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大學時候可是惹得不少女孩子黯然傷心,如今遭報應了吧!要我說咱們男人啊都是賤骨頭,對你好的你當根草,對你愛搭不理你又當塊寶…」

秦峰話音剛落,商璟煜卻已經抬腳走了。

他找了她這麼久,她倒好,在這裡過的這麼如意,身邊跟著的那隻公蒼蠅也實在是太礙眼了。

「你能不能等等我!」秦峰想追上去,卻發現商璟煜早已不見了蹤影。



我回到酒店,正在洗澡,就感覺有人進來了。

我皺了皺眉,穿上衣服,悄悄的開門,卻見門外立著一個高大的身影,久不見他,他依舊那麼清貴英俊。

我呼吸一滯。

本來平靜的心,居然有了幾分忐忑,甚至是緊張。

「你…你怎麼來了!」我清了清嗓子故作鎮定的問。

商璟煜黑色的眸子死死的盯著我,似乎要把我看穿一般。

我被他看的不自在。

「商先生!」

「商先生?」商璟煜突然上前,我來不及開口,就被堵住了嘴。

「放開我…」我推了他一把。

商璟煜被我推的一個踉蹌,眼底染了一抹笑意:「長本事了!」商璟煜又一次上前。

「我…放開…」我想踢他,卻被他按在牆上動彈不得。

鋪天蓋地的吻讓我有些迷糊,彷彿又回到了四年前,我初見商璟煜時,他就是這麼的蠻狠不講理。

「徒兒,我用不用迴避?」重凌的聲音響起。

我一個機靈,一把推開商璟煜。

商璟煜眯著危險的眼睛。

「這就是活在你記憶里小商吧?終於見到真人了,長得不錯呀,配你足夠了!」重凌一臉八卦。

我關掉神識,一點都不想聽重凌的啰嗦。

拿了衣服披在身上,商璟煜跟著我到了床邊,雙手抱臂,看著我:「我以前有沒有說過,你再跑我就打端你的腿?」

「商璟煜,夠了!」我忽然說。

商璟煜一頓,他滿心的歡喜,不知道為什麼到了嘴邊的話都會變得刻薄。

「李肅,雲淺落,鳳沉希,我全都記起來了,這些事已經過去了,我不想再和你們有瓜葛!」我說。

商璟煜滿眼的喜悅,慢慢的黯淡下去:「你說什麼?」

「我說的夠清楚的了!」

商璟煜眯著眼睛看著我,眼神一點點冷了下去。

「你欺騙了我的感情,說抹去就抹去?憑什麼?」 冷少強行索愛:寶貝別逃 商璟煜的聲音帶了幾分怒氣。

我懶得理他:「你出去,我要穿衣服!」

商璟煜的臉色更難看了。

「我為什麼要出去,你是我老婆,我看自己老婆換衣服有什麼不對!」

我看著他,從前沒發現他還有這麼小孩子氣一面。

「我懶得和你說!」

「你想和誰說?那隻公蒼蠅?」商璟煜生氣的問。

「什麼公蒼蠅…」我忽然就明白了,他說的是駱三,我不由看了一眼商璟煜,這人現在就像個無理取鬧的小孩子。

真是刻薄!

見我不理他,商璟煜也不說話,我穿好衣服,商璟煜看了看,點點頭:「嗯,沒有我的滋潤漂亮是漂亮了,但是總感覺缺點什麼!」

我瞪了他一眼:「你閉嘴吧!」

「你讓我閉嘴就閉嘴?只有我老婆能讓我閉嘴?」商璟煜反駁。

我給氣樂了:「我今天還真是從新認識你了!」

「隨你,我們去吃東西,我餓了!」

商璟煜很隨意的過勞拉我,我躲開,他也沒有不高興,站在我身邊,像根電線杆,大有我不走,我們就一直杵在這,看誰耗過誰的打算。

我長舒了口氣,壓抑著心裡的怒氣,轉身出門。

其實我沒發現,自己內心深處,對於他的到來是有那麼幾分期待和高興的。

而且,對於他,我一點都不反感。

我利索的點了兩份菜,商璟煜期待的看著我。

我受不了他這個眼神,對服務員說:「另一份打包!」

商璟煜一怔,對服務生說:「不用打包,我就在這吃!」

我頗為無奈:「商先生,你誤會了,我那份不是給你點的!」

我是給重凌點的,重凌喜歡這家店的牛排,卻不愛喝紅酒,他愛喝白酒,什麼茅台,老村長,小糊塗仙,女兒紅,他來者不拒,有時候我真擔心他會喝死。

「那我再要一份一模一樣的!」商璟煜沒和我繼續爭執。

等飯菜上了,我吃自己的,卻發現商璟煜自己也拿起來東西吃了起來,還故意吃出了聲音吸引我的注意,這回我真是沒辦法再和他鬥氣下去了。

把嘴裡的食物一咽,就問:「你…你怎麼…」

商璟煜像個有了好東西急需炫耀的小孩子,滿臉傲嬌的看著我,就是不回答。

「幼稚!」

不說算了。

雖然我好奇,但我有底線。

不良總裁欠收拾 愛說不說。

商璟煜吃飯的姿勢很優雅,讓人看著賞心悅目,我移開了眼睛,打開神識。

重凌一副吃瓜群眾的八卦樣看著我問:「你們剛剛有沒有發生點什麼?」

「你想多了!」

重凌不死心:「早知道剛剛我就不開口了!」

「你確定你不是故意打擾我們的?」

重凌「…」 第440章不是黃皮子

「他為什麼可以吃東西?」我問。

既然商璟煜不說,我就問重凌,誰讓我有一個無所不能的師父呢。

重凌吃著我買的零食說:「能吃算什麼?不吐出來才行!」

我一愣,隨即明白了什麼。

抬頭看著商璟煜,剛剛和他嘔氣沒注意,如今來看,他雖然表面鎮定,其實眉頭微微皺著,似乎早隱忍著什麼。

我打落他的刀叉。

「幹什麼?」

我轉身就走。

商璟煜想跟上來,卻又跌倒,半跪在地上,捂著肚子,很難過的樣子。

我舒了口氣,回去把他扶起來,商璟煜臉上掛著一抹笑:「我就知道你關心我!」

「你死了,要擔責任!」我冷漠的說。

商璟煜嘴角浮起一抹笑。

到了衛生間,商璟煜果然把吃過的東西都吐了,我站在外面聽著他稀里嘩啦的的聲音,心裡說不出什麼滋味。

吐完后,商璟煜半晌沒動靜。

「商璟煜!」我叫了幾聲沒動靜,進去后,發現商璟煜躺在地上,臉色難看。

我心一慌。

天網終結者在異世界

商璟煜躺了有大半個小時才醒來。

睜開眼睛看見我,他笑了一下:「我這招苦肉計怎麼樣?」

我看著他,不說話。

他坐起來:「我就知道你會心軟!」

「你這是做什麼?不想要命也別死在我面前!」我有些生氣的說。

「說了苦肉計,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躺在你床上了?」商璟煜毫不在意的態度又一次惹毛了我。

「下次你要死,我絕不攔著,現在請你出去!」

「我不出去!」

「你不走我走!」

商璟煜見我走,迅速的起來站在我面前:「好,我走,我就住你對面,有事叫我!」

我沒吭聲。

商璟煜走了兩步踉蹌了一下,險些摔倒,我過去扶了他一把。

「謝謝!」他說。

我放開他。

商璟煜出了門,剛剛還虛弱的他瞬間精神了不少。

秦峰站在門口,目睹了他全套的表演。

「想不到你還有這麼一面?」秦峰懶懶的說。

「你想不到的事情還多著呢!」

兩個人進了商璟煜的房間。

秦峰把一張照片遞給商璟煜:「她去沈家是為了拿這個!」

「這是什麼?」商璟煜看著那盆沒什麼特點的花草問。

「這個叫白雙啼,是一種很罕見的靈草,它和黑晶草在一起用,據說能打開冥界的大門。而你的凌安,已經拿到了黑晶草!」

秦峰此時也面色嚴肅:「如今的形式你也知道,看起來組織是不存在了,其實他們只是精簡了,取其精華去其糟粕,留下的都是精英,而且對商雲天極其效忠。

再沒有搞清楚他們的目的的情況下,這個時候凌安搜集這兩樣東西,很耐人尋味!」

「她不可能是組織的人!」商璟煜知道秦峰話里的意思。

「我知道,但是有沒有可能她被人利用了?而且你確定鳳沉希真的死了?」秦峰問。

商璟煜點頭:「一年前,好多人親眼看到的,在特殊部門的大樓里…」

對於一年前那件事,商璟煜是後來才知道的,占哥是商雲天安排在鳳沉希身邊的人,鳳沉希是很強,但是他太過落伍,他還是古代人,根本不知道現代的科技有多厲害。

凌安被捕,都是商雲天設計好的,為的就是把鳳沉希引出來…

那場大爆炸除了一個偷懶在公司雜物間睡覺的保潔外,沒人受傷,由此可見,那就是個圈套,為了送鳳沉希上路的圈套。

封少,休要再坑我 只有鳳沉希死了,組織才會牢牢的攥在商雲天手裡。

「凌安還不知道鳳沉希的事吧…」秦峰也多少對商璟煜這段感情有所耳聞,所以他覺得商璟煜本質就是個賤骨頭。

獨家霸寵:市長的頭號新歡 「不要告訴她!「商璟煜說。

「紙包不住火,她遲早會知道,到時候你和她…」秦峰覺得鳳沉希就像一顆刺,無論是從前還是現在。

商璟煜又何嘗不知道,從前他橫在李肅和雲淺落之間,如今他橫在他和凌安之間。

商璟煜不禁在想,鳳沉希既然能把凌安救出來,他自己為什麼還要回去?他是真的不知道?還是情願用自己的死讓凌安永遠內疚?

商璟煜想不通,所幸不想,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

秦峰說這話,見商璟煜已經走神了,他很無語,敢情就是白說了。



有了商璟煜這一出,我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好不容易有了點睡意,又有人敲門,我迷迷糊糊的開門,看見商璟煜站在門外。

「我一個人睡覺有點害怕!」商璟煜說。

我「…」

我啪的關了門,真無聊。

「咚咚咚!」又一陣敲門聲,我還以為又是商璟煜,打開門不悅的說:「你有完沒完?」

結果門外根本沒人。

「商璟煜,別這麼幼稚!」我不滿的敲了敲對面的門說。

門開了,商璟煜一臉狐疑的看著我:「你叫我了?」

「無聊!」我瞪了他一眼,這個人簡直幼稚至極。

我剛說完,商璟煜拉了我一把,我正要罵他,商璟煜已經將我拉進了他房間里,然後沖我做了個禁聲的手勢。

我狐疑,他示意我往外看,我透過門鏡,就看見另一個商璟煜再敲我的門。

我一怔!

然後看到了那個商璟煜身後的一條黃尾巴。

「黃皮子?」

對於黃皮子,我印象深刻,似乎自從黃志安死後,我們就像是捅了黃皮子窩,這些傢伙陰魂不散的纏著我們,在暗處伺機而動,一有機會便會悄悄的來反撲我們。

「我出去抓住他!」商璟煜說。

我點頭。

那個黃皮子敲門,見沒人開門,正疑惑,我們這邊門忽然打開,商璟煜速度極快,還沒等黃皮子反應過來就被商璟煜一拳打倒。

黃皮子被打懵了,在地上滾了滾,抬起頭忽然大哭起來。

我和商璟煜一愣。

再看時,地上的黃皮子也現了原形,只不過不是黃皮子,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