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影同那刀鋒蜈蚣又戰在了一起,將衆人的視線拉了過去。


此時那刀鋒蜈蚣人立而起,那上半身的一對對足此時便猶如刀鋒,十數道刀鋒拼命的劈砍葉影,而且這十數道刀鋒劈砍路線絲毫不干擾,卻將葉影的所有閃避路線盡皆封死,葉影唯有力抗!

“當!” “當!” “當!”

每一條刀足的力量雖然都不及葉影,但這足足十數條刀足的輪流劈砍也讓葉影有了些壓力,這十數條刀鋒極爲配合,一道接一道,行雲流水一般,若是力量不夠之人此時定然早已撐不住受傷了!

葉影臉色一沉,周身寒氣突然涌出,措不及防的將刀鋒蜈蚣整個包住!陷入冰霧中的刀鋒蜈蚣立刻速度大降,那劈砍的刀足速度都慢了許多,刀足上都凍上了一些冰晶!

葉影目光一凝,儲物戒指光芒一閃,銀雪劍便出現在葉影手中,葉影雙手緊握銀雪劍向着刀鋒蜈蚣頭部狠狠刺去!

此時的刀鋒蜈蚣速度大降,而葉影沒有絲毫影響,那十數條刀足因爲冰霧的突然出現配合起來一時間略微一些雜亂,葉影趁此便躲閃而入!


那散發這冷光的銀雪劍在刀鋒蜈蚣眼中僅僅不過細針般大,但那濃濃的寒氣引起了它足夠的警覺!絕對不能讓它破開身體!

葉影衝到了刀鋒蜈蚣腦袋上,猛地一劍刺去,正是此時,刀鋒蜈蚣全身開始急劇的變化起來,本來烏黑髮亮的盔甲竟然開始散發金光!如同金甲一般!

“當!”

清脆的響聲極爲悅耳,此時的葉影確實滿臉的驚訝,銀雪劍刺到那散發金光甲殼上之時竟然分毫沒有刺入!僅留下一道白印!

“這是?”葉影眉頭一皺,急速飛退!

正當葉影準備飛退之時,那同樣散發金光的十數道刀足劈砍而來,可惜葉影早就警覺後退,安全的躲過了這十數條刀足的攻擊!

葉影遠遠退開,那刀鋒蜈蚣全身的金光便逐漸散去,轉眼又恢復了剛剛那烏黑之色。


葉影目光不離刀鋒蜈蚣,喃喃道:“這是何等天賦魔技?竟然如此厲害,我用銀雪劍全力一刺竟然都無法破開去甲殼!這等力量好像有些像金屬性意境中的剛之意,不過它應該還沒有完全領悟,用的極爲粗錯,同時好像極耗力量,維持不了多久。”

“嘿嘿,既然如此便讓你瞧瞧我剛剛領悟的這招!”葉影目光盯着遠處的刀鋒蜈蚣喃喃自語。

“這是人類中的強者!”刀鋒蜈蚣目光看了看葉影,眼中的殺意略有消散,竟然開始動彈身體準備轉身離去!

本來它是來準備將葉影擊殺的,但沒想到這人類如此強大!這刀鋒蜈蚣可是聰明的很,對於這等強者它可不想在糾纏下去,畢竟仇恨和它的性命相比可是差多了,他在過上十幾年應該便能將它最爲擅長的金屬性意境,剛之意第一層完全領悟了,怎麼能在這裏身死?雖然這人類不一定能將它擊殺,但只要有不小的危險它便不願冒險了。

它算是這一帶活的最久的魔獸之一,它已足足活了一千多年!它能活這麼久而不被厲害的魔獸人類擊殺的訣竅就是:遇到強點的甚至有些威脅的就跑,而遇到實力差它很多的就動手!這法子看似簡單, 冷麪首席追逃妻 ! 這刀鋒蜈蚣雖然身體龐大,但動作並不笨重,極爲靈活的轉過身子,就想準備逃走!

葉影眉頭一皺,怎麼要跑了?自己剛剛可並沒有展現出太強的實力,魔獸一般不是極爲高傲的嗎,特別是碰到的對手是人類,怎麼會動不動就跑?一般也會只有確定不是對手時纔可能出現逃跑這種事,而這刀鋒蜈蚣才激戰了一會兒竟然要跑了?

葉影之前在雪脈吸收精血以及研究那龍角足足用掉一個月,此時這刀鋒蜈蚣可是極佳的練手對象,葉影正好想看看現在自己的實力有多強,怎麼能任由刀鋒蜈蚣離去?

“給我留下!”葉影身周的冰霧急速擴張將刀鋒蜈蚣盡皆困住,想要束縛刀鋒蜈蚣將其留住!

冰霧蔓延到刀鋒蜈蚣之時,刀鋒蜈蚣立馬做出了決定,鑽地!

老公兇猛:鮮妻不好惹

“這刀鋒蜈蚣竟然要跑了,這絕級魔獸竟然都不是葉影學長的對手,只能狼狽逃脫!”那三人喃喃出聲。

五十米的身子,瞬間便消失在山脈中,地上留下一個大洞,這刀鋒蜈蚣鑽地的本領確實驚人!

“想走?”

葉影如同閃電一般衝入那大洞中。


這大洞漆黑無比,但在葉影眼中和白天沒有什麼區別。

“冰鏈!”

葉影雙手一伸, 枕上甜妻:帝少老公夜夜來

刀鋒蜈蚣的挖地速度再快也快不過這冰鏈的速度,轉眼這冰鏈便將刀鋒蜈蚣纏住,而葉影手掌寒氣不斷涌出凝結成冰鏈,這冰鏈不斷延長,將那刀鋒蜈蚣越纏越緊!

泥土內那刀鋒蜈蚣嚇得個半死,這人類真要準備和它死戰不成?他要死戰,刀鋒蜈蚣自己可不想再戰了,拼命揮動刀足欲要掙脫!

“給我出來!”葉影咬了咬牙,雙手青筋暴起,一手抓住一條冰鏈猛地往上拉!

葉影向着空中飛去,那冰鏈至洞口不斷拉住,最後葉影加大力道,向上一提,那這刀鋒蜈蚣直接被拉住了泥土,摔在了地上!

此時的刀鋒蜈蚣,二十對刀足上都纏繞上了冰鏈,濃濃的寒氣自冰鏈上散發而出,被冰鏈捆住的部位都凝結上了冰晶!

這招冰鏈便是這一個月葉影領悟出的一招,這一招作用不在於攻擊力,而是鎖敵、困敵。那冰鏈上散發的寒氣足以讓對手力量速度大降,想要掙脫便變得極爲困難,而當冰鏈將其完全困住之時,葉影想殺它便極爲輕鬆了!

葉影至空中落下,手中冰鏈卻不成停止,冰鏈如同又靈性一般,化成了兩條冰蛇,不斷的將刀鋒蜈蚣纏繞包裹,刀鋒蜈蚣不斷掙扎,可惜只能減慢一下被冰鏈鎖住的速度,那二十對刀足不斷揮砍,但刀足同樣被冰鏈纏住,濃濃的寒氣讓刀足力量大降,即使掙斷一條冰鏈,又一條便再次纏上!

不一會兒,這刀鋒蜈蚣已經被包的如同糉子一般!

此時葉影臉上略微露出一絲蒼白,這冰鏈的困敵效果極強,可惜唯一的缺點就是消耗的鬥氣及寒冰之意太多,特別是要困住這體型巨大的魔獸之時消耗的鬥氣就更多了,此時將這刀鋒蜈蚣困住葉影體內的鬥氣已經消耗的近半,寒冰之意也消耗的大半。若是體型再大一點的魔獸,想要用冰鏈這招困住就難了,可能最大的結果就是葉影寒冰之意消耗一空都難以將它完全困住。

當然,身形超過五十米的魔獸極少,即使出現也都是實力超強的中高階絕級魔獸,甚至是絕級巔峯魔獸!至於尊級魔獸就不用說了,之前寒靈湖鎮壓的那尊級魔獸龍彬本體身形足有十里!龍彬一個甩尾便能將葉影擊殺,死的不能再死了。碰到這等逆天的存在葉影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體型足有五十米的刀鋒蜈蚣倒在地上,不停的動彈,可惜被無數的冰鏈纏住它是根本不可能逃出了!

現在的刀鋒蜈蚣眼中終於露出了驚恐!它自問已經足夠小心了,在發現葉影實力極強時它便立刻逃離,可沒想到竟然還是被抓住!

趴在一旁的小金見刀鋒蜈蚣被抓住,站起身子,走了過去,之前葉影對小金說過想要練練手,所以小金便一直沒有出手,雖然眼前是絕級魔獸,但對於他大哥葉影的實力小金也略有了解,這不,此時的刀鋒蜈蚣已經是一個糉子了!

“絕級魔獸竟然被擒住了!葉影學長的實力堪稱逆天啊!葉影學長想要收他爲魔寵不成!”那懦弱青年大驚出聲,顯然暫時無法接受。

“也對,葉影學長的那隻魔寵實力太弱,收這等絕級魔獸爲魔寵,才符合學長的身份!”懦弱青年喃喃自語道。

見葉影慢慢走來,刀鋒蜈蚣所有的注意力都擊中在了葉影身上。

“我想你應該可以聽懂人類的語言吧?現在的你已經被我擒住,雖然你有那金身法門可以暫時擋住我的攻擊,但我想要你死,你撐不住多久,想必你也應該知道吧?”葉影淡淡道。

刀鋒蜈蚣目光緊緊盯着葉影,最後終於吃力的點了點頭。

此時的葉影確實想收這刀鋒蜈蚣作爲魔寵,葉影希望能將這刀鋒蜈蚣安置在葉族中,這樣葉家便有武力保障,雖然之前葉族進入了湖鑫城成爲了大家族,但沒有武力的保障終究不行,而眼前這刀鋒蜈蚣便不錯!

“我們做個交易如何?你做我的魔寵五年,這五年你守護我的家族,五年之後你便自由,如何?”葉影淡淡道。

之前葉影是準備將其收爲終生魔寵的,但思慮了一會兒怕將這刀鋒蜈蚣逼的太極死磕就不好了,畢竟魔獸都是有尊嚴的,特別是絕級魔獸這等強大的魔獸,豈能輕易接受成爲人類的魔寵?所以葉影選擇只讓它守護五年。

葉影話剛說完,那刀鋒蜈蚣竟然立馬點了點頭,同時立下了靈魂誓言。願意認葉影爲主人五年!

馬上葉影便感覺到靈魂中有一絲聯繫的存在,不過這聯繫極淡,應該便是維持五年的主僕靈魂契約。

葉影滿臉驚訝,一時間每月反應過來,本來以爲魔寵極難,葉影都甚至做好了討價還價好好勸說一番的準備,但這刀鋒蜈蚣竟然沒有絲毫猶豫便答應了,這叫什麼事兒啊?

其實若是現在葉影碰到的不是這刀鋒蜈蚣而是其他絕級魔獸的話,想收它爲魔寵怕是真當不易,甚至惹急了,那魔獸自爆都有可能!

可惜這刀鋒蜈蚣是暗影山脈這一帶最不要臉的魔獸!五年?五年算個屁啊!只要不殺了它,一百年都不是事兒! 山林內,四人兩獸不停的行進。

此時的刀鋒蜈蚣身形比之前縮小了許多,但也有近十米長,絕級魔獸雖然不像尊級魔獸那般可以任意變化身形,但身形大小還是可以略微變化的,這刀鋒蜈蚣便縮小到了十米的樣子,這已經是它現在能縮小的極限了,雖然十米身長還是極爲龐大,但比之之前要好了許多。

遠處蔚藍的寒靈湖出現在衆人面前,寒靈湖終於到了!

此時的劉明三人終於輕鬆了一口氣,他們剛剛進入龍騰學院對於這寒靈湖周圍的山脈還不瞭解,如此深入闖到雪脈對於他們來說卻是是極爲危險之事,若非這次碰到葉影,他們三人怕是有極大的可能將身死與魔獸腹中。

“寒靈湖到了,我先行離去了。”葉影轉身淡淡說道。

葉影說完便身形一閃向着寒靈島行去,而一旁的小金已經刀鋒蜈蚣都極快的跟上,劉明他們三人還想說些什麼,可以葉影早已離去了。

到了寒靈島,葉影向着自己的屋子走去,一路上刀鋒蜈蚣巨大的身體引起了別人的注意,眼尖之人一眼便認出這絕對是絕級魔獸!竟然有人收服了絕級魔獸!但一看那刀鋒蜈蚣身旁之人時葉影之後立刻釋然了,今年的排名榜第一的妖孽天才收服一隻絕級魔獸也不是太奇怪之事。

“小刀,你這幾天就待在這裏,不允許私自走動!”葉影對着刀鋒蜈蚣鄭重說道,‘小刀’是葉影給刀鋒蜈蚣取得名字。

聽到葉影的話,刀鋒蜈蚣只能乖乖的帶着葉影屋子旁邊。

一會兒,葉影向着寒靈島中心一區走去,此次葉影正是要去報名參加那位域戰,位域戰報名在龍騰學院三年一次,今年這段時間正好是報名的時間,而寒靈湖負責管理位域戰報名的正是那黑白眉毛導師岱山!

…………….

“葉影,你要參加位域戰!”岱山的兩片黑白眉毛深深的皺了起來。

“是的。”葉影點了點頭。

“葉影,雖然你的成長讓我大吃一驚,但畢竟你纔剛剛來我們龍騰學院不到一年,我想也許你還不夠了解位域戰,這位域戰是我們宇心大陸,東南板塊與東北板塊兩大板塊天才之間的爭鬥。雖然葉影,我承認你的天賦在我所見過的所有天才中都能排第一,但那位域戰可不是光有天賦就行的,我確實的告訴你,我們龍騰學院的學員參加位域戰活着回來的只有一成!”岱山飛快的說道。

“我知道。”葉影回答道。

岱山一聽葉影的回答拍了拍葉影的肩膀又說道:“葉影,我不得不說你有些自傲了,你對那地方的瞭解程度還不夠,那裏可是各個板塊無數的天才的集中地!就算他們天賦不如你,但你若是碰到在那裏待過幾年的高手定然極爲危險,身死也並非不可能!我可不是和你說着玩的。葉影啊,你剛剛進入龍騰學院在那寒靈湖底修煉之時我便注意到了你,之後你一路以讓人無法理解的速度成長,我也極爲看好你,我想不用多久你定然可以超過我,你根本沒有必要去那地方!”

葉影搖了搖頭淡淡道:“岱山導師,那地方我有幾個原因讓我必須去,那地方的情況之前有人已經詳細和我說過,但即使如此,每三年的位域戰報名不是仍然有人願意前去?更何況我也不一定必會死在那地方!”

岱山愣愣的看了看葉影,隨即反而一笑,看着葉影充滿自信的雙眼說道:“年輕就是好啊,有着別人沒有的勇氣,也許那些巔峯的強者便是你們這類人中產生的!既然你已經決定要去,我當然也攔不了你,我唯一要說的便是不要輕易相信別人!那地方的傢伙可沒幾個好貨!”

葉影一聽點了點頭,隨即問道:“岱山導師你竟然對這位域戰如此瞭解,難道你也去過不成?”

“哈哈,這位域戰已不知持續了多少年了,我年輕的時候也參加過位域戰,可惜同我一同前往的學員都死了,甚至一個當年一起闖蕩十年的兄弟也死了,不過他是被我殺死的!最後的時候他出賣了我,欲要將我擊殺,搶奪我的寶物。當時若不是運氣好些我怕已經死了,在那地方可沒有幾個能信任的人,唯一依靠的還是自己,這一點你可記好了。”岱山說完臉色都嚴肅了起來。目光極爲深沉,似乎在回想往事。

葉影沉默了一會兒,隨即點了點頭。

“好了,既然你要去,首先在這魂石上留下一絲靈魂氣息,用作身份辨認。”岱山說完,拿出一塊黑漆漆的石頭。

分出一絲靈魂氣息當然極爲輕鬆,靈魂氣息並不影響靈魂,即使分出對靈魂也沒有什麼影響,許多大家族都會分出靈魂氣息於玉簡上,當家族強者身死之時玉簡便會破碎。大家族常常以此來探知家族強者是否存活。

葉影屈指一伸,一絲靈魂氣息便進入了那魂石之中。

“好了,之後我會將你的信息上報給我們東南板塊,你現在的境界是高階宗級,雖然你的實力足以匹敵一般的低階絕級,但我依然將你的實力估測評定爲高階宗級。不要介意,如此你會更安全些。”岱山淡淡道。

“現在我便略微和你說說位域戰的規則。”岱山說道。

“這位域戰,一旦參加便不可能一直躲着,當蘊含你的靈魂氣息的魂石上交之時,便意味着你已經決定參加了,你現在的實力是高階宗級,所以三年中你需要擊殺五十名高階宗級的對手,並獲得他們的魂晶,如此三年後你才能回來,若是三年中你沒有達到獲得規定的魂晶數量,便一直不能回來,否則將會受到我們整個東南板塊的追殺!”

“就像你一般,參加位域戰的人都會上交靈魂氣息,而你擊殺獲得的魂晶上蘊含生前的殘魂,所以你不可能用他人的魂晶湊數。所以你需要一直廝殺直到獲得五十顆高階宗級魂晶爲止!”

“難道必須得獲得高階宗級魂晶?那我若是擊殺了魂級強者,獲得了他們的魂晶又如何?”葉影皺了皺眉問道。 岱山一聽大笑了起來,說道:“哈哈,葉影,看來你對自己的實力確實極爲自信,那我便具體說說這魂晶之事,參加位域戰的最低要求是達到高階宗級境界,而高階宗級的魔晶便記做一分!而低階絕級的魔晶則是十分!中階絕級魔晶是六十分!高階絕級魔晶便是三百分!你要擊殺五十名低階絕級強者便是意味着要獲得五十分!你當然也可以選擇獵殺魂級強者獲得他們的魂晶!”

“五十分?那豈不是隻要擊殺一名中階絕級對手便完成了?”葉影疑惑說道。

“哈哈,你說的倒是簡單,參加位域戰的天才一般都是高階宗級境界,而他們能在那位域戰活到現在並且突破到了中階絕級,他們這等實力可不能用平常眼光來看待。每一個都是擁有強大底牌的傢伙,或者是強大攻擊手段,或者是強大保命手段,不管如何,他們不是現在的你可以對付的,我提醒你不要小看那裏的任何一人!”岱山淡笑道。

葉影皺了皺眉,看來那地方確實極爲危險!無盡天才的聚集地,那地方,怕是一個低階絕級境界的傢伙都甚至可能擁有高階絕級的戰力吧?


“如此說來,那位域戰中的高階絕級強者豈不是強大的無邊?”葉影又問道。

岱山點了點頭說道:“那裏的高階絕級強者在位域戰都極有名氣,都是數一數二的真正強者!能活着直到突破到高階絕級的傢伙實力定然逆天,恐怕是我都不是對手。你若是碰到只管逃命,不要有任何想法!雖然我不知你現在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但我敢說你若是碰到那等傢伙,除了死沒有任何其他可能!”

此時的葉影臉色已然極爲沉重,怪不得老師雷古說自己能活着回來的概率只有三成,現在看來三成都有點多了!

“怎麼?是否後悔了?沒有關係,現在後悔還來得及,我還沒有將這魂石上交,我若現在將其捏碎,你便不用參加那位域戰了。”岱山說道。

葉影一聽立刻搖了搖頭,笑道:“我豈會被這嚇到,還有什麼位域戰的情況,和我說說,我也好有些準備。”

“位域戰的規則就這些了,除了這些規則外便是殺戮!不停的殺戮,不斷的變強或者身死!這便是位域戰的規則!”

“對了,你若是能熬過三年,活着回來將會有無盡的好處,你得到的魂晶獲得的分數可以兌換一些珍貴的東西。”岱山說完,一伸手一個木匣般的東西出現在手中,一會兒木匣發出光芒,一道光屏出現在葉影眼前,這顯然是個鍊金玩意兒。

這光芒上浮現着不少物品的名稱,以及其對應的分數。

“玉龍髓,這是什麼東西?竟然要一千兩百分!”

“尊級魔晶!兩千五百分!”

“靈兵,六千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