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冥站在寒冰玄獸的頭頂上,擁抱着呼嘯而過的狂風,看着下方樹木被風吹起的浪潮,心情是無比的好。

“雅熙,還記得上次的那名黑衣人嗎?”上官冥無聊的問道。

雅熙沉默了半晌才緩緩回道:“當然記得,他十有八九就是天界的人,至於是誰我就不得而知了,說不定也是位神。”

“神?會是什麼神?”上官冥好奇的問道。

“看他掌握的魔法種類,很有可能是一名二級神祗,但是實力似乎又達不上二級神祗的標準。”雅熙有些不解的回道。

上官冥眉頭不禁一皺,試探性的問道:“雅熙,天界在你離開之前發生了什麼,爲什麼這麼多的神都隕落在了人界。?”

雅熙支支吾吾了半晌,最後只好說道:“幽冥,我真的是爲你好,我們已經不可能在重回天界了。”

上官冥聞言身體一怔,不解道:“爲什麼?你到底說不說啊,我好歹也是主神之一啊…”

“你已經不是了,我們都不是了。”雅熙打斷了上官冥的話,有些失落的說道。

“什麼意思,父神呢?他怎麼會真的剝奪大家的職位!”上官冥對雅熙的話有些質疑的說道。

雅熙被上官冥問的有些怒了起來,出言喝道:“你不要在問了,父神,什麼是父神,父神都沒有了你一個主神還想要幹什麼!”


上官冥呆了,父神沒有了?什麼意思?“喂,雅熙,你今天必須給我說明白,父神到底怎麼了,神界究竟發什麼了什麼,你說啊,喂,雅熙。”上官冥反覆的喊道,只是雅熙一直都沒有在回答他。


上官冥有些失落的做到了寒冰玄獸的背上,思緒有些凌亂,是自己忽略了什麼呢?現在對於他來說,前世的記憶真的不重要了,這些事情絕對是在他離開後發生的。

上官冥從納戒中拿出了一壺酒,咕咚咕咚的灌了起來,一壺接着一壺,似乎想要用酒來澆滅自己的憂愁。

經過寒冰玄獸急速飛行了三個多時辰,上官冥纔出了這不知名的巨大森林,來到了鳳凰帝國的一座二級城市,找了一家客棧休息休息。

“小二,有什麼好菜好酒全部上。”上官冥坐在一個靠窗邊上的桌子對着小二喊道,隨手將一枚紫金幣放在了桌角上。

小二見上官冥出手居然這麼闊,急忙哈腰應道,不一會兒,桌子上便擺滿了好酒好菜。

“喂,小二,這小子後來的怎麼上菜比我們還快,你有沒有搞錯,快點把那盤火兔肉給我端過來。”另外一桌的一名大漢不滿的喝道。

小二聞言一陣爲難,低聲下氣的道:“這位大爺,那位先生打閃了一枚紫金幣,你看還是不要爲難小的了吧,我也只是一個打工的。”

大漢聞言一驚,看着年紀輕輕的上官冥,眼神中盡是貪婪之色,對着小二擺了擺手,轉頭對着身邊的兩名同伴低身說道:“喂,聽到了沒有,這小子很有錢啊,看他面生的很,肯定不是我璃城的人,待會老久你先回去通知一下傭兵團,我和老三就把這小子引誘到我們那裏,給他來個先禮後兵。”

上官冥一手抓着一隻烤火兔腿,一手提着酒罈,吃的是津津有味,心裏也一陣好笑,離這麼近居然也敢議論自己,看來又有一幫活膩了的兔崽子急着找死了。

“這位小兄弟面生的很啊,在下吳山,不知小兄弟怎麼稱呼啊?”大漢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滿臉的和藹可親。

上官冥沒聽到似得依舊只顧着吃喝,吃的是一手的油,說不出的粗魯邋遢。

吳山見上官冥沒有理他便直接坐到了上官冥的對面,客氣的說道:“小兄弟吃的這般的猛想必是剛剛完成了傭兵的任務了吧。”

“什麼任務,你是誰?”上官冥塞了一嘴的魔獸肉含糊不清的說道。

“在下吳山,是C級傭兵團的副團長,不知道小兄弟怎麼稱呼?”吳山耐心的問道。

“我叫夜天。”上官冥疑惑的問道:“你坐我桌子上幹嘛,有事嗎?”

吳山微微一笑道:“鳳凰帝國好像還沒有夜這個姓氏啊,想必夜天小兄弟是外來人了,一個人出門在外,江湖險惡危險重重,不知道小兄弟有沒有興趣加入我鐵甲傭兵團,加入我鐵甲傭兵團沒有任何的限制,只要不做出損害大家利益的事情就行了,傭兵團不會干涉你任何的行動。”

“你沒傭兵團多少人?”上官冥隨便問道。

“現在有三十七人,加上你就是三十八人了,兄弟們都是一些重情重義的漢子,以後只要你有什麼困難,我們大家都會義無反顧的衝在前面。”吳山出言誘惑道,期待的看着上官冥。

上官冥打了個飽嗝,拍了拍胸脯,滿臉的享受,“好,帶路吧。”上官冥答應道,心裏卻已經邪惡了起來,像這樣如劫匪般的敗類他是不會有任何的同情心。

吳山見上官冥答應了,急忙起身領路的走了出去。

吳山帶着上官冥左轉右轉,最後來到了一座蠻大的四合院,只是這座大院周圍似乎挺慌涼的,一眼望去就只有這一個大院子立於其中。

“夜天兄弟,這裏就是兄弟們休息的地方了,快點進來吧,我幫你介紹介紹。”吳山客氣的說道。

上官冥無所謂的跟了進去,裏面的人數和實力他已經一清二楚了,像這種小角色,在上官冥那強大的神識中根本就是光着身子站在上官冥的面前。

“兄弟們,出來招呼新兄弟咯。”吳山對着院子裏面大聲的喊道。

吳山的聲音剛落,清靜的院子突然熱鬧起來,無數光着膀子的大漢,提着兵器就衝了出來,眨眼間就將上官冥給包圍了起來。

上官冥就好像沒有看到這一切一般,神情淡漠的來到了石桌前坐了下來,儼然一副天下老大的姿態,語氣平淡的說道:“你們的團長在哪裏呢,站出來。”

圍着上官冥的三十幾人聞言一驚,隨後有些嘲笑的看着上官冥,以爲上官冥還不清楚情況。

“我就是團長烏龍,怎麼了,小兄弟?”一名大漢大笑着走了出來,嘲笑的看着上官冥。

上官冥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大漢,虎背熊腰,臉上還划着一道大刀疤,倒也能增加點震懾力。“你們這麼看着我幹什麼,不會是要打劫我吧。”上官冥故作擔心的問道。

烏龍見狀大笑起來,拍了拍手裏的大刀道:“打劫倒是說不上。”烏龍將大刀直接釘在了石桌上,語氣逼人的說道:“老子只是想找你借點錢來花花。” 有了竹葉青幫忙,洛冬天和陸子熙也稍稍的安心一些。

而陸子熙也開始回到了公司里上班。

公司沒有因為此受到多大的危害,雖說一開始的時候,他們也同樣擔心,會因此為此事,使得他們開始擔擾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情。

但是,她還是覺得,很多事情不是如同他們所想的一樣。

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想個方法,自己竹葉青把他們所有的證據給破壞了。

到時沒有證據來指供陸子熙,那就再好不過了。

陸子熙一回到公司里上班,對於公司的同事們而言,不是一個無比好的結果,他們一開始見陸子熙沒有回來上班,其實也很擔心。

陸子熙是不是真的有什麼事情,但今天一見陸子熙回來。

這對於他們而言,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想想都得覺得開心。

「總裁!」陸子熙應了一聲,便直接進了辦公室。

趙助理很快便把該要簽的合同全部交到了陸子熙的手裡。

陸子熙一一過目之後,再交待了趙助理一些話之後,便道:「通知各個部分,半個小時后開會!」

他幾天沒有回公司,公司里有一大堆的事情等著她來處理,此時自然是趕緊把這些事處理了先。

而且公司里的職員也一定還有什麼話想要說的,此時他也想要聽聽看,看看他們到底是想要說些什麼?

可能也有一些的高管,會在今天提出離職的事情。

陸子熙也絕對不會留他們,畢竟發生這樣的事情,還想要讓他們安份的留在這兒上班,的確是沒有那麼大的可能性,她早就已經想到了。

所以,今天他們就算是真的想要離開,他也一定不會說一句的不。

畢竟每個人的想法都不同,他不能用自己的想法,強迫他們留在公司裡面。

「是!」趙助理出去后,很快便拿了不少的文件過來。

每一本陸子熙都是細細的查看之後,這才在上面簽了字。

很快便把所有的文件都簽完,交給一邊的秘書給抱出去,分發都各個部門。

而離開會的時候,也沒有一分鐘了。

陸子熙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很快便起身往會議室而去。

到會議室的時候,所有的高管差不多也全部都來了。

當看到陸子熙的時候,並沒有看出陸子熙跟之前有什麼不同的,反倒還是像之前一樣精神倍佳。

看著他們的時候,神情還是像之前一樣,沒有多大的變化。

不過是大家在看到陸子熙的時候,眼神里有一絲的變化。

除了擔擾和疑惑之外,還多了一份的害怕。

陸子熙選擇直接無視他們這樣的眼神,而是看了他們一眼之後,問道:「行了,這麼多天沒開會了,有什麼想說的,那就直說吧!」

言罷,陸子熙便坐在那兒看著他們,想要看看他們到底想要說些什麼?

幾個高管面面相覷,都不知道該要說些什麼?

或是誰先開口。

今天陸子熙也沒有像平時一樣,讓他們以最快的時間,把要說的全部給說了。、 看到這麼有耐心的陸子熙,這讓他們都有些摸不清楚,陸子熙到底是怎麼想的?

畢竟他們在子熙有可能是黑幫老大的時候,他們想得第一件事情,就趕緊離開這家公司,以保自己到時候會出現什麼情況。

他們會跟著受到牽連。

有些也想要趕緊的離職,這或許對他們而言,就是最好不過的選擇。

可離開了陸子熙的公司之後,他們便擔心另外一件事情。

他們還能夠再找一家比這兒待遇更加好的公司嗎?

閃婚霸愛:老婆,晚上見 ,也很好奇是不是可以。

可此時看著陸子熙的時候,他們怎麼可能不擔擾。

畢竟,沒幾家公司願意招一個原先是在黑幫老大公司的職員來上班。

他們也分不清楚這些人到底是好是壞?

若這些人其實是壞的,那麼對他們就是有所傷害。

這種他們也不是沒有想過,可又害怕留在公司里會出事。

「都沒有什麼想說的嗎?」見他們一幅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陸子熙覺得有些心煩,還有什麼是不可以說的,若是真的想說的話,直接把這事情就是了。

難不成他還能把他們給吃了不成?

「總裁,那個……」終於有人鼓起了勇氣,想要把事情給說出來。

「什麼?」陸子熙看著財務部經理,他會是第一個出來說的,他也能夠猜得到。

畢竟他是作帳的,如果他做的帳裡面,有很多跟黑幫的開支有關係,那麼警察第一個要找的就是他,他會開口中想辭職,她也是已經想到了。

陸子熙並沒有因此而生氣,他可以理解得了同,他到底想要說些什麼

「總裁,因為我個人的原因,我想……」

趙助理好像明白他要說什麼似的,剛我出聲阻止,便見陸子熙拉住了他。

「繼續說!」

「我想辦離職手續!」財務經理好像是想了許久,終於是把這一句話給說出了口。

看著陸子熙的時候,也跟著鬆了口氣,好像在說自己終於把這話給說出口了。

陸子熙點點頭,「好,辦完離職你就可以走了,我會讓下面的人幫你把錢給算好了!。」

財務經理一完,接著又有幾個人開始說要辭職,陸子熙也並沒有為難他們。

但還是有人留了下來。

他們也覺得現在事情還沒有完全查清楚。

更何況想要找一這比較好的公司,的確不是那麼容易,他們現在自然也就不會因為這點兒小事就離開。

如果到時真的出事了,他們也相信陸子熙還不至欠他們工資。

這可能是真的對陸子熙信任的職員才做得到,不然就是跟陸子熙的身邊,真的已經有了很多年的,才會這麼相信陸子熙。


離職的人並不是真的很我,算了一下也差不多就七八個人,高管離職對於公司而言,也並非一件好事。

而陸子熙卻很快就把這幾個位子給補上了人。

如此一來,這幾個離職的員工,也便看傻了眼。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陸子熙可以在這麼快的時候,就找到人,代替他們的位子。 上官冥被烏龍的這句“老子”給激怒了,黝黑的眼睛凌厲的看着烏龍,烏龍見狀下意識的退後了幾步,心裏一個激靈,剛剛他在上官冥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股肅殺之意,這股肅殺之意讓他心裏不安。

“烏龍團長,你這是怎麼了,怎麼站都站不穩了呢。”上官冥嘲笑的看着烏龍。

烏龍聞言這才反應過來,察覺到自己居然被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給嚇退了,頓時覺得無比的丟臉,對着身邊的人大喝道:“給我廢了他,所有的金銀財寶大夥分了。”

烏龍的這句大夥分了,完全激起了衆人的貪婪之心,個個爭先恐後的衝向上官冥,頓時鬥氣魔法漫天飛。

上官冥嘴角微微翹起,絲毫不在意這些看似豪華的攻擊,雙腳輕扭,人就這樣消失在了衆目睽睽之下。

“咦,人呢。”

“奇怪,剛剛還在這裏,怎麼一晃眼就不見了?”

花都絕品殺手 ,四下找起上官冥。

“你們是在找我嗎?”上官冥靠坐在一顆大樹的枝幹上,漫不經心的說道。

“他在上面,魔法師攻擊。”烏龍對着衆人喝道。

上官冥聞言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控制這天地元素,迅速的朝着自己這邊彙集,導致其他地方都形成了虛空的狀態,一大批實力低微的魔法師凝聚了半天連個魔法球都沒有凝聚出來。

“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