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嫣暫時沒有了工作,也沒有了任何壓力,今朝有酒今朝醉,和尹琿痛痛快快的玩到天黑。

天安門碩大的地盤,竟然被他們遊覽個遍,全然忘記了身體的勞累,等到停下來等公交車的時候才感覺到腿腳痠痛的厲害,無奈尹琿只好揹着她。感受着那綿綿體溫以及寬闊的肩膀,她竟然不知不覺的睡着了。

他也是感覺到一陣溫馨,在四周羨慕的目光中,他感覺到很幸福,很滿足,如果時間永遠的停留在這一時刻,那該多好,內心永遠都這麼幸福滿足。

超品小神農 他才發現,原來自己內心也有柔軟脆弱的一面,以前那緊閉的心扉卻被這個花季女孩給打開。

他究竟用的是什麼力量?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只要知道唐嫣從此以後屬於自己就可以了。

在柯南道爾電話指揮下,他們打車來到了大興區西紅門鎮一個叫做大白樓的地方。

這是一處還算是繁榮的鎮子,別看只是鎮子,卻比一些貧困縣市還要豪華,這就是作爲首都的好處,任何地方都是國家的心臟,不會被國家遺棄。

在一處閒蕩荒蕪的地方,車子停了下來,剛下車便注意到這附近唯一的一棟豪華建築,一座三層豪華小別墅,並且配備游泳池和花瓶草坪。

他還以爲是自己找錯位置了,直到看到三層樓上面柯南道爾正努力衝他揮手,這才意識到沒眼花。不過心中有夠震撼的,七個人竟然配備這麼豪華的別墅,他們領導可真夠疼愛下屬的。

拉着被這豪華別墅給驚得一句話說不出的唐嫣,穿越了碩大的游泳池以及花香四溢的花園,而後是七個停車位的停車場,最後痠軟的腿終於邁上了上別墅的樓梯。

“哇,你終於回來了,我還以爲你在北京城迷失方向了呢。”手術刀正等着他們,在豪華精緻的大客廳的桌子上磨着瑞士軍刀,發出沙沙沙沙的聲音,瑞士軍刀反射着幾萬塊的大吊燈發出的光芒,四處激盪飛揚,白色格調的大客廳收拾的乾乾淨淨,幾座豪華大沙發有秩序的擺放在羊毛地毯上。

唐嫣那還未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的意識,被面前這幅只在電視上看到的豪華裝束即刻抽離了出去,他感覺現在根本不是自己,懷疑是不是在夢中。

在胳膊上咬了一口,的確感覺到了疼痛,不是在夢中,竟然興奮的好像一個小孩子,一把抱住尹琿的胳膊:“尹琿,你不是騙我吧,咱們以後真的要在這麼豪華的地方住下去了?”

看着唐嫣那滿足而且幸福的微笑,尹琿也感覺到一陣溫馨,點點頭:“以後我還要自己買一個,只有我們兩個人住的豪華別墅。”

“別飽漢不知餓漢飢,沒看到我這個光棍在這裏苦等媳婦兒呢,你們兩個倒好,甜言蜜語的,也不怕傷害我這個光棍柔弱的小心肝”手術刀故意捂着胸口裝出一副十分痛苦的表情,看上去很滑稽,都得唐嫣咯咯笑起來。

“我們今晚住哪兒?”尹琿拉着唐嫣坐在了鬆軟的沙發上,說實話,就這沙發比他那廉價出租屋內的牀不知道要舒服多少倍,讓他在這沙發上睡一晚上他都樂意。

“去找柯南道爾,一切都是他管着。”大概是感覺磨得差不多了,刀鋒橫在了脖子上,做出了一個摩擦的姿勢,而後用力的一拉,雙眼一翻,身子橫倒在了沙發上。

看着手術刀這幅神經兮兮的自殺表演,尹琿苦笑的搖搖頭,這個手術刀真是閒着吃飽撐着了。

“尹琿,你說我在殉情的時候,用剛纔那個姿勢帥不帥?”

“恩,我感覺你拿着瑞士軍刀應該剖腹纔好。”尹琿提出了自己的意見,便拉着快要笑的憋不住的唐嫣上了樓。

三樓有一半是露天陽臺,另一邊應該是柯南道爾的專屬臥室。樓頂碩大的led巨型燈照耀着整個陽臺,就好像是一輪小太陽。驅趕走了黑暗,若是不看遠處那昏黃的天空,還以爲這裏是白天呢。

“你們怎麼纔來啊。”柯南道爾明顯的等的有些不耐煩了,從樓邊的護欄上走過來。

此刻她穿着一襲長袍樣式的睡衣,白裏透紅,原本捲起的頭髮飄散下來,配合上那原本便有幾分高貴氣質的俊俏臉龐,讓她看起來好像是美女明星一般。

柯南道爾有那麼一瞬間竟然呆住了,不過考慮到身邊有唐嫣,他收起了花心色膽,用平常心和柯南道爾打招呼到:“柯南道爾,你還沒睡呢。”

“恩,這不是給你們留門嗎?這個地方不怎麼幹淨,待會兒睡覺的時候一定要觀上驅魔門,否則遇到髒東西可就麻煩了。”

“這個地方也有髒東西?”經過之前的事情,唐嫣對髒東西這個概念可是深入腦髓,敏感的很,居然一下子全身顫抖了一下子。

“恩,上頭可不會給咱們特別安排這麼豪華的別墅,若不是這個地方被傳鬧鬼,價格一降再降無人買下,咱們纔不會撿到這麼大的便宜呢。”柯南道爾自嘲的對他們講,同時臉上帶着些許的遺憾神情,走入了大客廳,轉入了自己的臥室。

看着柯南道爾美麗卻又夾雜着頹廢情緒的身影,尹琿有些遺憾。柯南道爾幫助自己這麼多,或許自己也應該幫助一下柯南道爾。可是唐嫣在身邊,那樣做的話豈不是對不住唐嫣?

心裏糾結的很、

“對了,忘了告訴你們,你們兩個的臥室在我對面,呶,就在那邊。”柯南道爾指了指對面,然後聲音平坦的開口說道。

這個大房間差不多就是對稱的,左邊和右邊各有一個臥室,正對門的牆壁是一層碩大的鏡子,將房間的一切都給倒影了進來。

他細細的看着,看着那面平靜的鏡子,裏面倒影出柯南道爾有些頹廢的身影逐漸的消失在臥室裏面,尹琿也有些失望的轉過身來。

可是在他轉身的瞬間,他竟然看到在鏡子裏面閃過一排白色的身影,披頭散髮的。

尚存理智的他急忙扭過唐嫣的頭,說:“唐嫣,閉上眼睛,我要給你一個驚喜。”

唐嫣滿足而又充滿期待的閉上眼睛,嘴角幸福的微笑洋溢着。

尹琿則是開通了陰陽眼,雙目直勾勾的盯着牆壁上的大鏡子。

鏡子上面,數十個翻着白眼身着白衣的女子,頭髮凌亂的披散着,面部五官有些模糊,不過能看到她們的舌頭竟然比頭髮還要長的耷拉了下來,身體懸在半空不受控制的緩緩轉動。

他一眼便認出來,這些白影分明是吊死在房樑上的,擡頭看了一眼,房頂卻是平滑光整的颳了一層膩子,哪有什麼能吊的住繩子的地方。

看來這個地方鬧鬼並不是傳言,十幾個吊死鬼在這裏不把人嚇破膽纔怪,也只有這幫變.態敢住這種別墅。

“好了沒有?”唐嫣閉着眼睛有些不耐煩了,她不知道睜開眼睛的時候會看到什麼,不過她確定和自己猜想的應該八九不離十吧,她就喜歡玩這種浪漫的。

“好了,現在睜開眼睛吧。”尹琿溫柔帶有磁性的聲音好像一道赦免令,將唐嫣從糾結中拯救了出來。她緩緩睜開眼睛,儘管做了心理準備,不過面前的一切還是讓他有些感動。

尹琿雙膝彎曲半跪在地上,雙目溫柔的掃過自己有些驚奇的眼睛,嘴角那一道迷人的微笑讓她情不自禁的想要吻上去,若不是自制力比較強大一些,或許他會被俊俏瀟灑的尹琿給迷的團團轉了。

一道亮光閃耀着他的眼球,立刻被吸引了過去,細細的看着,那是舉在他手上的一個珠寶首飾的盒子散發出的光芒,珠光寶氣立刻讓愛美的唐嫣失去了任何的抵抗力。

“唐嫣,嫁給我吧。”尹琿嘴角的微笑肆無忌憚的釋放出誘人的誘人力,唐嫣感覺自己真的要酥軟在面前這個男人的懷裏面了。

輕輕的打開那盒子,一個鑲嵌着金子的戒指閃耀着他的眼球,她纖長的手指輕輕的捏住了有些冰涼的戒指,緩緩的套在了手上,幾乎是一瞬間,戒指帶來的幸福感瞬間瀰漫全身。 “唐嫣,嫁給我吧。”尹琿始終是那副期待的表情,看着唐嫣,他下定決心要保護這個柔弱女子一輩子,不讓她受半點委屈。

唐嫣驚奇的看了一眼尹琿,然後輕輕的點了點頭,這一幕對她來說是感動的,這是她辛辛苦苦盼了好長時間才終於盼到的結果。今天終於能夠宣泄心中的期待了。

尹琿動作優雅的將戒指戴在唐嫣柔綿的手指上,兩隻手接觸到的剎那,所產生的電量足以供應整座別墅,在那麼一瞬間可以說是電光火花四處迸濺。

他站起身來,將她緊緊地抱在懷中,吻着她散發濃厚香味的白淨額頭,感覺他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飽漢不知餓漢飢,阿彌陀佛,施主,請你們不要用這種下三濫的動作來污濁老衲的眼球好不好,我純潔的心靈不能被你們的俗人給污染。阿彌陀佛。”不知什麼時候,鳥鳥大師竟然從樓下面鑽上來了,剛纔的浪漫氛圍瞬間被打破了。

尹琿瞪了一眼那老和尚,而後破口罵道:“該死的老傢伙,還跟我玩這套,真是吃飽撐的。”

“老鳥,不知道觀棋不語真君子嗎,咱們老老實實的偷窺,待會兒肯定能看到一場好戲,你瞅你這性格,好像全天下女人不跟着你就吃大虧了一樣,醋性這麼大,人第一次不跟你就糟蹋了啊。”道姑也從鳥鳥大師冒出頭的地方緩緩探出腦袋,看到正驚愕的看着他們的尹琿和唐嫣,抱歉的搖搖頭:“我也是被逼無奈,被老鳥給拉過來的,罪過罪過。”

這下氣氛由剛纔的浪漫這下徹底變成了尷尬,唐嫣紅着臉,低頭走入了臥室裏面,白浪費了天上那個又大又圓的月亮。

尹琿瞪了兩人一眼,也大跨步的追了上去:“唐嫣,你等等我。”

獨留下鳥鳥大師和道姑兩人面面相覷:“棒打鴛鴦感覺如何?”

“我也是被逼無奈啊。”鳥鳥大師嘆了口氣:“你又不是沒看清楚,咱們老大對這個臭小子似乎有點感覺,他們就在柯南道爾眼皮子底下浪漫,這不是拿刀割柯南道爾的心嗎?”

“切,你怎麼知道柯南道爾喜歡這小子?依我看他們只是很要好的朋友而已。”道姑也恢復了長色,嫣然一副得道高僧的樣子,剛纔的輕佻全然消失。

“走,別在這插手讓人頭疼的事了。”道姑嘆了口氣,搖搖頭,順着來路退了回去。

鳥鳥大師也嘆了口氣:“現在的年輕人啊,怎麼都這樣,別人手上的纔是好的。可惜了老衲了。阿彌陀佛。”感慨了一陣,也悄然退去。

頂層的閣樓再次恢復了平靜,月光清涼如水的灑在閣樓山,那麼輕盈,就好像是一層薄紗覆蓋在了別墅上面,很好看。

午夜十二點,無人時刻,所有人都進入了夢想,現場一點聲音都沒有。

忽然,客廳的房間上,陡然落下來屍體,齊整整的掉落下來,然後屍體被他們脖子上的繩子給拽住,就那麼的懸在半空搖搖晃晃,晃來晃去,好像隨時都可能掉下來一樣。

只有昏黃的燈光照亮他們,他們緊閉的雙目緩緩睜開,肆無忌憚的看着現場的一切,細長的舌頭從喉嚨裏探出來,耷拉到地面。

“喔喔喔喔。”直到清晨第一聲雞鳴聲響起的時候,那幾具懸掛着的屍體這纔有些驚恐,紛紛收回耷拉出來的長舌頭,身體也緩緩消失。

柯南道爾趕飛機,一道早的便直奔飛機場,其餘的人則是懶散的紛紛起來,一陣洗漱之後,窩在了客廳。

纏綿了一晚上的尹琿和唐嫣有氣無力的從樓頂下來,看着打着哈欠窩在客廳裏面的幾個人,有些不好意思,故意裝出精力十足的模樣。

“小子,昨天你們是不是裝修房子了啊,爲什麼我在樓下總是聽到樓上那有節奏性的響聲呢?就好像是用錘子敲擊地面一樣。”爆破專家孫東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手中像模像樣的端着一杯熱茶,用嘴輕輕的吹去上面的一層熱氣。

“切,這就是國安局第七小組的本尊?”尹琿嘲弄的笑了一句,拉着尹琿坐到了對面的沙發上:“依我之見,不過是一對***組合而已。”

“好,好,我就喜歡這個稱呼。”鳥鳥大師卻是有了興趣:“***不可怕,就怕***有文化,***會武術,誰也擋不住。 重生福晉求和離 你瞅瞅你瞅瞅,咱們可都是文武雙全的***,那豈不是天下無敵?”

聽着鳥鳥大師給他們臉上貼金,尹琿都有些受不了這些人強大的心理素質。

“你們不吃早餐嗎?”看着桌子冷清得很,沒有任何能充飢的東西,早就飢腸轆轆的尹琿心中有點不踏實。

“就等着你到外面去吃呢。”手術刀伸了個懶腰從沙發上坐起來:“走吧,帶你嚐嚐北京一絕。”

“北京一絕?”單單聽這個名字,就能想象出這種菜在北京城的地位,能在北京城佔有一席地位的菜,不知道得是什麼好菜了。

沒有繼續多想,他拉着唐嫣站起來便跟着手術刀走出去了。

黃鶴樓緊隨其後,柯南道爾不在,他這個副組長就得管着這幫人了,反正若是上頭不分配給他們案子的話,他們就是放假了的打工仔,到處閒逛,根本就是平民老百姓。

但是上頭一有任務,幾個人的神經立馬緊繃起來,任何時候都能迎難而上,不管遇到多麼危險的事情。

“叮鈴鈴,叮鈴鈴。”就在尹琿的左腳邁出房門的瞬間,他的手機竟然響了起來,無奈只得是接通了電話,儘管現在他一百個一千個不願意。

“喂,誰啊?”

“是我啊尹琿大哥,我現在在飛機場,你看有沒有時間過來把我接過去。”沈菲菲急促有些氣喘的聲音傳來。

“沈菲菲?”一聽到這三個字,他的頭立刻就變大了,好容易拜託了這個魔頭,這才幾天竟然又跟了上來,真是名副其實的跟屁蟲啊。

“你來幹什麼?我這很危險,你來了隨時可能被人給那個了,這裏可都是***啊。”主要是他一想起他將從唐嫣的房間搬出去,然後和手術刀黃鶴樓孫東幾個人同居,他就是內心發顫。

“得了,就你那點心思我還能不知道?你放心,我不會爲難你的,我在北京南苑機場等着你,千萬不要忘了來接我啊。”說完,她就掛掉了電話。

“喂喂喂。”尹琿喊了幾聲,可是電話裏傳來的幾聲嘟嘟嘟嘟聲音,卻讓他只得面對現實。

“真是倒大黴了,這個丫頭怎麼找到我現在的電話的?”尹琿翻來覆去的看着電話,百思不得其解。

“怎麼了尹琿?”手術刀回頭看了看尹琿,然後開口問道。唐嫣也是有些好奇的看着尹琿。

尹琿搖搖頭:“沒什麼,看來這頓早餐我是吃不成了,而且還得從那個別墅裏面搬出去。”無奈的搖搖頭,然後看着唐嫣:“唐嫣,沈菲菲那個丫頭又來找我們了。你說這事兒鬧得,哎……”

“沈菲菲來了?”唐嫣的聲音竟然有些驚喜:“那好啊,我正想她搬來和我做做伴呢。”

“你不害怕她把你老公搶走啊。”對於唐嫣的態度,尹琿着實有夠鬱悶的。

“切,搶走就搶走,搶走了我還輕鬆多了呢。”唐嫣一副釋然的感覺:“走吧。去接菲菲。”

“菲菲是什麼人?”爆破手孫東臉上掛着一陣別有用意的微笑:“若是不嫌棄的話,在下可以幫你們去接她。免得打擾了你們的二人世界。”

看着孫東臉上那副純度百分百的猥瑣笑意,傻子也知道這小子到底想的是什麼,沒放心,於是搖了搖頭,準備還是和唐嫣兩人一塊去吧。

打了一輛的士,說明了地點,就在車子裏面補覺。

北京的出租車還是比較人道的,不會有太多的貓膩,這一點讓尹琿很放心,就是有一點他不明白,既然是國安局,爲什麼不像是零零七那樣出門就有名車美女相隨?

這一點和他想法的出入很大。

當他們趕到南苑機場的時候已經是早晨十點鐘了,北京的交通很擁擠,讓他喘氣都有些臉紅脖子粗。 絕寵小嬌妻 不過在看到沈菲菲的一瞬間,他燥熱的心就好像吃了一塊涼冰那麼的清涼乾爽。

穿着瘦削的牛仔褲,那雙纖長的美腿被襯托的很性感,上身是一件粉紅色的小棉襖,雖然看上去有些臃腫,不過配合上那雙令人着迷的小臉蛋,怕是天底下沒幾個人能抵抗得住這種強大的誘人力了。

這幅裝扮,嫣然就是尹琿心目中小仙女的裝扮啊,是他的最愛。

“唐嫣姐,你們終於來了。”沈菲菲也注意到了他們,急忙竄上來,和唐嫣來了一個熊抱。

他聞到沈菲菲身上散發出來濃厚的高級香水味道,納悶兒一個入殮師怎麼買得起那麼名貴的化妝品。

“走吧,路上堵車堵得厲害,所以來玩了。”唐嫣拉着沈菲菲的手,就好像忘記了尹琿,頭也不回的走了。

“喂,我說你們兩個沒長眼睛啊,沒看到我這個大老爺們嗎。”尹琿終於有些受不了了,急忙追了上去,走到兩人前面。

“行了行了,早就看到你了,怎麼?要和我擁抱打招呼嗎?信不信我替唐嫣姐扁你。”她稚嫩的小拳頭在尹琿面前揮了揮,然後逼問道。 “行了行了,我尹琿認栽了還不行嗎?”他有些懊惱的轉身,帶着兩人來到了的士跟前,很紳士的給他們打開了車門:“上車吧。這次我可不拿的士車費了啊。”

“瞅你那小氣樣。”沈菲菲撅了撅小嘴,十分不滿的罵道:“我可提前跟你們打招呼,我所有的工資都買了這個法國的名貴香水,現在我是身無分文,所以纔來投靠你們,你別想從我身上撈一分錢啊,”沈菲菲滿不在乎的說道,同時看了看正在發愣的尹琿:“怎麼了?你一個大男人沒法養活我們兩個女人?切,我可真是服了你了,堂堂國安局第七小組的成員竟然連兩個女人都養活不起。”

被她一番話給逗得哈哈狂笑的唐嫣前仰後合,尹琿則是眉頭皺的老高因爲他從後視鏡看到司機師傅在聽到國安局第七小組的時候,很明顯身體顫抖了一下。

要是第七小組的存在被司機師傅給傳出去的話,那他可就犯了重罪了。

“切,別瞎說,我只是一個果安居第七研發小組的研究員,能有多少工資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公司隨時都可能破產,到時候我這個資格老的研發員也會不例外的被他們給辭退,到時候我可真是上天無門,下地不靈了。”

他急中生智,將國安局說成是果安居,一個小小的食品加工廠,讓老司機頓時放鬆了不少,長長了舒了一口氣,然後神態十分輕鬆的問了一句:“果安居的?你也是果安居的啊,真是冤家路窄,我以前也是在果安居上班,不知道現在哪裏怎麼樣了。這樣算起啦,我們還是工友呢,哈哈哈哈。”

司機師傅看起來很健談,和他閒聊了起來。尹琿實在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還真有和國安局重名的小加工廠,而且最巧合的事剛纔他所說的字竟然和老司機曾經的工廠的廠名一絲不差。

唐嫣和沈菲菲似乎都意識到國安局第七小組不能輕易泄露的事情,也就默認了兩人的談話內容,不再狡辯。

尹琿也因爲這件事而決定不回別墅了,兩個人對中情局第七小組瞭解的越多,那麼兩人就越不安全。畢竟國安局第七小組,本身就有不少的敵人。

“司機師傅,停車吧。”尹琿急忙叫停了司機師傅。

吱呀,急促的剎車聲停住了,然後是司機師傅粗重的喘息聲:“你們剛纔看到了沒?有一排白影子從車前飄了過去?”

“白影子?”尹琿重複了一句,搖搖頭:“沒看到啊,怎麼會有白影子?一定是你看錯了吧。”

“幻覺?”司機有些不相信的搖了搖頭,然後苦笑一聲:“大概是我這幾天都沒有休息好的緣故,所以產生了一些幻覺。好了,你們的目的地到了,下車吧。”

尹琿下車,掏出了車費,遞給了司機師傅,然後看着那車嗖的一聲離去,好像忌諱什麼東西。

“一排白影?”這四個字還在腦海徘徊翻騰,從這白影上面他聯想到了昨晚上從鏡子上看到的東西,這一排白影和鏡子裏面的白影會不會有什麼關聯?

“喂,你還愣着幹什麼,你們到底住什麼地兒?”沈菲菲有些着急了:“這大冷天的,看起來就要下雨了,你趕緊的吧啊。”

唐嫣也有些納悶兒的看着尹琿,不明白他爲何在這個地方下車。

“沈菲菲啊,警告你,以後別把國安局當成口水掛在嘴邊,萬一泄密了的話,那可是觸犯了國家法令,到時候國家要追究你刑事責任的,我也沒法保住你。”尹琿警告沈菲菲,希望她能收斂一點。

“切,別跟我說國安局,就好像是多神祕的一樣,我承擔刑事責任?你就不要開我玩笑了,你大概還不知道我父親是誰吧,一個小小的國安局還不至於被我放到眼裏。”沈菲菲衝他得意的笑了笑,然後有抱怨起來:“到底住在什麼地方,我可沒時間陪你們在這裏玩了。”

尹琿看浪費再多的口舌,她也不會把自己的話放心上的,懶得再管教了,不過他剛纔的話倒是讓自己有了一些想法,不知道她說的到底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那他爹得是多大的官啊。

“房子暫時還沒有,現在這附近租一套吧,我看這個地方房價還是比較便宜的。”反正都是在大興區,都已經是南六環了,即便有些繁榮,不過房價總歸還是便宜的,隨便租住了一套房間,三個人便簡單的打掃了一下,住進去了。

住進去的第一件事便是打開了所有的水龍頭,把房間內的晦氣和霧氣都給沖走,也讓住在這裏面的好同志趕緊避開一條道,不要影響他們的住宿。

檢查了一下四周,確保沒有攝像頭和其餘多出來的眼睛之後,他才喘了一口氣,這時候唐嫣和沈菲菲也已經把房間收拾乾淨了,其實本來也沒什麼好收拾的,只是擦了擦桌子,清理了一下牀鋪而已。

看着收拾的差不多了,尹琿讓兩人在這裏稍等,他則是去那棟別墅弄來了兩套牀被,一套給唐嫣和沈菲菲,另一套給自己用。

唐嫣和沈菲菲睡臥室,他睡在客廳,又過起了這種艱苦生活。一想起昨晚上在豪華別墅內擁着唐嫣睡的貴族生活,再聯想到今天被沈菲菲害的只能睡沙發的場景,他心頭的那股怨氣啊。

這一切都搞完,接近正午時光,剛纔還陰沉沉的天氣現在則是出了太陽,灑下了一層金黃色。

肚子咕咕叫了兩聲,他才意識到中午沒吃飯,交上了唐嫣沈菲菲,準備出去吃飯。

沒想到剛剛打開門,竟然碰到了一個人。這棟樓的國道十分狹窄,若是有人從門口經過,你打開門肯定會將那個人給擠到欄杆上,這是設計中最敗筆的一處。

“對不起對不起,剛纔沒注意到有人。”尹琿連連道歉。

“沒關係,咦?怎麼是你?”那個人可能認識尹琿,竟然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就那麼的看着他。

尹琿聽聲音估計也聽出了什麼端倪,擡頭看了看,倒吸一口涼氣:“你……竟然是你?”

站在他面前的,嫣然一美女,而且還是讓他有些熟悉,那纖小的身材以及胸口那亂顫的花枝,讓他再次重溫了一下當初在電梯裏吃豆腐的美好時光。

沒錯,這個女子就是當初在電梯裏碰到寫恐怖小說的女孩,後來還被手術刀給嚇得倒退一步,磕到電梯上而導致昏迷的女子。

沒想到不是冤家不聚頭,竟然在這個地方又碰到了,只是不知道這個小女孩到這個地方來幹什麼,總不會是追蹤他而來的吧。

“你……怎麼在這裏?”尹琿好奇的問道。

“你跟蹤我?”女孩反而驚恐的喊了一聲,然後身體警覺的倒退了一步。

“拜託。”尹琿苦笑一聲,女孩就好像是和沈菲菲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不分青紅皁白,先順着自己的想法給別人扣一頂屎帽子:“我們是住在這個地方而已,怎麼能是跟蹤你呢?依我看是你跟蹤我的吧。”尹琿苦笑連連,並不準備繼續理會他,轉身準備離開。

“切,大***。”女孩罵了一聲便逃也似的上樓去了,不再理會他。

“我的個天,我這是招誰惹誰了。”原本就有些陰霾的心情被女孩一激,直接晴空一個霹靂,把腦門震得有些發顫了。

“好啊,沒想到你還有這嗜好,揹着唐嫣姐和外面的女人勾勾搭搭。”沈菲菲那永遠闖禍不止的嘴巴再次的開口說話了:“我早就看透你是什麼人了,只是一直沒說而已,今天看你的實際行動,和我想的果真是一模一樣。”她得意洋洋的半閉着眼睛,擡起頭來笑着。

尹琿並不準備繼續和她胡攪蠻纏,只是三秒鐘就下了樓梯,消失在兩人面前

“呶,心虛了吧,跑得這麼快。”嫣然一副勝利將軍的沈菲菲傲慢的笑了笑。

唐嫣看着這個蠻不講理卻又冰雪聰明的妹妹,也是無奈的苦笑着。尹琿惹上了她,看來下半輩子沒什麼好日子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