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天一步十丈,瞬息便是邁出了百丈之遠,小村鎮已經消失在他的視野中了。

一個時辰后,宇文天來到途中的另一個小鎮,這是一個比之前的村鎮還要小的地方,就跟天岩城一樣,卻沒有堅固的城牆,也沒有高大的城門。

這裡,只是一群人的聚居地,就像山村一樣,只不過,這是一個稍顯繁華的村落。

宇文天停下了腳步,他本來不打算在此停留的,此去鄴城,三萬多里的路程,也要花不少時間,而且禹皇城也在南面,剛好順路。

只不過,他不得不停下,因為這裡有一股讓他很不舒服的氣息,魔氣,死氣!

魔君肯定不在此地,若他活著,一定會潛藏起來,壯大實力。

那麼,這股氣息何來?

神識探出,宇文天赫然發現,這裡居然似乎沒有一個活人的氣息,雖燈火通明,雞犬相聞,但是,遍地皆是屍體,死氣沉沉。

宇文天加速,進入鎮里,看著街道上那一具具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的乾屍,怵目驚心。

這裡的人都被吸去了血氣,就像每次被黑鐵牌處理完的妖獸屍體一樣。

死氣瀰漫,空氣中還夾雜著一些血腥味,看來這事剛發生不久。

到底是何人所為?

宇文天殺氣外露,神識如一般,將整個村鎮覆蓋起來。

終於,他發現了暴徒所在之處。

東面三里處的土地祠,六個黑衣人正在盤坐修鍊,他們身上散發出來隱隱的魔氣,不似魔君,倒是與之前在天岩森林打傷自己的那伙人的氣息相似。

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宇文天大概知道了他們的實力。

三個化真七重天之境,兩個化真八重天之境,一個化真九重天之境。

宇文天已不用多想,便向著土地祠奔去。雖然感覺鄴城發現有一伙人正急速趕來,這些人的氣息還算正常,應該不是魔道中人,若是聯合這些人,便可以將這六個魔道中人消滅。

不過,憤怒異常的他,只想將這群畜生大卸八塊,那還計較那麼多。

「誰?」

沉浸在修鍊中的六個人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出現在三十丈外,便立即驚醒。

「該死的魔修,喪盡天良,罪該當誅!」宇文天已經不想多說了,左手向著六人抓去。

「魔臨大地·殺戮!」

強大的殺戮之氣鋪天蓋地而來,讓那六人瞬間有一種膽戰心驚的恐懼之感,紫金色的大手壓力下來,若是被碰到,鐵定會重創。

不過,六人中有三個人的實力不比宇文天差,尤其是那個化真九重天之境的魔修,連宇文天也不敢大意。

看著三丈大小的紫金色大手抓來,殺戮之氣瀰漫,為首的黑衣人手中的長刀劈出。

「轟!」

兩股強大的能量碰撞,瞬間爆裂,向四周擴散出來,所到之處,摧枯拉朽,土地祠被毀掉了,一個化真七重天之境的魔修被爆裂開來的能量集中,倒飛了出去,鮮血四溢。

「你是何人?為何一言不發,便出手偷襲!」那為首的魔修冷喝一聲,道。

「爾等魔修,屠戮凡人,傷天害理,何必多言,我送你們去地獄懺悔吧!」

宇文天根本不與這些人多言,大手壓向了那個化真七重天之境的魔修。

「封!」

封印的力量化成道道金色光柱,將那化真七重天之境的魔修困住,無法動彈。


!! 化真七重天的魔修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禁錮了,根本無法動彈,便大喊道。

「殺!」幾個魔修看到同伴被封禁,瞬間便殺了過來。

不過,宇文天怎會給他們機會,在剛將那人封住的同時,手掌抓下,又是魔臨大地之殺戮。

那化真七重天之境的魔修被紫金色大手抓住,一捏,然後便成了碎塊,散了一地。

四個剛衝過來的魔修,看到同伴一瞬間被殺,震驚的同時又有些懼怕,但是那首領卻是目眥欲裂,全力攻擊而來。


「殺我屬下,我要將你挫骨揚灰!」

強橫的魔氣洶湧而來,首領先攻,其餘三人則是從側面襲擊。

宇文天怡然不懼,向著身側閃去,攻擊目標赫然是其中一個化真八重天之境的武者。

他的動作非常快,這次並沒有施展真元攻擊,而是急速閃到那化真八重天之境的武者身前,直接對著其心口擊出了一拳。

雖然宇文本天的身法讓對方感覺到了空間,可當那化真八重天之境的魔修看到宇文天的拳頭上竟然沒有一絲真元的波動的時候,便瞬間有了一種輕蔑的神態,站在原地不動,似乎在等著宇文天無力的攻擊之後,自己來奚落一番。

「嘭!」

夾雜著龍力的一拳,恍若開天闢地,那魔修被擊飛,倒在十丈之遠的地上,站了起來,神情有些木然。其胸口的衣服已經破開了一個拳頭大的洞,而背部后心處的衣服亦是如此。

「噗!」

那化真八重天之境的魔修血如井噴,還夾雜著心臟的碎片。眼睛里已經失去了光彩,站立著,一動不動,頭低著,似乎在看地上角逐的螞蟻,而呼吸已然停止。

死了!

只不過,上天讓他在死的時候,輝煌了一次,站著死,這是許多武者所叫囂著的尊嚴。

而宇文天清楚自己這一拳擊出后的效果,一擊得手后,便閃到一旁,躲開那化真九重天之境魔修的糾纏,殺向了最後一個化真八重天之境的魔修和餘下的那個化真七重天之境的魔修。

「無相劫指!」

宇文天真元急聚,沉那個化真七重天之境的魔修還未站穩腳跟,一指擊出,沒有什麼痕迹。

「嘭!」

一道劇烈的撞擊聲響起,那化真七重天之境的魔修被擊中胸口,一個三寸大的動出現,血肉模糊,倒地身亡。

不過,戰鬥中最忌諱的就是這種行為,尤其是有一個對手自己未必能夠戰勝的時候,卻去攻擊另一個,一不小心,便會飲恨當場。

顯然,宇文天也犯了這樣的錯誤,在他殺向實力弱一點的魔修的時候,低估了那化真九重天之境魔修的實力,結果,被對方一丈擊飛了十丈之遠。

幸好他的身體足夠強大,否則,今夜便要橫屍此處。

雖然沒有受傷,當時那種疼痛感,讓他臉上的肌肉繃緊了。在剛倒地的一瞬間,他手輕輕一撐,便站了起來。

這時候,那兩人同時殺了過來,如果不躲的話,肯定要被其中一人給擊中。

宇文天立即施展出了空間意境,在兩個拳頭將要重傷自己的時候,他忽然間消失了。

攻擊落空,兩人立即守住,眼中的疑惑一閃即逝,立即回過頭來,出掌迎向那突然間出現的金色拳頭。

「大金剛拳!」

宇文天這次施展出了佛宗絕技,巨大的金色拳頭虛影,直接將那化真八重天之境的魔修擊飛,倒在地上,無法動彈。

擊完這一拳后,宇文天身形暴退,堪堪躲過了那化真九重天之境的魔修的攻擊。

退後兩丈的距離,兩人站定,相互看著對方,在他們各自的眼裡,對方是個高手,恐怖的高手。

魔修忌憚的是宇文天層出不群的手段,而宇文天則是忌憚對方渾厚的真元。六個魔修,三死兩傷,完好的,就境界最高的魔修。


兩人就這樣對峙著,雙方都沒有出手,都在等著對方動手,尋找破綻。

所謂敵不動,我不動;敵欲動,我先動!

五息之後,那魔修開始動了,本來他不想動的,可是再不動,他就麻煩了,因為已經有好幾個武者向這邊趕來了。

魔修施展出來自己全身的魔元,而宇文天而是將全部的真元,混合著龍力擊出了一拳。


「轟!」

巨爆聲響起,那魔修被擊飛了五丈之遠,口角溢血,身體有些晃動,而宇文天則是後退了兩丈。

顯然,這一擊宇文天佔盡了上風,趁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宇文天身形如風,瞬間出現在地上那化真八重天之境的武者旁邊。

「摩訶指!」

「嘭!」

紫金色巨指虛影出現,真元透指而出,擊在那人的心臟之處,直接擊出了一個碗口大的洞。

「亦雄!」

一道驚叫聲響起,宇文天剛收回了手,打算對付那化真九重天之境的魔修,卻見十丈外一道身影沖了過來。

宇文天眉頭微蹙,看那本來的身影,目標應該是他剛剛殺死的化真八重天之境的魔修。

莫不是一夥的?

只是來人一身真元純凈,明顯是正道武修,怎麼會是一夥的呢?

不過,他也不多想,直接衝到那化真九重天之境的魔修身前,與之交戰起來。

但是,這時候已經有許多人趕來了,那魔修懼怕不已,躲過了宇文天襲來的一擊,便向遠處逃去。

宇文天怎麼會讓他給逃走呢,身形一擰,欲追上去,卻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真元襲來。

他身形再閃,躲過了那道襲擊。站定后,看著對面那中年人。

「你是何意?」宇文天冷喝道。


「你為什麼殺死亦雄?」那中年人殺氣騰騰,面目猙獰,道。

「你說他?」宇文天一指那剛才被自己殺死的魔修,問道。

「不錯!他是我弟弟!」這中年人臉色陰沉至極,道。

「他是魔修!他們六個人將這個村鎮里的人全部殘戮一空,你說,他該不該死!」宇文天冷聲道。

「什麼?原來是魔修!」

「怪不得手段如此殘忍!」

「程亦雄怎麼會是魔修,是不是搞錯了?」

……

剛剛趕來的一眾武者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顯然是震驚不已。

「你胡說八道!這鎮里的人全部是你殺的!你竟然敢嫁禍給我弟弟!」那中年人聽到宇文天的話后,臉色大變,神情有些慌張,隨即收斂起來,將矛頭指向宇文天。

這時候,有一個面色和善的中年人走了過來,這人是一個化真九重天之境的武者,氣息僅比剛才逃走的那魔修差一點。

「這位小兄弟,你可有證據證明這裡的事情不是你所為?」這剛來的中年人也還算客氣,對著宇文天,平靜地道。

「還用證明嗎?你可以看看這幾個人的屍體,這裡還有一個活口,那個什麼亦雄,明顯是個魔修!這裡的事情,就是他們做的」宇文天平靜地看著問話之人,然後指了指躺在地上的魔修,看向那面色陰鷙的中年人,道:「若不是你阻止,那魔修頭領怎會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