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猖而不驕的笑聲響起,所有人聽聞後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擂臺之上唐雨寒的身體,此時居然緩緩站了起來!

唐空見狀一臉不可思議,大吼道。

“怎麼可能?!!”

“沒什麼不可能的,想你唐空驕傲自負,居然連別人死沒死都不知道,真是侮辱了家族天才之名!”

“不可能!我明明親手把你殺了!”


“殺了,不代表就死了!”

臺下一道聲音傳出,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得看向了一個面色蠟黃,病怏怏的男子,一臉不解。

上門屠不禁開口道。

“你他媽誰啊?這裏哪能容得你講話?”

唐雨寒此時呵呵笑了笑,隨後整個人深呼吸了一口氣,一個藥丸就從他嘴裏吐了出來。

“兄弟,你這替身藥丸是真的難吃。”

兄弟?!

所有人聽到這兩個字都爲之一愣,可是唐宗玄此時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個人開口道。

“你!!你!!”

唐宗玄還欲再繼續說下去之時,林陽給了他一個眼神示意不想暴露身份,唐宗玄也明白了過來,閉上了嘴。

唐空此時眯着眼睛,看着臺下的林陽開口道。

“你不是我家族之人?你是何人?莫不成你…。”

唐空好像想到了什麼,一臉不可思議指着林陽。

“家族?你這種人也還配說家族二字?”

林陽說完整個人踩着臺階一步步踏上了擂臺,雖然這裏面他的境界是最低的,可是身上的氣勢卻依舊能壓這羣老妖怪一頭!

就在唐空和上門屠兩個懵逼的時候,林陽直接擦過了上門屠的身體,走到了唐空面前,兩個人互相對視。

而唐空此時皺緊了眉頭,不知道林陽想要幹什麼的時候。

啪啪!

只見唐空的雙頰之上突然涌出了兩道觸目驚心的掌印,而林陽依舊負手而立,剛剛的速度甚至就連上門屠都沒有看到。

“你??你打我?!”

唐空這句話說完,林陽哈哈大笑,接着一拳對準了唐空的胸口揮出。

轟的一聲巨響,只見唐空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靠在紅線上之餘,又將紅線爲之觸斷!足足飛了將近十幾米後,才靠在了一顆樹木之上!

可是那樹木都轟隆一聲巨響,搖搖欲墜!

這一拳林陽用盡了全力,因爲如今他不是林陽,所以沒必要隱藏!


“一個內動境後期入門之人,居然可以打飛一個先天境的家族天才!縱是那四大名子,也不敢說自己能如此越級,你是什麼人!爲什麼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你!”

上門屠不可思議得大吼道,林陽聽聞呵呵笑着,接着望向了上門屠。

“四大名子?呵呵,插標賣首而已,我屠澤就喜歡屠戮天才,血染九州!”

屠澤!

這個聲音彷彿**一般在上門屠腦海裏浮現。

雖然未曾見過,可是一出手居然就跨了一個大境界,將一個先天境的天才打飛出去!

這等實力怎能令他不畏懼!

不過上門屠也只是震驚了一會,隨後冷哼了一聲開口道。

“好生猖狂的小子,不過只是有點實力而已,那唐空也根本不能算是先天境之人,只不過是被我強行提升所至,其實真正能發揮的實力,也不過內動境後期入門而已,爲此你居然就如此驕傲,在我面前口出狂言,你可能不知道我上門世家之威,今日我就要讓你唐家知道,何爲力量的差距!”

說完上門屠轉過頭看着臺下的唐家子弟,從懷中拿出了一個令牌,大聲開口道。

“上門之族長老,上門屠在此,見此令牌如見上門族長,唐家諸子弟聽令,若是如今願意俯首稱臣的,我上門世家既往不咎!同時會給予你們優厚的待遇,還不速速歸順。”

這一番話說的當真是鏗鏘有力,隨後上門屠將令牌扔到了臺下。

可是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臺下的唐家子弟依舊一個動的都沒有,各自都低着頭。

林陽此時像看個小丑一樣的看着上門屠,後者此時面色通紅,焦躁之情由內而發。

“你們都是不知死活了是嗎!如今你們的唐空大哥都生死未卜,爲何還不戰,你們莫不是想讓我在外的上門大軍,轟然而進,將你們唐家血灑千里嗎!”

可是臺下依舊一個說話擡頭的都沒有,這時候一旁的林陽噗嗤一下就笑了出來,唐宗玄一行人也無奈的笑了笑。

“上門屠,看起來你的號召力不怎麼樣嗎。”

唐青雲調侃了一句,這時候上門屠皺緊了眉頭,隨後冷笑了一聲。

“那好,那我就讓你們看看我上門世家如何讓你唐家滅門!”

說完上門屠從懷中又拿出了一個類似於水珠的東西,冒着晶瑩透麗的光芒,看起來很是漂亮。

… 隨即上門屠用力一捏,這水珠直接砰的一聲消散開來,化作了點點光塵,慢慢飛上了天際。

“光塵踏入九霄之時,就是我等大軍殺入之時。”

這句話說完,所有人都看向了天空的光塵,一人未動。

因爲林陽沒動,這羣人居然下意識得也不想動,而且不知道爲什麼,他們都對這個臉色蠟黃的男子,充滿了信心。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天空已經陷入了黃昏,可是那理想中的大軍依舊沒有殺入。

“看起來你的軍隊不是太給力啊。”

林陽終於忍不住出聲嘲諷道,之後唐雨寒幾人哈哈大笑了起來,氣氛也沒有了一開始那般緊張。


上門屠眉頭一皺,轉過頭看着林陽,此時的他也沒有了開始那般遊刃有餘的神情了。

“你是怎麼做到的?”

“這些是你現在應該關心的嗎,我若是你的話,應該想想如今怎麼從這裏逃出去。”

上門屠聽聞一愣,隨後這時候他才發現,唐青雲幾人已經將他圍成了一個包圍圈。

可是上門屠一點懼色也沒有,哈哈大笑了起來。


“好啊好啊,好一手偷天換日,可是你們覺得這件事真的是我上門世家自作主張的嗎?!”

這句話說完,唐青雲面色一冷。

“什麼意思?”

”呵呵,唐青雲,你們唐家這麼多年的所作所爲,已經引起了那四宗五派的不滿意,這件事我是他們授意,我們只是遵命而行!所以如今你們唐家若是殺了我,那麼就等於和四宗五派作對,哈哈哈哈!”

唐青雲此時神情越來越陰冷,和唐宗玄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裏看出了擔心。

而林陽則咧開嘴笑了。

他可不知道什麼四宗五派,也根本瞧不上所謂的四宗五派,林陽當年在仙域就是草根出身,並未加入任何名門大派,一人憑藉逆天的機緣,以及一幫生死契闊的朋友,成功讓整個仙域之人都記住了他陽尊的大名。

這時候上門屠哼着小曲,走向了唐青雲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讓開,還是說你有資本和那四宗五派對抗了嗎?”


唐青雲猶豫了一會,隨後冷笑了一聲,還是給上門屠讓出了一個縫隙。

這時候林陽走到了唐雨寒身邊,小聲開口道。

“我來解決他,到時候若是問起,就告訴他們是一個叫屠澤之人所爲,將一切都推到我的身上!”

唐雨寒聽聞不可思議得看着林陽,剛欲開口的時候,林陽止住了他,隨後看向了一旁的唐宗玄,對着唐宗玄點了點頭。

唐水柔此時猛地站了出來,抓住了林陽的胳膊。

“小賊!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是誰!我告訴你你一定要給本小姐一個說道!不然的話!”

話還沒說完,唐雨寒趕忙捂住了唐水柔的嘴,唐水柔咿咿呀呀得,不斷掙扎,而唐雨寒則不好意思得看了眼林陽。

林陽也並未在意,轉過頭看着那邊上門屠的背影,咧開嘴笑了,整個人身上一股濃烈火焰將林陽裹在其中,隨後林陽喚出了那柄冰劍,在這火焰之下並未有任何影響!相反冰劍也裹滿火紅色的氣流!

林陽爲這柄冰火劍取名爲。

雙生!

水火本是相生相剋,缺一不可!所以林陽爲之如此取名。

那上門屠彷彿也感覺到了什麼一樣,扭過了頭。

可是等到他看到面前的一幕後,瞬間就瞪大了眼睛。

一個手持冰火雙劍病怏怏的少年,此時渾身上下都裹滿了火焰,但是最奇怪的是,散發出來的居然是寒氣。

“我上門的冰魄神劍!以及許家的蒼穹之火!你爲何能同時擁有!”

“天地之大,神氣爲何不能同時擁有,你只不過是一個自恃清高,倚老賣老的東西罷了!”

說完林陽整個人踮起了腳尖,蹭的一下朝着那上門屠射了過去,所經之地都會化作冰面露出絲絲寒氣!

“不!你不能殺我!我可是那四宗五派的人!”

上門屠此時的語氣充滿了恐懼,遙想他一個先天境之人,居然會對林陽這樣一個內動境後期入門的散修如此畏懼!

“四宗五派又爲何物,我屠澤所到之地,將歸於寂靜!”

“不…你不能…。”

上門屠此時一動也不動,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條仙凰此時攜帶着萬朵千絲紅朝着他撲面而來,上門屠已經連逃跑的慾望都沒有了。

因爲根本都逃不掉。

只聽空中唰的一聲,一道火焰從上門屠的身邊擦過。

時間彷彿突然停止了下來,林陽身上的火焰也隨之收斂,整個人屹立在這唐家大院,看着天邊的黃昏。

“真美。”

話音剛落。

噗嗤!

上門屠的脖頸突然露出了森森血紅,血跡猶如水柱一般從頸而出,慢慢得將周圍的冰面染成了紅色,隨後他捂着自己的脖頸,一臉不可思議地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