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依琴拿起剛才向宏軍問的衣服:「這一件衣服,零售價四十九,就算批發給你二十五,還有二十四的利潤,我們請了十個員工,一天的工資才三十塊錢。這麼大一個店,一天賣個十件八件還是非常容易的吧?」

向宏軍張了張嘴,沒有說話,因為柳依琴這個賬確實沒有算錯,一天賣十件,就有五百的營業額,去掉兩百五十塊錢的貨款,剩餘二百多塊錢,絕對有錢賺了。

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這生意是不是真有這麼好。

向宏軍又問道:「那我開一個店,大概要多少錢?」

「看大小,我們這個規模的話,兩萬。」柳依琴說道。

「這麼多!」向宏軍嚇了一跳:「柳老闆、楊老闆,這個我要考慮一下,這錢太多了,我要回去問問我媳婦才行。」

柳依琴本來還想說兩句加盟的好話,楊晨軒趕緊說道:「行,畢竟兩萬不是小數,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先去吃飯,加盟的事情以後再說。」

楊晨軒不讓柳依琴說加盟的好話,是因為今天說的已經夠多了,利潤都給他算了,要再多說,現在向宏軍會聽得心動,但冷靜下來,就有可能會覺得有貓膩。

這時候欲擒故縱一下,然後找機會給他放點要開分店的風聲,讓他有一點危機感,那就剛好。

向宏軍見兩人這麼好說話,心裏其實還是很心動的,就是這兩萬太多了,現在誰家裏要有個一萬,親戚都得巴結你。

。阿爾宙斯很生氣,它真的很生氣!

數百年前,它為了感謝人類幫助它尋回了丟失的石板,特意幫助米季納地區恢復了往日的繁榮昌盛,為此它甚至將石板的力量都借給了人類。

但是貪得無厭的人類卻沒有能對此感恩,反而是對它加以欺騙並且攻擊,甚至還真的重傷到了它!

在修養傷勢的時候,阿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六十一章讓我來領教一下創世神的力量吧!(1/3)求訂閱!!! 離開斯凱勒的辦公室,努爾基奇換上了一張苦臉,明知道和斯凱勒報告這件事情之後,會有怎麼樣的結果,但處於職責,努爾基奇只能報告。

為了一件不重要的事情,招惹上夏洛特·玲玲,很不理智,非常的不理智,何況斬夜支隊與大媽海賊團,本就有過舊怨。

而且,此時的斬夜支隊,本就不平靜,斯凱勒這個長官,連續挑釁百獸海賊團船長凱多,如果只有凱多,努爾基奇是不怕的。

並不是對凱多的實力沒有足夠的認知,而是…凱多敢來,戰場只會在海軍掌控的219海里新世界海域,情報說凱多能飛,看似進退自如。

實則不然,凱多所謂的飛,得到幻獸種這麼久的努爾基奇早就推測明白,凱多根本不會飛,他只能產生和操控焰雲,並沒有那麼靈巧,不具備真正的制空優勢。

凱多空戰的優勢,若是在「戰爭」或者「戰役」之中,會得到顯著的提升,但是,如果只是他一個人的戰鬥,看似最為霸氣的獸型,反倒會是他的短板。

而至於為何戰鬥海域只能在海軍控制這邊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白鬍子不可能允許凱多在他海域內興風作浪,如果只是偶爾的借道,或許白鬍子當做沒看見就能過去。

但如果在他海域內爆發戰鬥,那麼不管是凱多,還是斬夜支隊,都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見識白鬍子及白鬍子海賊團的怒火。

無關立場,作為如今大海呼聲最高的皇,白鬍子的領地,從逐步開拓至今,只做出過一次讓步,就這一次,還有許多人不理解。

而海軍與凱多的戰鬥,值不值得讓白鬍子做第二次讓步?不會!

無關白鬍子的臉面,他所庇護的那些有人生活的島嶼,他所關心的一切,都只能禁得起一次讓步。

若是再讓一次,那麼,其他海賊就會想着,獲取「侵犯」一下白鬍子的海域,根本算不得什麼大事,白鬍子海賊團可以將這些海賊殺掉或趕出去。

但是造成的損失呢?能彌補回來嗎?因此,最簡單的,護衛自己的海域,就是白鬍子海賊團到時候的最優選,甚至可以說是白鬍子的唯一選擇。

這種情況下,兩面受敵的凱多,只會有一個結局,要麼被斬夜支隊以及支援的海軍擊敗,要麼被白鬍子海賊團擊敗,過程不同,結局卻一樣。

當然,凱多一死,白鬍子海賊團也會直接和海軍爆發全面戰爭,往日承諾會被直接撕毀,新世界重新進入混亂局勢。

而凱多會像羅傑一樣,用自己的死去開啟一個混亂的時代嗎?如果他會,他就不會龜縮在鬼島之中。

當然,這裏有個前提,那就是凱多沒辦法直接讓斬夜支隊癱瘓,才有接下來的局面。

那麼凱多有能力將斬夜支隊直接打癱瘓嗎?

沒有,這片大海上,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讓斬夜支隊在短時間之內陷入癱瘓,尤其是當斬夜支隊位於G-5支部的時候,偵察能力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峰值。

以凱多獸型的體積,在他踏入G-5支部觀測範圍之內,再到他抵達G-5支部時,斬夜支隊就能做好應對措施,甚至後方四個新世界支部支隊,軍艦都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

斬夜支隊未必能拿下凱多,甚至加上新世界除G-3之外的其他三個支部支隊,都未必能拿下凱多,但是,凱多同樣拿不下斬夜支隊和其他支隊。

所以,凱多敢飛過來,只有兩個結局,要麼搞些不疼不癢的破壞,然後灰溜溜的回去,要麼和不斷得到支援的海軍戰鬥,直到之後被拿下。

當然,或許還有另一條路線,海底,直接通過船身鍍膜,穿過海底,來到G-5支部海域,這樣不僅能夠使得斬夜支隊反應不過來,凱多自己也可以帶上自己的手下過來。

但是沒有那個鍍膜匠,能夠做到讓船隻鍍膜穿越托特蘭海域與白鬍子海賊團的海域而不破裂,海底通道,只適合快進快出的快攻戰術。

兩三百海里,已經是船隻鍍膜堅持的極限了,除非中途多次鍍膜,但是那樣,也會經過夏洛特·玲玲和白鬍子的地盤,風險依舊。

因此,只有凱多的話,努爾基奇那是一點兒也不擔心。

但是…如果在加上一個大媽海賊團的話,那就完全不同了,「同仇敵愾」的兩個海賊團,或許會達成臨時的盟約,對斬夜支隊進行征討。

斬夜支隊可以抗住任何一個人的打擊而保證不癱瘓,但是…如果不止一個人的話,那就未必了。

尤其是斬夜支隊,只有一個人,能夠拖住凱多、夏洛特·玲玲這種頂尖強者,而且也只能拖住一個,那就是斯凱勒。

斯凱勒的實力雖說還達不到凱多、夏洛特·玲玲的高度,但是,如果只是拖住的話,斯凱勒還真的可以,尤其是斯凱勒現在那連卡普的鐵拳都能抗的身體耐受性。

隨便和誰,斯凱勒都起碼能周旋上幾個小時,幾個小時的時間,足夠援軍趕到。

但這是在只有一個頂尖強者的情況下,如果凱多和夏洛特·玲玲出動,斯凱勒能抗一個,另一個誰來抗?

因此,得罪凱多,努爾基奇是一點兒也不擔心,但是如今,斯凱勒的意思是連大媽海賊團也要招惹,就讓努爾基奇頭痛了。

其實他最開始也想過一個辦法,那就是不和斯凱勒彙報,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但是…那違背了努爾基奇的正義,也違背了斯凱勒的正義。

因此,哪怕知道斯凱勒最終還是會做出這種選擇,努爾基奇還是上報了。

如今他要解決的,就是如何在同時得罪百獸海賊團和大媽海賊團的情況下,保全斬夜支隊、G-5支部,以及維護海軍的顏面。

逃肯定是不行的,斯凱勒肯定不會同意,畢竟,為了正義!而斯凱勒對於力所能及的理解,其實是越來越極端,按理說,同時和兩位海上王者打,就是力所不能及的。

但是斯凱勒會想,我上去A一刀,是力所能及的,所以我一定要上去A一刀。

到時候凱多和夏洛特·玲玲真的同時入侵G-5支部,那麼斯凱勒的做法就是,她直接A了上去,她被控住了!她被擊殺了!

斯凱勒白給,然後斬夜支隊被融化,這就是下場。

硬來也肯定不行,硬來就是直接跳過了勸阻斯凱勒的這個無用功的過程而已。

那麼,提前求援?其他人努爾基奇不知道,但他知道,G-3支部的卡普肯定是願意提前支援,甚至常駐的。

這似乎是一種辦法,但讓卡普保護到斯凱勒有能力同時對戰兩位頂級強者,短時間內不敗的地步,那得多長時間?這完全就是一個不定數。

如果真要這樣,還不如讓斯凱勒和卡普對調支部,由卡普來鎮守G-5支部呢。

努爾基奇的愁緒,一直到斬夜支隊集結,離開G-5支部港口都沒有消除,斯凱勒看到努爾基奇這幅模樣,問道:「怎麼了?肚子疼?」

聽到斯凱勒的「關心」,努爾基奇感覺自己更加痛苦了,同時也一股腦將自己所思所想告知了斯凱勒。

原以為斯凱勒也會顧慮,或者罵他膽小鬼等等,但是斯凱勒卻只是扯了扯嘴角,說道:「凱多和夏洛特·玲玲打過來了嗎?」

「沒有。」

「那你擔心什麼?什麼結盟,什麼圍攻,一切都還沒發生。」

斯凱勒扶了扶墨鏡,說道:「如果要為還未發生的事情擔憂,那我們為什麼要活着?反正我們都會死去。」

『你這是偷換概念!!!』

努爾基奇心中吶喊,但還沒等他繼續勸導斯凱勒,斯凱勒就說道:「怕!就會輸一輩子!我知道那是什麼滋味,所以我不會再怕。

還有,我們不去阻止凱多,不去阻止大媽,一切就能相安無事嗎?

沒有我們的干預,百獸和大媽兩個海賊團,只會發展得更加順利,然後有更多人因為我們的不干預,而受到無妄之災。

到時候死去的人,比我們死去的時候會更加慘烈,當然,他們的死或許牽連不到我們,有些人會這麼想,但是…我不會。」

斯凱勒看向沉默,沒有反駁,但是也無法接受的努爾基奇,問道:「你覺得人要活幾歲,才能算是夠本?七十歲?八十歲?還是百歲老人?」

斯凱勒問完,並沒有等努爾基奇的回答,因為這是一個無法給出答案的問題,斯凱勒自顧自的說道:「我的話,與其過一百年同樣的生活,倒不如兩天不同的生活。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曾經的我,其實比誰都更聽話,我懂得聽勸,也懂得選擇在別人看來『應該』的選擇,但是,對於我自己而言,那段生活毫無參與感。

我的生活完全被其他人參與了,我不能選擇自己喜歡什麼,不能選擇自己去做什麼,那個時候的我很體面,但是體面之下空無一物。」

努爾基奇低下頭,因為他認同了斯凱勒的話,他的大多數時間,也是這種狀態,直到自己加入了斬夜支隊,才逐漸有了不同。

但是,他不敢認同斯凱勒,因為他知道,他不僅僅是他。

斯凱勒也沒有需要努爾基奇認同的意思的,而是說道:「你剛剛說完自己的煩惱,不是詢問我該怎麼辦嗎?」

努爾基奇點了點頭,斯凱勒看着大海,露出笑容,說道:「完成這一次巡航,你就會知道了。」

斯凱勒的「保密」,沒辦法給努爾基奇帶來一絲一毫的安全感。

但努爾基奇還是忠誠的執行着斯凱勒下達的任務,一艘艘運輸食材的商船,被要求進行安全檢查。

安全檢查不過關的商船,被一艘艘串聯著,掛在了斬夜支隊軍艦後方,當完成十天的巡航,確定海域內沒有可疑商船之後,斯凱勒下令返回支部。

返回支部途中,努爾基奇幾度想要詢問,詢問斯凱勒口中的「辦法」,但是還沒等他開口,斯凱勒就接到了本部電話。

是關於波魯薩利諾行動的,他的第二十六支隊,已經進入新世界。

畢竟是直接更換船隻,比升級要快上太多,而且,極有可能是新型軍艦的原型機,不需要進行調試安裝,就可以直接拿來用的。

斯凱勒沒有耽誤,先讓努爾基奇安排對接工作,努爾基奇的問話也還未開始就中斷,等斬夜支隊的軍艦緊趕慢趕返回G-5支部時,波魯薩利諾的軍艦卻是更早的抵達了。

「喲嘿~斯凱勒醬~」

斯凱勒跳上波魯薩利諾軍艦的甲板,就聽到波魯薩利諾那扭曲的坐姿,走過去坐下,說道:「波魯薩利諾中將,新船感覺怎麼樣?」

「安穩了一些~你看這茶,都不會搖晃~」

波魯薩利諾指了指桌子上茶杯中的茶,即便在海上,仍舊保持着足夠的平穩。

斯凱勒笑着搖了搖頭,說道:「速度應該也有提升吧?畢竟太慢的軍艦和你可不太搭配。」

聞言,波魯薩利諾也點了點頭,說道:「是快,但是也沒有比你的快上多少~」

「正好,帶我去一個地方。」

聽到斯凱勒的話語,波魯薩利諾在那裏玩指甲,說道:「新世界不去,四海不去,偉大航道前半段不去,除此之外,我都可以為你效力喲~」

斯凱勒咧起嘴角,說道:「那就走無風帶。」

聞言,波魯薩利諾松垮的臉皮緊繃了一下,他側頭看了看斬夜支隊剛剛帶回來了那些商船,只是觀察了一番,他就皺起了眉頭。

他認出了那些船的主人,身上輕鬆的態度稍微收斂,語氣也難得變得認真起來,說道:「有信心和海上皇者對戰了?」

「信心,我一向不缺!」

斯凱勒自信說完,波魯薩利諾白了她一眼,說道:「實力,你一點沒有~」

「哈哈哈~」

斯凱勒笑了起來,這個波魯薩利諾,說話還是那麼令人討厭啊!

波魯薩利諾此時調整了一下坐姿,翹起二郎腿,雙手搭在膝蓋上,頗為嚴肅的問道:「讓我猜猜,準備同時得罪了那兩個海賊團?

然後為了讓雙方無法聯手,主動去和其中一個談判?

斯凱勒,你到底知不知道什麼是海賊?」

斯凱勒點了點頭,對於波魯薩利諾嚴肅的語氣,沒有絲毫的反應,波魯薩利諾點了點頭,說道:「我只送你到托特蘭海域,你這是任務之外的行為,我不想插手。」

「我明白,對了,我要在3月11號抵達。」

「那可真是麻煩了喲~」波魯薩利諾突然很苦惱的說道,斯凱勒挑了挑眉,詢問道:

「難道有什麼困難嗎?」

波魯薩利諾點頭,說道:「我的軍艦太快了~九號就能抵達呀~」

「滾蛋!」

「嘿嘿~」波魯薩利諾面露自然的猥瑣笑容,說道:「我希望大媽茶話會的第二天,我能收到讓我有足夠興緻開茶話會的新聞,加油喲~斯凱勒醬~

不過啊,別死咯,你要是死了,我呀~可是會很苦惱的~」

波魯薩利諾似乎沒覺得斯凱勒想要獨自進入托特蘭海域談判的事情有何不妥,也沒有幫助斬夜支隊化解困局的想法。

只是,他得麻煩一趟了,必須把鬼島那群傢伙,壓在鬼島裏面才行。

至於托特蘭海域…是時候讓世人刷新一下對斯凱勒的印象了,畢竟,這可是他教導過的人,怎麼可能有做不到的事情。

。 此刻玉露心裡其實是愧疚的,她明知道自己探監的舉動,可能會給季小姐帶來危險,但是她還是來了。

只是她沒想到的是,那刺客出手如此之快,還如此明目張胆!

現在她可以肯定的是,那行刺之人不會逃脫得那麼快,此刻定然還在這大理寺監牢之內。

她輕輕將紀小姐放下,將右手緊緊握成拳頭,令她意外的是,幕後之人竟然是他——二皇子。

自己與他一無新仇,二無舊怨,為何他要布下此局?

過了一會兒,便有獄卒來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