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朝陽發瘋的怒吼,發泄自己的情緒,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會是這種結果;真是只猜中了開頭,卻沒猜中結尾,誰也想不到堂堂聖地之主會被斬斷一條手臂,再看向獨孤逍遙時,眼神中都充滿了畏懼。

片刻!

王朝陽平靜了下來,雙眼怨恨的看著獨孤逍遙,而獨孤逍遙也平靜的看向王朝陽,沒有絲毫的感情,就向看著陌生人一樣。

對視片刻。

唰!

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只見王朝陽向著城內的一處掠去;看著王朝陽奔去的方向,章洪臉色一變,快速的跟了過去。

而隨著兩人的離去,獨孤逍遙那雙銀色的雙眸漸漸地恢復過來,一絲血痕從獨孤逍遙的眼角留下來,看來消耗不少。

唰!

展開青翼,獨孤逍遙也向著城內而去。

「快跟上。」眾人一陣騷動。

「能看到這麼精彩的戰鬥,真是不枉此生啊!」不少人都在感嘆。

??????

「聖主……」王肖吃驚的看著眼前的王朝陽,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會如此狼狽,而且還失去了一條手臂;自己奉命監控賴辰等人,限制他們的行動,但是卻沒有傷人,神醫家族可不是說動就動的,因為不知有多少人受過他們的恩惠,即便是朝陽聖地也不敢輕易招惹。

「人呢?」沒有理會王肖的表情,王朝陽冷冷的說道。

「在裡面。」

唰唰!

王肖話剛落,就看見又有兩道身影劃過虛空,速度快的驚人。

一個自然是雲宗城城主章洪,這個王肖到是沒有過多意外,然而另一個呢,不正是今晚的目標嗎,但是,為什麼蕭白也能飛行呢,聖主的手臂是誰斬斷的,無數疑問在王肖的腦中閃過,不過沒有人回答他。

此時,賴仙兒與小陳馨已經出來,但是卻被控制住,兩人都用擔憂的目光看著獨孤逍遙。

不久后,賴辰腳步沉靜的走了出來,似乎對自己的處境沒有絲毫的在意。

「蕭白,將戮仙劍交出來,我可以放過他們幾個。」王朝陽陰笑道。

「堂堂聖地之主居然做出這種事。」章洪很是氣憤的說道,而後雙眼無情的看向負責守護賴仙兒幾人的護衛,那曾經是他的親信,沒想到竟然背叛了他。

章洪突然覺得今天自己這個天階強者做的很是失敗,好像什麼也沒做,只是牽制了一會王朝陽,其餘都是獨孤逍遙自己解決的。

一個荒謬的念頭在章洪的腦中閃過,久久不能平息,即便沒有自己的牽制,獨孤逍遙亦能在兩位天階強者下安然無恙。

「哈哈……蕭白,怎麼樣。」王朝陽瘋狂的大笑,好像已經失去了理智,這種人才是讓人最顧忌的,因為他什麼都有可能做的出來,獨孤逍遙不敢拿幾人的性命來賭。

鏘!

獨孤逍遙將手放開,戮仙劍直直的插在了地面上,震的大地一陣搖晃,一道長長的裂痕延伸,一直延續到王朝陽的腳下。

「放人。」獨孤逍遙冰冷的說道。

「可惜了,那可是神器啊!」很多人對獨孤逍遙的做法很不理解,為了幾個人放棄那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神器,讓人很是惋惜。

但是也有人對獨孤逍遙的做法表示肯定,這樣才是真男人。


王朝陽慢慢走到戮仙劍旁邊,將手放到劍柄之上。

轟!

一股強大的推力將王朝陽的手彈開。

「將你與戮仙劍的聯繫切斷。」王朝陽對著獨孤逍遙說道。

「戮仙劍沒有認主。」獨孤逍遙冰冷的說道道。

似是感覺獨孤逍遙沒有說謊,王朝陽又將目光看向戮仙劍。「一把無主之物我還收不了你。」

喝!

天階的實力全都釋放出來,向著戮仙壓去,即便已經殘廢也還有著他的威勢,一把便將戮仙劍抓在手中鎮壓。

天階不愧是天階,實力還是相當強勁的,只不過他遇到了不該遇到的人。

沉,很沉!這是王朝陽的第一感覺,怎麼也無法將戮仙劍收入體內,而且還從劍身上感覺到絲絲殺氣腐蝕著自己的元力,但卻被王朝陽死死的壓制住。

「哼! 浴火重生:盛世小妖妃 。」看著獨孤逍遙,王朝陽冷冷的說道。

「你將我的手臂斬斷,我也要你一隻手臂。」

最强狂醫 什麼,還有這種人,好不要臉。」

「堂堂聖地之主竟會做出這種事,枉為一教之主。」

「??????」一陣陣議論聲傳來,讓很多朝陽聖地的人臉色難看之極。

「王朝陽不要得寸進尺。」章洪沉聲道。

「大哥哥。」

「蕭白。」小陳馨與賴仙兒擔憂的叫道,害怕獨孤逍遙做傻事;獨孤逍遙也雙眼泛著冷芒看著王朝陽。

「怎麼,不動手,那我來幫幫你。」虛空一抓,王朝陽便將遠處的小馨兒抓在手中,但是小馨兒卻是沒有出聲,咬著牙忍受著疼痛,不讓獨孤逍遙為自己擔心。

「你……」看著王朝陽將小馨兒抓在手中,獨孤逍遙再也不能平靜了,一顆心亂了起來。


「你不廢掉自己的手臂,我就廢掉她的。」說著用力捏著小馨兒的臂膀,一絲絲冷汗從小馨兒的臉頰上流下,但是小馨兒卻沒有叫出聲來。

「馨兒……」賴仙兒叫道。

「住手。」獨孤逍遙大叫,今晚第一次露出這種表情,即便是面對兩名天階強者時也沒有。

咔嚓!

一聲脆響,獨孤逍遙用自己的右手狠狠的捏碎了自己的左臂,臉色霎是變得慘白。

「大哥哥,」

「蕭白。」賴仙兒和小馨兒大叫。

「呵呵……馨兒放心,大哥哥沒事。」獨孤逍遙看著小馨兒笑著說道,身體微微有些顫抖。

「哈哈……」王朝陽瘋狂的大笑。「還沒完呢。」

碰!

隔空一掌對著獨孤逍遙啪去。

咔嚓!

噗!

獨孤逍遙此時渾身骨骼破裂,鮮血滿身,有的地方都可以看見森森白骨,體內的元力飛速的流失,隨時都有可能倒下;但他還是用那隻右手支撐起身,雙眼冰冷的看著王朝陽。

「啊!你是壞人。」心地純真的小馨兒只知道用壞人這一詞來形容此時的王朝陽,讓所有人聽得心痛,對王朝陽的做法感到不恥,但是也沒人出聲。

「閉嘴。」

啪!

王朝陽大叫一聲,對著小馨兒的臉上扇去,一張紅紅的手印出現在小馨兒的臉頰上,小馨兒仍然沒有吭聲,只是淚水在她的眼中打轉,強忍著不讓它流出來。

「王朝陽……」


咳!

獨孤逍遙雙眼瞪著王朝陽,咳出一口鮮血,如果眼神可以殺人,此時的王朝陽已經不知被分屍了多少回了。

「哈哈……」王朝陽變態般的狂笑。

此時沒人注意到,小馨兒脖子帶著的血紅玉墜突然閃過一道紅光。

轟隆隆!

就在這時,一股強烈的威壓傳來,在雲宗城的上空突然出現了一道血色漩渦,席捲了整座雲宗城,讓人有一種末日降臨的感覺。

「發生了什麼?」所有人都恐懼的叫喊。

咔嚓!

一道裂痕出現在漩渦中,只見從裂痕之中突然伸出一隻血手,向著王朝陽便是拍去。

看著這隻手,王朝陽感覺自己就向是一隻螺蟻一般,沒有似乎反抗的力量。

轟!

血色的掌印一手將王朝陽啪在地上。

「馨兒。」獨孤逍遙大叫,害怕這未知的東西傷害到小馨兒。

然而,當血色手掌接觸到小馨兒的身體時,一股柔和的力量將小馨兒的身體包裹起來,像是母親呵護自己的子女一般,之後巨手帶著小馨兒向著上方紅色的漩渦而去。

「大哥哥……」馨兒大叫,但是血手卻是沒有停頓,剎那消失在漩渦之中。

「馨兒……」獨孤逍遙擔心的大叫,但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

片刻,天空又恢復了以往的平靜,好似什麼也沒發生一般,不過, 男神的金牌製作人

「王朝陽。」回頭看向已經如同一團爛泥般躺在地上的王朝陽,獨孤逍遙雙眼泛出血光,步履蹣跚的走了過去。

鏘!

戮仙劍似是受到牽引般的飛到獨孤逍遙的手中。

「去死吧!」 「去死吧!」獨孤逍遙大喝,舉起戮仙劍向著王朝陽的頭便是劈去。

噗!

就在戮仙劍快要斬到王朝陽時,一口精血從王朝陽的口中噴出,人影霎時消失在原地,出現在數里之外。

轟!

戮仙劍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大地轟然一震,眾人的心臟好似遭到了一下重擊;遁走的王朝陽頭也沒回便瘋狂的向遠方逃去。

嗖!

突然間,一個細小的黑點沖向王朝陽,速度快的驚人,眾人只看見一道黑影。

那個黑點追上王朝陽后瞬間鑽入了他的體內,讓王朝陽身影一顫,好似受到了巨大的痛楚,但他還是拚命地逃竄。

「那是……食神蟲。」一些有見識的人喊道。

食神蟲,生存於遠古時期,專門以吞蝕宿主的神魂為生,是一種極其霸道而又邪惡的蠱蟲,被世人所恐懼;幸好如今已經絕跡,只是不知獨孤逍遙身上怎麼會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