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那之間姚躍七孔留血,樣子顯得無比地可怕!

儘管他在腦海中留下了一縷靈魂,但是其他魂力被徹底地滅去,他也是承受不住,這簡直是傷到了他的腦袋一般,讓他痛到了極點!

姚躍從高空墜落了下來,戰力幾乎是全失掉!

閻王冷笑了一聲,掠了過去要將姚躍奪在手中!

然而這時候,一道更快的身影出現,阻擋在了閻王之前,對方也同樣是要爭奪姚躍的性命!

「誰敢在本閻王面前奪食!」閻王怒喝道。

「在本神子面前,你算什麼東西,趕緊給我滾,他是我的!」大神子帶著睥睨天下的神色說道。

「什麼狗屁神子,閻王現在就奪了你的魂魄!黑白無常何在,給我拿下他!」閻王不屑道。

在他的聲音落下之時,兩道如同幽靈的身影乍現,一黑一白如同地獄來臨的使者,顯得相當地詭意恐怖!

【作者題外話】:感謝沈芸打賞,特別感謝明洪寶豪賞1888塔豆! 紅土之國 格魯子爵領

這是格魯家族的一片領地,位於八國聯盟中紅土之國的最北端,緊挨着奇諾森林,在這片土地上,貴族的利益是神聖而不可侵犯的,即使是紅土之國的皇帝,也不能無緣無故剝奪一個哪怕是最低級的男爵的領地。

公、侯、伯、子、男,還有最低級的勳爵!這是大路上通用的爵位等級,當然,其爵位的含金量還要看所在國家的實力而定,打個比方,若是貝魯特帝國或者愛爾蘭帝國的伯爵來到了紅土之國,那麼紅土之國則至少要有個公爵前去迎接纔不算失禮,至於公爵或者侯爵一流的,則需要國王親自面見了。

弱國無外交,這個道理放在哪裏都是適用,北方八國雖然聯盟,但是也不過是夾縫中求得生存,內部尚且有種種矛盾,在外界的壓力下,雖然一致對外,但是並不代表着可以肆意挑釁中央兩大國家的威嚴。

格魯家族傳承了近百年,已然沒落,領地也僅剩下緊鄰着奇諾森林的一個小鎮子,和外面的幾百畝田地,鎮子裏僅有居民500餘戶,這個人口和土地,與一般的男爵領相比,也是大不了多少。

現在的格魯家族族長是韋恩斯·格魯,才25歲,日益衰落的子爵領在其手中並沒有如同小說裏寫的一樣,奇蹟般的崛起。反而在韋恩斯荒淫無度的揮霍下,壓榨着這個子爵領最後的民衆。

居住在這個被格魯家族祖上命名爲紅葉鎮的居民們也是敢怒不敢言,完全不敢反抗。作爲一個平民,哪怕襲擊了一個最低級的榮譽勳爵,也要面對着大陸所有貴族的通緝,逃到哪裏都不會有人敢收留。這是貴族們爲了維護自己超然地位而做出的有效措施,大路上已經幾百年沒有平民襲擊貴族的事件了。

今天韋恩斯子爵感覺自己無比的倒黴!

早上起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韋恩斯子爵在侍女的服侍下,一邊卡油,洗漱穿好衣服後,帶着四個家族武士就前往小鎮中唯一的酒館去找樂子。說是家族武士,也不過是會兩下粗淺武技的家僕,泛大陸上共同承認的武士,實力都是在五級以上,這幾個家僕更多的是用來在鎮子裏橫行霸道,欺壓平民罷了。

一路上看着路人對自己躲躲閃閃,韋恩斯子爵覺得無比的滿足,作爲一個貴族,就應該高出這些賤民一等,想到這裏韋恩斯冷哼一聲,加快了腳步,似乎不願意和平民們共同走在一條街上。

很快,一行五人來到了鎮子上的酒館,推開門,一陣吵鬧的喧譁聲,伴隨着各種汗臭味,賣酒女用的劣質脂粉味,撲面而來。韋恩斯卻早已習以爲常,熟練的來到了吧檯。

“一杯千葉草泡酒!”坐在吧檯上,韋恩斯對着眼前長相清純的賣酒女郎說道,語氣輕佻,帶着邪笑。

“誠惠,八個銅幣!”賣酒的女孩約有十六七歲的年齡,把一杯酒端上來後,低着頭對韋恩斯說道。

一縷煙波 嘿嘿,小琳娜,別急着走啊。”韋恩斯一把抓住了琳娜往回收的纖纖玉手,淫笑說道。邊說邊從懷裏掏出錢袋,往桌子上一撇,清脆的響聲,漏出了幾枚金色的錢幣。

“請把手放開,我還要工作!”琳娜也是鎮子上的居民,作爲領主韋恩斯的一副嘴臉早已看透,曾經有無數姑娘被他矇騙,被玩弄之後攆出子爵府。

“只要你跟我走,這袋金幣就是你的,以後你就是尊貴的子爵夫人,何必整天和這些個賤民湊在一起。”韋恩斯誘惑道。

酒館裏的人聽了後,紛紛對韋恩斯怒目而視,卻沒人敢動手教訓這個毫無實力的小貴族,畢竟平民對貴族不敬也是大罪。

“怎麼!你們這羣賤民還想要造反嗎?”看到衆人的怒視,韋恩斯更加囂張的回頭說道:“這裏距離諾威城只需要半天就能跑一個來回,你們想要被大陸通緝嗎?”

“啪!”

一個酒杯砸在了韋恩斯的頭上,已經是初冬,酒館裏的酒大部分都是燒熱以後販賣,滾燙的酒淋在了韋恩斯的身上,燙的韋恩斯上跳下竄。彷彿一個落湯雞,破碎的玻璃碎片在韋恩斯臉上畫出了道道傷痕。

“誰啊!”

“誰幹的!不想活了!”

看到自家主子被人襲擊,四個家僕趕緊站出來耀武揚威的說道,一副凶神惡煞的表情。

“哼,聒噪!”


酒館的角落裏傳來了一個聲音,酒館衆人連忙閃開,害怕殃及池魚,漏出了在角落裏坐着的一個青年。

“擦,敢襲擊貴族,不想…”韋恩斯用衣袖擦乾了臉上的酒,瞪着角落的青年叫囂道,話說到一半,就瞪大了眼珠子說不下去了。

角落裏一個人類青年皺着眉頭看着韋恩斯,青年不到二十的年紀,沒有什麼顯眼的地方,青年的旁邊卻伴隨着兩個絕代佳人。

一個身穿白衣的和青年年紀相符的女人,彷彿一朵蓮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清麗脫俗的小臉此時也皺着眉頭。另外一邊則站着一個身穿紅衣,嫵媚動人,讓人看了一眼就能勾起最原始的慾望的女人,此時正一臉玩味的看着韋恩斯,眼神中帶着一絲可惜。

青年身邊的兩個女人長得都是傾國傾城,色中惡鬼的韋恩斯早已看的口水直流。

“留下那兩個姑娘,你可以走了!”韋恩斯一擦嘴邊的口水,大度的說道,沒落的子爵,如何看過如此容顏的佳人,之前的琳娜也不過長得略微清秀,就被韋恩斯纏着這麼多天。

在韋恩斯想來,襲擊一個貴族這麼大的罪名,只要留下兩個女人就能被赦免,對面的青年一定會對自己感恩戴德,然後留下兩個佳人,乖乖的離開,說不定還會到處宣揚本子爵的大度。

“聒噪!典韋!給我掌嘴!”誰承想對面的人類青年,根本不買賬,反而生氣的說道。

“啪!”

又是一聲清脆的響聲,韋恩斯還來不及憤怒,一就感到身體一輕,向後飛起,狠狠地撞在了酒館的吧檯上,然後這才感覺到劇烈的疼痛襲來。 閻王底氣十足,他現在已經是貴為陰屍族族長了!

經過千年修鍊,境界已經是登峰造極,無人可以匹敵!

唯一讓他忌憚的也就是重現人世的姚躍而已,其他人他根本不放在眼裡!

這出現的兩尊黑白無常,與真正的地獄使者一模一樣,那邪惡的戰氣滔滔,居然已經是巔峰祖神境界,難怪閻王敢如此大膽對付大神子!

「好大的膽子,就算你是真正的閻王,今日也要取你狗命!」大神子爆怒地喝道。

他來自神族,從小天賦出眾,是為萬人之上的神子,而今已經是登臨至尊之位,天下間有幾人是他對手!

只見他那磅礴的神力釋放了出來,宛若一尊高高在上的神明,浩蕩的神威蓋壓黑白無常與閻王,神拳轟打而出,空間立即坍蹋,威力無窮!

黑白無常手持著勾魂奪魄獄兵,左右對著大神子轟殺了過去。

他們嘴裡發出那陰測測的聲音,讓人覺得發毛不已!

要是常人看到他們,只怕都要立即被嚇破膽了!

可惜, 邪性總裁請克制 ,直接被打得爆退了開去。

大神子沒理會他們,而是直取閻王,千手神拳充斥這方天地,讓閻王避無可避!

「本閻王讓你三更死,就不會超過五更,送你下地獄!」閻王咆哮了一聲,身後有地獄之主魔影顯現了出來,無邊的地獄場景剎那之間形成結界,讓人如置身於地獄當中一般,顯得無比地可怕!

地獄劍決第一劍撥舌地獄!

地獄劍決第二劍剪刀地獄!

地獄劍決第三劍鐵樹地獄!

……

眨眼之間,閻王顯化多層地獄,那場景真是殘忍恐怖至極!

大神子看到這場景神色都有些蒼白,但是他不愧是神族最強大的神子,只在瞬息之間回過神來,他高喝道「妖魔鬼怪又怎麼比得上我神族正氣浩蕩,統統給我粉碎吧!」。

大神子手中連環神圈打了出去,無數神圈擊破了這地獄結界的場景,也將閻王那致命的一擊給擋了下來!

一時間,大神子與閻王激戰在了一起,他們戰力都不相上下,想要立即分勝負可不容易!

正是如此,姚躍才勉強躲過了一劫!

只是他的情況相當不妙,從高空墜落下來,這一摔鐵地是不輕!

他的女人和兄弟都還被大軍牽扯住,根本是不知道他現在的情況這麼遭!

眼看姚躍就要砸在了地面之上的時候,一道人影掠了下來,一道無情的劍芒朝著他的腦袋襲斬了過來。


不管姚躍有多麼地強大,要是吃了這一劍,他腦袋都要開花了!

驀然間,一道超快的火紅身影掠了過來,將姚躍帶著躲了開去,使得他避過了這致命的一擊!

「真是命大!不過不是要死!」天幽幽地說道。

天還是忍不住出手了!

姚躍是他的宿敵,他要是今日不除了他,他日就是他死了!

只是他沒想到還有高手出來相助姚躍呢!

天如同流星一般追擊了過去,陰陽二氣流動,使得時間都流轉了過來。

帶著姚躍離開的鳳凰速度都變慢了,她臉上露出了極其驚訝之色,立即回身對著天吐出一口火焰來!

鳳凰剛剛生蛋,可是她恢復也極快,吐出的可是凈世炎,威力同樣是驚人可怕!

但是直接以陰陽神劍破了開來,對著鳳凰直殺了過來,一點都不因為鳳凰化為絕世尤物而手下留情!

成梟雄者,皆是無情人!

鳳凰一手抱住姚躍,一手化為了漫天的鳳翅迎擊向了天!

叮噹叮噹!

鳳凰修為不比玄武差,按道理來說是完全不懼天,可是她剛剛生了蛋,一種天原始的弱虛感還是讓她有些力不從心!

鳳凰只能夠化形,以鳳冠的無尚火力暫時擊退天,而她則是趁機給姚躍塞了不死草!

這是姚躍給她的不死草,她並沒有吞噬,因為她有梧桐果,對她更合適!

只是她曾服過梧桐果,再一次服用的效果並不大,並沒有讓她徹底地恢復如初!

「你要挺住,孩子不能沒爹!」鳳凰以柔力將姚躍送了出去,並給姚躍傳音道。

不得不說不死草擁有不死的神效,姚躍吞下之後,一股磅礴的精氣瞬間流到了他四肢百駭,激活他的能量!

只是他傷的是靈魂,並非是力量就可以解決的問題,必須要修復靈魂力才行!

不死草不愧是不死葯皇之首,它所蘊含的藥力居然對於靈魂也有著莫大的作者,一縷縷地匯入了姚躍的天靈而去!

姚躍本來就處在一種發懵的狀態,但是得到了不死草的藥力滋潤之後,立即恢復了幾分清明了,又聽到了鳳凰在他耳邊蕩漾的話!

「孩子不能沒有我,孩子不能沒有我!」姚躍喃喃自語地說道。

與此同時,他那失神的眸子不停地聚籠了起來,九尊神決迅速運轉了起來,九彩神光再現!

姚躍將諸多不死草的藥力一齊沖嚮導向了天靈而去,與此同時修魂心經也開始運行了起來!

修魂心經對於靈魂恢復有莫大作者,再有不死草精純力量,剎那之間便姚躍的靈魂恢復了許多!

隨著靈魂在短時間內的恢復不少魂力,姚躍終於是徹底地恢復了清明來!

也在這時候,莫知白帶著幾尊祖神突破了諸多戰鬥結界,來到了姚躍不遠前喝道「聯手殺了他,不要給他機會!」。

莫知白是屬於天的軍師,他深知姚躍的存在對天的威脅有多大!

這幾尊祖神合力出手,不同的結界力量對著姚躍籠罩了過來。

轟隆轟隆!

驚天動地的轟炸之聲,將姚躍所在之地盡皆是毀去,露出一處如同深海被抽干一般的恐怖海坑來!

這些人還真是不留半點情面啊!

「想殺我,你們這些人還不夠資格!」姚躍悄然地出現在了這幾尊祖神身後幽幽道。

在他的聲音還沒有落下之前,姚躍已經是出手了!

砰砰!


幾隻神拳打出,那霸氣的力量根本是無可阻擋,那幾尊祖神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就直接被打爆了!

莫知白被嚇了一大跳,他將五帝銅錢祭了出來,五尊人族至尊顯現,對著姚躍圍殺了過去。

「我早說過他們過時了,就算你再將他們重新恢復增強,也同樣不會是我的對手!」姚躍淡漠地說道。 “啊!”

“動手了!”

“快跑啊!”

酒館的衆人本來在看戲看的好好地,誰承想雙方居然開始動武,連忙驚慌的逃離酒館,唯恐被當成同夥,被按上襲擊貴族的大罪,一時間酒館裏人去留空,只剩下衝突的雙方還有不知所措的琳娜,琳娜弱弱的來到了人類青年面前。

“怎麼,你有事嗎?”李凌擡頭看着眼前面帶恐慌的女孩說道。

沒錯,酒吧裏的青年正是剛剛大敗獸人帝國的李凌,兩個絕代佳人則是凱琳和伊娃。此時李凌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爲了大陸的焦點,回到了奇諾森林的基地之後,李凌發現腦海中的“火種”四大基地圖標又有了新的變化。

獸人苦工的圖標上方寫着“已激活”三個大字,原本灰暗的其餘三個圖標此時卻以點亮。


“滴!條件滿足:名滿星球,開啓第二個基地,請宿主儘快具現!”腦海中傳來了“火種”的聲音。

“開啓下一個基地的條件是什麼?”李凌連忙問道。

“滴! 道自在 ….對不起,資料不足,請宿主自行摸索。”腦海中傳來的聲音令李凌無比失落。

“好吧,有一個是一個,總比沒有強”李凌自我安慰道。

基地是李凌實力的基礎,發展到巔峯,每一個發展到後期都不遜於巔峯時期的夢幻王朝,每增加一個,就相當於多出一倍力量。

琳娜長得並不是很漂亮,只能說是清秀,雖然僅僅來到異界三個月,但是李凌早已不是當初現代的毛頭小子一個。坐擁數百萬大軍,座下兩位數的超階強者,一戰擊敗奇諾森林五大超階魔獸家族和屹立在大陸上千年不倒的獸人帝國,不知不覺間,李凌已然成爲了星月大陸上的一代霸主,身邊兩位佳人相伴,換成在地球,什麼***富二代,都弱爆了。

若不是星月大陸上還有高級文明存在的痕跡,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再度降臨,恐怕李凌會直接陷入到溫柔鄉里,不願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