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控制皇室宗親的重要一環,沒等大明公主由烏山營回來,朝廷給圖青傑的旨意就傳到了少師府。

甚至為了避免出問題,以稱病為理由,圖青傑的授官旨意都是由易嬴代其接下來。

而如同易嬴和圖青傑所料一樣,圖青傑果然得授了一個宗人府司馬的職銜。雖然易嬴根本不知道這個宗人府司馬究竟是幹什麼的,但拿到旨意的圖青傑卻顯得很高興。


但大明公主為什麼還在烏山營時旨意就能下來?

這一是代表了大明公主即便不在京中,同樣對朝廷具有一定掌控力,二也可以解釋為大明公主並沒有插手這事的態度。

雖然不知大明公主為什麼這麼干,易嬴卻也同住在少師府中的李府一起為圖青傑辦了桌慶祝酒席。

當然,由於這事不宜宣揚,易嬴也沒請什麼外人參與。

至於說為什麼是李家?

那自然是因為圖青傑幾乎是孤丁一人來到少師府,由於不好安排人手照顧圖青傑,易嬴就乾脆將他丟去與李府眾人住在了一起。

這或許一開始是讓李府眾人困uo了一下,但在見識過圖青傑遠在自己之上的皇室宗親作派時,圖媛卻也欣然收留了圖青傑。

因為在以錦衣玉食為目標的皇室宗親中,這同樣代表了一種價值。

所以等到酒席擺上,圖媛也是絲毫不嫌棄圖青傑一副風雨飄搖的樣子,一臉欣慰道:「圖司馬,恭喜、恭喜,恭喜圖司馬終於走上了重歸皇室宗親行列的第一步。」

「夫人客氣了,相信夫人終有一日也會擺脫箜郡王的影響。」

擺脫箜郡王的影響?

如果這話由易嬴說出來,圖媛肯定會有很多不滿。

但在配合上圖青傑清高無比的作派后,圖媛卻有些唏噓道:「圖司馬說的沒錯,雖然身為皇室宗親乃是一種榮耀,但除了坐在皇位高處的那一位,其他人都得提心弔膽地時刻擔心被牽連。」

皇上有多值得尊敬?

在朝廷大臣中,那當然是至高無上,無人可以比擬的對象。

可別說易嬴這個由現代社會來的半吊子官員,同為皇室宗親一員,固然能與皇上爭奪皇位的人並不多,但身上的血脈相同,又有誰沒有為這事遺憾過。因此比起朝廷官員的蠢動,那些皇室宗親更是一些容易喧嘩起來的傢伙。

而由於沾親帶故異常嚴重的緣故,一些人即便沒有任何想法,也不可能有想法,但同樣輕易就能被牽扯入其中。

因此圖媛的話或許算不上什麼大逆不道,圖青傑還是看了看臉上沒有任何錶情變化的易嬴才說道:「夫人言重了,但身為皇室宗親,我們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

「對於那些我們無法自主的事,想再多也是沒辦法。」

「圖大人說的是,我們喝酒……」

雖然圖青傑的樣子看上去好像比易嬴更不堪,但就像多了一個知音一樣,圖媛在圖青傑面前的態度卻與在易嬴面前的態度截然不同。

而早知道圖媛一直都在防備自己的態度,易嬴卻也不會去在乎無能為力的圖媛,陪著圖青傑慶祝了一會,並也是再次叮囑了一下他要儘快恢復身體,然後才在核桃相送下離開了。

但一等易嬴走出擺設宴席的李府院子,圖媛的臉sè就迅一凝道:「圖司馬,你知道易少師和大明公主為什麼要急於幫圖司馬回到皇室宗親行列嗎?」

「小臣不知,但或許他們是想通過小臣實現什麼吧」

對於那些被撤除了皇室宗親身份的圖氏族人來說,雖然人人都期盼著能回到皇室宗親的一天,但好像圖青傑這種連皇室宗親的作派都不肯放棄的人,卻也是其中最執著的人。

但正因為執著,圖青傑才不能理解易嬴和大明公主的舉動。

因為他們雖然的確滿足了圖青傑的希望,但他們滿足圖青傑希望的方法,卻肯定意味著裡面潛藏著某種不俗的目的。

點點頭,圖媛說道:「那圖司馬會依照他們將來的要求去做嗎?」

「小臣會依照自己的職責去做事,畢竟這是才真正的皇室宗親。」

宗人府是做什麼工作的?

一是懲戒和責罰那些不守規矩的皇室宗親,二也有管理和保護皇室宗親的意思。雖然以大明公主身份,她不可能無緣無故的責罰其他皇室宗親,但當易嬴也以一種極度關切的態度涉足其中時,要說圖青傑心中沒有任何戒備,卻也完全沒可能。

而同在席中做陪,雖然早知道自己奶奶對易嬴抱持著一種刻意拉開距離的態度,李清仍是有些驚訝道:「圖司馬,小子不才,但圖司馬現在的想法,不是有些對不起大明公主和易少師的襄助嗎?」

「……李公子說的好,但李公子又知道什麼是皇室宗親嗎?」

雖然被李清似有似無的指責了一下,圖青傑卻有些隱隱清高起來道:「那就是由心、由己雖然小臣絕對不會做拖大明公主后tuǐ的事,但也絕不會輕易允許任何人輕易插手宗人府和皇室宗親事務中。」

「因為皇室宗親不插手朝廷事務已經是對朝廷最大的貢獻,沒人有資格要求皇室宗親多做什麼,或者說是想要對皇室宗親多做什麼……」

室宗親不插手朝廷事務已經是對朝廷最大的貢獻?

忽然聽到圖青傑自肺腑的話語,李清就干怔了一下,卻也有些不知該說些什麼了。

因為,李清自己雖然不是皇室宗親,李清的奶奶、媽媽卻都是皇室宗親。李清可說圖青傑好像有些知恩不報的意圖,但也絕不會允許有人輕易將自己奶奶、媽媽再度捲入朝廷事務,乃至皇位爭奪中。

當然,圖媛和圖青傑如何教導李清與易嬴並沒有關係。

走出李府,易嬴就笑向核桃道:「對了,核桃。你到底想什麼時候報答本官啊」

「……少師大人你就別鬧了行不行,真要報恩,核桃也不會用少師大人想的辦法來報恩。」

李府需要對易嬴報恩嗎?當然需要。

但李府有對易嬴報恩嗎?自然沒有。

這不是李府不想對易嬴報恩,而是不知該怎麼報恩。

畢竟除了還在盂州的李睿祥外,僅是京城裡這些仍需要易嬴保護的李府眾人,又怎能妄談在易嬴的繼續施恩下,以一種好像結束所有事情的態度來報恩。何況不僅如此,現在身在盂州的李睿祥在某種情況下同樣也需要向易嬴報恩。

所以,現在只有易嬴能不斷積累對李府的恩情,李府卻根本不知道怎麼朝易嬴報恩。

因此易嬴想要核桃報的恩絕對不是李府所能報的恩,不僅易嬴清楚這點,核桃同樣清楚這點。

所以面對核桃拒絕,易嬴也是恬著臉說道:「核桃你說什麼不行啊難道你不來找本官報恩,還要夫人和老夫人來找本官報恩不成?你又不是沒有陪過其他官員。」

你又不是沒有陪過其他官員?

隨著易嬴的話語越赤.裸.裸,核桃就跺了跺小腳道:「……都跟你說不行了,或者大人能向夫人和老夫人開口讓她們答應,核桃才可以答應,否則絕對不行。」

「不會吧核桃你要本官拿這事去找夫人和老夫人,那不是難度更大嗎?」

「誰管你難度大不大。」

知道易嬴的目的就是想同自己上netg,雖然兩人見面機會不多,也沒機會談這種蠢事,但由於易嬴每次抓到自己都會鬧上一次,核桃也與易嬴越來越不見外了。

只是說不見外歸不見外,核桃卻也不會輕易答應易嬴。

因為核桃清楚,即便自己真用身體報答了易嬴,即便在自己用身體報答易嬴后,易嬴就不會再用恩情去「要挾」李府,但易嬴卻絕對會繼續糾纏核桃,而不是報完恩就行了。

所以,既然怎麼都是要糾纏下去,除了能躲就躲外,不管心中是如何想法,核桃根本就不可能答應易嬴。

當然,不僅核桃了解這點,易嬴也了解這點。

所以看著核桃一臉嬌嗔的跑回李府,易嬴也是一臉笑呵呵地望著核桃跑開的背影,望著核桃跑開的翹腚。

而隨著被風捲起的緋衣飄起,雖然這還不至於讓核桃的小tuǐ也從緋衣下1ù出來,但卻也裹得核桃好像一個巨大桃子的肉臀原形畢1ù了。

看著這美景,易嬴不得不承認,北越國的緋衣的確是最能滿足自己yù望的衣服。

不過,不等易嬴收回目光,或者說不等核桃離開易嬴視線,易嬴身後就突然傳來一句蠅聲道:「易少師……」

聽到聲音,易嬴雖然不至於害怕被人現自己正望著核桃背影壞笑的事,但還是趕緊稍做正sè地轉身回來,然後就看見一個羞紅著臉站在自己身後,或者說是站在自己身後路肩上的少女。

而少女不是別人,正是李府的小姐李佳。

江湖梟雄

當然也是因為男尊女卑的關係,不僅李佳,甚至由於這不是正式的慶祝,圖思惠都沒資格參與。


不過,看著李佳身上緋衣帶著的一、兩片碎葉,易嬴臉上頓時就一陣窘。因為很顯然,李佳是剛從路肩上的樹叢后鑽出來,說不定就看到了自己剛才與核桃胡鬧的事。

然後望著小臉紅的李佳,易嬴只得試探著說道:「……原來是小佳啊小佳你先前都看到了嗎?那你能不能不要將這事情說出去,免得本官固然不算什麼,但對你核桃姨娘就不大好了。」

「……嗯,但少師大人只想讓核桃姨娘來報恩嗎?」

只想讓核桃姨娘來報恩嗎?

雖然李佳的話語好些有些小情緒,易嬴卻也是回了回頭,看看已經沒了人影的李府深處才略帶裝傻的樣子說道:「……哈哈,小佳你能別說出去嗎?別說本官是不是只想核桃姨娘報恩,以本官這條件,也就只能捉弄、捉弄你核桃姨娘了。」

「易少師說哪裡話,小佳已經覺得易少師很好了。」

隨著易嬴不是解釋的解釋,李佳也囁聲說了一句。

「那本官就承小佳貴言了,但小佳你要記得別將這事說出去哦那對本官雖然不算什麼,對你核桃姨娘卻不好。」

雖然繼續與李佳說下去只會讓易嬴更尷尬,但為免李佳將事情說出去壞事,易嬴在臨走時還是叮囑了李佳兩句。

可沒等易嬴離開,李佳忽然又鼓起勇氣抬臉說道:「易少師,那小佳就不能找你報恩嗎?」

小佳就不能找你報恩嗎?

突然聽到這話,易嬴雖然不至於說像中了晴天霹靂一樣,但剛抬起的腳步卻也在半空中頓住了。

然後扭頭看了看李佳,雖然李佳已經重新低下頭去,甚至臉紅的範圍已經蔓延到了脖子上,易嬴還是有些神情僵硬道:「小佳?你先前說什麼?你要找本官報恩?你打算怎樣找本官報恩?不會是……」

「……嗯,易少師想核桃姨娘怎樣報恩,小佳就可怎樣報恩。」

聲音雖然很小,李佳踢著裙角的樣子卻只有一些忸怩、一些害羞,並沒有易嬴一樣的尷尬。


神情愕愣了一下,雖然易嬴知道以李佳已經年滿十四的年紀,在北越國的確已經可以考慮嫁人了,何況易嬴的妾室小絹原本就與李佳的年紀差不多,但對李佳會說出這樣的話,易嬴還是有些吃驚道:「小佳,不說這事情應不應該,但你又怎會有這種想法的……」

「嗯……,那是小佳看了大人寫的《關雎》后,就開始對大人,對大人……,所以大人如果想要李府報恩,那不如就讓小佳來報恩吧」

《關雎》?

突然聽到李佳說起自己所寫的《關雎》,愕然中易嬴又有些明白了。

因為,對李佳這種年紀的女孩來說,最容易受的還是這類小說的影響了。別說《關雎》本就是北越國的第一部小說,即使去到小說泛濫的現代社會,那些情竇初開的小女孩同樣最容易受各種小說的影響。

可突然想到「情竇初開」四字,易嬴臉上就是一窘。

心中雖然多少隱隱有些得意,易嬴還是小心說道:「這個……那不說這事情應不應該,小佳你想找本官報恩,就不嫌本官老丑嗎?」

「易少師此言差矣,小佳幼受庭訓,三從四德,無所不知。固然老丑可被男人用來拒絕女子,女子又豈能用老丑來形容男人。何況易少師學富五車,知情守義,乃是世間所有女子的嚮往。」

與易嬴想像中不同,突然聽到易嬴想要用老丑來貶低自己的價值,李佳一下就侃侃而談起來。

彷彿全然忘記了害羞,或者說是早已考慮過這事無數遍了。

而看著李佳在仰起臉后的咄咄逼人眼神,易嬴就知道李佳確實是認真考慮過這事。

因為與小絹那種沒讀過多少書,輕易就可因為各種事情被míuo的女孩子不同,雖然那些大家閨秀不會輕易犯小絹一樣的錯誤,但卻更容易被各種真摯的感情所影響,也更嚮往那些真摯的感情。

而與各種真摯感情相比,男人是不是老丑,根本就沒有半分關係。

但如果是剛來到北越國時,易嬴或許會被李佳的態度嚇到,甚至也會因為現代社會的習慣而感到難以接受。

可與蘿莉控無關,易嬴從來就不認為自己是個解救世界的大善人,自然也不會以解救李佳為己任。想了想就說道:「那小佳你到底打算怎樣向本官報恩?是和本官希望核桃報恩一樣用身體報恩,還是,……嫁與本官做妾?」

雖然易嬴已覺得自己足夠無恥了,可真當李佳因為少女情懷喜歡上自己時,易嬴仍覺得有些尷尬和不可思議。

只是說這是在古代社會,這是在北越國,易嬴也用不著再去裝什麼正人君子。

但在聽到易嬴詢問時,李佳卻臉上一紅,低下頭羞道:「嚶,小佳全憑少師大人吩咐,但少師大人就不能娶小佳做平妻嗎?當然,做妾也不是不行……」

如果是看過《關雎》前,別說易嬴,即便真喜歡什麼男人,李佳也不會對易嬴主動說出想做平妻的事。

但經過《關雎》熏陶后,原本就沒經歷過多少世事的李佳就更容易受影響,何況那還是太子母親的「真人真事」。

所以直接說出平妻二字,李佳也充滿了期待。

可不說是不是已經開始正視李佳對自己的感情,即便本著有便宜不佔白不佔的原則,易嬴不會主動去拒絕李佳,但面對李佳要求,易嬴還是撓了撓頭道:「這不是不可以,不過小佳你也知道這事情不好由本官對李府直說,要不你還是先回去徵詢一下你母親親的意見……」

「……少師大人為什麼不方便對李府直說,這不都是先由男方提出來的嗎?」

聽出易嬴沒有拒絕自己的意思,李佳立即滿臉歡喜起來。

因為,對李佳這種年紀的少女來說,她們除了知道自己喜歡或是不喜歡什麼人之外,根本就不知道世間還有其他事情。

何況這是在古代社會,在北越國,她們也不需要知道其他事情。

看到李佳的樣子,易嬴也是咧咧嘴道:「這事情雖然是該由本官主動提出來,但小佳你如果不先徵求一下你母親親的意見,至少讓你母親親先知道你也有這種想法,這對李府來說總是一種負擔,那就好像變成本官在強逼李府一樣,你說是不是……」

「嗯小佳知道了,小佳不會讓娘親誤會少師大人的,小佳這就去對娘親說這事。」

知道易嬴答應娶自己做平妻,李佳頓時就有些歡心雀躍起來。甚至不等易嬴繼續說下去,李佳就滿臉興奮,也是滿臉幸福地跑開了。 第七百一十三章、女人xiong脯全是靠男人雙手揉大的

從本質上來說,李佳並不是因為想找易嬴報恩才慢慢喜歡上易嬴,而是因為喜歡上易嬴,才想用嫁給易嬴來做報恩。


尤其李佳喜歡易嬴的原因雖然乃是《關雎》,但比起單純就是盜版xìng質的《三字經》、《百家姓》,除了那詩經中的《關雎》外,整本《關雎》卻都可說是易嬴實實在在的原創。

因此對於自己所寫的《關雎》能讓李佳這種少女mí戀的事,易嬴心中還是有著無比得意。

至於說自己配不配得上李佳這種少女,回到現代社會,易嬴當然不會如此無恥,但這可是古代,是北越國,即便易嬴放過李佳,誰也不能保證李佳能嫁得比易嬴更好。

只是易嬴不會用強迫方法,先讓李佳去詢問一下李府意見,這已經足以對得起李佳對易嬴的感情了。

特別是易嬴還答應讓李佳做平妻,這也過了易嬴現在的所有女人。

而不管事情能不成,易嬴都不認為李佳成為平妻又能改變什麼。因為白uaua也是平妻身份,卻也和其他女人沒什麼不同。