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琪兒,你快幫幫我,貝琳姐老是說我。」溫妮一邊拉幫手,還一邊裝委屈,扁著嘴水汪汪的眼睛好像隨時可以哭出來一樣;不過安琪兒顯然沒被她的演技騙過去,對著溫妮的額頭就是一個不輕不重的敲了一下:

「溫妮不要整體瘋瘋癲癲的,你也不笑了,一直這樣小心以後嫁不出去。」

被敲的溫妮,撇了撇嘴,「我才不嫁人呢,我們幾個要一直在一起,永遠!永遠!」

「好了,好了,都不要鬧了,都坐過來,現在我們和凱爾他們分開了,現在我們怎麼辦?是繼續還是回去?」成熟穩重的貝琳招呼幾個小姐妹坐過來,一起商量接下來的安排。

溫妮急不可耐的舉手叫道:「繼續!我們繼續好不好!哼哼沒有他們我們一樣可以的。」

膽小妮可,最沒主見,大家怎麼樣自己就跟著怎麼樣就好,而貝琳也在思考著繼續的可能性,不過安琪兒卻說出了自己的決定:

「我看我們還是回去吧,如果只有我們的話,實在有些危險,溫妮冒冒失失的,妮可又膽子太小,如果真遇到事情,到時候可能會相當的危險。」

溫妮聽到安琪兒的話,剛想反駁幾句,就被安琪兒一眼瞪了回去,一臉不滿的對著腳底下的草出氣,妮可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小手絞著衣角,安琪兒看著這兩個人,柔聲說道:「我知道你們倆是為了我好,不過我不能為了我自己的事,但是我不能拿朋友姐妹的安全去冒險,所以這次就這樣吧,好嗎?」

二人聽著安琪兒的話,心裡明白,她決定的事很少會改變,只好點了點頭,貝琳看著她們,雖然他們每個人都有著不小的缺點,妮可膽小怕事,什麼事都沒主見;溫妮大大咧咧,毛手毛腳,安琪兒有時候太愛鑽牛角尖,但是貝琳喜歡和她們在一起,因為和她們一起很輕鬆,很快樂。

看著貝琳不說話,溫妮問道:「貝琳姐,你的意見呢?」

貝琳微微一笑,看向安琪兒:「我同意安琪兒的決定,反正時間也沒剩幾天了,我們還是早些回去的好。」


「既然這樣,那我們明天就起程回學院,我現在來安排下守夜的順序。」安琪兒見貝琳也同意她的想法,便安排起守夜人員來。

「安琪兒,這次我要守後半夜,這些天你也累了,而且這麼多天也沒出什麼事,你多休息會吧,我保證不會出問題的。」溫妮自告奮勇的對著安琪兒提出要守後半夜的要求。安琪兒皺了皺眉,一臉不信任的眼光看著她。

這時貝琳說話了:「安琪兒,不妨讓她試試吧,也對她以後有好處。」

沒想到連貝琳都同意了,安琪兒也不好拒絕,只好叮囑溫妮千萬要小心,別讓篝火熄了,然後就是千萬別說著了。

關注微信公眾號「小說」(微信號wap_),參與作者微信人氣大比拼活動,點擊了解! 夜已深, 記憶覺醒 ,新的一天也隨著來臨,溫妮迷糊的起來,替換守夜的貝琳,看著溫妮困得小腦袋直點,貝琳輕輕拍了拍她的腦袋:「精神著點,守夜不是小事,有什麼動靜馬上叫醒我們知道嗎?」

溫妮吃痛,稍稍精神了一點,要強的說道:「貝琳姐放心吧,你快快去睡吧。」

貝琳雖然有點不放心,但是自己當初都贊成了溫妮守後半夜,也只好相信她了。

看著貝琳姐已經睡下,溫妮在四周巡視了一圈,沒有月光的落葉森林顯得更加漆黑,這時一陣夜風吹來,讓她一陣哆嗦,溫妮小跑著回到了篝火堆旁,雖然她平時大大咧咧、風風火火的,可是畢竟是女孩子,幾個姐妹已經睡著了,又沒人陪她說話,現在看著周圍黑黑的,不免有點害怕。

溫妮撥動著火堆,心裡想到:就在這裡守夜,也沒問題吧?反正再過一會天就亮了。

溫暖的地方總是會讓人不自覺的產生困意,溫妮在火堆旁努力的和睡魔做著鬥爭,意識也處於半睡半醒的迷糊狀態。

不遠處刀疤一夥靜靜的等待著機會,刀疤雖然不把他們的戰鬥力放在眼裡,但是能避免多餘的糾纏最好不過了,畢竟這次不能傷了她們的性命,不然的話!想到這裡刀疤不由的打了個冷顫,想起前幾天來找自己的那個人,要是出了什麼差錯想必那人不會饒了他的。

他看著守夜的女孩迷迷糊糊好像睡著了一樣,眼中一亮,機會來了!趁黑漆黑的夜幕,揮手示意手下悄悄的靠過去,想在她們幾個驚醒之前制服她們,搶過他們的儲物袋逃之夭夭,一眾人躡手躡腳的靠近著。

溫妮迷迷糊糊之中,完全沒有發覺正有一群不懷好意的人靠近她們。

看到近在咫尺的目標,毫無防備的睡著,心中不免冷笑:真是一群大小姐呢!

擺手示意瘦猴他們衝上去,瘦猴點了點頭,分配了一下,然後帶頭沖了上去,就在瘦猴衝出去沒幾步,突然迎面飛來了幾顆魔力球,瘦猴嚇得一個懶驢打滾躲了過去,魔力球轟在了地上。

咚!咚!咚!

刀疤在後面看的很清楚,不滿的咂了咂嘴,隨後指示手下先圍上去。

貝琳丟出魔力球之後,直接擺出攻擊的架勢,熟睡中的幾人也都驚醒了,溫妮驚慌失措的拿起自己的弓,「怎麼啦!怎麼啦!」

帶轉過身看到身後一群凶神惡煞的人時,頓時退後幾步,揚起她的弓就要攻擊刀疤他們,這時候安琪兒提著闊劍擋在了溫妮前面,冷眼看著對面的刀疤道:「各位,我們是聖心分院的學生,這次出來歷練,沒有得罪各位的地方吧,你們圍著我們想做什麼?」

「哈哈哈哈!沒想到在這裡居然碰到了聖心的學生,真是榮幸呢,我和兄弟們進入落葉森林數日卻沒什麼收穫,想必沿途的魔獸不是被你們殺了就是趕跑了,你們不覺得應該補償我們嗎?」刀疤大笑著走了出來,直視著安琪兒,他說出這番話就是不想讓她們知道自己是專門針對她們的。

「你們這群人,打不到魔獸關我們什麼事?是你們自己沒本事罷了!圍著我們是看我們好欺負嗎!一群大男人還要不要臉了!」溫妮對著刀疤爆喝,罵完又對著幾個姐妹說道:「對不起!大家,都怪我睡著了,不然也不會這樣的。」說完眼裡就吧嗒吧嗒的落了下來,看著楚楚可憐的溫妮,安琪兒她們雖然有些生氣,但是現在已經這樣了,再怎麼責怪溫妮也沒有用了。眼下是要怎麼度過這次危機,動手的話自己這邊雖然都是中位學徒,可是實際戰鬥力也就和下位學徒相當,對面那個刀疤臉明顯也是個中位學徒戰士,打起來的話她們這邊根本沒有優勢。

「聖心的幾位,只要你們把儲物袋交給我們,我們就不會在為難你們,如何?」刀疤這時開口說話了,「我也不想和你們動手的,你們這麼嬌滴滴的姑娘要是受了傷我們也會心疼不是,所以只要拿出你們這次的收穫,我們會立刻退走,絕對不會為難你們。」

貝琳看著安琪兒咬著嘴唇,臉上露出掙扎之色,不免有些急了:「安琪兒,不能相信他們的話,而且這些東西是我們這學期的課業,對於你們非常重要。」

「貝琳,不要說了,我知道這次很重要,可是如果不答應他們,他們也會強搶的,最壞的結果就是和他們戰鬥而已,但是答應他們的要求,也許會避免戰鬥。」安琪兒心有不甘的說著這番話,用眼色朝著妮可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貝琳看著妮可,她現在嚇的躲在溫妮的身後,無奈的嘆了口氣,「唉!也許這是最好的方法了,不過這次課業你們打算怎麼辦呢?」這次不同往日,以前沒有完成也沒什麼大礙,可是這次安琪兒她們在不完成,等待她們的就是退學。

「回去之後,我打算把家族留下來的那把武器拍賣了,想必能換來一些錢財,用這些錢去購買魔核。」安琪兒語氣里有些不舍的說道;貝琳心驚,沒想到安琪兒居然打算拍賣祖上流下來的武器,看來她對於這次的機會看的非常重呢,貝琳皺著眉頭,心裡盤算著怎麼幫組安琪兒她們。

看著她們竊竊私語的刀疤,有點不耐煩的說:「怎麼樣?商量的如何,如果不答應的話,那就抱歉了!」說完一擺手,示意圍著的人開始行動。

安琪兒見狀,急忙說道:「慢著!我給你們就是了。」說著從要見拽下一個小袋子,扔到了刀疤腳下。

刀疤滿意的撿起儲物袋,「你們幾個的也都拿出來吧。」

溫妮、妮可、貝琳雖然不甘心,但是還是拿出了她們的儲物袋,扔到了刀疤面前。

拾起這幾個儲物袋,刀疤也沒看裡面有什麼,揮揮手,讓手下都回來,又滿臉笑容的對著安琪兒幾人說道:「這樣就對了嘛,以後還是不要來落葉森林了,這裡可不是你們這群大小姐遊玩的地方,特別是那個拿弓的小姑娘。哈哈哈哈!」

說罷帶著人就要離開,安琪兒被刀疤的話氣的臉色發青,強忍心中的怒火,突然一道破空聲從身後傳出,一道利箭直奔刀疤等人而去,啊!一聲慘叫響起,只見刀疤身邊的瘦猴大腿上插著一根箭矢,痛苦的倒在地上大叫。

兩撥人都被突然的變化,弄的呆愣住了,刀疤沒想到她們居然敢動手,而安琪兒她們沒想到溫妮居然動手了,刀疤滿臉陰鬱的看著瘦猴,又看了看安琪兒她們:哼!雖然不能要她們的命,但是教訓一番總是可以吧,不然以後我怎麼做老大。

「都給我上,記住教訓一下就行,別弄死了。」

安琪兒見狀嬌喝道:「溫妮,你保護好妮可,貝琳姐我們對付這些人。」溫妮的貿然出手,的確讓她惱火,但是究根結底還是這夥人的不是,現在要做的就是戰鬥。

安琪兒揮舞著闊劍,和幾個人纏鬥在一起,而貝琳躲在安琪兒的後面醞釀著魔法,溫妮不時的放出幾道冷箭,一旁的刀疤皺眉看著安琪兒,沒想到這個小姑娘這麼厲害,居然不使用戰技僅憑自身的力量、技巧、居然纏鬥住了他的幾個手下。

刀疤眼裡露出一絲欣賞,可惜了啊!如果不是光明屬性魔力,想必她的前途一定不小。

關注微信公眾號「小說」(微信號wap_),參與作者微信人氣大比拼活動,點擊了解! 安琪兒雖然擋住了這幾個人,但是她沒有看起來那麼輕鬆,魔力消耗的太快了,這樣是撐不住多久的,而且對面的頭目還沒有出手,安琪兒又一次逼退了他們的圍攻,就在這幫人想衝上來的時候,迎面飛來一個腦袋那麼大的水球,這幫人慌忙躲閃,可惜有一個倒霉蛋沒有躲掉,被打了個正著直接暈了過去。

安琪兒總算鬆了口氣,能減少對方的戰力最好不過了,可惜只打倒了一人,看起來這幫人的戰鬥經驗還是挺豐富的。


刀疤看著突然飛出的水球眉頭一挑,居然有個水系魔導士,瘦猴被傷,沒了戰鬥力,現在他這邊又少了一人,刀疤臉色不禁難看起來,本以為十拿九穩的事,沒想到就因為對方的一箭出了變化,看來他不動手是不行了。

從儲物袋中抽出一把大鎚,催動身上的魔力,快步朝著安琪兒衝去,大喝一聲,對著她就是當頭一錘,安琪兒一直都在留意著刀疤,抬起闊劍去抵擋刀疤的攻擊,只聽得「鏗」的一聲脆響,安琪兒被擊的倒退了好幾步,站穩腳步后隱蔽的揉了揉發麻的手臂,柳眉緊蹙,冰藍雙目含煞,閃爍透著殺氣的凌厲眸光,雙唇緊抿。

剛剛的交手安琪兒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這人的對手,雖然階位一樣但是對方是土屬性的戰士,攻擊勢大力沉,由於剛剛的攻擊,使得安琪兒她們的陣形徹底崩潰了,刀疤盯著安琪兒,貝琳和溫妮還有妮可被其餘五人團團圍住。

溫妮捨棄了長弓,抽出匕首擋在五人面前,貝琳不時的釋放出水球術,只要她們想去夾擊溫妮,就會飛來一記水球,這些人顯然對貝琳的魔法很忌憚,這可是貨真價實的中位水元素學徒,一對一他們只有被秒殺的份。

由於貝琳的牽制,這些人一時半會也拿她們沒有辦法,安琪兒看到貝琳她們暫時很安全,心裡一松,現在的關鍵是這個刀疤,只要她能打敗刀疤就勝利了,雖然心裡沒底,但是為了自己的朋友,她無論如何也要試試。

安琪兒催動了魔力,全身被乳白色的魔力籠罩著,刀疤饒有興緻的看著她,「終於使用魔力附體了嗎,那就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吧!」

話音一落,兩人的武器就撞在了一起,「鏗!」

這次安琪兒沒有後退,只是雙腿微曲就接下了這次攻擊。

「嚯嚯!真不錯,居然接下了,可惜你終究只是個光明屬性而已。」刀疤看著安琪兒接下了自己的攻擊,顯得有點意外,這丫頭雖然是光明屬性,但是明顯的和其他的不同,不過光明屬性終究是光明屬性。

大鎚一下接一下的攻擊著,安琪兒咬牙堅持,一邊尋找刀疤的破綻,可惡!一定要在他使用戰技之前打敗他。

「啊!貝琳姐!」這是溫妮的突然叫了起來。

安琪兒心咯噔一下,抵擋之餘,用眼角的餘光看見貝琳跌坐在地上,一條手臂全部被鮮血染紅了,妮可嚇的小臉發白,溫妮護在貝琳的身邊,死死的盯著圍著她們的人。

看到這個場面,安琪兒腦子一片空白,雙眼通紅,也不顧及刀疤的攻擊,低聲喝道:「流光刃!」

刀疤只覺眼前白光一閃,安琪兒的闊劍已經來到了胸口,一股死亡的氣息籠罩著他,心下一驚,爆喝一聲:「喝!」

「叮!鏗!」

安琪兒沒想到刀疤在最後關頭居然防住了自己的捨命一擊,手中的闊劍因巨大的衝擊應聲而斷,剛剛從死神身邊轉悠了一圈的刀疤,暴怒的對著安琪兒就是一錘,回神的安琪兒連忙拿著斷劍抵擋。

「嘭!」

巨大的力道把安琪兒那嬌小的身體,掃了出去,一下跌落在貝琳她們身旁,幾人看到狼狽的安琪兒,心裡更慌了,妮可嚇的大哭起來,溫妮一個勁的道歉,貝琳咬牙忍著劇痛觀察安琪兒的傷勢。

刀疤看著昏過去的安琪兒,眼裡閃過一陣厲色,剛剛如果不是在最後關頭自己使用的岩鎧,想必自己已經死在了她的劍下,他心裡總覺得這個女孩真的很不尋常,留著她會不會給自己以後留下禍根,要不要現在解決了她呢。

不過一想到那人,刀疤的這個念頭就被他放棄了,如果真這麼做了,那麼自己就是在找死。

「哼!今天是我心情好,不要你們的命,你們傷了我的弟兄,我也教訓過你們,這事就到此為止。瘦猴趕緊滾過來!」看著哭哭啼啼的幾人,刀疤把瘦猴叫了過來。

刀疤他們的目的達到了,雖然中間出了一些小波折,不過總算是完成了那人交代的事。

貝琳看著刀疤沒有在為難她們,心裡輕鬆了不少,要是他們有什麼不好的想法,自己等人連抵抗的餘地都沒有,唯有死路一條了,安慰著妮可和溫妮,又讓妮可用治癒魔法治療安琪兒和自己,心裡非常懊惱:自己還是太弱了呢!

東方漸漸放亮,四人狼狽的坐在地上,顯得特別凄涼。

「哈…..啊…天亮了?不好!都忘記正事了。」喜洋坐在一顆樹椏上,看著下面的一群人,發現所有人都看著自己,有點不好意思,目光看向安琪兒她們,我靠,什麼情況,怎麼我睡了一覺,就傷的傷、暈的暈啊,這樣子還怎麼帶我走出森林。

喜洋目光陰沉的看著刀疤,不用想這應該就是他們乾的了,跳下大樹,抽出大劍插進面前的地方上,不善的看著刀疤等人:「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牙崩半個不字,爺爺管宰不管埋!」

刀疤等人愣愣的看著喜洋,轟!全都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老大你聽見沒,這小屁孩要搶我們。」

「小娃娃,趕緊回家找媽媽吃奶去吧,哈哈哈!」

瘦猴一笑的臉都要抽筋了,邁著八字腿,朝著喜洋走去,來到喜洋麵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哪來的小野人,笑死我了,打劫打到強盜頭的身上來了,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咦!這把劍不錯,歸爺爺我了。」說完伸手就想把喜洋的大劍拿過來。

這時喜洋伸出手搭在瘦猴的身上,笑著對他說:「劍,你可以拿去,不過是跪著拿!」手上用力一壓,瘦猴感覺猶如巨山壓頂,巨大的力道讓他狠狠的跪在了喜洋身前,「咔嚓!」一陣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啊..啊….!」瘦猴捂著膝蓋慘叫起來。

「最討厭,別人比我長得高了。」說完看向刀疤:「是你乖乖的把東西交出來呢,還是小爺我親自動手啊?」

剛剛那一幕使得原本哈哈大笑的人瞬間安靜下來,膽戰心驚的看著喜洋,刀疤現在心裡翻起滔天巨浪,這是什麼人,披著人皮的魔獸嗎,單單一隻手就輕鬆廢了瘦猴,就算自己也絕對不會這麼輕鬆的做到。

雖然驚訝於喜洋的實力,但是聽到他這麼說刀疤被氣的不輕:「哼,要東西,那你自己來拿好了。」

「唉!乖乖的放下東西走人多好,浪費小爺的體力。」喜洋一邊搖著頭一邊朝著他們走去。

嘩啦啦~!所有人都抄起了武器,緊張的看著喜洋,另一邊安琪兒她們也注視著這裡的情況,安琪兒醒來后就看到喜洋單手廢掉瘦猴的一幕,驚訝於喜洋實力的同時,心裡卻生出一種異樣的感覺,親切、溫暖、又帶著一點熟悉。

關注微信公眾號「小說」(微信號wap_),參與作者微信人氣大比拼活動,點擊了解! 帶著這種特殊的感覺安琪兒打量著喜洋,年紀不大應該和自己差不多,廢掉瘦猴的那一下,可以看出他的實力不弱,應該到了中位學徒,甚至離上位學徒也就一步之遙了,不過安琪兒仔仔細細的看著喜洋的臉,確認自己沒有見過他,為什麼會有熟悉的感覺呢?

「這人好厲害,剛剛那一下真的帥呆了。」溫妮一臉興奮的看著喜洋。

「只不過聽他的話,這人打算搶劫他們,這人也是強盜嗎?」妮可小聲的說出自己的疑惑。

「感覺不像,不過我們還是小心為好,這人出現的太巧了。」貝琳顯得頗為冷靜。

溫妮顯然沒聽進去貝琳的話:「快看!快看!要打起來了。」

只見喜洋已經來到刀疤的身前,表情鄭重的看著他:「你們不在考慮一下我的建議了嗎?」


刀疤突然暴起,大喝道:「哈哈哈,我可以考慮一下你那個管殺不管埋的建議,小崽子去死吧。」

大鎚應聲而下,喜洋失望的搖了搖頭,伸出一隻手迎向刀疤的大鎚,刀疤見狀,心想:這算什麼,難道你真的認為我和剛剛的瘦猴是一個級別嗎?狂妄!自大!我要讓你死的很難看,一瞬間刀疤催動了魔力附體,土黃色的魔力元素覆蓋在全身上下,使得他的攻擊更加有力,沉重。

「我要把你打成肉醬!哈哈啊」刀疤狂放的大笑著,想象著他在自己全力一擊之前血肉崩裂的樣子,刀疤除了興奮就是興奮。

「嘭!」巨大的力道砸了下去,魔力的四散吹起了周圍的雜草和塵土。

「哈哈,囂張的臭小子,現在變肉醬了吧。」

「敢在我們老大面前打劫,真是活的不耐煩啊」……

刀疤手下看著自己老大強力的一擊,想必這小子死定了,刀疤也是滿意的笑了笑,可是他的笑容沒有持續多久,就凝固在了臉上,隨後變得驚恐,冷汗也流了下來,周圍的手下看著老大臉色巨變,都納悶怎麼回事的時候,從煙塵里傳出一道聲音:

「還算不錯的攻擊,想必這就是你全部的實力了吧,不過你好像忘記我剛剛說的話了呢。」

煙塵散去,刀疤和他的手下不可思議的看著單手抵住巨錘的喜洋,一個個面如土色,刀疤更是驚恐萬狀:這怎麼可能!他全力的一擊,居然被對方一隻手輕鬆的化解了,這人難道是上位學徒嗎。

想到這裡刀疤心驚肉跳,只剩最後一個想法:完了!

看著喜洋揮拳而至,心中雖是恐懼,但他還不想死,催動魔力,大喝一聲:「岩鎧!」只見刀疤周身流動的魔力慢慢變成實質,狀如岩石,覆蓋在他的身上。

「雕蟲小技!看拳!」

「砰!」拳頭落在刀疤的腹部,喜洋一臉笑容的看著他。

而刀疤滿臉的不可思議,喜洋沒有理會,又是一用力,「去!」刀疤的身體直接飛了出去,「轟!」

狠狠的砸在地上,一動不動也不知是死是活。

做完這一切的喜洋,收回拳頭抖了抖手,呲牙咧嘴道:「這傢伙帶龜殼了嗎,真硬,打的手都疼了。」說完還對著自己的手背吹氣。

周圍的人不可思議的看著發生的一切,驚的是啞口無言,刀疤的手下看著自己的老大被眼前這個半大小子輕鬆打敗,一個個毛骨悚然,雙腿打著擺子,一動也不敢動;而安琪兒這邊,溫妮已經激動的要發瘋了,就差沒在地上打滾了,安琪兒看著喜洋呼吸急促,眼中有驚喜,有不安,舉止什麼的不正常,身邊的貝琳看著如此反常的安琪兒,若有所思的看著喜洋。

吹了一會手,感覺不疼了,喜洋神氣十足的看著剩下了幾個小嘍嘍,「我想現在你們該同意我的話了吧?」

哆哆嗦嗦的幾人還以為他們要步老大和瘦猴的後塵呢,沒想到喜洋居然沒有再動手的意思,腦子轉得快的直接把身上的東西全部都掏出來扔到喜洋的腳下,其他人有樣學樣,紛紛掏出自己的東西,生怕慢了別人一步。

喜洋興緻勃勃的看著地上的東西,不過越看臉色越不好,尼瑪這都是什麼東西,除了一些銀幣和銅幣以外,還有他們隨身的武器,其他的都是一些破爛,居然還有一件女人的內衣,喜洋麵色不善的看著那個扔過內衣的人。

那人畢恭畢敬的解釋著:「嘿嘿,偷來的,污了大人的眼睛。真是該死!」

「你去,把地上兩個人的東西都給我拿過來。」喜洋白了這個內衣小偷一眼,便吩咐他去收集刀疤和瘦猴身上的東西。

這人聽見喜洋的吩咐,開始的時候有些不願意,不過在喜洋「含情脈脈」的注視下只好硬著頭皮去了,來到瘦猴身邊,此時瘦猴因為巨大的痛楚昏了過去,所以他很順利的拿出瘦猴的儲物袋,然後看向刀疤躺著的地方,緊張的咽了咽口水,有氣無力的走了過去。

翻過刀疤的身體,他被刀疤的慘狀嚇得六神無主,只見刀疤七竅流血,虎目圓睜,滿是絕望,腹部被開了一個拳頭那麼大的洞,想到這一切都是那個笑嘻嘻的少年造成的,心裡湧出一陣恐懼,戰戰兢兢的在刀疤的身上摸索出儲物袋。

恭恭敬敬的把東西交給喜洋,看了看裡面的東西,這次還不錯,總算有點好東西,雖然他還真看不上這些東西:

「今天的打劫還是比較成功的,不過對於你們的抵抗我給與批評,記得下次不要這樣嘍。現在你們可以走了,哦,記得躺著那連個也一併帶走。」

幾人如蒙大赦,慌慌張張的收拾了刀疤的屍體,又抬起了廢掉的瘦猴飛快的消失在森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