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什麼情況?”衆人大嘴巴張得合不攏了。

葉辰的確太牛B了,無知鍛煉出的神器竟然沒能夠擊穿葉辰的腦袋。

“哼!我不想殺你,你偏要斬我,你覺得你能夠斬殺我嘛?”葉辰回頭兇狠的叱問道。

無知躺在血泊裏面,肚皮裏面的花花腸子,胸前的心肝肺物都一一裸露在空氣中,卻吃力的**道:“今日既然斬殺不了你,那麼老朽就和你同歸於盡!”

無知暗中放箭,他知道自己無論如何求饒都無濟於事,鐵石心腸的要將葉辰斬了。

“同歸於盡?來吧!”葉辰攤開雙手,表示願意接招。

無知身體從地上掀了起來,然後如同開足馬力的風輪在空中飛速旋轉,身體被一層淡淡灰色光澤環繞。

“啊,啊!”

無知的軀體如同一枚炮彈向葉辰射來。


葉辰將前一步,左手一掌擋住無知飛速旋轉的軀體,隨後騰出右手捏住無知一條腿,隨後將左手變掌爲爪,五指猶如五把堅硬的鉗子,直接深深按進無良腦殼,一手擡着一條腿,一手掐住頭顱,將無知直接舉在頭頂,狠狠的砸向褲衩下面,揚起右腳,如同劈柴一般,直接將他的軀體劈成兩半。

“啊!啊!啊!”

肉體模糊,不少尼姑嚇得瘋狂亂叫,此刻院子東頭牆上掛着無知上體,西頭瓦扉上還半吊着兩隻腿,但是他兩隻眼珠子猙獰的盯着葉辰,嘴角抽搐,但是卻吐不出半個字。

“怎麼?不甘心嘛?”一行血跡濺落在葉辰素衣上化成幾朵深色臘梅,葉辰攥緊拳頭冷冷道根本就沒有同情的意思,因爲這個無知不僅要斬殺自己,而且心地狠毒,不管怎麼樣,都是世界間的禍害,葉辰這是爲民除害,斬殺得理所當然。

“呃……你!你!”

“啊,啊!無知長老!”此刻衆人都驚訝萬分,唯獨地上躺着的悔恨和尚心驚肉跳,凡人葉辰斬了無知,下一個目標必然是他自己。

葉辰抹了一把臉上飛濺的血跡,然後淡淡的瞟了悔恨一眼:“你是自己動手,還是要我親自來?”

“啊,不,不!我錯了,我錯了!求求神人饒命,饒命啊!”悔恨額頭冷汗直冒,就連頭上的髮絲都在輕輕顫動,拖着掃腿掃段的半截腿直往後退。

“葉辰……”有良欲向前阻止。

“阿彌陀佛!”萬丈撥弄佛珠,攔住了有良,一副冷漠的樣子,意思是不要有良替這個悔恨求情。

看來萬丈是個記仇的傢伙,剛纔悔恨仗着無知的面囂張跋扈,現在斷定萬丈要讓他自受苦果。

“萬丈主持,雖然悔恨受無知教導壞了性格,但是好歹我們也是看在悔恨和尚長大的嘛!不能夠見死不救啊?”有良急匆匆道。

“他種下的苦果由他自己解決!”

院子中一百來號小和尚、小尼姑,除了有良,沒有一個願意出來爲悔恨和尚說話的。不是這些小和尚和小尼姑鐵石心腸,真的是平日裏悔恨仗着無知的擁護,沒有少欺負那些小和尚,也沒有少調戲那些小尼姑,當時都是迫於無知的淫威,所以才忍氣吞聲不敢發作,如今無知已被葉辰斬殺,這麼一個人品差到負無窮的和尚誰願意去替他求情,不說去拉他一把,給上一刀的心都有。

“有良師傅,快救救我,救救我!那個凡人要殺了我,殺了!”悔恨兩隻眼珠子亂打竄,剛纔無知替他出頭的時候還對有良不屑,如今卻像個龜孫子一樣,有些人總是最賤的東西。

有良本來還想多多勸解一番,但是迫於萬丈和衆人的壓力,只好作罷。

“凡人?嗯?”葉辰湊近悔恨。

“喔,不,不,大神,大能,大仙!求求饒命,饒命!”悔恨和尚滿臉驚悚,喘着粗氣吐字不清。

“我沒有說要殺你!”

“啊!真的?感謝不殺之恩,不殺之恩啊!悔恨一定改邪歸正,改邪歸正,那個無知的老頭子不是人,他拿我來誣害你們,都是他,是他這個老不死的指使我的!我是一時受了他的矇蔽!”悔恨千恩萬謝,要磕頭賠罪的意思,如今看着無知是起不來了,索性將所有責任推卸給然來一直袒護的無知,無知聽到這話心裏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一種感受。

“喔?你是受無知指使?”葉辰若有所言。

“當然,我是一步一步被這個老頭子蠱惑,只要你饒了我,我這就去將他碎屍萬段!”悔恨指着無知那半截身體,拖着那條斷腿。

葉辰看着這悔恨一根牆頭草,風往那邊吹就往那邊倒地的樣子,真是鄙視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了。

不過……

葉辰似乎就在這時候感覺到了狼的氣息,於是笑了……

那死狼偷偷跟着也來了!

“呵呵……好嘛,既然如此!死狼,把東西拿來!”葉辰不願多言,剛纔那麼久沒有看見那隻狼,倒是覺得奇了怪,於是喊了一聲。

“啊!不要啊,不要啊!我錯了,我錯了!”悔恨看了一眼被分身了的無知,又聽得這話,一直跪在地上求饒。

“死狼,哪裏去了?”葉辰又喊了一句。


“喔,喔!誰在喊,本王,本王?”那隻狼喘着粗氣,聲音從屋裏頭傳來。

葉辰眼睛裏射出兩道金芒,掃視着屋子裏面,發現那隻狼正頂着一方巨大黑色大丹爐吃力的望外走。

“死狼,你幹嘛呢?”葉辰問道。

“喔,喔!門咔住了,死人,快幫幫忙啊!”那隻狼將大黑爐子咔在門沿上,使出了吃奶的力氣也拔不不來。 “幹嘛?”

“喔,喔!問那麼多幹嘛,快幫本王一把!”那隻狼踏着地上的泥土漫天飛,但是那大爐子在門檻上卻越掐越死。

“嗖……”

七星劍從葉辰眉心彈出,越過幾個小和尚腦袋,然後將門給劈成兩半,那隻狼用力過猛,拽着爐子從臺階上滾了下來。

“呯碰!”

“哎呀!”

“呯碰!”

“哎呀呀!”

wωw★тTk an★¢○

……

那隻狼四隻腿死死的伏在爐子壁上,像是一個賴皮的蛤蟆,一條伏在牆上的壁虎,愣是讓大鐵爐子從身體上壓過也不肯放腿。

“喔,喔!疼死本王了!”

黑色的爐子滾到了院子中央,那隻狼被爐子橫壓在下面。

“弄個爐子來幹嘛?你閒的無聊找個涼快的地方呆着不行嘛?”葉辰覺得這隻狼神經病一般,好好沒事幹,非要搞一個漆黑的爐子砸自己。

“喔,喔!嗷,嗷!死人,幫本王將爐子弄開,弄開啊!”那隻狼四腿朝天,除了兩個眼珠子圓滾滾,其他地方都被壓癟了。

這隻爐子半人高,水缸粗,兩個大耳,大圓口,大概不少於三四百千克,爐子底部和爐子壁已經被薰得漆黑,根本看不出有何特別的,充其量是寺廟用來薰香用的蟬爐。

“你有本事將他滾下來,你也一定也有本是將他滾回去嘛?”葉辰很不屑的對着灰王白眼,根本沒有打算幫忙的意思。

“喔,喔!死人,死人,狗孃養的,本王要是起來了一定把你第一個放到爐子裏面蒸了!”那隻狼吐着舌頭。

“有本事你起來嘛?”葉辰兩根眉頭輕輕跳動,愣是不給這隻狼推開鐵爐子。

“喔,喔!死人你等着!”那隻狼眼珠子轉動着,然後對着一羣小和尚道:“喔,喔!小禿驢,快點幫本王將爐子推開!”

那些小和尚退了一步,然後白了那隻狼一眼,搖搖頭,或者擺擺手躲到人羣裏面,根本不願意攙和這隻狼什麼鳥事。

“喔,喔!嘿嘿,這位小妮子,幫幫本王好不好?”

“咿呀……”同小和尚一個結果。

“喔,喔!你們什麼素質,素質呢!本王都快被壓背氣了!”那隻狼埋怨,眼珠子轉動,怎麼掙扎,但是那個大鐵爐子硬是動都不動一丁點。

葉辰看着忍不住想笑噴出來,但是樣子還是要裝裝,道:“你還有一個人沒有問嘛?”

“喔,喔!誰?”

“你自己看嘛!”葉辰詭異一笑,然後眉頭向牆上掛着半截無知的軀體擠弄。

那隻狼眼珠子尾隨葉辰眼神瞟去,看到半截橫掛着的屍體,它頓然嚇得臉上鐵青,渾身抽搐卻無法大幅度暢快抖動,結結巴巴道:“喔……喔~喔!死,死人!你要,要嚇死本王啊!本,本,本王,覺得你,你,不仗義啊!”

“怎麼個不仗義了?五指山下面遇到荒的誘惑,你不是逃得比什麼都要快嘛?”

“喔,喔!那是特殊情況,本王,本王,本王那是自保,自保!你你,你懂個毛線!”那隻狼分明就是貪生怕死,還打着自保的旗子給自己找理由。

話沒有說上三句,隨後那隻狼又是:“死人,你快點推,推開,本,本,王受不了了!”

“嗖!”

有良一搖摺扇,扇子裏面射出一道神芒王爐子上打去,準備將爐子打翻,將那隻狼從爐子下面弄出來。

“呯!”

葉辰七星劍橫飛出,恰好將那道神芒擋住。

“葉辰……”有良欲言。

“喔,喔!死人,你要壓死本王啊,有良公子要救我,管你屁事啊!本王要是起來了,非要咬死你!”那隻狼憤怒啊,直接打斷了有良的話。

少說那爐子也有個幾百斤,這生生的將狼壓着已經有半天了。葉辰不說不救就算了,別個要推開爐子,葉辰還要跑來打岔,那個狼那個恨啊!

葉辰阻止,有良便不再打出神芒施救。

“死狼,地上不還是有一個和尚嘛?”葉辰又將眼睛看向悔恨。

灰王這次有些猶豫,剛纔被捉弄,這次有些小心,但是還是緩緩的將眼睛瞟向地上的悔恨,於是毫不猶豫的開罵道:“喔,喔!你這個死和尚!本王還有一筆賬沒有和你算呢?”

悔恨看着葉辰存心捉弄這隻狼,也不是個帶腦子,於是腦袋瓜子一轉,自作聰明的對着那隻狼也罵道:“你這隻死狼,沒事幹嘛盤弄這爐子,壓着了活該,你不知道葉辰大神是什麼人物,你這種事情也要麻煩葉辰大神嗎?”

“葉辰大神是吧?”悔恨罵完還不失禮的向葉辰瞥了瞥眼,以爲這馬屁拍到實處了,搞得一副和葉辰很親的樣子。

“喔,喔!咿呀……你這小禿驢怎麼說話的?”那隻狼灰臉都氣白了。


“呵呵……是啊,你去把他推了吧!”葉辰倒是冷冷的笑了,自然不會被悔恨這種讒言所迷惑,當然更別提如此就放過他。

“噢!好,好!”悔恨巴不得葉辰使喚他做狗腿子,只有這樣才能死死的套出主人的心。

“喔,喔!”

悔恨拖着那條殘腿,咬着牙齒衝大鐵爐子爬起,使出吃奶的力氣推爐子。

良久……

爐子連顫動都沒有一下。

“讓開吧!”葉辰走到爐子前,使喚開悔恨和尚,看都沒有看地上爐子,一擡手便將爐子舉了起來,隨後丟在院子角落裏打翻了一個水桶粗的灌木。


“喔,喔!死人,算你有點良心!”那隻狼擰着骨骼,發出“吱嘎,吱嘎”的斷裂聲音:“喔,喔!疼死本王了!”

“啊,葉辰大神不愧是神力啊!”悔恨坐在地上仰望拱手馬屁。

葉辰輕輕瞟了悔恨一眼,然後問着那隻狼道:“你弄這爐子幹嘛?”

“喔,喔!當然是煉,煉丹嘛!”那隻狼又轉到爐子旁邊,盯着爐子敲敲打打,一副老油條的樣子,真是不記得教訓。

“喔?煉丹,能夠將人放到裏面去煉嘛?”

“喔,喔!這個……這個本王倒是沒有想過,煉靈藥,動物倒是可以!”

“人不也是動物嘛,要不地上有一個願意被煉一下,你願意幫他放到爐子裏面煉一煉嘛?”需要狡猾的笑着,意思要將悔恨放到爐子裏面煉化掉。 “喔,喔!這個真沒有研究過!要不試一試?”那隻狼在悔恨和尚面前轉了兩圈,葉辰可是隻是隨便說說,調侃它幾句,誰知道那隻狼竟然真的要練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