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這兩個陰靈你一拳我一腳的就打了起來,二彪根本就不是那個陰靈的對手,二彪每次揮拳都會被對方輕鬆的躲閃過去,而對方每次揮拳都會擊中二彪。

二彪嘴裏吐出一口陰氣從地上又爬了起來,這已經是他第三次從地上爬起來了。

“你等的,我回去叫我姐收拾你”二彪站起身來就要往外走,此時二彪心裏無比的憋屈,他萬萬沒想到自己會被這個瘦小的陰靈揍的毫無還手之力,他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回去找劉梅過來幫他出氣。

“你以爲這裏是你家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啊”那個陰靈說完這話的時候就跑到了二彪的面前伸手將二彪攔住。

“你想怎麼樣”二彪一臉驚恐的看着他面前的陰靈問道。

“今天我要給你點顏色看看,要不然的話你以爲我好欺負”那個陰靈一臉兇相的對二彪說道,他說完這話便揮起拳頭就向二彪的頭上砸過去,二彪也不敢再還手了,他知道自己還手也不是人家的對手,他只能雙手抱頭蹲在地上由着對方揍,他現在只希望對方能趕緊撒完氣,好放他走。

“住手”還沒等那個陰靈的拳頭打在二彪的身上,此時劉梅出現在二彪的面前,她伸出手抓住了那個陰靈砸向二彪身上的拳頭。

“劉梅姐,你來了,嗚,嗚,嗚”二彪看見劉梅出現在他面前,他從地上站起來抱着劉梅的一條胳膊就哭了起來。

“又來一個多管閒事的”那個陰靈惡狠狠的看着劉梅說道。

“我不是來多管閒事的,我是來帶我弟弟回去的”劉梅指着旁邊的二彪說道。

“哼,想走沒有那麼容易”那個陰靈此刻有點佔理不饒人。

“那你想怎麼樣”劉梅陰着臉子問道。

“他可以走,但是你必須留下來陪我”那個陰靈在說這話的時候,臉上露出猥瑣的笑容。

“好,我答應你”劉梅笑道。

“二彪,你先走吧”劉梅轉過頭對他旁邊的二彪說道。

“劉梅姐,我是不會扔下你的”二彪向前跨了一步擋在劉梅的面前說道。

“你下去吧二彪,這件事姐會處理的,你放心吧”劉梅一臉微笑的對二彪說道。

“這…..”二柱子不想扔下劉梅。

“快走吧”劉梅一把將二柱子推了出去。

“姐,你小心點”二彪說完這話就向樓下走去。

“好了,現在就剩下我們倆了,你像做什麼”劉梅說這話的時候仍是一臉微笑。

“哈哈,那我就不客氣了,小美人我來了”那個陰靈張開雙臂就向劉梅撲了過去,劉梅向左一個下蹲就躲了過去。

(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 “小美人,你這是什麼意思”那個陰靈沒好氣的說道。

“你先等我將身上的這件旗袍脫了,我怕你將我這件新衣服弄壞了”劉梅說完便將我給他買的那件粉色旗袍脫了下來,此時劉梅的身上只剩下一套黑色的內衣內褲,她白皙的皮膚,修長的大腿完全展示在那個陰靈的面前。

“好,好,好,我也脫,我也脫”那個陰靈說完就要把他身上的外套往下脫。

“嘭”的一聲,還沒等那個陰靈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劉梅擡起一腳狠狠的踹在了那個陰靈的腹部,將那個陰靈踹飛兩米多遠直接趴在了地上,劉梅這一腳也使出了全身的力道,那個陰靈差點被劉梅這一腳踹了個魂飛魄散。

“你,你,你……”那個陰靈趴在地上指着劉梅說不出話來,劉梅這一腳確實有點重,那個陰靈趴在地上根本就爬不起來。

“別以爲女人就好欺負,姐是你招惹不起的”劉梅說完這話的時候,將放在一旁的旗袍穿在了身上就往樓下走去。

“劉梅姐,你沒事吧”此時二彪就在二樓的樓梯拐彎處等着劉梅,因爲他不放心劉梅,所以就沒有走。

“我沒事,走吧,咱們回家吧”劉梅姐微笑的對二彪說道。

“謝謝你了劉梅姐,今天要不是你在的話…..”二彪說到這的時候聲音有些哽咽。

“別說這些客氣的話了,你別忘記了我們現在是一家人,你是我弟弟,我欺負你可以,但是別人欺負你就不行”劉梅說完這話就牽着二彪的手往下走。

當劉梅跟二彪走下樓的時候,他們倆看見二柱子跟他的那個女同學坐在小區的椅子上聊着天,劉梅跟二彪越過二柱子的身邊什麼話都沒有說。

“思雨啊,今天就先到這裏,這間房子暫時不能住,什麼時候能住的話我再告訴你,鑰匙先放在我這”

“恩,那拜託你了二柱子”思雨一臉感動的說道。

“那個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咱們以後電話聯繫”二柱子說完這話扔下思雨一個人就向劉梅和二彪他們倆追了過去。

“劉梅姐,你怎麼也來了”二柱子跑到劉梅的身邊問道,劉梅也不搭理二柱子徑直的向前走去。

“二彪,那個陰靈怎麼樣了,有沒有被你揍趴下”二柱子又繞到二彪的身邊問道。

“我警告你二柱子,以後不要跟我說話,小心我揍你”二彪揮着拳頭沒好氣的對二柱子說道,二彪現在是一肚子氣沒地方撒。二柱子看到二彪一臉憤怒的樣子,就再也沒敢多問什麼,就這樣劉梅跟二彪走在最前面,二柱子則是緊緊的跟在他們倆後面。

大約晚上十點多鐘的時候,劉梅他們三個纔回到茅山堂。

“劉梅姐,你們回來了啊”劉倩從沙發上站起來迎了過去。

“二彪,你怎麼了啊,一臉不高興的樣子”峯哥從沙發上站起來向二彪問道。

此刻二彪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一聲也不吭,他不知道該怎麼說,畢竟捱揍這件事有些不光彩,乾脆他什麼也不說。

“劉梅姐,這到底是怎麼一會事啊”劉倩滿臉疑惑的問道。

“還能是怎麼一會事啊,這兩個傢伙挨收拾了唄”劉梅嘆了一口氣說道,其實看着二彪沮喪的表情我就猜出了這件事的結果。

我家皇后又作妖 薄情總裁奪心妻 “呵呵,這件事在我的意料之中”我在一旁插了一句說道。

“師傅,那你說說爲什麼這件事再你預料之中”二柱子坐在我身邊問道。

“一,電影演的那些鬼還有殭屍雖然在現實中是真實存在的,但是想要對付他們就沒有像電影裏演的那麼簡單,首先,你還不是一個道士,你現在所會的連皮毛都算不上,你也就是會畫一些簡單的符咒,你這這點本事去抓鬼,那無疑是自找苦吃。二,二彪雖然身寬體胖,但是他的實力有限,這陰靈不僅僅是活的年頭越長實力越強,更重要的是陰靈身上帶有的怨氣越強,他的實力就越強,劉梅就是最好的例子”我指着劉梅對二柱子說道。++++++++++++++++++++++++++++++++++

“哦”二柱子只是哦了一聲,然後紅着臉將頭低了下來。

“對了,我給你的那個五雷咒呢”我向二柱子問道。

“還沒等我用,就被那個鬼給撕了”二柱子說這話的聲音很低,如果不仔細聽的話根本就聽不見他在說什麼。

“呵呵”我沒有說什麼,只是搖着頭笑了一下,我提起桌子上的狼毫筆在黃符紙上又畫了一道五雷咒遞給了二柱子。

“幹嘛”二柱子望着我手裏的五雷咒不解的問道。

“你不是說你會用這個五雷咒嗎!你用一下給我看看”我將手裏的五雷咒塞到二柱子的手裏說道。

“我對誰用”二柱子用眼睛掃了一眼劉梅,劉倩,峯哥還有二彪,當他看二彪的時候,二彪也在惡狠狠的看着他。

“這樣吧,你就用二彪來當目標吧”我指着二彪說道。

“我不幹,我纔不要當他的試驗品”二彪說完這話氣憤的向外走去。

“這…..”二柱子依然是滿臉通紅,其實他也覺得心裏有點對不住二彪。

“還是我來吧”劉梅從沙發上站起來說道。

“我可不敢”二柱子一看是劉梅使勁的搖着頭說道,他確實有點不敢。

“沒事,你儘管來吧,我不會報復你的”劉梅認真的對二柱子說道。

“師傅你看…..”二柱子此時向我看過來,我對二柱子點了點頭。

“劉梅,咱可說好了,一旦我傷到你的話,你可不準報復我啊”二柱子從沙發上站起來客氣的對劉梅說道。

“來吧,別墨跡了”劉梅不耐煩的說道。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攝”二柱子唸完咒語就將手裏的符咒向劉梅的額頭貼去,劉梅也不躲閃,就站在那一動不動的讓二柱子將手裏符咒往她頭上貼。

“咦,怎麼會是這樣的”二柱子的手連同他手裏的符咒穿透劉梅的身體,沒有對劉梅造成一絲傷害。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攝…..”接着二柱子又試了五六遍還是不行,豆大的汗珠從二柱子的頭上掉了下來。

“不對啊,我在電視上看到的不是這樣的,按理說這張符咒應該粘在劉梅的頭上的”二柱子望着手裏的符不解的說道。

“你跟我上一下二樓”我將二柱子手裏的符咒奪了過來然後往二樓走去,二柱子以及劉梅他們全都跟在我的後面。

“電視上演的東西也未必都是真的,接下來我讓你見識一下這五雷咒到底怎麼用,你們都站在一邊仔細看着”我對着身後的二柱子以及劉梅他們說道。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攝”我將體內的道力輸入在手裏的五雷咒上,然後將符咒向前一甩,只見五雷咒變成五道拇指粗的閃電擊在地上的一塊紅磚上,瞬間將那塊紅磚擊成了粉末。

“符咒是這樣用的,你看見了嗎?”我回過頭着對二柱子說道,此時二柱子被剛剛的場景驚得張大了嘴巴,到現在都沒有合上,我說完這話就往一樓走去。

“師傅,你是怎麼做到的,你教教我吧….”二柱子跟在我的屁股後頭不停的唸叨着。

“我困了,我要睡覺了,明天早上還要起早呢,你也趕緊睡吧”我說完這話就躺在沙發上不再去理會二柱子。

二柱子見我將眼睛閉上,就再沒敢打擾我,二柱子躺在沙發上翻過來複過去的睡不着,腦子裏一直在想我之前用五雷咒的那個場景。

此刻我也沒睡着,我心裏一直在想着明天遷墳的事,我努力的回憶着師傅曾經帶我去遷墳的場景,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這一覺正好睡到了第二天早上五點。

我醒來的時候,裝修隊的那些人也都來了,我將茅山堂的門打開把他們放了進來,王工長剛領着那羣人剛上樓,外面就來了一輛黑色的豐田越野車,接着車上就下來了一位三十多歲的男子,這個男子身高接近一米八,長得魁梧健壯,他身上有着跟趙鳴一樣的氣質,軍人特有的氣質。

“我來這裏是要接一位叫林道長的人”那個男子走進來對我客氣的說道。

“我就是你要接的人”我微笑的對那個男子說道。

“你是林道長?”那個男子問這話的時候語氣有些質疑。

“沒錯,我就是林道長,有什麼不對的嗎?”我笑道。

“沒什麼不對,看到你之後徹底顛覆了道士在我心中的形象”那個男子尷尬的說道。

“那你心目中的道士應該是什麼樣子的”

“我心目中道士的形象,年紀應該是四五十歲左右,然後留着長髮長鬚,而且說話也是之乎者也的”那個男子笑道。

“其實你說的也沒錯,我的師叔伯確實也都是那樣的”

“好了林道長,時間也不早了,咱們要去的地方路途遙遠,咱們有話路上說吧”

“好的,還請這位兄弟把我準備好的東西搬到車上”我對那個男子囑咐道。

“沒問題”那個男子爽快的答道。

(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 於是我和二柱子還有那個男子將遷墳用的東西全部搬到了他的車裏,然後我上了二樓將茅山堂的鑰匙交給了王工長一把,並囑咐他要是我晚上回來晚的話就讓他把門給鎖上。

“這隻雞是用來幹嘛的”那個男子皺着眉頭望着躺在二柱子腳底的那隻大公雞問道。

“這是用來活祭的”我對那個男子說道,那男子聽我這麼一說就再也沒有說什麼。

鶴瞳前天跟我說過要跟我去看熱鬧,我估計她沒想到我會走這麼早,我坐在車上心裏也在想要不要給她跟柏皓騰打個電話,可是思來想去我還是覺得算了吧,畢竟遷墳也不算是個什麼好事。

我在車上的副駕駛有一句沒一句的跟那個開車的男子聊着,二柱子剛上車就睡着了,看二柱子睡得那麼香我也有點困了,沒一會我也睡着了。車子行駛了大約有一個半小時左右,路途開始變得崎嶇顛簸起來,車子也搖晃得越來越厲害了,此時此刻我是一點睡意都沒有了,我向後看了一下,二柱子打着呼嚕嘴裏流着口水睡的正香呢,我也是佩服這個傻小子,車搖得這麼厲害他也能睡着。

“能告訴我,咱們去哪裏嗎?還有多久能到?”我問向開車的那個男子。

“我們這次去的地方是kd縣的灌水鎮,我大哥的祖爺爺就埋在那裏”那個男子對我說道。

“哦”我聽了那個男子的話點了點頭,kd縣我倒是知道,至於他說的那個灌水鎮我還是第一次聽過。

kd是個縣級城市,而且這個縣也特別的貧窮,因爲這個縣被崇山峻嶺包圍在其中,跟我們dg市差的很多,因爲我們dg市屬於沿海城市,而且交通也比較發達,大多數人是靠海吃飯,人均收入也比較高。

大約又過了一個小時我們的車來到了一個小鎮,這個小鎮也就是開車這個男子說的灌水鎮,現在時間是早上七點半,我們的車剛停下來,我就看見了趙鳴從一輛黑色的豐田越野車下來直奔我的這輛車走了過來,趙鳴今天戴了一副黑色的墨鏡,身穿一套黑色的西裝,整個人顯得特別的帥氣。

“林道長你來了”趙鳴走到我的車窗邊客氣的跟我打着招呼。

“恩的”我笑着點了一下頭。

“不知道林道長東西都準備好了沒有,如果有什麼缺少的話你告訴我一聲,我現在就安排人去買,一旦過了這個小鎮,前面就找不到地方去買了”

“該準備的東西全都準備好了,還少一張開壇做法用的桌子,最好是方桌”我對趙鳴說道。

“桌子我大伯家有,這個不用了,既然你已經準都備好了,那我安排一下人準備出發”趙鳴說完就向其他的車子走了過去。

過了大約十多分鐘,車子開始啓動了,趙鳴的車在最前面,我的這輛車排在第二位,在我的後面還有二十多輛越野車跟在後面,跟在最後面的是一輛平頭的老實解放卡車,我心想有錢人的排場就是大啊。

女配攻略:首席的專寵 車緩緩的向前駛去,除了我這輛車沒有往窗外撒紙錢,其餘的那些車裏都有人往車窗外撒紙錢。

這往車外撒紙錢也是有講究的,算是買路錢,尤其在遇見十字路口和通過大橋的時候撒的紙錢更多,因爲這樣的地方野鬼也比較多。其實鬼不僅僅是隻有黑天才會出現的,白天的時候也能碰見鬼,只是很少而已。有句話叫做陽極必衰,說的是正上午時與子時皆是陰陽交替的時候,所以是一天最邪,最詭異,最容易出亂子的時候,也是所謂的陽極必衰,陰極必勝,那些髒東西自然也就會出現。

過了這個灌水鎮往前走的路全都是崎嶇的山路,道路坑窪不平,辛虧今天他們開的都是越野車,這要是換做普通轎車的話,根本就無法前行。車子搖晃的越來越厲害了,二柱子從茅山堂出來就開始睡一直睡到現在還沒醒,我是從心裏羨慕他。

又過了大約一個多小時左右,車隊開到了一個山腳下。在這山腳下我看到了一間三層樓的小別墅,看着這間別墅我就有點不明白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誰會來這蓋別墅啊,而且方圓十幾裏都沒有一戶人家,就這麼一家,讓我沒想到的是這個車隊直接開進了這個別墅的院子裏。

“二柱子,醒醒,到了”我推着坐在後面的二柱子。

“啊,這麼快就到了啊”二柱子擦着他嘴角的哈喇子對我說道。

“你都睡了三個多小時了”我沒好氣的說道。

“我怎麼覺得我只睡了一小會啊”二柱子揉着惺忪的雙眼說道。

“趕緊下車拿東西”我沒好氣的對二柱子說道。

“哦”二柱子應了一聲然後推開車門,將車上的東西往下搬,這個時候趙鳴也在吩咐跟來的那些人過來幫二柱子搬東西。

“還真有意思啊,我第一次看見有人在別墅院子裏養豬的”二柱子指着院子裏的豬圈笑道,看着前面三層豪華小別墅再看看院子裏的那個豬圈確實讓人彆扭。

“閉嘴”我瞪了一眼二柱子說道。

這時候屋子裏走出一位六十多歲的老漢,他微笑的向趙鳴身邊走了過去。

“大伯”趙鳴對着那個老漢深鞠一躬喊道。

“半年多沒見你這小子又壯實了”趙鳴的大伯拍着趙鳴的肩膀說道。

“大伯,這是我按照你的要求請來的林道長爲祖爺爺開壇做法”趙鳴指着我對他的大伯說道。

“你好”我走上前一步跟趙鳴的大伯打着招呼。

“趙鳴,你小子是不是覺得你大伯老了,好糊弄是不是”趙鳴大伯打量了我一番然後對趙鳴說道。

開局就是一只廢仙女了 “大伯,你這話怎麼說的,我怎麼敢糊弄你呢”趙鳴有點不明白他大伯的意思。

“你祖爺爺遷墳這件事不是一件小事,我再三囑咐你一定要找一個厲害的道長過來,你就找這麼一個乳臭未乾的孩子過來糊弄我,你大伯是老了,但是沒有老糊塗”趙鳴的大伯臉紅脖子粗的對趙鳴說道。

“有志不在年高,那些歲數大的人未必就比我的道術高明”我站在一旁插了一句,我實在有點忍受不了趙鳴大伯說的話。

“小夥子,我不知道我這侄子花了多錢請你來的,那些錢就當你這次來的辛苦費,你還是走吧,這墳我們今天不遷了”趙鳴的大伯對我說道,他的心裏依然不相信我。

“師傅,既然人家不相信咱們,咱們還是走吧”二柱子拽着我的胳膊對我說道,其實我也想走,但是我不能走,如果我走的話也就等於默認了自己跟那些江湖騙子假道士是一樣的。

“林道長,我讓人送你回去吧”趙鳴嘆了一口氣說道。

“我不能走,如果我今天走的話就承認了我招搖撞騙的江湖騙子”我搖着頭說道。

“二柱子,把我的狼毫筆,硃砂,黃符紙拿來”我對旁邊的二柱子說道,因爲我要證明給他們看。

“是,師傅”二柱子將他身後的揹包打開,然後將我需要的東西遞給了我。

“二柱子,你彎下腰來”我對二柱子吩咐道,二柱子也不問我要做什麼,他痛快的把腰彎了下來,我將黃符紙放在二柱子的背上,然後用手裏的狼毫筆沾了一下硃砂在黃符紙畫符,我這次畫的符名爲沉睡符,這張符的作用是針對那些失眠之人所用的,只要把這張符貼到失眠人的胸口,不出三秒鐘這個人就會昏昏欲睡。

“好了,我這張符叫沉睡符,只要把這張符貼到身上,這個人不出三秒鐘就會沉睡不醒,誰來試試這張符”我拿着手裏的符對周圍的人說道。

“我來試試”趙鳴的大伯將袖子擼了起來,站到我的面前說道,我也知道他爲什麼要自己來試,因爲他信不過趙鳴帶來的這些人,怕那些人跟我一夥的。

“可以”我走到趙鳴大伯的身邊,我先是將一絲道力輸入到手裏的符咒上,然後對着趙鳴大伯的胸口就貼了過去。

“我今天就要以身證明,你是一個騙……”還沒等那個“子”說出來,趙鳴的大伯就站着睡着了。

“太神奇了,簡直太不可思議”周圍的那些人看着趙鳴的大伯說道,趙鳴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大伯,首先趙鳴是一個軍人,他所信仰的只有中國gcd,對於鬼神一說他從來就沒有信過,更不相信我們這些所謂的道士,他請我來就是希望我能演一場戲敷衍一下他的大伯。

“呼….呼….呼…”此時趙鳴大伯打起了呼嚕。

“大伯,大伯,你醒醒”趙鳴上前一步搖着他的大伯。

“他身上的這張符不揭下來,就算天塌下來他也不會醒的”我對趙鳴說道。

“這…..”趙鳴此時有點說不出話來。

“現在可以了”我將趙鳴大伯身上的符咒揭下來說道。

“大伯,大伯,你快醒醒啊…..”趙鳴繼續喊道。

“我怎麼睡着了”趙鳴大伯莫名其妙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