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妃娘娘,您在這大吵大鬧,驚動了皇上,到時可又是討不著什麼好啊!」一個侍衛倏然出聲。

「豈有此理,區區一個侍衛,居然敢這麼跟本宮說話!」魏璇怒斥道。

然而心裡也掀起了莫大的哀涼,自從她這個貴妃不受寵之後,這皇宮裡的人似乎都對她怠慢了許多。

四周陷入一片死一樣的靜默中。

「本宮的人,本宮自會處置!」

憤怒歸憤怒,但魏璇也把方才那個侍衛的話聽在了耳朵里。

現在皇上本來就對她不待見,如果再知道她在大殿外****宮女,恐怕她就愈發的在皇宮內難站穩住腳了。


於是她不自然的輕咳一聲,便拖著菁兒往回走去。

菁兒沖著那些侍衛無助的眨著淚眸,似乎是在尋求幫助。

然而那些侍衛在看到她惹人憐惜的神情之後,卻也只能在心裡對她暗道一聲:自求多福……

皇宮裡的生活就是如此,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已經實屬不易了……

剛回到璇心殿,魏璇就一把將菁兒摔在地上,空曠的房間內立即響起了一片砸東西的聲音。

「叫你這個賤人勾引皇上!叫你這個賤人勾引皇上……」

(十更完,求打賞,會爆發更多,么么噠!) 「叫你這個賤人勾引皇上!叫你這個賤人勾引皇上……」

無數的器皿,玉器兇狠的向菁兒砸來。

饒她躲閃得再靈巧,卻也還是受了好幾處傷。

額頭上一片青紫,手臂上更恐怖,全是血跡,看起來觸目驚心!


「貴妃娘娘,饒命啊!」菁兒一邊躲閃,一邊無助的哀求著。

「饒命?」魏璇把那秀麗的黛眉一挑,「饒你的命,就是折損我的命!」

說完,就一腳把她踹在地上,又殘忍的拉著她的頭髮將她提起,幾乎把她頭皮扯掉,然後拿出繩子將她綁在柱子上。

「貴妃娘娘,你要幹什麼……嗚嗚……」

菁兒整個人被綁在柱子上,動彈不得,只能看著這個狠毒的女人逐漸向她靠近,任由自己的淚水肆意橫流。

「皇上,不是喜歡你這張清純的小臉蛋嗎?」魏璇的手如一陣輕盈的風拂過菁兒的臉,卻直叫她毛骨悚然,「那麼本宮就徹底毀掉它!」

魏璇咬牙切齒的說完,就從身後拿出一個看起來煞是恐怖的烙鐵,似乎已經生鏽了,然後陰森森的笑著,在燭火上烤了烤。

「貴妃娘娘,不要啊!菁兒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菁兒低聲啜泣著,都不敢哭得太大聲,生怕惹得貴妃更生氣。

可是看著那「嗤嗤」的冒著火星的烙鐵逐漸向自己靠近,她的整顆心又提了起來。

她才十四歲啊,還是花容正茂的美麗年齡,要是毀了這張臉,她可怎麼活啊?

以後頂著這張醜惡不堪的臉,就算為奴為仆,也會被人看不起!

「現在知道不敢了……哼!剛才指不定在皇上的床上是個什麼騷勁呢!」

魏璇的臉突然變得異常的猙獰,臉頰已經清瘦得兩個眼睛都凹了進去,看起來更是駭人。

她在這個皇宮裡消磨了自己最美麗的歲月,而現在人老了,居然要跟一個小宮女平起平坐!

不……不可以,她不允許這種事發生,任何阻擋她前進的人都只能被連根拔起!

「啊——」一聲撕心裂肺的叫喊聲自璇心殿響起,盤旋在上空,久久不曾散去,似乎在訴說著宮廷女人的悲哀。

—————————————————————————————————————————————

「烈焰,烈焰……」歐陽紫玥攏緊了凌亂的衣服,跌跌撞撞的在這夜晚的皇宮內走著。

她時刻避諱著周圍巡邏的侍衛,因為要是讓別人看到她現在這副狼狽的樣子,指不定又傳成什麼樣呢!

她倒無所謂,但是君無邪畢竟是王爺,她不能不為他考慮。

夜好涼,冰涼的露水滴在她的指尖,更增添了幾分寒意。


「誒,毒蛇,我在這……」

御花園的涼亭內,一個好聽的聲音響起,高俊的身影還是背對著她,在昏黃的燈光下暈出一股暖意。

看到熟悉的人,歐陽紫玥的心也慢慢安定下來,方才的恐慌全都煙消雲散。

「你怎麼到這來了?」

(今天十更,打賞快到碗里來!) 「你怎麼到這來了?」

「嘿嘿,我追飛蛾,追著追著就到這花園裡來了,結果才發現皇宮好大,路都好複雜,怎麼走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烈焰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這才轉過身來。

其實他是隱隱約約看到一個背影像花非語的人,沒想到只是背影就讓他痴迷不已!

追飛蛾?歐陽紫玥無語的翻了翻白眼。

人家都是追蝴蝶、追蜜蜂追迷路,厄……只有他烈焰比較特別。

烈焰剛一回頭,便看到歐陽紫玥手緊緊的鎖在胸前,衣服全都變成破破爛爛的了。

「怎麼回事?」烈焰收斂了平時玩世不恭的神色,嚴肅認真的問她。

細密的眼神謹慎的在她身上掃過:雖然身上沒發現什麼傷痕,但是整個人的臉色卻不大對勁。

歐陽紫玥沖他苦笑了一下,不答反問道:「你覺得呢?」

烈焰是她在這個時空唯一能說真心話、商量對策的好友,她並不想瞞他。

聽到這話,烈焰的眸光不由得一緊。

毒蛇剛找到他不久,便把她在這個時代發生的所有事悉數告訴了他,所以他也知道毒蛇和皇上之間的愛恨糾葛。

看看她現在滿身狼狽的樣子,莫不是被那個蠻橫的皇上霸王硬上弓了?

他的拳頭越捏越緊,幾乎要把骨頭捏碎。

但冷靜思考下來,他深知毒蛇的性子。

如果皇上真的得逞了,她便不會這麼安之若素的站在這了。

可是他們之間肯定是發生了什麼的,這口怨氣卻不得不出……

「奶奶的,老子去廢了他!」烈焰眯細了眼睛,飛快的向前走。

心裡也不免自責,剛才要不是他因為自己的事情,就不會害得毒蛇落到這種境地!

「不要衝動!」歐陽紫玥趕忙拉住他。

她知道烈焰平時看起來就是一隻懶羊羊,可是如果真發起火來,就會變成一隻殺氣騰騰的沸羊羊,到時候肯定會屍橫遍野的。

就連這個皇宮,都會被他攪得天翻地覆的!

「那怎麼辦?你要我看著你受了這口氣,卻坐視不理?」烈焰清亮的桃花眼裡兩簇火苗越燒越旺。

「烈焰,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可是我們現在畢竟是在古代,人家是皇上,在做一件事之前,還有許多要考慮周全的地方。」歐陽紫玥語重心長的說道。

烈焰也是聰慧之人,聽到歐陽紫玥這樣的勸慰,便沉默下來。

沒錯,畢竟這是人家的地盤,由不得他做主!

「好了,現在去幫我找件乾淨衣服吧!在君無邪面前,我必須將這件事瞞下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紛爭。」歐陽紫玥微微嘆了口氣才說道。

「好。」聽到這話,烈焰便也不多說什麼,知道她現在這個樣子行動不便,急匆匆的去給她找衣服了。

—————————————————————————————————————————

回到王府已經是亥時了。

王府內燈火通明,似乎籠罩在一層緊張兮兮的氣氛中。 王府內燈火通明,似乎籠罩在一層緊張兮兮的氣氛中。

歐陽紫玥還沒進門,就依稀看到王府內的情況,眉頭不禁聳起。

「我說那兄弟不會看你進宮到現在還沒回來,就準備殺進皇宮去吧?」

烈焰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又變成平時的病貓狀了,一臉懶散。

一聽這話,歐陽紫玥心口一慌,三步並作兩步,便跑進了王府,獨留下烈焰在後面嚷嚷著:「喂,毒蛇,等等我,等等我……」

然而一進去卻聽到了似乎是吵架的聲音。

「冷侍衛,本王一個人進宮就可以了。」

君無邪的臉上顯出微慍的神色,手緊握成拳,似乎已經極其不耐煩了。

「王爺,您萬萬不可獨闖皇宮,若是要去救王妃,屬下願意誓死跟隨!」冷清寒面色不變的說道,幽深的眼眸如兩彎寒譚。

「屬下也願意誓死跟隨!」

「屬下也願意……」

…………

底下傳來此起彼伏的應和之聲,個個都不要命似的以表忠心。

「本王的命令你們也要違抗嗎?」君無邪挑眉,語氣不善的說道。

正在這時,歐陽紫玥趕緊跳了出來。

再這麼鬧下去,只怕他們還沒進皇宮去救她,就已經自己先打起來了。

並且看著這些個無辜的人為了她一臉視死如歸的樣子,她心裡也著實不忍。

「王爺。」歐陽紫玥輕喚一聲,慢慢走向君無邪。


君無邪看到她的那一瞬間,眸光一閃,提著的一顆心總算放了下來,然而隨之那白色的身影就如一陣風掠不見了。

咦,人呢?

歐陽紫玥疑惑的搖著小腦袋,四處張望著,都忘了那廝的輕功又豈是她這凡夫俗子的肉眼所能看到的……

然而她還來不及細想,就已經被擁進了一個熟悉而溫暖的懷抱。

他迫不及待的低下頭,親吻著她的嘴角。


「嗯,這裡還有人呢!」歐陽紫玥不滿的嘟囔著小嘴。

這個男人,總是喜歡在眾人面前奉上這個世代的世俗所不容的激情大餐!

「有人么?我怎麼看不到?」君無邪滾燙的唇從她的嘴角慢慢轉移到她濕軟的紅唇,輕輕吮吸著她獨有的滋味,寒冽的眼神漫不經心的瞟向了四周那些如石化狀的男人們,如同萬箭齊發的冷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