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話音剛落臉色頓時一變,“這羣B孩子,把什麼招過來了?”

唐牧北和五穀同時感應到有股強大的陰暗味道,瀰漫在空氣中,看樣子有大boss要來了! 到關鍵時候就能看出真貨和水貨的區別來了。

感覺到陰風陣陣,一股強大味道瀰漫在空氣中的同時,五穀手疾眼快迅速掏出兩個白花花的東西扔給唐牧北一個,然後拽着他往地上一蹲,也不知道哪掏出來的大黑布將倆人全部矇住。

唐牧北:……

不得不說,五穀在靠譜的時候還是很給力的。

可倆大男人蒙着一塊布……好像有點不太對勁吧?

扔給自己的又是什麼玩意兒?

唐牧北懵逼的瞬間,五穀已經拿着自己那塊白色布料戴上捂住口鼻——這特喵居然是個口罩!

他想都沒想也趕忙戴上。

然後才注意到,五穀這個純白色口罩好像哪裏怪怪的。

尼.瑪!好端端的口罩保持簡約風格不好嗎?

幹嘛還要繡花?

繡花也忍了,可特喵繡朵菊花是幾個意思?

一想到自己戴的口罩上也可能繡着一朵菊花,唐牧北就忍不住扶額。

五穀衝他做了個噤聲動作,又悄悄往最黑暗的角落蹲了蹲。

兩個人所有的動作在三秒鐘內完成,開始了蹲牆角之旅。

“這幫B孩子要害死鬼了!”紅衣女鬼瑟瑟發抖,若放在平時它早就有多遠跑多遠了,可現在被招魂咒束縛在這裏,連躲藏都沒有地方。

茨木絕望的拿着筆桿子在紙上瘋狂寫字,希望四個學生能早點看清楚,解除咒語。

“放開……”盈盈詫異的看着幾名同伴小聲道:“你們有沒有覺得很冷?咱們問秦璐的死因,筆仙好像很着急的樣子。”

一名男生擰着眉看瘋狂遊走的筆桿子,“放開什麼呀這是?寫的亂糟糟的,根本看不懂!”

“茨木你慢點寫,讓他們放開咱們!”

“日他妹的!能不能把那根筆給掰斷了?會打破咒語嗎?”

“我看還是吹蠟燭吧!”

“你以爲過生日呢?吹完蠟燭就沒事了,那是束縛咒語,除非他們念出解除咒語或者屍油蠟燭燒完,否則咱們誰也走不了。”

……

一時間屋裏的厲鬼們亂作一團。

這股氣息並不是它們能夠抵擋的角色,若不能順利離開,很可能會凶多吉少。

“吱呀!”

就在這時候,屋門被推開了。

四個學生嚇得一哆嗦,齊齊往門口看過去;

吵鬧着的厲鬼也頓時噤若寒蟬,所有目光都集中在門口處。

“我就猜到你們又來這兒玩這種弱智遊戲!”一個身材高挑面容清秀的女孩子站在門口,面有慍色道:“我都在羣裏說過了,別再弄任何跟秦璐或者什麼鬼啦仙啦有關的東西,你們怎麼就是不聽?”

“高……”盈盈剛開口叫她,就被女孩厲聲止住,“說過多少次了,誰也不許叫我的名字!你們之間也別用姓名稱呼,不然都會落得秦璐的下場!”

或許是高姓女孩的語氣太強勢;也可能是最後一句話分量夠重,屋裏四個人都不吭聲了。

“我不想讓太多人知道這件事所以在微信上問你,你非要我來這裏才肯說。”高姓女孩盯着盈盈冷聲道:“我現在來了,你肯說了吧?秦璐摔壞的陶瓷小蛙碎片在哪裏?”

盈盈被她咄咄逼人的眼神盯着,不由低下頭來低聲道:“我……我扔進垃圾桶了。”

“你騙人!”高姓女孩一臉憤怒走進屋裏。

唐牧北和衆厲鬼看到她身後,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高姓女孩背後緊貼着一個黑色影子,看上去不似人形。

兩隻細長的前肢繞着她的脖頸,長着尖銳長指甲的爪子緊緊抓在她兩肩上。

陰暗、污穢,它身上散發着所有與邪惡有關的氣息。

唐牧北心中暗叫不好,這特喵真是一隻邪魔!

而且還是很棘手的那種——因爲自己沒有任何經驗。

邪魔該怎麼懟? 撒旦的寵妻 在線等,挺急的!

要不要考慮呼叫場外援助?

比如說,扶桑前輩?

上次痛快斬殺魔界餘孽還是溯洄前輩出手,自己沒刷到經驗值。

唐牧北正琢磨着,突然瞄見這具邪魔有些不太對勁,好像並不完整。

可惜高姓女孩正面對着大家,誰也看不到她身後究竟什麼狀況。

“聽說你們有個很有手段的店主?”邪魔從女孩身後探出頭來看着那羣瑟瑟發抖的厲鬼,嘿嘿一笑道:“我現在還不想跟你們扯上關係,所以趁着我垂涎人類之軀的時候,趕緊逃吧。”

它吹了一口氣,桌上的蠟燭頓時化爲飛灰。

將衆厲鬼束縛住的咒語瞬間解除。

房間內原本只靠蠟燭發出的昏暗光源也沒了,小屋裏暫時陷入一片短暫慌亂。

衆厲鬼四下逃散;

學生們嚷嚷着開燈;

邪魔在放聲大笑。

“啪!”開關清脆一響,小包間裏頓時被光明籠罩。

唐牧北罩着黑布的手很尷尬的放在開關下方,他摸錯地方了。

真正把電燈開關打開的,是一隻厲鬼。

確切的說,是一隻殺馬特厲鬼。

頭髮全都向上梳着化着奇怪的妝容,還帶着渾身酒氣,打開燈以後大喊道:“大家好,我是酒吞!不好意思姍姍來遲,請問茨木在哪?”

唐牧北:0_0

邪魔:0_0

五穀卻悄悄拉起了唐牧北的手……

艹!你想幹什麼?

唐牧北都快嚇傻了,然後就感覺到五穀在自己手心上寫字!

“怎麼這麼安靜?邪魔進來了,注意安全。只要不出聲,咱們戴的口罩和披的黑布都能遮擋住自身氣息,不會被發現。”

他這纔想起來,五穀看不到厲鬼和邪魔,只是能通過氣息判斷出邪魔的大概位置而已。

因此唐牧北將此時的情況簡單給他寫了一下。

“你看情況行動,實在不行我可以用法寶將邪魔禁錮住片刻。就是你上次誤入的空間,需要的話你提前告訴我一聲。”

靠譜時候的五穀,確實很給力。

邪魔冷眼看着那隻渾身酒氣的厲鬼,“給你三秒鐘消失在我眼前,否則我不介意先拿你做開胃菜。”

“喲!不好意思啊,我好像走錯片場了哈哈哈……”自稱酒吞的傢伙掃了一眼包間裏還在研究突然就消失的蠟燭的幾個學生,尷尬一笑,“你們繼續,不打擾了!那個……茨木你在哪?等等我!”

殺馬特厲鬼邊賠笑邊往門口退去,在它即將退出房間的剎那間,手中突然多了一把長劍向着邪魔刺去!

“又是你這個傢伙!”邪魔感覺到不對,直接離開高姓女孩的身體騰飛到空中,怒吼道:“陰魂不散的狐狸精!”

果然,對方已經退去殺馬特造型僞裝。

一位姿態婀娜白衣飄飄戴着面紗的女子,手持一把木劍,第一招刺空她並未停下,而是反手再刺。

邪魔顯然非常忌憚這支木劍,憤恨的轉身逃跑,在小包間內颳起一陣陰森捲風。

唐牧北頓時一喜,這位狐狸精手中有剋制邪魔的武器;而邪魔後背上有個大洞顯然受了重創實力大減。

嫩死邪魔,也不是不可能的!

更何況,桃娘都說了邪魔可以煉化成霧魂石,再不濟也能變成果凍狀的什麼物質,總之是修煉用的好東西。

能將其抓捕歸案,豈不美滋滋?

感謝書友醜先森x打賞,謝謝支持! 既然自己修煉的死氣功法能吃鬼,是不是也可以直接吞了邪魔?

回到俱樂部以後,唐牧北還在思索考慮這個問題。

想了許久,他覺得大不了就是吃壞肚子,下次有機會一定要試試!

“所以,幾個學生就那麼散了;邪魔也跑沒影了;狐狸精仙子追着不見了;通過走訪厲鬼,暫時肯定秦璐被附體不是玩遊戲導致的,她那時候看起來還沒異常。那問題關鍵是不是就在他們提起的摔碎陶瓷上?”

桃娘幫他們捋了一遍今夜的收穫,同時也覺得納悶,“什麼樣的陶瓷,難道與被附體有關係?”

“暫時還不清楚。我讓培訓班附近的厲鬼幫忙尋找線索去了。

那個叫盈盈的學生始終不肯開口;

高姓女孩一直在追問,已經有厲鬼跟着她們倆去了,看能不能找到陶瓷或者狐狸精的下落。”

唐牧北按揉着憋脹的額頭,還在翻譯魔皮簿。

希望能在裏面找出如何懟邪魔的辦法。

最好是有陣法之類可供直接使用的東西。

否則自己實力不濟,硬懟肯定會灰飛煙滅。

五穀洗洗睡下了,呼嚕聲打得山響。

不過唐牧北戴過的那個口罩,他暫時外借。值得慶幸的是,唐牧北戴的這個上面沒繡着菊花,而是一片鮮豔紅葉。

不管繡的是什麼,總比菊花強。

這口罩使用方便能夠有效隔絕人的氣息,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寶貝。

唐牧北決定,趁着有口罩可借,過兩天讓江遠舟帶自己去趟小鬼市。

目前調查陷入僵局,只能等待桃娘指揮的信息部能儘快帶回來關於邪魔的消息。

讓唐牧北覺得納悶的是,何家地下鎮壓的邪魔逃出來了,何家後人無一倖免全部死亡。

那除魔人魏家呢?

按照魏千尺的說法,難不成他們也在祖宅鎮壓着類似的邪魔?

所以那些魏家後人遭受折磨,其實是邪魔作祟?

愛情兜兜轉 總感覺哪裏好像不太對的樣子。

唐牧北在心裏捋着頭緒,何家的傳承哪去了?

既然大家都是除魔人,傳承方式應該也不大差纔對。魔皮簿防火防水防地震,按理說不會被輕易毀掉。

如果能拿到何家的魔皮簿……

“牧店主,您會修車不?”無瞳嘿嘿笑着湊過來,打斷他的沉思,“我覺得吧,這輛車雖然破了點但開着還行,最關鍵的是它是月亮能的!只要有月光充電就能跑,只是稍微破舊了點,我們倆琢磨着,咱們景瑤城連個鬼出租都沒有,厲鬼們出行可不方便了。

俗話說:衣食住行;

對於厲鬼來說,出行是個大問題。

八點到十二點還可以搭乘交通工具,可到了十二點以後,人類的交通工具就不運輸了。每年有很多厲鬼因爲錯過天亮之前趕回藏身之地被活活曬死,老慘了!

所以爲了服務廣大鬼民,我和嚶年決定做一個滴滴打鬼車的業務。

爭取讓景瑤城的厲鬼們都有鬼車可乘坐。

嘿嘿……前提是能修修,那車確實太破了。”

唐牧北猛地回味過來,反問道:“你們倆開的車是打哪來的?”

“當然是撿的呀!”嚶年湊過來,“嚶,那是輛報廢車。也不知道爲什麼扔在城郊一個廢棄工廠裏,您不知道當時發現鬼車的時候……”

“是我先發現的!” 管家來了:惡少別太毒 無瞳猛地跳起來嚷道:“我先看見的!”

嚶年不甘示弱,“那是我先搶到的!”

“我有優先使用權!”

“你特喵不會開,還是得靠我……”

……

倆鬼再次開掐。

就連倉鼠瓜子都看習慣了,更別提陣靈小白薇了。

它倆頗有默契對視一眼,白薇開口吆喝道:“啤酒飲料礦泉水,花生瓜子八寶粥。來,這位客人,把腿收一下。”

“雪碧可樂果粒橙,麪包餅乾方便麪,那位客人請讓一讓。順便出租前排沙發;二樓板凳;三樓小馬紮!”瓜子緊跟着聲情並茂吆喝道。

然後倆小傢伙一拍手爪,表示合作愉快。

唐牧北:……

你們真是夠夠的了!

咱這俱樂部有點厲鬼該有的樣子好麼?

宿陽伯,別的厲鬼年輕不知世故就算了,您老作爲年齡最長的厲鬼,擼着瓜子哈哈大笑真的好嗎?

有點長者風範好不好呀?

“那輛車我派小鬼去查過了,來歷暫時不明。”還是桃娘靠譜,扇着桃花扇彙報道:“不過看現場的狀況,鬼車應該扔在那裏挺久了,一直沒被發現。”

唐牧北總覺得不太安全,“有車牌號或者發動機號嗎?我找人幫忙查查。”

“沒有。”桃娘一攤手無奈道:“可能是輛黑車。”

奇怪,不管是哪裏來的鬼車,總得有跡可循吧?

會不會……是輛犯過事的鬼車?

他想了想打開羣,詢問了一下在線的前輩們。

“鬼車?”123迅速回複道:“我記得所有可以上路行駛的鬼車,都由陰界交通部門統一發售的吧?@大山裏人”

大山裏人:“擁有上路權的鬼車,確實由我們交通部統一發售。不過也不排除有人或鬼私自制作拼裝車偷偷上路。

@景瑤城牧店主,能不能傳張照片來?

豪門闊少,我愛你 我試試在系統裏找找,只要不是犯過事的車,可以允許人間界的厲鬼玩耍使用,記住不可以開到陰界,那是違法行爲。

另外,如果牧店主有購車意向,找我打折優惠!”

“好的,謝謝前輩!”唐牧北隨手給那輛鬼車拍了張照片傳到羣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