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的本體並不是鬼魂……即便驅散了陰氣,他依舊還是存在的。

“嘖嘖,不錯嘛!這天羅地網用的……真的是我再也沒見過的差。”無牙的聲音在我的背後響起,我儘可能的深呼吸,讓自己不去和一個老不死計較!

“烏,讓你留下一條命,已經是我的一念仁慈,卻沒有想到,你居然敢出來危害人間。”無牙的目光轉向烏,冰冷凌厲的聲音,讓我懷疑剛剛調侃我的究竟是不是他。

“我可是答應過他,不會再讓血族之人,妄造殺孽,徒添冤魂。幸好現在管不到這事。”他的語氣溫和的一些,但也只是一瞬:“不然我一定讓你生不如死!灰飛煙滅已經便宜你了!”

他的語氣很是輕鬆,好像讓人灰飛煙滅是莫大的恩賞……也不過就是眨眼之間,烏就化成了一縷青煙。我有注意到,無牙剛剛的眼睛變成了血紅色。

“我也幫你處理了障礙,現在該換你幫我了吧。”莫名的聽了他的話,我身上就有一種汗毛豎起的感覺。我有些懷疑如果我現在再拒絕的話,他會不會也一個眨眼,就讓我化成了一縷青煙……可是如果騙他的話,我想後果一定比化成一縷青煙還要悽慘。我很坦誠的說:“我也很想幫你,但是……”

突然間腦中一陣刺痛,我想要說的話就被打斷了

,身子軟軟的,意識也漸漸模糊起來。

嘀嗒!嘀嗒!

有水滴落在我的臉上,冰涼的感覺讓我一時清醒起來。緩緩的睜開眼卻發現我已經不在剛剛的地方……而這個地方我也不陌生,就是之前那個河邊。

河邊站着一個古裝女子,一身冰藍色的衣裙,正是夜媚。

她的身前浮動着那根珠釵,紅光閃爍,隨着她口中念動的字訣忽上忽下的。

我下意識的就跟着她念。

雖然我沒有聽見任何聲音,卻發現很是輕鬆地就將晦澀難懂的字訣唸了出來。

我雙指併攏,朝前一指,大聲喝道:“滅!”

然後腦海之中就閃過四個大字,金燦燦的:碎魂字訣!

四個大字消失之後是一排小字:可滅鬼魂,可毀記憶,可斷姻緣,可收壽元。

最後是一個大寫的:慎用!

腦海之中的字消失刺痛感也跟着消失不見,不知道別人的覺醒是怎麼樣的,反正我覺得,我的每一次覺醒都無比的痛苦。

睜開眼,長夜已經從無牙的懷抱中脫離出來。她的身體漂浮在半空之中,身體旁邊漂浮着她的靈魂。

靈魂之中有一紅一藍兩處火焰,我將紅色的那一個抽出來,念動字訣,大喝一聲:“滅!”

那紅色的火焰開始還在掙扎,四處跳動,只不過到了最後還是化成了一縷青煙。

“答應你的事情已經做了, 該交出你答應的東西。”我聲音冷冷的說。

無牙有些皺眉,將之前那顆血紅色的珠子交給我:“韓沐顏,無論你覺醒多少次,你都要記住,你是韓沐顏!”

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之後,無牙就帶着長夜消失了,至於去了哪裏他沒有告訴我。

我也不想知道,以後應該再也不會見了吧。

我將那顆血紅色的珠子放在揹包裏,整理了一番之後出了宅子。這個時候我才發現,之前長夜住的那棟房子,其實是那座古宅的偏院。

之前包裹着宅子的黑霧已經消失不見,太陽從東方緩緩升起,照亮了這片大地。

原本的古宅之前,飄蕩着幾個遊魂,是之前消失的那幾個大學生,我對他們善意的笑笑,心中沒有怨恨,雖然無法昇天,卻是可以直接進入輪迴的。

看着他們被鬼差帶走,我的心裏也鬆了一口氣。

解決了一件事情,我的心裏也舒坦了一些。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去找宮洛他們。

我沒有再去就劉大家告別,解決了烏,這個禍害村子的罪魁禍首,想來他們應該不會再容忍村長爲非作歹了吧。

我向村外走去,之前劉大嫂子告訴過我,在村口往東走大概兩百米的位置,能夠看到通往縣城的大巴車。

“韓沐顏,你真的沒有發現嗎?”追魂令的聲音很是突兀地響起,讓我愣了一下。

“發現什麼?”我有些不明所以。

“你難道沒有發現你自己身上的不對勁嗎?”

(本章完) “韓沐顏!難道你一點就沒有發現自己身上的不對勁嗎?”追魂令再一次說道。

這是他對我很少有的一本正經,裏面還帶着一點點擔心。

我停下腳步,正視起他的話。喃喃自語道:“我身上的不對勁嗎?”

我仔細的回憶了一遍,可是除了在看見鬼魂和陰氣之類的東西,我比周曉曉她們更加敏感一些之外,並沒有什麼其其他不一樣的啊?

“我……”我還來不及說話,就被追魂令給打斷了:“你能夠看到陰器和鬼魂這些東西,是因爲你的陰脈在覺醒,所以你體內的陰氣過剩。”

“難道不是因爲懷了千年古屍的孩子,生了紅依?”我疑惑的問道。

很難得的這一次追魂令似乎特別有耐心對於我的問題居然沒有拒絕回答。

他說:“你之所以能夠懷了主人的孩子,是因爲你體內的陰脈,經過輪迴之後更加強大了。你這樣子明顯是本末倒置!”

我有些訕訕地笑道,略帶討好的說:“你剛剛說我身上有不對勁的地方,究竟什麼地方?我並沒有覺得哪裏不一樣呀?”

這次追魂令卻沒有回答我,我能夠感覺到他似乎在掙扎。

沉默了很久之後,就在我以爲他不會再回答我,準備繼續往前走,畢竟抓緊時間去縣城,找到宮洛他們纔是要緊的。

追魂令卻再次開口:“韓沐顏,你想要做韓沐顏,還是想要做夜媚?”

我不由得翻了一個白眼,我怎麼可能不想做自己去做別人?

要不是追魂令現在,並沒有用實體出現,我肯定是要看看他是不是發燒了。

“韓沐顏!”可能是沒有得到我的回答吧,追魂令再一次喊了一聲。

“我當然是要做我自己啊!我只是韓沐顏!無論我是誰的轉世,我都只是韓沐顏!”我有些無奈卻很肯定的說。

“你每次覺醒之後都會特別的像夜媚。”追魂令的話讓我整個人都被驚着了。

什麼叫特別像夜媚?我知道我和夜妹長得幾乎是一模一樣,但爲什麼覺醒之後特別像?

“你每一次覺醒之後,身上那種冰冷的氣質,根本就不是你所擁有的,而是夜媚的。”

“爲什麼會這樣?”這一次我也不淡定了,想起之前的幾次覺醒,似乎在我覺醒了夜媚的能力之後,的確是有一種冷冰冰的感覺,似乎我誰都不想搭理,對任何人都是一種無視淡漠的狀態?

“你體內的陰脈在覺醒,雖然你是夜媚的轉世,可你畢竟也是一個獨立的人,你有着自己獨立的靈魂,獨立的性格。”追魂令很難得的耐心,爲我一點點解釋:“如果你的靈魂和夜媚的靈魂融合,你們之間誰的力量更強大一點,以後就是誰!”

可是他這樣的解釋,我去根本就沒辦法理解……雖然很有可能被他嘲笑我笨,但我還是很坦誠的問了出來:“什麼意思?我好像不大懂……”

“你應該知道宮洛吧。”他問道。

我點點頭,

當然知道,這不是正準備去找他們嗎。

“宮洛就是主人的轉世!所以它和主人之間可以共用一個身體。但是他在轉世輪迴之時,擁有了自己獨立的靈魂。”追魂令似乎是怕我還不瞭解,更詳細的解釋了一下:“主人過於強大,所以才能夠與宮洛自由切換,隨時使用他的身體。你和夜媚之間也是一樣。”

“夜媚也可以讓她的靈魂佔據我的身體?可是我從來就……”我原本想說我從來就沒有出現過像宮洛和千年古屍之間那樣子的狀況。

但很快我又想到了追魂令說的不對勁,我在每一次覺醒夜媚的能力以後,都會特別的像夜媚!

可能那根本就不是像,而是夜魅佔據了我的身體!

“夜媚是被迫輪迴的,主人卻是自願的。所以你的記憶才需要慢慢覺醒,宮洛卻完全不必。只要是主人想讓他知道的事情,他從生下來開始就全部都記得。”

追魂令再說起千年古屍的時候,總是一臉的驕傲:“但是主人爲了宮洛可以健康的成長,不被這些事情所困擾,是讓他在十二歲的時候才覺醒。”

“那我……”到底要不要擔心自己的身體被夜媚的靈魂奪走?

“如果你不想被夜媚的靈魂將你的靈魂融合,主導你身體的話,你就要比她還要強大才行。”

“可我要怎麼樣才能強大過她?”可是這和亮在說完那一句話之後就再也沒有動靜了。“追魂令?追魂令!”任憑我怎麼喊他都沒有任何迴應。

雖然很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至少我現在知道自己的覺醒有着一個潛伏的危機,總好過後知後覺。

以後的覺醒是我沒辦法阻止的,但我可以注意的讓自己不被夜媚所主導。

我是韓沐顏,我是紅依的媽媽,我還沒有和我的寶貝女兒快樂的生活,我怎麼能讓別人佔據了我的身體?

心裏面有了決定,這件事情一時半會兒又是解決不了的,我也就沒有再多想了。眼前還是要先找到宮洛他們。

走到了劉大嫂子說的那條路,我卻沒有看見任何過往的車輛。就在我以爲不會有車經過的時候,遠遠的有一輛大巴車,正向這邊緩緩的開了過來。

我臉上帶着喜意,還沒有等大巴車進前,就很高興的擺手。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在我擺手之後,原本開得緩慢的大巴車突然間就快了起來。

那感覺就好像是一眨眼之間就出現在了我面前。

我雖然心中奇怪,但是更迫切的想回到縣城,所以也就沒有多想,等車門打開就上去了。

車上三三兩兩的坐着人,很是安靜沒有任何人在交談。

我友好的笑笑,只不過迴應我的卻都是一臉冷漠。似乎他們根本就看不到我一樣……一股詭異在我心上蔓延,可是車已經開了,如果現在就下車的話,下一趟車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過來。

既來之則安之。

就算這輛車真的有什麼古怪的話,憑我現在身上帶着

的那些,還怕應付不了嗎?

摸了摸揹包,確定裏面的東西,都好好的放着,我的心才漸漸安定下來。

大巴車一路搖搖晃晃,不知不覺的我就有了睡意,這趟車似乎是開了很久才停下來。

在最後剎車的劇烈晃動下,我被驚醒了。睜開眼看向四周,卻發現天色已經黑了下來。

車上原本坐着的人,大多都還在,這個時候正一個一個的排着隊下車。

從諸天萬界歸來 但是走到車門口的時候,我卻不由得向後退了兩步,車外……站的那些哪裏是人?他們的腳全部都沒有落在地上,這分明都是鬼!

“師傅,麻煩幫我送回去!這不是我要來的地方!”我喊了一句,可等我回過頭的時候,卻發現,駕駛的位置上根本就沒有人!

該不會從一開始的時候,駕駛位置上就沒人吧?

冰冷的氣息漸漸將我包裹起來,我感覺到心跳都要停止了,我想要將車門關上,可是卻根本就拉不動。

“趕緊下車,我要交班兒了!”

身後森冷的聲音響起,就是駕駛位置上傳來的,可我卻沒有看到任何人!

“我不是要來這裏!這不是我要來的地方!讓我回去,我要回去!” 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拉扯着我,像是想要將我從車上拉下去。

我拼命的掙扎着, 可是除了手腕上被抓的疼痛感以及冰涼,我什麼都沒有看到。

殘情虐愛:拒上總裁牀 “趕緊的放開我!這裏不是我要來的地方!”除了一次次的聲明我並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

不是我不想使用到付對付他們,而是我現在根本就沒辦法抽出手!而且他們現在這麼多人,我如果一個個收拾起來的話……恐怕等到我精疲力盡了,都不能將這裏的人給收拾掉一半。

何況如果無緣無故的就像鬼魂打散,是有損陰德的,到時候會得到業障。

我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掙扎,大吼,但是卻並沒有什麼效果。我能感覺到手腕上那種冰涼和拉扯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我幾乎是被拽着出了車子。

志龍與啤酒 我近乎已經感覺到絕望了,但我卻不想就這樣輕易的放棄。我只不過是誤打誤撞的來到了這個不知道什麼的地方。

“放開她!”

一個很是威嚴的聲音在我面前響起,然後我就看到在我身前聚集的那些鬼魂,很有秩序的散開,讓出了一條路。

有救了!

可是我的喜悅還沒有持續多久,在看到了來人是誰之後,我的心再一次沉到了谷底。

如果現在我還不知道這件事並不是我的誤打誤撞,那我也就算是白學了這些年的道術,白和這些鬼打了交道。

眼前的人,雖然穿着一身古裝, 上面繡着一種類似圖騰的紋樣,可是他的那一張臉,無論經過多久我都會記得!

我心中原本升騰起的希望,在看到了這張臉之後,瞬間就涼了下去。

秦安!

我愛了五年的男朋友,已經和我領過證了丈夫!

(本章完) “秦安,怎麼是你?”我儘量的讓自己鎮靜下來,不管怎樣不能在他的面前露怯。

“嘖!韓沐顏,我一直那麼努力的想找你,讓你和我在一起,可你卻非要和那個不知好歹的傢伙在一起,就這麼捨棄了我,實在是讓我心痛。”秦安笑嘻嘻的說,大步的走到我面前,拉起我的手:“可是我真的沒有想到啊,你居然會有一天送上門來?”

他的話讓我很是費解,我有些不明所以:“你在這兒胡說八道什麼?我根本就不想見你!你趕緊放我走!”

“放你走?哈哈……”他輕輕地挑起我的下巴:“送上門來的美味,我怎麼能夠放走呢?”

我有些不明白他爲什麼會說我是送上門的。

難不成就是因爲那輛大巴車?

我有些驚愕地回過頭,發現之前的大巴車,早就已經變成了紙車……那分明是燒給死人的。

我瞬間就明白過來,難怪我會莫名其妙地來到這麼一個鬼聚集的地方,原來是誤上了鬼車,直接被帶到了陰間。

確切的說是陰間和陽間的交匯。

可是大白天的,怎麼可能會有鬼車出現?又這麼好巧不巧的被我碰見?

我不由得想到了劉大嫂子,她在和我說這些,目光閃爍,看我的眼神還帶着一點點愧疚。

難道那個時候,她就是在故意引導着我讓我坐上鬼車的嗎?

不能怪我把人想的太壞,實在是這件事情太過於巧合。

我的目光冷了下來,之前我並沒有多注意劉大嫂子異常。如今再想想,劉大嫂子從剛剛開始看到我,就格外的熱情,又似乎早就確定了我會過去,我還沒有開口就直接帶我進了住的屋子。

而更讓我肯定這一些都是劉大嫂子的算計,是在我看到劉大嫂子他們一家居然也出現了之後。

“鬼王大人,她也只是一個過路的,您就放了她吧。”

一個哀求的聲音吸引了我的視線,不是劉的嫂子是誰?

我沒有想到,劉大一家居然已經死了?

那他們成爲鬼是在我去了他們家之前,還是在我離開之後?

“沐顏,我……是我對不起你,我不該恩將仇報。”劉大嫂子臉上帶着明顯的愧疚。

可我卻並不想搭理她。 帶個淘寶來種田 不管是因爲什麼,我都是被他們一家算計到了這麼個地方。落在秦安手中會有什麼樣子的下場,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對上我森冷的目光,劉大嫂子的頭低了下去。他身後的劉大也低着頭不敢看我。

但是很快他們就擡起頭,懇求的看着秦安:“鬼王大人,你就放了她吧。 諸天萬界之帝國崛起 她是無辜的……”

可是劉大嫂子的話,換來的只是秦安森冷的笑,他捏着我的下巴帶着貪婪和快意:“放過她?你倒不如求求我放過你們一家。畢竟幫我把她抓了過來,你們可以算是立了大功一件。”

秦安笑得很是得意,只是那聲音落進我的耳朵裏,卻顯得格外刺耳。

我很討厭這個聲音,一點

都不想聽,不由自主的就伸手將耳朵捂住。可即便是這個樣子依舊沒有阻擋那個聲音鑽進我的耳朵裏。

“夠了!你真是吵!”

不知道是不是我吼的太大聲,瞬間周圍就安靜了許多,沒有了那些鬼淒厲的叫聲,也沒有了秦安難聽的笑聲。

我瞬間就覺得舒服了不少。

等我再環顧着四周的時候,哪裏還有秦安的影子?反倒是周圍聚集的那些鬼魂,不知道因爲什麼在空中來回飄蕩,就像是被什麼人用力的搖晃了一陣一樣。

過了很久他們才停下來,然後紛紛一臉驚恐的看着我不斷的向後退去。

“大人,你願意留在這兒嗎?”

一個鬼突然間開口,看他的穿着倒像是一個公交司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