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怒中的他沒有發現江風速度的變慢,他已經失去了冷靜,正是因爲他的這個暴脾氣,讓他吃了虧。

“啊!”齊正虎又是一聲咆哮,忽然雙眼赤紅地盯着江風,強烈地殺意讓周圍的空氣似乎都有了一絲凝滯。

“呼!”一掌帶着冷風直取他的胸膛而來。但這一次齊正虎居然不躲不閃,而是迎着那一掌的方向揮去了自己的拳頭。暴怒的他居然要與江風一命搏命了,他相信自己在捱上那一掌的時候,他的拳頭也能轟擊到對方的身體。

見齊正虎毫不防禦,直接一拳向自己攻來,江風的眼角抽動了一下,他不想與對方死拼,可是連番使用憑虛臨風功法,讓他已經消耗了太多的內力,急促之間他若是收掌避讓的話,必然會讓自己氣息倒轉,反受內傷。

“瑪的,拼了!”知道已經無法躲閃,江風便再次加大掌力,要與齊正虎拼命。

“砰!”

“砰!”

兩聲悶響,兩人的身體都好似稻草人一般倒飛了回去,然後齊齊摔倒在地。

“噗!”江風的噴出一口鮮血,感覺好似一柄大錘轟擊在了自己的胸部一般,強大的力量打的他內力凝聚的內力一鬨而散,五臟六腑皆受震盪,火辣辣地疼痛從胸部傳遍全身。幸好他在關鍵的時刻稍微側轉了一下身體,沒有讓那一拳轟擊到自己的心臟部位,否則那一拳的恐怖威力恐怕已經讓他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此刻齊正虎的狀況也不好受,爲了攻打到江風,他是完全沒有遮擋地受了那一掌,饒是他的硬功驚人,也無法抵禦江風正面的全力一擊。大口大口的鮮血從他的嘴裏噴出,鮮血之中還混雜着一些內臟的殘骸。那一掌已經震傷了他的心肺!這一戰之後,就算他不死,他的功力也會大跌,在武道一途上將再也沒有精進的可能!

在那一擊後,偌大的體育場上一下子便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有些不可思議又帶着一絲興奮地看着擂臺上的兩人。他們幾乎在同一時間倒在了地上,而且都是口吐鮮血,血腥,刺激,殘忍衝擊着每個人的神經,這場面要遠比電影片段上的內容精彩!

但隨即人們又都想到了自己的賭金,這要是來了一個平手,他們的賭金該怎麼算呢?

“起來!起來!”一聲叫喊打破了短暫的平靜。接着便是如潮水般的轟鳴聲,“起來!”


“起來!你們給我起來啊!”

“起來,戰鬥!戰鬥!”

人羣陷入了一種亢奮之中,喊叫聲,嘶吼聲,口哨聲四下響起。雜亂的聲響好似一道道催命符,在催促着擂臺上的兩人起身角鬥!

終於擂臺上趴在地上的兩人都移動了一下身體,然後他們開始顫巍巍地想要爬起來。隨着他們爬動身體,看臺上的喧囂聲再次沸騰起來。

ωωω▪ttкan▪¢〇

“起來!站起來!”

“好爺們,站起來!”

雜亂地吶喊,複雜地眼光全都聚焦在擂臺中兩人的身上。

或許是受到熱烈氣氛的渲染,江風和齊正虎居然都慢慢站起了起來,他們喘着粗氣,一臉殺意地盯視着對方。

看臺上,齊正龍忽地一下站了起來,他與齊正虎是一奶同胞,又在一起闖蕩天下,生死相依,在他們之間早已形成了一種默契。因此在他看清齊正虎的臉色時便知道他已經受了重創,已是強弩之末了!

可是這是生死擂臺,又有無數H精英名流在此作證,他是無論如何不能毀約的!除非他們中一方主動認輸,否則戰鬥必須繼續下去。

齊正龍猛地握緊拳頭,一道強大至極的氣息在他的周身繚繞,坐在他身邊的人,忽然感到一陣心驚肉跳,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壓力正在壓迫着他們的心臟一般。

就在齊正龍握緊拳頭的時候,看臺的另一邊,一個戴着墨鏡的人便立刻將目光從擂臺上轉移到了他的身上。

江風今天的表現已經大出王寶林的意外了,畢竟他上次與江風交手的時間並不長,無論如何他也想不到在短短的幾個月裏,江風便已經強大至斯!宏厚的內力,特別是那詭異的速度,讓他都生出了忌憚之心。

“假以時日,這小子定然會成爲我們青龍組一個巨擘!說不定還能進入神龍組!”王寶林深邃地目光掃視着全場,終於讓他發現了一道極其強大的殺氣之所在。

他是按照萬山的命令而來的,他原本就做好了在萬不得已的時候上場,解救下江風。他可不在乎這裏所謂的江湖規矩,因爲他代表的是官方特別是軍方的立場!這種私下的生死拳賽本來就是不合法的,雖然官方對此一直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這不代表官方就不能真的將之取締!

擂臺上兩人的臉色都變得異常蒼白,衣服凌亂,嘴角掛血,形容狼狽。但他們的眼神卻都極是犀利,一道道惡狠狠地目光在交織,若是目光能夠殺人,他們恐怕都早已千穿百孔。

“小子有種你別蹦躂,實打實地跟爺爺比試!”齊正虎壓住上涌的氣血,瞪圓虎目道。

“嘿嘿,我說過,今天是要來修理你的!好,既然你這麼說,我便打的你心服口服!”江風露出一絲冷笑,其實不是他不想在使用憑虛臨風功法了,實在是因爲此刻的他已經無法再次施展,無論是內力還是身體的傷勢都已經讓他無法再高速移動身體! 在一片片驚呼聲中,戰鬥再次拉開帷幕,兩人各展拳腳對攻了起來。這一次他們拼的就是實力,拼的就是戰技!


由於在先前的戰鬥中齊正虎的內腑已受到重創,這讓他每一次發動攻擊的時候都極是艱難,而且無法拳腳也無法與先前一般剛猛有力了。

江風的傷勢要輕,但他的內力消耗殆盡,也是無法取得優勢,兩人這一戰鬥起來,居然勢均力敵,難分上下。

“砰!”

“砰!”

一人一拳,兩人的身體都是一個趔趄,差點摔倒。一抹詭異地潮紅涌到他們的臉頰。

“再來!”兩人大喝一聲再次衝了上來,拳腳相加,起落翻鑽,每一招都是狠辣無比,直取對方的要害,殺機畢露,驚心動魄。

看臺上的人無不再次陷入沉靜之中,他們想不到已經戰鬥到強弩之末的兩人居然還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戰力,步步驚心,處處殺機,血雨翻飛,好似正在搏命廝殺的便是他們自己一般。

“哎呀!小心!”蕭雅,王燕妮,程妍三人都是一臉焦急。王燕妮的臉上不知何時居然已經掛上了淚珠,她的性格大大咧咧,但也是心地最是慈軟,見江風被打的如許淒涼已是悲不自勝。

“好,打死他,打死他!將他打成一個廢人!嘿嘿,就算你是龍組的人又怎樣,成爲一個廢人後,還有誰會在乎你?”劉卓一臉陰毒,嘴角掛着快意的笑容。一直以來他對江風有些忌憚的便是他的龍組成員的身份,只要江風被龍組忽視了,那他便有無數種辦法將其折磨致死!

“呼!”齊正虎一個直拳突破江風的空門,直取他的咽喉而來,這一拳出其不意速度極快,要是被打到,江風必然沒有活理。

就在那一拳快要轟擊到來的時候,看似有些呆傻的江風忽然一個後倒,接着他雙手從後撐地,一雙腳卻是突然翻踢而起。

這一系列的動作快捷無比,防不勝防,齊正虎的反應不謂不快,在一拳打空的時候,他便意識到了危險。可是此時他身體前傾,中心前移,已經根本來不及後撤了,只能儘量地扭轉身體。

“砰!”江風的左腳從下而上狠狠地踢在了齊正虎的下巴上,只聽一聲悶哼,齊正虎斜側着便倒了下去。

“呼啦!”看臺上爆發一片驚呼之聲。可是未等驚呼聲落,江風一個後翻便已經站直了身體,擡起一腳對着倒在地上的齊正虎的頭顱便是踩去,他這一腳要是踩實必然會讓齊正虎**迸裂,橫死當場!

“啊!不要!”又是一陣驚呼聲起。

正要落腳之時,江風感受到一股強烈殺機直刺脊背。在那股強烈殺機牽引之下,他不由放慢了落腳,單腿一跪抵住齊正虎的脖子冷聲道:“你輸了!”

被江風的膝蓋抵住,這讓齊正虎已經徹底失去了抵抗的能力,那雙充血的眼睛也慢慢恢復了一絲澄淨。嘴裏想說什麼卻是始終沒有說出口,他輸了輸在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毛頭小子手下,而且是光明正大地輸了!這一刻他的腦海中已是一片空白,不知該如何接受眼前的一切了。

見齊正虎只是用一雙空洞地眼睛看着自己沒有了任何脾氣,江風點了點頭,便慢慢站了起來,他勝利了!儘管他對這個勝利早已信心滿滿,可是一切來的是那麼地不容易,那麼地艱難!


“呼啦!”看臺上爆發出一片驚呼聲,有欣喜若狂的,也有大失所望的,還有很多是讚許欣賞的!來這裏觀看的人雖然大都將籌碼壓在了齊正虎的身上,但他們不可能傻到將自己的全部資產都押上,押賭對於這裏的很多人來說,都只是平靜生活的一個調料而已,能贏固然精彩,輸了他們也只是博一個心跳罷了。因此大多人在見到江風逆襲獲勝,並手下留情沒有殺死齊正虎時,他們都爆發出了熱烈的歡呼聲。

他們要用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來恭賀一個年輕高手的崛起!

江風面相三女所在的地方舉起了雙手,露出會心的微笑。他沒有注意到在他的身後,齊正虎已經慢慢爬了起來,他的手心還攥着一道寒芒。

就在歡呼聲四起的時候,他將手中的那道寒芒猛地刺向江風的後背!直到這時纔有人看清,他手中握着的居然是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鋒利地匕首像一條毒蛇襲向江風,寒光閃閃散發着死亡氣息。

“啊!江風小心!”

“小心啊!”

三個女人如同瘋狂了一般,露出一臉的驚恐,但她們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着那把匕首急速刺向江風的後背。

依然還沉浸在喜悅中的江風注意到了三個女人臉色的變化,同時也感受到了一股冰寒的氣息從身後而來。

沒有任何思考的停頓,拼着最後一點內力,他施展出了憑虛臨風功法,身體猛地向前躍開,同時雙手近乎條件反射地從褲腳抽出兩柄水果刀,向着身後便射去。

江風這最後一刻的爆發,硬生生讓他橫移出了三四米,這已是他的極限了,只是這一下便將他體內剩餘的一點內力全部消耗乾淨,全身上下涌起一股極度地疲憊。胸口一陣沉悶,眼前一黑,便昏厥了過去。

其實他的傷勢也是極重,五臟六腑都受到了震盪,破損的身體哪裏還經得起憑虛臨風功法急速的移動,終於身體超過了負荷,支持不住暈倒了。

齊正虎的腦海中只剩下了羞辱和憤怒,他不能接受這樣的失敗,不能接受在衆目睽睽之下被人踩在腳下的事情。於是在一種近乎本能的情況下,他抽出了藏在身上的匕首,並在江風毫無準備下,刺向了他的後背。

一步,兩步,他的匕首刺破虛無,很快便要捅進眼前人的身體了,很快他便能感受到利刃刺穿肉體時美妙的聲響。那是生命破滅的聲音,是死神的召喚曲!

可就在他要刺中目標時,眼前的目標卻是突然一下子遠離了自己,接着他感受到兩股寒芒破空而來。

多年在生死關頭磨鍊的意志讓他在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他躲過了一把飛刀,可是另一柄飛刀卻是在同一時間刺中了他的脖子。

他只是感覺到脖子上一陣刺痛,然後呼吸就變得無比艱難起來,生命力從那刺穿之處急速而逝而走!

噗通,他的雙腿一下子被抽乾了氣力,軟綿綿地跪了下來。那雙眼睛睜得大大地看着距離他不到五米的地方倒下的江風。距離是如此之近,可惜他已經無力在刺出手中的匕首了!

“嗯,還是敗了,一敗塗地,不過死了也好,一了百了!”他的嘴角哆嗦着,一口一口鮮血從他的耳鼻口中滲出,讓他無法說出一個字。

“不!正虎!”人羣中爆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一道人影如一隻蒼鷹一般從高處的看臺上幾個縱躍便到了擂臺中,速度之快,動作之敏捷,簡直是匪夷所思。


齊正龍一臉悲憤地扶住了快要倒下的齊正虎,他的手上沾滿了從齊正虎的脖子上流出的鮮血,喉嚨一下子哽住了,說不出一句話來。

就在齊正龍躍到擂臺上時,看臺上又是一道身影急速而下,那道身影沒有任何停留地便來到了江風的身邊,也是一把將江風半抱了起來。


王寶林伸手按在江風的脈搏上,感受到其雖有些雜亂,但依然強勁有力的脈搏跳動,他懸着的一顆心這才放了下來!

“小江還真是厲害啊!居然能光明正大地將齊正虎給打敗!嗯,這份實力就是與我相比也已是不遠了!他真是習武的天才啊!” 齊正虎在見到自己的大哥到來時臉上居然出現了一抹興奮地潮紅,他努力地蠕動了幾下喉嚨想要說出話來。可惜插在他喉嚨上的飛刀已經切斷了他的氣管,讓他無法出聲。最終他只是艱難地伸出一隻手指了指江風,便頭一歪氣絕而亡。

“正虎!”齊正龍發出一聲無比淒厲地慘叫,將齊正虎那顆已經垂下的腦袋緊緊摟進自己的懷中,不一會他的胸間便被鮮血染透。

在王寶林的內力促動下,江風終於甦醒了過來,當他看到王寶林那張熟悉的臉時不由一陣感動,不用王寶林解釋他已經明白了全部。

“嗯,你傷的很重,不要說話!我現在便帶你去醫院!”王寶林露出一個微笑道。

“嗯!”江風點了點頭,他知道只要王寶林在,他今天便是不用再擔心任何問題了!因爲王寶林不僅本人武功高絕,他更是代表着青龍組,代表着軍隊,代表着國家!

“站住!”一聲怒喝從他們的身後響起,王寶林輕輕回頭,正迎上了齊正龍那雙無比怨毒的眼神。

“你們已經輸了,難道還想違約不成?”王寶林冷聲道。

齊正龍哈哈一笑,慘然道:“他殺了我的弟弟,想就這麼一走了之?”此時的齊正龍好似瞬間衰老了十幾歲,慘然的臉上不再有先前的英武之姿。

“他們簽訂的是生死比鬥!何況江風已經手下留情了,是你弟弟發動偷襲的,是他咎由自取!你怨不得任何人!”

“哈哈,我不管那麼多,誰殺死我的弟弟,誰就要死!拿命來吧!”齊正龍如一頭髮瘋地獅子,放下齊正虎的屍體後,揮拳便向江風砸來!

王寶林將江風置在一邊,一聲暴喝便也迎了上去。

“砰!”全力一擊下,兩人居然都倒退了三步。

“形意拳?”齊正龍恢復了一些理智冷聲道。

“不錯,我看你使用的是少林的羅漢拳吧?”王寶林面色冷峻道。

“哈哈,不錯!好,你再接我三拳,若是能接下,今天的事情我可以緩一緩,若是不能今天你們就都留下來吧!”齊正龍冷笑道。

“口氣不小,別說是三拳,就是打死你,我看也沒多**煩!”

齊正龍神色一凜,他原本就是一個多智的人,只是因爲剛纔齊正虎的死衝昏了他的頭腦,冷靜下來後,他便立刻發現了事情的異樣。他不相信江風只是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那麼簡單,他也不相信江風的一身武藝是來自自學,在他看來江風的背後一定有着一個龐大的勢力,至少也有一個武藝高絕的師父!

難道眼前之人便是那小子的師父?齊正龍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這個猜測,因爲他早已看出江風的身上沒有一點形意拳的影子,而眼前之人是一個形意拳高手,兩者不可能是師徒關係。

正是因爲對江風背後勢力的猜測,讓他決定暫時緩一緩!

“好!來接我的拳吧!”齊正龍一聲大喝便再次衝了上去。

“來吧!”王寶林雙手伸出擺出虎形。

這一次兩人都是全力而來,一接上手便是見了真章。拳腳翻舞,快如閃電,急若驚鴻,處處暗藏殺機,危險萬端!

“王老哥居然如此厲害!”一旁已經調息過來的江風,看得一陣心驚。原本他以爲自己突破到九陽神功第四重功力便應該與王寶林相差無幾了,此刻見到他真正出手,才知道自己是鼠目寸光了。在實力上他與王寶林之間還有着一道鴻溝,縱使是他施展憑虛臨風功法也無法彌補那道鴻溝!

不僅是王寶林的武功讓他心驚,齊正龍的身手同樣帶給他強烈地震撼。只見那齊正龍不僅一聲硬功修煉得爐火純青,在速度和技巧上同樣可圈可點極是高明!整體速度上或許不如他施展憑虛臨風時快捷,但在小範圍的騰挪上居然絲毫不比他慢!

“高手!”江風一陣慶幸,幸好他今天的對手不是齊正龍,否則他必敗無疑!

“砰,砰,砰”場中兩人鷹飛兔走,起落翻舞,轉眼之間便連續對攻了十幾招,居然打的旗鼓相當,不分勝負!

“砰!”兩道拳勁狠狠地轟擊在一起,兩人的身體急速倒退回去。隔着七八米的距離,兩人分別站定,彼此的眼眸中都露出了對對方的一絲讚賞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