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羽懷中的蕭瑤突然連續的咳嗦了起來,大口的鮮血咳出,沾染了墨羽的紫金帝袍,墨羽眉宇微皺,星辰之力竟然是對蕭瑤體內的傷勢沒有作用!

“沒用的,她的體內被種下了冥種,任何的力量都無法治癒她的傷勢。”鎧甲男子譏諷的笑着。

“呱躁!”墨羽冷喝一聲,眼眸中了冷光綻放,凝聚着無盡的殺機。


嗡嗡嗡……

呂柔靜靜佇立在墨羽身旁,光明神袍直接蓋在了蕭瑤的嬌軀上,純粹到了極致的光明之力散發着純白的光輝,數百顆聖光石圍繞着墨羽,如同一個銀河系,光彩絢麗奪目。

感受着這股純粹到了極致的光明之力,鎧甲男子面色陰冷下來,他在幽冥中身份高貴,自然是知曉很多,一眼便是認出了光明神袍,雙拳緊握的咯咯作響,最終緩緩鬆開,淡漠的注視着。

“光明神袍啊,神武極兵榜上排名第四的存在,以治癒傷勢爲主,若爲神武執掌,能夠瞬間治癒百萬大軍的傷勢,但是你太弱了,想要拔出冥種會很困難哦,桀桀桀。”鎧甲男子森冷的笑着。

墨羽隨手揮出十株千萬年的五彩靈芝,這是墨羽神土中的最強底蘊,被墨羽毫不猶豫的施展了出來,十株五彩靈芝迸發着浩瀚宇宙般磅礴的偉力,支撐着呂柔。

“一會宰了你,煩躁的螻蟻!”墨羽低沉的說着,像是在說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十株千萬年級別的五彩靈芝讓鎧甲男子也無法淡定了,神色驚駭的注視着這些五彩靈芝,即便是一株最爲普通的五彩靈芝都是舉世難求,墨羽竟然揮手間出現了十株千萬年級別的五彩靈芝,任誰都會震撼的無法淡定,這也是神武青璃留給玄炎的最強底蘊!

呂柔眼眸中神光熠熠,無盡的力量支撐着她,讓她盡情的揮霍着力量,直接探尋出了冥種的位置,一路勢如破竹的粉碎了冥種的阻撓,輕易的取出了冥種,冥種浮現在半空,呂柔玉手輕握,怦然一聲響,冥種化爲了齏粉,中間都是坍塌了一片。

墨羽揮手將五彩靈芝收回神土中,五彩靈芝的力量雖然強大,但是每次離開墨羽的神土,都會耗盡巨大的力量,這原本就是墨羽生死戰時最大的底蘊,如今雖然暴漏了,但墨羽卻是斯毫不在乎,微笑着將蕭瑤放下與呂柔坐在一起。

“丫頭,從此以後,你,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墨羽微笑的說着,毅然轉身,紫金帝袍上仍舊是沾染着蕭瑤的鮮血,墨羽並沒有就愛那個期拭去,而是任其留在了上面。

蕭瑤美眸凝視着紫金帝袍上的帝字,笑顏如花,這一刻,她感受到了一種皇者威勢,遠勝魔皇,披靡天下,唯我獨尊,唯我不敗、唯我不滅! 墨羽冷然的注視着鎧甲男子,披靡天下的威勢充斥在大地上,龍闕巨劍內龍吟震天,與墨羽配合,有着氣吞萬里如虎之勢,震懾的冥族大軍微微顫抖着。

鎧甲男子名曰幽冥地煞,在冥神榜上排名十一位,實力無限的接近排名第十的冥神將,實力極爲的強大,一步踏出擋在了衆多冥軍身前,清靈六重天的實力洶涌而出,讓青荒三人神色一震,知曉此次遇見了勁敵,必將不好對付。

“你要宰了我,就憑那十株五彩靈芝,也不怕撐爆了你的身軀!”幽冥地煞挑釁的說着,神色譏諷的笑着。

墨羽擡手指了指天空,迅速地騰空而起,幽冥地煞輕哼一聲緊隨而上,兩人在九天之上遙遙對立着,澎湃的氣勢碰撞在一起,漫天風雲都是被攪動,化爲一道漩渦形狀,迅速地擴散而開,消散於天空。

“哦,我想起來了,原來就是你襲殺三皇子,那真是個笑話,三皇子居然狼狽的逃走了,今日我就來洗刷我幽冥的恥辱,讓你明白實力的差距!”幽冥地煞冷冷的說着,殺氣瀰漫而出,邪惡之氣充斥在天際上。

墨羽冷笑一聲,殺伐之氣洶涌而出,盪漾在九天之上,與幽冥地煞的殺氣兇悍的碰撞擠壓着,九天之上可謂是一片死寂,任何的飛鳥都不敢靠近,萬里高空上,只有兩人佇立於九霄上,在無法人能夠抵擋那股駭人的殺伐之氣。

“你想洗刷恥辱,那就來好了!”墨羽淡然的說着,神音如雷一浪疊一浪,轟隆隆炸響,卻又鋒利如劍,碾壓向幽冥地煞。

轟隆隆……

幽冥地煞一劍斬出,將滾滾音浪斬裂,虛空破裂開一條長長的裂痕,一步踏出,幽冥地煞的身影詭異的消失不見,不斷地穿梭在虛空之中,一個虛晃,幽冥地煞出現在墨羽身後,黑光閃過,幽冥地煞手中的黑劍斬落而下,直劈墨羽的後頸,凌厲狠辣到了極致。

鐺!

墨羽身軀未轉,龍闕巨劍已經擋在背後,擋住了幽冥地煞的劍刃,巨大的力量衝擊着墨羽急促的爆退着,身軀一顫一口鮮血噴出,爆退的瞬間,墨羽強忍着暗勁的衝擊,龍闕巨劍紫金光芒閃爍,九九歸一,一記紫金劍斬斬裂虛空,斬殺向幽冥地煞!

嘭!

幽冥地煞慘白的手掌猛然探出,握住了鋒利的紫金劍斬,爆發出強悍的肉體力量,如同遠古蠻獸一般,硬生生的捏爆了紫金劍斬,手掌之上卻只是出現一道淺淺的傷痕,微微有着鮮血溢出。

“不錯的戰鬥意識,真的很不錯,難怪三皇子會在你手中吃虧,但是接下來,你的戰鬥意識,還能不能救你呢,讓我來試試看吧,桀桀桀!”幽冥地煞譏諷的冷笑着,手中黑劍竟然是迸射出了極兵之威,黑氣繚繞着劍刃,威勢極爲不凡,攻殺向墨羽。

墨羽神色一稟,對方竟然擁有冥兵榜上的極兵,有些超出墨羽的意料,越加的慎重了起來,左掌手持九皇塔,右掌緊握龍闕巨劍,兩股極兵之威同事間爆發,皆是攜帶着古老的滄桑感。

幽冥地煞眼眸微縮,猙獰熱切的注視着墨羽,墨羽的底蘊同樣是超出了他的預料,兩道極兵之威,雖然威能開放到黑劍的程度,但卻是足以壓制黑劍的威勢了。

幽冥地煞身軀威震,出現了兩具同樣的幽冥地煞,三道身影同時以三個方向襲殺向墨羽而去,皆是快若閃電,三把黑劍以不同的角度斬出,斬殺向墨羽的周身要害。

墨羽神色凝重,天軒步施展而出,有若驚龍的穿梭在天際之上,不斷的躲閃着三道黑色身影的攻擊。

鐺鐺鐺!

墨羽艱難的對抗着三道人影的攻殺,巨大的力量不斷地震退墨羽,若不是兩件極兵齊出,此時必然已經遭受重創。

嗡!

墨羽心中一喜,終於是引動了須彌戒的冰棺,迸發出一縷縷強悍的力量,瞬間讓墨羽的力量得到暴增,暫時達到了清靈五重天巔峯,與幽冥地煞僅一線之差,墨羽憑藉着玄力的純粹與密度等,瞬間與幽冥地煞的戰鬥力齊平。

撲哧!

墨羽看都沒看,隨手一劍站向身旁的虛空,虛空崩塌,一道黑色的身影被撕裂在崩塌的虛空之中,化爲了一道光束消散不見。

撲哧!


墨羽的身影一個閃爍,出現在三丈外的空間,九皇塔怒砸向了一側的虛空,頓時間百米內的虛空坍塌,不遠處一道黑色的身影被生生撕裂,湮沒在虛空之中。

“接下來,讓我看看你的戰鬥意識,可以麼?”墨羽淡漠的說着,自言自語,身影卻是快到了鬼魅,天軒步施展到了極致,鬼魅的出現在了幽冥地煞的身後,龍闕巨劍兇悍的斬落向幽冥地煞的後頸,想要一起之道還施彼身。

連續被斬殺兩道分身,讓幽冥地煞心神震動,右手緊握黑劍一個轉身,黑劍上挑向斬落的龍闕巨劍,發出了穿雲裂石的巨響,巨大的力量讓幽冥地煞倒退出十幾米,腳下還未穩住,便是想要暴衝向墨羽。

刷!

墨羽的速度施展到了極致,有着冰棺的支持,速度快到了閃電,再次出現在了幽冥地煞的身後,九皇塔迸射出百丈紫金光芒,完全的壓制了黑劍的極兵威勢,怒砸向幽冥地煞的頭顱,這一擊要是砸了下去,絕對的能夠爆頭!

鐺!

幽冥地煞手持黑劍劈斬向九皇塔,但卻是被九皇塔無匹的力量砸落數千丈,身影撞擊在殘破的大地之上,炸開了一個幾十米巨大的坑洞,九皇塔本就有着億萬鈞之力,加上墨羽的慣力,同階中無人能夠硬憾九皇塔的威力,強行硬憾,只會被殘酷鎮壓!

幽冥地煞被從九霄之上爆轟之大地上,讓所有的冥軍感到了難以言明的震撼,三道身影更是內心驚濤駭浪,難以想象剛纔一直佔據着上風的幽冥地煞,爲何突然間被反殺的如此慘烈!

蕭瑤與呂柔緊握着玉手,看着天空上佇立着的墨羽,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同時青荒與慕容皓辰出手了,青荒手持極兵一挑二,慕容皓辰則是手持白龍劍與一人戰鬥了起來,劇烈的交戰在大地上展開,場面一片混亂,灰衣男子趁亂襲殺向了蕭瑤,卻是被呂柔催動光明神袍震出數千米,全身筋骨碎裂,吐血的摔落在大地上。

“該死的人類小子,我要你死,讓你見識一下吾皇的氣息,你死而無憾了!”幽冥地煞憤怒的咆哮聲從深坑中傳出,空間都是怒吼聲震得寸寸崩裂。

“有事所謂的冥皇氣機麼,我已經見過了,不過如此而已,天上地下唯我不敗,區區冥皇氣機,能奈我何!”墨羽怒吼着,身影俯衝而下,唯我不敗的氣勢充斥在天地間,九皇塔被墨羽兇悍的砸落了下去。

轟!

豪門無情:冷麪總裁霸道愛

“我要活活祭煉死……”

轟!

幽冥地煞憤怒的咆哮着,激活了冥皇氣機,再次爆衝出深坑,咒罵聲還未說完,便是被九皇塔再次砸落進深坑中,深坑再次擴大了。

“你竟然膽敢如此,吾皇復甦一定會要你……”

轟!

“要你大爺個腦袋瓜子,給我死下去!”墨羽直接爆粗口了,操控九皇塔再次狠狠的砸落下去。

這次幽冥地煞沒有在衝出,躺在深坑中身軀內骨骼多處斷裂,幽冥地煞正在艱難的治癒着傷勢。

“一氣鎮殺你,給我躺好了!”墨羽怒喝,聲慣天地,震的許多冥獸身體爆裂,化爲團團血霧。

轟轟轟!

九皇塔連續九次砸落在深坑中,此時的坑洞已經寬達千米,深達數百米,幽冥地煞的身軀早已經破爛不堪,與破碎的大地融在一起,散去了生機,任誰也無法經受九皇塔連續九次強悍鎮壓! 墨羽雷霆鎮殺了排在冥神將十一位的幽冥地煞,雖然是引動冰棺之力,但墨羽卻是神色肅然,幽冥的強大再次在墨羽心中得到了提升,只是得到一縷冥皇氣機,便是能夠實力大增,可見真正的冥皇要有多麼的強大!

墨羽沒有思索太多,右掌隔空牽引喜愛那個巨大的深坑,將幽冥地煞手持的黑劍吸扯到手中,這是幽冥的極兵,雖然不見得能夠排在前十名,但極兵就是極兵,有着極兵之威,便是遠超其餘的兵器。

墨羽這邊的戰鬥結束了,青荒與慕容皓辰兩人在一炷香的時間過後,也是分分結束了戰鬥,幾人注視着退後着的冥族大軍與魔族的叛軍,眼神冷徹了下來。

“丫頭,你與柔兒轉過身去吧,一會就會結束了。”墨羽淡淡的說着,隨即與青荒、慕容皓辰爆沖天際,俯視着足有十萬的大軍,森冷的殺氣充斥天地,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夠手軟,即便是魔族的叛軍都是不能輕易地放過。

九皇塔、龍闕巨劍、梵龍金槍、白龍劍四道兵器期期發威,互相映照着,威勢滔天震地,讓大批的冥軍癱軟的,一團團的血霧炸裂,大地崩裂、虛空坍塌,冥族大軍成片的死去,一炷香的時間過後,近十萬冥族大軍被震碎成了齏粉,殘破的大地上,風一吹,一陣白色齏粉肆意飛舞喜愛那個天空。

“暫時結束了,丫頭,這些個魔族的士兵,你想如何處置?”墨羽輕輕揉着蕭瑤的小腦袋問道。

“我來處理吧。”蕭瑤嫣然笑着,一步踏出與墨羽共同佇立於天際。

所有的魔族士兵全部都戰戰兢兢的注視着天空上墨羽、蕭瑤,剛纔如此之多的冥軍都是被抹殺的毫無還手之力,讓所有魔族士兵心神震駭,失去了灰衣男子的主持,所有的魔族士兵都跪伏了下去,向蕭瑤求饒着。


蕭瑤絕美的容顏上寒若冰霜,俯視着這些魔族士兵,雖然知曉他們只是被迫來攻殺自己,但如今的墨羽被破壞到這種程度,蕭瑤心中十分的悲痛。

“你們散去吧,今生不得在從軍,平平淡淡的度過此生吧,一切的劫難都將會過去,而魔族必將重複以往的榮耀,甚至超越以往的榮耀,但是,你們不得透漏今日交戰的細節,否則我依舊會找你們,然後抹殺!”蕭瑤輕柔的說着,淡化中卻是有着果斷的殺伐之氣,讓所有魔族士兵身體一顫,不斷的叩首謝恩。

嘩嘩譁……

墨羽手指上須彌戒閃爍着刺目的光芒,數千萬金幣散向這些跪伏着的士兵,每個士兵都得得到了足以安安穩穩度過一生的金錢,眼含熱淚的感激着墨羽與蕭瑤。

“你們本就無罪,回到自己的家鄉,好好守護着那片土地,都走吧。”墨羽淡淡的說着。

對於現在的墨羽來說,金幣早已經不如廢銅爛鐵了,之所以如此,是因爲蕭瑤施展威勢,他自然要配合着施展柔勢,正是所謂的打一巴掌給個甜棗,讓衆多的士兵完全的散去了內心的許多小伎倆,安穩的離去了。

處理完了這裏的一切,墨羽很是開心的獵殺了一些低階妖獸,衆人燒烤着金燦燦的獸肉,開心的聊着。

“丫頭,說一下現在魔域情況,我們制定下一步的謀劃。”墨羽笑呵呵的說着,講一個鹿肉腿遞給蕭瑤。

蕭瑤長嘆一聲,開口說道:“如今的魔域可以說是四分五裂,三位皇子因爲無法繼承皇位,而選擇了與幽冥爲謀,背叛了父皇,使用了幽冥的手段,將實力通天的父皇封印在魔宮深處。

整個魔域到處充滿了爭戰,叛軍與忠義之軍不斷地交戰着,三位皇子亦是明爭暗戰,讓幽冥肆虐在魔域的大地上,無惡不作,極爲的陰狠,許多地方被施展了幽冥的陣法,伏屍百萬,奇異的黑氣滲出那些屍體,滲透進了大地之中。”

聽着蕭瑤所說,墨羽幾人都是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幽冥在魔域肆意的出手,必然沒有好事情發生,而且蕭瑤所說的那些黑色氣體,讓墨羽很是不安,讓他想到了冥皇的那具黑棺,魔族如此浩瀚的黑色氣體,讓冥皇的復甦成爲了一個變數,誰都不知曉冥皇還需要多少的黑色氣體擦能夠甦醒,活着現在已經甦醒了!

“時間緊迫,我們可能要來不及了,現在必須要將六大魔族整合在一起,速度平掉叛軍,殺進魔宮內,救出魔皇,讓整個魔域得到統一的指揮,方纔能夠遏制幽冥的勢頭!” 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

幾人解釋微微點頭,明白此時的危機,蕭瑤緊泯着玉脣,開口說道:“我們前往隱世魔鎮吧,去那裏尋找幫助,讓他們出手暫緩幽冥的勢頭,不然肯定來不及阻擋幽冥!”

“好,我們現在便啓程前往你所說的拿出隱世魔鎮,讓他們出手暫時遏制幽冥的勢頭!”墨羽淡然的說着,幾人隨意的咬了幾口獸肉,便是騰空直上九霄。

魔域的隱世魔鎮與獸域的隱世村落差不多,皆是有着神祕的底蘊力量,事實上這些隱世的存在實力,在遙遠的遠古時期,就是獸域與魔域的真正統治者,只是因爲經歷太多的歲月,積攢了太多,不知爲何開始隱去了蹤跡,而扶植出了另一股力量成爲了域中統治者。

如今的世界,魔、獸兩域極少有人知曉隱世這個詞,即便是獸皇與魔皇等存在亦是每年都會去隱世的存在勢力拜訪一翻,任誰都是無法知曉一個隱世勢力的真正底蘊,這纔是兩域的真正所在,無盡歲月留下的底蘊,讓人畏懼!

但也並非是所有的隱世勢力都有強大的戰鬥力,如同凌萱的村落,便是注重禱告與詛咒,但其絕對有着稀世珍寶。

“就在前面了,小的時候我曾與父皇一起來過這個隱世魔鎮,他們名曰天魔族,進去後,一切有我來辦就好了。”蕭瑤微笑着說道,對着墨羽調皮的眨了眨眼睛。

一路上兩人互相講述這六年來的經歷,蕭瑤自然是知曉了水瑤與夢星雪的事情,但卻是絲毫沒有生氣,這些年來她自是知曉墨羽一定過得很艱難,自己也很自責,能夠有人陪着墨羽出生入死,一路走過艱難的寒苦時期,這是一件好事,蕭瑤也是有些迫切想要見一見水瑤與夢星雪,揚言回到人族,立即去搶回水瑤……

“你們是什麼人,爲何來此地?”一名老者身着樸實的麻布衣,拄着一根柺杖,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墨羽幾人身旁。

蕭瑤看着這個老者頓時笑了開來,從須彌戒中取出了一枚紫金須彌戒,笑嘻嘻的在老者面前晃來晃去。

“紫金須彌戒,老頭子我想起來了,真是老了不中用了,連我的小瑤兒都認不出來了,女大十八變啊,呵呵呵。”老者看着紫金須彌戒想起來了,笑呵呵的打量着蕭瑤。

老者因爲蕭瑤的到來很是開心,帶着墨羽等人走了進去,一路上引來了很多鎮上人的目光,都是驚訝的看着墨羽等人,好奇的打量着。

因爲常年隱世在外,這裏已經自成了一片空間,外人進不來,裏面的人實力不到出不去……消息十分的閉塞,裏面的年輕人都沒有怎麼離開過隱世魔鎮,看着墨羽幾人自然是好奇得很。

一座石塊壘成的石屋中,數名老者與幾名年輕人眼神熱切的看着墨羽幾人,尤其是幾位老者,慈愛的看着蕭瑤。

“魔臨爺爺,這次我們來,是想請你們出世的。”蕭瑤直接的開口說道。 蕭瑤的話讓的一衆年輕人吃驚,就連幾位老者都是面色微微凝視了一些,出世,這個詞代表了很多,是一個意義很大的詞!

一般來說,如果魔域不面臨什麼滅族之事或者發生了什麼極爲怪異的事情,很少會出世,尤其是這次,魔皇都沒有來,只是蕭瑤來了,這讓幾位老者瞬間聯想了許多事情。

自從魔域出現了新的魔城魔宮後,隱世魔鎮出事的次數便是屈指可數,但卻都是發生了大事情,險些摧毀了整個魔域。

而最近的數千年來,隱世魔鎮總共出世了兩次,一次是因爲魔域中的遠古廢墟出現了詭異之極的事情,波及到了整個魔域,當時的魔皇戰死在了遠古廢墟內,那一代的魔皇驚採絕豔,只差一步,便是可以證道稱帝,震動了神武大陸,引出了數個隱世魔鎮!

而第二次則是,青璃證天道成就神武,神武大陸與幽冥全面開戰,即便是三大種族的隱世勢力亦是無法避免,被全部波及了出來,不得不出世應戰幽冥。


“丫頭啊,你的父皇呢,我記得多年前他就已經成就了準帝皇,只差一步,便是可以證道稱帝,爲何沒有前來呢?”魔臨和藹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