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少女的幸福感,被一聲斷喝打斷了,“小子,你想找倒黴不成?我給你個機會,現在走還來的及,要不然我叫生不如死!”

“哎呦呦!我好怕啊,你真是威風八面!”蘭德斯一陣嬉皮笑臉,對着疤面男子還吐了吐舌頭,喬娜夢想中的形象一下就破滅了一半。

“讓我讓開也不難,就是要打敗我,或者給我個一千萬紫金幣也可以,你自己選擇一個吧!”蘭德斯紫宵戰矛一橫,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局面。

“什麼?我就值一千萬紫金幣?”喬娜聽見蘭德斯的說法,在他耳邊小聲說道,“哼!兇巴巴,我這麼美麗,如出水芙蓉,就值一千萬?如果真有一千萬,你就真把我賣了不成?”

“我說小姐,我給你個建議好吧,你還是換過來男裝好嗎,前有偉廉要求決鬥,現在又有人來搶你,真是紅顏禍水啊,再說你也不怎麼好看啊,他們都是什麼審美水準!”蘭德斯小聲說完,連哀聲在嘆氣,好像到了多大黴相似!

“你····”喬娜一氣之下,用纖細的玉手在蘭德斯後脖子處,狠狠掐了一把,肉快要掉下來時,才停止!

在外人看來,蘭德斯的臉色是黝黑的,可一會之間突然變成了煞白,又轉爲暗紅,最後又恢復了黝黑,但臉上肌肉還一個勁的亂蹦!

“啊!兔崽子,納命來!”蘭德斯真是有苦說不出,自己先出手,虐待一下對方,也好出出這口惡氣。

“這年頭還有自己找死的呢!”疤面大漢一陣怪笑,不慌不忙的擡劍橫掃,同樣的一招‘黑月’向蘭德斯橫斬過來!

看着兩米多寬的一個黑色的彎月,震盪着周圍的空間,帶着空氣的爆鳴向自己襲來,看鬥氣的濃厚程度,足可以媲美劍師級別。

蘭德斯一點沒有猶豫,雙腳發力,不退反進迎着黑月衝擊而去,紫宵往空中一立,土黃色的鬥氣全力爆發!

“給我破!”

紫宵戰矛臨近黑月的時候,豎直向下狠砸,一陣撕裂的聲音傳出,空間小幅動盪了幾下,聲勢浩大的黑月,就這樣簡單的被一戰矛砸碎在空中。

“啊!”疤面大漢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的招式,竟然被這樣簡單的就破解了,好像沒費多少力氣相似,看着蘭德斯如同閃電向自己撲來,在做躲閃已經來不及了。

“就是你這倒黴鬼自找的!”蘭德斯看見疤面男,就感覺自己脖子後面還疼呢,玉石火氣更大,戰矛橫掃!

“啪”

一聲脆響打在這名男子的腰部,連同板甲一同打碎,狠狠抽在腰部,頓時一股血水噴濺而出,疤面男子一飛沖天,足有十幾米才重重落地。

“不是死了吧!”這一下確實解氣了,不過忽然想起來,這裏讓打架,但不能出人命!

走過去一看,疤面男子深度昏迷,但性命無憂,這纔多少 放了點心!

“快走!”這時喬娜在拽自己,回頭就問,“我來幫你解決了,你要怎麼謝謝我,不許在擰我了!”

“擰你個鬼啊,看看周圍,你忘了你在預選賽裏的表現了嗎?”喬娜侷促不安的提醒道。

“對了!”蘭德斯在預選賽故意出醜示弱,爲了就是低調,不被人重視,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可在環顧四周,圍攏的一二百人,全都眼睛睜得大大,如同看怪物一樣,看着蘭德斯,剛纔的場面太吸引人了!

疤面男子本來就是大劍士巔峯,再加上黑夜谷加成,已經具備劍師的水準,可被蘭德斯兩招就打成重傷,還沒有什麼威力大的招式,怎麼能不吸引人!


蘭德斯環顧一圈,瞳孔一縮,看到了幾個熟人,那個黑袍法師奇帝、金色大劍科利、非休斯、法納爾、那個巨斧獸人、最重要的還有安特和魯普也在人羣中觀看!

“這幫人渣,沒準這個疤面男子,就是他們其中之一派來的!”蘭德斯瞬間想到了,自己可能上當了!

“哼!”蘭德斯冷哼一聲,全身鬥氣爆發,以身體爲中心十米之內充斥的土黃色的鬥氣,從千米之外都不能忽視蘭德斯的存在!

“他才大劍士,鬥氣就能覆蓋十米,一般的大劍士也就三四米,他那是劍師巔峯纔有的水準!”

“他莫不是影藏了級別?”

“不可能,這裏的守衛,全是精英,不可能犯那樣的錯誤!”

圍觀的衆人說什麼的都有!

蘭德斯這還沒有完全結束,紫宵戰矛橫掃一圈,帶動大量的鬥氣,突然往空中猛然一立,所有鬥氣直接紫宵挑入高空!

鬥氣上升了七八米的高度,如同一道黃色山脊,屹立在人民眼前,土系的厚重、大氣、巍峨都淋漓的展現在人們面前,好像一座真的大山相似!

一道紫色霞光在大山之間劃過,鬥氣一下子完全消失,收斂之快,簡直可以用妖孽來形容,這下的震驚更是非同小可!

蘭德斯中氣十足的大喊,“想來找麻煩的都掂量下自己的本事,想來找死的我就滿足你們的要求!”

這句話說得霸道異常,眼神侵略性的掃視着周圍每一個人,同時有力的大手拽過喬娜,擋在自己身後!

“我的同伴,不容任何人欺凌!”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充滿戰意的看着安特!

當蘭德斯拽過自己,好像有一股暖流傳遞到自己身上,這個男子怎麼可能爲了自己,而得罪周圍所有的人呢,可這一切都是事實!

“傻小子,英雄氣概也露足了,不是真想在這裏挑戰所有人把?”暗夜君王看蘭德斯沒有撤退的意思,趕忙出言提醒!

“蘭德斯走吧!”這時喬娜的聲音好像和以往不太一樣,有種溫柔和依賴,但蘭德斯好像根本沒聽出來!

“是啊,該走了!”蘭德斯拽着喬娜如玉的小手,往人羣外走去,扎入人羣,飛奔許久才消失在圍觀之人的視野中,停在了一個沒有什麼人的角落中!

“該放手了!”一聲甜甜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喬娜不好意思的說道!

“啊!”蘭德斯才反應過來,到現在爲止還抓住喬娜的小手呢,趕忙放開,不過回味起來感覺還真是不錯!

“剛纔爲什麼那麼高調?大可以一走了之!”喬娜和蘭德斯都平靜了片刻,緩和了一下尷尬的氣氛。

“我低調他們不讓,我乾脆就來個高調,讓人知道實力在是一切的體現,讓他們做什麼事都能冷靜下!”蘭德斯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而後有出言道,“我覺得乾菜的男子,像是有人故意安排的,應該安特,但我怎麼覺得有好幾股敵意,都在你身上來回轉呢?”

“你的意思,想要殺我的人不知安特一個?”喬娜十分吃驚的問道!

蘭德斯嘿嘿笑道,“他們是活捉你,不是殺掉你,可能是讓你做他們的壓寨夫人吧?”

這句玩笑喬娜好半天都沒有接話!

“如果真有那麼多人,要捉我、殺我、你都會保護我嗎?”喬娜突然問道!

“當然當然!”一陣肆無忌憚的狂笑,接着蘭德斯竟然有不由自主的去摸,喬娜的小手。

“去死!”喬娜一聲暴喝,失去了所有小鳥依人的感覺,一個轉身,來到蘭德斯身後,伸手剛要掐蘭德斯脖子。

突然一道聲音傳出,“沒打擾兩位吧!”

喬娜趕緊收手,只見從角落中出現一人,正是那名黃牛。

“大哥你真是好氣魄,我有個情報買給你,不知道你要不要?”大漢的眼裏出現了商人的狡詐。

“關於剛纔那個男子的情報嗎?他是人指派的應該,還有什麼可以告訴我的,五十金幣,不成你就走人!”蘭德斯一口說道!

“夠了夠了!”大漢眉開眼笑,“這個人本名叫做康福特,是一名暗系大劍士,流浪傭兵,這次對兩位的不軌,確實是有人指使,這人來頭還很大,他本名叫做非休斯!”

蘭德斯頓時臉色就一變,本來以爲所有的這一切都是對着喬娜而來,可是非休斯出馬,就用可能是針對自己,安特能看出自己真身,非休斯也有可能。

“我們可能有**煩了!”蘭德斯臉色沉重,喬娜一邊很是不安的說道,“那個非休斯是什麼人?他要追殺我做什麼麼?”

“小姐可能您還不知道把,那個非休斯其實就是太陽神教的聖子,而且據我瞭解,他對你們兩位都有點不好的企圖!”此話一出蘭德斯更加吃驚。

“咱們兩個竟然都被人給盯上了,這下向低調都不可能了,維今之計是要保證自己的安全,等到進入黑夜谷就安全很多了!”蘭德斯說道!

“在基地也不成啊,這裏許可打鬥,咱們去哪裏躲合適?”喬娜對蘭德斯的事,很清楚,知道他惹怒了兩大教派,所以就什麼也沒問!

“我給你們個意見怎麼樣?”黃牛大漢嘿嘿乾笑着說道,但兩個手指不停的來回搓動!

“哦?什麼地方?能保證安全嗎?”蘭德斯好奇的問道,在這荒郊野外的,還有安全可言嗎?

就連喬娜都狠好奇!

“黑暗精武會”大漢一字一頓的說道。 “黑暗精武會?是什麼意思?比武的場所?”蘭德斯和喬娜一臉的疑問,顯然是沒有聽說過這個場所。

“這個黑暗精武會是非常出名的,簡單來說是一種拍賣寶物的拍賣會,但不是用錢,是用自己的武藝和命!”大漢說道這裏停頓了一下,“拍賣的寶物都有黑暗精武會官方出,但誰想要得到相應的寶物,就要參加比武,只有最後的勝利者,才能得到,至於輸的一方,要麼付出三倍的價格贖自己,要麼被黑暗精武會帶走,至於帶走幹嘛着就不知道了,不過被帶走的人,還從來沒再出現過。”

“哦!要是一個神級和劍者比,那也沒有意思!”蘭德斯提出了自己的疑問,但同時對這個黑暗精武會,還真有點興趣,主要是好奇。

“這您大可放心,比武都是有規定的,上下差一級可以,但決不能差兩級,還有不管是劍士還是魔法師,三級不能和四級比、七級不能八級比,真神級只能和真神級比,對應您的等級,要就是說您只能和您一下的人爭奪!”大漢說完等待着蘭德斯回答,但臉上諂媚的笑容一直沒有停止。

“三級和四級、七級和八級,這兩個等級之間雖然相差只有一級,但就這一級相差的實力能查出很多,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之上!”蘭德斯立刻就明白了,這樣做的用意,接着問道,“這個武道會,又和我們躲藏有什麼沒關係!”

“去黑暗精武會的人,都給一個面具,能完全遮蓋主自己的樣子,所以在拍賣期間,您是絕對安全的!”大漢說完好像奴才一般的,垂首站立着!

蘭德斯暗地傳音,“寶貝啊,我們去看看,要是隻在大劍士以下戰鬥,我們沒有什麼可怕的!”

那邊傳來了喬娜暴躁的回答,“你少信口開河,誰是你的寶貝,哼!”冷哼一聲吼接着說道,“去那也成,我也很好奇!”

“說吧帶我們去那,你需要多少好處費!”蘭德斯直言說道,這種黃牛不會好心做賠本的生意。

“看您把我說的都不好意思了,熟人價一百金幣!”嘿嘿乾笑聲顯得那麼的假,但大漢的笑容倒是很真摯,也可能是職業性的笑容!

蘭德斯扔給大漢,一百個金幣,剛想讓他帶路,忽然想到一個問題,“我說你叫什麼名字?爲什麼能知道那麼多事,尤其是誰要算計我們,你都知道,你是不是刺客公會的!”

大漢聽完這話,笑容一下收斂,雙眼放出兩道懾人的精光,好像是實質一般,身體爆發出恐怖的能量波動,一股黑色鬥氣猶如河水一樣稠密。

蘭德斯失聲驚叫,喬娜更是被這股驚人的氣勢壓得險些栽倒,最後被蘭德斯一把拉住,纔沒有出醜!

“我親愛的顧客,有些事情還是不要說明白爲好!”大漢的氣勢一下收斂,又恢復成一個諂媚的樣子。


“我是有要求給你們,敢接嗎!”蘭德斯不退反進一步,和大漢只有一步之遙,要以殺手的速度,要殺蘭德斯簡直就如探囊取物,這也是給對方一個安全的信號!

“說說看!”簡短的話語之後大漢沉靜下來,兩隻精光四射的眼睛看着蘭德斯!

蘭德斯把聲音壓的很低,然後才說道,“幫我調查安特這個人,以及他身後的背景!”

大漢眼珠急速的轉動,好像在衡量利弊,郵箱是盤算價格,片刻之後才說話!


“那個安特,的確有點神祕,我可以負責的告訴你,他想要活捉你的老婆,更向殺掉你!”大漢指着喬娜說道,而後又開口,“至於他的出身以及背景,實在太神祕,這樣,你去參加黑暗精武會,等你出來後我回答你,接不接這個活!”

蘭德斯痛快的點頭,心裏對這個安特是在是不怎麼放心!

這時的喬娜一臉的鬱悶,自從進入基地,自己就多次被誤認爲,是這個兇巴巴的女朋友,現在可到好,一竿子直接成老婆了,真是要躲鬱悶有多鬱悶。

可是當想起那句,無賴保護你的時候,有一絲甜蜜迴盪在心頭!

“傻丫頭,走了!”蘭德斯大聲的招呼着喬娜,和大漢一起拐來繞去,最後來到一個小帳篷之處,三人一起去。

“這裏竟然有一處傳送陣!”蘭德斯詫異的說道,牀松針一邊還有一個老者好像在睡覺的樣子。

大漢對着老者施了一禮,然後說道,“如果你們想去就跟我來把!”

大漢踩進傳送陣,光芒閃耀間人已經不見!

兩人對視一眼,先後踩進傳送陣,光芒閃耀之間,他們已經出現在一個不同的地方!


高大的洞窟,四周都是黑褐色的巖壁,巖壁上鑲嵌着很多照明用的熒光石,走出腳下的傳送陣,環顧四周,發現在自己身後有一個隧道!

站在一旁的黃牛大漢,過來說道,“兩位這裏是通往會場的大廳,要參加大會請往裏面!”

大漢說完哪出三個面具,銀燦燦的放着光芒,面具都是一樣的,只有兩隻眼睛,其他五官都沒有,也根本看不出男女!

蘭德斯和喬娜接過面具,分別帶上,根本不用固定,好像可以自動吸附到臉上一般,而且視力根本沒有收到任何影響!

最重要的面具戴上後,還延伸出一片銀色光幕,把上半身全部籠罩,就算是在眼尖的人,都不可能認出對方!

蘭德斯安迪傳音給喬娜,“你看啊寶貝,現在都一個樣子,萬一我們失散可不好相聚,要不這麼着,你拉着我的手,這樣就不怕了!”

喬娜的臉色騰地一下就紅了,“你··討厭!”

說笑之間兩人步入了洞窟隧道,隧道並不長,只有百十來米,不大一會,就看到前方出現了一片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