的各種恐怖存在,講明了一切。

證道之基出世的消息,如同風暴一般,瞬間便傳遍了整座世界。

一下子,第六關沸騰了。

分屬不同種族的存在,幾乎同時動了起來,險些將整片小世界都翻過來,尋找著李昊的蹤影。

逆天神物,足以讓人證得至尊大帝的絕世至寶,沒有人能夠不為其動心。

整片通天路,風起雲湧,不受控制的,沸騰了起來! 走出湖泊的李昊,收斂了渾身的氣息,悄無聲息的在虛空中穿梭著,尋找通往下一個世界的祭壇。一路上,他感覺到了不同尋常的氣息,打聽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那第五道關卡的幾尊仙神修者,真的不管不顧通天路的規則,強行穿梭虛空來到了這裡。不僅如此,那些該死的傢伙還慫恿了這片小世界的諸多強者,合力襲殺於他。

如今的第六關,早已經徹底沸騰了。

有數不清的修者動作了起來,想要尋找到李昊的蹤影。不論是生存在這裡的本土修者,還是曾經走上這條通天路的後代,甚至就連這次的試煉者們,也蠢蠢欲動,忍不住打起了他的主意。

「舉世皆敵!」

「這才是真正的舉世皆敵!」

李昊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壓力,簡直如同一座撐天魔岳一般,狠狠壓在他的腦袋上,無比沉重。

這是一場災難,而且是一場無法躲避過去的災難。那些強勢的存在,既然知道了他身具神物,斷然不會輕易放過他。甚至李昊懷疑,他們已經強行佔據了所有的祭壇,就等待著他自投羅網。

「除非我能夠殺光所有心存覬覦的修者,否則的話,根本難以進入下一關!」

「這是你們逼我的,怪不得我大開殺戒!」

李昊嘴角勾起,臉上表情無比冷漠,眼眸中有憤怒的神色沸騰。

「轟!」

突兀的,成千上萬道絢爛神輝從天而降,每一道都充斥著毀滅之力,如同一柄柄鋒銳利刃一般,橫掃而過。

李昊眉頭輕皺,渾身綻放無窮量神輝,有數不清的星辰衝天而起,強勢將所有神輝給炸的粉碎。

「你就是李昊!?」

「交出證道之基,我饒你不死!」

遠處,一個英俊的年輕修者從天邊快速飛來,高高在上的俯視著李昊,一臉傲然道。

這不是人類,是生存在這片小世界的本土異族。在他背後,竟然生長了一對對漆黑如墨的羽翼,像是一大片烏雲一般,遮蓋了天宇。

「就憑你!」

「不想死,就滾開!」

李昊望著那傲然的年輕者,冷漠道。

「哼!」

那修者聽到李昊的話語,頓時暴怒。他渾身神力沸騰而起,背後一雙雙遮天羽翼轟鳴,發出一聲聲金石交鳴之聲,竟然化作了漫天神兵利刃,如同龍捲風一般,呼嘯而至。

這是一種可怕的攻勢,成千上萬道神羽破空,每一柄都釋放出鋒銳的劍罡,輕易間撕裂長空,貫穿天宇,橫掃一切。

「聒噪!」

然而,李昊根本無視。他緩緩在天宇之中邁步,一身血肉瑩瑩放光,竟然硬抗那足以撕裂天宇的利刃。

「噼里啪啦!」

數不清的黑色羽翼釋放出鋒銳劍罡,狠狠擊打在李昊身上,不斷發出一聲聲神兵利器交鳴聲,卻根本難以造成一點傷害。

「跟撓痒痒一樣,沒什麼感覺!」

李昊冷笑,一步邁步,瞬間跨越了數千米的距離,一下子來到那修者面前。五指伸出,狠狠握在那修者的脖頸上,就要將其徹底斃命!

「吼!」

突然,遠處天邊傳來一聲轟天炸響,如同開天闢地之初的第一縷天音一般,將整片天地都震得開裂了,無比可怕。

微微一滯,李昊忍不住一陣眩暈,手掌下意識鬆手。

「殺!」

就在這一瞬間,天空瞬間暗了下來。

只見一頭蠻牛橫立天宇之中,手握一柄劈山大砍刀,如同一座黑色的大山一般,橫衝而來。雖然身形龐大,但是其速度絲毫不慢,化作了一道漆黑閃電,徑直朝著李昊斬了過來。

這是一頭上古蠻獸的後代,體內血氣沸騰,遮天蔽日,無比生猛。

「轟!」

李昊皺眉,一隻拳頭伸出,掌指間絢爛星輝繚繞,狠狠同那大砍刀撞在了一起。

「轟!」

恐怖的爆炸聲音響徹,這片天宇瞬間被炸的粉碎,如同兩枚流星撞擊在一起了一般,升騰而起恐怖的神力波動,席捲天地八荒。

那柄大砍刀根本難以承受李昊拳中的偉力,一下子崩碎成了粉末。余勢不絕,那枚拳頭如同一座旋轉的宇宙星空,轟隆隆朝著前方碾壓而去,將那蠻牛給硬生生砸飛出去數千米,發出一聲凄厲的吼叫聲。

李昊沒有停留,天地極速展開,朝著那蠻牛沖了過去。如今的他,根本就不可能留手,只有無盡的殺戮,用濃郁的鮮血才能夠震懾這幫覬覦他的存在。

手起掌落,那瀰漫星輝的五指如同泰山壓頂,堪堪要砸在那蠻牛的身上,將其斃命。然而,在這間不容髮的一瞬間,那頭蠻牛嘴角勾出一個莫名的微笑,陡然張開了大嘴!

「哞…」

一聲恐怖的嘯聲突然降臨,繚繞著數不盡的神則,鋪天蓋地而來。這頭蠻牛,竟然在生死關頭髮出一聲怒吼,將天地都徹底崩碎了,化作了白茫茫一片。

這是一種可怕的秘法,一吼山河崩碎,一吼天地顫抖,勢不可擋。

李昊距離實在太近了,一下子中了招,神魂一陣顫抖,陷入了迷茫之中。就在這一刻,九條鬼魅的身影悄無聲息的出手,手中捏著一柄柄無色利刃,吞吐殺伐聖術,徑直朝著李昊的脖頸砍了過去。

李昊感受到了危機,識海一陣顫抖,一尊銀色小人陡然張開雙眸,瞬間恢復神智。

「幽冥魔殿!」


一聲憤怒的吼聲,李昊陡然轉身。

他的身軀,瀰漫無盡神輝,有一顆顆璀璨的星辰在血肉之中綻放,瞬間沸騰而起一條條瑰麗星河,相互交織纏繞。他整個人都在放光,竟然以體殼為引,演化成了一座浩瀚宇宙,瘋狂的旋轉。

如同一枚毀滅磨盤,如同一座無底黑洞,在李昊的身上,有大破滅的氣息在瀰漫,瘋狂的湮滅周遭的一切。

那九尊詭異的身影連逃離的機會都沒有,瞬間被便那碾壓而過的宇宙給硬生生吞沒了,什麼都沒有留下。

「我不想殺人,但這是你們逼我的!」

李昊白衣飄飄,不染一點鮮血,獨立天宇之中,如同一尊復甦的神明,恐怖到了極致。在他周遭,不斷有各方修者匯聚,一個個緊緊注視著他,如同群狼一般,將他圍了起來。

這些,都是一方俊傑,有些是上古妖神的後代,體內流淌著尊貴的血脈。有些,是本地土生土長的修者,一個個修為不凡,道行高深。更有一些,乃是曾經走上這條通天路的前輩先賢們的弟子,身具不朽傳承,有證道之資。

「交出證道之基!」

「否則,你今天,別想活著離開!」

有人大吼,一雙眸子燦燦生輝,盯著李昊,一臉冷漠。

對這些人來說,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比得上那證道之基,那可是能夠讓人證道混元的逆天神物,為了它,就連生命都能夠置之度外。

「第六關所有的強大的修者都出動了,甚至有數名仙神境界的絕世高手出世,你跑不了!」

「還是乖乖交出來,尚且能夠保存一條小命!」

有人一臉冷酷,出言威脅道。

「哈!」

「我本就想著要怎麼立威,這下可好,全部都聚集在這裡了,倒是省的我動手了!」

「今天,你們一個都別想走,我要殺雞儆猴,讓人再也不敢打我的主意!」

李昊嘴角勾起,露出一個冷漠的笑,環顧所有人。

「哼,大言不慚!」

九天之中, 一夜未了情:總裁別太壞 ,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從天而降。目標直指李昊的頭顱,要將他硬生生踐踏成肉醬。

毫無疑問,這是一尊恐怖的存在,法身通天,隱藏在九天之上。其一身修為深不可測,踏下的大**織出風雷之聲,震天動地,要強勢碾壓李昊。

「一尊聖靈而已,我都不知道殺了幾個了!」

李昊一聲長嘯,整片天地都綻放出了璀璨的神輝,有無窮量的神力在波動著,掀起一陣陣遮天浪潮,威壓天地。

「轟!」

一雙鐵拳,神威無限,每一拳揮出,都有成千上道星河在噴薄,更有數不清的星辰在閃爍,強行湮滅一切。最終,李昊兩隻拳頭合併在一起,如同兩座宇宙撞擊一般,激發而出一股無比恐怖的威能,有大破滅的氣息在瀰漫。

那從天而降的大腳,如同琉璃一般,在那拳波之下炸碎成了流光,消散一空。更有一些開不及逃離的修者,也硬生生被那恐怖的力量給崩碎成了血霧,肆意飛濺。

這是一幅可怕的景象,一尊身影獨立天宇之中,如同一尊神明,威壓諸天萬界。不斷揮舞的拳頭,更是如同兩座古老宇宙在旋轉,釋放而出可怕的威能,貫穿九天十地。

「鏘!」

無盡殺伐之氣沸騰,如同一片片烏雲,瞬間遮蓋天地。

天宇之中,無盡道紋閃爍,更有鋒銳的劍罡肆虐,劃破天地。共有數十名修者同時從角落之中走出,腳踩詭異的陣紋,合力朝著李昊走來。

這是幽冥魔殿的絕世殺手,竟然布下了一角可怕的殺伐陣紋,有毀滅世界的無上偉力瀰漫,要將李昊給磨鍊至死。

「殺!」

一群人大喝,激發了那道紋的最大威勢,有無盡的殺伐之氣沖霄而起,化作了億萬萬道鋒銳劍罡,如同天外飛來的仙光一般,瞬間將周遭的一切都毀滅了。


「這些,對我沒用!」

李昊冷笑,在那殺陣之中邁步,視所有仙光與無物。那些鋒銳的神輝斬射在他身上,不斷發出金石交鳴之聲,卻絲毫不能對他造成任何威脅。


要知道,在第三道關卡的時候,他借用那恐怖的毀滅漩渦煉體,身體經受了不知道多少仙光的不間斷劈砍,比現在這景象要恐怖不知道多少倍,自然不將其放在心上。

「嘭!」

一腳邁出,李昊身形瞬間出現在一名殺手面前,五指張開,輕而易舉捏在他的脖頸上,如同抓一隻小雞仔一般,拗斷了他的脖子。

這是一場絕殺,不對,這是一場虐殺,摧枯拉朽,根本沒有人是一合之敵,都被輕易的拗斷了脖子,從天宇中墜落下去。

「殺!」

一聲冷酷的聲音,劃過天邊,在李昊幹掉最後一名殺手,心神鬆懈的一剎那,從天而降。

這種一道犀利劍芒,如同天外飛仙一般,無聲無息墜落,目標直指李昊眉心,一擊致命。

這是一尊幽冥魔殿的種子殺手,手掌捻著一柄無色利刃,如同一條隱藏極深的毒蛇,在關鍵時刻,噴吐出鮮紅的信子! 「鏘!」

一道驚鴻,殺機瀰漫,恍若天外降臨的一道永恆之光,攜帶者橫斬一切的無上偉力,強勢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