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這也算是人間的事情啊、、人間的事情我不得不管、、既然是那隻蜘蛛精吃人、事關人命、那我就是斷斷不能容忍的了、、不光是我、、任何一個陰陽世家的人都是不會容忍的了。”蔡曉君悠悠的說道。

一旁的呂芳也跟着點了點頭。

“怎麼樣、、我可是誠心誠意的邀請你去我家做客的呀、、我們蔡家好歹也是陰陽世家中的大家族呀、、來邀請你一隻狐妖、、可是很難得的了、同時、、還可以替你的姐姐報仇不是嗎、、、”

“哼、、好吧、、”胡思思最終還是點頭同意了呢。

下午、、蔡曉君帶着胡思思來到了家中、、至於呂芳、則並沒有跟來、、在那胡思思剛踏進大門的一瞬間功夫、、屋中的桃木劍、八卦鏡便瞬間就起了反應、、嚇得胡思思連忙緊張的向後退了幾步。

“好個大膽的妖孽啊、、居然膽敢闖進我蔡家來了、、”蔡天佑夫妻二人、以及兒子蔡曉迪立馬就跳出來說道。

“啊、、、蔡曉君、、你這是什麼意思啊、、誠心誠意的邀請我來做客、、沒想到你們家人居然是這種待客之道啊、、、”胡思思急的滿頭大汗連忙說道,聲音很是痛苦的樣子。

“不好意思啊、、我家人他們不知道是我邀請你來的、、那個、、老爸老媽、、老弟、、她雖然是妖、可是卻是我邀請她來的啊、、、別誤會了啊、、”蔡曉君連忙解釋了起來,並順手將家裏的一些驅邪用品給收了起來。

胡思思這才覺得好了很多。

“什麼、、曉君、、你請她來的、、你請了一隻狐妖來家裏幹什麼啊、、?”蔡天佑、姜麗、蔡曉迪頓時就傻眼了。

“是啊、、她是狐妖、、不過我請她來是有點事情想要問問她的呢、、不知道老爸你們還記不記得最近大街小巷張貼着的那些尋人啓事的事情啊、、我已經知道了哦、聽這隻狐妖、、不、、是這胡思思說、、是和她認識的一隻蜘蛛精在吃人有關、、、、、、、”緊接着、、蔡曉君就把今天在學校裏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給說了一遍、包括孔聖人、以及那個蜈蚣大仙百足道長的事情、、另外還有胡思思姐姐的一些事情、、以及同學馬莉莉擁有胡思思姐姐的內丹這一件事了。

胡思思她自己也說了很多、、果然,蔡天佑、姜麗、蔡曉迪三個人聽到了這裏、臉色頓時大變、、、內心裏可謂是翻江倒海、五味雜陳啊、、、

可惡、、沒想到居然會有這種事情、、、不過,既然事情都已經發生、、就一定要想盡辦法去解決、、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消滅掉那隻蜘蛛精了、、替天行道、爲民除害本來就是他們的責任不是嗎、、義不容辭的呀、、、

當機立斷、、蔡曉君便將這件事情的經過發到了外援部的qq羣裏轉告給了其他的同事們、、因爲這件事情警方也正在調查呢、、所以蔡天佑也給裴林打了一個電話、、電話那頭、、聽到了這一切的裴林是既震驚又憤怒啊、、、、

可惡、、怪不得最近的失蹤者都在不斷的增加呢、、原來是有妖孽在作祟啊、、更沒想到的是這個妖孽還是那個千年蟻后伊雙雙的同門師妹啊、、還有一個已經步入了仙道的師兄、、一隻蜈蚣精、、還有那個叫馬莉莉的女學生、、她居然會有狐妖的內丹、而且她還是馬仲平的女兒呢、更是一個依靠吸食鬼魂修煉邪術的人、該死、、如此利用旁門左道殘害生靈、、實在是留不得了。

一時間,裴林的頭皮都已經要裂開了一般、、他當即就和蔡天佑一拍即合了、、並共同決定找個時間商量怎麼消滅掉那隻蜘蛛精、如果可以也順便收拾了那個馬莉莉、、爲民除害、替天行道、省的她們再爲禍人間。

胡思思見事情已經讓地府外援部的人給知道了、也微微的一笑、她相信不用多久、、所有陰陽世家的人都會知道的、、呵呵、、這是好戲要開鑼的節奏了啊、、、到那時候肯定很熱鬧的、、嘻嘻嘻、、 “既然都已經沒有我的事了、那我也該走了吧、、畢竟我可是狐妖啊、、”胡思思想着應該回去了、首領他們也應該出關了吧、、時候差不多了、、

“也好、、不過到時候我們還是很希望能有你們狐族來幫忙的、、畢竟事情太大了、、可能光靠我們這些人的力量、、根本就對付了那隻蜘蛛精呢、、不、、應該是一羣蜘蛛精纔對、、外加上那個馬莉莉、、、怎麼樣、、你們狐族爲了同胞被害的事情、、是肯定不會袖手旁觀的吧。”蔡天佑這樣猜測到。

他從前也聽說過妖界的一些事情、、不過並不太上心、、畢竟妖界的事情都和他無關嘛、、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啊、、爲了人間、、他必須得和狐妖一族聯手不可了、、、

“呵呵、、不用你們說、、我也不會讓我的姐姐白死的、、”說完,胡思思便化作一團紅光消失了。

至於馬莉莉,她最近有好一段的時間都是在不安和恐懼之中度過的呢、、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是她的助手打來的、、不爲別的、只是方有明死了、死在了自己的別墅裏面、死的很慘、、很難看、、

至於方有明的別墅也已經被警方給貼了封條了、、據說是已經被法院給查封了呢、因爲在方有明電腦裏面發現了極爲不*的東西、、xx學校女學生的*照片、、有很多很多呢、、頓時、、這件事情在社會上可是炸開了鍋了、、衆人紛紛議論不已、、沒想到這個校長居然會是這麼樣的一個人*、、一時間所有學生的家長們紛紛義憤難當啊、、當即選擇報警了、、好在那些照片都已經被銷燬了、、要不然自己女兒的名聲可就毀了呀。

馬莉莉的事情,呂芳已經告訴給了呂母、、呂母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有一點擔心馬莉莉的處境而已、、

妖界——四處瀰漫着陰冷陰暗的氣息、在一座偌大的深山老林子裏面、、無數的山洞四通八達交錯着、、就在這時、、天空也漸漸的變了顏色、、變成了鮮豔的血紅色、、很是耀眼、、

就那麼一瞬間的功夫、、那幾處密佈着山洞的恐怖大山就開始變得扭曲了起來、、漸漸地、、一座十分豪華的古典式大宅院就出現在了眼前、、、

在大宅院的正大堂裏面、、正上方的那個位子上、、赫然的就出現了一個身穿着白色休閒裝、、頭髮鬍鬚都發白的老者、、只見那個老者正眯着眼、一手拿着一個小茶壺時不時的小酌一口、、一手則是把玩着兩顆核桃、、很是愜意、、、

底下、、密密麻麻的站着無數的男男女女們、、而兩旁的座椅上也都坐着十幾個中年男女、、一時間大家不由得都相互望了望坐在正上座的胡老爺子、、而胡老爺子呢還是把玩着核桃、喝着茶、一句話也不說、這到讓底下的衆位都有些摸不着頭腦起來了呢、、心想這老祖宗難得出來一趟、、怎麼還不訓話啊、、

要是換做以往、這老祖宗一出來、、就是召集大家過來訓話的呀、、今天這是怎麼了、、竟然出奇的安靜啊、、、、

過了一會兒、、只見老祖宗還是沒有要開口訓話的意思、、底下的衆位也就紛紛嘰嘰喳喳的議論了起來、、有幾個小的甚至開始打鬧了起來、、、

果然、、只見胡老祖宗皺起了眉頭、、放下了茶壺、、一瞬間底下就一片安靜了、、

“大家都靜一靜、、聽老祖宗訓話、、、”一旁的一箇中年男子說道。

“呵呵呵、、老祖宗、、、”只見、底下的衆位紛紛討好似的說道。

“咳咳、、咳咳、、多久了啊、、莉莉和思思兩個離開胡家、、?”胡家老祖宗咳了幾聲淡淡的說道。

“回老祖宗的話、、莉莉離開已經至今有六十年了、、思思離開也有十幾年了呢、、”

“哦、、呵呵、那麼久了、、我看那兩個孩子怕是已經忘記自己是狐族的一份子了吧、、”胡老爺子冷冷的說道。

“老祖宗請息怒、、老祖宗您若是想念莉莉和思思了、、那我們就立馬把她們兩個給召回來、、您又何須要動怒呢、、”

“就是就是啊、、召回召回、、”頓時,底下再次嘰嘰喳喳的鬧騰了起來。

“安靜安靜、、大家都要安靜、、別瞎鬧騰了、、、”狐族中的其中一個長老站了起來說道。

“報、、、老祖宗、、門外有貴客來訪、、說是想要見見老祖宗您呢、、”門外、、一個小男生跑了進來說道、、一副管家的摸樣、、

“哦、、有貴客、、請進來吧、、”胡老爺子愣了一下、還是淡淡的說道。

“是、、、”很快、、一個身穿白色休閒裝、腳穿白色布鞋的老者就走了進來、、

胡老爺子的心裏頭一驚、、連忙上下打量起了這個老頭、、憑他多年的修爲已經察覺到了這個來的老頭來歷不凡、而且一身仙風道骨的摸樣、、彷彿不是凡人、、更像是一個天界下凡來的仙者、、、

“敢問這位貴客、、怎麼稱呼啊、、?”胡老爺子滿臉驚訝的說道。

在一旁的狐子狐孫們也都感覺到了面前來的這個老頭有些不凡了、、紛紛退避三舍、、、

“胡九公、、別來無恙啊、、”只見,那個老頭笑眯眯的說道。

“你知道老夫的名號、、你是、、、?”那狐族的首領胡九公頓時就愣住了。

“在下邱正雄特地前來拜訪狐族、、還望九公別來無恙啊、、”邱正雄亮明瞭自己的身份說道。

“、、、什麼、、、你是、、邱正雄、、、難怪這麼不一般吶、、、”胡九公頓時就驚訝的打量了起來、一旁的一衆狐子狐孫們也都不由得嚇了一大跳。

“呵呵、、我聽說過你的名字呢、、你在人間很有名啊、、只不過老夫我確是今天第一次才見到你呢、果然是不凡啊、、怎麼、、今天來我們狐族有何貴幹吶、、伺坐、、上茶、、、?”胡九公笑呵呵的說道。

很快,幾個狐子狐孫們就給邱正雄搬來了椅子、端上了茶水和點心、、邱正雄也坐了下來、、

“呵呵、我也是聽聞了狐族的九公貴爲狐族的首領、修爲是頗高啊、已經稱得上是狐仙了呢、如今難得出關了、、、所以就特地前來拜訪拜訪、、”邱正雄笑着說道,其實他今天是特意前來拜訪胡九公的、、沒辦法、爲着韋莉莉的事情啊、、

韋莉莉雖然是個狐妖、可是到底也是一個好妖啊、又是經他邱正雄親自點化過的、、再怎麼說、在他邱正雄的眼裏也是一個好孩子啊、、如今驟然的算出她慘死在了盤絲洞內、還失去了內丹、、這讓他邱正雄怎麼樣都是不會袖手旁觀的。

“哦、、哈哈哈、、好啊、、難得難得啊、、不過、俗話說了、無事不登三寶殿的、、邱老前輩你今天來拜訪、一定是有什麼事情的吧、、”胡九公畢竟是老修爲了、坐着就知千里以外的事啊、、

果然,邱正雄的臉色微微一僵、、莫非九公已經知道莉莉的事情了嗎、、

“唉、、最近這幾年我只顧着自己閉關修煉、、一點都沒有關注過自己狐族的同胞的事情呢、、所以很多狐子狐孫們的具體情況、、我居然都一無所知呢、、”胡九公想到了這裏,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見狀、、邱正雄微笑着點了點頭、、原來是不知道啊、、也是、、如果真要是知道了、、那這個九尾老狐狸是不可能這麼鎮定的了、、、 “嗯、、其實、我今天會來拜訪、、是爲了一件事情、、這件事情聽了、、可能會讓你們狐族無法忍受、但是不說也不太好、、所以、、、、”邱正雄有些猶豫了、不知道應不應該說。

但是如果不說的話、萬一狐族有一天知道了、、反而會更加不好呢、、要知道、、狐族總有一天會知道真相的、、要是以狐族的實力、、到時候肯定是會大鬧一場的、、妖界和人間是肯定無法避免一場大仗的、、誰叫那個馬莉莉修煉邪術也就罷了、、還有了韋莉莉的內丹呢、、狐族會不記恨她纔怪呢、、怕就怕會連累到無辜的人吧。

“那是什麼事情呢、、能讓邱老前輩都這麼的謹慎小心、、倒是說出來聽聽啊、、要是與我們狐族有關的話、您老不說也沒關係的、、可是我們也遲早會查出來的、、到那時候、、可就要抱歉了哦、、”胡九公畢竟不是一個簡單的貨色。

“這件事是關於你們狐族的成員韋莉莉的、、不知道您老有沒有興趣聽啊、、”邱正雄話音剛落,在場的所有狐族成員們紛紛的臉色大變、、現場的氣氛也立馬就緊張了起來、、

胡九公的臉也陰沉了下來、、、、

“莉莉她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就是啊、、莉莉怎麼了、、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一時間,所有的狐妖紛紛鬧開了、、

“統統都給老夫安靜、、、”胡九公厲聲說道。

現場頓時就安靜了下來,一個一個紛紛看向了邱正雄、、期待着他能夠繼續說下去的樣子、、、

“莉莉她已經遇害了、、她在盤絲洞裏、、被一隻叫做蛛蛛的、、黑*婦蜘蛛精給害死了、、就連內丹都、、、失去了呢、、唉、、我想着還是應該告訴你們一聲的纔對、、、”邱正雄話音剛落、果然整個狐族瞬間就炸開了鍋了、、

“什麼、、這是真的嗎、、”

“怎麼會有這種事情啊、、難怪最近怎麼都碰不到莉莉呢、、原來、、、”

“是啊、、那隻蜘蛛精、、那個蛛蛛她不是和咱們的莉莉是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嗎、、怎麼會呢、、?”

“哼、、誰知道呢、、也許啊、、是覺得咱們莉莉礙着她的眼了吧、、”

“啊、、太過分了、、她以爲她是誰啊、、這還有沒有把我們狐族放在眼裏了啊、、改天、、我們可一定要替莉莉報仇啊、、滅了她蜘蛛全族、、”

“對、報仇、、報仇、、、、”

只見、那胡九公手中的兩顆核桃一瞬間就被他給捏碎了、、整個狐族的氣氛也異常的詭異了起來、、一個一個的、、瞪大了雙眼滿臉憤怒的瞪着邱正雄、、這令邱正雄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不安、、事情不妙了、、整個狐族都已經震怒了啊、、、

“邱老前輩說什麼、、給老夫再說一遍好嗎、、、”胡九公皮笑肉不笑的說道,看着就讓人覺得毛骨悚然,恐懼倍增啊。

無奈之下、邱正雄只好將事情的前因後果再重新的講了一遍、、一瞬間、、整個狐族便陷入了無比的憤怒之中、、、

“此事當真嗎、、?”其中的一個狐族長老滿臉怒氣的說道。

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情呢、、區區的一個黑*婦蜘蛛家族、居然膽敢殘害他們狐族的成員了、、這簡直是太過分了、、這不是明擺着沒有把他們狐族放在眼裏嗎、、豈有此理啊、、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一時間,整個大堂內都是一片憤怒的聲音、、、、

“不知這邱老前輩特意跑來我胡家莊告知我莉莉遇害一事、、是何居心吶、、?”胡九公冷冷的說道。

“老夫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不想莉莉就這麼白白的死了而已、、我曾經點化過她、、她也經常來孝順我、、她在我邱正雄的眼裏、、已經是半個孩子了、、她是一個好孩子啊、、老夫也心疼她呢、、”邱正雄嘆了一口氣說道。

萌妻倒追99次 “呵呵、、能夠得到邱老前輩的親自點化、、那可是莉莉的福氣啊、、”胡九公聽到了這裏、也笑着說道。

“唉、、我也是不希望莉莉死的那樣慘罷了、、本來我也想要爲莉莉報仇的、、可是這畢竟也是你們妖界的事情、、我還是無權插手的、、”

“那倒是、、、邱老前輩若是沒有什麼別的事情、、就告辭吧、、莉莉的事情、、我們會看着辦的、、”

“那我就放心了、、、”

“孩子們、、好生送邱老前輩出去、、”胡九公笑眯眯的說道。

胡九公畢竟也是狐仙啊、論資歷、論道行、那可是要比他邱正雄還要高出不知道好幾倍啊、、邱正雄的話到底是真還是假、、他還是聽得出來的、、所以儘管臉上還掛着微笑、、心裏面可謂是暴怒異常的了、、、

他狐族的子孫就這麼被害了、、這怎麼能善罷甘休呢、、等着瞧吧、、哈哈哈哈、、這筆帳先記着了、、、

走出了胡家莊、、邱正雄便擡頭望了望天空、、不由得眉頭一皺、、再次掐指算了起來、、不由得心裏一驚、、

“難道這都是命中註定的嗎、、如果真要是這樣的話、、那是無論如何也是無法去改變的了、、否則、、就會、、就要大難臨頭了、、、心術不正、濫用旁門左道、殘害衆生、、本就是天道難容的事情、、既然已經是命中註定的事了、、那也無奈何了、、好自爲之吧、、、”說完,他便搖着頭下山去了。

不過事情也還真是巧啊、、誰知這邱正雄前腳剛剛走,那蛛蛛她就來了、、頓時、胡九公以及一衆狐妖們可是眼睛一亮啊、好哇、、這都送上門來了呢、說曹操曹操到啊、、那不正好可以給莉莉報仇了嗎、、、、

太好了、、他今天就要讓這隻蜘蛛精有來無回、、替他的子孫莉莉報仇雪恨、、

韋莉莉身爲狐族的一員、、雖然不隨家族姓胡、、而姓韋、、可是畢竟也是一家人啊、、所以不上心、不憤怒也是不可能的呢、、、

只見,在衆狐妖們憤怒的眼神中、蛛蛛走了進去、、來到了胡九公的面前、、便刷的一下就跪了下來、、

“這是怎麼了、、?”看着底下跪着的蛛蛛、、胡九公很沒好氣的說道。

“九公、、太慘了、、太慘了、、莉莉她、、、、”緊接着、蛛蛛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再次說了起來、、、說到了動情之處、、還不由得大聲痛哭起來、、、

不過、、胡九公也不是那麼好糊弄的呀、、這戲演的也太好了呀、也是、、蛛蛛的戲演的真的是太好了、、還真讓他胡九公不佩服都不行了啊、、、

這不、、蛛蛛這一副做作的摸樣、、且言語中的真假、、胡九公一下子就分辨出來了呢、、、

薑還是老的辣啊、、你一個只有幾百年道行的蜘蛛精、、也敢在他的面前耍花招、、這也要看看自己有幾斤幾兩才行啊、、、

不過、、、蛛蛛纔剛剛說完呢、、一道紅光便出現了、、、

只見、、胡思思怒氣衝衝的闖了進來、、、 “思思、、你回來了、、、”一下子、、大傢伙們連忙紛紛興奮的圍了上去。

看到了胡思思、、蛛蛛也愣了一下、、這丫頭怎麼回來了呀、、難道她沒有去殺了關婷婷給韋莉莉報仇嗎、?

“老祖宗、、您別聽蛛蛛瞎說了、、她這根本就是在胡說八道、、莉莉姐姐就是被她給害死的呀、、連內丹都被她給了一個叫馬莉莉的凡人了呢、、”胡思思怒氣衝衝的說道。

“你在說什麼啊、、思思、、你怎麼能把莉莉的死強加在我的身上呢、、我和莉莉可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啊、、我有什麼理由去害她呀、、”此時的蛛蛛已經感覺到了一絲的不妙了、但是事到如今、她已經沒有退路了、、

現在的她已經是進入了胡家的地盤了、、如果出了什麼意外的事件、那可就真的是走不掉了呢、、可以說、應該是必死無疑了吧、、本來她還想着、、能夠利用狐族、把整個狐族玩弄於鼓掌之中的呢、、看來她終究還是想錯了、、因爲畢竟胡九公可不是一個輕易就被玩弄於鼓掌之中的主啊、、

現在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她是不得不硬着頭皮繼續演戲下去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啊、、要不然、、、就完了、、、

“哼、、蜘蛛精、、你還真是不要臉啊、、前一腳還在我跟前演完了戲呢、、這後一腳就跑到了我家裏來演戲了啊、、可真是辛苦了啊、、老祖宗、、別聽她的、、她這是在糊弄我們呢、、所有的事實真相我都已經弄明白了、、就是她、、是她害死了莉莉姐、、她還把姐姐的內丹給了一個叫馬莉莉的凡人呢、、前不久、、她還惺惺作態的跑來我這裏說、、是一個叫關婷婷的女生害死了莉莉姐呢、、好在我及時停手搞明白了真相、、要不然就真的被她給糊弄去了呢、、我被她害的差一點就失手殺死了凡人、觸犯天條呢、、蜘蛛精、、你他媽安的是什麼心吶、、你這不僅僅是要害我、、還要害了我們整個狐族不成嗎、、?”胡思思暴跳如雷的吼叫道。

“思思、、你怎麼能這麼說我呢、、我哪裏有害過你、、害過你們狐族呀、、你別是被什麼別有用心的人類給糊弄了吧、、你是不知道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那凡人可都是重心機的呀、、”蛛蛛仍舊不死心的說道。

“老祖宗、、您別被這隻蜘蛛精給騙了呀、、”

“九公、、、我蛛蛛可謂是天地良心呀、、從沒起過要害你們狐族的心思啊、、”

面對這樣的場面、、一旁的一衆狐妖們不由得大氣也不敢出、、只是一味的看着胡九公、胡九公則是摸着鬍鬚、、看着胡思思和蛛蛛的爭辯、、一句話也沒有說、、

“老祖宗、、您可是說句話呀、、難不成、、您還不相信我了嗎、、?”胡思思很是委屈的說道。

“好了好了、、你都多大了啊、、出去玩了那麼久、回來還是老樣子、、這爭來爭去的、、你們都別吵了、、我都知道、、哼、、、就這點小把戲、還能在老夫的面前晃悠嗎、、真是笑話、、、”果然,胡九公冷冷的說道,胡思思一聽頓時大喜。

不好、、、蛛蛛大叫不妙、、一邊笑着、、一邊往外邊退去、、、

就在她要轉身離去的時候、、卻被一衆的狐妖們給攔住了去路、、

“慢着、、蜘蛛精、、你這是要去哪兒呀、、?”

“是啊、、怎麼來了就又要走了呢、、可是嫌咱們沒有好好的招待你嗎、、?”

“哈哈哈哈、、、咱們胡家莊是什麼地方呀、、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嗎、、也太隨意了吧、、還真把咱們胡家莊當成自己家了嗎、、?”

面對一衆狐妖的逼近、、蛛蛛只覺得是頭皮發麻啊、、怎麼樣啊、、這裏畢竟也是別人的地盤啊、、又不是在自己的地盤、、總是有些底氣不足的啦。

“好了、、我的孩子們、、都退下吧、、”胡九公一聲令下、、一衆狐妖們也紛紛退開了。

重生之世家_千年靜守子弟 “老祖宗、、可不能就這樣放她走啊、、她可是害死莉莉的兇手呢、、”

“就是、、老祖宗、、應該把她碎屍萬段才行啊、、”

“好了好了、、我知道要怎麼做、、”過了許久、、胡九公這才站了起來。

“呵呵、、九公、、你們狐族這是要留我在這裏用晚飯了嗎、、那我怎麼好意思呢、、、?”蛛蛛嬉皮笑臉的說道,她知道今天她是無論如何也走不掉了、、

“蜘蛛精啊蜘蛛精、、你把老夫我的胡家莊當成什麼地方了呀、、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嗎、、如今你是不但害死了我狐族的成員、、更是想要來害我們整個狐族了呀、、你說老夫我能讓你就這樣走掉嗎、、?”胡九公陰森森的說道。

蛛蛛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胡九公果然是不簡單啊、、自己的那幾百年道行、、在這隻九尾老狐狸的眼裏簡直就是不值得一提啊、、現在自己更是連命都被捏在胡九公的手裏了呢、、胡九公想要弄死自己、根本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般的簡單啊。

“胡老祖宗、、我不明白你這是在說什麼呀、、?”她滿臉惶恐的說道。

“你是真不明白嗎、、還是裝的呀、、你真以爲自己說的那些謊言、、老夫會聽不出來是真是假嗎、、哼、、敢在老夫的跟前耍大刀、、蜘蛛精、、老夫看你是真的活膩了呢、、依老夫看、、你還是把欠狐族的命債給還清了吧、、省的、、到時候、狐族去找你全族算賬哦、、、”胡老爺子冷冷的說道。

“、、、、、”蛛蛛咬了咬牙、握緊了拳頭、、轉身便化作一團藍光朝空中飛去、、

胡九公冷冷的一笑、、一出手、、便是一道白光、、一瞬間便打在了蛛蛛的身上、、

“啊、、、、、”蛛蛛一聲慘叫、、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

只見,一旁的狐妖們頓時就爆發出了陣陣幸災樂禍的笑聲、、、

“哈哈哈哈、、、小樣、、居然還想逃走、、、哈哈哈、、、”

“就是就是、、不自量力、、宰了她、、給莉莉報仇、、”胡思思第一個就跳起來說道。

此時的蛛蛛已經全身都被罩在了胡九公的光環之下了、、她渾身疼痛不已、、動彈不得、、一旁的狐妖們也趕緊紛紛動手、、頓時、、無數的火光直直的打在了蛛蛛的身上、、、蛛蛛身上的傷口瞬間就爆裂了開來、、

“啊、、、、、”蛛蛛痛苦的大聲尖叫起來。

“怎麼樣、、我們狐族的招待還不錯吧、、不知道你有沒有想起莉莉啊、、想必莉莉當時在你的盤絲洞裏也是像你如今這個樣子的吧、哈哈哈、、手足無措、滿臉絕望、默默等死、、、哈哈哈、、、我們狐族的恐怖手段、很快你就都會嚐到了呢、、不急、、”

“嘿嘿嘿嘿、、、呵呵呵呵、、、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看你怎麼逃、、、”一瞬間的功夫、整個胡家莊的大宅院便開始慢慢的扭曲了起來、漸漸的、、所有的大宅陳設全部都消失了、、而顯現在蛛蛛眼前的則是一個恐怖的山洞、、山洞裏、、無數的狐妖們紛紛妖嬈的圍繞着蛛蛛在轉悠着、、、、

“哈哈哈哈、、、你走的了嗎、、你走的了嗎、、、哈哈哈、、”恐怖的山洞裏、、以及山洞的崖壁上、、也全都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小洞、、

狐族的首領胡九公以及一衆的狐族長老們則是站在冷冷的站在了半空中、、滿臉輕蔑的看着底下的蛛蛛、、、

蛛蛛強忍着身上的傷口和痛楚、、她很吃力的擡起了頭、、看着這恐怖的狐狸洞、她知道今天應該就是她的死期了吧、、 “請等一等、、好嗎、、、”話音剛落,整個狐族都是爲之一振。

只見那百足道長已經從天而降的出現了。

“師兄、、你總算來了、、你是來救我的嗎、、?”蛛蛛滿臉驚喜的說道。

“住口、、蛛蛛師妹、、你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我沒有想到你居然會那麼亂來、、不但吃人還不夠、、還害死了狐族的成員,這下你們家族和狐族可是結下大梁子了、、就連你師兄我也會被連累的、、若是妖界發生了什麼大事的話、神界是不會坐視不管的、、你這是想要害了整個妖界啊、、”百足道長滿臉怒氣的衝蛛蛛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