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尊少,根據紫玫瑰調查的資料得知,市委副書記司徒戰和市長王海山兩方確實又不小的矛盾。而矛盾所在就是即將競選的下一屆市委書記。司徒戰有比較強的家世背景,而王海山的靠山雖然差一些,但他卻在臨山紮根將近十年,可謂根深蒂固。所以這次競選的兩方可謂是‘火星撞地球’,結果如何很難判斷。不過相比而言還是王海山一方獲勝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而傅賀強已經決定站到王海山這一邊了。”藍玫瑰謹慎道。“而張廉那邊,刀會最近正與臨山市另一勢力青衣堂爲了一家大型的娛樂城而爭得不可開交,私下裏發生過兩次火拼,不過在傅和強的暗中幫助之下,刀會最終拿下了這塊肥肉。”

“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位幫過我的警花姐姐應該是司徒戰的父親吧。既然人家幫過我,那我也得知恩圖報。”慕尊神祕一笑,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哦對了,給傅賀強準備的禮物送出去了嗎?”

“回尊少,黑玫瑰已經將他和張廉密會的錄像資料的拷貝份放到了他的書房裏了。藍玫瑰恭敬地說道。

“呵呵,不知道傅和強見到這東西突然出現在他的書桌上時,臉色會是怎麼個變化。給市裏前幾把手各寄出去一份。而寄給司徒戰和紀委書記黃和平的信封裏再添上一份關於王海山的祕密‘材料‘。”說到這兒慕尊眼中閃過陰冷之色,讓一旁的藍玫瑰爲之一顫,心底冒出意思寒意。

“現在就要動手了嗎?”藍玫瑰覺得時機還不夠成熟,不由擔心多嘴的問了句。

“呵呵,我這也是被逼的。趁他們現在還對我有所顧忌的時候,我只能先下手了。”慕尊表面上雖然很平靜,但心裏還是有些羨慕那些有權有勢的傢伙。要不然他也不會如此心急,畢竟怕夜長夢多。

“我明白了。”藍玫瑰見慕尊心意已決,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你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慕尊揮了揮手,現在他還需要考慮接下來會發生的一系列可能。他不想每次都靠自己的女人來幫他解決問題,一次兩次還行,但久了會讓他感覺自己太過無能。

藍玫瑰深深的望了眼慕尊的背影,他的資料很早之前她便已經瞭解。看一個人的能力,就是要看他的對手強弱程度。雖然許多事情她們四姐妹幫着做了很多,不過她心裏仍相信,即便沒有她們的存在,單靠他一個人也一定是可以解決,只不過花費的時間會久一些罷了。

另一邊,市委副書記司徒戰,市長王海山在離開公安局的時候就已經打電話吩咐,命令的內容都一樣:“調查清楚這個叫慕尊的學生所有的資料。”能牽扯出這麼多大人物的,肯定不簡單。

省委大院裏,一個老者微笑着放下電話,喃喃自語道:“能讓我這個眼高於頂的寶貝孫女如此關心的男孩兒,到底有什麼不一般的地方呢?小王,進來一下。”

老者話因剛落,從外面走進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的男子,恭敬地說道:“凌書記,有什麼事情嗎?”

“去給我查一查那個叫慕尊的男孩兒的資料,讓我看看他到底能不能配上我的孫女。”老者淡淡一笑。

“是,我這就去。”男子沉穩不變的表情出現一絲微不可查的變化,不過很快便恢復正常,退了出去。

一間辦公室中,一個二十五六歲身穿軍裝的強壯的年輕人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說道:“真是麻煩你了,方叔叔。”

“呵呵,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你現在可以說了吧。”被稱作‘方叔叔’的中年男子正是公安部部長方雲道,長居高位的他身上有着一股怒不自威的氣勢。不過在這個年輕人面前卻表現的非常的隨和。

“唉,還不是我那個寶貝妹妹。我正在軍營裏呢。她突然一個電話打了過來,說他的一個同學被冤枉抓進了警察局,要我趕快救他。而且她那語氣急的,大有我不答應就不認我這個哥哥的意思。嚇得我連多問一句的機會都沒有了。”年輕人說完自己都覺得既好氣又好笑。“我到納悶兒了,到底是誰能讓我家的小公主這麼着急,竟然連我這個哥哥都比下去了。唉,以前真是白疼她了。”這個年輕人就是奚明,警局的事情他不好直接插手,所以繞道找到了方雲道這裏,這樣顯得比較名正言順。

“原來是奚兮那個小丫頭啊,確實是個愁人的小傢伙。記得小時候有一次去你家做客,她突然要給我個棒棒糖。當時還以爲她小,不懂事兒呢。可誰承想竟然讓這個小魔女給記恨上了。每次見面對我都沒大沒小的,連叔叔都不叫。呵呵,現在想想我都有些後悔了。”方雲道也有些無奈的說出了自己的一個經歷。說完自己都跟着笑了。作爲公安部的首腦人物,竟然那一個小丫頭沒轍,想想都讓人不可思議。

“當初我一直給您使眼色,可你一直假裝不明白,我也沒辦法了。”奚明聽完也是一樂,不過眼中卻充滿了溫暖的情感。

“不行,我得去趟臨山市,我要親眼見見這個降服我寶貝妹妹的傢伙,到底有什麼通天的本事,這麼厲害。” 晚上,慕尊回到家裏,並沒有發現自己的母親有什麼異常,看來自己的事情沒有讓她知道,心裏也稍稍鬆了口氣,他可不想自己的母親擔心。

第二天當慕尊走進教室的時候,教室裏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好奇的打量着。昨天慕尊被帶走後,就這件事情,流傳出多個版本。


不過隨着慕尊的到來,所有的流言也隨之被擊破。讓許多支持他的人沒有失望,慕尊果然會沒事的。雖然慕尊已經是名草有主了,但這並不妨礙仍舊有許多女生對他的愛慕。所以剛來到教室,就有好幾個女生熱情關心的詢問。而慕尊也一一微笑着回答,畢竟都是大家的關心,他明白。

上午沒有楚箐的課,不過她還是轉成過來看了看慕尊,見慕尊沒有事兒。擔心了一晚上的心也總算是踏實了。

“慕尊哥哥,你沒事了吧。昨天他們沒有對你那個啥吧。”奚兮見慕尊來了,小臉關切的問道。只是話裏的意思有些歧義,什麼叫‘那個啥’,聽着怪彆扭的。

“放心吧奚兮,你看我這不是好好地嘛,沒事的。”慕尊笑着颳了下奚兮那可愛的小瓊鼻。

“哼,怎麼又刮人家的鼻子,都和你說過幾次了。早知道我就不擔心你了,氣死我了。”奚兮嘟起小嘴,抽出跟棒棒糖啃了起來。讓一旁的凌晨雪哭笑不得。


“給你帶的早點,吃點吧。”凌晨雪和往常一樣,每天都給慕尊帶了早餐,這似乎已經成了一種習慣。

慕尊接過來,卻發現凌晨雪臉色有些不自然,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放下手中的食物,不由的問道:“怎麼了,出了什麼事兒了嗎?”

“沒..沒什麼。只是..只是我媽昨天問起了你的事情。”凌晨雪吞吞吐吐的說道。

“哦~~這個事兒啊。昨天你肯定是給你媽媽打電話了吧。她說什麼了嗎?”慕尊一聽便明白了,繼續吃他的愛心早餐。

“她..她還問起了我們兩個人的關係。問我們是不是在交往。”說到這兒,凌晨雪的聲音小的已經快聽不到,俏臉也印出了兩團誘人的紅暈。

“哦,那不挺好嗎?怎麼啦?”慕尊仍舊低頭吃着東西,淡淡的說道,沒有凌晨雪想象中緊張的樣子。

果然,凌晨雪見他這麼不配合,有些不樂意的說道:“你怎麼就不關心一下啊,那是我媽媽啊。她都..都..知道了。”說到最後音量又變的微不可聞了。不過說完了,小腦袋佯裝生氣往另一邊一撇。

“呵呵,阿姨知道了啊?那不是挺好的嗎?那樣我們在一起也不用躲躲藏藏得啦,這樣多好。”慕尊解決完食物,有些意猶未盡地十分淡定的說道。

“好什麼好啊,我媽媽說是下週末讓你去我家,想和聊聊。我媽肯定對你一頓說教,很可能不會答應我們交往的。你說怎麼辦啊,都急死我了,你還想着吃..”凌晨雪急的都快坐不住了,可旁邊者壞傢伙卻還想着吃,真是太子不急公主急。

“讓我去你家?這麼快?我還沒準備好這麼早就見丈母孃呢?還好是下週末,還有準備的時間。”慕尊有些詫異的說道,看來昨天的事情似乎鬧得比較大了,要不然也不可能突然要見他。

“什麼丈母孃,亂叫什麼。那你可得有心理準備,我媽媽這關可是很不好過的。”凌晨雪聽到這傢伙厚着臉皮已經把‘阿姨’瞬間升級到‘丈母孃’了,真是拿他沒辦法。看他這麼有信心,自己心裏竟然也放心了不少。

“難道我不應該叫丈母孃?直接叫媽了?那也有些太快了吧。”慕尊心裏雖然心裏有些突突,但是還是有一定的把握的。所以他表現的很淡定,這讓凌晨雪也就不會那麼心神不寧的啦。

“你還說?”凌晨雪揚起小手,做了一個要掐的動作,嘟起小嘴威脅道。不過心裏卻有些嬌羞和甜蜜。

中午休息的時候,慕尊想帶着鄧依琛去外面吃些東西。剛走到校門口,突然被一個而是五六歲的年輕十分健壯的男子給攔了下來。

“你就是慕尊?”年輕男子淡淡的隨意問道,而且目光還上下打量這慕尊,不知道想看出來些什麼似的。

慕尊眉毛微微上挑,有些不明所以道:“你是誰?”慕尊尋思着自己好像沒見到過這號人吧。

“聽說你功夫很厲害,前幾天你一個人單挑十幾號人,真的有這回事兒嗎?”年輕男子並沒有回答慕尊的問題,

“這好像不管你的事兒吧,怎麼?想拜我爲師?不好意思,我暫時還不想收徒弟。走吧依琛,剛纔我們說到哪兒來這兒?對吃刀削麪怎麼樣,我知道有一家那味道特正宗。”慕尊不懂他的意思,不過對方沒有表現出惡意,所以他也就隨便扯兩句得了。還是陪自己的琛兒吃飯重要。

“咳咳,我不是來拜師的。我想和你打一架。怎麼樣,你挑個地方吧。”年輕人聽了慕尊的話,臉色有些不自然。不過總算沒有繞圈子,直接說出了自己的來意。

“我說你沒事兒吧。我又不認識你,幹嘛非要和你打,我還要吃飯呢,現在沒空。”慕尊有些無奈,怎麼沒有一天安生日子。

鄧依琛對他的行爲也有些無語,怎麼現在有這麼多奇怪的人。她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你不認識我沒關係,不過你卻認識我妹妹。走走走,等打完了,我請你吃飯。”年輕男子一副自來熟的樣子,熱情的有些讓人受不了。

“你妹妹?誰啊。”慕尊好奇問了句。

“我叫奚明,我是奚兮的哥哥。真的,要是你還是不信,你去把她叫來,保證沒錯。”這個人就是奚明。昨天他查了下慕尊被抓的原因,竟然發現這小子是因爲一個人揍了十幾號人而給帶進公安局的,讓他很是吃驚。一個普通人家的高中學生有這樣的身手,他當然要見識見識了。所以昨晚坐上最後一班飛機,連夜來到了臨山市,一來是見見自己的妹妹奚兮,二來就是要和這小子比劃比劃,如果是個好苗子的話,那肯定要想辦法把他拉進部隊了。

“什麼?奚兮還有個哥哥?還是你?沒騙我吧。”慕尊有些不相信的上下掃視着這傢伙,可能是第一印象不太好的原因,語氣中還是充滿着懷疑的味道。

“靠,小子,我用的着騙你嗎?你到底敢不敢,趕緊說句話。”奚明見慕尊還是不相信,頓時不爽道。攔着就要離開的慕尊,就是不給讓道。

“慕尊,這到底該怎麼辦啊。”鄧依琛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怪人,不知道怎麼處理了。

“要不你去把奚兮給找來,看看到底是不是她哥哥,我怎麼覺得他和奚兮一點也不像呢?”

慕尊抿了抿嘴,他有一大堆事情要做呢,哪有心思和人打架。

“行行,小姑娘,你去把奚兮找來。咱們倆先去你們學校操場準備準備。”奚明是個武癡,只要碰到功夫厲害的,或者比自己厲害的,都會按耐不住想要活動活動。

“這…”鄧依琛無語了,不由得看向慕尊。

“你就去把奚兮找來吧,看這人的樣子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慕尊也沒辦法,想着早知道有這事兒,他就在食堂吃一頓得了。

“哦哦..那你小心一點,別把人家給打傷了。”鄧依琛說完便離開了,倆人都沒拿手機,只好跑腿兒了。

“喂,你這女朋友怎麼說話呢,什麼叫‘別把人家打傷了。’是不是看不起我。”奚明見鄧依琛竟然要慕尊下手小心點,這不明擺着看不起他嗎?作爲一個尖刀部隊的好手,哪能受得了。

“走吧,我們先去操場。”慕尊沒理會他的牢騷,直接向操場走去。摸了摸餓着的肚子,心裏暗道:“既然敢打擾本大爺吃飯,看我不削你丫的。”

慕尊其實差不多已經相信他的話了,只是他現在只想和自己的琛兒好好吃頓飯,可誰承想對方竟然這麼厚臉皮,硬纏着不放,真是沒辦法。

操場上只有零星的幾個人,這個時間大家都去吃飯了。

慕尊帶着奚明來到一片空地,雙手插兜,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有些不爽的看着這個打擾他吃飯的傢伙。

而奚明根本不像一個比慕尊大八九歲的人,反而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做起了熱身活動。

半分鐘後,慕尊沒好氣的說道:“喂,我說這位大哥,你到底好了沒有啊,我還沒有吃飯呢,麻煩你要打就速度點好不好啊。”

“ok好了,來吧。”奚明說着做出了個戰鬥姿態,表情也瞬間嚴肅起來。

“來者是客,你先來。”慕尊看到對方漏出來的墨綠軍用背心,想必應該是從部隊裏出來的。

“好。”話音剛落奚明已經飛快衝了過來,一個直拳直逼慕尊的面門。

剛開始雙方都在試探,奚明用特種部隊的基本的軍體拳,不動作銜接的卻非常的流暢,招招都暗藏玄機,非常具有攻擊性。而慕尊則是不進攻只防守,輕描淡寫的化解了對方凌厲的攻擊。

可是隻有這樣的話,不可能贏得了他。

奚明見特種軍體拳對付不了他,看來這小子確實是有兩把刷子。想到這兒,速度再次加快,雙手一個擒拿手就往慕尊的肩膀上扣去。

慕尊心裏一驚,身體本能後撤堪堪躲過,從部隊裏出來的果然有點本事。

“咦..好小子。”奚明心裏也是微微有些驚訝,沒想到自己這勢在必得的一擊竟然讓他給躲開了。看來不來點真的是拿不下這小子了,想到這兒奚明瞬間再次變招。

太陽穴、後腦勺、脖頸、肋骨,奚明專挑身體最薄弱最不抗打的地方招呼。這要是被打中了,就以現在的身子骨也是絕對不好受的。奚明一個上勾拳攻向慕尊下巴,慕尊左臂順勢上擋。可就在即將碰到的時候,奚明突然一個變招,拳勢一沉朝慕尊胸膛打去。

慕尊右腿後撤一步,雙手猛然握住奚明的右臂,可是力量卻非常大,未能阻擋下來。可是就在拳頭打到胸膛的時候,慕尊身體向後凹,猛然向前直接反震了回去。奚明直接被震得退了回去。奚明甩了甩微微有些發麻的右臂,有些詫異的讚了句:“不錯嘛,果真有幾下子。” “小子,你一身功夫從哪裏學來的。”奚明有些好奇的問道,能教出這麼厲害的徒弟的人物,一定也是個牛人了。

“呵呵,想知道等打贏我了我就告訴你。”慕尊知道奚明並沒有用全力,最多是算熱身罷了。


“嘿,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還真犟上了。”奚明的情緒也真正被調動起來了,對於慕尊的挑釁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哈哈一笑。“再來..”

慕尊靜靜站着,奚明則擺出個洪拳起式。

洪拳以龍、蛇、虎、豹、鶴五形編成。可以單形練習,如龍拳、虎拳、蛇拳等;亦可混合練習,如虎鶴雙形拳、五形拳等。特點腿法比較少,步穩勢烈,硬橋硬馬,剛勁有力,以聲助威。四平大馬,跳躍騰娜,閃展靈活,拳勢威猛,大開大合。

“喝,.”奚明大喝一聲,再次攻了過來。

這次面對剛猛異常的洪拳,慕尊微微一笑沒有絲毫慌亂。這個時候慕尊突然做出一個奇怪的姿勢,整個人變得非常的平和寧靜,一個堪稱完美的博大精深的太極起式。

慕尊在奚明的猛烈地進攻之下,像是大海之中的小船一般,雖然看似驚險,但卻總能後發先至,以柔制剛,將對方一波波的進攻化爲無形。

打了半天,在慕尊密不透風的防守之下,奚明卻連他的一根汗毛都沒有碰到。這讓奚明心裏逐漸的變得越來越急躁。洪拳拳勢雖然依舊是剛猛霸道,但路子已經變得有些凌亂,出手漸漸沒有了章法。

就在奚明久攻不下之際,突然身形出現一個短暫的停滯。慕尊抓住他這個送上門的機會,手作弧形,一個太極攬雀尾架起奚明雙臂,手臂一抖,將奚明直接扔了出去。

奚明踉蹌後撤了好幾步,但仍止不住退勢,最後非常丟份兒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怎麼樣?我現在可以去吃飯了吧。”慕尊雙臂環胸,一臉平淡的說道。

“臥槽,你個小子竟然會太極拳?”奚明這會兒心裏一驚吃驚的不行,自己練洪拳也有好幾個年頭,也算有小成了。但沒想到這傢伙的太極拳卻練得更加純熟,看他也就十五六歲的樣子,難道是打孃胎開始就開始學武了?

只是奚明哪裏知道,慕尊每天晚上都會在白色空間練習,在那裏呆六分鐘纔等於外面世界的一分鐘。這比常人多了好幾倍的時間。再加上裏面還有個天才師傅教導,功夫當然日益精進。

“不行,我們再來過。”奚明哪能就這麼服氣了,說着就要再比過試試。

“哥哥,你怎麼突然來了啊。”

就在慕尊正發愁是不是把他揍暈時,奚兮及時趕到了。這讓慕尊也終於鬆了一口氣。一同走來的還有凌晨雪和鄧依琛倆人。

“額,奚兮啊。你不是昨天給我打電話了嗎?我擔心你有什麼事情,所以專程過來看看。”奚明見奚兮來了,立刻止住了動作。

“哦,那你不來找我,怎麼找上慕尊哥哥了啊。而且怎麼又跑來操場了。”古靈精怪的奚兮上下打量着奚明,看他身上髒兮兮的,眼神揶揄的說道。

“呵呵,我這不是想試試你這個新認的哥哥嗎?恩,確實不錯,不錯啊。”見奚明臉上出現了短暫的尷尬表情,不過瞬間又恢復了正常。走到慕尊身邊直接摟住了慕尊的肩膀,一副哥倆好的樣子。

“真的嗎?”奚兮把目光投向慕尊,希望得到他的證實。

凌晨雪被弄糊塗了,她知道奚兮有個哥哥,可怎麼又和慕尊扯上關係了。鄧依琛無奈的搖了搖頭,湊到他耳邊告訴了事情的緣由。凌晨雪這才明白。

慕尊有些受不了這傢伙,掙脫開了奚明摟着自己的胳膊,解釋道:“恩,是這麼回事兒。”


“看,沒錯吧。好了既然見你一切正常,我也就放心了。我先走了。”見奚明的樣子似乎有些害怕奚兮,也不敢再多說什麼,要不然又不知道這個小姑奶奶又要出什麼歪點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