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氣,吸氣,再吸氣。

“全他娘給老子起牀了!一刻鐘,把要帶的東西全裝進儲物戒指裏,山寨我們暫時不會再回來了!”


劉茫一聲大喝,嚇得還在熟睡中的嘍囉們一哆嗦,紛紛從睡夢中醒了過來。

聽到劉茫的喊話內容,衆人慌慌忙忙收拾東西,將一些必帶的東西都裝進了儲物戒指。

如今的草帽山賊團,一人一個儲物戒指,所以不到一會便收拾完畢。

隨後衆人在山寨門前集結完畢,與昨天邋里邋遢相比,如今的嘍囉們煥然一新。

每個人都驚奇的看着其他人,換上了新的服飾,颳了鬍子,清理了頭髮,完全就是變了一個人。


“大家都靜一靜,靜一靜。”聽到劉茫的話,還在嘰嘰喳喳的衆人瞬間安靜下來。

滿意地看着一衆嘍囉,劉茫清了清嗓子說道:“相信大家都看到了自己的變化,大家是不是都覺得自己此時此刻一表人才,不像山賊了?”

劉茫身邊的帝釋天則帶頭喊道:“是。”

還不等其他人一同喊道,劉茫一腳將帝釋天踹了出去。

踹完帝釋天,劉茫繼續喊道:“是你個頭,老子告訴你們,我們還是山賊,但是我們是有素質,有道德,有文化,即將放飛夢想的有志山賊,聽明白了嗎?”

衆人一陣歡呼:“是!”

“起轎!” 全員啓程,劉茫帶領着麾下草帽海賊團的嘍囉們出了山頭。

雲荒大陸的外緣,又將掀起一場怎樣的腥風血雨?

“老大,我們要去哪?用不用走小道?”剛走出山頭,帝釋天便開口問道。

畢竟加上幾個廚師,將近七十人的團伙還是太過於顯眼,何況自己等人還是山賊。

“去哪?我怎麼知道,反正順着大路走就對了,遇到人就搶,遇到商隊還是搶。”劉茫卻毫不在意,就讓大家順着大路一路行走。

至於山賊的身份,你看我們像山賊嗎?

你見過衣冠楚楚的山賊團伙?

加上劉茫被擡在轎上,外人看到的第一反應只會是有錢人家的小孩出來遊玩。

而劉茫之所以讓衆人換一番面貌,什麼素質,什麼夢想,那都是狗屁,就是爲了更好的上路,更好的打劫。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都給我打起二十分精神咯,給我走出個人樣來,要是誰讓人一眼看出是山賊,老子四十米大砍刀活劈了他。”走沒兩步,劉茫就訓斥一聲。

原本吊兒郎當的山賊嘍囉們,頓時個個挺直了腰板,收起了一聲痞氣。

一路上閒着無聊的劉茫開始一路高歌,還順便叫嘍囉們一起唱歌。

“我要從南走到北,我要從白走到黑,大家跟着我一起唱!”

“我要從南走到北,我要從白走到黑。”

“我要人們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誰。”

“假如你看我有點累,就請你給我按按腿。”

“假如你已經愛上我,就請你吻我的腿。”

“。。。”

就這樣,劉茫一路上哼着小歌,優哉遊哉地坐在轎子上,身後跟着衆小弟。

···

··


·

劉茫才走不到一段路,迎面而來一個隊伍,劉茫仔細一算,整整十來車的物品,好傢伙,這是條大魚。

“停!”

只見商隊中,一壯漢一聲大喝,商隊立即停下,隨後壯漢掀開了爲首馬車的窗簾。

“老闆,前面來了一夥人,有些可疑。”壯漢一臉警惕地看着劉茫衆人。

只見被稱作老闆的人探出頭來,一留有八字鬍的中年男子,一雙睿智深沉的眼睛看向車隊前方,打量着劉茫衆人。

見一羣衣冠整齊之人正迎面而來,而對方爲首之人似乎是轎上一孩童。

“呵呵,富人家的子弟外出而已。”中年男子摸着八字鬍失笑道,認爲是壯漢神經太過大條。

這時馬車內又傳出了一道聲音:“相公,怎麼了?”

中年男子應道:“沒什麼,不過是遇到其他人而已。”

見自己老闆不以爲意,壯漢直接指出了劉茫等人的古怪之處。

“可是老闆,隨從是不是太多了,而且都是鍛體五境的巔峯,那轎子下的三個老頭更是深不可測,至少成道第三境。”

聽壯漢這麼一說,中年男子一驚,成道第三境,那不是道意境嗎?

自己身邊這位重金僱來的魁梧大漢,不過也才成道第二境道真境而已。

隨後中年男子便釋然,連道意境高手也不過是用來擡轎而已,又怎麼可能看上自己這點東西。

而劉茫這邊呢。

“大王,大魚,大魚啊。”帝釋天精神振奮,激動說道。

而山賊嘍囉們見到如此之大的商隊,也是羣情激昂,連腳都微微哆嗦。。

“都在激動什麼?沒見過世面?一個小商隊就把你們激動成這樣,那以後去打劫古國宗派,你們不得連走路都不會?”見衆人內心這麼脆弱,劉茫小聲呵斥道。

“砰!”

帝釋天在聽到劉茫說將來要打劫古國宗派時,腿一軟,跪在了地上。


“你能不能有點出息?”劉茫一臉恨瓜不成棒的的樣子訓斥道。

當兩隊人相遇時,八字鬍男子走出馬車來到商隊前面。

“在下孫成,不知這位小少爺何許人也?”孫成淺笑着問道。

劉茫打量了車隊一眼,發現修爲最高的不過是孫成後面的壯漢,不過也是個弱雞。

這時一婦女帶着一小女孩走出了爲首的馬車,來到了孫成身邊。

“夫人出來做什麼?”孫成皺眉問道。

只見婦人抓着孫成的手,緩緩地說道:“我這不是擔心你嘛。”

劉茫則跳下轎子,來到孫成面前,緊緊握着孫成的手。

“你好,你好。”劉茫一臉友好的說道:“真是辛苦你們了。”

“呵呵,不辛苦不。。。”說道一半的孫成呆愣了一下,疑惑地看着劉茫。

爲什麼要說辛苦我們?

見孫成一臉困惑,劉茫則笑眯眯地說道:“哦,對了,忘記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竊·格瓦拉,是我身後草帽山賊團的大王。”

聽到劉茫所說,孫成額頭開始冒冷汗:“呵呵,這位小少爺說笑了,各位怎麼會是山賊呢。”

孫成還真沒見過穿着如此乾淨的山賊。

反觀劉茫臉上的笑容卻愈加滲人:“我可沒說笑,不過我們是一羣有素質,有道德,有文化,即將放飛夢想的有志山賊。”

緊接着劉茫邪魅一笑,大聲吼道:“所以,打劫!全部人放下武器,舉起雙手,馬上投降,你們已經被包圍了,我們草帽山賊團優待婦孺。”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山賊嘍囉們:“。。。”

大王,你深陷敵人之中,爲什麼還可以說出這種大義凜然的話來呢?

果然是藝高人膽大啊。

“大王,我們太崇拜你了!”

見劉茫一夥人喊劉茫“大王”。率先反應過來的,是孫成身後的壯漢。

只見其掠過孫成,粗壯的手臂一把抓向劉茫,想要率先控制住劉茫。

隨後反應過來的商隊衆人也是臉色一變,紛紛拿出武器,警惕地看着前方的山賊團。

當壯漢的手快到劉茫面前時,一股‘勢’直接壓在了壯漢身上。

壯漢臉色鉅變,一臉恐懼地看着大長老:“萬。萬道五五境。”

隨後壯漢面如死灰地癱倒在地上,萬道五境,已經是自己仰望的存在了,硬扛?不過是找死罷了。

“誒誒誒,小一,你幹什麼呢,萬道五境是牛逼,但亂顯擺會影響到別人的,嚇到小朋友怎麼辦?就算嚇不到小朋友嚇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劉茫苦口婆心地教訓道。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大長老一陣無語,自己好歹幾十歲人了,竟然被人叫做小一,怎麼聽都彆扭。

然並卵,誰讓劉茫是老大呢,說什麼都是對的。

二長老和三長老臉色也並沒有比大長老好到哪去,不用想,自己二人絕逼叫“小二”和“小三”了。 聽劉茫真是山賊,真是來打劫的,孫成一臉懵逼地看着笑嘻嘻的劉茫。

“這。這位小爺,您。您怎麼會看上我這點東西呢?”心慌的孫成連說話都開始結巴。

萬道五境的高手,孫成也就在六大古國的皇都跑商時見過一兩眼。

而商隊到五大宗派輸送物資之時,見過的萬道五境高手也是少之又少。

每個萬道五境的高手都有着自己的傲氣,如不是大長老剛剛施展出萬道第二境纔有的‘勢’。

孫成打死都不信堂堂萬道五境的高手,竟然給一個小孩擡轎子。

萬道五境用來擡轎,孫成到現在還是懵逼的。

劉茫則是一臉無奈:“孫老闆,我也沒辦法啊,不打劫沒錢花啊。”

見劉茫竟然是爲了錢,孫成無語道:“您手下連萬道五境的高手都有,完全可以到六大古國或者五大宗門當個客卿長老嘛。”

“打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打工的,像你一樣做商人又不會做,就是靠打打劫這樣子,纔可以維持得了現在的生活。”劉茫慢條斯理的解釋道。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孫成努力讓自己不要吐血,這世上竟然還有如此理直氣壯的打劫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