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趙鈺琪趙總,這位是我朋友徐文軍,我們習慣了就叫他老徐!”蕭凡笑着簡單介紹了一下。

“榮鑫集團創始人趙鈺琪,女神啊!我說這麼眼熟!你好你好!”徐文軍難得遇見這麼一個名人,忙伸出手打招呼。

趙鈺琪展顏一笑道:“你好!”

徐文軍看了一眼民政局,又瞅了一眼眼前的兩大美女,頓時生出一種感覺,蕭凡是不是腳踏兩條船?


蕭凡被徐文軍看的有些莫名其妙。

"你朋友來了,蕭凡,我就先走了,有空再一起吃個飯吧!"趙鈺琪打了招呼,就上了瑪薩拉蒂。

徐文軍呆呆的看着那款藍色瑪莎拉蒂,沒記錯,那車子頂配下地的話,至少千萬了啊!

他看了看自己幾十萬的奔馳,頓時有些羨慕了!

和金陵第一女強人說上句話甚至還握了手,他感覺可以吹好幾年,只恨沒有人拿手機拍下來!

“哦,對了,凡哥,我明天早上要去華榮銀行辦業務,所以今天就不奉陪了,明天請你吃飯。” 掌心女皇 ,所以很是識趣的離開了。

陸嫣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她只感覺心裏好像少了什麼?

她複雜的看着眼前這個男人,自己或許真的沒有好好了解過他。

夜色不早了,蕭凡便坐着陸嫣然的寶馬車去了陸家。

沒多久,蕭凡回到陸家,推門而入,首先便是見到沈秋燕冷冷的坐在那裏,一動不動,臉上的表情明顯很不好!

她擡頭厭惡的看了蕭凡一眼說道:“趕緊收拾東西滾蛋,一刻也不想看見你。”

蕭凡沒說話,默默的上了樓,剛進去,後面就跟着失魂落魄的陸嫣然。

蕭凡想起了什麼,突然停下腳步轉身,陸嫣然沒注意一頭撞進了蕭凡懷裏。

蕭凡感覺到一股溫熱,雙手扶着陸嫣然說道:“這個送給你。就當我送你的第一件禮物吧!另外,你放心,我一定將爸…將伯父找回來。”

這是一枚符咒,可以保佑人遠離邪氣煞氣,這正是之前蕭凡畫的一枚金光符咒。

陸嫣然接過符咒,它是三角形,周身泛着金光,她沒怎麼在意,隨手放進了包裏。

“這麼晚了,要不…要不你晚上再住一晚吧。”陸嫣然一字一頓道,這句話說完後,她心中也有着複雜的情緒瀰漫!

蕭凡沒有說話,只是自顧自的收拾完東西下樓了。

打從離婚的那一刻起,他就決定要斷就斷的徹底,誰回頭誰是狗! 華榮銀行地處金陵以北,廣大商場對面,這邊人來人往,地勢優良,所以很多辦業務的人士都會就近選擇華榮銀行。


從酒店退房,蕭凡就坐出租車去往華榮銀行。

蕭凡不想讓母親張慧雯暫時知道他和陸嫣然離婚,所以並沒有回張慧雯那裏。

剛到華榮銀行門口,蕭凡就被兩個保安攔住了。

保安告訴他,今天有人包場了,讓他滾蛋。

本來蕭凡挺高興的,結果剛來就被保安罵了,瞬間讓他有些生氣。

“誰包場了?銀行也有人包場?”蕭凡第一次聽說。

一名胖子保安見蕭凡穿的土裏土氣,牛仔外套都有些發黃,一看就是窮逼,忍不住破口大罵道:“滾滾滾,誰包場跟你有關係嗎?狗東西!”

另一名保安也是不屑的看着蕭凡,在他眼裏,自己保安的身份都比蕭凡尊貴。

在他們看來,蕭凡這種年輕人,穿的破破爛爛,一看就是沒錢來貸款的,像這種他們見多了。

蕭凡一愣:“我自己的銀行,怎麼就和我沒關係?”

“就你?還你的銀行?你以爲你是老闆啊!”

“胖子,我看他是腦子瓦特了,趕緊攆出去吧,免得掃了陳哥的興。”

兩名保安拿出電棍在蕭凡眼前晃悠:“小子,我勸你早點離開,再搗亂就別怪我們了。”

蕭凡一字一句:“讓開。”

“聽不懂人話是不是?”

胖子保安眼睛一瞪:“陳少辦正事,今天不營業,別搗亂,不然拳腳無眼。”

蕭凡冷笑一聲,狗眼看人低,沒想到第一次來自己銀行就吃了閉門羹,讓他很是生氣。

胖子見蕭凡一動不動,對蕭凡揮舞了一下砂鍋大的拳頭示威。

“砰——”

胖子身軀一震,然後就像軟泥一樣倒在地上。

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在他癱在地上時,另一名名保安也倒了下來,全都痛的臉色發青難以說話。

他們都難以置信的看着蕭凡。

這來貸款的小年輕?怎麼如此厲害?

蕭凡看都沒有看他們,從他們身上跨了過去。

走進銀行,蕭凡就在貴賓招待室看見了一個熟悉的人。

徐文軍?

“陳總,我是來貸款的,你爲什麼非要扯上我妹妹?”徐文軍皺了皺眉,他沒想到來貸款卻要搭上自己的妹妹,這肯定不行!

前段時間他的公司破產,缺少流動資金,不得已下,他只能聯繫一個朋友來了華榮銀行貸款,可這剛談上,對方的要求就是讓妹妹徐瑤瑤陪他一個月!

一名帶着眼鏡的中年人說道:“貸款可以,你妹妹陪我一個月,我還可以幫你利息降低一個點。你考慮清楚。”

“不行!堅決不行!”徐文軍堅定的說道。

“那就沒辦法了,送客!”

“行,陳千峯,我算是看錯你了,當初是誰替你交的房租,是誰替你收的爛攤子!”徐文軍站起身氣憤的說道。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既然談不攏就免談!”

徐文軍氣的大氣直喘:“虧我還把你當朋友,我真是瞎了眼!我再問一遍,你給不給貸?”

“不給!怎樣?”陳千峯冷笑一聲。

就在這時,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你算老幾?你說不給就不給?”

蕭凡早就看到兩人,只是沒及時過去,只想聽個明白,沒想到讓他意外的是,這個陳少陳千峯竟然也是他的同學。

陳千峯皺了皺眉,大聲喝道:“保安,給我將這乞丐趕出去!”

他沒認出蕭凡,只是感覺很眼熟。

“凡哥?你怎麼來了?”徐文軍見到蕭凡,有些激動,這可是敢泡趙鈺琪的狠人!

他摸不清蕭凡跟趙鈺琪的關係,但當時看見趙鈺琪對蕭凡的眼神中柔情似水,他就覺得蕭凡跟趙鈺琪的關係不一般。

幾名保安迅速的將蕭凡圍了起來,在他們看來,蕭凡就一個窮小子,氣勢上就能嚇尿他了!

陳千峯冷笑一聲:“我當是誰,原來是上門女婿蕭凡,可把你能的,給我打,打殘了丟出去!”


陳千峯眼神狠厲,本來上學那會他就討厭蕭凡,雖然這麼長時間過去,但是還是沒有磨滅他對蕭凡的厭惡!

幾名保安見蕭凡就一個愣頭青,況且陳少發話了,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砰!”

蕭凡迅速欺身上前,一拳一個,幾名保安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揍倒在地。

蕭凡並沒有下重手,在他看來,這些保安都是被陳千峯指使的。

蕭凡突然的出手,不只是驚住了衆保安和陳千峯,也同樣驚住了徐文軍,打死他們也沒想到,身爲同學的蕭凡現在竟然這麼厲害!

所以他們都愣了差不多兩秒才反應過來。

“草!”

就在這時,另外一名年齡稍大的男保安從裏屋走出,看見滿地一片狼藉,立刻就破口大罵,“敢在銀行鬧事,你他媽的找死!老子弄死你!”

他從腰間拿出一把刀,提着刀就大步地走過來,滿臉的凶神惡煞,加上他高大的身材,帶來的衝擊力很大,明眼人一看都知道蕭凡絕對不是對手。

徐文軍擔憂的大聲喝道:“你住手!在不住手我報警了!”

可是他的話並沒有人聽!

當看見保安拿出刀子那一刻,他的心一下子涼了,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會出人命的。

上一秒他還在爲蕭凡擔心!

可是下一刻,再次聽到了一聲慘叫,不是蕭凡,而是剛纔那個男人發出來的,“砰!”的一聲摔在地上。

男保安捂着肚子蜷縮在地上,他輕敵了,萬萬沒想到蕭凡這麼厲害!

下一秒蕭凡就臉色鐵青,向陳千峯走來。

“蕭凡,你想幹什麼!我告訴你這裏是銀行,你鬧事是要坐牢的。”陳千峯緊盯着蕭凡,害怕蕭凡突然出手把他也打了。

“哦?我在自己銀行清理內患你有意見?”蕭凡挑眉說道。

陳千峯尖笑一聲:“笑死了,我又不是不瞭解你,你一個靠陸家吃飯的上門女婿,還自己的銀行,年輕人裝過頭了,我堂堂副經理都不敢說自己的銀行……”

蕭凡毫不客氣懟他:“哦,你是經理啊,從現在開始,你被解僱了。”

“你說你解僱我?”陳千峯反應了過來,冷笑一聲:“你一個窩囊廢上門女婿,跟我來裝起逼來了?”

蕭凡不耐煩開口:“行了,你已經被解僱了,還不滾?”

陳千峯嗤之以鼻:“你有資格跟我叫板?我就不滾怎麼了?要滾也是你滾!”

“要我送你?”


蕭凡笑道,戲謔的看向陳千峯。

陳千峯看着蕭凡的笑容,想到拿刀的保安隊長都幹不過他,情不自禁地有些頭皮發麻,莫名地感到恐懼。

“哼,你等着!蕭凡,有種別跑,我去叫人!”陳千峯撂下一句狠話就灰溜溜的跑了。

在他看來好漢不吃眼前虧,這麼多人幹不過蕭凡。自己不是白白送人頭? “天啊!他的精神力達到什麼等級了?”人羣中出現了一個驚呼,所有人的眼珠都差點掉出來了,能夠反抗考官的威壓就極爲罕見了,沒想到這個威壓竟然強大到把石板都壓碎了。

“夏凱,你通過測試了。”耳邊一個聲音一響,夏凱身上的壓力也隨之消失得無影無蹤,他擡起汗珠密佈的臉龐,咧嘴一笑,“那就多謝了。”

腳下一踢,把一塊小碎石踢到了遠處,夏凱就在衆目睽睽之中離開了測試地點,留下一羣目瞪口呆的新生,和心情劇烈起伏的黃袍考官。

只有他知道,剛纔自己施加的威壓達到了什麼程度,那是六星靈師的等級!普通二品煉藥師都不能達到的程度,他居然承受了下來,夏凱,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