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王四喜是個小富即安的人,如果說有野心的話,那也是守住一畝三分地。一畝三分地註定容納不了幾個人。

親戚們也漸漸有了意見,王四喜一直為這事煩惱著呢。

昨天在李泉同意,四喜燒烤店可以加盟的時候,今天早上他娘家便有人打電話聯繫了他。

。 第724章

他沒辦法,只好慢慢閉上雙眼。

隨後,眼神一凝。

再次睜開眼,天狗眼裡只有殺氣!

「死就死,身為十二天王,我能戰死,但絕不會認輸。」天狗大喝一聲,齜牙咧嘴,眼神里已經凝集出來所有的殺氣。

一招,彙集在他拳里。

隨後,跟風而出。

天空都在低鳴,周圍的人只聽到一陣難聽刺耳的炸裂聲,空氣都被撕開。

常人根本看不到,擂台上是什麼情況!

天狗也是一陣陣頭皮發麻。

他變強,屠變得更強。

記住網址et

七天時間,屠的變強速度令他咋舌。

一拳猛地被轟出去。

天狗直接飛出擂台,沿著地上滾打數百米還沒有停下來。

「狗哥。」

白兔跟了上去,好不容易接住天狗,天狗渾身上下已經皮膚都被撕/裂開。

「我輸了。」天狗咬著牙,果然還是不夠。

剛才屠那一招,他能沒被轟殺至死,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

白兔穩住天狗的神色,再一看台上。

台上,更讓人震驚!

屠,一口黑血吐在地上。

竟然,渾身禁/臠,倒在地上。

眼神里,全是不甘!

「怎麼會這樣!!」

屠最後說出來一句話,身體重重倒下。

老天刀的兔天王,衝上去拉住他。

「屠哥,你,你……你怎麼回事?」

「你,你別死!」

「屠,屠哥!」

老天刀兔天王察覺到,屠已經死了。

那一刻,她的眼眸之中殺氣寒人。

「陳天選,你好大的膽子!」

老兔天王猛地回頭,眼神猩紅的看著陳天選:「多年來,你們天刀佔用我們老天刀的名號!我們為國之大義,隱姓埋名在這個島上。即便這個島上,關著你們陳家的人,你有怒氣可以發!但你用這種卑鄙的手段,把屠殺害!我絕對不hi原諒你!」

她知道自己不是陳天選的對手。

但屠已經死。

她,決不輕饒!

一語畢。

老兔天王身影如劍,直接衝到陳天選面前。

可陳天選的眼神里,只有蔑視。

尊敬長輩,他會。

但倚老賣老的人,不值得尊敬。

陳天選一掌拍在老兔天王肩膀上。

砰的一聲。

老兔天王重重摔在地上。

她再次站起來,朝著陳天選衝過去。

砰的一聲。

陳天選依舊無情,銀針飛出,直接打在老兔天王身體上,把她釘在身後的大棕櫚樹上。

老兔天王依舊齜牙咧嘴,大聲咆哮道:「陳天選,你以為這島上,是你可以隨便胡來的?」

「啊啊啊,卑鄙小人,我要殺了你!」

「十二天王何在,出來給屠哥報仇!」

一聲狂吼,如同驚天巨雷,如同衝天而起的令牌,震撼整個半島。

陳天選完全不當一回事,只是過去看著天狗:「你沒事吧?」

天狗搖頭:「陳爺,我沒事。」

陳天選點頭,看著島的遠處,說道:「沒事就好,人已經教訓完!我們,去找我們應該找的東西。」

陳天選剛要抬腿,天空變得無比漆黑。

雲層如旋渦一般彙集。

天空之中,一聲悶響:「陳天選,你好大的膽子。」 「2019-08-25」

「星期日13:11」

晏清瞄了眼苗妙辦公室牆壁上的Led數顯時鐘,心裡嘟囔著:

「十六天,這半個月的穿越生活簡直了。」

吐槽歸吐槽,身體還是很誠實。

晏清逐漸適應這種每天練聲、拉片、讀書、形體訓練的枯燥生活。

根據晏清一段時間對苗妙反應的暗中觀察,除了自己早晨在小樓里進行的練聲開嗓訓練外,苗妙似乎對晏清的安排習以為常。

「看來自己的行事風格很符合角色的設定,不過,之前他也這麼努力嗎?也是,想想苗妙所說的,晏清之前經常面對著陳列室里空空的展櫃發獃,他一定是心有不甘且信念堅定才能承受這種苦行僧般的生活。」

晏清依舊保持著警惕心,親身體會這種生活讓他對身體的前任主人敬意更深。

「苗妙則是他在這種苦行僧生活里向外界打開的唯一一扇窗口。」

想到苗妙有利用各種碎片時間念各種資訊給自己聽的習慣,晏清會心一笑。

苗妙是細語控,也是綜藝控,《星語絲路》自然在她的追劇清單里。

早餐那會苗妙便一直在講昨晚播出的《星語絲路》,第三期節目依然延續了火爆的狀態,收視登頂,話題十足。

雖然沒複製那種引發細語伺服器宕機的盛舉,可第三期《星語絲路》依然憑著大大小小的爆點,屠榜了周六夜細語熱門搜索話題Top50榜。

這期再度有兩組藝人嘉賓合夥成功:

滬海衛視知名主持人身兼潮流品牌「蒼山霧隱」主理人身份的張潮牽手超級名模郭妍,他倆將合作經營一個叫《妍的衣櫥》的時尚帶貨類的子欄目;

擅長廚藝的老牌影帝溫故語憑藉著一個美食節目經營方案和上期補位的去年華國電影最高金龍獎最佳新人女演員裴秀晶合夥成功,節目名待定。

至此第一季《星語絲路》的五檔子節目就全部確定下來了。

苗妙繪聲繪色地給晏清講完組隊情況后,也不忘介紹《星語絲路》的後續節目內容變化:

從第四期開始《星語絲路》就會縮減節目時長,從直播男女明星嘉賓互選,轉型為展示這五檔子節目的製作進度、花絮,播放子節目精華剪輯版為五檔付費點播的節目進行引流。

第二期《星語絲路》中確定的姜瑭、傅若蘺組合,他倆的節目已經根據他們節目的特色正式定名為《江湖噪音》,岳澈和喻知薇的脫口秀則定名《愉悅會談》。

晏清還隨口點評兩個節目的諧音梗玩得都挺巧妙。

據李延年在工作群的反饋,兩檔節目都開始了前期錄製工作,但苗妙並不確定它們是否會跟《才華有限公司》一起,在下周六晚九點半在細語視頻上線。

早餐后晏清正常依著計劃去了拉片室拉片。

…………

下午晏清被苗妙拉到了她辦公室坐下,晏清注意到總經辦里有個《才華有限公司》節目組的攝像師,這會正舉著一台攝像機對著晏清和苗妙取景。

眼神從數顯時鐘屏幕上挪開后,晏清瞄了幾眼苗妙地手機屏幕,

「才華有限公司項目部」微言工作群里新消息刷刷地跳著,很熱鬧:

劉明仁的後期團隊會每天兩次更新後期製作進度;

駱冰那邊則不定期更新細語視頻節目上線籌備進度和預熱宣傳計劃;

策劃組組長伊梨牽頭推送的第二期《才華有限公司》劇本創作選稿計劃,苗妙、邵卿、甚至周佩佩都在參與討論。

晏清暗自推測周佩佩多半是跟在帝都舞蹈學院翁懷憬身邊,替她發聲。

苗妙將手機的語音量調大,將屏幕挪到了自己和晏清中間,抬頭輕聲對晏清說道:

「清兒哥,咱們當時和節目組簽訂的兩期試播合同白紙黑字寫著:一期節目將以歌曲為作品載體,另一期的輸出內容則是以劇本為載體。」

晏清微微頷首,他清晰地聽到苗妙手機揚聲器中傳來伊梨的聲音:

「就這樣,請各位老師儘快確定好劇本的故事梗概,策劃組篩選出來的備選稿件我都打包上傳了,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清哥,我們趕緊選稿子吧。」

苗妙重新拿起手機,將伊梨推送到共享文件夾里來稿打包下載,大大方方地面對著鏡頭,用播音腔給晏清念起了稿子。

晏清則一邊聽著,一邊在腦海里過著自己前世看過的那些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