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炫夜走到牆邊,招手對殤千羽喊道:「快過來,我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了。」

殤千羽跑過去一看,頓時驚叫一聲,高大的牆壁上全是鬼圖,各種各樣的鬼臉,嬉笑怒罵什麼表情都有。

」好嚇人啊,這是什麼地方?「殤千羽問道。

「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這裡應該是千年前鬼族的一個聯絡點,不過鬼族早就滅亡了,這個聯絡點也就荒廢了,至於何人在這上面不了奇陣,這就不知道了,也許是怕人走進這裡。」

殤千羽道:「好吧,反正你說什麼我也沒聽過,現在怎麼辦,這裡已經沒有路了,來時的獸門也合上了,我們兩要怎麼出去?」

天炫夜四周看啦看「我覺得這裡應該藏著什麼機關,我們找找。」

他們在大殿里轉起來,壁畫上能摸到的都敲了一個遍,太高的地方,天炫夜想踏步半空去摸一下,但卻驚訝的發現,在這裡自己的法術竟然失靈了。

這裡有禁忌!

沒辦法,天炫夜只好去敲打地上的青石板,殤千羽也跟了過去,他四周望了望,漫天的黑暗下只亮著天炫夜的水晶球,如同一盞孤燈,顯得很可怕。

殤千羽一塊石板一塊石板的去敲,不知不覺來到了大廳中間,忽然間抬頭對天炫夜叫道:「你快過來,這塊青石板下面好像是空心的。」

她起身用力跺起那塊青石板,響起了咣咣的聲音,像拍在石門上一樣。

天炫夜立刻跑去那裡,高興的叫道:「太好了,聽聲音這裡面絕對是空的,我們可能找到暗道了。」

殤千羽變得得意起來,再次往地上跺了一腳。

天炫夜急忙過去,一把拉開她,「不要命了,萬一跺碎了石板,掉下去怎麼辦?」

殤千羽嚇的一激靈,趕緊往後挪開,「應該沒事,這麼結實,應該掉不下去吧。」

天炫夜做了個請的手勢,嘿嘿笑道::「那好吧,你繼續跺,看看能不能掉下去了。」

殤千羽瞪了我一眼:「你當我傻啊,趕緊看看這石板怎麼弄吧。」

他們都蹲下看去地上青石板,天炫夜再次用手敲動了幾下,的確下面是空的,他找出一把匕首開始撬動石板邊緣的細縫,石板漸漸活動了下來。用力往縫隙里一撬,石板徹底活動了。這塊石板有兩指厚,天炫夜微微用力搬到一邊。

地下露出一個四方洞口,他探頭進去,裡面是無限的黑暗,水晶球在裡面掃了幾圈,所見之處都是一根根手腕粗的黑鐵鏈。鐵鏈掛在青石板下面,除了搬開的這塊青石板下面沒有鐵鏈,其他石板下面都拴著一條。

密密麻麻的鐵鏈沒有垂直往下,而是在向幽深地下交集,這個位置就在他們的正下方,所以從上面看,這些鐵鏈交集成了一張大網,至於下面最深處有什麼,完全看不到。

「下面有什麼?你看這麼長時間?」殤千羽好奇心很大,輕輕拉天炫夜起來,也探頭進去看。看了一會驚呼道:「媽呀,這下面四處不著邊際,我怎麼感覺這些鐵鏈另一頭好像拴著啥東西。」

天炫夜因為法術施展不了,也不敢冒然下去,但他覺得下面的危險係數會很高,而且一旦下去準會後悔。」

天炫夜再次探頭往洞口裡看去,伸手摸到旁邊青石板下的鐵鏈,鐵鏈上冰涼陰寒,還有點粘糊糊的東西。他抬手看了下手掌,有一層黃色的油垢,聞了一下,發現有一種噁心的味道。

這是屍油的味道!

就在這時候,天炫夜猛然抬起頭,指著洞下,急忙對殤千羽噓了一聲。

下面傳來嘩嘩嘩的響聲,是鐵鏈聲音。

殤千羽急忙往下看,眼皮頓時狂跳,黑洞邊的那根鐵鏈在劇烈晃動,忽然一聲尖利的嘶叫傳上來,那聲音凄厲無比,她的心一下子飛到了嗓子眼,有東西在往上爬!

天炫夜反應靈敏,立刻把她拉到一邊,大喊:「快把石板蓋上。」

他們手忙腳亂的把石板推到黑洞上面,又有點不放心,一起坐到了石板上面。

殤千羽小臉煞白,「完了,這裡果然是鬼族的地方,下面可能藏著女鬼,她聞到了活人的氣味,要爬上來吃我們。」

天炫夜示意她先別說話,貼在石板往下聽。下面忽然靜了,鐵索聲音一下子消失了,這種寂靜來的怪異,下面的東西好像不動了,聲音消失了。

殤千羽和天炫夜緊張的聽了一會,青石板下面一直沒再響起鐵鏈的聲音,天炫夜小聲道:「我們別在這裡呆著,底下東西萬一再被聞見我們的氣味,還會爬上來。」

等了一會,地下再沒有聲音傳上來,他們悄聲的離開原地,走到大殿牆邊,四周再次回到了一片死靜,黑暗裡彷彿只有他們的心跳聲。

天炫夜試著運轉身上的法力,但真的是邪了門了,身上的法力沉寂了,明明感覺得到力量,卻始終喚不醒。

看來在這裡下禁忌之人道行要高出自己不是一星半點。

經過剛才這麼一嚇,都感到全身疲憊,兩個人背靠著背坐著,天炫夜不知不覺握住了殤千羽的小手,輕輕地揉了幾下,殤千羽累的也沒力氣去反對,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別太過分就好了。

天炫夜的大手給殤千羽帶來了溫暖,還有一絲安全感,漸漸心裡有些鬆弛了下來,不知過了多久,她睡著了,朦朧中,天炫夜輕輕拍了下她的臉蛋:「千羽,醒醒,有情況!」

這種環境下,人根本睡不熟,殤千羽一下醒了,只發現自己正躺在天炫夜的懷裡,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只聽到鐵鏈嘩嘩的聲音響在耳邊。

地下面又有東西要上來了!

天炫夜拿著水晶球往大廳中間一照,聲音就來自那塊青石板下面,他全身繃緊了,拉著殤千羽站了起來。

殤千羽瞪大了惶恐的眼睛,只見那塊青石板突然往上動了一下,然後咣的一聲便翻了過來。

黑暗中刺耳的聲音瞬間打破了這裡的寂靜,殤千羽嚇得就要叫出聲來,天炫夜急忙捂住她的嘴巴,低聲道:「別出聲。」 現在去蓋大廳中間的青石板已經來不及了,為了不被那個女鬼發現位置,天炫夜順手把水晶球放到衣服里,水晶球上的光芒立刻熄滅了,眼前也徹底的黑了。

他們兩人貼在牆邊極力壓低呼吸,兩隻耳朵豎了起來,漆黑的視線里隱約能看見一個影子在朝著他們爬動。

幾乎同時的,天炫夜和殤千羽閉住了呼吸,那個影子失去了方向,也遲疑了。

天炫夜從口袋掏出了一把匕首,原本是打算射殺那個黑影的,但是怕萬一沒射殺成功,反被激怒,略微想了一下,改變決定朝著遠處扔了出去。

匕首落在地下響起了清脆的聲音,那個影子聽到聲音頓時竄了過去。

天炫夜雖然聽著聲音遠去,卻沒有一絲放鬆,心跳得飛快,它肯定會回來的。最主要一點他憋不住氣了,就在這時,殤千羽先他一步喘出一口氣,這聲音在此刻顯得是那麼清晰,甚至是響亮。

黑暗中模糊的影子猛然回過了頭,它如同野獸一樣飛躍。

嗡的一聲,殤千羽的頭皮都快炸開了,撒腿就往牆另一邊跑。

可沒跑幾步,腦袋突然碰到了一團濕乎乎的東西,她下意識地往前一摸,觸手冰涼,一縷一縷的像是頭髮。

黑燈瞎火的嚇得她要死,抬頭一看,只見一個奇怪的黑東西站在面前,她愣了一下,朦朧中感覺那是滿身的長發,上面似乎還沾著濕嗒嗒的東西。

她大叫著轉身就跑,長發里忽然伸出一雙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這是一雙乾枯的手,刺骨的涼!

殤千羽驚叫一聲:「討厭鬼救我!」

她說的討厭鬼自然是天炫夜,天炫夜其實沒等她喊出聲,人已經飛快從前面閃了過來,用力一掰那雙乾枯的手,拉起來殤千羽就跑。

他們的身後傳來一陣風聲,天炫夜掏出了水晶球,因為現在已經暴露了目標,不需要再掩飾了。

摧殘的光芒瞬間照亮了四周,而這時殤千羽聽到後面的異常,也下意識的扭頭一看,這一看,魂差點嚇沒了。

星級獵人 ,原來黑髮里是一具女屍。那女屍由於速度太快,讓滿身長發飛了起來,同時恐怖的面目徹底露了出來,滿臉煞白色,沒有眼珠子,只是兩個黑色的空眼框。

殤千羽這回頭的一瞬間,女屍躍到了她的後背上,頓時嚇得她連連大叫。

天炫夜發現不對,跑過來幫我往下扯女屍,女屍揮舞著利爪幾下子就把天炫夜划傷了。

不過,殤千羽也趁著身上的手鬆開,急忙把女屍摔到地上。

天炫夜沒等殤千羽,而是獨自一人先往前跑去,他在前面對殤千羽大喊:「到翻開的那塊青石板那裡!」

殤千羽立刻懂得了天炫夜的意圖,急忙引著女屍跑到翻開的石板邊。

沒到石板前,殤千羽已經開始憋氣,猛然往前一跳,躍過去地上的黑洞。

女屍沒有眼睛看不見,往前一竄,正好落在黑洞里,瞬間她的身子往下掉,但她反應迅速,立刻抓住了洞口邊緣。

天炫夜一直屏氣呆在旁邊就是為了這一刻,狠狠一腳跺去女屍的手指,女屍凄厲的怪叫,死死的抓著邊緣就是不肯撒手。殤千羽也趕緊過去幫忙,蹲著身子扳她的手指,卻不曾想她突然往上一竄,一下子抓住了殤千羽的衣角,跟著掉進了黑洞里。

殤千羽耳邊是颼颼的風聲,裡面是無盡的黑暗,女屍已經失手鬆開她,先一步掉下去。

最深處的下面似乎有火焰,越往下掉視線反而有些隱約的看清楚,殤千羽的周圍都是一根根鐵鏈,她情急下拚命調整下姿勢,猛然抓住了旁邊一根鐵鏈,下墜的力量一下子減弱了,但還是繼續往下滑。

她咬牙抓著鐵鏈,手心的皮膚迅速蹭掉了,幾乎一路鮮血而下。顧不上疼痛,勉強把腿繞在鐵鏈上,但鐵鏈突然出現了斜度,她的身子猛然加速斜著滑了出去。

殤千羽發現四周的鐵鏈都出現了斜度,都在向中間位置開始彙集,她這裡鐵鏈斜度不是很大,看來是最接近正中間的位置。

下落的速度越來越快,殤千羽嘆息一聲,既然抓不牢鐵鏈,那也別飛出鐵鏈,至於接下來只能聽天由命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鐵鏈突然到頭了,她看清了鐵鏈拴在一個巨大的圓鼎上,沒給她時間準備,便蓬的一聲撞到了圓鼎上,手上一麻鬆了鐵鏈,她又往下又落了五六米才摔到地上。

這一下殤千羽摔得七葷八素,滿眼冒小星星,四周陰森森的,鼻子還聞到一股腐爛的味道,還有一股刺鼻的油腥味。她揉著屁股剛爬起來,這時聽到上空鐵鏈傳來天炫夜迅速往下的罵叫:「這鐵鏈上是什麼,怎麼這麼滑啊!」

殤千羽抬頭一看,發現天炫夜一隻手握著水晶球,一隻手抓著鐵鏈迅速滑下來,殤千羽急忙大喊:「討厭鬼小心點,下面有個圓鼎,別撞上了。」

有了殤千羽的提示,天炫夜在快撞上圓鼎時,猛然撒手,身子輕飄飄的落在殤千羽旁邊。

殤千羽急道:「你有沒有事情?」

天炫夜瀟洒的抖落身上的塵土:「還好,還好,本尊的命還在。」

「你怎麼下來了?」

別看天炫夜平日油腔滑調,此刻倒是認真起來,「我怎麼能看著你一個人掉下來,我們是一起來這個地方的,就必須兩個人一起找出路出去,就當你真的有事,我想我也不會拋下你,婦唱夫隨嗎?」

殤千羽剛開始還挺感動的,後來聽到婦唱夫隨,就翻起了白眼,誰跟他是夫婦啊!不過殤千羽還是能感覺到天炫夜話里的鄭重承諾,如果她真的摔死了,他會怎麼辦?難不成真的婦唱夫隨?

天炫夜眯著眼睛看去四周:「拖你下來的那具女屍呢?」

殤千羽說道:「她沒抓住鐵鏈,這麼高,差不多摔成肉醬了。」

天炫夜點了點頭,轉身看去圓鼎,這也發現了圓鼎下面跳動著一朵火焰,這也是殤千羽大體能看清四周的原因。

殤千羽奇怪的說道:「是誰在鼎下點的火呢?」

他們仔細看起這個圓鼎,它被上空無數的鐵鏈吊著,下面有三足,如同粗壯的蹄子,三足里正燒著一把小火,是綠色的火焰,不過火焰似乎快要燒完了,火苗垂死的正左右晃動。

天炫夜四處去看,水晶球光芒照不透黑暗,感覺四周不像有人的樣子,也沒聽到什麼異常的聲音,那是誰放的火?

這個圓鼎是一個青銅巨鼎,全身墨黑,高有十米,鼎肚十個人也抱不過來,兩邊各有一耳。鼎上纏繞著密密麻麻的鐵鏈,這些鐵鏈就是從上面青石板彙集下來的,有的在吊著圓鼎耳朵,有的是捆在圓鼎上。從鐵鏈露出的的縫隙能看出圓鼎四周刻著魑魅魍魎幾個鬼物,圓鼎最上面有蓋,蓋上蹲著一隻不知名的凶獸。

天炫夜更加肯定這裡原本就是鬼族的一個聯絡點,感覺這圓鼎里似乎裝著什麼,外面的鐵鏈在捆住它。

強強聯姻:惡少請接招 ,對天炫夜喊道:「你過來看這裡。」

她的腳邊有一條裂縫,裂縫半米寬,深也不足半米。裡面有漆黑的液體,天炫夜過去用手捏了一點在鼻子前聞了聞:「這好像是什麼油。」

他們都是順著裂縫看下去,裂縫一頭深入到了銅鼎的三足下,三足下挖有一個大圓坑,黑油順著裂縫緩緩地流進圓坑裡,原來這是支持火焰的原料。 寵妃的美味生活

他們跟去裂縫走去另一頭,另一頭一直通向漆黑的遠處,走了十幾步,驚奇地發現,和殤千羽一起掉下來的那具女屍正摔爛在裂縫裡,也正好阻斷了裂縫裡黑油的流動。

原來圓鼎下的火苗快熄滅了是這個原因啊!


他們順著裂縫繼續走,前面出現了一個小山的影子。殤千羽也向天炫夜要到了一個水晶球,這個水晶球裡面的光芒有些微弱,發出淡黃色的光芒。殤千羽想看清這座小山的全貌,但距離有點遠,只好往前跑出去幾步,可是剛看了一眼,就嚇得轉身就往後跑,「媽啊!」

她這一回頭,正好長在了天炫夜的胸口上,天炫夜扶正她的身子問怎麼了,殤千羽恐懼道:「你自己看。」

天炫夜仔細一看,哪怕曾經殺人如麻,現在也全身打了冷顫,這哪是什麼小山,這根本上就是一座屍山!

是用屍體堆出來的小山,從裡到外都是一層層的屍體,看這樣子至少有幾百具屍體,他們穿的衣服都是白色的長袍。這裡充斥著強烈的腐爛味道,而且油腥味也是很嚴重。

殤千羽頓時醒悟了過來,臉色白了,「看來剛才拖我下來的那個女屍就是這屍山裡的一員,她都能詐屍,那這堆屍體呢?」

天炫夜說道:「別害怕,那個女屍肯定是異類,想詐屍談何容易,需要天時地利人和。」

不過屍山真沒有動靜,不像有詐屍的跡象,他們走了過去,這才發現這堆屍體下面有個巨大的油池,四周是厚石板壘砌的,整座屍山就堆積在油池裡。

油池裡面有閃著光芒的黑油,而且已經快要溢出來了,裡面的屍體已經腐爛,有的成了白骨,有的是一團爛肉。

天炫夜明白了過來,「原來是這麼回事,這其實是個煉油池,這些黑油都是屍油,是屍體在裡面腐爛形成的。」他指去地上,道:「這條裂縫是從油池裡流出來的,然後一直到了圓鼎下面。」

殤千羽結巴了起來,「從這裡到圓鼎其實是一條供給鏈條,支持著那把火永遠不滅啊!」

第四章

殤千羽說從圓鼎到到這裡的屍山是一條鏈條說的倒是挺對的,屍山在油池裡產生了屍油,屍油從裂縫流到圓鼎下燒起來。當然要不是後來爬上來的女屍摔死在裂縫裡,堵斷了油路的通暢,圓鼎下的火可以一直燃燒著,說不準這把火經歷了幾千年,如果真是這樣,可想而知先前消耗掉的屍體也不是少數,遠遠不是現在看到屍山上的數量。

天炫夜忽然說道:「我現在真好奇圓鼎裡面裝著什麼東西,需要用火一直這樣燒著。」

聽天炫夜這樣一說,殤千羽忽然想到了烤肉,她的確是餓了,咽了兩口唾沫,繼續看去眼前這座屍山。

屍山上的屍體也都是穿著白色長袍,讓人驚奇的是,所有屍體的眼睛都被挖了去!這是怎麼回事?是刑法?專門針對人家眼睛的刑罰?

他們繞開屍山走向前,發現這裡是個天然溶洞,洞內亂石嶙峋,洞天高闊。前面漆黑一片,走了一會,天炫夜說道:「前面到頭了。」


前面是一個圓形的山壁,山壁被打磨得光滑如同石板,上面彩繪浮雕著一副副精美的壁畫。

天炫夜仔細看了看,這些壁畫里藏有故事,而且的確是講訴鬼族的故事,鬼族的人都穿著白衣長袍,和屍山上的人穿的一摸一樣,這也說明屍山裡的人都是鬼族的人。

為什麼天炫夜知道這些人是鬼族的,因為在這些白衣人的身前有一個妖孽的男子,一身華美的蟒袍,他就是千年前叱吒六界的鬼王——赤血。


鬼王蟒袍外面還披著一件紅色的披風,這件披風鮮艷無比,就連天炫夜和殤千羽此刻都有些錯不開眼睛,這還僅僅是壁畫而已,如果真的看到了實物還不得亮瞎一雙鈦金眼。

殤千羽遲疑了下說道:「這些人的眼睛怎麼會發出紅光,難道是妖怪?」


天炫夜眯起眼睛:「他們是鬼族的人,他們的眼睛會某種邪術,屍山上的人都被挖了眼睛,是有人在怕他們這種邪術。」

接下來的壁畫,鬼王領著手下去外面山村燒殺搶掠,他們的紅眼睛的確有種魔力,可以讓村民們石化在原地,任憑撕咬。 壁畫里的一個個村莊血流滿地,屍陳遍地,慘不忍睹。鬼王更是慘絕人寰的把人血裝在一個鐵桶里,然後澆在身上。驚奇的是,那些血好像是一點沒有流到地上,全都被他身上的那件紅披風吸取了。

「這件紅披風有古怪啊!」天炫夜說道。

殤千羽問道:「既然知道了屍山裡的都是鬼族的人,那麼那個圓鼎里裝的不會是鬼王吧?」

天炫夜臉色變了,此刻他的法術被凍結,如果真的碰上鬼王,那就是被殘殺的結果,最主要的是,他還沒保護不了殤千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