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月殤辜負了她,但願有來生吧,來生,我必定會償還她所有,今生,是我欠了妖月的,我只能先還了她再……」

「好了,你可以滾了!」月殤的話還沒有說完,噬突然冷冽的抬起手阻止他接著說下去,身上那股本來已經漸漸隱匿的恐怖威壓,也在此時爆發出來。

月殤愣在原地,他不明所以自己說錯了什麼,這冥王怎麼翻臉比翻書還快?只有斗愷,站在一旁用鄙視的眼盯著月殤不屑的道:「我們家神翼女神還沒有到需要被你一個破山神憐憫的地步,有債還債,我們家神翼女神已經說了你跟她沒有任何關係,所以,在噬老大沒有發火前,你還是快點滾吧。」

斗愷最痛恨的就是這種滿口情愛仁義,做出的事情卻如同豬狗不如的人渣。男人,就該敢愛敢恨,有情必報,但沒說讓你放棄一切奉獻出自己,為了一個人而辜負另一個人,那就證明,被你辜負的那個人,並沒有你口中所說的那麼重要,這種男人,不要說噬會生氣,就連他斗愷,也不屑。

斗愷的話,讓月殤明白了什麼,他落寞的低下頭,抱著聚靈樹起身,轉身的瞬間,他停頓了很久,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原地,只留下一道殘影,風掃過的瞬間,了無痕迹。

噬轉過身,看向斗愷的方向,斗愷被頂著天血夜的臉卻靈魂不一樣的噬瞪得一愣,「噬老大,你幹嘛這樣看著我?」斗愷雙手交叉捂著自己的小胸,像是怕被拐帶的良家小閨女一樣。

「夜有一個像你這樣,能夠將後背交予的夥伴,是她的福氣。」

噬的話瞬間讓斗愷飄飄然的挺起了胸,「那是當然,我……」

「就是太弱了,拿不出手!」

「啊?」等斗愷反應過來的瞬間,一道黑色的氣息從天血夜的身體之上消散,當那雙眼再次睜開時,那屬於冥界之王的幽暗氣息已經不在,轉而來的,是一雙夾雜著頹廢、挫敗、不甘的複雜眼神。

「喂,夜,你怎麼了?」斗愷在天血夜睜開眼的那一瞬間便察覺了她的不對勁,天血夜轉過身,背對著斗愷,那背影,在此時的斗愷看來,帶著一些落寞和蒼涼,就如同先前那月殤一般。

「我沒事,走吧,先前的那股能量風波,肯定已經驚動了大陸各方的隱世強者,雖然無妄結界具備自我修復的能力,但是難保不會有人已經發現鳳凰山的存在,現在的鳳凰一族,還沒有能力抵禦外敵,你出去后在結界漏洞的附近部署重兵,鳳凰三大長老親自坐鎮,直到結界修復好為止。」

說完,天血夜一個騰身而下,對著鳳凰陵墓出口的方向飛馳而去……

「喂,夜……你等等我……」斗愷緊跟著追了上去,鳳清凰凈還沉浸在剛才那場戰鬥中,鳳清轉過頭看向凰凈,當他看到凰凈那皺著的眉頭后,渾然一震,「你早就知道了,凰神大人她不是……」

「沒錯,她不是一般人,而是一個能夠帶領著鳳凰一族走向光明之路的引導者,你只需要知道這一點就夠了。」

「可是……」

凰凈抬起頭看向鳳清,她的雙眼中,綻放出一股從未有過的光芒,而就是這眼神,讓得鳳清到嘴邊的話又縮了回去。

「鳳清,你我鬥了這麼多年,也都累了,凰神大人,是上天賜給我們的,我相信,鳳凰一族,在她的帶領下,必定能夠重拾先輩之輝煌,再次振作起來。」

不知為何,鳳清看著凰凈眼裡此時堅毅的光芒,他也真的,就那樣信了,而他不知道的是,在若干年後,再次回想起今日他做出的決定,他都會有一股前所未有的自豪和成就感。

刺骨的寒風如刀子一般刮過臉頰,留下一絲絲紅痕又快速消散,天血夜卻不管不顧,她明明可以用幻氣保護自己,她卻並沒有這樣做,現在的她,低沉著雙眼,想要想清楚和明白一些事情,一些,最殘酷和現實的事實。

所以她要讓自己保持清醒,仙兒和血凰緊緊的跟在她的身邊,擔憂的看著她,卻不敢發一言,不知過了多久,終於穿過了空間蟲洞,來到了鳳凰山主山之上,一個隱藏在濃霧中的斷崖之上。


天血夜徐徐的將身子降落,就那樣就著草地,躺了下來,她伸出五指,雙眼透過指尖的縫隙看向高空之上。

仙兒和血凰不明所以,乖乖的在她不遠處的地方停頓了下來,兩個原本互相看不對眼的小傢伙,在此時配合得異常的好,不吵不鬧,生怕發出一丁點聲音驚擾了她們的主人。

她的腦海里,閃現的都是先前噬和月殤之間的戰鬥,她自問,現在的她,站在他們的面前,是多麼的渺小,那一刻,她待在自己身體的角落,只能愣愣的看著發生的一切。

世界何其之大,而自己,在其中,只是其中一個小小的組成部分而已,回想起以往的戰鬥,每一次生死邊緣,都是噬和神翼將自己拉了回來,而她也太過依賴於他們的力量,忽略了自身的修鍊。

放在空中的手成拳緊握,如果先前的戰鬥只有她自己獨立面對,那她現在,早已成為黃土之下的一具骸骨。

不夠,因為她的力量太過弱小,不能保護自己的親人……

天傾城拼盡全力和魂塔戰鬥的畫面,出現在她的腦海中,那時的她,好無助,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娘親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卻什麼都做不了。

不夠,因為她的力量太過弱小,所以烈火才會慘死在她的面前……

不夠,因為她的力量太過弱小,所以才會眼睜睜的看著明鏡玄被神幻宗奪走,她卻無能為力……

不夠,因為她的力量太過弱小,才會控制不了自己,和家人再次失散。

「咔……」

緊握的拳頭中發出骨節碰響的聲音,天血夜翻身站起,看向那深不見底的萬丈懸崖,輕輕的挪開腳步,走了過去。

「主人……」在一旁註視著天血夜一舉一動的仙兒血凰,在天血夜站起身的那一刻便發現了,天血夜轉過頭,看向兩個小傢伙所在的方向,看到仙兒和血凰擔憂的臉,天血夜輕輕的勾了勾唇。

她,又讓她們不安擔心了。


看到天血夜臉上的笑容,仙兒和血凰紛紛對視一眼,鬆了一口氣。

「你們兩個,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瘋一場?」天血夜對著仙兒和血凰伸出手,兩個小傢伙不明所以,而下一刻,天血夜嘴角掛著一抹笑容,一個縱身,從懸崖之上,跳了下去。

「主人……」

「咻……」的一聲,兩個小傢伙快速的對著懸崖的方向沖了過去。

緊閉雙眼,張開雙臂,感受著迅猛的風從身邊呼嘯而過,任由三千長發迎風飛舞,她沒有用任何幻力托住自己的身體,就那樣任由身體下落,享受著自由的感覺。

「主人……」

一紅一白兩個小傢伙圍繞在她的身邊,擔憂的看著她,天血夜張開眼,腮邊掛著一抹微笑,「我們比一比,誰先到達崖底?」

看到天血夜的眼神再次恢復到從前的樣子,兩個小傢伙才真的放心,而就在這時,天血夜身上,一股幻力突然飆升而出,速度,就猶如激光一般飆射出去。

兩個小傢伙見狀,相視一笑,騰的一聲,巨大的羽翼張開的瞬間,一紅一白兩道閃電,也快速的沖了出去……

抱歉,昨日玩太久現在才回家,明日我盡量補足。 章節名:第七十五章獸魂玉

歡笑聲在懸崖之間蕩漾著,天血夜和仙兒血凰一起在懸崖底下四處穿梭來去,崖壁之上,一些攀爬著的石岩虎都虎視眈眈的注視著她們,這崖底,已經太多年沒有外界生物進來過了,更別說是類似於人類的氣息,一雙雙幽綠的眸子,都瞬間染上了血腥之色,爬行至天血夜身旁,伺機而動。

天血夜停了下來,看向周圍,嘴角勾起一抹邪異的笑容,「看來,有些傢伙把我們當成今天的晚餐了呢。」

「主人,你不必理會這些傢伙,它們不動手便罷了,要是真有些什麼齷齪的想法,那本公主就在這裡滅了它們。」仙兒霸氣的撲騰著小翅膀懸浮在天血夜的身邊,血凰的兩隻小眼睛在石岩虎群中穿梭著,而下一刻她像是發現了社么一般,雙眼一亮,嘴中掉著口水一個振翅便朝著石岩虎群的中心沖了過去。

「喂,你幹嘛……」仙兒見得血凰的動作,瞬間愣住,而天血夜,也有些驚訝的看向她。

「吼……」石岩虎見得自動送上門來的晚餐,都欣喜狂猛的沖向血凰的方向,三方夾擊,血凰視若無睹,一個旋轉,恐怖的鳳炎從她的身體之內爆發而出,那有著岩石般堅硬皮膚的石岩虎,在碰到鳳炎的那一剎那,不但沒有被擊落,反而全身上下暗灰色的皮膚,瞬間發出紅光,就猶如燒滾的岩石一般,散發出恐怖的熱氣。

「這傢伙,盡知道惹麻煩。」仙兒一個振翅,飛向血凰所在的方向,她張開嘴,寒冷的龍息噴射而出,而那三隻再次沖著血凰衝過來的血紅色石岩虎,像是遇到了什麼恐懼的東西一般,迅速向後退去。

原本淡淡的在一旁註視著戰鬥圈的天血夜,雙眼瞬間一亮,「仙兒,別殺了它們。」

天血夜大聲對著仙兒和血凰的方向吼道,她一個懸身,來到仙兒和血凰的身邊,而一旁的血凰,嘴角留著哈喇子,雙眼亮晶晶的盯著石岩虎群背後,那黑漆漆的山壁。

「主人,為什麼?這些傢伙,只是一些普通的帝王級魔獸而已。」仙兒困惑的看著天血夜,兩隻小爪子還緊緊的抓住血凰的小翅膀,「你給我安靜一點。」

「不,它們並非普通的石岩虎,在鳳凰山待了這麼久,恐怕這些傢伙,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變異了,你沒有發現嗎?」

天血夜血色的雙眸注視著那三個因為鳳炎變身成為火紅色的石岩虎,石岩虎這種魔獸,天生帝王,外形像虎,皮膚表層覆蓋著一層堅硬的岩石,它們群居在岩壁之上,以一些小型魔獸為生,只是這種魔獸天生喜火,任何類型的火焰,只要被它們碰上,都能夠將至轉換為自身的能量。

而這懸崖位於鳳凰陵墓的下方,那就是說,這些傢伙肯定吸取了許多鳳凰一族的靈火,甚至有得,已經對鳳炎這種級別的聖火也已經免疫,這樣的好傢夥,居然讓她給遇到了,哈哈哈,真是天從人願。

「再變異,它們見到我的龍息,不都嚇成那個樣子了?」仙兒困惑的皺起小鼻子,在她的眼裡,這些傢伙簡直弱得不堪一擊,她完全不明白天血夜為什麼會對它們有興趣。

「呵呵……」天血夜無奈的笑笑,「它們怎麼能和你這個小變態比?石岩虎天生懼水,冰亦然,你有著正宗的龍皇血脈,而且實力已經到達了聖域階別,它們就算再變異,實力頂多也只在神階而已,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遇到同級別的火系對手,這些傢伙,只會越挫越猛,如果將它們為己用,何嘗不是一隊實力強橫的軍隊?」

「誒?」仙兒像是明白了天血夜究竟在說什麼,隨即雙眼一亮,欣喜的道:「哇,主人,只有你才會想得到這一點,真是太厲害了。」

「嗷嗷嗷……唧唧唧……」這時,一聲不和諧的聲音撞進了天血夜的耳中,原來是血凰那傢伙不堪寂寞了,她虎視眈眈的盯著石岩虎群的方向,恨不得立馬衝過去一般。


天血夜有些訝異的看向石岩虎群的方向,只見它們死死的圍城一圈,密集的聚集在血凰盯著的那面牆壁面前,就像是在守護著什麼一樣,防止她們的靠近。

「嗯!?」天血夜抬手摸了摸下巴,嘴角勾起一抹誘人的弧度,「仙兒,鬆開小凰,讓她過去,當她用鳳炎讓石岩虎變異的那一瞬間,你我二人用寒冰幻氣將它們喝退。」

「是,主人!」仙兒鬆開血凰的那一瞬間,小傢伙就猶如一頭猛虎一般,勢如破竹的扎進了石岩虎群中。

「轟……」

恐怖的鳳炎照亮了整個陰暗的崖壁,石岩虎變異的瞬間,天血夜雙眼一凝,一個俯衝而至,寒冰聖炎出現的那一剎那,原本猙獰的變異石岩虎,都紛紛嚇得縮了回去,但是它們卻不似先前般散去,雖然懼怕天血夜的寒冰聖炎和仙兒的龍息,卻死死的守住那黝黑的岩壁,兇狠的看著天血夜。

天血夜懸浮在空中,她和仙兒對視一眼,果然,那石壁後有著什麼它們必須守護著的東西,天地靈獸誕生之時,都會有著伴生靈物同時降世,也就是說,那石壁后的東西,對於這些石岩虎來說,比生命更加重要。

「鳴……」

天血夜正欲出下策,可是血凰這傢伙,就猶如一頭笨牛一般再次沖了過去,而這一次,石岩虎沒有閃避,而是同時撲向血凰,三頭兇猛笨重的石岩虎,狠狠的將血凰的身體壓制在半空中,距離最近的仙兒正欲衝過去。

「嘭……」

恐怖的鳳炎衝天而起,三頭石岩虎,瞬間被那能量震飛,而原本佔下風的血凰,此時霸氣如斯的揮動著自己的小翅膀,血色的雙眸中,火焰騰升,萬年沉寂,凰神大人的怒火,被徹底給點燃了。

「足……」

刺耳的鳴叫聲在此時響起,天血夜忍不住皺眉,這聲音對她的身體雖然沒什麼傷害,可是卻著實有些受不了。


「主人,你看……」仙兒在此時對著天血夜吼道,仰天長叫的血凰,在她的嘴中,一個火紅色的結晶體正在成型。

「那是……」天血夜也有些訝異的看著血凰,她口中的東西,如果她沒有猜錯,那就是天地四大靈獸在進入君王階別時才能夠凝聚出的,獸魂玉。

「這怎麼可能?獸魂玉必須達到君王階別才能凝聚,她明明只是一個幼生期的神階魔獸而已,這不科學啊?」仙兒震驚了,一直以來,她認為比起血凰,她才是能夠另天血夜引以為傲的那一個,可是現在的血凰,居然以著神階之力,凝聚出了連她凝聚不了的獸魂玉。

獸魂玉,龍族之中,只有她的爺爺,老龍皇奧辰才做得到,就連她的父親,龍族至尊蒼冥也不行。

獸魂玉一出,群獸顫抖,四大靈獸,本就凌駕於所有魔獸之上,而獸魂玉,更是所有魔獸最恐懼的剋星,在獸魂玉凝聚的那一刻,所有的石岩虎,都紛紛的四散而去。

「糟糕,要是讓小凰成功凝聚獸魂玉,那這些石岩虎,不個個都死無全屍?」天血夜先是為血凰的成就感到高興,可還是下一刻想到後果,她就開心不起來了,不行,她的想辦法阻止才行。

「仙兒,要如何才能讓血凰停下來?不讓那東西毀了這裡?」

天血夜轉身看向仙兒,在她的記憶中,只有關於獸魂玉一些皮毛的認識,而仙兒作為四大靈獸家族傳承者,肯定對這東西比任何人都了解。

「啊?主人,你在跟仙兒開玩笑吧?獸魂玉一出,萬獸難敵,除非是那傢伙自己……」仙兒指向血凰的方向,就在她話還沒有說完的那一刻,那蘊含著恐怖能量的獸魂玉,瞬間從血凰的嘴中消失,只留下一抹殘煙。

眾石岩虎石化了、天血夜愣住了、仙兒呆傻了、血凰自己,尷尬了……

先前龐大的身形,瞬間像縮水一般變回以前的嬌小,仙兒看著血凰的變化,反應過來后捂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我就說,她怎麼可能能夠凝聚出獸魂玉,哈哈哈,弄個半成品她自己就嗝屁了,哈哈哈,笑死我了……」

天血夜看著拉慫著頭頂羽毛的血凰,含笑對著她揮了揮手,「回來吧!」

血凰見得天血夜含笑的臉,頹廢的樣子瞬間不見,而就在此時,周圍的石岩虎發現危機接觸,都紛紛虎視眈眈的注視著血凰的方向,雙掌前蹲,猛地沖了過去。

「咻……」血凰一個振翅,沖向天血夜的方向,而那幾頭瞄準血凰的石岩虎碉堡了,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同伴,對著自己的頭頂沖了過來。

「嘭……」

幾個笨重的傢伙在空中相撞,紛紛頭頂冒金星墜落而下,而衝到天血夜懷中的血凰,轉過頭去對著石岩虎墜落的方向,吐了吐舌頭,調皮的模樣,誰會想到她是剛剛凝聚出那恐怖獸魂玉的傢伙?

「好了仙兒,別笑了!」天血夜抹了抹血凰的羽毛,對著仙兒有些嗔怪的道,仙兒停止了笑聲,卻還是有些憋不住的樣子飛到天血夜和血凰的身邊。

「喂,以後就別逞強了,獸魂玉不到君王階別,我們是凝聚不出的,別到時候把自己的小命兒也搭進去了,就算是主人也幫不了你。」

仙兒雖然語氣有些沖,但是卻掩不住她對血凰的關心,剛剛,她震驚之餘,也在為血凰擔憂,畢竟獸魂玉,如果沒有進入君王階別,根本不可能凝聚成功,更別說控制了。

不過看這傢伙的樣子,一點副作用的樣子都沒有,看來她是白擔心了,「呼……」微微鬆了一口氣,而天血夜,將仙兒的這些舉動都看在了眼裡。

「看來那石壁的後方的東西,讓小凰眼饞了,不去看看,恐怕今天你是不會罷休的咯!」天血夜徒手梳理著血凰的羽毛,血凰流著哈喇子,用小翅膀指著石壁的方向雙眼放光。

天血夜微微嘆了一口氣,「去是可以,不過,這次必須聽從組織安排,不可以自己再亂來了,知道嗎?」

「足足……嗚……」血凰將她那小頭點得如撥浪鼓一般,仙兒就困惑了,同為天地靈獸,什麼東西血凰感應到了,她卻半點反應都沒有?

「好,原計劃,小凰作誘餌,仙兒掩護,記住,盡量不要殺了它們,我們的目的是石壁後方,這些石岩虎留著我還有用處。」

「嗯!」

一人兩獸,整裝待發,氣勢洶洶的排成一排注視著岩壁上所有石岩虎的分佈,血凰衝出去的那一瞬間,天血夜仙兒尾隨其後,「砰砰砰……」碰撞在一瞬間發生,一個個全身充滿鳳炎的石岩虎,狂猛的沖向天血夜的方向。

「哧……」白色的極致冷炎,在這一刻沖體而出,那沖向天血夜的石岩虎見狀,想要轉身逃走,天血夜嘴角輕輕一勾,「想走,晚了!」

寒冰聖炎脫手而出的瞬間,那奔跑著的石岩虎,頃刻便被凝固成巨型的冰雕,天血夜一個瞬移而至,左手處黑光一閃,那石岩虎的冰雕,便消失在了原地。

輕輕的摸了摸左手之上的伏魔,天血夜扯唇輕笑,下一刻,她再次一頭扎進了石岩虎群,石岩虎群在不斷的減少,那被掩蓋的密密實實的石壁,也終於露出了它的真面目,一個巨型的天然石洞。

石洞黑黝黝的,深不見底,根本看不清裡面的情形,天血夜一個懸身,身體之上包裹著寒冰聖炎,直接對著石洞內沖了過去,沿路攔截的石岩虎,都被仙兒用龍息喝退,有得則在龍息之下,直接化為無形。

血凰見狀小眼睛一亮,跟在天血夜和仙兒的後面,緊隨而至。

在進入洞口的一瞬間,天血夜便察覺到了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血色的眸子,在黑暗中掃射著洞內的情景,當她的雙眼注視到一株閃爍著火紅色光芒的奇異果子時,頓時一驚,那東西是……

「噌……」一股恐怖的威壓,在此時突然充滿了整個洞穴,一雙白灰色的眸子,在黑暗的洞穴中猛地睜開,沉睡的王者,在這一刻蘇醒,仙兒見狀不妙,和血凰一把托住不知為何呆楞住的天血夜,向洞外快速飛去。

「吼……」巨大的黑色陰影,走出洞口的那一剎那,石壁彷彿都在顫抖,周圍所有的石岩虎,在那巨大的獅形魔獸出現的那一剎那,都紛紛臣服在地,連頭都不敢抬起來,那巨型的獅形魔獸,全身布滿了火紅色的毛髮,它開口間,恐怖的火焰從它的口中吐出,全身上下,都被恐怖的火焰包裹。

「聖域巔峰魔獸,糟糕!」仙兒在此時吼道,而天血夜,全身上下都在顫抖,她抬起手伸向那獅形魔獸的方向,血色的瞳孔中,只有那巨型魔獸的身影。

「烈火……」

眼結膜發炎,我的個艹,這就是喝酒玩樂的終極下場,好痛…… 章節名:第七十六章野豬扮老虎(精)

熊熊怒火充斥了灰白色的瞳孔,雄獅仰天怒吼,面貌猙獰的看向天血夜的方向,「你們為何私自闖入本王禁地?」龐大狂猛的雄獅,開口后的聲音卻驚住了眾人,那如同孩童般的嗓音,分明只是個還沒到成熟期的小孩子。

「烈火!」天血夜失聲再次叫道,她一個騰身飛到了雄獅的面前,眼眶中的晶瑩,就快要包裹不住。

「主人……」仙兒嘶吼道,就連一直莽莽撞撞的血凰,也在此時焦躁不安,因為就連她也感覺到,那頭雄獅體內爆發出的恐怖威壓,那跟她們,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烈火一時間顯得有些錯愣,從他降生到現在為止,從來沒有人用這種近乎寵溺和心痛的語氣叫過他,他怒目圓睜,抬起巨大的腳掌直接就對著天血夜的方向拍了過去,「你是個什麼東西,居然敢直呼本王的名諱。」

熊熊烈焰在空中劃過一道軌跡,天血夜獃獃的注視著那對著她怒目圓睜和咆哮的猛獸,那不是她的烈火,她的烈火,對她很溫柔,不捨得她傷心難過,更不可能如此猙獰的對待自己,但是那氣息、模樣,她不會認錯,也不可能認錯。

在地心時,和烈火一起生活的片段,一個個掠過天血夜的腦海,天血夜愣愣的站在原地,心痛的眼神直直的盯著烈火,血色的淚,就那樣從眼眶劃過。

「主人……」仙兒、血凰一個騰身變化成戰鬥形態,快速的衝到天血夜的面前,而烈火,在看到天血夜眼角那劃過的血淚時,快要拍到天血夜腦門的巨掌,就那樣硬生生的頓住。

「吼……」

滔天的鳳炎和寒冷至極的龍息,狂猛的襲向烈火所在的方向,烈火只是呆愣了一秒,快速的反應過來,他灰白的瞳孔顯得有些陰冷,恐怖的烈焰從他的身體之內噴發而出,快速的凝聚成一層如火山岩一般的巨型山壁,將鳳炎和龍息阻隔在外,而他停頓在半空中的手掌一個反轉,直接就對著仙兒和血凰的身子拍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