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天氣變化,讓正準備離去的林雪兒有些措手不及,

她失魂落魄的看着門外密集的雨霧。

雙手抱着肩膀,眼神有些迷離。

全世界都怕我拿劍[綜漫] ,走到林雪兒面前。

輕輕的把她攬在懷裏,剎那間,一股熟悉的體香,沁入心田。

她沒有排斥我,只是眼淚再次從面頰上跌落下來,順着我的衣領,流入我敞開的懷裏,滑落在胸前,似乎也流入到我的心裏。

淚珠是冰冷的,轉瞬間,似乎又被我胸腔升騰的熱情,捂得炙熱無比。

我知道,此時我和林雪兒之間的距離,應該以零爲計。 “久別相逢,疑在夢中,情在心頭悅,重逢後,嬌眼傳波,錦羅帳內,柔情蜜意低訴說。”

林雪兒和我,雖然分別了幾個年頭,依然還是有着各種各樣的默契。

我們一起在咖啡館吃完晚餐,回到我的住處。

一切都是那麼順理成章。


直到第二天早上醒來,重逢後的一切彷彿還在夢中。

林雪兒嬌滴滴的蜷在牀上,豔若桃李。


激情點燃過往,所有的回憶都變得如此美好。

林雪兒和我,都意識到彼此找到了各自夢想般的歸宿。

“你不想知道,我是怎麼找到你的聯繫方式嗎?”,林雪兒看着我,眼神裏有一絲調皮的笑意。

“這很重要嗎?”,我擡頭看了一眼明亮的陽光,在牀上伸了個懶腰,很久沒有如此好的睡眠了,有些愜意的打了個哈欠。

她用手指點了一下我的額頭。

“你呀,永遠都不在意細節。”

我笑了。

的確,林雪兒能找到我刻意新換的電話號碼,並主動聯繫我,是一件很讓人意外的事情,然而,這並不是關鍵所在,如今,如果想主動聯繫一個人,方式方法有千萬種。

我剛開始認爲她會通過鐵頭或老家的相關聯繫人找到我,這種猜測只是一種可能,如今也變得無足輕重了。

林雪兒舒舒服服的躺在牀上,完全是一個家庭主婦回到家裏的模樣。

我喜歡她放鬆而又慵懶的神態,這纔是幾年前真正的林雪兒該有的模樣。

一整夜的旖旎繾綣,纏綿悱惻。

她看上去精神狀態好了很多。

這也許就是愛情迴歸後的魔力吧。

“大國,你知道我爲什麼回來找你嗎?”,林雪兒懶懶的伸展一下腰身,手臂攬住我的肩膀,輕輕的問道。

“因爲你忘不了我,捨不得我唄。”,我打了個哈哈,看了看她,自顧笑了。

她嗔怪般的白了我一眼。

“你說的很對,我是捨不得你,但是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我一直沒有對你說過,我過去沒有聽你的勸阻,一心想做成點事情,一心想要事業有成,可是事與願違,這麼多年,吃了很多苦頭,也學到了很多東西,隨着年紀一點點的大了,我越來越不能集中精力做事,一心想回到你身邊,我現在才意識到,平平淡淡的日子纔是真正的生活!“

“我覺得和你在一起,很踏實!”

她說完,從牀上坐起來,一本正經的看着我。

“大國,我們結婚吧!”

妙手天師

她突然說出來的話,還是讓我大吃一驚。

我坐起身,一把抓住她的肩膀。

“你,你說什麼?”

不知是我過激的反應刺激到了林雪兒,還是她無法抑制住激動的心情。

林雪兒的臉上滑下兩行清淚。

“我是說,如果你願意,我們結婚吧?!”

她再次說了一遍剛纔對我來說如同驚雷一般的話語。

我得到確認的信息後,感覺整個人都在發抖。

“你說的是真的?”

“你真的決定要嫁給我嗎?!”

“這……這是……天大的喜訊啊。”


“我又怎麼會,怎麼會不同意呢,真是傻孩子……傻孩子!”

我有些語無倫次起來,把林雪兒緊緊的摟在懷裏,唯恐她會飛走一般。

“我,你要嫁給我,是我求之不得的事啊!”

“你,你真的想好了?確定不會再走了嗎?”

“你真的決定留在北京,嫁給我嗎?”,我還是有些沒準備好接受這個曾經夢寐以求的結果,我看着她,反覆確認她剛剛說出來的話語,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林雪兒靜悄悄的,乖巧的偎依在我的懷裏,腦袋貼着我的胸膛,似乎在等着我的心情平復下來。

“我們國外分手後,我在國外工作堅持了不到三年,就辭職了,沒有你,我一個人沒法在那麼遠的地方生存。”

“我隨後也回到了北京,可是,當時剛剛說完要和你分開,自己要獨立,我就沒敢對你講我回來的事情。”


說着,她低下頭,不敢看我的表情。

“我一開始,是不打算重新回來找你的,一是自己剛回北京後,有各種各樣的事情要做,工作壓力也太大,我對自己重新開始,還依然心存幻想,覺得工作搞好了,肯定會有所作爲,二是自己對你撒謊,說嫁給了一個老外,我知道你肯定不會原諒我!”

“可是,我最後還是沒能堅持住,一個人在北京,感覺很無助,時間過得那麼快,我也越來越覺得,北京那麼小,我離你這麼近,每天都期望能在街上看到你的身影,我每天都在想你,想回到你的身邊,我最近一直在我們原來常去的咖啡館,飯店去找你,希望能和你意外邂逅,可惜在我們原來常去的老地方,我一直也沒看到你!”

她說完,嚶嚶的哭起來,淚水流滿了雙頰。

“後來我一點點的意識到,你是故意不去那些地方,你心裏一定還有我,怕觸景生情,所以一直躲着那些傷心的地兒界呢!”

她說的很對,這些情況的確都屬實,離開林雪兒的幾年時間裏,我的日子也確實過得無法用任何語言描述,我一直刻意迴避原來和她共處的所有地方,包括賣掉她曾居住的公寓,怕的就是睹物思人,觸景生情!

“離開你越久,我越是覺得自己沒有你,甚至無法活下去,我是如此的愛你!你知道嗎?我這幾年一直在悔恨和自責中生活!我過得好辛苦!”

“還有,當年還你的錢,其實有一部分是我表姐他們借給我的,加上我國外打工的全部所得,還完你的錢,我身上所剩無幾,回國後,找到一份工作,勉強能維持生活,也只能租住在北京的地下室裏,那段時間,是我最難過的一段時間,我當時想,也許我們再也見不到了,鐵頭姐夫他們也認爲,如果我們之間以後再沒有可能,就要把所有的欠你的錢都還清楚。”

“只是我沒有想到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直到後來我才意識到,我一個人活得很難,不是因爲還完了對你的欠債,讓我覺得輕鬆,相反,我茶飯不思,對你日思月唸的,我意識到,我之所以如此,是因爲我們之間的情債,也許一輩子都沒法算清!你看,我最終還是下定決心回來找你。”

林雪兒說着過往,淚水不停的淌下來。

最後,逐漸的哭出聲音來。

我拍打着她柔弱的後背,輕輕的安撫着她。

她在北京找工作,租住地下室的經歷,讓我心疼不已。

雖然那也曾經是我一個老北漂不堪回首的往事,但是,想着自己心愛的人也曾經如此受苦,我還是無法釋懷。

“我原來曾設想過各種和你再見面後的情形,我怕你會恨我,對我冷淡,不能原諒我,如今看來,我又是庸人自擾了,我現在才知道,原來你的心裏也一直有我!”

林雪兒聲音柔美,臉上神采異樣,幸福的神情溢於言表。

相反,聽她說完,我心裏還是不禁感覺有一絲苦澀。

我錯過了人生的很多美好。

我們錯過了彼此最好的幾年青春歲月!

我和她之間,經歷過如此的別離,雖然依然傾慕對方,但是要恢復到原來的親密無間,恐怕還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了。

我想到了她的孤單、無助和事業受挫的彷徨心態。

在愛人最需要我的時候,我沒在身邊。

所有的這些,都是因爲一個女孩要堅持自立的倔強。

我在反思,林雪兒的過去的這些遭遇,和她的性格有關,也和她過去和我一起經歷的過往有關。

如果她沒有看到我生存過程中的各種掙扎,也許她會心安理得的與我共享勞動成果。

她從小家境清貧,性格要強,對自己要成就一番事業的野心可想有多麼迫切。

我資助她完成學業,見證了她由一個女孩到一個成熟女人的成長經歷。

看到了她爲自己前途的奮鬥過程。

然而,現實畢竟是殘酷的。

做任何事,不僅僅是光有野心就夠了。

她經歷了那麼多的艱難困頓,最後還是滿身疲憊的回到我身邊。

我心裏清楚,林雪兒已經不再是過去的那個任性的孩子了,她是一個理性的成熟女人了。

如今,看着懷裏的她小鳥依人般的柔順模樣,我心裏充滿了柔情與愛戀。

過去的事情,都是難忘的經歷。

抱着林雪兒,想着過往與將來,心裏充滿了希望。


“過去的事,我們就不要再提了,你肯回來,我們能在一起,就足夠了!”

我輕輕的對她說道。

林雪兒順從的點了點頭。

“我們結婚吧?”

她擡起頭,看着我的眼睛,臉上的神情認真而堅定。

我猛然意識到這突如其來的幸福是如此的真實!

幸福的感覺壓在我的心頭,連呼吸都變得緊張、困難起來。

幸福的無法呼吸!

和林雪兒結婚,相守到老,也是我一生的追求!

和所愛的人最終走在一起,你會覺得她永遠是你的歸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