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狼張開口,怒吼一聲,衝了出去,咬住一人,然後轉身就跑。

很快便消失了蹤跡。

那一隊人,也只是虛喊了幾聲,見狼跑了之後,也不敢追擊,紛紛衝入了城鎮中。

姜小白嘆了口氣。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短短三年,人類世界,都已經是妖物橫行了。

神、魔、半神魔的戰役,讓這些普通人,也因此受到牽連,經此一役,只怕這場戰鬥結束,人類的數量,也會銳減許多吧。

又或許……

姜小白心中一動,猜到了一個很大膽的可能。

要知道,在地球的歷史上,曾經出現過許多次的冰河世紀,而每一次,都能夠滅絕一些物種。

而地球上,曾經的霸主恐龍,也直接滅族。

從這點來說,是不是,在這天地間,存在着一種,限制生物數量的“規則”?

如果說,恐龍強大到了一定的程度,恐龍便會滅絕,而人類,如果強大到了一定的程度,是不是也會因此而滅絕?

再把這個思想,放大的話,豈不是說,神魔之間,同樣存在着這個限定?

或許,每隔一段時間,神魔都要進行交戰,而戰鬥,會涉及到無數的人類、神魔,因此死亡或者隕落,本身,就是爲了去迎合天地規則的約束?

畢竟,優勝劣汰,適者生存。

經歷過廝殺之後存活下來的,都是精英,也只有這些精英,纔有資格,繼續傳承下去。

姜小白想着,正準備離開,卻只見遠處,有一隻白色的犀牛,迅速奔跑起來,向着他所在的方向,衝來。

是之前那個一隻守護在雲夢城的半神,莊妃的手下。

姜小白皺了皺眉,正準備說話,卻只見那白犀牛,縱身一躍,跳在空中,落地時,化身爲那白衣少年的模樣。

他抹了抹嘴角的鮮血,看了看身後,略顯焦急之色:“冥寓之主,救我!”

沒等他話音落下,就見到冰雪翻滾,從雪地之中,串出一隻渾身漆黑、無爪、猶如蚯蚓一般、但體型卻如龍一樣大小的生物。

那生物的脖頸之間,還生長着長長的鬃毛,此時見到白犀牛,發出嘶嘶的一聲,張開口,就直接卷下去。

連帶着,打算把姜小白,也一口吞入。

姜小白眉頭一皺:“哪來的牲畜?金猿!”

聽到姜小白的話,他身後的三眼金猿,猛然身軀暴漲,化作巨大的人猿,一拳砸了過去。

“砰”的一聲,和那東西,打了個半斤八兩。

咦?

三眼金猿,實力強大,雖然境界只有八階,但因爲其身爲洪荒遺種,血脈強橫,一擊之威,已經堪比九階。

這一拳,竟然還不能把那生物,給打倒?

“吼!”

那生物也發現了三眼金猿的強橫,猛地身體一卷,黑光凝聚,落地之後,變成了一個身穿黑袍、手裏拄着柺杖的老太婆。

老太婆張了張口,露出一口沒牙的嘴,用怪聲怪氣的語言開口:“老婆子,乃是七聖聯盟之中的古巫地龍婆,敢問前方男子,何方神聖?爲何,要阻止我擊殺半神?”

七聖聯盟的古巫地龍婆?

姜小白倒是聽過她的名號。

不過嘛,姜小白可不吃她這一套,自然不會被她七聖聯盟的名號給嚇到。

“這半神,是我的朋友。”姜小白淡淡開口。

“是麼?”古巫地龍婆,目光在姜小白身上一轉,牙齒漏風的笑道:“閣下,你可知道,半神魔,是神魔共同的敵人,同時,也是我們七聖聯盟的敵人。你若是包庇他,那你,便是同時和神、魔,以及七聖聯盟作對。”

“是麼?”姜小白一伸手,握住身後的刀柄,揮手間,弒天之刃,已經被他拔了出來。

“我生平,最不喜歡,被人威脅。”

姜小白緩緩開口,手中暗紅色的長刀,劃過一絲血芒,迎風一擊,一刀,便斬向了古巫地龍婆。

這古巫地龍婆,乃是七聖聯盟七個首領之一,論實力,只怕也是無限趨近於九階,正好,拿她試試,自己的實力,達到什麼境界。

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姜小白這一刀出手,那古巫地龍婆,已經知道了他的厲害,嚇得臉色一變,連忙一抖手,便是一道黑光,對着姜小白打了過來。 黑光捲動,在姜小白的四周,出現了一個個奇異的巫族文字。

那奇異巫族文字,似乎擁有強大的力量,一出現姜小白的周圍,頓時讓周圍的空氣一凝,讓姜小白的刀光,給頓了一頓。

但也僅此而已。

弒天之刃的上面,發出一道虛影,魔影順勢飛出,由外而內,將一排的巫族文字,紛紛擊碎。

“噗嗤!”

刀光落下,只是一刀,便在古巫地龍婆的肩頭,留下了一道傷口。

古巫地龍婆先是一愣,似是沒想到,自己居然只是一擊,就被對手擊敗。

但很快,她就確認,自己確實是被姜小白給擊敗。

然後,是呆愣,緊跟着,在瞬間就變成了驚駭。

她的身軀,微微顫抖:“這麼強大的力量……,你,是神帝,還是魔帝?亦或者,是雲夢宮主?”

七聖聯盟雖然強大,七聖雖然已經站在了人間力量的巔峯,但和那三位比起來,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所以古巫地龍婆,會這樣想。

“想知道我是誰麼?等下告訴你。”姜小白長嘯一聲,揮動手中弒天之刃,衝了過去。

見狀不對,古巫地龍婆縱身一躍,跳起到空中,化作一道黑光,猶如騰蛇一般,就欲遁走。

顯然,這地龍婆覺得,在地上,肯定是跑不過姜小白的,決定藉助騰空之力離開。

但她萬萬沒想到,姜小白還有雙翼。

見古巫地龍婆離開,姜小白雙翼一展,飛了起來,兩翼之下,就來到了她的前方,然後揮刀一斬。

這古巫地龍婆的身軀很長,姜小白刀光到來,她根本躲閃不及,當即被一刀,斬作兩截,從空中落下。

而後面的三眼金猿,逮到機會,迅速跳上去,按住了古巫地龍婆的上半截身軀。

一旁的白犀牛半神,也是見機行事,現出原形,按住了古巫地龍婆的另一半身軀。

姜小白落地,催動黑蓮,將這十大九階之一的古巫地龍婆,直接吸收,關入冥獄之中。

這東西,從本質上來說,應該算是“妖”的一種。

而這時候,姜小白對這古巫地龍婆,並沒有興趣。

他關心的,是白犀牛。

收起古巫地龍婆之後,姜小白看向白犀牛,問:“你往這邊跑來,是找我的麼?”

“正是。”白犀牛重新化作少年模樣,對着姜小白拱了拱手:“小神之前回去,和雲夢宮主覆命之後,雲夢宮主在得知冥寓之主已經回到人間,便派小神,前來帶個話給冥寓之主。”

莊妃讓他來傳話?

“什麼話?”姜小白問。

“雲夢宮主說,願意和冥寓之主聯手,同時起兵,攻打神殿。”

恩?

同時起兵,攻打神殿?

神帝在人間所居住的地方,便是神殿。

而神殿,彙集了神帝喚醒的大半神族,強行攻打,只怕是……

似乎,有些莽撞啊。

姜小白不太理解莊妃的意思,問白犀牛:“能說具體點麼?”

白犀牛搖了搖頭:“小神只是傳話的,若是冥寓之主,願意聯手,小神便回去和雲夢宮主彙報,然後約定地點,再行商議。”

這樣啊。

現在,姜小白身爲魔族少主,其身份尊貴,自然不能夠單槍匹馬,輕易離開,也自然不可能獨身前往放逐之地。

畢竟他若是有個閃失,那魔族,便在這場“四分天下”的格局中,落了下風。

“好。”姜小白想了想,決定答應莊妃的聯手。

魔族雖然強大,但魔族畢竟不是正統,神族有整個世界裏,差不多七成的人類撐腰,優勢太過明顯。

若是和雲夢宮聯手,勝算至少能夠提高三成。

“那小神,便先行告退了。”白犀牛對着姜小白,拱手行禮,然後迅速離開。

這白犀牛,戰鬥力並不強,但腳程不錯,怪不得會被莊妃專門派來傳訊呢。

……

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在第二天的時候,白犀牛便去而復返,來到了魔族聚集地。

地點,已經約定好,正是當初姜小白第一次和莊妃尋找雲夢城時,所到過的那個雪山。

對於姜小白來說,前往那裏,並不難。

等確認之後,立即展開雙翼,直接飛去。

半小時後,就來到了那裏。

風雪撲面,雪峯之下,強烈的勁風,依舊如之前那般劇烈。

這裏原本是放逐之地的一個入口,但因爲放逐之地對人類世界的侵入,這個入口,也就漸漸荒廢了。

在巨大的天坑之外,勁風的面前,站着一個黑衣女子,黑紗覆面,手提長劍,一如當初初見一般。

莊妃,又改回了之前的裝束。

姜小白雙翼一展,落到了她的旁邊。

“你來了。”

莊妃轉過頭,看着他,說。

語氣平淡,猶如多年不見的老友。

但姜小白,卻能夠從這平淡的語氣中,聽出不一樣的味道,有一種異樣的感覺,迅速升起。

“恩,我來了。”姜小白回答。

兩人隨即無言。

他和莊妃之間,經歷過諸多的事情,先幾乎是勢不兩立的敵人,再到後面,彼此合作,慢慢的瞭解。

隨着瞭解的深入之後,姜小白赫然發現,他和莊妃之間,似乎產生了一點點的情愫。

秀秀很好,但秀秀和他之間,是那種初戀的感覺,彼此都覺得很美好。

而莊妃和他,則是另一種感覺,一種類似於“相愛相殺”的感覺。

說起來,在姜小白的記憶中,自己和莊妃之間的矛盾、接觸,要遠遠多過秀秀。

人性,本來就是很複雜的東西,而男女之情,猶是如此——印象越是深刻,則越是難以忘懷。

良久。

莊妃輕輕舒了口氣,伸出手,抓住姜小白的手掌。

很冷。

姜小白並沒有拒絕,任由她握着。

又過了許久,冰雪都漫上了兩人的肩頭,讓兩人的眉目之間,染上了一層白雪。

莊妃看着姜小白,忽然莞爾一笑,伸出手,幫他把臉上的冰雪,拂去。

她一直以來,以一種冰冷、殘忍、無情的面目,出現在姜小白的面前,此時此刻,這一個輕微的舉動,卻也展現出,她也不過,是個女子罷了。

“三年不見,我,有些想你。”莊妃輕輕的開口,說出這幾個字。 姜小白看着眼前的莊妃,一時間,忽然有種“雖天下人、吾往矣”的感覺。

他一直以來,對情愛這種事情,都看得比較淡薄,可直到此時,他才幡然發現,莊妃在他的心中,居然已經留下了不可泯滅的印記。

即便是再普通的男人,在其一生裏,都會經歷過幾個獨特的時期。

一是懵懵懂懂、青澀的暗戀;

一是在荷爾蒙催動下、不知正確選擇,且大多數生澀而毫無結局的初戀;

一是熱情迸發、擁有她便擁有全世界的熱戀;

當前面的三種情愛,走完之後,便是進入成家立業、平靜且平淡的婚姻。

對於姜小白來說,當初的同班女同學學習委員耿小小、以及美女老師燕黎,算是他對於異性啓蒙的一種情愛,雖然不算是暗戀,但本質上很青澀;

而秀秀則是他的“初戀”,兩人雖然同牀共枕,但兩人都是“少不更事”,彼此間,並沒有過太多的瞭解,算是一種盲目的愛戀。

莊妃對於他,兩人有過諸多的接觸,先是敵人,再是合作,最後變成朋友,彼此間的瞭解,其實遠勝過他與秀秀。

姜小白蠕動了一下嘴脣,想要說什麼,但猶豫了一下,最終什麼也沒說出來。

多年以來的獨居生活,讓他並不善於表達自己內心的感情。

頓了頓,他終於開口:“你真的決定,強攻神殿?”

聽到姜小白的話,莊妃也是收起眉目間流露出的兒女情長,恢復到“女梟雄”的身份上來。

她點了點頭:“沒錯。原本,以雲夢宮半神魔的勢力,絕無可能攻下神殿。但現在,有了你的出現,我倆聯手,集合魔族和半神魔的勢力,強攻神殿,也不是不可能。而且,”

說到這裏,莊妃將目光,投到遠處的天空之上:“這場戰鬥,也是時候結束了。”

“爲什麼?”

姜小白不太理解莊妃的意思。

“因爲,神帝沒辦法回到天庭。”莊妃笑了笑,解釋:“天庭之主,便是神帝,神帝甦醒,卻留在人間,在凡人看來,或許是因爲神帝神恩浩蕩,想要救凡人於水火之間。

但我知道,她之所以不迴天庭,是因爲,她回不去天庭。”

恩?

對於神帝的舉動,之前姜小白,也隱隱有所猜測,覺得她可能是因爲某些事情,才滯留人間的。

畢竟按照白弒天的說法,神帝留在人間,也會受到天地規則的影響,並不能施展出超越十階的法力。

而回到天庭的話,她便是十三階的實力,天上地下,沒人能擊敗她。

姜小白卻萬萬沒想到,神帝是沒辦法返回天庭。

“她爲什麼回不去?”姜小白有些好奇,問。

“因爲,她沒有找到她的天庭之門。”

天庭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