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學院有個研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地方,我們去偷點武器。”

“哼哼,沒錯,偷點武器幹他。”

說着一行七人悄悄來到詭異的武器研究所,,但是他們並不知道這個地方有多恐怖,武器有多坑爹,但這一切都要等他們嘗試了之後才知道。 「孫二,你……」駱文雄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絕望,他做夢也想不到孫二竟然是駱文正的人,那這便以說明,駱文正其實早就在懷疑他了。

「二當家的,你可別怪我,大哥對你一直都不錯,可惜你似乎對自己的位置很不滿意,一直想取而代之,先不說其它,別忘了你們是親兄弟啊。」

孫二一句話如重磅炸彈爆開,鬼王寨的駱文正緩緩轉身,他的模樣竟然和駱文雄一模一樣,兩人赫然是同父同母的孿生兄弟。

「原來你早就開始監視我了,這就是對我還不錯?你做了快三年的大當家了,也做夠了吧,既然你對我不錯,不如你把鬼王寨讓給我如何?」

駱文雄的語氣已經是歇斯底里,雙眼赤紅,說到最後,嘴角卻又是泛起了一絲冷笑,兩人雖然是兄弟,但似乎卻隔著血海深仇。

看了一眼駱文雄,駱文正的眼神之中出現了一絲莫名的悲哀,兩人中間似乎是隔著一面鏡子,模樣雖然一樣,但卻是兩個世界。

「別侮辱大哥了,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狼心狗肺么,大哥早就發現你想謀害他,不過是念在親兄弟的份上,一直不敢相信不敢確認而已,誰想到你……」

「好了,別說了!」

駱文正面色一冷,孫二頓時低頭連忙退到一邊,駱文正重情重義,所以也不能忍受他人在旁邊指點兩兄弟之間的關係。

「你說你想做大當家的,就如今日這件事,單憑一個口信,你竟然就率領弟兄來到這毒蟒域之內,先不談這消息的真假,萬妖死澤是什麼地方你不清楚么,更何況此時又有大批高手進入裡面,看看你帶進來的二十六個人,現在還剩幾個,你覺得你掌握了鬼王寨,後果是什麼?」

駱文正不愧是掌握著一個勢力的掌門人,遇事要冷靜的多,暗中的穆凌也是暗暗佩服這個看似粗獷豪爽的男子。

如果鬼王寨沒有駱文雄,今日單憑穆凌設計的那一齣戲,怕還真是很難讓駱文正率人當他的炮灰。



聽到這番話,駱文雄似乎也是自知做事魯莽了些,氣急之下,雙眼赤紅連連怒吼道:「行,這件事就算我的不是,要殺要剮,你動手,老子吭一聲就他媽不是人養的。」

駱文正並未在意駱文雄的粗口,語氣放緩柔聲道:「二弟,不管如何,咱們都是親兄弟,我又怎會捨得對你下手呢,更何況你現在傷勢如此嚴重,二十多個弟兄命喪此地,我只希望你能吸取這個教訓,真正想要當家並不是這麼容易的。」

「你,你願意放過我?」

駱文雄的臉上出現了一絲難以言喻的喜色,今日他所犯之事不但觸犯了寨規,更是讓二十多個手下平白無故的死在了這裡。

而且他要謀害駱文正取而代之的事情也是通過孫二得到了絕對的確定,他實在沒想到駱文正竟然還會放過他。

「二弟,別忘了,咱們是兄弟啊,我沒有阻攔你就是為了讓你吸取這個教訓,希望你能明白大哥我的用心良苦。」

駱文雄的臉上出現了一抹悔恨,看了看前方滿地的碎屍,他的眼中似有淡淡的哀傷浮現。

「大哥,對不起……」

看到駱文雄的神色,駱文正的臉上出現了一絲高興,總算沒有白費苦心,起碼駱文雄能夠認識到自己的問題所在了。

「好,好樣的,既然這裡面有神海境強者留下的寶物,我這裡有一顆療傷葯,你吞服了吧,待你傷勢好了之後,咱們一起去瞧瞧!」

拍了拍駱文雄的肩膀,駱文正也是有些興奮的看著峽谷深處,神海境的強者,他同樣嚮往。

「大哥,這樣太耽誤時間,不如你用玄氣再幫我一把吧,剛才對付這條蟒蛇,耗費了我不少的玄氣!」

駱文正一拍腦袋,頓時笑道:「你看看我,也是被這寶藏給著了迷了!」

駱文正說完,走到了駱文雄的身前,緩緩伸出手掌,一股純凈的玄氣開始進入駱文雄的體內。

「怎麼回事?這就完了?這兩人真成兄弟了,還有咱們什麼事兒啊?」

唐婉婷在遠方的山頂之上氣惱的看著下方已經完全和解的兩兄弟,她對這個地方自然也是有一絲興趣的,可惜奈何自己實力不濟,玄體五重境內的高手太過難纏。

「不,事情沒有這麼簡單,駱文正太重情重義了,以駱文雄的性格,我怕他是不會放過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的。」

唐婉婷白了羅雲一眼,撇了撇嘴道:「切,又以為自己是萬事通,人家可是兩兄弟,再有仇怨,那可是血濃於水的親情……」

「你們看!」

她話還沒說完,一旁的燕小雲陡然發出一聲驚叫,穆凌和唐婉婷將目光看去,後者的嘴巴直接張成了一個雞蛋形,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然後他沖穆凌說道:「你真是妖怪,不對,沒有妖怪會長這麼帥!」

峽谷深處,駱文正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親兄弟,駱文雄的手臂已經完全沒入了駱文正的胸膛,狂暴的玄氣猶如炸彈一般隨時被爆發開來。


「嘿嘿,這東西本來是打算留給這條巨蟒的,沒想到你中途殺了出來,沒辦法,只有用在你身上了。」

駱文雄的臉上猙獰猶如變成了一頭地獄的惡魔,剛才臉上的悔意盡數消退,這一切,不過是為了現在的這一刻。

「你,你怎麼……」駱文正的臉上只有難以置信,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的親弟弟竟然會對他這個哥哥下毒手。

「嘿嘿,我的好大哥,你似乎沒有明白,我的眼中只有利益才是第一位的,親情什麼的值幾個錢?兩個人尋寶,還不如我一個人去獨攬整個寶藏,既然你這麼關心我,就當是大哥將你的那份讓給我了。」

駱文雄仰天發出了一聲狂笑,整個峽谷似乎都是回蕩著連惡魔都會退避三分的狂笑聲。

駱文正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慘白,緊接著,一抹痛苦出現在他的臉上,胸前,一絲紅閃現,他的身軀瞬間膨脹起來。

駱文雄飛速後退,駱文正的眼神之中,悲哀之色越來越濃,不過當他看到駱文雄身後之時,臉上再一次出現了一絲濃烈的擔憂。

「二弟,小心你身後啊…」

這句話他終究是沒說出來,整個身軀瞬間炸裂,一陣血霧爆開,飛濺了駱文雄一臉。

伸手抹了抹臉上的血污,駱文雄不屑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就在他低頭的一瞬間,一柄修長的利劍直接從其胸膛洞穿而來。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只見一衆七人悄悄來到武器研究所,進來之後,才發現裏面無比陰森,雖然衆人武藝高強,但架不住年齡小,一個個都怵了起來,不過,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衆人也只有狀着膽子繼續往裏走,這裏面最不怕的竟是木小婉,大步流星的就走了進去,其他男生一看連隊裏唯一的女生都不怕,一個個也打腫臉充胖子走進去。

“哎,你們發現沒,這麼重要的武器庫竟然沒有人看守,我看有蹊蹺。”千羽飛道。

“沒錯,我也覺得,這事定不會像看到的那麼簡單。”傑仁君同聲道。

“沒人看還不好,正好方便了我們。”思想單純的夏霄亮說道。

“放屁,說不定是因爲不需要看守,這裏面可能會有機器守衛或……死靈。”

“噝”衆人倒吸一口涼氣。

“蕭明昊,把你臭嘴閉上,死靈可是大陸冥靈禁止的存在,我想黑楓在厲害,也不敢和整個大陸爲敵。”沈豪說道。

“沈豪說的沒錯,大家不要恐慌,我想一個小小的武器庫應該沒什麼的,況且大家都是人中龍鳳,就算來個六品念師都不能將我們如何。”紫魂說道。

說完衆人都算安下心來,繼續往前走。

再看那武器庫,彎彎曲曲竟向地下通去了,七人對視一眼,向下走去,通向下面的是一道寬寬的螺旋掉梯,七人走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來到一片巨大的平臺,平臺中央是一個呈半蹲狀的機器守衛,在平臺的那邊是一個繼續向下的旋梯。

“看來要打敗這守衛才能下到下一層了,看這具機器守衛做工如此精細,恐怕實力不弱,我們恐怕要經歷一場惡戰了。”蕭明昊話音剛落,機器守衛便慢慢站了起來……

“哦哈哈哈,你們遇到我守護者一號,真是命不好,想當年端木楓……”還沒說完紫魂一道穿魂槍射來將守衛釘在地上。

“餓~,你們,好強,小爺……這輩子,值了。”說完便黯淡下去。

“啊呸,太坑爹了吧,這貨是擺設麼,怎麼一下就玩完了,還值了,你這貨完全就是一豆腐渣工程啊。”之前預言守衛很強的蕭明昊尷尬的大喊道。

“算了,我們繼續前進吧。”木小婉說道。

緊接着七人順着旋梯走向下一層空間,來到空地,映入眼簾的是十二面鏡子,當衆人來到鏡子中央是,十二面鏡子突然亮起來,裏面出現一個小丑樣的人物:“哈哈哈,果然,我就知道守護者一號完全是擺設,根本不起任何作用,還起那麼個土氣的名字。”

“哦,那閣下尊姓大名。”

“哈哈哈,守護者二號……”

“看來設計者智商是硬傷啊~”夏霄亮說道。

“你還有資格說別人~“衆人鄙視道。

“我#¥%&……”

“喂喂,你們死到臨頭還有心思說笑,哼,無知之人果然是幸福的。”小丑說道。

“喂,我看這小丑絕不一般,肯定不想剛纔的那個那麼坑爹,要小心應付啊。”蕭明昊再次說道。

突然小丑大喊道:“絕陽奪命閃!”衆人一聽連忙運起防禦罩抵抗,可是一陣耀眼的閃光後,小丑大笑道:“哈哈哈,怕了吧,沒有人能躲過我的絕陽奪命閃,識相的乖乖束手就擒……”

“我#¥%&,腦殘,絕逼是腦殘,設計者連同產品都是扯淡……”蕭明昊崩潰的叫道。

“好了,我們走吧。”一行衆人像旋梯走去。

“喂,喂,別走啊,你們快投降啊,我這麼厲害難道還嚇不住你們麼,喂,快回來呀,要不咱們再商量商量,喂~”到最後小丑竟然快哭出來了。

“你們怎麼知道我的弱點的,哼,今生若不能將你們擒住,我定死不瞑目,哇呀呀,看招,絕陽……”

“嘩啦,叮叮哐哐,兵兵兵兵“一陣響聲,十二面鏡子碎了一地。

“廢話真多。”沈豪收手說道。

當衆人來到第三層時木小婉打趣道:“哎,明昊,這次的守衛者實力怎麼樣啊。”說着一指前面一個破破爛爛的打着補丁的破機器守衛說道。

“就這武器庫的尿性來看,好看的一定不經打,而這個這麼破,想必有過人之處吧。”蕭明昊試探的說道。

“哐當”守護者三號就這麼報廢了。

“天啊,救救我吧。”

“哈哈哈,小昊的嘴果然厲害,直接將這守衛說死了。”衆人嘲笑道。氣氛也瞬間鬆弛先來,先前緊張的情緒也得到緩解。

…………

就這樣衆人一直“驚險”的來到第七層。

“喲,這麼破爛的守護者,看我一指頭就打碎它。”蕭明昊說着上前一指頭捅向守衛者,突然,守護者一把抓住蕭明昊,一個三百六十度旋轉,將蕭明昊扔了出去,衆人一看連忙運起防禦罩。

“我#¥……“蕭明昊狼狽的爬起來,來到衆人跟前同樣運起防禦罩。

“你們,厲害,到,七層,不,不錯,可惜,只能到,這裏了。“守衛者斷斷續續的說道。

“木櫻花綻放!”木小婉說着使出木家獨有的心法,只見木小婉頭上突然出現一圈咖啡色木質櫻花,慢慢旋轉,突然形成一道旋梯狀,然後快速旋轉中,兩朵一組向守衛者射去。

“梆梆梆”櫻花打在守衛者身上傳出陣陣聲響,但並沒有出現破損,突然,守衛者頭上也出現櫻花,與木小婉一樣,成旋梯狀襲向衆人。

“什麼,難道他能複製念術,這也太不可思議了。”紫魂說道。

“我來試一試。“千羽飛說道,使出千鶴們獨有念術”鶴轉九天“只見一隻巨大的仙鶴獨立於空間中,突然雙翅一展,呈旋風狀撞向守衛者,可惜仍沒有重創守衛者,就在這時,守衛者這邊也出現一隻仙鶴,以同樣的招式撞向衆人,衆人連忙運氣抵抗。

“看來,這守衛者真的可以複製念術,只不過威力不高,只在二品中間,我們只能用體術了,不過,我們只會基礎體術,怎麼制服他。”千羽飛說道。

“我來吧。”紫魂說道。

“紫兄你……”“沒事,我三個月逃亡生活也不是沒用的。”

“那就拜託紫兄了,我們在外圍支援紫兄。”

“好”說着就向守衛者衝去,忽然身後出現陣陣聲浪:“紫兄加油,紫兄加油~”

“我#¥%,就這麼個支援法。”紫魂罵道,但此時已容不得他多想,因爲守衛者就在眼前,紫魂一個探身,躲過守衛者的雙手,來到守衛者身後,一拳擊向守衛者背後。

“嘭”紫魂倒飛出去,守衛者轉身向紫魂衝去,倒飛的紫魂雙手一撐地,站穩,就在守衛者撞向自己的一瞬間,閃身向旁邊躲去,手順着守衛者背後抓去,突然念力佈滿手掌“刺啦”一聲深深的釘在守衛者的身上,念力源源不斷衝入守衛者身體像撐爆守衛者,突然守衛者停下不動了,一會快速的顫抖,紫魂快速後退,來到衆人身前,就見那守衛者身上“咔咔的響,不一會就冒煙報廢了。

終於在衆人的吶喊中,紫魂成功將守衛者消滅,衆人也來到最後一層,看到滿目琳琅的武器,衆人不禁感嘆黑楓的強大。

這時,傑仁君突然向前一步:“不要。“紫魂大叫道,但爲時已晚,傑仁君腳下的一根細線斷了,頓時武器庫沸騰了,看到眼前的景象,藍海和他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 「殺你都閑髒了我的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