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寧無華點了點頭,當他走出這個酒吧的時候,回頭大耳的男人已經站出來了,當自己所有小弟全部站在酒吧門口,酒吧門口剛好有一個空地,所以很快肥頭大耳的男人的小弟就站在這個空地上面。

看到自己面前這些密密麻麻的人羣,寧無華真的覺得頭疼,因爲這些人每個人都看起來無精打采的,寧無華巡視了九天,發現這些人站沒站姿,坐沒坐相,而且這個時候是讓他們站在這個地方,居然有很大的一批人坐在地上。 寧無華都感覺心痛啊,這些人真的是一羣烏合之衆,當寧無華巡視了一圈之後,走到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的面前,他的大哥,這個時候,充滿期待的看着寧無華。

“寧無華兄弟你覺得怎麼樣?這可是我所有你走下了,這是我所有人嗎?你看看有你滿意的嗎?你需要什麼人直接跳起走,如果他們不聽你的話,你直接跟我說,我弄死他們。”

聽到肥頭大耳的男人問自己寧無華,回過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再看着自己面前這羣烏合之衆,無奈的搖了搖頭,這羣人都是一羣扶不起的劉阿斗,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

“大哥,並不是我打擊你,你的這些手下真的沒有任何作用,根本就是一羣烏合之衆,我本來想從你的所有手下之中,挑出一些特別好的人,然後把它們挑出來集中訓練,可是沒有一個我看得上眼。”

肥頭大耳的男人有點不敢相信的看着寧無華,他看了一下自己面前所有的手下,這些人,人數這麼多,應該還可以吧,所以肥頭大耳的男人巡視了一眼,不敢相信的問了寧無華。

“寧無華兄弟不會呀,大不了你再看看,真的沒有你說的那樣不堪呢,畢竟人數這麼多,就算所有人都這樣,總有一兩個極少數還可以的吧。”

寧無華直接搖了搖頭,看着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她伸出手指指着自己的眼睛,然後他那雙堅毅的眼睛看着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然後對他說。

“我這雙眼睛其他都看不好,但是看一個好兵苗子,絕對看不錯,一個人是不是當兵的料?一個人是不是一個好兵,我一眼都看得出來。”

肥頭大耳的男人聽到寧無華都這麼說了,看了一下自己的手下,這羣人,寧無華一個都看不上,所以他就讓這羣人散了,很快,整個廣場又變得空空蕩蕩,酒吧裏面,又想起了那一個燈紅酒綠的聲音。

“寧無華兄弟,我現在已經愛莫能助了,我已經給了你我所有的手下,可惜你一個都看不上,你讓我現在到哪裏給你找人呢?現在人根本就不好找。”

寧無華搖了搖頭,看着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這個人不知道好評在哪裏找,寧無華知道一個好兵苗子,在什麼地方去找?

“大哥你不用擔心,只需要你提供財力物力,我一定給你訓練一批強悍的手下,保證讓你滿意的,大哥,你要相信我,難道你不信我嗎?”

肥頭大耳的男人點了點頭,然後就跟着寧無華,在這個貧民窟裏面到處走了起來,可是花了一天,肥頭大耳的男人感覺自己和寧無華好像在逛街一樣,有幾次她都想問一下寧無華,可是看着寧無華的那雙認真的眼神,他就沒有敢去問。

要知道,肥頭大耳的男人,他的體型特別的巨大,而且現在天氣也特別的熱,跟寧無華走了一圈下去,他能感覺到自己都要累死了,可是看着寧無華這麼努力幫助自己找手下,他只能跟着寧無華到處去找。


終於找了一兩天,寧無華停在一個房子面前,看到這個房子,肥頭大耳的人急忙跑到寧無華的面前,擋在寧無華的前面,看到肥頭大耳的人,這樣動作寧無華也是很疑惑的,不知道他到底要幹嘛。

“大哥,你這是幹嘛?你爲什麼擋在我面前呢。”

肥頭大耳的男人看了寧無華一眼,也回過頭看了一下這個房子,直接搖了搖頭就對寧無華說。

“寧無華兄弟,這個房子裏面的人,我勸你不要打主意,我也希望你不要打他們的主意,這可是我們貧民窟的希望,所以你還是不要想着裏面的人了吧。”

看着面前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情緒如此激動,寧無華也是感覺到很驚訝,所以對於這個房子裏面的人更加的好奇,所以一定要進去看一看。

“大哥,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你對這個房子裏面的人這麼擔心呢?該不會是你養的小老婆吧,如果是你養的小老婆,那我就不進去了。”

“寧無華兄弟,你不是開玩笑嗎?我活到現在還是光棍一個,怎麼可能有老婆呢?只不過這裏面的人你真的不能打主意,我以前也想把他當做我的小弟,但是於心不忍啊。”

寧無華這一下就好奇了,因爲她剛纔爲什麼會在這個房子面前停下來,因爲她聽到裏面朗朗的讀書聲,一個在這樣惡劣的環境裏面還在讀書的人,那這個人應該品性不差。

應該是一個當兵的料,所以寧無華就想進去看一看,可是沒有想到自己這一個便宜大哥就擋在自己的面前,對自己說出了這些話。

“大哥,我就進去看一看,你這麼緊張幹嘛?竟然不是你養的小老婆,我就進去看一看,我剛纔就聽到這裏有讀書聲,就想進去看一看在這裏讀書的人是誰。”

“寧無華兄弟,不是我不讓你進去,只不過這個孩子,喜歡讀書,而且你就不要,打擾別人了吧。”


寧無華笑着看了一下,肥頭大耳的男人,然後不顧這個肥頭大耳男子的阻攔,在他不注意的時候,直接穿過了他,來到房子面前,當寧無華來到房子面前的時候,她透過窗子。

發現房子裏面只有一個人,這個人穿着白襯衫,坐在窗子面前讀書,而且迎着陽光,寧無華都有一種小清新的感覺。

肥頭大耳的男人看到寧無華穿過了自己,跑到房子面前,所以這個時候也來到寧無華的面前,只不過他跑了幾步就氣喘吁吁的了,看着面前這個大哥,居然才跑這幾步路就氣喘吁吁,寧無華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還以爲房子裏面有一個美女呢,只不過有一個孩子,你爲什麼,對他這麼驚訝,這麼保護了?該不會是你的私生子吧,看來你也是一個有故事的男人嘛。”

肥頭大耳的男人直接拔了寧無華一眼,看了一下這個年輕人,然後嘆了一口氣,就對寧無華說。

“這個孩子,他的父母以前都是在我手下混的,他的父母人品還不錯,而且做事特別的認真,什麼事情都做得兢兢業業的,也算是我手下比較能幹的人呢,只不過後來爲了保護這個貧民窟的半壁江山,他的父母都犧牲了。”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每天都給他拿錢,供他讀書,而且希望有朝一日他能離開這個貧民窟,能到國外去讀書,然後就在國外工作,從此以後離開這個國家,離開這個戰亂頻發的國家。”

一聽到面前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這麼一說寧無華點了點頭,他也看了一下這個孩子,雖然這個孩子是一個好兵苗子,但是年紀太小,不適合當兵,所以寧無華轉身就離開了。

肥頭大耳的男人看到寧無華,轉身離開,然後他就鬆了一口氣,只要寧無華不打這個孩子的主意,什麼事情都好說,所以他跟着寧無華繼續往外面走。

一天下來寧無華,倒覺得沒什麼,可是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已經感覺到半死不活了,所以當她回到房間的時候,什麼人都沒有打招呼,直接回到自己的臥室,躺在牀上睡去了。

小女孩這個時候很驚訝,因爲,他白天在外面逛街的時候看到寧無華和這個大哥,在到處逛街,所以給他們買了一點吃的,準備給他們兩個人吃的,可是看到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纔回到家,就進入臥室睡覺去了。

“寧無華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爲什麼你的大哥一回來就直接,回她的臥室睡覺去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兒?我白天看到你們兩個逛街,所以給你們買了一點吃的。”


一聽到小女孩這麼說寧無華微笑的摸了一下小女孩的臉,然後摟住了小女孩的肩膀,帶着小女孩回到臥室裏面。

然後寧無華把小女孩手上拿着一個東西放在旁邊,然後抱起小女孩,小女孩看着寧無華這麼做臉都紅了,而且這個時候,他只能害羞的把頭轉向另一邊,不想看着寧無華。

可是讓小女孩失望的是,寧無華只是把他放在牀上,然後坐在他的面前,微笑的看着小女孩。

“你想什麼呢?你現在年紀這麼小,而且我只把你當做我的好妹妹,一直這樣的,我現在想和你商量一個事兒,要不你去讀書吧,增長自己的見識,以後考到國外去,也在國外讀書,然後在國外找個工作。”

今天看到那個孩子,寧無華也明白,要讓這些人離開這個國家,不只是統一整個柬埔寨,還得讓這些孩子離開這個國家,這個戰亂頻繁的國家,如果要同意的話,還需要一段時間,寧無華覺得無所謂,但是他不能讓小女孩,受到危險呢。

小女孩這個時候直接從牀上坐起來,抱住了寧無華,看到小女孩抱着自己,寧無華也把手搭在小女孩的肩膀上。

“我也知道你不想離開我,但是隻有你接受了好的教育,離開這個國家,你纔能有更好的生活呀,如果讓你呆在這個國家的話,除了危險就只有危險了。”

“寧無華你就是混蛋,我哪裏也不去,有你的地方纔是我要去的地方,如果你去國外的話,我就跟着你,但是如果你讓我走的話,我堅決不可能走,這就不可能離開你。”

最佳賤偶 ,他的心已經屬於你了,可是寧無華明白,像自己這種人,無法安逸的過一輩子。

“我可以告訴你,像我這種人,只能在刀尖上舔血,像我這種人,這輩子都不可能平平安安的過一輩子,我要麼在戰鬥中生存下來,要麼在戰鬥中死亡,不可能平靜的過一輩子,你待在我身邊是有危險的。”

小女孩直接坐在寧無華面前,把兩隻手抓着寧無華的臉,然後讓寧無華的眼睛看着自己的眼睛,他用自己的眼睛,看着寧無華,然後對寧無華說。

“你又在說傻話了,我不是已經跟你說了嗎?三是你的人只是你的鬼,有你的地方我纔會去,沒有你的地方就是那裏,是天堂我也不去,你休想趕我走,我這輩子就賴上你了。” 小女孩這樣的真情告白,你寧無華的心就算是鋼鐵做的,這個時候也快融化了,所以這個時候他直接,把小女孩緊緊的抱在懷裏,因爲小女孩說的話,實在是讓他太過感動了。

“你越是這麼說,我越是擔心你的安全,我也是害怕你在我身邊會受到傷害,在我身邊,總是有人受到傷害,但是我希望那個人並不是你,我希望你平平安安的過一輩子。”

小女孩抱住了寧無華,寧無華也抱住小女孩,兩個人就這樣抱着,可是到最後誰都沒有說話了,然後兩個人,就這樣輕輕的摔在牀上。

躺在牀上寧無華這個時候仔細的看着小女孩這一張秀氣的臉,小女孩並沒有那一種絕色的容顏,但是在她的臉上你能看到單純的那一種善良,而且還有一絲絲的淳樸。

看着小女孩那一張清秀的嘴脣,寧無華這個時候都有一點壓抑不住自己心中的那一股熱情了,所以她慢慢的向小女孩靠,就在他和小女孩的距離,中間只有一個硬幣那麼寬的時候,一個不和諧的敲門聲響了起來。

這下寧無華醒了過來,直接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坐了起來,小女孩這個時候,也把頭埋向一邊,別把自己旁邊的被子蓋在自己的頭上。


寧無華現在有點尷尬,到底是誰破壞了自己的好事,就定了這個時候,還是有點不愉快的打開門,發現老女人這個時候站在寧無華面前,寧無華剛想問。

有什麼事之後,他看到這個老女人特別着急的女人,所以這個時候寧無華也不關心其他問題了,抓住了這個老女人的肩膀,擔心的問道。

“阿姨,發生什麼事了?爲什麼你的表情這麼着急,好像發生了什麼大事,你不用着急,有什麼事情你就直接跟我說,我寧無華也算你半個兒子,你讓我做什麼事我也會做的。”

老女人這個時候都快急哭了,確定了這個時候,很着急的看着這個老女人,那女人深深的呼吸了幾口氣,纔對寧無華說。

“寧無華你去看看我的兒子,我的兒子,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我的兒子現在不知道怎麼回事,你去看一看吧,看看他到底是怎麼回事。”

聽到這個老女人說,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有問題,寧無華點了點頭,然後急匆匆的直接來到這個肥頭大耳的人的房間,可是他已經到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的房間,就看到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臉色卡白。

看到這個男人這種臉色,寧無華也沒辦,他肯定身上出了什麼問題,所以急匆匆的來到他的面前搖了搖,可是他的體重還有他身上的贅肉太多了,所以寧無華搖一下,只是搖了一下她的肥肉。

所以寧無華改變方式,她直接拍打着面前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的臉,寧無華覺得自己打得特別的用力,但是沒有任何幫助,所以他就開始掐這個人的人中,可是寧無華努力了半天,還是沒有任何作用。

寧無華這一下感覺到有點驚訝了,所以他直接來到客廳,拿出了電話,撥打了一下,本地醫院的電話號碼,好像醫生來這個地方就會頭大的男人。

老女人這個時候都快急哭了,他就在客廳裏面打轉,寧無華,直接走到這個老女人的面前,抓住了這個老女人,然後平靜的對他說。

“阿姨不用擔心大哥,絕人自有天相,一定沒有什麼事的,現在我們就默默的看着他,他一定會醒過來的,阿姨你不用擔心。”

聽到外面着急的聲音,小女孩也從臥室裏面出來了,看到着急的老女人,看到表情嚴肅的寧無華,他也明白,發生了很大的事,所以就走到老女人的面前,抱住了老女人的手臂,然後他就對寧無華說。

“寧無華你有什麼事你就去忙吧,阿姨,這裏有我,我會好好的照顧阿姨的,你要忙什麼的話你就去忙吧,知道嗎?”

看到這個老女人,有小女孩來照顧,寧無華點了點頭,然後他直接出去找人了,畢竟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體型這麼巨大,寧無華就算是鋼鐵般的身體,也無法把這個人給擡出來呀。

小女孩懂事的吧, 網遊之血殺天下 ,所以這個貧民窟的人,都知道寧無華,寧無華很快的叫來了幾個青壯年,來到肥頭大耳的人的房間。

幾個人用了吃奶的力氣,才把肥頭大耳的人躺在牀給擡了起來,可是纔剛剛擡起來,就遇到一個問題,門太小了,這個牀太大了。

這幾個青壯年全部看着寧無華,寧無華摸一下自己的頭,看了一下週圍,然後他確定決心就對這裏的所有人說。

“現在人命關天,也不能管這麼多了,看到這面牆了嗎?把它給我拆了,然後把我的大哥從這裏送出去,現在人命關天,也不關心這麼多。”

然後寧無華就從旁邊拿了一個錘子,對着牆一頓亂敲,很快這個牆就被他拆了,剛好他才把牆給拆了,救護車就來了。

夫君,狐妻,來找你了 ,把他擡了出去,然後他們又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又把這一個肥頭大耳的男人送上了救護車。

坐上了救護車,寧無華跟着救護車一起去醫院,可是坐在救護車裏面的時候,看着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寧無華真的是感覺到有點頭疼,他自認爲自己的力氣還有體力特別的不錯,可是今天他也累得夠嗆。

來到醫院寧無華又和幾個青壯年醫生,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擡上樓,做完這一切之後,寧無華終於感覺到自己的力氣被耗光了。

但是他也明白,自己做的這一切都是應該的,肥頭大耳的男人現在已經進入了醫院,而且現在已經進入急救室了。

看到這一切已經做完了,寧無華就坐在凳子上面,等待手術的結果,等了一會兒,老女人帶着小女孩過來了,他特別擔心的走到寧無華面前,寧無華也站起來,迎接這個老女人,這個老女人特別擔憂的問寧無華。

“寧無華孩子,我的兒子怎麼樣了?你知不知道?剛纔他那樣子我真的感覺到很害怕,他的父親死得早,他的妹妹也死得早,如果他真的要死了的話,如果我在白髮人送黑髮人,你讓我怎麼活呀。”

這個老女人直接哭了出來,哭的撕心裂肺,寧無華拿出了衛生紙擦乾了老女人臉上的淚水,然後微笑的對着個老女人說。

“阿姨,你擔心這麼多幹嘛?大哥吉人自有天相,肯定沒有任何問題的,一定會好好的出來的,你也不用擔心,你就在外面和我一起等,他很快就會出來,告訴你,他身體健康。”

這個老女人,由於太過傷心,現在她已經癱在地上,幸虧小女孩把她抱住,不讓他躺在地上。

寧無華把這個老女人,抱到了旁邊的凳子上面,讓他坐着,然後寧無華看了小女孩一眼,小女孩點了點頭,抱住了面前這個老女人,給她說着一些安慰的話。


這個老女人一直在這裏哭,寧無華看了一會兒,發現這樣下去並不是辦法呀,所以寧無華回過頭來就對小女孩說。

“小女孩,你就帶着阿姨到旁邊房間裏面去休息一下,大哥還在做手術,我現在身體特別的健康,我身體特別的健壯,我在這裏等就是了,你先帶着阿姨到房間裏面去休息一下,因爲阿姨和你的身體最重要。”

小女孩還是特別懂事的點了點頭,像帶着老女人離開,可是老女人,直接木訥的搖了搖頭,他抓住了寧無華的時候就對寧無華說。

“寧無華,你是一個好孩子,但是裏面是我的兒子,我現在怎麼能離開他呢?我現在要在這裏陪着她,親眼看着他出來,看着他,沒有什麼事我才走,現在我不願意離開。”

可憐天下父母心哪,看着這個老女人這個樣子,寧無華也是有點心酸,所以寧無華摟住了這個老女人,然後就對這個老女人。

“阿姨,我這算是你半個兒子,大哥就算是我的半個親大哥了,所以你也算是我半個媽,你在這裏,我很擔心你的安全,大哥也不願意你在這裏等着他出來呀,他希望看到健康的你,你就先和小女孩去休息吧。”

老女人還是有點不想同意,他要在這裏看着自己的兒子,可是寧無華,怎麼允許他在這裏坐着呢?所以看了小女孩一眼。

小女孩點了點頭,抓住了這個女人的肩膀,寧無華摟着她,把她送到旁邊的病房裏面,在一個沒有病人睡的牀上,讓他躺着休息。

寧無華就在急救室門口等着,雖然在這裏等着,但是寧無華心情特別的着急,所以邊等他便在急救室的門口走來走去,他一直在原地打轉。

不時還把自己的頭看向急診室門口,希望裏面的護士能出來告訴自己,自己這個便宜的大哥,身體健康,萬事如意,而且能微笑的和自己打招呼。 可是用寧無華,絕對有點傷心的就是,到現在,裏面的人還是沒有出來,裏面的情況,還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急診室的門還是緊緊的關閉着,寧無華不時也看一下小女孩和這個老女人,小女孩哄着老女人睡着了。

小女孩也是特別的疲憊,也睡在老女人牀邊,看到小女孩這個樣子,寧無華直接脫下了自己的衣服,他走到小女孩的旁邊,把自己的衣服給脫下來。

搭在小女孩的身上,由於小女孩睡得特別的死,這個時候沒有感覺到寧無華把衣服搭在她的身上,寧無華笑了一下,小女孩就是小女孩呀。

剛纔小女孩這一張略顯稚嫩的臉,寧無華這個時候忍不住在他臉上摸了一下,小女孩,由於寧無華的撫摸,這個時候睜開眼睛,他疲憊的看着寧無華,詢問道。

“那個胖哥哥現在怎麼樣了?寧無華你現在覺得怎麼樣?要不你先休息一下,我來看一會兒。”

看着小女孩如此關心自己寧無華,微笑着搖了搖頭,輕輕地拍了拍小女孩的肩膀,看了一下面前的老女人,就對小女孩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