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陰陽臉是可以洗掉的”柏皓騰坐在沙發上一臉認真的對我們說道。

“真的假的”我一臉緊張的問道。

“還說沒關係,你現在緊張的表情已經將你出賣了”王鶴瞳笑着打趣着我。

“鶴瞳你別鬧,我只是把她當做普通的朋友”

“不管別人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王鶴瞳露出一副不信的表情,我是懶得再理會她了,王鶴瞳這小丫頭的嘴皮子一般人是說不過她。

“柏兄弟,你趕緊說,到底有什麼辦法可以洗掉陰陽臉”

“洗掉那個女孩子的陰陽臉需要的東西很苛刻,一共需要兩樣東西”

“哪兩樣”我從椅子上站起來問道。

“這第一樣東西很容易收集,那就是無根水”柏皓騰說完這句話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下去。

無根水是古代服藥時常用的一種藥引或製藥時用的材料。用於服藥時送藥物嚥下,或調製解癰腫毒的敷藥等。是中國古代與童子尿齊名的著名藥引。這無根水,也叫天水,泛指天上落下的水,雨、雪、霜、露等,井中河內之水,俱是有根的,我們道家經常用無根水來煉丹,這無根水確實是好收集。

“柏兄弟,你接着說,另一樣東西是什麼”我焦急的問道。

“另一樣東西,就很難收集了,我覺得這世間是不會有的”柏皓騰搖着頭苦笑道。

“你倒是說呀”我此時就像熱鍋上的螞蟻,急的我是團團轉。

“這第二樣東西就是鬼的眼淚,你我都知道鬼是不會掉眼淚的,所以這第二樣東西是不存在的,林兄弟你全當我跟你開了個玩笑”

“柏兄弟,我給你看一樣東西”我走到我那桌子前將我的抽屜打開,然後把那滴水晶淚拿到了柏皓騰的眼前。

“這個小水晶是什麼”王鶴瞳好奇的問道。

“這個是…..”柏皓騰也不知道我手裏拿的是什麼。

“這個就是你剛剛說的這世間不存在的東西”我笑着對柏皓騰說道,此時我的心情說不出來的興奮,我也不知道我自己爲什麼會這樣。

“你這是在哪弄到的”柏皓騰一臉驚訝的看着我問道。

“這個說來就話長了”

“林哥,你趕緊說吧,我最喜歡聽故事了”王鶴瞳將我拉到了她的身邊。

“真好看”二柱子望着王鶴瞳口水都要流出來了,二柱子也不管我們在說什麼,他就站在一旁盯着王鶴瞳看。

“好看個頭,你離我遠點”王鶴瞳看到二柱子這花癡的樣子就討厭。

“林兄弟,你快說吧,你是怎麼得到這滴鬼眼淚的”柏皓騰也是一臉好奇的問道。

“前陣子,我們這來了一個客人……”我將孫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講給了柏皓騰他們三個聽,柏皓騰跟王鶴瞳是聽懂了,只有二柱子聽的是一頭霧水。

“難怪你生那個王思琪的氣,原來她差點害死你”王鶴瞳聽我說我完也是有點氣憤。

“是的,如果不是我師傅出現的話,我現在就不會坐在你們的身邊跟你們聊天了”我搖頭苦笑道。

“林兄弟,事情已經過去了,咱們道家人心xiong寬廣,我相信那個王思琪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諒他吧”

“我覺得我師兄說的沒有錯,我也能看出來那個王思琪很在乎你,你就原諒她吧”王鶴瞳剛剛還是一臉的氣憤,這又開始幫王思琪說好話了,這女人還真是搞不懂。

“咱先別說那些沒用的了,說說這無根水加上鬼眼淚到底能不能洗掉王思琪的陰陽臉”我慎重的向柏皓騰問道。

“這個我不敢向你保證,我跟你說的這些也是從道家史書上看見的。道家史書上是這樣記載的,鬼眼淚加無根水可以洗除身上的胎記,陰陽臉應該算是胎記吧!”柏皓騰不確定的說道。

(又一部新作《茅山道士驅邪錄》希望老粉絲繼續支持下去,也希望新粉絲加入進來,我們新書的羣號64850731作者的微信號346927777推薦過300加更一章收藏過100加更一章) “不管好不好用,我還是想試一下,洗掉王思琪那陰陽臉最好了,洗不掉的話那我也盡力了”

“會不會出現副作用,要是給那個王思琪洗個滿臉黑的話,我想她會殺了你的”聽了王鶴瞳的這番話,我覺得也不無道理,洗掉王思琪的陰陽臉當然是最好了,要是真洗個滿臉黑的話,估計她真能殺了我,此時的我沉默了,我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到底是幫還是不幫呢。

“鶴瞳師妹說的對,這件事你還是慎重的考慮考慮吧,別好心辦成了壞事”

“恩,那這件事再議吧”也不知道爲什麼,王思琪的那張陰陽臉一直浮現在我的腦海裏。

“林哥,你在想什麼呢”王鶴瞳用手在我眼前晃了兩下。

“啊,我什麼都沒想”

“你可得了吧,你的表情已經把你出賣了,你肯定是在想那個王思琪對不對”王鶴瞳打趣着我。

“鶴瞳,咱能不能不說那個王思琪,咱們還是談談那個黑衣人吧”我趕緊轉移話題。

“真是無趣,一說到正經的地方你就轉移話題”王鶴瞳撅着小嘴露出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柏兄弟你的腦瓜子靈活,你有沒有想到對付那個黑衣人的好主意”我轉過頭問向柏皓騰。

“回來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我覺得這個黑衣人還是有點人性的,最起碼在他餓了的時候選擇了去血站搶血而不是隨便找個人吸血,他這次搶的血應該夠他喝一個星期的,如果他將那些血喝完的話,你們覺得他會不會再去搶血”柏皓騰慎重的問向我跟王鶴瞳。

“應該會吧”王鶴瞳說這話的時候有些猶豫。

“我覺得也差不多應該會去”我點着頭說道。

“我跟你們的想法一樣,我覺得他會去,現在我們能做的只有守株待兔,別無他法了”聽了柏皓騰的話我跟王鶴瞳同時點着頭贊同柏皓騰說的意見。

“這件事光靠我們還不行,我們的能力有限,這件事必須讓劉隊長配合我們三個,畢竟那不是一具普通的殭屍”柏皓騰繼續說道。

“恩,這件事我會跟劉隊長溝通的,然後看看他那邊有什麼意見,我估計這件事應該不成問題”

“那就好,這幾天應該沒有什麼事了,我想跟我師妹四處轉轉,上次來的匆忙,也沒有好好玩,林兄弟跟我們一起去吧”

“我就不去了,雖然這茅山堂沒有多少人,但是這裏我也扔不下,你們倆去玩吧”

“林哥,你就跟我們一起去唄”王鶴瞳挽着我的胳膊撒嬌的說道。

“鶴瞳,我這真扔不了,等有機會吧”我對王鶴瞳敷衍道。

“師父,那你在家待着,我陪他們去吧”二柱子看着王鶴瞳一臉賤笑的說道。

“閉嘴”我跟王鶴瞳沒好氣的對着二柱子同時喊道。

“不讓去就不讓去唄,兇什麼”二柱子一臉失望的嘟囔道。

“林兄弟,這位是你徒弟”柏皓騰指着二柱子向我問道,此時柏皓騰臉上的表情有些迷惑也有些驚訝。、

“不是”,“是”我否認了二柱子是我的徒弟,而二柱子則承認他是我的徒弟。

“師父,不管你收不收我,我是認定你了”二柱子執着的對我說道。

“林哥,收徒需謹慎啊”王鶴瞳站起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完這話就往樓上走去。

“你小子別胡說八道,我可沒說收你當我的徒弟”我沒好氣的對二柱子說道。

“還是那句話,你收不收我那是你的事,反正我在心裏已經認定你是我師傅了”二柱子這番話給我整的是無話可說了。

“有點意思,還真是有點意思”柏皓騰在一旁笑道。

“你這個人也ting有意思的,我們師徒說話你笑什麼”二柱子有點看不上柏皓騰,二柱子看不上柏皓騰是因爲他看見這個柏皓騰跟王鶴瞳走的很近,也很親密,所以二柱子有點吃柏皓騰的醋。

“小夥子,我跟你師父以兄弟相稱,按輩分來說你應該叫我一聲師叔,你現在跟我說話沒大沒小的,我可以讓你的師父現在就把你逐出師門”柏皓騰坐在沙發上打趣着二柱子,反正他現在是閒着無事。

“這…….”二柱子直勾勾的看着柏皓騰愣說不出話來。

“這什麼這,還不叫我師叔”柏皓騰故意拉着臉子對二柱子說道。

“師叔”逼於無奈,二柱子最終還是叫了柏皓騰一聲師叔。

“這還不錯,既然你在心裏認定我林兄弟是你的師父,那你就應該先學會我們道家的規矩,尊老愛幼是最基本的,我是你師叔,剛剛上樓的那是你的師姑,以後你看師姑的眼神收斂點,我們道家很注重倫理道德,聽見沒有”柏皓騰裝作一副嚴肅的樣子教育着二柱子。

“我知道了”二柱子低着頭露出一臉失望的樣子,看着二柱子這個樣子我有點忍不住想笑。

“佳琪,我回來了,我給你帶好喝的了”小吳將懷裏的血袋子放在牀上,他把堵在佳琪嘴裏的毛巾拿了下來,然後將一袋1000毫升的血灌倒佳琪的嘴裏。

“咕咚,咕咚”佳琪大口喝着小吳灌倒她嘴裏的鮮血。

兩包1000毫升的血沒一會就被小吳灌倒佳琪肚子裏,佳琪打了個飽嗝然後將眼睛閉上睡着了。

小吳坐在牀邊打開一袋血開始吸了起來,這一次小吳一共搶了三十多袋血,他跟佳琪倆喝了三包,其餘的那些,他全部放進了冰箱的冷藏櫃裏。

小吳手裏的那包血還沒有喝完,他的手機就響了,電話號碼顯示的是劉隊長。

“喂,劉隊長”

“小吳,你最近怎麼還不來上班呀,你師傅病了你知道嗎?”電話那頭響起了劉隊長的聲音。

“最近身體一直不舒服,所以就沒有去上班,我師傅他怎麼了”

“先不說你師傅的事,我想問你一件事”

“劉隊長,你有事儘管說”

“你女朋友于佳琪在沒在你那?”劉隊長在電話那頭急切的問道,小吳此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小吳,你女朋友在沒在你那,你倒是說話啊”劉隊長繼續問道。

“昂,她不在我這,我們很久沒見面了”小吳看着牀上熟睡的佳琪對劉隊長說道。

“你女朋友的父母到公安局報案了,說他們的女兒失蹤了,從昨天下午一直到現在都沒有聯繫上,如果你有你女朋友消息的話,給我打個電話,或者給人家父母打個電話”

“恩,我知道了劉隊長,如果我女朋友聯繫我的話,我會給你們打電話的”

“好吧,那就這樣了,我先忙了”劉隊長說完就把電話給掛了。

“這個小吳還真是奇怪,女朋友失蹤了也不着急,現在這些年輕人心就太大了”劉隊長把放下電話搖着頭無奈的說道。

“誰都不會把我們倆分開的,我以後哪都不去了,就在家裏陪着你好不好”小吳說完就對着佳琪的臉親了一口。

“林兄弟,我跟鶴瞳師妹出去玩了,大約三天以後回來,要是有什麼事的話你就給我們打電話吧,我們很快就會趕回來,我們也不走遠就在dg市周邊轉轉”大早上柏皓騰與王鶴瞳穿着一套休閒裝對我說道。

“恩,那祝你們玩的愉快,這個你們拿着”我說完從抽屜裏拿出一萬塊錢遞給了柏皓騰。

“林兄弟你這就太客氣了,錢我們手裏有,你這個還是收回去吧”

“是啊林哥,我們手裏有錢,這錢你還是拿回去吧”王鶴瞳將我的手推了回去。

“那好吧,等你們倆回來我請你們倆吃海鮮”

“好,我就愛吃海鮮了”王鶴瞳像個孩子似的拍着手高興的說道。

“那林兄弟,我們就先走了”

“恩,玩的開心”

我微笑的揮着手目送着他們兩個離開,我覺得柏皓騰跟王鶴瞳他們倆ting相配的,柏皓騰成熟穩重,而王鶴瞳卻像個孩子似的,王鶴瞳的身邊很需要柏皓騰這樣一個男人照顧她呵護她。

柏皓騰昨天跟二柱子說了很多我們道家的規矩,尤其是在輩份上說的最多,晚上我們幾個人出去吃飯的時候,二柱子看王鶴瞳的眼神已經不是那麼猥瑣了,而是有些複雜,看着王鶴瞳跟着柏皓騰離開,二柱子這心裏說不出的落寞。

“我又失戀了”二柱子看着遠去的那臺卡宴車嘟囔道。

“你說什麼啊”我有點沒聽清楚二柱子剛剛說什麼。

“沒什麼師父”

“你小子別叫我師父,我可不是你師父”

“師父,你就是我師父,我認定你了”

“隨便你吧”我是對這個二柱子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要怪就怪我當初心軟收留了他。

我回到茅山堂坐在我的椅子上心裏一直惦記着王思琪,我很想讓王思琪過來嘗試一下用無根水加上女鬼的眼淚清洗一下她的臉,但是我又害怕事情如同王鶴瞳說的那樣,一旦出現副作用的話,我的好心白白浪費了不說,還會成爲一個罪人,此時我的心開始糾結了起來,我拿着王思琪的名片不知道該不該給她打電話。

二柱子則是一臉落寞的坐在沙發上發呆,他也不說話,腦子裏也不知道在心思什麼。昨天劉隊長說他晚上要來,結果也沒有來。

“師父,這兩天發生什麼事了,dg街裏不時的傳來警笛聲”二柱子擡起頭向我問道。

“我哪知道啊”我搖着頭說道,二柱子說的這個情況我也留意到了,當然我也沒有放在心上,俗話說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我把抽屜打開,將黃符紙,硃砂以及狼毫筆拿了出來開始畫符,道家的符咒有很多很多,而我掌握的卻少之又少。

二柱子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向我走來,他在一旁全神貫注的看着我畫符。

報告:我的首長老公 “師父,你能不能讓我也畫一張”二柱子見我畫好一張符然後對我說道。

“恩”我點着頭將手裏的筆遞給了二柱子,二柱子接過我手裏的筆然後沾了一下桌子上的硃砂,他把我畫好的符咒放在一旁,然後開始模仿我畫的那道符咒。

“師父你看我畫怎麼樣”二柱子將他畫完的那道符遞給了我,我接過來一看畫的還真像那麼一回事。

“畫法是對的,可是你不會道術,你畫的這張符跟廢紙沒什麼區別”我說完便將二柱子畫的那道符握成紙團仍在了地上。

(又一部新作《茅山道士驅邪錄》希望老粉絲繼續支持下去,也希望新粉絲加入進來,我們新書的羣號64850731作者的微信號346927777收藏過100加更一章) “咱們倆畫的都一樣,爲啥我畫的符跟廢紙沒什麼區別呢?”二柱子有些不服。

“符錄的種類很多,各種符有各自的畫符程序和方法,例如“百解消災符”,畫符的程序是:一:須齋戒浴身、淨口(禁葷酒),具虔誠之心,備辦果、酒、香、焚香祝告,禮拜(三拜九叩),放置畫符用具,如水(或醋精或酒)、紙(以黃裱紙爲佳)墨(或硃砂)筆等。二:清水咒語:“此水非凡水,一點在硯中,雲雨須臾至。病者吞之,百病消除,邪鬼粉碎,急急如律令”。三:清紙咒語:“北帝敕吾紙,書符打邪鬼,敢有不服者,押赴都城急急如律令”。四:清筆咒語:“居收五雷神將,電灼光華納,一則保身命,再則縛鬼伏邪,一切死活天道我長生,急急如律令。”五:然後握筆在手,做好畫符準備,密咒:“天園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筆,萬鬼伏藏,急急如律令”,接着叩齒三通,合淨水一口,向東噴之,聚精凝神,一筆畫下,邊畫符,邊唸咒:“赫郝陰陽,日出東方,敕收此符,掃盡不祥,口吐三昧之水,眼放如日這光,捉怪使天蓬力士,破病用鎮煞金剛,降伏妖怪,化爲吉祥,急急如律令敕”,也有念:“郝郝陰陽,日出東方,吾今書符,普掃不祥,口吐三昧真火,服一字光明,捉怪使天蓬力士,破七用來疾金剛,降伏妖魔,化爲吉祥,急急如律令”。咒完符成。符成之後,還必須結煞。俗語:“刀無鋼不快,符無煞不靈”,“畫符容易結煞難”。這些你都明白嗎?”

“不明白”二柱子搖着頭說道,他完全不明白我在講些什麼。

“你當然不會明白了,畢竟你只是一個門外漢,學道太難,我勸你還是放棄吧”

“師父,我是不會放棄的”二柱子說完這句話又拿起毛筆開始畫起了符咒,我沒想到這小子居然這麼固執。

“這本符籙大全給你,上面記錄着各種符籙的畫法,以及畫符時候所念的咒語”我將一本厚厚的符籙大全扔到了二柱子的面前。

“謝謝師父”二柱子興奮的捧着那本符籙大全坐在沙發上看了起來,在我看來這個二柱子應該堅持不了幾天,他也就是一時興起,等過了這新鮮勁他自然而然就放棄了,現在的年輕人也都是這樣的。

“師父,今天中午咱們能不能不吃拉麪了,我想吃雞腿飯”二柱子舔着嘴脣對我說道。

“好吧,那今天中午就吃雞腿飯”我從抽屜裏抽出一百塊錢遞給了二柱子。

“師父,我可以不可以吃兩份”二柱子接過我手裏的那一百塊錢高興的說道。

“那你就買四份,咱們一人兩份吧”

“恩,那我現在就去”二柱子說完就向外跑去。

“不凡兄弟,那個傻小子呢”二柱子剛走沒一會,三哥就走了進來。

“二柱子他出去買飯了”我頭也沒擡的說道,因爲我知道來的人是三哥。

“真不知道你這老小子是怎麼心思的,自己都要吃不上飯了,你還收留他”三哥一邊沏着茶一邊對我說道。

“那小子人還不錯,他到我這來也不要錢,就是爲了混口飯吃,我也不好意思攆他走”

“唉,你這人心腸太軟了,早晚有一天會吃虧的”三哥拿我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三哥,你過來一下”我擺着手招呼着三哥。

“幹什麼,有話你就說唄”三哥坐在沙發上沒有起來。

“讓你過來你就過來,趕緊的”

“你這一天神神祕祕的,也不知道你都想些什麼,坑我的事你就別跟我說了”三哥站起來走到我的身邊說道。

“是這樣的,前幾天我接了個活,賺了兩萬塊錢”我說完這話就將抽屜的兩萬塊錢拿了出來。

“我得神吶,沒想到你這老小子這麼厲害”三哥看着桌子上的那兩萬塊錢他那綠豆大的眼睛瞬間冒出金光來。

“三哥,這兩萬塊錢先給你一萬,我留下一萬可以嗎?”我商議着三哥,畢竟茅山堂能開起來全是靠三哥他出的錢。

“這錢我還是給你存着吧,我怕你小子又裝好人把這一萬塊錢送給了別人,再說了你留這麼多錢幹嘛?”三哥不解的問道,我知道三哥說這話也是好心。

“你記不記得上次從北京來的那一男一.女”

“當然記得了,我永遠忘不了那頓飯花了我兩千八百五”三哥捂着xiong口痛苦的說道,三哥想到這的時候還有點心疼。

“是這樣的,他們倆又來了,我想留點錢招呼人家”我也不瞞着三哥,將實情告訴了他。

“好吧,那這兩萬塊錢你還是都拿着吧,別到時候掉鏈子,讓人說咱們dg人小氣”三哥將那兩萬塊錢推給了我,然後走到沙發上繼續泡茶。我完全沒有想到三哥會將那兩萬塊錢都推給我,三哥的舉動讓我很感動,其實人就是這樣的,往往一件很小的事情就可以讓你很感動。

說點題外話,做人最主要的就是信守承諾,答應別人的事要儘量做到,就拿借錢這件事說吧,現在賺錢很不容易,大家現在手裏留點餘錢就是爲了在遇到難處的時候能拿出錢來應個急。現在的人在借錢的時候就跟個孫子似的,死皮賴臉的借,咱們又不好意思不借,等把錢借出去再要回來的時候就有點難了,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後天,一拖就是半年,對於這樣的人我只想說三個字“去死吧”,這樣的人以後還哪有什麼信譽可講,誰還能再幫這樣的人。

“謝謝你三哥”我感激的對三哥說道,這句話也是發自內心的。

“別說那麼多沒用得,趕緊過來喝茶”三哥笑着招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