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面前不斷駛過的運送車隊,林玄微微地點了點頭。

這種時候,要的就是效率和時間。

而至於九州的民眾,則是早早的就開始排起了長隊,等候著運輸車隊的抵達。

甚至還有一些先得服用改造液的人,已經開始在網上不停的炫耀和凡爾賽起來。

「唉,我發現這改造液還是有一個副作用的。

那就是我自從服下后,就特別喜歡在沒有服用的人面前炫耀。」

「是啊,我也有一樣,而且這改造液感覺效果不是很好,頂多就比之前年輕個十多歲,力氣也就那樣頂多就比之前大上個三四倍而已,沒啥了不起的。」

「我覺得這個改造液對於我來說最大的好處就是變得年輕了,至於其他的我根本就用不上。」

「就是啊,我也是這種感覺,我覺得對於女性來說,這改造液比任何的化妝品都好用!」

……

其實對於改造液好評率最高的還得數那些女性。

雖然她們現在已經不怎麼化妝了,畢竟現在這種環境下想要化妝也沒有的化了。

但是服用了改造液后,她們居然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年輕了近乎十歲!

這對於女性來說,這簡直就是神跡才能實現的情況!

這些言論放到網上去,可是把那些還沒有來得及領取到的人給羨慕壞了。

「我去,你們都是魔鬼吧!都已經領取到改造液了,不僅不偷著笑,居然還主動的來網上炫耀,這真的是太氣人了!」

「就是啊,我都已經排隊好幾個小時了,前面還有一望無際的人群,我都不知道我還要等多久,剛才工作人員過來說今天一共三千改造液,但是我覺得我前面不止三千人!」

「你這都已經算好的了,我從凌晨兩點多就過來了,結果還是等到現在都沒有。」

「兩點多算什麼,我從昨晚就來排隊了。」

……

雖然第一天有很多人都沒有沒有領到改造液,但整個現場卻沒有出現插隊或者其他不好的情況出現。

若是放在災難前,或許會有一兩個敗類出現這種插隊的情況出現,但是經歷過這麼多次災難后,不僅僅是國家,就連個人都變得十分團結了起來。

因為在這種情況下,只有相互之間的團結才能真正意義上的共渡難關。

接下來的幾天內,一批又一批的改造液被送到九州各地,越來越多的人也開始服用上了改造液。

九州十四萬萬人,僅僅只用了一周就達到了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使用率,這就是九州速度!

而此時,九州的速度並不僅僅體現在改造液上。

三天後,就在改造液覆蓋率達到百分百的時候,另一條消息也開始悄悄地登上了熱搜。

「九州的全新超級工程:地下通道全面竣工!」 鹿鶴堂之中,阮老太太抱着懷裏被旨意血脈的小孫子,重重的嘆了口氣。

「老太太可不要氣壞了身子骨才是呢。」鍾媽媽陪着旁邊就道,「好在二老爺還是明白是非,如今絕子湯藥也下去了,五姑娘也被送走了,小少爺也留着您身邊教導,她沒有棋子了,以後只能安安心心伺候二老爺了。」

阮老太太看懷中的小孫子,「若真是這樣,我就阿彌陀佛了,安漣那頭仔細吩咐人看着,即便是在莊子住着,也不要短了她的東西,莫要生病了。」

「老太太剛剛不過是殺雞儆猴,逼得二老爺點頭。」鍾媽媽就道,「等著過兩年五姑娘回來,河間府這頭都把她這兩年豬油蒙心的事徹底遺忘了,京城那頭也有了交代,性子沉了,日後您在給找個好人家。」

「府邸就她一個庶出的姑娘,她心中不平是自然的,好幾年前我就說了,把安漣送到二太太身邊養著,到底出入都把她當成嫡女對待了。」

阮老太太說着就頭疼,「二太太那頭如何了?」

「都開始收拾東西了。」鍾媽媽嘆息,「二老爺回去就鬧了一場,您還是得讓二老爺去低頭。」

「我怎麼能夠管着他,總歸我都想好了,若是因着她寵妾滅妻毀了這一大家子,乾脆就分家各過着就好,你當我是隨意說的,上次大老爺回來,我已經細細商議過了,老二這次官績考核本是差,是要降職的,好不容易動了關係改成了良……」

「總之他現在還覺得是二太太善妒,罷了,明日做幾個二太太愛吃的飯菜,乾脆讓她帶着寧姐兒、星哥兒回娘家小住幾日,你去挑選幾個得力的丫頭婆子倒時候跟着去照顧。」

鍾媽媽誒了一聲,「只是這個小少爺?」

「這燙手山芋自然是我來接着了,還能如何,滴血驗親是時常不準,等著過幾年長大了就好了,在如何,孩子都是無辜的,我養着他這幾年,若不是我阮家血脈,就找個旁系沒有子嗣的人家過繼過去,也算是遮掩過去了。」

阮老太太說着,忍不住道,「我倒還是小瞧了雙行這孩子,倒是知道借力打力了,乾脆讓整個二房都亂了,這孩子,罷了罷了,一報還一報,二房既然動他頭上去了,也不能怪他還手。」

鍾媽媽就道:「您不是一直擔憂六姑娘嗎,如今二少爺心計手腕都有了,還愁不能護著嗎?」

「這幾個孫子都是逃命的東西。」阮老太太不想說話了,看着懷中的娃娃,「小可憐的東西哦……」

***

次日清早,趙家娘家人就來阮家,阮安玉一聽直接鯉魚打挺預備睡個回籠覺

阮雙行出手就知道絕字怎麼寫了。

絕子湯藥下去了,趙長竹心中那口氣估計是下去了。

不過趙家的人一來,估計是房頂開門六親不認的。

即便不和離,也是要帶着趙長竹,阮安寧,阮雙星回娘家去小住一段時間,至於住多久,就看阮遠喬如何處理了。

撥開這些彎彎繞繞,其實阮雙行大抵是想給阮遠喬一個大大的敲打。

管桂從外面進來,看着裹被子的人,心驚膽戰的開口。

她道:「姑娘,可是了不得了,趙家來了個表少爺,說的要老太太把那個孩子處置了,否則就是要和離!」

「這件事本就是阮家理虧,二老爺,三老爺,老太太都被那位表少爺說的開不口了。」

她看阮安玉還能睡得着,「您不能在睡了,去同三太太請安吧,過幾日啟程去了京城,三太太可是傷心了。」

阮安玉嗯了一聲,前面冬紫來正回來,難得道:「你二伯母那個侄兒牙尖嘴利的,可是厲害的很,趙家來的人都聽他的,現在就在鹿鶴堂裏頭,逼着老太太說把小娃娃交出去。」

冬紫來已經不稱呼那孩子為九少爺了。

阮安玉拉着她的手,思考了片刻,壓低聲音問,「母親,依着你看,你覺得那孩子真的是阮家的嗎?」

冬紫來看她,若是以前,她自然隨隨便便糊弄過去,只是阮安玉如今已是大姑娘了,這些后宅的東西,她也應該跟着知曉些了。

她道:「這種情況下,其實就可以說是不是了,畢竟是有人親自打上門了,而且還滴血驗親成功了。」

「不過後面有多少的說辭,除非知道這件隱秘的人都死光了,否則,其實過幾年孩子張開了,就能看的出來。」

而後謠言這東西,誰都不知道會傳成什麼模樣,及時止損才是最應該的。

阮安玉笑了笑,「那不若這樣,讓祖母就養著那孩子,等著過幾年看的出來相貌了,若不是,就讓岳姨娘帶着離開阮家即可。」

就是要敵人一直腦袋上都懸掛這一把刀,這才是阮雙行最誅心的地方。

依着她看,這個孩子十有八九也有可能不是……

「等等!」阮安玉眸子突然一亮。

冬紫來就見着突然衝出去的,急忙要去抓她,「安玉,你今日可不要胡鬧!」

阮安玉提着裙擺跑出去。

不,這個孩子可能真的不是岳淺眉的,也不是阮家的,就是那個死去管事兒子的。

很有可能,岳淺眉生的是個閨女,可若是閨女,她今後的日子真的就沒有什麼派頭了,她在莊子待了那麼久,很有可能是說服了什麼人去幫她的。

若是這樣,那這件事情就不能這樣草草的處理了。

她朝着鎖玉齋去,冷不丁就和一個疾馳的人撞到一堆。

「不長眼的東西,你們阮家還真是規矩體統絲毫不行!」

阮安玉直接被撞得坐到地上,「我跑的快,你也沒多慢,說我就說我,何必牽扯我家裏!」她撞得腦門生疼。

跟着過來的冬紫來暗道不好,急忙上去,「趙少爺,這是我家六姑娘,衝撞了你,你多多擔待,莫要同她計較。」

阮安玉揉着腦袋,都不想去招呼了,錯開跟前的少年郎就朝鎖玉齋跑。

她的去把這個猜測告訴阮二哥去。 【防盜貼章節】

威尼斯海灘的一家餐廳內。書書網更新最快

比爾蓋茨從洛杉磯國際機場下了飛機就直接趕到這邊,臨近12點鐘,這家頗有名氣的餐廳內客人很多,西蒙卻還沒有到。

被侍者引領在預定好的位置坐下,比爾蓋茨正想着接下來的事情,注意到一對男女輕聲說笑着走了進來。

抬頭看過去,他立刻認出這是荷里活明星理查基爾和他那位超模女友辛迪克勞馥。

……

……

威尼斯海灘的一家餐廳內。

比爾蓋茨從洛杉磯國際機場下了飛機就直接趕到這邊,臨近12點鐘,這家頗有名氣的餐廳內客人很多,西蒙卻還沒有到。

被侍者引領在預定好的位置坐下,比爾蓋茨正想着接下來的事情,注意到一對男女輕聲說笑着走了進來。

抬頭看過去,他立刻認出這是荷里活明星理查基爾和他那位超模女友辛迪克勞馥。

威尼斯海灘的一家餐廳內。

比爾蓋茨從洛杉磯國際機場下了飛機就直接趕到這邊,臨近12點鐘,這家頗有名氣的餐廳內客人很多,西蒙卻還沒有到。

被侍者引領在預定好的位置坐下,比爾蓋茨正想着接下來的事情,注意到一對男女輕聲說笑着走了進來。

抬頭看過去,他立刻認出這是荷里活明星理查基爾和他那位超模女友辛迪克勞馥。

威尼斯海灘的一家餐廳內。

比爾蓋茨從洛杉磯國際機場下了飛機就直接趕到這邊,臨近12點鐘,這家頗有名氣的餐廳內客人很多,西蒙卻還沒有到。

被侍者引領在預定好的位置坐下,比爾蓋茨正想着接下來的事情,注意到一對男女輕聲說笑着走了進來。

抬頭看過去,他立刻認出這是荷里活明星理查基爾和他那位超模女友辛迪克勞馥。

威尼斯海灘的一家餐廳內。

比爾蓋茨從洛杉磯國際機場下了飛機就直接趕到這邊,臨近12點鐘,這家頗有名氣的餐廳內客人很多,西蒙卻還沒有到。

被侍者引領在預定好的位置坐下,比爾蓋茨正想着接下來的事情,注意到一對男女輕聲說笑着走了進來。

抬頭看過去,他立刻認出這是荷里活明星理查基爾和他那位超模女友辛迪克勞馥。

威尼斯海灘的一家餐廳內。

比爾蓋茨從洛杉磯國際機場下了飛機就直接趕到這邊,臨近12點鐘,這家頗有名氣的餐廳內客人很多,西蒙卻還沒有到。

被侍者引領在預定好的位置坐下,比爾蓋茨正想着接下來的事情,注意到一對男女輕聲說笑着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