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魔王那龐大身軀重重砸落在地,雙眼瞪的老大。

到死,這頭地魔王也不相信自己居然會死在一個人類少年手裡。

「大王!」

周圍的地魔看見它們的大王一命嗚呼,全都呆了,完全不敢相信,平日里那在它們眼裡好似神仙的地魔王,居然死了。

「你居然殺了大王!」

「人類,我跟你拼了!」

十餘頭地魔圍攻殺來,滿臉的怒氣,似乎想要為死在葉陽手中的地魔王報仇。

「土雞瓦狗。」

葉陽冷冷一笑,雙眸內迸濺出道道精光,手持長矛衝殺之間,就有一頭頭地魔倒在他腳下。


此時的葉陽就好似戰神附體,一路所向披靡,出手間必然有地魔慘死。

完全就是屠殺。

這群在其他弟子眼裡見了要遠遠躲開的地魔,在葉陽眼裡就如同雞一樣脆弱。

「逃啊,這個人類不是人,是魔鬼!」

「不是對手,大王白死了,我們不能報仇,這個人類太強了!」

見到葉陽殺人不眨眼,殘餘的幾十頭地魔終於知道害怕了,一個個咚咚咚的踐踏大地,想要逃跑。

「哪裡跑!」

葉陽長嘯一聲,背後風雷之翼張開,整個人嗖的一聲衝出,長矛一刺,就將一頭想要跑出地洞外的地魔從背後貫穿。

「哈哈哈,爽啊,本王好久也沒有這麼爽了。」

被葉陽拿在手裡的狼神之矛傳遞出來興奮的笑聲,好似英勇奮戰擊殺地魔的不是葉陽而是它。

「醜陋的地魔,給本王受死!」

千年狼妖嗷嗷嗷直叫,一個猛扎,將一個地魔的眉心刺穿,同時對葉陽發出了詢問:「對了,葉陽小子,我幫你奪得了焚仙圖,你準備怎麼獎勵本王?」

「你不用再三催促,少不了你的獎勵。」

葉陽冷哼一聲,他知道狼神之矛在打什麼主意,惦記著他儲物袋裡的雨露靈泉呢。

不過他短時間裡肯定不能給狼神之矛吸收雨露靈泉的,現在他還沒蛻凡,若是狼神之矛再次吸收雨露靈泉,說不定又會產生什麼變化,到時候若是多出什麼逃跑的手段,被其逃跑可就得不償失了。

別看狼神之矛最近一副認命的樣子,但葉陽知道這傢伙心裡肯定無時無刻都在想著逃跑。

「等我成功蛻凡后,會讓你吸收兩口雨露靈泉。」

葉陽許下了口頭承諾,就將狼神之矛收進了儲物袋。

砰砰砰!

他赤手空拳,衝殺而去,金剛拳頭瘋魔掌印連連爆發,十幾個呼吸,殘餘的十餘頭地魔全都在他手裡死於非命。

一時之間,整個地底世界全都是地魔的屍體,密密麻麻足足有上百頭。


有些屍體斷胳膊殘腿,有些屍體胸口塌陷,有些屍體白骨森森鮮血淋淋,有些屍體更是連腦袋都沒有,成為了無頭屍體。

場面要多殘忍有多殘忍,要多血腥有多血腥。


葉陽站立在一座石墩上,看著周圍的屍體,臉上面無表情,並沒有感到半點的罪孽。

這就是世界的生存法則,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如若不是今天葉陽出現,司徒傲雪十有**就會遭到這群地魔的毒手。

如若不是葉陽肉身強大,今天死的就不是地魔,而是他自己了。

「這些地魔數百年來也不知道殺了多少人類,今天我斬盡殺絕,也算是為人類除害。」

葉陽看了眼堆積在牆角的骷髏頭,密密麻麻猶如小山,全都是人類骷髏頭,被地魔堆積起來好似在進行炫耀。

「沒想到我的肉身強橫到了這種程度,居然真的能和地魔進行搏殺。」

當葉陽回過神來時,看見周圍那上百具屍體,臉上浮現出滿意之色:「運氣不錯,或許整個群魔空間的地魔也被我斬殺殆盡了,就算其他地方有殘餘,也不可能再出現這種成群結隊的情況。」

「一百二十三頭,足足一百二十三頭地魔,加上一頭地魔王,就是一百二十四頭!」

當葉陽將所有地魔屍體上的左耳割下時,自己也有些吃驚:「一頭地魔王就價值1000點功勛值,所有地魔加起來總共高達了7150點功勛值!」

今天是第二場試煉的第二天,現在僅僅只過去半天,整個試煉才過去了一天半。

而這一天半里,葉陽先是獵殺烈焰魔虎群,然後將飛天夜叉的巢穴殺了個裡裡外外,現如今居然又將地魔的巢穴一鍋端,加上零零散散被葉陽獵殺的妖魔鬼怪。

他這一天半所獲得的功勛值,已經達到了一萬兩千餘點!

「12000餘點功勛值,加上我第一場試煉獲得的1810點功勛值,我現在所有功勛值加起來就算不能拔得頭籌,必然也能排進前三名的位置。」

葉陽能獵殺如此多的妖魔,全都是運氣好,而且兩三次都是一鍋端,他可不信還有其他試煉弟子能有自己這樣的運氣。

就算有,又有幾個試煉弟子能有這種運氣?

「我很期待,期待第二場試煉結束把我的獵殺成果兌換成功勛值后,那些想要看我笑話的人,會有什麼樣的表情。」

葉陽心中憋著一口氣,自從來到隱龍城后,炎陽宗就被其他勢力看不起,他表面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內心其實還是有點不爽的。

他就是要通過狩獵大會讓那些人看看,看看他們嘴裡所謂的不入流勢力,看看他們口中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到底會取得什麼樣的成績。


「南宮月,你的身世的確讓我有些驚訝,就算第一名已經被你內定又如何?我參加狩獵大會的目的,只是想揚炎陽宗之名,讓炎陽宗擺脫落魄之名而已。第一名的獎勵,乾天學院聖徒的名額,我葉陽還真不放在眼裡。」

葉陽冷冷一笑,看著牆角地魔堆積的財寶,喃喃道:「你這小賤人想要殺我,我也想殺你,我就要看看,到底是你死還是我活。」

知道南宮月是仙人轉世后,葉陽的確有些擔心,但他並沒有半點懼怕,心中的自信不但沒有消減,反而愈發的自信。

想想一名轉世的仙人三番兩次栽在自己手裡,想想一名轉世的仙人以後就要死在自己手中,這種痛快之感不言而喻。

大丈夫生平****就是快意恩仇,在看不起你的人面前揚眉吐氣,讓想要殺你的人自討苦吃。

「這些地魔堆積的財寶加起來的價值居然也有兩三萬元石,不知道殺了多少人累積而來。」

葉陽大手一揮,就將牆角的財寶收進了儲物袋。

而後身軀一動,走向地洞外。

此時此刻。

地洞外的沙丘上,司徒傲雪正滿臉焦急的站立在那裡:「也不知道裡面的情況怎麼樣了,剛開始還有動靜,現在連動靜也沒有了,難道葉陽出現了什麼意外?」

「果然,我果然就不該聽葉陽的,不該扔下他獨自逃跑,葉陽死在地魔的圍攻中,可以說完全因我而死。」

司徒傲雪滿臉的愧疚,心中一橫,似乎要衝進地洞為葉陽報仇。

突然。

嗖的一聲,深深洞穴竄出來一道身影,同時傳遞出來聲音:「司徒傲雪,讓你久等了。」

「葉陽?」

看著突然竄出來的身影,司徒傲雪滿臉的錯愕,眼下從地底出來的人影不正是那被她以為已經死了的葉陽么?

「你沒事?」

司徒傲雪打量了葉陽一眼,就發現葉陽毫髮無損,精神煥發,好似剛才什麼都沒經歷。

若非她剛才親眼看見葉陽陷入了群魔之中的圍攻,她還真的會以為葉陽剛修鍊完畢,才如此生龍活虎呢。

「你從地魔的圍攻之中逃了出來?」

司徒傲雪首先想到的是,葉陽是從圍攻中逃出來的,但聽了葉陽的話后,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麼?你說什麼?所有的地魔全都被你殺了?」

司徒傲雪瞪大眼睛,臉上布滿駭然。

那可是足足上百頭地魔啊,而且還有一頭地魔王,自己完全不是對手,參加試煉的弟子估計也沒幾個有這樣的肉身實力,現在居然被葉陽輕輕鬆鬆就一鍋端,可謂是徹底顛覆了司徒傲雪對葉陽的認識。

在原來的司徒傲雪眼裡,葉陽就是一個有點修為的人物而已。

現在的葉陽在她眼裡,就完全成為了一尊神秘的存在。

試煉期間,她就聽說了關於葉陽的種種傳聞,什麼孤身闖鴻門宴,什麼秒殺一次蛻凡,起初她對此表示不屑。

但現在看來,葉陽還真可能有這樣的本事。

「這才過去了多久?幾分鐘不到,所有地魔全都被你殺了?」

司徒傲雪用看怪物的目光看著葉陽,「我那個堂哥司徒正估計也沒有你這樣的本事,難道你修鍊元氣又修鍊肉身?」

「我小時候經常強身健體,肉身比一般人強大。」葉陽道:「如今的世界,肉身再強大也沒用,比的是武道神通,我一拳縱然有十萬斤,遇見強大武者,拳頭還沒落到對方的身上,就要被對方的各種神通殺死。」

神通,就是對武者能夠使用元氣種種手段的總稱。

元術,就是神通的一種。(為書友最終幻想的一萬書幣加更一章,感謝) 一個武者縱然肉身再強,神通弱小,也是永遠上不了檯面。

將地魔一鍋端后,葉陽為了避免其他人尋到這裡,發生什麼意外,就與司徒傲雪一路離開了孤山,向其他地方前進。

「葉陽,第二場試煉還沒結束,此次多謝你的救命之恩,來日必有厚報。眼下我們分開吧,各自獵殺妖魔,賺取功勛值。」司徒傲雪道。

「恩。」

葉陽點點頭,如若和司徒傲雪結伴一起,他也不能全力放開手腳,免得表現出來的手段太過驚世駭俗。

何況他和此女並不熟悉,又怎麼會走在一起?

……

嗡。

就在南宮月以傳送令牌離開群魔空間后。

此女並不是被傳送到了隱龍城的廣場,而是被傳送到了一座鋪滿猩紅地毯,點著香爐紫煙,透露著一種富貴之氣的閣樓內。

在這個閣樓里,一張太師椅上坐著一個男子,這個男子眉毛粗而修長,好似兩把彎刀,深邃的眼睛妖異的可拍,彷彿是一雙能勾人心魄的眼睛。

是一尊神侯府的高手!

嘩。

一道白光突然降臨在閣樓里。

「恩?」

妖異男子一愣,就看見白光內出現了一道身影,是一個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