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技?!”考拉眼中的瞳孔收縮着,深深的望着小龍女。

對於一招之下沒有幹掉考拉,小龍女很顯然是十分失望,嘴角微癟,小龍女悶頭又是張口吐出了一團骨龍之息。

而在另一邊,對着身邊圍繞着一羣血侍的希爾頓長老,張小邪凌空之中手掌結印,白符自動的從身體中幻出,將一團白光鍍在了張小邪的身上:“靈寶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藏玄冥。青龍白虎,隊仗紛紜。朱雀玄武,侍衛我真,降臨!”

達到了內相的頂階,再加上張小邪平時的孝敬,這次的請神之術竟然召喚出了十八位擁有一成實力的神將。

“哈哈,小子,上次的那些香火不錯”領頭的正是那着雙錘,第一次就被張小邪召喚出來過的神將:“這次有什麼麻煩?”

這些神將一個個臉上油光發亮,很顯然都是被張小邪供奉的魔獸養肥了。

“幫我拖住這些穿着盔甲的烏龜”張小邪指着目瞪口呆的希爾頓身邊的八位血侍,嘎嘎笑道:“回去以後給你們煮幾隻這裏美味的魔獸大餐!”

“就這些沒有人氣的小崽子?”雙錘神將盯了一眼八個血侍,對着身邊的十多個神將大叫道:“兄弟們,上!”

看着這些全身金光繚繞,身高數米,殺氣騰騰的神將,希爾頓差點沒崩潰過去:這…這都是什麼怪物?!

守衛主人是血侍天生的任務,即使是在希爾頓呆立當場,沒有任何指令發出,八個血侍也同時發出了一聲沉悶的怒吼,迎上了衝過來的十六位正好是他們雙倍數目的神將。

即使只有一成實力,這些神將對血侍也有絕對性的優勢,更何況無數歲月累計起來的戰鬥技巧更不是血侍可以匹敵的。

在這些神將戲耍式的圍毆八位血侍時,張小邪也從脖子上取下了誅邪靠近了希爾頓。

極端的恐懼。

若爾夫祭司最擅長的加持與輔助,有血侍的保護,祭司的戰鬥力可以說是幾何倍數的增長,但是如果沒有血侍的護衛,祭司就幾乎算得上是沒有爪牙的老虎,一無是處。

八位血侍,在整個若爾夫祭司中僅有的八侍祭司之一,希爾頓的綜合實力可以說超過了一般的劍聖,但是現在八位血侍被神將蹂躪着,希爾頓長老現在孤身一人,實力直落,只有差不多高級武士的綜合戰力。

早知道就不換人了!希爾頓長老口中發苦,看着笑眯眯衝過來的張小邪,希爾頓長老還是抖手對自己加持了幾個光環,同時將一張魔法卷軸握在了手中。

地獄火!

高級魔法卷軸從希爾頓長老手中擲出,兜頭朝着張小邪砸來。

一道六角形的星芒火焰之陣在地底顯現,沖天而起。

黑暗雙翼勁扇,張小邪斜飛,卻沒有飛過地獄火的範圍,周身黑光閃爍,張小邪大喝一聲:黑暗吞噬!

高級黑暗魔法!

火系高級魔法與黑暗高級魔法的對決,以張小邪完勝收場。

畢竟希爾頓扔出的只是魔法卷軸,根本無法與張小邪這種以自身魔力形成的持續黑暗吸取魔法相比,頓時赤紅的火焰被張小邪身前一道黑色的漩渦吸取,很快的就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若爾夫祭司,或許說,應該叫你長老?”張小邪邪笑着,靠近了一臉驚慌的希爾頓。

知道無法善了,希爾頓長老絕望的瞅了一眼自顧無暇的虎族王子考拉,吼間發出了一聲沉悶的嘶叫。

血化!

比狂化更高一階的終極變身。

以自身血液的燃燒爲媒,提升自身。

這招是若爾夫晉升爲神廟祭司,成爲了大長老後掌握的獸神終極奧義,每位若爾夫祭司一聲只擁有有限的使用次數。

當然,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這種變身都是祭司們加持給他人。

因爲,血液的燃燒最後會讓受者失血而死。

只不過現在希爾頓長老別無他法,逼近的張小邪帶來的壓力讓希爾頓長老只能選擇這最後的一招:或許,短時間解決對手再加持恢復光環,可以讓自己活下去。

第一次,希爾頓長老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次血化加持會是給自己。

希爾頓長老枯瘦的身體彷彿一個氣球一般的漲大,血化的結果是讓希爾頓這個長老直接從一個弱不禁風的祭司變爲了比血侍更加強大的肉搏殺人機器!

從奇諾那裏很是瞭解了一些若爾夫祭司的祕密,張小邪自然分辨出了面前這個氣息變得殺氣四溢的祭司是使用了若爾夫祭司們的終極奧義。

果然是一個若爾夫長老,張小邪對自己這位夠分量的對手露出了惡魔的笑容,回頭看着小龍女仍然沒有撂倒那個虎族統領,嘎嘎一笑,體內數十顆黑暗魔力結晶珠一起將極其龐大的黑暗魔力送到了張小邪的左手。

黑暗空間!

黑暗系禁咒!

束縛類魔法。

頓時,空有一聲的蠻力,希爾頓長老被血化搞得昏沉沉的大腦之來得及向身體發出了掙扎的指令,就看到了張小邪的右手中那柄造型奇特的長劍脫手而出,朝着自己投擲而來。

躲避!給我躲避!

彷彿陷在了泥潭之中,被黑暗空間束縛的希爾頓長老的大腦瘋狂的朝着身體下達着躲避的指令,血化後的恐怖肌肉終於在誅邪刺到之前發出了讓人頭皮發麻的聲音後讓希爾頓增大了一倍的身體朝着一旁挪動了數步。

只可惜被張小邪的靈識附着的誅邪順勢將劍頭歪動,直接插入了希爾頓長老的胸口。

若爾夫族,心臟就在左邊。

張小邪左手的黑芒消散,誅邪在張小邪的右手微微收攏之下從希爾頓長老的胸口處跳出,劃出了一道漂亮的軌跡後落入了張小邪的手中。

一滴殷紅的血滴從誅邪冷凜的劍刃上滴落,希爾頓長老,已經沒戲了。

隨着希爾頓長老的意識消失,八個血侍頓時的停止了動作,變爲了八個沒有自主意識的人偶,被大叫着沒意思的神將們砸成了一堆碎末。

聽到了希爾頓這邊的慘叫,考拉與小龍女同時色變。

考拉是因爲想不到希爾頓長老連兩三分鐘都沒有撐過就掛了而心神劇震,而小龍女卻是因爲這個考拉就像一個皮球一樣的怎麼都無法解決而暗狠不已。

好言好語的打發了神將們,張小邪笑嘻嘻的抱着雙臂遠遠的望着被小龍女的無數冰刺打的手忙腳亂的虎族統領,叫道:“要幫忙嗎?”

哼了一聲,小龍女眼中的白眸猛然寒意大漲,手中的藍牙逐漸的顯露出了本體。

劍聖所擁有的警兆讓小龍女的幾次的無形攻擊都落空,除了給考拉的身體上留下了幾個傷痕外沒有任何的作用。


看到張小邪已經解決掉了對手,自己肯定是輸了,骨龍天生的高傲讓小龍女現在開始集中起全部的實力。

而考拉,早已經開始將身體內的戰意集聚。

如果不一招解決掉面前這個冷麪的女子,身邊這個幾招之間幹掉了希爾頓長老的傢伙不知道會不會與自己的對手聯手,到時候恐怕自己凶多吉少。

如果剛纔帶着自己的十多個親衛過來就好了,雖然只是高級戰士的水準,但是合力絕對可以拖延住對手,考拉心裏暗自悔恨着,將數十年修煉的戰意彙集在了手中的闊劍之上。

轟!

藍牙與闊劍揮動,洶涌的劍氣澎湃,小龍女與考拉兩人的全部實力直接對撞,在這片草原之上直接引燃了一聲巨大的霹靂爆響!

這下倒是讓花間風省事了許多,被這陣能量衝擊擊中,許多趕來的若爾夫戰士都像亂草一般的震落在地。

隨着衝擊波紋上下飄動,張小邪閃電般的扇動着黑暗光翼,接住了不斷飛退的小龍女。

“沒事吧?”望着小龍女嘴角沁出的一絲血跡,張小邪打量了一下小龍女,似乎沒有受到什麼重大的傷害。

“沒事”不習慣被張小邪這麼抱着,小龍女在張小邪懷裏扭動着想站起。

“交給我吧”張小邪嘿嘿一笑,輕輕的將小龍女放在了一邊。

狂化。

重甲也掩蓋不了考拉一身的膨脹肌肉,眼中閃爍着驚疑不定。

全力的一擊竟然只是讓小龍女輕傷,考拉第一次對自己的實力產生了懷疑。

“是你偷偷潛到了若爾夫的營地,讓我的王弟沉睡?”考拉問道。

“王弟?”張小邪微微一愣,很快就明白了過來。

“不錯”張小邪手中的誅邪挽出了一道劍花,微微一笑:“他被我封閉了血脈,看來這個倒黴鬼還沒有被你們救醒啊。”

“你是怎麼讓我的王弟昏迷不醒的!”考拉怒吼着,血紅的雙眼緊緊的盯住了張小邪,闊劍微微的抖動着。

雖然雙眼血紅,但是眼神中卻保持着絕對的清醒。

高級狂化,這位虎族的王子比起張小邪第一次收拾的那個王子實力要強上太多。 看到傳送陣那邊仍然沒有什麼動靜,張小邪慢慢的笑道:“我說過了,只是讓他的血脈封閉,所以看起來和平時雖然一樣,但是卻無法擁有自己的意識醒過來。”

“只要你讓我的王弟醒過來,我可以放你走”考拉瞪着一雙血紅的雙眼,望着張小邪。

“如果你可以帶着你的虎族和附庸族的戰士們退回到銀月草原上,並且把大型的魔法傳送陣交給我,我可以把你的王弟恢復原樣”張小邪笑眯眯的答道。

轟!

傳送陣處傳來的巨大轟鳴讓張小邪面色一喜,而考拉卻是臉色一滯。

“好了,我們可以開始了嗎?”面對一個經過了強化,實力超過劍聖的虎族王子,張小邪心底隱約的傳來了戰意。


從晉升到內相頂階後,張小邪一直對自己的力量沒有完全的把握,現在,面前的虎族王子考拉就是最好的戰鬥對象。

可以讓自己完全施展的對象。

“你們來了多少人?”考拉眼角的餘光可以看到傳送陣那邊傳來的火光與陣陣劇烈的能量波動,咬牙問道。

“不多”張小邪嘿嘿笑道:“你最好是集中精力來和我戰鬥,不然等下因爲分心而受傷了可不能怪我。”

知道現在多說也無益,只有幹掉了眼前的張小邪,考拉纔有機會回頭保護傳送陣。

“死吧!”虎族天生的戰鬥血液全面點然,考拉手中的闊劍橫掃,實體的戰意彷彿不要錢的自來水一般形成了匹練朝着張小邪斬來。

“哈!”短暫的休息讓張小邪體內的靈氣補充完整,張小邪握着誅邪不避不讓的直接迎上了考拉手中的闊劍。

轟!

爆響再起。


張小邪與考拉同時的飛退,在空中用力的扇動着黑暗光翼,張小邪望着在地上用雙腳耕出了兩道深壑的考拉,嘴角泛起了一絲微笑:很顯然,在力量上,兩人並沒有多大的差異,雖然絕對的力量上張小邪要略遜一籌,但是力量,並不是張小邪的強項。

對於自己狂化之後只能在力量上略勝一籌,考拉表現的更多的是震驚!

“虎嘯!”考拉的大喝在空中迴盪,同時手中的闊劍開始盪漾起一層層的金黃色的光波。

特技第二階!

流線型的劍刃在考拉的手中閃爍着寒光。

“只要你救醒我的王弟,我就讓你安全離開”全部實力的展現讓考拉此刻有着一種掌握所有人命運的錯覺。

“如果你戰勝我的話”張小邪凌空將誅邪抖動,朝着考拉甩出了一道劍氣。

“啪”將張小邪挑釁的一擊掃落,考拉臉色肅穆的將虎嘯豎在了鼻前,一陣陣的實體戰意很快的將考拉的整個人包裹。

“虎嘯!”暴喝中,考拉全身金芒大作,同時在考拉的身體周圍,無數的扭曲尖銳鐵刺慢慢的浮現而出。

金系特技!

罕見的特技。

可以控制金屬的特技。

這些考拉身體周圍的尖銳鐵刺就是考拉的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