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時辰的恢復,令得這羣強者的氣勢,比之之前的萎靡狀態,十足強上了太多!

雖然仍舊沒有完全的恢復到巔峯狀態,但是他們的戰鬥力,也是因爲吞食了武靈丹的緣故,而直接飆升到了七八分程度,大部分人,都已經恢復到了七重武脈境的地步!

這已經令得那羣把手在外的三大門派之人心驚不已!

須知,他們之中,出了那三名頭領是九重武脈境的層次之外,八重境界之人,寥寥無幾!

而在這些人中間,原本已經在重生塔中突破到九重武脈境層次的那些弟子,此刻周身繚繞着一層乳白色的光華,看上去飄渺不定,但是從其中滲發而出的那股波動,卻是強悍的令人窒息!

八重武脈境巔峯!

雖然依舊是因爲時間原因,不能夠全面恢復,但是,他們能夠恢復到如此狀態,已經十足的了得!

得益於之前在重生塔中得到的無數武靈丹,這羣弟子,纔有機會豪放不羈地修煉,而這樣放開手腳的修行,好處顯而易見!

隨着一聲無形氣浪翻卷而起,這羣人氣勢如虹,竟是將身下的那方土地,直接震得龜裂而開,裂紋猶如蛛網一般四散開來!

足足幾丈之深的裂縫,讓得先前把持在結界周圍的那三大門派的強者,直接跌落下去大半,身負重傷,哭爹喊娘,狼藉不堪!

而剩下來的那二十餘名強者,此刻突然見識到一羣強大者帶着浩瀚之勢強勢歸來,竟是瞬間身體僵硬,猶如石化了一般!

握着兵刃的雙手,不由自主地打顫,身上的熱血,漸漸冷卻了下來。

在這羣恢復實力的強者跟前,他們甚至瞬間放下了拼鬥的打算!

“咣噹!”

一聲兵刃落地的清脆聲響發出,令得三大門派的所有人,心下一驚!

“哼!外來人,還不束手就擒!”

天鷹門弟子中,突然發出一聲大喝。

旋即,這羣清風鎮各門各派中的強者,突然一同聯起手來,浩蕩靈氣騰地擴散而開,將三大門派那羣戰慄不安的強者悉數籠罩!

他們之間窩裏鬥可以,怎麼說都是他們清風鎮自己人,寶物不會流落外地,但是若是外來人想要強搶自己地盤上的寶物,那種一致對外的情懷,便顯現出來了。

“呃…”

這一幕,簡直太過的駭人,這羣恢復實力的強者,不僅僅數量上要比自己人多,而且,他們的實力一朝恢復,甚至直接就將他們的威勢給壓到了最低!

此刻,三大門派的強者,有些人已經瑟瑟發抖,手中兵刃不由自主的掉落在地。

但是,卻是有着一些不怕死的滾刀肉,提着膽子,幾人聯手,做出了前後左右的嚴密防禦!

而見到這少數人的負隅頑抗,那天鷹門的弟子也是沒有絲毫的猶豫,眼神冰寒,瞬間出手!

同樣是數人聯手,雄渾而霸道的靈力攻擊,直接猶如滾雷一般,降落到那幾人聯手的防禦之上。

毫無疑問,衆人之力無法匹敵,這些防禦瞬時間土崩瓦解!

而那些依舊打算拼命抵抗的強者,在見到那之前被轟出去不知死活的幾人之後,心中的戰意迅速冷卻,最後,無不是乖乖地束手就擒。

……

三大門派之人,到得現在,就只剩下一人,不要命地死纏爛打!

此人,正是那爲了重寶而不要命的黑煞山莊莊主,黑煞!

青木宗穆森,被陸離重創;

烈火門柳風,狼狽不堪;

一羣小嘍囉,現在已經被強勢歸來的一羣清風鎮強者俘虜;

可以說,外來戶的如意算盤,已經完全的落空。

但是,爲了重寶,黑煞竟是完全的不顧性命,猶如瘋癲一般,連連出手,直欲將陸離那煉器金臺搶到手。

一羣清風鎮強者見到陸離與黑煞的打鬥,嘖嘖稱奇,搖着頭,竟是沒有對陸離產生絲毫的擔憂。

因爲,誰都能夠看得出來,那黑煞,此刻似乎已經山窮水盡!

只見他那黑色的靈力攻擊,氣勢越來越弱,到得最後,似乎僅僅只能夠發出一陣拳風!

一陣根本無法對任何人造成傷害的拳風,而已!

而反觀陸離,他的身軀之上,正散發出一股詭異的光線,那些光線,糾纏着黑煞的身軀,猶如無數細小的繩索將其捆縛而住。



黑煞雙眼血紅,其中佈滿了恐懼!

“放開我!我認輸,我投降!”

黑煞雙手連連揮舞,一副死纏爛打的模樣,但是嘴裏,卻是連連求饒!

這令得一羣強者疑惑不解!

“彆着急嘛,等小爺我將你身上的最後一絲毒氣吸乾淨,自然放你走!”

陸離一臉戲謔之色,看着眼前不斷舞動的黑煞,猶若貓捉耗子一般的眼神。

“譁——”

陸離這話,讓所有正在盯着這裏的人,面色一僵!

這黑煞不要命的與陸離死纏,感情是無法逃離陸離的那股吸附之力!

這股力量不斷地將黑煞拉向陸離,然而,陸離卻是不斷地發動攻擊,黑煞之所以如此揮舞攻擊,那完全是因爲不想被陸離打到,而無奈地做出防禦!


但是,誰都能夠看出來,這一刻,若是陸離想要將其擊潰,貌似只要一記重拳,便可徹底完事!

只是,陸離卻沒這麼做,他只是不慌不忙地吸收這黑煞身軀之中散發出來的黑色霧氣,似乎要將其徹底吸個乾淨!

“不要啊…放開我!求求你…”

這番吸收,在黑煞的求救聲中不斷地進行着,而到得最後,只聽得黑煞的求饒聲越來越弱,最後竟是聲音嘶啞,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陸離一揚手,那黑煞的身軀,猶如敗革,直接飛了出去。

碰地一聲跌落在地,胸膛起伏不定,一口逆血噴出,模樣萎靡之極!

場中,似乎時間靜止了一瞬。

而之後,只聽得陸離輕輕地拍了拍手,長出了一口氣。

“呼——完事了…”

轉過身來,便是看到一臉詫異的衆人的目光,然後,一陣歡呼,響徹而起!

“陸離師弟威武!”

天鷹門弟子帶頭喊了出來。

“一人戰三名九重武脈境的強者,這陸離,他日定成大器!”

其它的門派之人,也是對陸離另眼相看,眼中,盡是驚豔之色。

所有人,對陸離大加讚賞,喜形於色!

這一刻,他們知道,若是沒有陸離,他們恐怕不死,也只能放棄寶物,空手而歸!

而這樣的事情,簡直比要了他們的命還讓人難以接受!

一方強者辛辛苦苦得來的寶物,竟被別的陌生門派奪去,整個清風鎮恐怕都會顏面掃地!

不過,現在,他們的困境局面,盡數被一個叫做陸離的年輕人給解決掉了!

心頭,無不是涌出了感激之情!

他們明白過來,若是陸離之前對他們出手,他們這羣天鷹門之外的門派,恐怕也是休想得到任何好處!

而他,並沒有這麼做。

“上天有好生之德啊…”



而在衆人對陸離大加讚賞之餘,一旁人羣角落裏,三道人影則是竊竊私語。

“這傢伙貌似不好對付啊…也不知道沈師兄到時候有沒有辦法制服於他…”

“哼,不用擔心,沈師兄可是早就步入了九重武脈境的層次,這小子纔剛剛晉升,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此次回去宗門,過不了多久便是天鷹峽谷的選拔大比,到時候,簽訂生死狀,這小子,有他好果子吃的!”

“他現在可是將衆人的心都籠絡了啊…”

“沒有關係,到時候咱想個兩全其美的辦法,讓他死的不知不覺!”

“對!師弟受辱的仇,可得好好報!”


“……”

……

重生塔之行,在清風鎮各門派均得到或多或少的寶物之後,告一段落。

而那羣自稱洗劍鎮三大門派的那羣人,也是在被衆人搜刮盡了渾身寶物之後,放了回去。

他們這羣人,原本打算趁火打劫,卻沒成想,偷雞不成蝕把米!

而此次收穫最大的門派,當屬天鷹門莫屬!

不僅僅十幾米高弟子的修爲,直接飆升到了九重武脈境的層次,他們用各種法器帶回來的武靈丹,以及各種靈藥靈石和靈寶,更是令得門派修煉資源暴漲!

一時間,整個天鷹門內門外門所有弟子,均是以一種仰視的姿態,看待這羣爲門派做出貢獻之人。

而十幾名九重境界的弟子,那可是一個極度令人恐懼的數字!

須知在這之前,整個天鷹門總共加起來,也僅僅五名達到九重境界的精英弟子,這一趟回來,竟是完全的成倍翻!

這番陣勢,在整個清風鎮當中,首屈一指!

就連之前能夠叫板的離火宗以及大蠱門,恐怕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老老實實,偃旗息鼓!

絕對的實力懸殊,若是依舊想要挑釁,那便是白癡的行爲!



浩浩蕩蕩,迴歸天鷹門!

衆弟子此番行程,不可謂不兇險,但是均是一一化解。

而這之後,陸離的名聲,也是越來越響,甚至就連那長空長老,都是親口告訴他,天鷹門主,將他列爲重點培養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