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面頓時傳來一聲慘叫,夾雜着兵器入肉的聲音。

魔劍噬魂!

聽到這個招式,凌霄急忙運轉弒神訣抵擋!凌霄剛開始的時候只覺得還有點頭疼,只不過一運轉弒神決這種感覺就沒有了,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凌霄一運功,果然,魔劍噬魂一接觸到弒神訣就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兩人在這一招之後,凌霄和冷寒神王就退向兩邊!凌霄頓時覺得有點失望,心中嘆息一聲,可惜了!剛纔那一句如果擊中的話,相信現在已經解決了他吧!冷寒神王退開後,發現自己的胸口上面頓時多了一個十字的劍傷。上面皮肉翻卷,鮮血泊泊流淌,看起來恐怖異常!冷寒神王心中大驚失色,急忙在自己的胸口處點了幾下。冷寒神王雖然止血了,但是其傷口還是異常的耀眼!這彷彿就像一個大耳光,重重地扇在了冷寒神王的臉上!不過想到自己都受了如此恐怖的傷,那小子應該比自己還要嚴重得多吧?

擡頭一看,不可能!怎麼會這樣?這絕對不可能!你怎麼會一點事都沒有?

只見凌霄安安靜靜的持劍而立,譏訪的看着自己!冷寒神王頓時像是得了失心瘋一般,在原地不停的大吼大叫!這絕對不可能的,你怎麼會一點事都沒有?你一定是用了什麼寶物,對。你一定是用了什麼寶物才毫髮無損,一定是這樣的!雙眼還一陣放光的上下打量着凌霄,彷彿是要看出凌霄到底用的是什麼寶物一般!

看到冷寒神王在那裏還不相信這個結果,反而推脫到是自己身上有寶物的緣故!凌霄簡直是想笑,敗了就是敗了,居然還死不承認,並且爲自己找如此卑劣的藉口!凌霄冷笑一聲,好整以遐的看着冷寒神王!我看你以後不要叫冷寒神王了,乾脆改名叫無恥神王吧!

冷寒神王心裏被凌霄說中了痛處,臉色頓時一陣變換。也幸虧他是蒙着面的,凌霄三人也沒看到!他實在是想不清楚,凌霄到底是如何躲過自己的靈魂攻擊的?如果說,凌霄先前就能夠躲過自己的靈魂攻擊,那第一次爲什麼還要承受自己的靈魂攻擊?他可不相信凌霄真的有那麼傻有着寶物會不用,非要嘗試一次!那他到底是如何躲過自己的靈魂攻擊的?冷寒神王百思不得其解,無論下多少條理由都被他自己給否決了。


(不好意思,今天生了一點小病,腦袋一直是迷迷糊糊的。直到現在走起路來都是有點飄飄欲仙的感覺,所以這一更來得有點晚了!) 任冷寒神王想破腦袋也絕不會想到,凌霄依靠的是一部功法。 神秘老公,撩又寵! !看着凌霄手中的凌霄劍冷寒神王眼中充滿貪婪之色,在他想來,凌霄能夠抵擋自己的靈魂攻擊,一定是這把劍的功勞!要不然憑他一個毛頭小子,爲什麼能夠抵擋自己的靈魂攻擊?好寶貝!這小子身上渾身都是寶貝,一出手最低級的都是地級武技!這把劍,看來應該不下於天級武器!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自己經歷了那麼多九死一生的任務,最高的獎勵都沒有得到天級武器或者是天級功法!憑什麼這小子出手就是天級武器,地級武技?人比人氣死人,在這一刻,冷寒神王心裏憤憤不平。哼!看來這個小子應該也是個富家子弟,憑什麼他就能擁有如此優厚的條件?不過殺了他,這些東西都還不是歸自己所有了嗎?想到這裏,冷寒神王興奮了!就連自己胸前的傷口,他也沒有注意到!絲毫沒有發現自己的靈氣在以最快的速度在流失,比先前快了不止一倍。就連傷口,也沒有一絲癒合的跡象!皮肉已經開始在腐爛,而這一切他都絲毫沒有注意到!他的心中充滿了興奮,在這一刻他想到的是,殺了他,只要殺了他這一切都是自己的了。在如此天級武器和地級武技的誘惑下,這一切的一切都被他忘記了!就連自己打不過凌霄,還被他傷到的事實也被他拋擲於腦後。

殺了他,殺了他…………只要你殺了他,他的一切都是你的了!他的女人,他的地級武技,他的天級武器這些統統都是你的…………在這一刻,冷寒神王心裏不停地有個聲音在對他如此說道!冷寒神王霎時間就紅了雙眼,一雙眼睛裏面充滿了血絲!渾身的靈氣都在暴動,情緒看起來極爲不穩定。

凌霄三人俱都是大驚失色,想不通他爲何會出現如此狀況!突然馮道德眼睛瞪得圓圓的,那花白的鬍子也是一顫一顫的,驚呼一聲,走火入魔?凌霄和夢傾城兩人不敢置信的看着冷寒神王,這真的是走火入魔?凌霄也閃身來到馮道德的身邊,你真的確定沒看錯他是走火入魔了?馮道德眼色凝重的點了點頭,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他這個狀況不敢說是完全走火入魔,但是也有八成相似!凌霄兩人一聽,有八成相似?那不就是等於是走火入魔了嗎?

凌霄不由得想起了郝仁,那個爲了給兒子報仇,不惜千里尋他的那個走火入魔的人!但那個畢竟是完全走火入魔,跟冷寒神王這個看起來雖然還是有點相像,但是仔細一看又並不一樣!郝仁那是完全的雙眸血紅,毫不帶一絲感**彩!雖然是爲了給兒子報仇,那也只是他心中的一縷執念!走火入魔之後, 他爲兒子報仇完全就是爲了那一絲執念!而冷寒神王這個則是完全的不同,凌霄仔細的觀察過!冷寒神王雖然也是雙眼充滿血絲,那確實還有人類的感**彩!雙眼充滿着慾望,甚至凌霄還看到了他眼裏還有着瘋狂!

冷寒神王身上的靈氣越來越暴動,那一身的黑袍也無風自動,迎風飄揚!那一頭黑色的長髮也隨着風擺動,如果不是他身上暴動的靈氣,和那充滿血絲的雙眼,看起來像是世外高人,充滿了瀟灑不羈!

啊!

冷寒神王突然仰天大吼了一聲,由於用力過度,胸前的傷口頓時撕裂了。泊泊流淌的鮮血頓時順着胸口流了下來,而冷寒神王看起來卻是絲毫不在乎,任由它流淌!冷寒神王用僅剩的一隻手執着長劍,雙眼完全被慾望和瘋狂所取代!

嘀嗒……

嘀嗒嘀嗒…………

鮮血順着他的衣服流到了地上,響起來了滴答滴答的聲音。凌霄三人好似都忘記了呼吸一般,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冷寒神王!夢傾城躲在凌霄的背後,緊緊拽着凌霄的衣角!彷彿凌霄是天是地,躲在他的身後就能抵擋一切似的!夢傾城也確實是這麼想的,躲在凌霄的背後她感受到了莫大的安全感!心中不由自主的就冒出來了一個想法,只要有這個男人在,他就能爲自己撐起一片天!只要躲在他的身後,自己就什麼也不用擔心了!

畫面彷彿就這般詭異,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都靜止了!除了鮮血滴答滴答的流在地上的聲音,甚至連呼吸也聽不到!三人雖然聽說走火入魔很厲害,很恐怖,但是還從來沒有看到過走火入魔的樣子!心中除了一點點的恐懼之外,剩下來的全部是好奇!三人很想看看走火入魔到底是有多厲害,有多恐怖!是不是如傳說中典籍記載的那樣,六親不認,遇人殺人,遇神屠神!

咻咻咻…………

突然三人聽到一陣陣的破空之聲,頓時從看冷寒神王的狀態之中醒了過來!不由得好奇的一陣打量四周,馮道德看着急速運轉的八個大門,臉色頓時大變,臉色蒼白,雙眼之中還有的恐懼!顫抖着聲音說道:陣法…………陣法又開始啓動了!凌霄和夢傾城都是疑惑不已,這個陣法真的有這麼厲害麼?居然連馮道德都被嚇得如此!馮道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速度越來越快的八個大門,心中又想起了和冷寒神王在這個陣法裏面的那段日子!渾身不由得打了個寒顫,你們是不知道這個陣法的恐怖纔會如此,只要你們經歷過一次,我保證你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種感覺!

凌霄兩人沒有打岔,任由他繼續說下去。他們也是很想知道,這個陣法到底是不是有他說的那麼恐怖!這一刻,至少是在這一刻!三人任誰都沒有去注意冷寒神王了。這一刻的冷寒神王,遠遠比不上這個陣法。他雖然是靈氣依然在狂暴,但是陣法的運轉掩蓋了他靈氣的狂暴,這一刻的三人就只是注意到這個瘋狂運轉的陣法。八扇大門以慢到快的速度急速旋轉,直至最後成一個圓形,再也看不到一絲大門的影子!

馮道德突然渾身的顫抖了一下,來了……來了…………那種感覺又要來了…………

凌霄和夢傾城一頭霧水,不明所以。來了?什麼來了?還沒等兩人問出心中的疑惑,頓時只覺得渾身的靈氣像是抽水一般的流出體外。凌霄大驚失色,這一刻的速度怎麼會這麼快?凌霄急忙運轉弒神訣,可是也只取得了一點杯水車薪,微不足道的效果!雖然還能攝取外界的靈氣,可是依然不夠流出的速度!凌霄拼命的運轉弒神訣,想以此來補充體內的靈氣。可是詭異的是,自己剛剛抽取了一絲靈氣,體內頓時流出了一成!凌霄大駭,怎麼會這樣?

夢傾城和馮道德更是比不上凌霄當前的狀況,兩人體內的靈氣不到一時三刻居然詭異的流出了一半!這還只是夢傾城的狀況,馮道德更慘,體內的靈氣已經流乾了,這一刻的他就猶如一個普通人一般!不過這樣也解決了他被抽走靈氣的痛苦,一個普通人哪裏還有靈氣可供抽取?說到這裏就不得不說一下被抽走靈氣的感覺了,靈氣對於修煉者來說,便是猶如一個人的血液,單單只是抽走一點的感覺倒是沒什麼,那如果說是不停的抽取,而且自己還是能夠感覺到呢?那種感覺是不是很恐怖?想象一下,自己看着自己的血液不停的從自己的身體裏面流出來的那種恐懼,但是卻又是沒辦法阻止,靈氣對於修煉者就是如此感覺!


可是馮道德卻是沒有絲毫的高興,一張臉毫無血色,蒼白的可怕!渾身都在顫抖,雙眼之中的恐懼變得更深一層了。看着馮道德的樣子,凌霄實在是不明白他爲何會如此。可是馬上發生的詭異情況,頓時讓他明白了過來馮道德爲何會如此了!凌霄突然發現自己的靈氣竟然是不在向外流淌,心裏終於可以鬆口氣了!要是自己的靈氣流光了,拿什麼來應付眼前的危局?

可是更讓凌霄高興的事還在後面,凌霄發現自己剛纔流出去的靈氣居然以一種匪夷所思的方式回到自己的身體裏面!不過馬上凌霄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這些靈氣雖然是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裏面,但是卻一陣亂竄,彷彿就像是一個調皮的孩子!凌霄馬上明白了過來,這些靈氣現在沒經過煉化就像是無主之物!這些靈氣在凌霄的奇經八脈裏面穿來穿去,讓他的經脈都在痙攣,一陣撕心裂肺的痛處,頓時從筋脈裏面傳到了凌霄的感知之中!這種感覺就像是有人用刀子在身體裏面捅一般,比什麼十大酷刑來的厲害多了。凌霄整張臉都變得扭曲了,身上青筋暴起,可是卻又絲毫動彈不得,只能咬牙承受着這非人的痛苦!

(今天第二更送到!) 可是這還沒有完,凌霄覺得身體裏面就是有人拿刀在割一般!冷汗順着凌霄的臉流了下來,一張臉變得蒼白可怕,毫無血色。凌霄啊的大叫一聲,額頭青筋暴漲,這一刻他有種想自殺的想法。這個比什麼十大酷刑都要來得厲害,十大酷刑只是從身體外面開始下手,而這個卻是從身體裏面直接下手!凌霄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一時之間除了忍受疼痛之外,絲毫沒有辦法阻止這種情況!

夢傾城也是如此,馮道德看到他們兩人,急忙大喝一聲,盤腿坐下,運轉功法,保持心神合一,心海寧靜。靈臺清明,專心運轉功法,不要管外界的疼痛。說完自己率先盤腿坐下,手中結起一些複雜的印結!凌霄兩人也是依照他的方法盤腿坐下,雖然是實在疼痛難耐,但卻是不得不忍受着莫大的痛楚!三人臉色蒼白,渾身的衣服都溼透了!馮道德花白的鬍子上嘀嗒嘀嗒的流着汗,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他是在流口水呢!

凌霄依照馮道德所說的話,那種撕裂的疼痛頓時減少了不少!雖然依舊是還很疼,但是比之先前卻是好上了無數倍!心中開始鬆了一口氣,這點疼痛雖然是疼,但是自己還能夠忍受,還在自己的承受範圍之內!隨即想起了夢傾城,不由得有些擔心,她一個女孩子怎麼能夠承受得了如此痛處?凌霄實在是放心不下夢傾城,這是自己的第一個女人,說什麼也不能讓她有事!依舊是保持運轉功法,但是凌霄卻是分出一縷意念來探查!剛剛纔驚鴻一瞥,頓時腦海裏面頓時傳來一陣像是針扎一樣的痛處! 男神快穿攻略 ,那種痛處才慢慢的消失。不過心裏也着實放下心來了,夢傾城的情況比他預想的還要好!雖然是小臉煞白,但是情況還算是穩定,沒什麼大礙!

凌霄專心收斂自己的心神,身上肉眼可見,血管就像是有蟲子在裏面蠕動一般!雖然情況算是很是兇險,但是沒有生命危險!夢傾城和凌霄兩人都是鬆了一口氣,這種情況兩人自從修煉以來還沒有遇到過!如果不是馮道德這個江湖老鳥在身邊,兩人還不知道要怎麼辦!兩人人正在專心抵擋體內不時暴動的靈氣,馮道德突然大喝一聲,放開心神!馮道德這突如其來的話讓人不明所以,剛剛不是說還要抱元守一,靜守心神嗎?怎麼突然又要放開心神?但是一想到馮道德比他們先進來的時間要早,兩人心裏雖然疑惑,但還是依照他的話,放開自己的心神!

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頓時傳上了兩人的感覺之中,兩人幾乎是出自於本能的反應,馬上就想就在運轉功法來抵抗這撕心裂肺的痛楚!沒想到馮道德還是再次大喝一聲道:放開心神,不要抵抗。先別急着問什麼,馬上你們就知道了!兩人只好忍受着撕心裂肺的痛楚,汗水更是像不要錢的那種身體裏面冒出來!就在兩人幾乎快要承受不住昏倒的時候,這些靈氣突然間從身體裏面就蒸發出去!不,是像先前一樣從身體裏面流出去!兩人這時候才明白過來,馮道德爲何會如此說了!

很快幾人的身體裏面,靈氣差不多已經流失完了!特別是馮道德又再次恢復到了一個普通人的身份,夢傾城也只是剩下三成不到的靈氣!凌霄還是老樣子,雖然他能夠攝取外界的靈氣,但是奈何!奈何,他攝取的速度遠遠比不上流失的速度!即使是這樣,他的情況也比兩人要好得多!馮道德的靈氣已經流失完了,但是凌霄和夢傾城兩人身體裏面還有殘餘,不至於恢復到普通人的狀況!

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着,反反覆覆來回了九次!每一次都讓人痛不欲生,確實有毫無辦法!只能夠被動的抵擋,想反抗卻是毫無辦法!凌霄兩人自從有了經驗之後,應付起來是遊刃有餘,毫無壓力!不過三人都是一臉煞白,看起來就像是化妝過度一樣。由於體內的水分流失的太多,三人都是一臉煞白,嘴脣乾裂,跟病入膏肓的人一樣!馮道德一雙眼眶都深陷了下去,一頭散發,迎風飄揚!蓬頭垢面,一身衣服也是皺巴巴的!手撐着地上想要要站起來,卻不料,剛一爬起來,就是撲通一聲坐倒在地,居然是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冷汗頓時順着馮道德的那張老臉流了下來,他乾脆就原地坐着,閉目調息了起來!凌霄和夢傾城兩人也好不到哪裏去,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凌霄強撐着身體爬了起來,儘管渾身痠痛,那凌霄還是強忍着!不爲其他的什麼,只是爲了遠處趴在地上的佳人!凌霄慢慢的挪動着身體,一步一步的來到了夢傾城的身邊!看着她那張毫無血色的小臉,凌霄先把她摟抱在懷裏,用手輕輕的撫摸着她那張小臉,心疼的問道:怎麼樣了?

夢傾城嘴角牽扯着一個開心笑容,用頭在凌霄的懷裏蹭了蹭,頓時完全的倒在了他的懷裏!虛弱地說道:沒什麼,只是有點渾身發軟而已!睜着她那雙現在看起來依舊是明亮動人的眼睛,看着凌霄,你沒什麼事吧?凌霄搖搖頭,沒有說話!夢傾城閉着眼睛,在凌霄懷裏假寐着。這一刻兩人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擁抱的在一起。經歷了這一場事故,兩人都感覺身心非常的疲憊,只想與世長眠,安安靜靜的睡下去,睡它個昏天暗地,什麼也不管!

只可惜,兩人知道現在的情況不允許!此情此景,外面的敵人虎視眈眈,直到現在都還不清楚他的目的是什麼,他把自己幾人困在這裏到底想要做什麼?更何況裏面也有敵人!現在是內外皆敵,如何讓兩人能夠安心的睡一覺?一想到敵人,凌霄馬上想起了冷寒神王。渾身一個激靈,不由得原地轉頭一陣打量!不過這一打量,凌霄頓時對此嚇了一跳!只見冷寒神王就在不遠處,渾身縮成一團,披頭散髮,並且還在那裏瑟瑟發抖!這模樣看起來就像是大街上的乞丐一般無二,凌霄不由得有些錯愕,這還是冷寒神王嗎?

他現在的樣子,凌霄無論是怎麼看,都不像是原來冷寒神王!不是不像,簡直跟原來搭不上一點邊!這傢伙在幹什麼?難道他又在使什麼詭計不成?凌霄仔細看了看,發現這傢伙得靈氣還剩下三成!眼中的驚訝之色更濃了,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陣法?居然能夠把人折磨得如此死去活來,到最後還能夠保持靈氣在身?凌霄心中不由得有些嚮往,如果自己能夠學的如此陣法,那到時候跟敵人打鬥,自己是不是就不用上陣啊?只要自己一佈陣,敵人的靈氣就會自動消耗完,到時候還會要自己出手嗎?

感受到了凌霄的動作,夢傾城不由得睜開了眼睛!疑惑的看着凌霄,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凌霄努了努嘴,示意夢傾城向前面看去!夢傾城疑惑不解,但還是轉頭看向凌霄示意的地方!不過這一看,夢傾城頓時凌霄一樣的表情!有吃驚,還有着不解和好奇之色!小嘴微張,伸手指着縮成一團的冷寒神王道:這真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神王?凌霄點頭表示,確實是他!這下夢傾城更是不解了,他這是不是又在耍什麼陰謀詭計?可是看着並不像啊,他反倒是看起來很冷?對於這個結果,凌霄和夢傾城都不相信,一個神王會怕冷?這簡直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話了,一般的修煉者對於像平常冬天的哪般寒冷,都能夠自行抵擋!如果是修煉有成,邁入修煉門檻的人,對這麼一點區區的寒冷自然是不在乎,絲毫不在話下!可是冷寒神王現在居然是冷得簌簌發抖?

兩人不解,十分的不解。一個好好的神王怎麼會變成這樣呢?先前的時候狀若瘋魔,現在又好像是在害怕冷一般!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兩人對視一眼,既然想不通,那就靜觀其變,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恰巧這個時候,馮道德也睜開了眼睛!狀態看起來比先前好了不少,臉色也恢復了一點紅潤之色!至少看起來沒有先前那麼恐怖了,一睜開眼馮道德自然也看到了正在簌簌發抖的冷寒神王!心裏面頓時也是大吃一驚,現在沒看到他的靈氣暴動,好像也恢復到了正常!至於還剩下三成的靈氣,馮道德一點都不驚訝!自己還不是一樣只剩下三成不到的靈氣嗎?對於這個陣法和那個君境強者傀儡的怪異,馮道德已經是見怪不怪了!一個君境強者如果沒有點手段怎麼可能會成爲君境強者呢?不過這個傢伙是怎麼回事?他一個好好的神王,怎麼可能會怕冷呢?奇怪,實在是太奇怪了!

(第一更!) 馮道德左思右想之下,還是沒有想到冷寒神王這是什麼情況!要說是入魔了也不可能,,因爲走火入魔不可能來是這種狀態!走火入魔的狀況馮道德雖然沒有親自見過,但還是略有耳聞!但他這是怎麼了?難道他是有什麼隱疾,而且剛好在這個時候發作了?這個可能性比較大,但馮道德還是不太確定!甩了甩腦袋,不再想這個問題!一擡頭就對上了兩雙疑惑的眸子,看着凌霄和夢傾城兩人也一臉疑惑的看着自己,馮道德搖搖頭道:你們別看我,我也不知道!

馮道德心裏又有些汗顏,自己這把年紀了,按理說應該是見多識廣!不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五百年,後知五百年。那也應該是一個“國寶”級別的老古董了,可是自己卻是一無所知!此等情況,說來實在是令他尷尬不已!但現在的情況就是截然相反,他一個老古董,還不如兩個年輕人知道的多!不過一想到在凌神宮的情況,馮道德自嘲一笑,在那種情況下自己能知道多少?在凌神宮自己基本上就是墊底的,不說那些跟自己一個級別的長老,就說那些天才弟子也不把自己放在眼裏!一個小小的內門弟子,就可以對自己呼來喝去,挑三揀四的!

馮道德猶自還記得當初在凌神宮,一個內門的天才弟子竟然來命令自己爲他去找藥材!那貨囂張跋扈的臉龐,趾高氣揚的神態,和不屑一顧藐視自己的態度,馮道德相信自己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馮道德心裏有些憤憤不平,那幫老傢伙,一個個都是一副虛僞的嘴臉!明明修爲有的跟自己差不多,去能夠比自己享受到更好的待遇!難道自己就真的那麼不受待見?難道自己真的就沒有修煉天賦?不,不是的!這一切都是那些老傢伙偏袒的結果,要不然自己爲何會淪落至此?不過一想到凌神宮的那嚴格的規矩,不近人情的刑法,馮道德心裏也有點慶幸!自己現在不在凌神宮了,反倒是落得一身輕鬆。不用去刻意阿諛奉成,討好謀些位高權重的人!現在的自己自由自在,沒有什麼需要去想的!自己現在想幹什麼就幹什麼,而且還沒有人管自己!心裏哼了一聲,你們這幫老傢伙就安心地呆在那裏受罰吧!

話雖然是如此說,但是馮道德心裏還是有些不捨。畢竟自己在那個地方呆了幾十年,多多少少也有點感情啊!就算是養條貓養條狗,時間久了也會有感情,況乎是人呢!唉,可惜自己已經回不去了!即使能夠回去,自己的這一身修爲還能夠保住嗎?恐怕那些傢伙會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吧?現在他們應該還不知道自己在此處吧,要不然可能早就派人來追殺自己了。不過那又如何,自己現在身體完全恢復到了當年的情況,並不是在凌神宮那個任人欺負,爲了一點點修煉資源就去阿諛奉成的馮道德了!

自己現在已經是道德天王了,自己現在一身暗疾盡去,修煉速度應該很快就會快起來!到時候我看你們能來多少人追殺我,哼!希望你們念點舊情,要不然到時候就別怪我狠毒無情了!也最好不是你們這幫老傢伙,要不然就等着我的報復吧!當初你們給我的,現在我都會十倍百倍的還給你們!

凌霄兩人看着馮道德正在發呆,臉色一會憤怒,一會兒傷感。表情就像是變臉一般,千變萬化。兩個人實在想不通,剛剛還在談論冷寒神王的問題,怎麼他的臉色會如此?

馮大哥?

馮大哥?…………

正沉浸在回憶之中的馮道德聽到突然有人叫馮大哥,不由得有些疑惑!這個人是誰?怎麼叫自己馮大哥呢?突然之間想了起來,收斂了自己的心中情緒!對着凌霄和夢傾城兩人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我剛纔是在想一些問題!對了,我們剛纔說到哪裏了?

凌霄和夢傾城面面相覷,這傢伙該不會是得老年癡呆症了吧?夢傾城躺在凌霄的懷裏,用手指了指簌簌發抖的冷寒神王!馮道德訕笑了一下,自己真是老糊塗了,剛剛還談論的問題居然馬上就忘了!看着看起來毫無意識的冷寒神王,馮道德心中忽然冒出一個想法!頓時惡從膽邊生,一個可怕的想法頓時他的心裏萌生出來!

馮道德眼神一狠,看他現在這個樣子,應該是沒有意識的。不如我們…………

隨即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凌霄和夢傾城馬上明白了過來,馮道德這是想一不做二不休,想要趁現在冷寒神王沒有意識解決他!凌霄對這個想法倒是沒有多大的牴觸,男人嘛,就應該狠一點!不但是對自己狠,對敵人還要比自己更狠!凌霄點頭表示沒有意見!而夢傾城遲疑了一下,但還是說道:這樣似乎是不太好吧?這也不是君子所爲,我們要不等他恢復了再說?凌霄和馮道德兩個大男人覺得這沒什麼大不了的,殺個把人還無心理負擔!可是夢傾城就不同了,首先她是一個女人!女人一般都對殺戮殘暴的事沒有興趣,並且還有牴觸!況且趁人家意識模糊不清,就下殺手,這似乎是違背了女人心裏謙謙君子的形象!對於要現在殺了冷寒神王,夢傾城心裏還是有些反感的!

聽到夢傾城如此說,馮道德語重心長的說道:夢姑娘,如果我們現在不殺他,他就會殺我們。修煉界的弱肉強食的規矩,強者爲尊的道理你應該是懂的吧?

雖然覺得有理,但是夢傾城還是依然反駁道:可是…………可是他現在意識模糊不清,靈氣也只剩下三成!況且他現在還只是一個殘廢的人,他應該對我們沒有太大的威脅吧?

馮道德心裏不由得想起了一句話,婦人之仁,頭髮長,見識短!人家先前都要殺你了,現在你還替他維護,這是什麼邏輯?由於夢傾城跟馮道德是同一個境界,所以馮道德還是耐着性子說道:如果他恢復了修爲,我們能夠打得過他嗎?

夢傾城頓時搖頭道:這不可能啊,他現在不就是隻剩下三成的靈氣嗎?這怎麼可能會突然恢復修爲呢!


馮道德頓時無語,先前的情況你還記得嗎?如果再來一次這樣的情況,而且靈氣還不會倒退回去,他恢復到了全盛時期,那我們應該怎麼辦?那是不是說到時候我們就只能束手就擒,任他宰割?他現在只剩下三成靈氣都如此厲害,如果他恢復到了全盛時期,到時候我們有誰是他的對手?你別指望我們三人聯手能夠打得過他,神王的威力不是你能夠想象的!

凌霄也出聲說道:我覺得馮大哥說的在理,我們現在應該快刀斬亂麻,趁早解決他這個隱患!如果不把他先解決掉,到時候內憂外患,前面還有敵人虎視眈眈!如果在對敵的關鍵,他背後捅一刀怎麼辦?你能保證他完全站在我們這邊,關鍵時刻不會臨陣倒戈嗎?

夢傾城沒有想到,連自己的這個男人都不支持自己的想法!心裏覺得有些委屈,自己這麼做錯了嗎?自己還不是想在關鍵時刻,留着冷寒神王來對抗外面的君境強者傀儡嗎?爲什麼他們不理解自己?

凌霄突然眼神凌厲的看着夢傾城,你處處維護着他,難道你和他有什麼關係不成?夢傾城頓時慌了,她沒有想到凌霄會懷疑自己和冷寒神王有關係!急忙解釋道:霄,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和他沒什麼關係,我這樣做,只是想讓他在關鍵時刻爲我們出一把力而已,我真的和他沒有關係!撲倒在凌霄懷裏,兩眼淚花閃爍,啜泣着說道:真的沒有別的意思,你一定要相信我!

凌霄拍了拍她的粉背,他沒有懷疑過夢傾城和冷寒神王有什麼關係!他剛纔這麼做,只是爲了讓孟夢傾城放棄她的堅持!馮道德說的沒錯,遲則生變,爲了以防萬一還是要先解決冷寒神王!只要解決了他,就完全是自己一方的人,到時候也不用擔心有人會背後捅刀子!不過看到夢傾城的情況,凌霄覺得自己的這一招用的有點過了。但是爲了不必要的麻煩,凌霄覺得自己必須這麼做!

凌霄對馮道德點頭示意,馮道德心領神會。慢慢的從地上站了起來,一步一步的向冷寒神王走去!雖然自己現在也只是剩下三成的靈氣,但是用來解決一個意思模糊不清的冷寒神王,想來應該是夠了吧?

啪!

啪!

…………

馮道德每踏一步,地上就響起一個腳步聲!雖然冷寒神王現在依舊是意識模糊不清,但是馮道德還是不敢大意。抽出自己的長刀拿在手裏,馮道德心裏覺得安心了不少!而冷寒神王還在漱漱發抖,似乎是絲毫不知情,不過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意識模糊不清,還是在裝!反正是沒有人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了,不過不管是真是假,馮道德不介意試一下真僞!即使知道他是裝的,那也就從此少了一個敵人!如果不是,那就確定解除了身邊的一個定時**!這麼一舉兩得的事,何樂而不爲呢? 凌霄看着馮道德臉上的表情也期望着馮道德能成功,畢竟,讓一個敵人時時刻刻凱覷着自己,那種感覺實在是不舒服!這就像把自己的生命放在那不安全的地方,時時刻刻都可能有生命危險!不僅要擔心自己,而且還要擔心身邊的人!

啊!

冷寒神王突然一下子站起來大吼一聲,嚇得馮道德一下子退回了原地,臉上表情驚疑不定!凌霄也帶着夢傾城從地上站了起來,難道這傢伙剛纔是在裝瘋賣傻不成?

冷寒神王頭髮亂糟糟的,蓬頭垢面,單手提着長劍,雙眸血紅。嘴裏不住地嘮叨着,殺!殺!………

冷寒神王突然在原地一陣手舞足蹈,又蹦又跳的說道:哈哈,天級武器是我的,地級武技也是我的,美女也是我的,通通都是我的…………哈哈哈,我要縱橫九州大陸,稱霸整個天下!這一切都是我的…………哈哈哈…………

凌霄三人面面相覷,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這又是怎麼回事?是否是在裝瘋賣傻,還是確有其事,是真的瘋了不成?夢傾城紅着眼睛,也是滿臉的好奇之色!剛剛還在地上瑟瑟發抖,現在卻是瘋了?世間之事變化無常,先前還是一個高高在上的“殘廢神王”,現在卻是變成一個瘋子了!

夢傾城疑惑不解的說道:他這是怎麼了?怎麼會突然之間變成這樣?

馮道德仔細想了一下前因後果,沉吟了一下說道:這個情況好像是從他受傷開始的,難道是因爲他受不了這個打擊所以纔會變瘋的?畢竟敗在一個將境的手裏,肯定給他的心理壓力很大,毫無顏面可存!可是,不應該是這樣啊!一個神王的心境怎麼會這般脆弱?隨即搖了搖頭,想不通,實在是想不通!

凌霄聽到馮道德說,冷寒神王得這個情況是常受傷開始的!凌霄心中就有了一個大致的猜測,雖然他來這個大陸沒有多久,但是有了殺戮之神的傳承,他多多少少還是知道了一點修煉之上的事!想想自己一路走來,並沒有遇到過多少敵人,自己交手過的敵人,全部都是虛僞的!雖然很是想不通殺戮之神用的兵器怎麼會只是天級武器,但是畢竟他的名頭擺在那裏!殺戮之神的兵器豈是能以常理來看待的?

凌霄心裏暗道一聲,難道這殺戮之神的兵器真有這麼厲害?聯想到冷寒神王自從受傷以後的種種神態,再看他現在的樣子,凌霄對自己心中的已經猜測八九不離十,除了這個原因之外,還有什麼理由能夠讓一個神王瞬間就瘋掉?不過,這個消息他沒有打算告訴馮道德和夢傾城。畢竟這個結果實在是太過驚世駭俗,只是一把兵器就能夠讓人瘋掉,這是多麼恐怖?

俗話說,防人之心不可無,害人之心不可有!凌霄不是不相信夢傾城,但是對於馮道德他心裏對他還是有所保留的!雖然說馮道德現在算是自己這一方的人,但是凌霄實在是還有點信不過他!

看着在原地又蹦又跳的冷寒神王,三人心裏一時之間也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馮道德知道自從走上了修煉的這一條路,修煉者隨時能夠暴屍荒野,性命不保!隨時都可能被人殺掉,也隨時都可能殺人,但是看着瘋掉的冷寒神王,馮道德心裏還是有些感觸!嘆息了一聲,既然他已經瘋掉了,那我們就算了吧!

凌霄點了點頭,對於一個已經瘋掉的人,難道他還有什麼危險不成?放了他也沒什麼,人家都已經瘋掉了,如果再計較的話,那就顯得有點不近人情了。

嘎吱!

嘎吱!


…………

突然,一陣嘎吱嘎吱的聲響,讓三人齊齊轉頭看向發出聲音的地方!只見,那八扇大門居然在一個接一個的打開,先是第一個!

第二個……


第三個……

…………

直到最後一個完全打開,八個黑漆漆的大門頓時呈現在了三人的面前!除了有一個大門裏面能看到一團黃色的火之外,其他的彷彿都像是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三人背靠背站在一起,臉色警惕的看着這些大們!馮道德自從進來了之後,還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一時之間他也不清楚這到底是神馬情況,但是他可不相信就沒有後續了!凌霄和夢傾城也就是有點好奇地打量着剩下七個黑漆漆的大們,那裏面像是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吸引着人一般!

雖然是黑漆漆的看不見一點光亮,但是這更能激發人的好奇心理。那裏面到底有什麼?對於剩下的那個有着一團黃火的大門,雖然是有着光亮,但是卻也只能看見那團黃火!剩下的也跟其他的一般大們沒什麼兩樣,那團火彷彿都不能照亮那裏面!三人一陣奇怪,怎麼裏面有火,爲什麼還是看不見?

正在這時,八個大門裏面出來傳來一陣光亮!三人大喜,以爲這下終於能夠一窺全貌了!卻不料,裏面卻是傳來一陣滾燙灼熱的氣息!三人站在八個大門的中間,那吹出來的灼熱氣息,讓三人一陣不適應!凌霄覺得自己的血液彷彿都要被烤乾,一時之間只覺得口乾舌燥!馮道德和夢傾城兩人也好不到哪裏去,也是熱得受不了!

夢傾城用小手當作風扇,一邊扇一邊說道: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這裏面爲什麼會這麼熱?

凌霄突然發現那大門裏面的光亮好像越來越亮了,裏面的祕密彷彿就一下子被揭開了!不由得有些興奮的說道:快看,裏面好像要亮了!

馮道德和夢傾城仔細一看,果真是好像要亮起來的節奏!三人都不由得有些期待,裏面到底是什麼呢?

大門裏面的光亮越來越亮,而裏面傳出來的溫度也越來越高!三人的衣服已經是乾巴巴的,即使是剛流出來的汗也不夠蒸發!汗還沒有出來,就已經被這滾燙的溫度給蒸發掉了!

咻!

那有着一團火光的大門,頓時一個跳躍,跳到了另一個大門裏面。這還沒有完,只見它一個接一個的跳躍,把這些大門全部跑完一遍之後,纔回到了自己原來的崗位!三人就奇怪的看着它,眼睛目不轉睛的盯着它,把這些大門全部跑遍!

只見這團火在跑完這些大門之後,居然就安安靜靜地又呆在了自己原來的崗位!彷彿像是一個盡忠職守的戰士,完成了上級吩咐的任務之後,又回到了自己的崗位堅守!三人面面相覷,這到底是有靈性的,還是人爲操控的?如果是前者,那麼此等異火絕對是萬年一遇的天地異物,得到它的好處自然不用多說!但還是那句話,有靈性的東西都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但是如果是後者的話,那此人到底意欲何爲?他到底又在施展什麼陰謀詭計?

在那團火離開之後,剩下的大門裏面一個接一個的亮起了火光!並且都是一模一樣的黃色,就像是複製粘貼的一般!走一下里面傳出來的溫度更滾燙,更灼熱了。彷彿像是要把三人給烤熟一樣,就連頭髮好像也變得枯燥起來,看起來毫無一絲的水分!這下的頭髮看起來就像是乾枯的茅草,乏着枯黃之色!皮膚也因爲過度的烘烤緣故,上面不但溫度滾燙,還呈現出一種紅色!

三人這下嘴脣都乾裂了,那些火居然都是真實的?這怎麼可能呢?先前三人還以爲只是一個幌子,這就像是點燈一般,裏面有燈油,有火自然就能點着!但是現在三人可不這麼想了,這團火難道還會分身術不成?雖然覺得這個想法有點異想天開,一團火就怎麼在有靈性也不可能會有分身術吧?可是現實的結果卻是令三人不得不相信,這團火好像真的是會分身術!

現在每個大門裏面都有一團黃色的火,裏面傳出來的溫度可不是1+1=2那麼簡單了!這下的熱度頓時提升了十幾倍不止,這還是三人最保守的估計!在這裏面又沒有水,又沒有食物,再這樣下去早晚會被烤死!

夢傾城因爲是女人,所以首先就受不了,她的面紗也摘掉了,露出了那一張易容過的臉,那一張讓人看一眼就能三天三夜都睡不着覺的臉! 貴少的淘氣呆妻 ,可沒有絲毫的不耐煩,和討厭!這應該就是所謂的知道內在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