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四爺看着我點了點頭,然後正當我以爲他要不理我的時候,他忽然就站住了,對着我說道:“對了,小運,一會八點的時候,你到3包去一下,有貴客,你必須要陪好!”

“啊?”

我聽到了方四爺的話,連忙就驚訝的說道:“四爺,我現在是值班經理,怎麼還要陪客人啊?”

“怎麼?我讓你陪,你也不陪嗎?”方四爺冷聲對着我問道,我連忙搖頭。

“放心,陪好了,我會給你大獎勵的,”方四爺說着便是向着他的辦公室那邊走了過去。

我現在當然不會相信方四爺的話了,他這種獎勵的話,就是隨口說的,完全不會對我有任何獎勵。

不過我現在還在這裏工作,當然也不敢不聽他的話,到了八點的時候,我就按時來到了三包的包廂裏。

當我過來的時候,看到了包廂裏的貴婦,我的心頭猛然咯噔了一下子,因爲這幾個貴婦不是別人,正是上次要用我跟李佳穎曖昧視頻,要挾李佳穎的那幾個貴婦。

原來是她們找了方四爺,要點我過來。

“喲,佳穎的女婿過來了,快過來坐!”

肥胖的萍姐連忙對着我笑着擺了擺手,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過去,因爲我不過去,方四爺不會輕饒我的。

不過我心裏也清楚,這幾個女人故意叫我過來,絕對不是有什麼好事。

“不用這麼拘謹,搞得好像我們要吃了你似的!”

醜女種田:山裡漢寵妻無度 ,明顯就是要撩我的意思。


“你們找我來,有什麼事情嗎?”

我看着這個綠髮貴婦問道,比起肥胖的萍姐來說,我還是更願意選擇這個綠髮貴婦交流。



“什麼事情啊?我們點你給我們服務啊,不然還能有什麼事情?”

綠髮貴婦嬌笑着看着我說道。

“好了,跟這種窩囊廢有什麼好廢話的!“

肥胖的萍姐冷眼看了一眼,隨後便是對着我說道:“我讓你給我辦一件事,你那個丈母孃,上次根本沒有給我轉賬,我想讓你幫忙找一下她出來。”

“啊?”

我心頭猛然一動,這幫傢伙竟然還沒有放過李佳穎的意思,還要我約李佳穎出來。

“看你的樣子,你是不想同意?”

萍姐冷哼了一聲,立刻就直接拍了拍手,立刻外面就進來了幾個膀大腰圓,身上紋着紋身的光頭壯漢。

“狗哥,這個臭小子不聽話,”萍姐點燃了一支菸,隨意的對着我這邊說道。

被叫做狗哥的男子立刻冷眼看向了我,接着他直接伸手便是捏住了我的衣領,把我從座位上提了起來,說道:“小子,知道濱海路狗哥我的名字嗎?”

我當然沒有聽過他的名字,可是我知道他肯定也是混混,他這邊還這麼多人,我要是不聽話可就真的又要被打了。

“要聽萍姐的話,知道嗎?”

狗哥瞪着眼睛看着我警告說着,我連忙點了點頭,而狗哥則是罵了一句:“慫包。”

狗哥罵了一句之後,直接把我扔回到了座位上,而萍姐則是拿出了一張紙條,放在了我的面前,說道:“按照這個紙條上的時間和地點,把李佳穎叫過去,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我拿過紙條看了一眼,讓我明天上午十點,把李佳穎叫道一處偏僻的工廠裏,我立刻就意識到了,如果我真的帶着李佳穎去了的話,那她肯定就完蛋了。

“你要敢不照做的話,我保證你會生不如死,知道嗎?”萍姐冷聲對着我警告說道。

“萍姐放心吧,就這樣的慫包,給他一百個膽子,他敢不聽話嗎?”狗哥坐在了一邊的沙發上,冷笑着看着我。

我聽到了這幫人羞辱的話語,我的心裏也一陣憤怒,直到現在爲止,我真的是任人欺凌,誰都可以在我腦袋上踩一腳。

“萍姐,我照辦!”

我強忍下了心頭的怒火,看着萍姐那邊說道。

“好,”萍姐往我的臉上吹了一口煙氣,冷聲說道:“滾吧!”

我捏着紙條,便是準備起身離開,可是綠髮貴婦忽然拉住了我說道:“哎哎哎,別走啊,你還沒服務好我們呢啊。”

“這個窩囊廢有什麼好服務的,”萍姐嫌棄的看了我一眼。

“他不是李佳穎的女婿嘛,咱們要是把他睡了的視頻發過去,是不是也能從她手裏要點錢出來啊?”綠髮貴婦笑着看着萍姐說道。

我聽到了這個話,心頭咯噔了一下子,要是我真的要陪這個坦克萍姐睡的話,那我寧願去死。

萍姐嫌棄的看了我一眼,說道:“算了吧,只要明天綁了李佳穎,還怕她不給錢?”

萍姐說着便是讓我走了,而我也鬆了一口氣,連忙便是走掉了,我這時候也真是感受到了莫大的屈辱和憋屈,沒有任何金錢和權力的我,只能這樣任人欺凌,這就是普通人的宿命。

我想要變強,想要不被人欺凌,可是我發現這個事情真的太難了,基本上到了哪裏都會被人欺負。

下了班之後,我也沒有着急回家,而是在夜總會外面的一處街道旁鬱悶的吸起了煙,看着手上的紙條,我難道真的要害了李佳穎嗎?

正當我吸菸的時候,忽然一雙修長雪白的大長腿站在了我的面前。 我正鬱悶着呢,忽然就看到了這麼一雙長腿出現在了我的面前站定,我連忙擡起頭看了過去,出現在我面前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上次我被王凱偷襲,救了我的那個神祕的馬尾女孩。

“是你?”

我驚訝的看着面前的這個女孩,她還是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氣息,此時正居高臨下的憋着嘴看着我。

“看你的樣子,好像遇到困難了?”

馬尾女孩轉身甩了一下馬尾辮,便是直接坐在了我的身邊,忽然這樣絕美氣質的女孩,這麼接近的坐在了我的身邊,我的心裏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

“算是吧?你怎麼來了?”

我有點緊張的看着她問道,雖然我倆這才見過第二次面,可是我莫名的感覺她身上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不過她這樣的氣質, 帶著系統在名偵探柯南世界

馬尾女孩直接從我的手裏拿過了我之前捏着的紙條,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我知道一個普通人想要上位有多難,所以我特意來幫你一把的,不然的話,我真的怕你會自暴自棄。”

我聽到了她的話,心中頓時感覺一陣奇怪,我就問道:“你……幫我?”

“沒錯,我知道你身邊缺人手,我可以暫時先把我的保鏢借給你,”馬尾女孩說着便是看向了不遠處的一處樹蔭下。

我看了過去,就發現那個身材魁梧的男人,正是上次跟在她身邊的國字臉男人,而且他的身手十分厲害,上次一個人就打跑了王凱的衆多手下。

“你爲什麼要幫我啊?”

我有些好奇的看向了這個馬尾女孩問道。

“我一時興起,不可以嗎?”

馬尾女孩說着便是把之前從我手裏拿走的那個紙條還給了我,隨後她便是起身站了起來,潔白的玉臂背在身後,看着我笑道:“我很想看看,你到底能夠跟李沁,鬥到哪一步。”

我聽到她的話,立刻就吃了一驚,她知道李沁?而且上次她還提到了我妹妹,她怎麼會對我這麼瞭解?

“我還有事,就先走了,”馬尾女孩說着便是向着路邊的一輛加長林肯車走了過去。

我看着她的背影,忽然想到了什麼,我連忙起身喊道:“你叫什麼名字?”

“葉知音!”


馬尾女孩頭也沒回的說了一個名字,隨後便是直接上車離開了這裏。

“葉知音?”

我感覺這個名字真的很好聽,而且跟她的氣質也很相配,正想着,我就看到了那邊身材魁梧的男子向着我這邊走了過來。

我知道他是葉知音手下的保鏢,而且看他這個體格,絕對不是普通人,是個十分厲害的練家子。

“你好我叫鄒運,你怎麼稱呼?”

我以後可能還要仰仗這個大哥,所以我立刻主動跟他伸手要握手。

“鐵牛!”

鐵牛冷冷的說了一句,完全沒有要跟我握手的意思,我也只能尷尬的收回了手,畢竟他能跟在葉知音的身邊,就證明他也不是普通人。

“鐵牛大哥,我明天要救一個人,我應該怎麼辦?”我連忙對着他問道。

“那是你的事情!”鐵牛又是冷冷的說了一句。

“……”

我聽到了鐵牛的這個話,頓時一陣尷尬,葉知音叫他幫我的,怎麼感覺他好像不太想幫我的意思?

“我只負責保護你的安全,其他的事情,不歸我管,”鐵牛冷眼看了我一眼說道。

我這才明白了,鐵牛這種性格的人,估計也不想太主動的幫我這種沒有能力的人吧?

換言之,如果我想要鐵牛幫我,我就要先表現出能夠讓他刮目相看的舉動才行。

“我明白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看來明天幫李佳穎解決麻煩的事情,還是要我自己來才行。

接着我就不再說什麼,而是直接離開了這裏回到了家裏,因爲我在外面已經呆着很晚了,所以回到家的時候,夏青和李沁都已經睡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出門,找到了一家商店買了個跟我之前那個破掉的面具一樣的小丑面具。

我已經打算好了,要在那些貴婦手裏救下李佳穎的話,也不能用我自己的真面目。

準備好了之後,我就給李佳穎發了微信消息,約她倒那個廢棄的工廠見面,李佳穎一開始也奇怪,爲什麼要在那麼偏僻的地方見面,我說是因爲要躲着李沁,她就相信了我,答應我十點會到那。

我早早的來到了這個廢棄的工廠裏,而且也戴好了小丑面具,現在就等着李佳穎和那幾個貴婦過來了。

到了快要到十點的時候,我就看到了一輛瑪莎拉蒂開了進來,我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是李佳穎的車,果然,車門打開,一身旗袍的李佳穎邁出了雪白的美腿走了出來。

李佳穎看了一圈之後,估計沒有看到我,於是就拿出了手機,我的手機果然震動了起來,因爲我之前調好了靜音。

我怕不接電話她就走了,所以我立刻就接聽了電話,然後說道:“媽?”

“小運,你在哪呢?我已經到了,沒看到你啊,”李佳穎在電話中問道。

“我馬上就到了,你稍微等一下,”我說了一句,然後便是掛斷了電話。

李佳穎放下了手機之後,也繼續在這裏等着我了,正當這個時候,忽然一輛別克GL8開了進來,而且直接橫在了這個工廠的大門口。

車門打開之後,綠髮貴婦還有肥胖的萍姐從車上走了下來,駕駛室那邊打開門,下來了昨晚上警告我的那個狗哥。

我看着只有狗哥一個男人,頓時我就鬆了一口氣,因爲我也擔心對方很多人,那我自己可就應付不了了。

而且我也想過了,就算是對方來了很多人,我出面的話,鐵牛說了會保護我,那肯定也會出面,不可能看着我受傷。

“你們怎麼來了?”

李佳穎看到了出現的這些人,立刻就驚嚇的後退了幾步。

“佳穎,你這麼緊張幹什麼,咱們不是好朋友嘛,有什麼好怕的,”綠髮貴婦笑着看着李佳穎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