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杜命突然一把拉住小玲柔軟白皙的小手,讓她停下腳步,

小玲皺眉,十分不喜杜命突然間拉住他,難道就此妥協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或許自己要重新認識一下自己一直看好的少年,

只見杜命直視她的眼睛,隨後緩慢的搖搖頭,

小玲看到杜命這般如此,更是失望,這個男人難道是一個怯懦之輩嗎,

就在小玲失望之時,杜命拉住小玲退後一步,隨後自己踏上前來,擋在小玲的面前,

「這種事情應該交給男人來,」

小玲一怔,耳邊依然還在迴響這句似乎永久不會消散的話語,看著自己面前看似有些單薄的身影,卻是猶如一座大山一般擋在自己的面前,為其遮風擋雨,屹立前方,


「有什麼事,沖著我來,身為一個皇子貴胄,對付一個女人,算什麼本事,」

杜命嘴角輕笑,似是嘲諷,言辭犀利的語風再一次在所謂敵人面前爆發而來,

那皇子眼睛眯了眯,深深的看了一眼杜命,

「就憑你,似乎….有些不夠格,」

轟,

他話音剛落,如同山嶽一般的浩瀚氣息從身體中席捲而出,爆發開來,瞬間猶如滾滾的**瀚海一般朝著杜命壓迫而去,


「是不是,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杜命低語,同樣強大氣息爆發,幽深色的靈力迅速的瀰漫開來,布滿全身,

全身強大的朝著天空涌去,匯聚如同槍芒,在半空中與那皇子的強大氣息迅速的接觸,開始劇烈碰撞起來,

這瞬間的接觸,猶如兩座巨大無比的山嶽突然間便碰撞到了一起,轟隆一聲,

一股驚人的氣浪在空闊無比的大殿擴散開來,同時驚人的雷鳴生爆發開來,

周遭的人臣頓時身影踉蹌,有些直接的迅速倒退,跌倒在大殿光滑的地面上,

而那氣浪逼近至西周國王身邊時,便如同遇到了湮滅的虛空一般,立刻消散的無影無蹤,

而杜命和那位皇子互相對峙,強大氣息碰撞,在段時間內在那裡僵持下去,

「夠了,這是在大殿,成何體統,」西周國王冷哼,聲音猶如魔音一般盡然直接在他們心靈中響徹,十分轟鳴,

頓時,兩人一震,皆是個後退一步,

「兒臣知錯,」

那皇子立刻行禮,致歉,

「行了,起來吧,下次不要在這般沒有禮數了,」西周國王淡淡道,便如此原諒了皇子的行為,

「我們和北冥院一直交好,這任務既然被兩人接取,就讓他們參與,以免讓北冥院的那些人說我們西周國不知道禮數,」西周國王道,

「可是,」那皇子皺眉,還想要說些什麼,

「行了就這樣,」西周國王再一次道,

「是,」那皇子只能夠點頭答應,有些不甘心的朝著杜命那裡看了一眼,

「大哥,暫且如此吧,」另一個皇子對這位大皇子勸解道,

「是啊,也只能這樣了,只要我們在,有什麼不能夠解決的,就當帶兩個累贅吧,」一位公主暗自對著幾位皇子說道,

他們聲音不小,杜命和小玲聽的清清楚楚,

小玲頓時憤慨,十分憤怒,大大的眼睛怒火中燒,想要上前再次言論,

杜命再一次拉住她,對著她搖搖頭,

「不如我們離去吧,這種任務不接也罷,」小玲對杜命小聲道,

「呵呵,走了的話,積分怎麼辦,何況我們已經來了,怎麼能就這樣離去,既然他們把我們當做累贅,那豈不是更好,一切需要解決的問題交給他們不就好了,我們最好只要拿那些積分就行了,」杜命笑道,眼睛卻有些奇異的光芒,讓小玲看不明白,

「那…好吧,」小玲遲疑,

「就這樣吧,過幾日,你們便和我們的人一起去辦那件任務,」西周國王再一次道,

杜命朝著龍椅上的君主看了一眼,心中卻是有些腹誹,剛才他和那皇子爭鬥之時,西周國王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內阻止,而是在兩人碰撞之後,顯然也是想要看看自己的實力,


不過,現在什麼也無所謂,積分要緊,

「趕了幾日的路程,想必你們也是有些勞累了,孤讓人先帶你們下去休息一番,」那西周國王對杜命和小玲道,隨後吩咐一位人臣,

從群臣中走出一個中年模樣,看似十分溫良的一位臣子,在前方帶路,

杜命原本還想要詢問一番,所謂任務到底是什麼,不過隨後想想還是算了,若是他們想要告訴自己的話,早就告訴了,反正等到幾日後,參加任務不就知道了,想到這,杜命反而不著急,

人臣帶路,很快的在宮中左轉右轉,帶到了離大殿較遠的一個院落,

很快,在人臣的帶領下,小玲和他一人一個房間,並且相鄰,

隨後那位人臣告辭離開,

等到人臣離開后,沒過多久,杜命還準備休息一下,小玲便裊裊娜娜的走來,

直接推門而入,進入房間,

杜命無語,道:「你不知道先敲一下門嗎,這樣直接闖入,未免不好吧,」

小玲笑嘻嘻的道:「怎麼,你是害羞嗎,」

她打量面前的少年,似乎還略有些稚嫩,但隨著時間過去,似乎正在逐漸轉向成熟,

想到剛才眼前的少年在大殿之中,用並不是很強壯的身軀擋在自己的面前,她亦是有些感動,雖然自己的修為比這位少年高出很多,

「不是,」杜命搖搖頭:「我是在為你知羞,要知道你可是一個女子,還是北冥院赫赫有名的小玲,若是讓北冥院的少年們知道你這樣大大咧咧的傳進一個男人的房間,不知道會打碎多少男人的心,」

「男人,」小玲有些懷疑的看向杜命,

「怎麼,這有什麼懷疑的,」杜命不忿道,

小玲搖搖頭,在我眼裡你還是一個比我小的少年,隨後她嘻嘻笑道:「開叫姐姐來聽聽,」

杜命無語,不在搭理他,

「快叫姐姐啊,」小玲繼續逼供,

杜命搖頭:「不叫,你看著還沒我大,若是你想要叫我一聲哥哥或許我會答應,」

「呵呵,」小玲冷笑咬牙:「你敢占我的便宜,」

「是啊,」杜命一副無所謂的態度:「怎麼,你要對我動手嗎,」

「好吧,」看到杜命這副樣子,小玲被打敗了,

隨後她走到杜命床前,直接躺在了上面伸了伸懶腰:「真舒服啊,」

杜命剛想要責問,這是自己的床,眼神一掃而去,頓時硬生生的憋住了這句話,

小玲就這般隨意的躺在床上,衣紗緊貼,曼妙的身軀曲線玲瓏,皮膚白皙光亮,這般平躺下,那胸前的驚人弧度頓時一覽無遺,讓杜命都是臉色一紅,

而且少女這般慵懶的姿態,當真是有些誘人, 他轉過臉去,不再打量,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來掩飾自己的窘態,

小玲自然沒有發現自己這般懶散下,所散發的魅力是多麼的驚人與誘惑,

「你說那到底是什麼任務,」小玲頭轉向杜命這般問道,

杜命搖搖頭,「不知道,不過應該很重要,你看剛才在大殿中那幾位皇子貴胄的態度,就知道修為不夠都不能夠參加,」

聽到杜命提到那幾位皇子貴胄,小玲立刻想起剛才在大殿中那幾位皇子的態度,頓時憤怒起來,

「我就說不該接取這個任務,不如就此離去,那幾個皇子仗著自己的身份,如此囂張,敢這樣對我,」

杜命勸解道:「無妨,他們不是說用不上我們嗎,何必跟他們一般見識,只要我們參與這個任務,完成就行,暫時為了積分先忍一忍,」


小玲大眼睛眨動,美眸動人,看向杜命:「今天你在大殿中的表現不錯,我沒有看錯你,」

「呵呵,」杜命發笑:「那多謝小玲姑娘誇獎,」

「嗯,」小玲受用的點點頭,


「好了,我走了,你繼續休息吧,」

小玲起身,終於讓開床鋪,開門離去,

杜命站起身,活動了一下筋骨,一下在躺在了床上,感受到床下被褥那種軟綿綿的感覺,沒有多少工夫,杜命居然就這樣睡著了,

此刻,天已經入夜,漆黑一片,四周不可見,唯有天空星辰點綴,散發柔和而璀璨的光芒,

整個西周國都徹底的陷入黑暗當中,

但西周國皇都的行宮,卻是燈火通明,光明一片,

整個行宮周圍布有強大陣法,黑夜來臨之後,那陣法啟動,散發氤氳的朦朧光輝,如同光罩一般徹底把行宮籠罩,

琉璃殿瓦,城牆玉器,無比在散發著熒光,

西周國混元宮北殿

大殿寬大空闊,光滑的牆壁上,鑲嵌著晶瑩玉透的玉石,在散發光芒,照亮這一片大殿,

而此刻大殿中有一座小型的龍椅,面前一張高大的書桌,

那西周國的國王此刻正坐在皇位上,手持一根玉筆,面前堆積著不少的書冊,他在每一本書冊上寫寫畫畫,不時皺眉,

鐺鐺,

房門敲響,

西周國國王皺眉,隨後放下玉筆,用手指揉了揉眼睛,開口道:「進來,」

來人還是白天的四位皇子公主,

他們躬身前進,站到書桌前:「父王,」

「什麼事,」他背靠在龍椅上,似乎有些疲憊,不過即使如此,他的渾身上下依然繚繞著一股龍氣,至尊霸氣,威壓無比,

幾人互相對視一眼,

大皇子上前一步:「父王,還是關於今天的事情,那件事情非同小可,關於我們西周國的國運與龍脈,難道真的要那兩人也參加嗎,就憑藉他們的實力,能夠幫助我們嗎,怕只是一個累贅,」

二皇子也開口道:「是啊,父王,多少國家宗門,對於我們西周國的故土垂涎,想要得到故土中的龍脈,吸取龍氣,這件事情很重大,不得不小心一些,」

「大哥而二哥說的對,想我們西周國在上古時期也是超級皇朝,若不是遇到一番劫難,現如今也不會淪為二級國度,讓諸多宗門國度輕視,」一位公主站了出來,

「父王,兒臣希望您認真考慮一下,」最後一個公主也站了出來,

「嗯,」

西周國國王鼻子中發出一種嗡嗡的鼻音,似是在考慮,隨後再一次用手指揉動太陽穴,背部完全的靠在了龍椅上,

看到自己的父王如此,那幾位皇子貴胄臉上皆是露出一絲擔憂,

「父王,還請您多保重身體,不要過多勞累,畢竟我們西周國還要依仗父王,」

「還請父王多多休息,」

「請父王保重身體,」

幾位皇子皆是擔心道,

西周國國王欣慰的笑了笑,

「有你們著幾個孝順的孩子,我很欣慰,」他露出一絲微笑:「不過此刻你大哥姬發沒有在這裡,否則我們全家團聚,父王也就不會那麼勞累了,」

聽到自己的父王聽到自己的大哥姬發,幾人眼中不約而同的閃爍了幾下,略微皺了皺眉,很是隱蔽,

不過還是有皇子道:「父王,大哥願意鎮守祖地,我們兄弟幾人都是很敬佩,恨不得代替大哥在那祖地鎮守,讓大哥不用受那荒蕪之地的荒涼氣息,」

「就是,大哥身為太子,居然用自己龍軀到祖地代替父王,這份真情我們兄弟幾人遠遠不如,」

「呵呵,」西周國國王欣慰的笑了笑:「姬發在祖地已經有一百五十多年的時間了,還真是不短了,這麼長時間沒有見到他了,也不知道怎麼樣,」

一位皇子道:「過幾日,我們前往祖地,自然能夠見到大哥,到時候回來之時,必定向父王報告大哥的情況,父王不必擔憂,」

西周國國王欣慰的點點頭,

隨後才開口回答這幾位皇子此番目的:「你們也知道,祖地當年受到超級皇朝殷商的迫害,龍氣潰散,受損,不得不關閉天門,休養生息,所以至今那裡依然不完整,不能夠承受太大的力量,只能夠萬紀境界以下的進入,」

「而且祖地現在所在的位置,卻是位於東周國的勢力範圍之內,若不是祖地只有東周血脈的開啟才能夠進入,他們早就破開祖地了,你大哥因此才會去哪裡鎮守,護住我們西周的龍氣,」

「現在我們進入那祖地,必須經過東周,因此他們要求進入一些的名額,」

「雙方有商討,雙方只能夠派出數十人,」

「但那是祖地,我們西周只允許西周的的龍脈一族進入,現在差兩名額,之所以讓北冥院的人來,也是因為他們和我們西周國有些交情,在祖地不會覬覦我們祖地的東西,我們才能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