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鏘~~~!”

又一次,毫不例外的,克洛澤的長劍又一次被打飛了出去。

“….少主,今天就先到這裏把,您的基本功太差,現在學習劍技還爲時過早。”


克雷特收起自己的長劍,對着克洛澤行了一禮這才轉身離去。

小領主癱坐在地面上,身上的衣服都已經被汗水徹底打溼了。

“呼呼呼~不行啊,體能太差了…看來…是時候鍛鍊起來了!”

克洛澤回想着自己以前出入健身房時的場景,過不多時,一套完整的增肌計劃表就已經在他腦中成形。

“少爺~~~!”

還沒等克洛澤換身衣服,小麗莎便提着裙襬,歡快的跑了過來。

“少爺~~~出來了!出來了!”

“恩?什麼東西出來了?你別急,慢慢說。”

小丫頭雙手撐在膝蓋上,喘着粗氣道:“呼呼….是…是咱們種下去的種子,冒出尖了!”

“哦?這倒真是個好消息~”

帶着小丫頭,克洛澤一路小跑着來到城堡前的一塊試驗田。

這裏只開闢出了一小塊地方,專門是用來實驗的。

而此時的試驗田裏,卻已經能看到一些很綠很綠的小幼苗。

那可人的鮮嫩充滿着朝氣和生命力,光是看着就讓人心情大好。

“麗莎聽少爺的話,每天都有給這些種子澆水~~現在它們終於發芽了!”

小麗莎開心的手舞足蹈,看來克洛澤給她找的這個事兒讓她很有成就感。

“呵呵~小麗莎好棒!繼續加油~到時候長成了我們就有辣子吃了。”


沒錯…以前無辣不歡的克洛澤,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以後,就再也沒有嘗過油潑辣子的美味。

所以試驗田的第一批實驗對象,他全部種上了紅辣椒。

而且克洛澤驚喜的發現,自己這片領地的土壤似乎擁有一種魔力,種子種下去之後沒有出現任何排斥的跡象。

包括傑西卡種植的一小片中藥試驗田也是一樣。

由於這個世界沒人知道中藥怎麼種植,也就迫使着克洛澤不得不翻出一本中藥種植方面的科普書籍來。

在啃了兩天書本之後,克洛澤選定了“板藍根”、“桔梗”、“丹蔘”這三樣能夠夏天種植的品種。

至於這三味藥的功效嘛~相信很多地球小朋友都不陌生。

板藍根這種“神藥”在人們的生活中幾乎家家必備。

而且板藍根這種藥物適應性較強,種下去容易活。

另外鷹澗峽谷這裏的氣候、環境,還有土壤,都是它比較喜歡的那種類型。

至於“桔梗”就更熟悉了,當然克洛澤最開始熟悉這個名字還是因爲看了《犬夜叉》這部動漫…

桔梗別名又叫包袱花、鈴檔花,不但具有祛痰止咳、消腫排膿的功效,還能治療咳嗽、咽喉腫痛、胸悶腹脹、支氣管炎等。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桔梗是“食藥花”三用植物。

它不但能入藥,還能當花欣賞,最重要還能吃!

咳咳…當然吃是不會真吃的,那樣也太過浪費了。

最後就是“丹蔘”。

這種“神物”只要氣候溫和,光照充足,空氣溼潤,就能很好的生長髮育。

丹蔘不但能活血祛瘀,清心除煩,涼血消癰,最重要還能治療婦科疾病。


這讓以“婦女之友”自稱的克洛澤怎能不率先種植呢?

畢竟自己身邊的“紅顏”可不少,她們每個月的那幾天要是實在不舒服了,這味神藥便能派上大用場!

拉回自己飄遠的思緒,克洛澤看着一片綠油油小苗的辣椒田,滿意的笑了笑。

“呵呵~不錯不錯!小麗莎應該記頭功!到時候辣椒成熟了,第一個做給小麗莎嚐嚐!”

小丫頭不知道這個“辣椒”到底是個什麼美食,還一臉興奮的拍手叫好呢。


又吩咐了小丫頭幾句,克洛澤這才返回城堡,痛痛快快的洗了個澡。

只不過正在洗澡的他又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自己的領地沒有地下水管道!

現在的廁所都還是旱廁,基本上屬於拉滿了一個坑就用土填上,然後再挖另一個。

可如此一來…這麼多人住在這,過不了多久地面下豈不全是屎了?

額….光是想想就覺得渾身發涼!下水管道的問題必須得儘快解決啊!

萊恩大陸上現有的排水設施,大部分都是用石塊或磚塊砌成的排水渠。

這些排水渠一般都通往大海或者山坳裏,清洗工作也基本靠天下雨。

雖然克洛澤也聽說過有的國家這方面設施非常先進,但可惜他只見過霍爾格公國那些簡陋的排水設施。

“下水道…排水渠…我的老天。..作爲一名領主,可不就跟地球上的市長差不多嗎?人才…人才…還是缺人才呀!”

克洛澤此時的領地上,關於挖礦和建築的人才自是不缺,製造工具和鐵匠也有幾位大師。

可要是說到這些事關民生的基礎建設上….似乎還真沒一個特別精通的人才。

“胡波魯雖然什麼都會,學東西也快,但骨子裏的他還是一位商人和政客….就像玩三國遊戲一樣,我現在最缺的就是‘內政’型人才啊!”

靠在浴盆的邊上,克洛澤正在思考從哪裏能挖來現成的人才,卻沒有注意自己身後的窗戶卻已經被打開了一道縫隙。

“啪嗒~”一聲輕響。

克洛澤猛地回頭,就看到了一位身材高大,凹凸有致的金髮美女站在那裏。

這不正是狂獸人的首領傑森·瑪麗麼?她怎麼會出現在自己的浴室裏??

“呵呵呵~小領主~老孃我來了~”

這金髮獸娘笑的很YD,還一邊笑一邊脫衣服!?

“喂!你…你幹什麼?你這屬於偷窺我告訴你!別…別過來啊!你…快把衣服穿上!”

克洛澤一邊責令對方穿上衣服,但目光卻死死盯在別人身上一刻也挪不開。

“噗~”

很不爭氣的,兩條鼻血又一次從克洛澤的鼻孔裏噴射了出來。

“呵呵呵~小夥子就是火氣旺~老孃來幫幫你!”

金髮獸娘一個“餓虎撲食”就撲進了克洛澤的澡盆裏,兩人赤膊相見,這讓還是“雛鳥”的克洛澤怎麼能受得了?

眼看就要被侵犯了,這時候整個浴室卻地動山搖的晃動了起來!

“啊?地震了?”

克洛澤雙手抱在胸前護着自己,而金髮獸娘則目光凌厲的看向窗戶位置。

在那裏,一位身穿月白長袍,一頭水銀長髮的精靈….正渾身撒發着危險的氣息!

“大膽的獸人….竟敢打我男朋友的主意…你問過我了沒有?!去死吧!暗潮!”

沒錯,這位祖宗正是暗精靈夜風。

只見夜風渾身魔力鼓盪,將她的袍子都吹得獵獵作響。

шωш ⊙тт κan ⊙℃O

一股股黑色的能量聚集而起,在她手掌上匯聚成一團危險的能量球!

隨着夜風的動作,那顆能量球猛地炸開!並且照着金髮獸娘就射了過去!

“暗精靈!”

獸娘傑森正要起身躲避,但他們腳下的地板卻首先承受不住魔法的壓力,竟然寸寸崩裂直接破開一個大洞!

“咦?這什麼情況?啊~~~~”

這下可好,破開的大洞正好就在克洛澤的澡盆下方。

一瞬間,克洛澤連同着金髮獸娘,還有澡盆,一起順着破洞墜落了下去。

“咣~~!”

一聲巨響過後,克洛澤灰頭土臉的發現,自己仍舊坐在澡盆裏,可澡盆卻已經掉到了一樓的大廳中央….

而好死不死的,此刻的大廳胡波魯正在主持召開一個小型會議。

雖然人不算多,但放眼望去也有二十來人。

此刻這二十來人都瞪圓着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克洛澤,還有跟着他一起掉下來的澡盆。

當人,這些男人更多的則是把目光停留在身材惹火的獸娘身上。

“都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啊?!”

獸娘傑森沒有一絲絲羞澀,她伸手一拽會議桌上的桌布,往自己身上那麼一圍,就當做衣服了。

“哪裏跑!”

破洞另一頭,暗精靈夜風很明顯還在氣頭上。

她雙手交疊從破洞躍下,人還沒落地就是幾枚能量球發射而出!

傑森動作靈敏的翻了幾個跟頭,躲過那些魔法球的襲擊。

可正在開會的這些人就慘了,無端端的被炸開的能量球掀飛的到處都是….包括牆上…天上…

“哼!老孃不跟你玩了!咱們走着瞧!”

獸娘傑森見勢不妙,幾個起落就跳出了城堡,在衆人的一陣陣驚歎聲中快速消失在了樹林裏。

再看仍坐在澡盆裏的克洛澤,已經要被瓦礫和木屑給埋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