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飛下意識的看了眼慕玄天,見這老丈人馬上黑了臉,可是卻沒說什麼,只是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

“我先去做飯。”

說完轉身往不遠處一棟房屋走去,只是臨走前又瞪了荊飛一眼:“你小子老實點,別動手動腳的。”那樣子,活像是要吃了荊飛似的。

荊飛狂汗。

動手動腳?

自己敢嗎?

如果不知道女人的身份還沒什麼,可現在已經百分百確定,這個美的冒泡的女人就是慕傾城的老媽,是自己實打實的丈母孃,自己還敢動手動腳?不是找死嗎?

只是,自己正丈母孃是不是太年輕了點,乍一看上去比自家老婆慕傾城還要年輕,加上身上給人一種淡雅如蘭的氣質,不像是慕傾城那樣給人一種極致的高冷,更像是一個美麗的鄰家妹妹……

造孽啊!

荊飛心裏無語,他毫不懷疑,如果女人和慕傾城出去絕對後被人認爲是姐妹花,而且慕傾城還是姐姐。

真是沒天理了!

——

“荊飛,怎麼樣?妍兒她怎麼樣了?”

現在已經是黃昏時分。

這是一個幽靜的山洞口,荊飛剛一走出就被慕玄天攔住了去路。

聽着慕玄天那親暱的肉麻的稱呼,荊飛忽然有種想吐的衝動,姬雪妍是自家丈母孃的名字,卻被她叫的這麼肉麻。

他卻忘記了自己叫慕傾城“親親小城兒”的時候更加肉麻噁心一千倍。

“小子你倒是說話啊,我老婆到底怎麼樣了?”見荊飛古怪的看着自己,沉默不語,慕玄天頓時慌了,一把就抓住了荊飛的胳膊。

“我日!”

荊飛疼的差點叫出來,這慕玄天除了是自己的老丈人更是自己的二師父,身手那絕對不是一般的強大,此時一抓差點把荊飛的胳膊抓碎了。

眼看慕玄天那緊張的樣子,荊飛不敢再怠慢,趕緊說道:“沒事,沒事了,你先放開我。”

“真的沒事了?”慕玄天卻依舊抓着荊飛。

荊飛這下真鬱悶了,扭頭看了眼依舊安靜的不像話的山洞:“你想知道自己進去看看就行了,抓着我做什麼?”

“呃——”

慕玄天這才反應過來,下一刻,他毫不猶豫的一腳踹飛荊飛,一頭扎進山洞消失不見……

大爺的!

荊飛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這個鬱悶,你激動我理解,可是你激動你踹我幹什麼,公報私仇啊?

雖然鬱悶,荊飛卻沒有離開,而是走到一邊盤膝坐下開始修煉恢復,剛他看似輕鬆,其實已經嚴重透支,在山洞裏這短短兩個小時,全身的內息都快消耗一空,這還是因爲自己修煉突破超脫之後,否則荊飛相信就算自己變成一具人幹也沒用……

而剛剛在山洞裏,荊飛就是在用內息治療丈母孃姬雪妍的宿疾,說是治療,其實是用先天內息的特殊奇效煥發姬雪妍體內的各種器官的生機活力……

姬雪妍二十多年前因爲生產慕傾城而難產死亡,這是姬家對外界的解釋,甚至慕傾城都以爲是這樣,從那之後身爲姬家長女婿的慕玄天也神祕消失。

其實真相併不是這樣,姬雪妍當時並沒有死亡,而是留下一絲生機,被慕玄天用強大修爲強橫的冰封,然後帶着冰封的妻子來到了大雪山,那個時候慕玄天就已經認識美女師傅,希望美女師傅能用那逆天的修爲救回自己的妻子…… 第10章 直接超脫

慕玄天這一上山就是二十多年,美女師傅因爲自身因素也沒能既是救活姬雪妍,不過卻告訴慕玄天並不是沒有機會,而從那之後,在美女師傅的協助下慕玄天將妻子姬雪妍進一步冰封,變成一座冰雕,這一冰封就是二十多年,每日陪伴在身邊等待。

一直到美女師傅下山帶回荊飛後告訴慕玄天讓他終於看見了希望,美女師傅自身能力受到限制,即便能夠救活姬雪妍也不能徹底治癒,會留下眼中的宿疾,而這一切都將在荊飛身上解決,用美女師傅的話說,荊飛就是慕玄天一家的救世主。

而也正是因爲如此,當美女師傅給荊飛做媒娶慕玄天的女兒慕傾城時慕玄天沒有任何猶豫的答應下來……

荊飛和慕傾城年關時來雪山時姬雪妍還在冰封中,不曾甦醒,他也是直到那個時候才知道慕玄天整天守護的那個冰雕是自己的丈母孃,也才知道自己的丈母孃並沒有死去,而是被冰封住等待救活的機會。

卻沒想到這次回來自己的丈母孃竟然甦醒了過來,不過卻正如美女師傅之前說的那樣,姬雪妍雖然甦醒,看上去也和正常人無異,可事實上卻並非如此,他清醒每一天都需要慕玄天的修爲提供活力,即便是如此也只是暫時,尤其是二十多年的冰峯,姬雪妍的全身器官機能已經退化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程度,當然這主要原因還是因爲二十多年前她就已經將死有關,雖然冰峯暫時穩固了她的死亡,可是卻沒能治癒他的身體,美女師傅雖然不惜耗費修爲喚醒了她,卻依舊不能改變這一狀態,而這個世界上能夠改變這一狀況的就只有一個人,那就是荊飛。

這也是美女師傅爲什麼說荊飛是慕玄天一家的救世主一說,而他之所以提前喚醒姬雪妍就是因爲年關時發現荊飛的修爲突破了超脫,已經具備了喚醒姬雪妍身體全部生機的機會和能力,否則慕玄天只能繼續等待。

要徹底喚醒一個將死之人的生機,等於是將一個死人救活,這絕對不是簡單的治療一個傷口恢復速度那麼簡單,一般的人根本做不到,只有修煉先天功法的荊飛才能做到,不但需要質量,還需要數量,亮點缺一不可,這一點即便是恐怖的逆天的美女師傅自身也難以完成。

至於美女師傅提前喚醒姬雪妍則是爲了一個緩衝,她知道荊飛很快就會再回來,而姬雪妍的恢復需要一個緩衝的時間,不可能直接喚醒就讓荊飛治療,而以荊飛的行程也不可能回到這裏等待幾個月之久。至於荊飛看見姬雪妍時和正常人差不多,其實都是表象,姬雪妍看似正常,其實卻依舊處於半死狀態,是美女師傅用特殊的手段控制了他的身體某些器官,卻喚醒了她的意識,其實姬雪妍身體內某些器官依舊處於半冰封狀態……

這個事實傳出去絕對會匪夷所思,超出人類的認知,可是美女師傅卻不是一般人,恰好能夠做到這一點……

而在得知這一切之後,荊飛也終於明白了白娃爲什麼之前要自己先來一次這裏,目的就是讓自己治癒姬雪妍,讓她身體徹底煥發生機,真正的“活”過來……

而就在剛剛,在那個美女師傅特殊佈置過的山洞裏,也是姬雪妍冰封了二十多年的山洞裏,荊飛利用自己逆天的內息終於徹底的治癒了姬雪妍的身體,再一次讓姬雪妍的身體機能徹底的煥發了生機,真正的變成了一個活人,真正的從死亡邊緣拉了回來……

荊飛卻也因此徹底虛脫,差點變成一個乾屍,幸好超脫,可以溝通天地能量進行補充,否則剛剛荊飛真的很難完成這個過程,而不能完成的結果就是功虧於潰……到底會出現什麼後果,荊飛也不知道……

好在他咬牙堅持着完成了所有流程。

姬雪妍終於真正的活了過來,不再是之前的半死人,自己好容易拖着疲憊的身體走出來結果卻被慕玄天踹了一腳,差點被踹的斷氣,心情這個鬱悶……

——

荊飛這剛修煉不到十幾分鍾,然後猛的睜開眼睛,看着從山洞裏走出來的慕玄天和姬雪妍……

慕玄天很帥氣很有男人味,這是毋庸置疑的,否則也不可能生出慕傾城那麼美豔的女兒,可是此時荊飛看着帥氣的老丈人卻本能的撇起嘴角,嘟囔了一聲:“禽獸!”

不是荊飛沒大沒小,實在是眼前這一幕太那啥了,慕玄天相比較身邊的姬雪妍來說馬上搖身一變變成了大叔級別,讓人本能想到了一點:老牛吃嫩草,而且是很嫩的嫩草……

因爲重新活過來的姬雪妍看上去也就十八九歲的樣子,最多也就二十出頭,這個樣子正是她當年冰封時的樣子,一點沒變,還是那句話,姬雪妍像個鄰家美眉,慕玄天卻活脫脫一箇中年大叔形象,太不和諧了……

尤其是現在倆人手拉手的走在一起,看上去有種讓人衝上去海扁他一頓的衝動。

如果不是知道倆人的身份,荊飛肯定會吐自己老丈人一口口水,臭不要臉。

可是現在,荊飛卻馬上笑着站了起來,笑的那叫一個虛僞。

“小子,這次多謝你了,以前沒白疼你一場。”慕玄天對着荊飛說道,很威嚴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神經了,以前他可是很少這麼正經的。

荊飛眨眨眼,心中卻蛋疼,心說你啥時候疼我了,都是虐我了,想起自己開始被美女師傅帶到山上來被慕玄天狂虐修煉的場景,荊飛很想反駁回去,不過看了看慕玄天身邊的姬雪妍最後還是忍住了。

男人都要面子,自己就在丈母孃面前給他點面子吧。

姬雪妍卻完全想法,看着荊飛的目光裏不但有感激,還有欣慰和讚賞,不知道是不是剛剛荊飛拼命救自己的因素,姬雪妍現在看荊飛絕對是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順眼越看越喜歡那種,掙脫慕玄天的手,走上前來一把就拉住了荊飛的雙手:“荊飛,這次真是謝謝你,要不是你我就活不過來了。”

“不,不客氣!”荊飛尷尬的看着美的冒泡的丈母孃,覺得很不自然,不同於第一眼看見的姬雪妍帶着一絲冷氣,現在的姬雪妍更加生動,臉蛋也露出紅潤……尤其是荊飛能清楚的看出來,眼前這個嬌滴滴的丈母孃的修爲絕對恐怖的邪乎,痊癒的丈母孃竟然直接進入了超脫……這一切不僅是因爲荊飛剛剛的修爲內息全部注入了她的身體,更主要是因爲二十多年來慕玄天的功勞……這些年慕玄天常年陪伴在老婆身邊可不是什麼都沒做……何況,還有美女師傅這個超級bug在身邊……

荊飛忍不住看了眼對自己瞪眼的慕玄天,心說老丈人你就裝吧,以後有你受的……

【今天更新的延遲了,主要因素是新書又被斃掉影響了心情,星兒發現自己調整不好心情寫不好新書開頭,開不了新書,很煩躁。其次是上午在陪小星星上課,沒時間,下午才抽出時間碼字,這個章節是連貫的,不能斷開,上次解釋過,公衆號每天只能上傳一條,而今天星兒想上傳兩章,所以只能全弄出來再修改完才能直接上傳,所以耽誤了時間,大大們見諒】

【最後再公佈下星兒的微博,新浪微博:笑笑星兒本尊,騰訊微博:笑笑星兒,因爲還要準備新書和別的事情,更新不太穩定,很多人會抱怨,可以關注微博上面會提發佈解釋和原因,大大們就不要太緊張一直等,關注互動可以看到星兒的最新動態,尤其是新浪微博:笑笑星兒本尊。】 第11章 小姨媽的消息

寬敞整潔的木屋,內部卻是極度奢華的裝修,很難讓人相信它只是一座木屋,一般的木屋別墅在這棟木屋面前也黯然失色。

這棟木屋就是慕玄天和姬雪妍的住處,沒有外界的限定,這個木屋的建築空間大的有點嚇人,如果不是看見外面的木質結構,走在裏面會讓人以爲進入了宮殿,即便如此荊飛也有種不現實的感覺,他真想不明白這位老丈人是這怎麼做到的,建造一座木屋就夠誇張了,哪兒找來的建築工人?可關鍵是這滿屋子的奢華裝修和擺設纔是真的匪夷所思,荊飛清楚記得年關時來這裏還不是這樣,當然,那次自己和慕傾城來的時候也沒進入這座木屋,去的另外一處……

“是不是很奇怪,這個木屋這麼奢華?”

丈母孃姬雪妍冰雪聰明,一眼看出荊飛的愣神。

“嘿——”荊飛尷尬的笑了下。

“這一切都是玄天弄的,他說怕我受委屈,用了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建成了這裏,其實我根本就不在乎,能夠再次醒過來和玄天在一起我就已經很知足了……”姬雪妍轉頭看向身邊的丈夫,一臉的柔情蜜意。

荊飛感慨,不得不說自己這老丈人確實有討人喜歡的地方,光是這些奢華的傢俱弄到這裏來就是個大工程,雖然看似無聊,其實卻表現出了對姬雪妍的那份在乎。

尤其是此時看着姬雪妍對慕玄天那深深的情意,荊飛心中也鬆了一口氣,說實話他心裏真有些擔心姬雪妍會接受不了這個現實,不管怎麼說,慕玄天現在都老了,雖然看上去帥氣霸氣只有三十四歲,其實卻已經過五十,是半百之人,而姬雪妍卻恰恰相反,這些年被徹底冰封,不止冰封住了她的身體病情,同樣他也並封住了她的成長和年齡,醒過來的姬雪妍完全就是二十多年前的她,剛剛二十出頭,可以說絕對是一個女人最美麗的年紀,讓她真正接受一個老頭子做自己的丈夫,要說姬雪妍心裏沒點牴觸荊飛打死都不相信,他是真怕倆人出現感情矛盾,那樣悲劇的不僅是自己的老丈人,自己老婆也會跟着一塊悲劇,不過現在看來自己多慮了……

接下來荊飛再一次見識到了老丈人泡妞的威力,竟然一個人跑進廚房弄出了一桌真正的山珍海味,那叫一個豐盛,最後還拿出一整箱茅臺,要跟荊飛不醉不歸,荊飛看的出來慕玄天今天不是一般的激動,簡直稱得上是亢奮,之前他從沒見過慕玄天如此狀態,不過也可以理解,冰封了二十多年的妻子終於甦醒並且痊癒,慕玄天就算做出再衝動的事情也可以理解。

讓荊飛讚歎的是慕玄天的手藝,竟然不是一般的好,連荊飛都自嘆弗如,尤其是在聽見姬雪妍解釋她不會做飯後,荊飛更加感慨,怪不得姬雪妍當年會被慕玄天給迷住,拼着和家裏鬧翻也要跟慕玄天一起,慕玄天不但長的帥氣,而且名聲在外,荊飛可是隱約記得自己這個老丈人曾經是華夏軍隊裏一把真正的利劍,絕對名聲在外,就在西北軍隊,只是那個時候自己還不曾來到這個世界上,也是那個時候因緣巧合遇見了美女師傅。

同時荊飛也很無語,看來美女果然都有缺點,尤其是廚房這一條似乎是所謂美女的進去,自家老婆慕傾城除了煮個麪條貌似就剩下煎個雞蛋,自己這美的冒泡的丈母孃更是如此。

而這期間,還鬧了一出讓荊飛尷尬的事情,就是稱呼問題。

姬雪妍實在是太年輕了,而且還不是因爲包養的問題,是真的年輕,無論身體和年齡,都只有二十出頭,給荊飛的感覺就是一個鄰家美眉。

荊飛現在不只和慕傾城成親,而且已經同房,雖然沒開口叫過,可是讓他叫慕玄天一聲爸確實沒什麼心理壓力,可是讓他叫姬雪妍一聲媽卻要了荊飛的老命,叫一個比自己年紀還小的女人媽,荊飛怎麼都張不開這個口。

他甚至在想,如果自己老婆慕傾城在這裏估計一樣也開不了這個口。

最後還是姬雪妍幫着荊飛開脫,讓荊飛叫自己姐姐就行。

這位丈母孃明顯也是有點喝多了,說話有些胡言亂語。

荊飛聽完直接就啥了,叫媽是叫不出來,可是叫自己丈母孃姐姐更叫不出來,這算什麼關係。

慕玄天也蒙圈了,半天沒回神。

最後明白過來差點沒跟荊飛拼命,說荊飛要是敢叫姬雪妍姐姐他就宰了荊飛,這算什麼關係?



丈母孃姬雪妍也覺得有點不像話,最後還是做出決定,隨便叫,讓荊飛叫名字是不可能,乾脆讓荊飛叫阿姨好了。

慕玄天終於沒再說什麼,其實他心中也明白爸媽這兩個字對荊飛的意義,這小子是個孤兒,從小無父無母,這也是後來慕傾城和荊飛結婚後他從來沒要求荊飛叫自己一聲爸的原因。

慕玄天很多時候還是很大度很通情達理的。

一頓飯三個人吃的很熱鬧,酒足飯飽,一箱茅臺全部進了兩人的肚子,準確說是進了慕玄天的肚子,光他一個人就喝了四瓶多……

一推酒杯對着荊飛下了逐客令,竟然不管不顧的一把就抱起姬雪妍走向裏面,說是不放心一定要自己檢查檢查才能確定姬雪妍真的痊癒,讓荊飛趕緊滾蛋,該上哪兒上哪兒去……

看的荊飛好一陣無語……

太強大了。


也太無恥了!

荊飛覺得自己夠無恥了,沒想到自己老丈人比自己還牛。

最後荊飛只能尷尬的起身走出木屋……

剛要準備離開這個“戰場”,他可不想一會聽見不該聽的聲音,身後卻人影一閃年輕美貌的丈母孃姬雪妍從裏面追了出來……

姬雪妍的臉蛋很紅,尤其是在冰雪中更加的嬌媚動人,有酒精的作用,更多的卻是羞澀,剛剛慕玄天的胡鬧讓她也無地自容,不過還是堅定的來到荊飛面前……

“荊飛,你等一下!”

姬雪妍快步來到荊飛面前,眼神很複雜……

荊飛也很奇怪的看着姬雪妍……

“你想怎麼對待我的小妹?”姬雪妍問道。

“我——”

荊飛臉色就是一白……他怎麼也沒想到姬雪妍追出來是專門爲了這件事?心中咯噔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