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wWW ★t tkan ★c○

因爲賀平不想要被人認出來的緣故,來時候就戴上了口罩。

寵夫成癮[豪門] 先生,兩位嗎?”

“我們已經約好了。”劉闖表示道。

聞言,大堂經理緩緩的向着旁邊退去,畢竟有了預約,就不用另行安排他們了。

按照地址,找到了包房,打開房間門子的時候,果然見到韓建明坐在裏面,身邊還有個高大的外國人。


“哼!賀先生果然準時啊。”

“那當然了,否則我那麼忙,耽擱了事情怎麼辦。”賀平表示道。

韓建明找他,基本是沒有任何的好事情,這點還是不用懷疑什麼的。

不過眼前既然來了,那麼賀平就不用有任何的擔憂。

“言歸正傳,我的目的還是上次說過的那樣,不過我可以付給你一千萬的定金。”

“好誘人的價格。”賀平讚歎道。

有錢就是好,動不動就用錢砸人,不管是誰都沒有辦法拒絕了。

“這麼說,賀先生是答應了。”

“不!我對錢沒有想去,難道我先前沒有告訴你不成。”

單單是賀平居住的地方,就已經到達了九千萬的價格。

如果連同一千萬都看在眼裏的話,那麼他就太失敗了。


“你……”

韓建明就要動怒,不過旁邊的外國人,卻就緩緩的點了點頭示意。

“交給我來處理就好了。”

“史密斯,暫且不用你來。”韓建明表示道。

如果可以用交流解決的問題,他現在還是期望妥善的處理。

否則真的出現了麻煩,那對於他們都沒有好處了不是。

“是!”史密斯緩緩的退後兩步。

見狀,劉闖不免就明白過來,先前韓建明的身邊,還沒有這樣的人。

此刻突然多出來個史密斯,很顯然就是他花費高貴的價格聘請回來的。

“韓先生,你身邊有了高手助陣,爲什麼還要找我。”

“我?我就是不信邪,我不行你就對錢咩有興趣。”

韓建明滿臉得意的表情,賀平說不注重錢,可是招收了那麼多的弟子,目的不就是爲了錢。

“哼,我想你誤會了,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告辭了。”

“站住!”韓建明憤然道。

然後緩緩的來到賀平的身邊,仔細的打量起來。

“我可以告訴你,離開錢的話,你什麼都幹不了。”

“哦?那你還想要做什麼。”賀平不解道。 韓建明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很不屑的表情:“我不想幹嘛,我只想告訴你,如果你跟着我幹,報酬少不了你的,可如若不然我會讓你死的很有節奏。”

自從有了武神系統之後,賀平別的聽的不多,就是這些小人的大話比較多。

“韓建明你可以試試,我不介意廢了你。”說着這話,賀平開始走向門口。

“可惡的東亞病夫,我要挑戰你。”這個時候韓建平旁邊的史密斯突然將自己的外衣脫去露出了一身結實的肌肉。

原本賀平打算就這樣走了,但是聽到東亞病夫4個字,他輕輕直冒眼神裏充滿了殺意。

華夏武術博大精深,當年永春霍師傅就是因爲東亞病夫這四個字打出一片天下。

賀平用手指着史密斯挑釁道:“你這個西亞病夫給我閉嘴,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不可以侮辱整個華夏。”


“還有你韓建明,你也是華夏人,難道就要聽這個外國佬在這裏廢話嗎?”

“呵呵呵,賀平,你少給我裝清高,這史密斯可是國際的武術高手和他對上招的人不是傷筋就是斷骨,當然大半都是死了。”

“我看你是怕了不敢接受挑戰吧,還有我告訴你,史密斯先生有資格說出這句話。”

不敢接受挑戰?

怎麼可能?自己可是擁有強大武神系統的人,難道還會怕區區一個外國人嗎?

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好的西亞病夫,我接受你的挑戰,明日你到我的拳館來,你可以叫上所有想看這場比賽的人。”

隨後賀平又將手指向了韓建明:“明天開始你就不是華夏人。”

說完這句話和平轉身不再回頭而是密斯十分憤怒但是沒有追上去。

“韓先生這個人爲何這麼狂妄,他真的是你所說的宗師嗎?我看他也不過如此。”

“史密斯先生說的對,我最討厭這種人,居然和錢過不去,我今天就要讓他看看錢的力量,史密斯先生這一千萬全歸你了,明天給我廢了他。”

……

另外一邊賀平已經回到拳館,他身後的幾個徒弟開始不斷的詢問着。

“師傅,那外國人你真的能打得過嗎?”

“這不是廢話嗎,師傅是什麼人師傅可是一拳能打死牛的人。”

賀平聽着身後幾個徒弟嘰嘰喳喳,心裏還是有些煩躁,他今天心情本來就不好,因爲被人說是東亞病夫。

於是乎賀平轉過身,惡狠狠的盯着他的幾個徒弟:“閒着沒事做了嗎,還不趕快去練功。”

幾人哪裏還敢怠慢,紛紛離去和平獨自回到房間中閉上了眼睛。

“系統幫我看一下史密斯的資料。”

之後在腦海當中就出現了一個頁面。

【姓名 :史密斯】

【出生地:米國】

【簡介:第二屆世界拳擊冠軍,第三屆世界拳擊冠軍,與其交手68人,死52人,其餘16人爲植物人】

【弱點:塊頭大,爆發力強,但是速度不足】

看完這些,賀平安心的閉上了眼睛。

任他塊頭再大,只要速度夠快,都能夠將其擊垮,這樣的人是怎麼打了這麼多人的那些人恐怕都是傻子吧。

不僅如此,賀平在剛剛看到史密斯的時候也進行了觀察,此人因爲體積太大,下盤極爲不穩,所以只要攻擊他的下盤,此人將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翌日!

隨着一聲聲轟然之聲,大量的記者拿着攝像機,緩緩地走入了拳館。

另外還有很多宗師也被邀請到現場來,見證這與世界冠軍對決的一刻。

所有人都已到齊,史密斯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風,有幾個美女在他身邊給他按摩,一邊按摩一邊緩緩的走入拳館。

當週圍的人看到史密斯時,一個個都露出了驚訝之色。

“我靠,這不是世界拳王史密斯嗎,怎麼會在這裏?”


“我也不知道是他李師傅你知道嗎,今天早上我只是聽人說這裏要扮演全會,聽說要打的是外國人,所以我就來了。”

“看賀師傅這次是凶多吉少了。”

而一羣記者看到史密斯之後,也紛紛上前採訪,因爲像這樣的公衆人物要出現在熒幕上,那可是能獲得超高的點擊率。

“史密斯先生,請問是什麼原因讓你來到這裏挑戰這個小小的拳館呢?”

“史密斯先生請問,這次你打算在幾招之內解決對手?”

這明明是賀平的拳館和這一刻萬衆矚目的光芒全都落於史密斯一人。

隨後史密斯緩緩地走到拳館中央,所有人讓開了一個場子。

“各位,我史密斯只說一句話,在這裏打這個東亞病夫,我只需要三十秒。”

這是多麼藐視人的一句話,不過三十秒在這些大師看來,已經是給賀平面子了。

記得史密斯的一場比賽和他對陣的人連三秒都沒有堅持住,只是受了一拳就再也無法起身,而且肋骨全斷。

賀平的一個徒弟聽到這句話十分的不爽,他站了出來指着史密斯的鼻子:“我師傅也說了,打敗你這個大塊頭,他根本就不用手。”

史密斯當場就急了,想要揮拳砸向說話的這人。

就在這時,和平猶如一陣清風一般, BE的一百種方式[快穿]

“西亞病夫比賽還沒開始,請你冷靜點。”

看到賀平出現又是一陣軒然大波,不少的記者也開始不斷詢問。

“這位小師傅,看你年紀輕輕是史密斯先生的對手嗎?”

“請問你是不是因爲失戀有什麼想不通,所以纔會挑戰史密斯先生?”

對於記者的這些問題,賀平覺得無聊透頂,不過實力是證明出來的,而不是說出來的,所以賀平並沒有說什麼狂妄的話。


也自然沒有迴應記者的話。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人也來的差不多了,看着這個情況,賀平看下史密斯微笑的點頭問道:“大塊頭你準備好了嗎?是不是可以開始了?”

史密斯吐掉了含在嘴裏的兵然後把自己身上的黑色披風也退去露出了他那一身結實的肌肉。

“隨時可以開始你這東亞病夫。” 賀平並沒有生氣,只是笑着搖了搖頭。

史密斯像一頭蠻牛一般衝了上來,他的力量極強,速度也不慢,可是每一次快要撞到賀平的時候,都會被賀平給閃了過去。

剛纔史密斯可是當着記者的面放下大話,三十秒之內要擺平賀平。

所以現在圍觀的那些記者一邊看一邊開始倒計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