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也興奮起來,說道:“太好啦,快快,帶我去見他們!”

“小少主莫急,他們現在暫時安置在離這最近的城池中,要進來必須小少主您同意。”

“同意同意,快去!”

“好好,老臣就去派人去接。”

駱虎躬身告退,小德想着以後迎接故人的場景,喜不自禁,來回踱步。

這時花影從內院出來,說道:“先別急着高興,欣少主有令,那些人不準帶回來。”

“什麼!不是,他們,爲什麼?”

“你自己想呀…,他們說是就是嗎,肯定要先甄別的,你姐姐已經派人把他們接走,安置到另一處隱蔽的地方了,所以…就沒事了。”

小德張大嘴巴,呆了許久,最後嘆了口氣,又回到房間。

丫鬟過來喚他吃飯,他也沒什麼胃口,躺在chuang上胡思亂想,想睡也睡不着,坐了起來,此時外面的天已經黑了。

小德拿起桌上幾塊糕點,勉強填了下肚子,用水洗了把臉,跳了幾下活動下身體,無事可做。

忽然想到什麼,他笑了笑,於是躡手躡腳的出門了。

悄悄的彎腰來到姐姐的書房門外,裏面燈火通明,姐姐好像在和別人談事。

“你派她們過去,策應爲主,一有不對…嗯?哼!”

哎喲,小德痛呼一聲,有個東西從書房飛出,穿過窗紙正中他的額頭,小德撿起一看居然是隻毛筆。

“小德!下次再這樣,飛出的就是刀,回去睡覺!”

小德急忙跑了回去,坐在chuang上揉揉起包的額頭,百無聊賴,想到了程嵐她們。

聯繫程嵐,等了好一會兒,程嵐只發來一個訊息:有好玩的,小德哥哥,明天再聊。

小德鬱悶了,躺在chuang上,開始數羊起來。


… … 程嵐此時在做什麼?

她和李一然赤焰正站在一處屋頂上,蘇小小身體不舒服待在客棧。

程嵐指着前方燈火通明的所在,說道:“壞蛋師父,就選這家吧,赤焰師叔你這次準備放什麼進去呀?”


“三面環水,蚊蟲最多,用引蟲粉。”

“我說臭鳥,有這好東西你剛纔怎麼不拿出來,害得我在上家忙活了半天。”

“引蟲粉對螞蟻是無效的,別墨跡,快去!”

“對對,壞蛋師父快去,記得回來給我帶肉串。”

李一然飛身跳下,來到那家,快活館,呵呵,名字倒是通俗易懂。

打發走湊上來的老鴇,他走走停停,尋找目標。

嗯這小個子一臉賤相不是好人,腿上灑點引蟲粉;這個大胖子兩手亂摸也不是好人,後背灑點腿上多灑一點;這個傢伙長得比我好看不對比我醜,不是好人,全身都灑一點;還有這個…

來到二樓,嗯這間叫的那麼蕩不是好人,門上灑上一點蚊蟲應該能進去;這間還吟詩,沒有我的好,不是好人,門上多灑一點;

這間居然有皮鞭聲,肯定不是好人,門上門口都灑一點,這時下面已經有人驚叫起來,看來引蟲粉開始起效,李一然趕緊從二樓跳窗逃走。

來到街邊,擺攤的挺多,買了不少肉串,再買了三碗餛飩,買了碗筷木盤,端着吃食飛快的回到剛纔的房頂。

程嵐正高興的看着快活館的方向:“壞蛋師父快看,哈哈,人都跑出來了!”

李一然用木系法術變出兩個木凳一個木桌,把吃的放在上面,拉着程嵐坐下,招呼道:

“來坐下邊吃邊看,嗯視線還不錯,赤焰這餛飩你的…喲,你們看那胖子跳水!”

“哈哈,好滑稽…呀,你看水上漂了好多蚊子,赤焰師叔,這麼多,會不會弄出人命啊?”

“不會,只是普通蚊蟲。”

“哈哈,嵐丫頭,你師父我下手有分寸的,只是幾個人被咬罷了,關鍵是看其他的人,哈哈,你看都跑出來了,衣服都沒穿,哎喲,程嵐你別看。”

“哼!男人guang上身而已,我又不怕,壞蛋師父你看那個男的,他怎麼穿女人衣服呀?”

“呃,估計是女裝…哈哈,會玩!”

“壞蛋師父,你笑得好猥瑣。”

… …

第二天,赤焰要趕着過去保護雨竹等,所以李一然起了很早,先拍蘇小小程嵐的房門讓她們起來。

再叫老金和程明,他們兩個住在一個大房間,昨天下午就出去瀟灑,現在不知道回來沒有,敲門沒人應,推門門沒鎖。


打開一看,兩人分別睡在兩邊,房間裏的氣味難聞,兩邊chuang邊各有一個木桶。

李一然推開窗戶,來到老金chuang邊,老金臉朝下蒙着頭,一邊推他一邊說道:


“喂,起來了,今天要趕路的,快起來…我艹,你臉怎麼這麼白,是不是搞虛脫了,你又不是鐵人別太放縱了啊。”

“…,咳咳,呃老大,咳咳,你讓我先緩緩…嘔咳咳,嗯什麼時候了?”

“早上了都,快起來洗把臉,嗯程明怎麼還沒醒,你們昨晚點了幾個啊。”

“咳咳,就一個,嘔。”老金拿起chuang邊的木桶乾嘔起來。

李一然趕緊退後捂住鼻子,叫道:“你這是喝了多少?”

“…,沒,嘔,哎我艹,他m的,老大你是不知道,我和程明昨晚倒了大黴,先是在一家來了全套,休息了一會兒又去下家,不知道中了什麼邪,

點了一個當時美若天仙傾國傾城的極品,忙活到一半,那極品突然就變成了一個胖成豬,比我還壯的臭女人,我艹,嚇得我小弟…我艹,ta八輩祖宗!”

李一然臉色古怪,說道:“是不是有人暗中把她調換了。”

“不會,我那個一直…嘔,我最後聞出來了是迷魂粉的味道,她們身上灑了那些,讓我們中了招,幻覺出是什麼美女,其實…嘔,

艹,那妓院爲了賺錢搞這種手段,樣貌差點就算了,非要把那些沒人要的東西擺出來,太他m缺德了,回頭我一定要砸了那場子。”

“你當時沒出手?”

“光顧着吐了哪有時間,當時還有幾個和我們一樣也中了招,鬧哄哄的,我們先回來,嗯沿途幾家好像也出了事……嗯?我艹,老大,是不是你?!”

“呃,嘿嘿,嘿嘿,誤傷誤傷,哈哈,我不是看那幾個坐在角落沒人理嘛,好心幫她們一把,呃老金你別生氣,至少她們是女的,你也不吃虧不是。”

見老金臉色不善,李一然趕緊跑了出來,下了樓來。

程嵐蘇小小已經點了早餐吃了起來,程嵐一邊吃着油條一邊問道:“壞蛋師父我哥哥他們人呢,是不是還沒回來,哼!”

“回來了,早回來了,呃那個程嵐過會兒你千萬別和他們提昨晚的事。”

“爲什麼,多好玩呀,小小都後悔沒去看呢。”

“是這樣的,你哥哥和老金對那種地方有些偏愛,我們那樣做他們會有,有些不舒服的。”

“我纔不管呢,最好把它們都整的沒人去,我哥哥纔好收收心。壞蛋師父這炸糕不錯,你嘗一個。”

這時赤焰從外面飛了進來,落在桌上,說道:“吃完,過會兒先去個地方,嗯?他們兩個?”

李一然貼在赤焰耳邊小聲說了幾句,赤焰聽完,切了一聲,說道:“那算他們倒黴,你去叫他們趕緊起來。”

“剛纔叫了啊,估計過會兒就下來了,不過我看他們是沒心情吃早飯了。臭鳥過會兒去哪?”

“叛徒想要通風報信,這裏有個他們的聯絡點,讓我先去毀了。”

程嵐忙說道:“赤焰師叔那地方的人多不多,不對是妖獸,呃不對是聖族,呀不對是…”

“不用避諱,人妖獸聖族都是稱謂而已,那地方人數未知,不過無所謂,小事而已。”

“啊,赤焰師叔你好厲害呀,你能不能教我兩招。”

“喂嵐丫頭我還在這呢,你正經師父不求,求這個傻鳥做什麼?”

“哼,赤焰師叔纔不傻呢,他一看就比壞蛋師父強多了。”

赤焰扇動一下翅膀,驕傲的說道:“小丫頭眼力不錯,我是比你師父厲害,不過這具是你師父的分身,所以…”

“赤焰!你夠了!”李一然眼神轉厲。

蘇小小問道:“分身?師父,分身我在書上見過,這對靈魂的要求非常高的,是一種非常隱祕高端的法術,師父你是怎麼做到的呀?”

李一然很快恢復了原狀,嘻哈道:“呃,別聽這個臭鳥胡說,我哪會那個,來吃個包子。”

“我就知道,”程嵐摸着下巴,“壞蛋師父就會個瞬移,其它的都是半吊子,呀你瞪我,咳咳,我還沒說完呢,

我爺爺說你會一招瞬移就可以走遍天下了,對了我聽爺爺說瞬移越遠靈力消耗越大的,一般的一週瞬移兩次,每次一百里就已經是極限了,壞蛋師父,我看你每次臉不紅氣不喘的,怎麼這麼厲害呀?”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哼!”

“少吹了,”赤焰揭穿道,“你們師父只是靈石多而已,每次都用極品靈石消耗,當然輕鬆。”

“原來是這樣,我說呢,不過,壞蛋師父極品靈石不是很稀有嗎,它可以很快被人體吸收還沒有損耗,我爺爺每年才只得三個極品靈石,稀罕的不得了,看都不讓我看,那個,嘿嘿,壞蛋師父我可是你的徒弟呀,能不能給我幾個。”

“還幾個,你想的太美了,這東西你拿了只會招禍,而且你現在也不能碰。”

“哼!小氣鬼,不給就不給唄,編那麼多理由做什麼。”

赤焰這時解釋道:

“你師父倒沒有說謊,正因爲極品靈石容易吸收,實力過低的靈者拿着,會忍不住吸收,其中蘊藏的靈力太過磅礴,就算是一絲,猛然衝擊下也會使靈脈受損。”

“看吧,我這是關心你們…”

“不過,用相應陣法引導的話,也是可以。”

“我擦,臭鳥你是存心拆我臺。哈哈嵐丫頭你看外面,天氣真不錯啊!”

“少來,你現在給我我還不要呢,小小我們上去看看有什麼東西落下。”

程嵐蘇小小上樓後。

李一然臉頓時垮了下來,質問道:“你現在都這麼着急了!”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屁!赤焰,我在她們面前提我真身是什麼意思?!”

“沒意思,隨便說說。”

“……”

“…,哎,實話不瞞你,他給我下了期限。”

“非要兵戎相見?我也沒對你們做什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