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我們所有人都結合完畢,直接在縣城租了一輛車,朝着那個地方開了過去。

在車上我才知道,根據昨天方大師他們幾個人打聽回來的消息說,我們要去的那個地方,是一個荒廢了很久的村子,非常的偏僻。

更讓人有些意想不到的是,那個村子到底是怎麼荒廢的,誰都說不清楚。聽說前些年那個村子裏還經常有人出來買東西賣山貨,但是這幾年卻從來都沒有看到裏面有人出來。就在去年,一些好事者進去看過,整個村子都已經荒廢的不成樣子。

“方大師,難不成和那個火車有關?”我好奇的朝着方大師問道。

方大師搖也搖頭,示意自己也不清楚。

倒是旁邊的楊叔叔插話了:“如果沒有計算錯誤的話,那輛火車從那個村子裏出現過至少十次,所以很有可能真的有關係。”

汽車在離那個村子還有二三十里遠的時候沒辦法繼續開了,前面沒有路了。不光是沒有車路,就連人走的路都沒有了,只剩下一些動物纔出來的羊腸小路。

這邊的山非常高,而且山裏還特別冷,山頭上的積雪都沒有融化,路面十分的溼滑,走起路來相當不容易。

這二三十里路,我們走了大半天才走完,等到那個荒村的時候,已經快到太陽落山的時候。我們一行人在村子裏檢查過一番,確實沒有任何人居住。所以,我們就找了一個能夠看得過眼的房子鑽了進去。

雖然這種情況進入別人的房子裏不算太好,可是這裏荒廢了那麼長時間,也沒有個能打招呼的人。

“小楊,你能算出來具體出現的時間和地方嗎,這裏雖然是個荒村,但是看上去也不小啊。”方大師站在門口,看着外面暗下來的天色,朝着楊叔叔問道。

“火車就得從鐵路上過,咱們只要在附近找到廢棄的鐵路,就可以守株待兔。” 黃毛晃晃悠悠的醒了過來,這傢伙的運氣還是不錯的,如果他早點醒,沒準就被賈小樹給弄死了!

他迷迷糊糊的看了看旁邊的啤酒妹。

「是你啊……哎喲!」

他剛剛想轉頭,脖子就發出咯嘣一下的聲音,痛得他一哆嗦。

「黃毛哥……剛剛那個女人是誰啊?她……她……」啤酒妹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說。

黃毛一驚,顧不得自己的脖子痛,馬上起身四下看了看。

「那個女人呢?」他問。

「走了啊,走的時候還……還讓我伺候她!」啤酒妹小聲地說道。

黃毛微微皺眉,他看了看啤酒妹。

「沒有為難你?」他問。

「這個倒是沒有,她就是問我那一男一女我是怎麼認識的……我看到那個女人的腿上綁著槍。」啤酒妹害怕的說道。

黃毛也是心有餘悸。

「我提醒你,那個女人是我的上家,那我給你的東西都是從她那裡弄來的,下次看到她躲著點走……」他提醒道。

啤酒妹驚訝的看著黃毛。

「這個地方我不能呆了,我得趕緊跑路了。」黃毛吐了口氣。

穿越女配重生紀實 啤酒妹看著急急忙忙離開的黃毛,她猶豫了一下,自己又沒有招惹那些人……再說離開了這裡,自己也沒有一技之長,難道去做陪酒妹?

雖然自己現在和陪酒妹也差不了多少,但是以自己啤酒妹的身份,好歹價格要高許多……

晚上十點多的馬路上行人已經很少了,畢竟大部分人都是要上班的,這個時間都睡覺了。

「吱……」

一輛豪車猛地停在了路中間!

「卧槽!你這個女人……你這是發瘋了嗎?」

樂天拚命的想推開蘇紫萱,奈何蘇紫萱的力氣比他大,樂天只能看著蘇紫萱嘟起自己的小嘴,在自己的臉上親來親去。

樂天無語了,這女人到底在下面喝了多少酒?

他掙扎的將車子開到了路邊,長長的鬆了口氣。

蘇紫萱估計是親夠了,她猛地抬起頭,看著樂天。

「你說!你為什麼不要我……為什麼不和我上床!」她質問樂天。

樂天咽了口口水。

「我怕死……」他說道。

「你胡說……我不可能把你打死!」蘇紫萱哼哼著。

她的小臉通紅,紅酒的後勁是非常大的,蘇紫萱為了和那個女人的小弟打成一片不露破綻,真的喝了不少。

「是是是……主要是我覺得我還配不上你!你看看你……膚白貌美大長腿,這樣的女人哪是我一個農村出來的窮小子能上的起的!」樂天連連點頭。

他不得已只能抱著蘇紫萱,這個女人的身上軟軟的,抱在懷裡蠻舒服的,就是這大夏天的衣服有點少,樂天有點心跳加速。

蘇紫萱眯了眯眼,沖著樂天吐了口氣。

濃郁的酒氣撲到樂天的臉上,樂天也跟著眯了眯眼。

「我覺得你很好啊,就是人怪了點……不過對我真的好,從沒男人對我這麼好,其實我好高興的!我知道小妮子、小呆她們都對你有好感,但是我不怕!我知道就算你都把我們都要了,我也是大老婆……我是大老婆我怕誰?」

蘇紫萱嘟嘟囔囔的說道。

樂天驚訝的看著蘇紫萱,這就是酒後吐真言了吧?

「別胡說,我和小妮子、小呆只是朋友關係,我怎麼會要她們?」他嚴肅地說道。

「你別在我面前裝了……和人家躺在一張床上的事,我又不是不知道。」蘇紫萱又沖著樂天嘟起小嘴。

樂天嚴重的懷疑今晚這個女人是不是被自己親多了?養成習慣了?

可是這習慣也太好養成了吧?

他低下頭親了一下,反正這女人早晚是自己的,親幾口沒問題的。

蘇紫萱滿意的笑了笑。

「你要了我吧?就在這裡……」她趴在樂天的耳邊喃喃低語。

樂天突然打了個哆嗦,因為蘇紫萱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伸進了自己的褲子里……

「紫萱……你等一會,不是我不要你,而是我覺得現在還不到時候……」他急忙像個女人似的夾緊雙腿,可是他畢竟不是女人,總有東西是夾不住的!

「你又騙我……又說不到時候……嗚嗚!」

蘇紫萱突然哭了,她將眼淚毫不客氣的抹到樂天的身上。

樂天無奈了,這可怎麼辦啊?

這萬一真的玩出火來,自己該怎麼和蘇紫萱解釋?

這女人明天酒醒之後會不會宰了自己?

再說了……蘇紫萱能接受自己的異常狀態嗎?樂天看了看自己的右手……

下個月圓之夜就要來了,樂天不免有些擔心!

蘇紫萱還想動,樂天急忙抱住了她,但是在掙扎中,樂天的褲子拉鏈還是被拉扯了下來,扯掉了一半……

「等等……等等……紫萱你聽我說。」樂天急忙說道。

他都能感覺自己的心中升騰起的一股火,他是個正常的男人!

「你說……」蘇紫萱揚起小臉。

現在的她沒有了那種女漢子的強硬,眼角還掛著一滴眼淚,看起來有點楚楚可憐又有點可愛,樂天差點沒忍住心底的悸動。

他還是輕輕地在蘇紫萱嘴巴上吻了下去,這個吻很深……

蘇紫萱睜大著眼睛,然後慢慢的閉上了眼睛,她有點喘不過氣來了……

「紫萱……我和你說一個秘密!這是我最大的秘密……如果,如果你能接受……那我們就真正的在一起!」

樂天看著蘇紫萱慢慢的說道。

超級學神 蘇紫萱哼了一聲,她看了一眼樂天,慢慢的低下頭。

樂天長長的吸了口氣,他看著遠處的路燈,調整了一下情緒,自己在慢慢的靈化,到最後自己就會消失……

這是不可避免的結果。

那個時候……蘇紫萱就會成為一個寡婦!

這樣的結果絕對不是樂天想看到的!

「其實我……嘶……」

樂天剛剛說了一句,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氣,他驚詫的低下頭,就看到蘇紫萱居然趴在了自己的腿上……

樂天突然爆炸了……

蘇紫萱在做什麼!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但是她依舊在一種奇怪的信念下做了!

樂天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他本來就被那個賈小樹撩撥的蠢蠢欲動,蘇紫萱這一下猝不及防,他居然直接打起了冷戰…… 蘇紫萱慢慢的抬起頭,她醉眼朦朧的看著樂天,依稀是得到了什麼寶貴的東西一般……

她靠在樂天的懷裡睡著了。

樂天長長的鬆了口氣,他簡直是太意外了,為什麼今晚會發生這樣的事?

他看了看自己的二兄弟……你這貨一點也不矜持啊,非但不矜持,還不堅持……

好在蘇紫萱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要別的東西!

把副駕駛的座位放平,將蘇紫萱放在上面,讓她躺得舒服一些,樂天現在什麼都不想了,只想回家……

顧小冷奇怪的看著樂天,她正好準備上廁所,然後睡覺呢。

「咦? 與他婚路相逢 這麼晚了你怎麼沒睡?」樂天抱著蘇紫萱,看到正看著自己的顧小冷。

「哦,剛剛要睡,看書不小心看過頭了。」

顧小冷回答。

樂天抱著蘇紫萱就想往自己房間里走。

「樂天哥……你終於將紫萱姐灌醉了嗎?今晚是不是要趁虛而入?」顧小冷看起來非常有興趣的問。

樂天無語的看了這丫頭一眼。

「你一天天是不是沒什麼好想了?我要是想入,我還需要趁虛?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他哼了一聲。

顧小冷笑呵呵的看著樂天。

「趕緊去睡覺去!都什麼時候了……」樂天催促。

顧小冷跑進了卧室。

樂天將蘇紫萱放在床上,這個女人有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喝醉了不吐!

「唔……」

蘇紫萱無意識的哼哼了一聲。

樂天看著蘇紫萱粉紅的小嘴,想起剛剛那驚險刺激的一幕,長長的吐了口氣。

明天蘇紫萱起床之後不會發現什麼吧?

他定了定心神,去洗臉刷牙洗腳去了。

第二天一早,蘇紫萱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她扭頭看了看,樂天正躺在自己的身邊,這傢伙還一臉的笑意,也不知道夢到了什麼好笑的東西。

樂天突然也睜開了眼,兩個人正好對視在了一起。

「早!」樂天問了一句。

「早!」

蘇紫萱回答。

樂天突然愣住了,他清晰地聞到了蘇紫萱嘴巴里的有些古怪的氣味……

蘇紫萱毫無所覺,她坐起來,很自然的去衛生間了。

「呼……這女人不會發現了什麼吧?昨晚居然沒有控制得住,那東西據說吃了會美容?就是這味道……」

樂天一個人在這嘮嘮叨叨,心裡忐忑得很。

「早飯要吃什麼?」

蘇紫萱的聲音從衛生間傳出來。

「都可以。」樂天回答。

「那我去煮點麵條吧?」蘇紫萱問。

樂天從床上下來,他也去了衛生間,看著蘇紫萱正在刷牙洗臉。

「那個……」他有點糾結。

「怎麼了?」蘇紫萱吐掉嘴巴里的泡沫。

樂天看到這一幕,知道昨晚的證據已經完全被銷毀了,不知道為什麼,他鬆了口氣。

「你昨晚喝多了……」他說道。

「我知道啊,現在我還有點頭痛,不過問題不大。」蘇紫萱點點頭。

「那……你知道你昨晚做了什麼嗎?」

樂天問。

蘇紫萱扭過頭看了看樂天。

「做過什麼?」她問。

「沒什麼……就是又哭又笑的還鬧著不回家……」樂天模稜兩可的回答。

「哦!還不是為了安撫那些手下,我總要做一個稱職的保鏢吧?」蘇紫萱笑著回答。

樂天眨了眨眼,他在猶豫自己是不是要告訴蘇紫萱點什麼?

可是這個女人看心情應該是不錯的,如果自己說了昨晚的事……被打死的可能性有幾成?

「你怎麼了?一臉吃了虧的表情?」蘇紫萱看著樂天。

「沒……沒事!你好了沒?我尿急……」樂天急忙搖搖頭。

「好了!」

蘇紫萱擦了擦臉,她的化妝品種類少得可憐,用高小秋給的那種乳液抹一抹就搞定了。

樂天看著蘇紫萱離開的身影,他糾結了一會。

「對了!」

走到門口的蘇紫萱突然回過頭。

「啊?」樂天一驚。

「以後不許偷偷弄到我的嘴巴里!味道一點都不好……另外!我也不想在不清醒的情況下丟掉第一次!記住了嗎?」蘇紫萱嚴肅地說道。

重生之小市民 樂天驚詫的看著蘇紫萱……

原來……這個女人什麼都知道!

蘇紫萱的臉色微紅,說完這句話,她急急忙忙的跑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